网站地图
濒危物种

濒危物种指所有由于物种自身的原因或受到人类活动或自然灾害的影响而导致其野生种群在不久的将来面临绝灭的机率很高的物种。一个关键物种的灭绝可能破坏当地的食物链,造成生态系统的不稳定,并可能最终导致整个生态系统的崩解。

从广义上讲,濒危物种(endangered species)泛指珍贵、濒危或稀有的野生动植物;从野生动植物管理学角 度讲,濒危物种是指《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1973年3月3日签订于华盛顿)附录所列物种及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的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可以分为绝对性和相对性两种。绝对性是指濒危物种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野生种群数量较少,存在灭绝危险。相对性是指某些濒危物种的野生种群绝对数量并不太少,但相对于同一类别的其他物种来说却很少;或者是指某些濒危物种,在另外一些国家或地区可能并不被认为是濒危物种。

从狭义上讲,濒危物种(Endangered species)是指由于滥捕、盗猎、环境破坏、数量稀少、栖地狭窄等种种原因导致有灭绝危机的物种。一个关键物种的灭绝可能破坏当地的食物链,造成生态系的不稳定,并可能最终导致整个生态系统的崩解。

注:极危(CR

当一分类单元面临即将绝灭的机率非常高

濒危(EN)

当一分类单元未达到极危标准,但是其野生种群在

不久的将来面临绝灭的机率很高

中文名 学名 保护级别

单孔目Monotremata

长吻针鼹Zaglossus bruijni EN濒危

袋貂目Dasyuromorphia

沙漠袋貂Sminthopsis psammophila EN濒危

袋狸目Peramelemorphia

条纹袋狸Perameles bougainville EN濒危

袋鼠目Diprotodontia

澳洲毛鼻袋熊Lasiorhinus krefftii CR极危

尖尾兔袋鼠Onychogalea fraenata EN濒危

短鼻大袋鼠Bettongia tropica EN濒危

翼手目Chiroptera

菲律宾果蝠Acerodon jubatus EN濒危

白胸狐蝠Pteropus insularis CR极危

玛利安娜狐蝠Pteropus mariannus EN濒危

西太平洋卡洛岛狐蝠Pteropus molossinus CR极危

金狐蝠Pteropus phaeocephalus CR极危

灵长目Primates

金竹狐猴Hapalemur aureus CR极危

阔鼻驯狐猴Hapalemur simus CR极危

白颈狐猴Varecia variegata EN濒危

光面狐猴Indri indri EN濒危

指猴Daubentonia madagascariensis EN濒危

白耳狨Callithrix aurita EN濒危

黄头狨Callithrix flaviceps EN濒危

金狮狨Leontopithecus rosalia EN濒危

双色獠狨Saguinus bicolor CR极危

棉顶狨Saguinus oedipus EN濒危

红面吼猴Alouatta pigra EN濒危

卷毛蜘蛛猴Brachyteles arachnoides EN濒危

红背松鼠猴Saimiri oerstedii EN濒危

戴安娜须猴Cercopithecus diana EN濒危

狮尾猕猴Macaca silenus EN濒危

鬼狒Mandrillus leucophaeus EN濒危

长鼻猴Nasalis larvatus EN濒危

塔那河红疣猴Procolobus rufomitratus CR极危

白臀叶猴Pygathrix nemaeus EN濒危

黄冠叶猴Trachypithecus geei EN濒危

冠叶猴Trachypithecus pileatus EN濒危

白眉长臂猿Bunopithecus hoolock EN濒危

银长臂猿Hylobates moloch CR极危

黑长臂猿Nomascus concolor EN濒危

山地大猩猩Gorilla beringei EN濒危

大猩猩Gorilla gorilla EN濒危

倭黑猩猩Pan paniscus EN濒危

黑猩猩Pan troglodytes EN濒危

红毛猩猩Pongo pygmaeus EN濒危

贫齿目Xenarthra

巴西三趾树懒Bradypus torquatus EN濒危

毛犰狳Priodontes maximus EN濒危

兔形目Leporidae

阿萨密兔Caprolagus hispidus EN濒危

墨西哥兔Romerolagus diazi EN濒危

啮齿目Rodentia

墨西哥草原松鼠Cynomys mexicanus EN濒危

巢鼠Leporillus conditor EN濒危

中澳粗尾鼠Zyzomys pedunculatus CR极危

短尾绒鼠Chinchilla brevicaudata CR极危

鲸目Cetacea

白豚Lipotes vexillifer CR极危

恒河江豚Platanista gangetica EN濒危

太平洋鼠海豚Phocoena sinus CR极危

鲸Balaenoptera borealis EN濒危

蓝鲸Balaenoptera musculus EN濒危

长须鲸Balaenoptera physalus EN濒危

北露脊鲸Eubalaena glacialis EN濒危

北太平洋露脊鲸Eubalaena japonica EN濒危

食肉目Carnivora

亚洲豺犬Cuon alpinus EN濒危

达尔文狐Pseudalopex fulvipes CR极危

红狼Canis rufus CR极危

岛屿灰狐Urocyon littoralis CR极危

海獭Enhydra lutris EN濒危

智利水獭Lontra provocax EN濒危

大水獭Pteronura brasiliensis EN濒危

长岛长尾狸猫Cryptoprocta ferox EN濒危

獭狸猫Cynogale bennettii EN濒危

瘦小齿蒙Eupleres goudotii EN濒危

西班牙猞猁Lynx pardinus CR极危

安第斯山猫Oreailurus jacobita EN濒危

虎Panthera tigris EN濒危

雪豹Uncia uncia EN濒危

地中海僧海豹Monachus monachus CR极危

夏威夷僧海豹Monachus schauinslandi EN濒危

长鼻目Proboscidea

亚洲象Elephas maximus EN濒危

奇蹄目Perissodactyla

非洲野驴Equus africanus CR极危

格利威斑马Equus grevyi EN濒危

山斑马Equus zebra EN濒危

中美貘Tapirus bairdii EN濒危

山貘Tapirus pinchaque EN濒危

苏门犀Dicerorhinus sumatrensis CR极危

黑犀Diceros bicornis CR极危

爪哇犀Rhinoceros sondaicus CR极危

印度犀Rhinoceros unicornis EN濒危

普氏野马Equus ferus przewalskiiEN濒危

偶蹄目Artiodactyla

侏儒野猪Sus salvanius CR极危

草原猪Catagonus wagneri EN濒危

喀拉米豚鹿Axis calamianensis EN濒危

印度豚鹿Axis kuhlii EN濒危

智利驼鹿Hippocamelus bisulcus EN濒危

麋鹿Elaphurus davidianus CR极危

弓角羚羊Addax nasomaculatus CR极危

欧洲野牛Bison bonasus EN濒危

爪哇野牛Bos javanicus EN濒危

考布利牛Bos sauveli CR极危

水牛Bubalus bubalis EN濒危

短角水牛Bubalus depressicornis EN濒危

菲律宾水牛Bubalus mindorensis CR极危

西里伯斯野水牛Bubalus quarlesi EN濒危

螺角山羊Capra falconeri EN濒危

汤姆森瞪羚Gazella cuvieri EN濒危

鹿羚Gazella dama EN濒危

细角瞪羚Gazella leptoceros EN濒危

阿拉伯羚Oryx leucoryx EN濒危

藏羚Pantholops hodgsonii EN濒危

武广牛Pseudoryx nghetinhensis EN濒危

大鼻羚Saiga tatarica CR极危

中文名 学名 保护级别

信天翁目Procellariiforme

飘泊信天翁Diomedea amsterdamensis CR极危

新西兰海燕Oceanites maorianus CR极危

全蹼目Pelecaniformes

阿波特鲣鸟Papasula abbotti CR极危

安德鲁军舰鸟Fregata andrewsi CR极危

鹳形目Ciconiiformes

日本白鹳Ciconia boyciana EN濒危

大Thaumatibis gigantea CR极危

朱鹭Geronticus eremita CR极危

日本冠朱鹭Nipponia nippon EN濒危

雁鸭目Anseriformes

马岛麻斑鸭Anas bernieri EN濒危

列山岛野鸭Anas laysanensis CR极危

夏威夷鸭Anas wyvilliana EN濒危

白翼木鸭Cairina scutulata EN濒危

白头硬尾鸭Oxyura leucocephala EN濒危

鹫鹰目Falconiformes

加州秃鹰Gymnogyps californianus CR极危

西班牙帝雕Aquila adalberti EN濒危

东方白背秃鹰Gyps bengalensis CR极危

印度秃鹰Gyps indicus CR极危

钩嘴鸢Chondrohierax wilsonii CR极危

食猿雕Pithecophaga jefferyi CR极危

猎隼Falco cherrug EN濒危

鹑鸡目Galliformes

四川山鹧鸪Arborophila rufipectus EN濒危

营冢鸟Macrocephalon maleo EN濒危

红嘴官鸟Crax blumenbachii EN濒危

角官鸟Oreophasis derbianus EN濒危

白翼官鸟Penelope albipennis CR极危

黑胸鸣官鸟Pipile jacutinga EN濒危

鸣官鸟Pipile pipile CR极危

爱德华雉Lophura edwardsi EN濒危

婆罗洲孔雀雉Polyplectron schleiermacheri EN濒危

鹤形目Gruiformes

美洲鹤Grus americana EN濒危

丹顶鹤Grus japonensis EN濒危

白鹤Grus leucogeranus CR极危

罗德哈威秧鸡Gallirallus sylvestris EN濒危

卡古鸟Rhynochetos jubatus EN濒危

大印度鸨Ardeotis nigriceps EN濒危

鹬目Charadriiformes

爱基斯摩杓鹬Numenius borealis CR极危

细嘴杓鹬Numenius tenuirostris CR极危

黑嘴端凤头燕鸥Sterna bernsteini CR极危

诺曼氏青足鹬Tringa guttifer EN濒危

鹦形目Psittaciformes

红肛凤头鹦鹉Cacatua haematuropygia CR极危

小葵花凤头鹦鹉Cacatua sulphurea CR极危

帝鹦鹉Amazona imperialis EN濒危

黄头亚马逊鹦哥Amazona oratrix EN濒危

红额鹦鹉Amazona rhodocorytha EN濒危

红冠亚马逊鹦哥Amazona viridigenalis EN濒危

波多黎各鹦鹉Amazona vittata CR极危

灰绿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glaucus CR极危

紫蓝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hyacinthinus EN濒危

李尔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leari CR极危

红颊金刚鹦鹉Ara rubrogenys EN濒危

蓝金刚鹦鹉Cyanopsitta spixii CR极危

佛氏黄额长尾鹦鹉Cyanoramphus forbesi EN濒危

红蓝吸蜜鹦鹉Eos histrio EN濒危

角鹦鹉Eunymphicus cornutus EN濒危

黄腹长尾鹦鹉Neophema chrysogaster CR极危

黄耳长尾鹦鹉Ognorhynchus icterotis CR极危

金肩鹦鹉Psephotus chrysopterygius EN濒危

厚嘴鹦哥Rhynchopsitta pachyrhyncha EN濒危

猫面鹦鹉Strigops habroptilus CR极危

深蓝吸蜜鹦鹉Vini ultramarina EN濒危

鹃形目Cuculiformes

蕉鹃Tauraco bannermani EN濒危

鸱目Strigiformes

马岛草Tyto soumagnei EN濒危

雨燕目Apodiformes

栗腹蜂鸟Amazilia castaneiventrisCR极危

圣马刀翅蜂鸟Campylopterus phainopeplus EN濒危

黑星额蜂鸟Coeligena prunellei EN濒危

绿喉毛腿蜂鸟Eriocnemis godini CR极危

彩毛腿蜂鸟Eriocnemis mirabilis CR极危

黑胸毛腿蜂鸟Eriocnemis nigrivestis CR极危

蓝顶蜂鸟Eupherusa cyanophrys EN濒危

钩喙蜂鸟Glaucis dohrnii EN濒危

皇领蜂鸟Heliangelus regalis EN濒危

青腹蜂鸟Lepidopyga lilliae CR极危

叉扇尾蜂鸟Loddigesia mirabilis EN濒危

紫喉辉尾蜂鸟METAllura baroni EN濒危

佩里辉尾蜂鸟METAllura iracunda EN濒危

火冠蜂鸟Sephanoides fernandensis CR极危

灰嘴慧星蜂鸟Taphrolesbia griseiventris EN濒危

佛法僧目Coraciiformes

斑嘴犀鸟Penelopides mindorensis EN濒危

啄木鸟目Piciformes

帝啄木Campephilus imperialis CR极危

象牙喙啄木鸟Campephilus principalis CR极危

燕雀目Passeriformes

带斑伞鸟Cotinga maculata EN濒危

白翅伞鸟Xipholena atropurpurea EN濒危

科兹美鸫鸟Toxostoma guttatum CR极危

泰国八色鸟Pitta gurneyi CR极危

鲁克氏仙Cyornis ruckii CR极危

白胸绣眼鸟Zosterops albogularis CR极危

黑冠黄雀Gubernatrix cristata EN濒危

金雀Carduelis cucullata EN濒危

长冠八哥Leucopsar rothschildi CR极危

中文名 学名 保护级别

龟鳖目Testudines

泥龟Dermatemys mawii EN濒危

大头龟Platysternon megacephalum EN濒危

巴达库尔龟Batagur baska CR极危

盐水龟Callagur borneoensis CR极危

金头闭壳龟Cuora aurocapitata CR极危

黄缘闭壳龟Cuora flavomarginata EN濒危

黄额闭壳龟Cuora galbinifrons CR极危

百色闭壳龟Cuora mccordi CR极危

潘氏闭壳龟Cuora pani CR极危

三线闭壳龟Cuora trifasciata CR极危

周氏闭壳龟Cuora zhoui CR极危

亚洲山龟Heosemys depressa CR极危

巴拉望龟Heosemys leytensis CR极危

太阳龟Heosemys spinosa EN濒危

三线锯背龟Kachuga dhongoka EN濒危

孟加拉锯背龟Kachuga kachuga CR极危

阿萨姆锯背龟Kachuga sylhetensis EN濒危

缅甸锯背龟Kachuga trivittata EN濒危

苏拉威西叶龟Leucocephalon yuwonoi CR极危

柴棺龟Mauremys mutica EN濒危

马来西亚巨龟Orlitia borneensis EN濒危

锯缘摄龟Pyxidea mouhotii EN濒危

沼泽箱龟Terrapene coahuila EN濒危

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 CR极危

安哥洛卡象龟Geochelone yniphora EN濒危

缅甸陆龟Indotestudo elongata EN濒危

印度陆龟Indotestudo forstenii EN濒危

靴脚陆龟Manouria emys EN濒危

星丛龟Psammobates geometricus EN濒危

扁尾珠网龟Pyxis planicauda EN濒危

克莱马尼龟Testudo kleinmanni CR极危

纳吉夫陆龟Testudo werneri CR极危

赤龟Caretta caretta EN濒危

绿龟Chelonia mydas EN濒危

玳瑁Eretmochelys imbricata CR极危

肯氏龟Lepidochelys kempii CR极危

榄龟Lepidochelys olivacea EN濒危

革龟Dermochelys coriacea CR极危

印度鳖Apalone ater CR极危

纹背鳖Chitra chitra CR极危

小头鳖Chitra indica EN濒危

鼋Pelochelys cantorii EN濒危

马达加斯加大头侧颈龟Erymnochelys madagascariensis EN濒危

南美巨侧颈龟Podocnemis lewyana EN濒危

罗地岛蛇颈龟Chelodina mccordi CR极危

澳洲短颈龟Pseudemydura umbrina CR极危

鳄目Crocodylia

扬子鳄Alligator sinensis CR极危

奥利诺科鳄Crocodylus intermedius CR极危

菲律宾鳄Crocodylus mindorensis CR极危

古巴鳄Crocodylus rhombifer EN濒危

暹罗鳄Crocodylus siamensis CR极危

恒河鳄Gavialis gangeticus EN濒危

马来长嘴鳄Tomistoma schlegelii EN濒危

蜥蜴目Sauria

刹泰路侏儒变色龙Bradypodion setaroi EN濒危

史密夫侏儒变色龙Bradypodion taeniabronchum CR极危

斐济带纹鬣蜥Brachylophus fasciatus EN濒危

斐济冠状鬣蜥Brachylophus vitiensis CR极危

牙买加鬣蜥Cyclura collei CR极危

蓝岩鬣蜥Cyclura lewisi CR极危

辛氏蜥Gallotia simonyi CR极危

蛇亚目Serpentes

窝玛蟒Aspidites ramsayi EN濒危

岛Casarea dussumieri EN濒危

欧西尼斯蝮蛇Vipera ursinii EN濒危

魏氏蝮蛇Vipera wagneri EN濒危

中文名 学名 保护级别

无尾目Anura

巴尔胎生蟾蜍Altiphrynoides malcolmi EN濒危

巴拿马金蛙Atelopus zeteki CR极危

非洲胎生蟾蜍Nectophrynoides asperginis CR极危

红带箭毒蛙Dendrobates lehmanni CR极危

厄瓜多尔三色箭毒蛙Epipedobates tricolor EN濒危

金色箭毒蛙Phyllobates terribilis EN濒危

金色曼蛙Mantella aurantiaca CR极危

蒙面彩蛙Mantella crocea EN濒危

绿彩蛙Mantella viridis CR极危

红犁足蛙Scaphiophryne gottlebei CR极危

有尾目Caudata

钝口螈Ambystoma dumerilii CR极危

大鲵Andrias davidianus CR极危

中文名 学名 保护级别

鲟目Acipenseriformes

达氏鲟Acipenser dabryanus CR极危

俄罗斯鲟Acipenser gueldenstaedtii EN濒危

太平洋鲟Acipenser mikadoi EN濒危

裸腹鲟Acipenser nudiventris EN濒危

波斯鲟Acipenser persicus EN濒危

史氏鲟Acipenser schrenckii EN濒危

中华鲟Acipenser sinensis EN濒危

闪光鲟Acipenser stellatus EN濒危

大西洋鲟Acipenser sturio CR极危

鳇Huso dauricus EN濒危

欧洲鳇Huso huso EN濒危

白鲟Psephurus gladius CR极危

锡尔河拟铲鲟Pseudoscaphirhynchus fedtschenkoi CR极危

阿姆河小拟铲鲟Pseudoscaphirhynchus hermanni CR极危

阿姆河大拟铲鲟Pseudoscaphirhynchus kaufmanni EN濒危

密苏里铲鲟Scaphirhynchus albus EN濒危

亚拉巴马铲鲟Scaphirhynchus platorynchus CR极危

骨舌鱼目Osteoglossiformes

银带鱼Scleropages formosus EN濒危

鲤目Cypriniformes

穗须原鲤Probarbus jullieni EN濒危

贵玉屈鱼Chasmistes cujus CR极危

鲶目Siluriformes

湄公河大鲶Pangasianodon gigas CR极危

海龙目Syngnathiformes

肯斯那海马Hippocampus capensis EN濒危

鲈形目Perciformes

苏眉鱼Cheilinus undulatus EN濒危

加州犬形黄花鱼Totoaba macdonaldi CR极危

腔棘鱼目Coelacanthiformes

腔棘鱼Latimeria chalumnae CR极危

裸子植物

中文名 学名 保护级别

松柏目Coniferales

智利柏Fitzroya cupressoides EN濒危

水杉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 CR极危

苏铁目Cycadales

印度苏铁Cycas beddomei CR极危

葫芦苏铁Cycas changjiangensis EN濒危

德保苏铁Cycas debaoensis CR极危

灰干苏铁Cycas hongheensis CR极危

大果苏铁Cycas megacarpa EN濒危

多歧苏铁Cycas multipinnata EN濒危

阔叶苏铁Cycas platyphylla EN濒危

台湾苏铁Cycas taiwaniana EN濒危

树状苏铁Cycas tansachana CR极危

美冠小苏铁Microcycas calocoma CR极危

红豆杉目Taxales

佛罗里达红豆杉Taxus floridana CR极危

被子植物

中文名 学名 保护级别

百合目Liliales

海伦芦荟Aloe helenae CR极危

皮尔兰斯芦荟Aloe pillansii CR极危

索赞芦荟Aloe suzannae CR极危

兰目Orchidales

杏黄兜兰Paphiopedilum armeniacum EN濒危

小叶兜兰Paphiopedilum barbigerum EN濒危

长瓣兜兰Paphiopedilum dianthum EN濒危

白花兜兰Paphiopedilum emersonii CR极危

虎斑兜兰Paphiopedilum tigrinum CR极危

棕榈目Arecales

马达加斯加龟背棕Beccariophoenix madagascariensis CR极危

红叶懒猴葵Lemurophoenix halleuxii EN濒危

达氏仙茅棕Marojejya darianii CR极危

路威氏棕Ravenea louvelii EN濒危

比马基亚林葵Satranala decussilvae EN濒危

葛氏林椰Voanioala gerardii CR极危

胡桃目Juglandales

枫桃Oreomunnea pterocarpa EN濒危

石竹目Caryophyllales

锥形梅洛仙人掌Melocactus conoideus CR极危

迪那肯梅洛仙人掌Melocactus deinacanthus CR极危

白梅洛仙人掌Melocactus glaucescens CR极危

少刺梅洛仙人掌Melocactus paucispinus EN濒危

猪笼草目Nepenthales

拉贾猪笼草Nepenthes rajah EN濒危

山地瓶子草Sarracenia oreophila CR极危

豆目Fabales

鹦喙花Clianthus puniceus EN濒危

凸茎豆Pericopsis elata EN濒危

扁枝豆Platymiscium pleiostachyum EN濒危

茜草叶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 EN濒危

巴西苏木Caesalpinia echinata EN濒危

桃金娘目Myrtales

沉香Aquilaria crassna CR极危

大戟目Euphorbiales

圆椎叶大戟Euphorbia cylindrifolia EN濒危

狄卡里大戟Euphorbia decaryi EN濒危

费朗科西大戟Euphorbia francoisii CR极危

花前大戟Euphorbia parvicyathophora CR极危

四体大戟Euphorbia quartziticola EN濒危

图拉大戟Euphorbia tulearensis CR极危

无患子目Sapindales

马哈贡尼桃花心木Swietenia mahagoni EN濒危

药用愈疮木Guaiacum officinale EN濒危

神圣愈疮木Guaiacum sanctum EN濒危

在过去的5个世纪内,约有900种动植物从地球消失(它们至少不会在地球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了)。而濒临消亡的物种超过10000种。

下面的图表显示的是全球濒危物种最多的几个国家,在这些国家里,自然环境在工业发展下急剧变化,明显影响到物种的生存。每个图标代表10个物种,统计类别包括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两栖动物,鱼类和软体动物。这里列举的只是即将要灭绝的物种数目最多的20个国家,注意到欧洲国家没有列选,这并不代表那里不存在濒危物种,只是程度和数量不同而已,欧洲国家里濒危物种数最多的是西班牙。

另外,自从人类入住夏威夷岛以来,约有71种鸟类灭绝。南极洲上有约17种企鹅消亡,12种数量急剧下降。

在濒危植物方面,厄瓜多尔同样高居第一,这个亚马逊流域的国家濒危植物种数超过其他任何一个两倍。过去500年内,114种植物消亡。

每年金枪鱼捕鱼产业的GDP是72亿美元,所带来的结果是自1980年以来,金枪鱼数减少了70%。专家预计它们10年内将从地球上消失。万兽之王老虎也不容乐观,全球仅剩3200头老虎,20世纪里,它们的数量锐减97%。

以上统计数据来自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2009年的发布的濒危物种红名单,和世界野生动物基金2009年发布的鸟类生存状态等。

据《新科学家》杂志报道,瑞士格朗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编辑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单旨在收录和展示那些正面临灭绝风险的动植物。最新报告指出,17291种物种开始重蹈渡渡鸟覆辙,各类生命均受到影响。列入红色名单的包括已知21%的哺乳动物,如西部低地大猩猩;已知两栖类动物的30%、已知鸟类的12%、爬虫类动物的28%、淡水鱼的37%、无脊椎动物的35%以及70%的植物都上了这份名单。以下是几种被认为最濒危的物种:

奇汉西喷雾蟾蜍

两栖动物是最濒危的动物种类,6285种两栖动物中有1895种面临灭绝危险。奇汉西喷雾蟾蜍则从的“濒临灭绝”转入了“野外灭绝”类。其原因是坦桑尼亚奇汉西瀑布上游建有水坝,坦桑尼亚曾拥有奇汉西喷雾蟾蜍至少17000只。建成的大坝分走了曾流向奇汉西喷雾蟾蜍栖息的峡谷的90%的水。当然,奇汉西喷雾蟾蜍的濒危也可能是因为壶菌病,这种病威胁着数百种两栖动物。

腿部有饰边的拉布树蛙

这种壶菌病还导致巴拿马中部的腿部有饰边的拉布树蛙成为濒危物种。壶菌病从2006年传入这一地区,过去3年中这里只能听到一种雄蛙在鸣叫,对其进行人工饲养繁殖的努力至今没有获得成功。

班乃巨蜥

2014年对蜥蜴来说是难过的一年,293种新蜥蜴被列入红色名单。图片中为班乃巨蜥,因为当地农夫和伐木工人破坏了他们栖息地,菲律宾班乃岛上的班乃巨蜥濒临灭绝。

帆鳍水蜥蜴

帆鳍水蜥蜴也面临相同的境遇。这种同为菲律宾的动物因为农业发展和孵化出来的幼崽成为宠物贸易的追逐对象而面临绝种。

大宝石蜻蛉

已有7515种无脊椎动物被列入红色名单,2639为濒危动物。尼日利亚东南部和喀麦隆西南部的这种大宝石蜻蛉被新列为脆弱动物。当地的森林砍伐是该物种面临绝种危险的主要原因。

“安第斯女王”

70%的已知植物面临绝种危险,可能很难找到非常安全的植物。红色名单上列出的植物有12151种,8500种为濒危物种。“安第斯女王“分布于秘鲁和玻利维亚,科学家对这种植物进行了重新评估,但它仍为濒危物种。这种植物80年产出种子一次,然后死亡。气候变化的影响和牛群的践踏及啃咬让它们成为濒危物种。

根据最新统计,我国大约收集有38万份农作物种质资源。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方嘉禾说,“美国有55万份,我们是世界第二”。

令方嘉禾担忧的是,“世界第二”的很多种质资源,相当大一部分“只能停留在实验室里,很多种质资源在野外已经找不到了”。他说,我国生物物种数量正在以每天一个濒危甚至走向灭绝的速度减少,农作物栽培品种数量正以每年15%的速度递减,还有大量物种通过各种途径流失海外。

物种引进和输出失控

物种流失的速度和数量,让不少科研人员充满忧虑。“中国生物物种资源现状与保护对策”项目专家组组长薛达元,就是其中一个。

在项目组1月中旬推出的最新调查报告《中国生物遗传资源现状与保护》中,科学家首次披露了我国物种流失严重的现状。自20世纪70年代起,我国在中国农科院品种资源研究所建立引种交换机构以来,1972年至1991年期间,我国每年对外提供作物种质资源1400份(次),合计对外提供了近3万份(次)。而这种物种输出记录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越来越少,甚至在某些阶段就没有了。

美国官方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至2002年6月30日,从中国引进植物资源932个、种20140份,其中大豆4452份,包括野生大豆168份。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官方记录同意提供的仅仅只有2177份,并且野生大豆并没有被列入对外提供的品种资源目录中。

中国农科院对外品种交换机构有关专家介绍,特别在1993年以后,由于出访考察、接待来访和合作项目太多等原因,物种资源的引进和输出在一定程度上处于失控阶段。据专家的保守估计,截至2014年输出的生物种质资源不仅在数量上要远远高于前20年的总和,而且在质量上也包含了大量优良基因。

“记录数据相差惊人。这个差距是怎样产生的?个中原因只能是许多物种悄悄地流失了。”薛达元进一步说,仅就农业科研部门而言,全国有几十万名农业科研人员,几乎每天都有多人出国进行科研合作或考察,带出的资源数量肯定是十分惊人的。在这方面,我们国家是失控的。

薛达元说,物种流失严重已经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2003年春,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针对生物物种流失事件分别批示,要求加强生物物种及遗传资源的保护与管理。此后,国务院专门召开了协调会,确定由国家环保总局统一协调全国生物物种资源的保护和管理,并于2003年8月成立了由17个部委组成的生物物种资源管理部际联席会。

国家环保总局生物安全办公室官员蔡蕾证实,一项由国家环保总局主持的全国范围内的生物物种资源保护执法检查正在进行中。检查内容包括:现有相关法律法规的执行情况、生物物种资源流失情况、生物物种资源就地保护和生存环境受威胁的情况,以及生物物种资源移地保护设施建设和管理情况等。

全球持续变暖

对100多项小型研究进行的一项新的分析表明,如果气候变化仍然以这种进程发展,地球上多达1/6的物种将消失不见。

研究人员指出,气候变暖会导致部分动植物物种因种种不适应而发生种群数量减少、迁移、生态退化,一些濒危物种难逃灭绝厄运。

并未参与该项研究的美国布朗大学保护生物学家Dov Sax表示:“所有的研究都显示:如果我们让地球变得更热,我们将失去更多的物种。”他说:“从制定政策的角度出发,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认识。”

从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工业排放的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已经导致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了约0.8摄氏度。但斯托尔斯市康涅狄格大学生态学家Mark Urban指出,相关研究对于温度上升给全球物种造成了何种影响并没有达成共识。一些人估计,多达54%的物种可能最终由于气候变化而灭绝,但也有人认为并没有那么显著的影响。

Urban认为,这样不同的结果可能源于一些个人研究的局限性,可能因为他们只集中于少数物种或一个相对较小的地理区域。并且不同的研究团队往往会用不同的方法完成它们的预测。

为了打破这一局限,Urban使用统计学方法对前人的研究成果进行了混合,从而利用同类比较对全球物种的灭绝风险进行了评估。

Urban对131个不同的生物多样性研究结果进行了综合分析,发现物种灭绝风险随着地球温度升高而增加,而且灭绝风险呈加速趋势。南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物种面临的灭绝风险最高,那里许多物种的栖息地很有限,它们难以迁徙到其他地方。

联合国正呼吁各国共同努力,力争在本世纪末将全球气温的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按照康涅狄格大学科研人员的估算,即便将升温幅度控制在这一范围内,全球物种的灭绝风险也会从2.8%增加至5.2%。

Urban指出,如果地球升温幅度从2摄氏度提高到3摄氏度,物种灭绝的风险就会增至8.5%。假如各国不采取措施,全球变暖保持这种趋势,那么到2100年地球升温幅度将达4.3摄氏度,约1/6的物种将面临灭绝风险。他认为要避免全球物种加速灭绝,国际社会迫切需要采取措施防止全球进一步变暖。

研究人员在最新出版的《科学》杂志上报告了这一研究。这项新的研究结果将有助于科学家及决策者更好地对公园和保护区进行评估工作。Sax强调,从生态学的角度而言,一块在今天预留出来保护某些物种的地区或许在几十年后将变得不再适宜。例如,根据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的研究,一组密切相关的海洋保护区或其他受保护的栖息地,可以为海洋生物创造应对气候变化的迁徙通道。

与此同时,《科学》杂志发表的另一篇关于海洋动物的论文也指出,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部分热带和南极海域是潜在的物种灭绝高风险区。在海洋动物当中,鲸鱼、海豚、海豹等哺乳动物面临的灭绝风险最大。

西雅图市华盛顿大学生态学家Janneke Hille Ris Lambers认为,Urban“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工作,将这些研究的结果整合在一起”。她说,这项研究同时也为科学家设计未来的研究以填补当前的认知空白提供了一个机会。Sax则对此表示赞同:“我们只是对这些风险进行了初步的评估。” [2]

管理办法

野生动植物资源是人类生存和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它们不仅提供了维持人类生存的支持体系,还是许多工业和新医药产业的基础,也是世界自然资本的构成部分。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减少,对于作为社会与经济发展基础的自然资本资源,意味着经济机会的丢失。因此,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不仅是一个环境问题,也是一个更广泛的持续发展能力的问题。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野生动植物资源的保护,制定了相关的政策法规。

1、欧盟生物多样性保护计划

欧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战略目标是:从根本上预测、防止及解决使生物多样性显著降低或丢失的原因,以逆转生物多样性降低或丢失的趋势,并使欧盟领土内外的物种和生态系统(包括农业-生态系统)处于满意的保护状态。

欧盟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规划出了一个明确的行动框架,并规定了总目标和部门目标。主要是以下4项内容:一是保护和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二是分享利用遗传资源所产生的利益;三是研究、鉴定、监测和信息交换;四是教育、培训和提高公众的保护意识。

欧盟生物多样性战略行动计划制定之后,英国政府成立了英国生物多样性领导组,对英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提供战略性指导;随即成立了英格兰、北爱尔兰、苏格兰、威尔士4个领导小组,负责监测各行动计划的实行,并进行提高公众觉醒和教育培训等工作。

2、美国保护濒危物种的有关法规

美国进行了许多立法对濒危物种进行保护,如,濒危物种法、迁移鸟类条约法、鱼与野生动物合作法、国家野生生物庇护所管理法、北美湿地保护法等。其中,最重要的属濒危物种法。

濒危物种法禁止未有许可证对列入联邦目录的物种进行捕获。但是伴随性捕获许可证的发放,允许资产所有者在其资产内有濒危物种存在的情况下,进行其他方面合法的经济开发活动。同时提供了一种管理部门与公众和私营部门发展创造性的合作伙伴关系,来达到濒危物种的平衡和综合有序发展的办法。例如,美国的国际造纸公司为砍伐作为其造纸原料的木材,制定了一个栖息地保护计划,保护在公司东南部土地上的濒危红帽啄木鸟。计划中描述了砍伐林木对红帽啄木鸟的影响及减轻该影响的措施。措施包括建立近5300英亩、居住了25-30个该啄木鸟家族的栖息地,以增加啄木鸟的数量。

美国一项调查表明,至少有80%列入联邦目录的物种,其栖息地在私人土地上。管理部门认识到让私人土地所有者介入濒危物种保护的重要性,因而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来促进与土地所有者的合作。这些政策包括:候选物种保护协议,对许可证申请者在栖息地保护计划中保护未列入目录的物种进行鼓励。这样做的好处是:第一,可为许多物种提供早期保护,从而可避免将其列入目录;第二,由于候选物种得到保护,可减少在发放许可证后,一个原来未列入目录的物种被列入目录,从而需对栖息地保护计划进行修改的情况。

美国栖息地保护计划的数量增加很快。1992年前只批准了14个栖息地保护计划,但至2001年2月23日,管理部门已发放了343个以上的伴随性捕获许可证,其栖息地保护计划覆盖了2000万英亩以上的土地,对200个列入目录的物种和许多未列入目录的物种进行了保护。

3、澳大利亚对野生物种商业利用的一些管理办法

在澳大利亚,对野生物种的最大威胁是栖息地被清除。个体农民、牧场主或开发者为提高土地的使用价值,常常进行原生植被的清除,从而除去了野生物种的栖息地。因此,许多人认为,未来对澳大利亚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要找到一种机制,特别是经济刺激,使得在私人土地上的自然栖息地能够得到有效的保护及恢复。澳大利亚认为从其国内外的经验看来,在管理得当的情况下,野生物种的商业应用可以成为这种机制之一。

澳大利亚一些经验表明,给予濒危野生物种一种价值,比没有商业价值会导致对该物种的更大保护。例如,为获取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袋貂的肉供本国食用及出口用,持续地对其进行高水平的商业捕获已有几十年。但其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大量增加。再如,在澳大利亚BASS STRAIT 岛上的土著居民商业捕获灰鹱,以获得其肉、油及羽毛供本地应用或出口用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但灰鹱的数量仍在增加。这都是由于商业捕获对这些野生动物的栖息地的保护起了很大作用的缘故。

以上事例表明,只有在土地所有者能从栖息地上的野生生物获得收益的情况下,他们才可能对这些栖息地进行保护。因此,应把天然栖息地看成为一种经济资源,因为它有应用价值,并能与其他使用土地的方法进行竞争。把它看成是有经济价值的,才能使它受到充分的尊重与保护。

澳大利亚管理野生物种的经验表明,在技术上可持续性的采收或猎取是可以做到的。关键的问题是政府能否驾驭可能起破坏作用的经济和社会力量。其中保证资源的拥有者看到管理良好的野生生物贸易具有经济利益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因此,对政府有关机构而言,野生生物商业利用企业家和动物保护团体的挑战是如何对商业应用进行管理,以减轻风险,并达到最大程度的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及可持续的应用。

澳大利亚现有的管理职责分工是:联邦政府主要管理进出口,并正进行对所有联邦的有关环境的立法进行综合改革,将已有立法归于三个部分:生物多样性保护、环境保护及遗产保护。各州和自治州均有立法对野生生物进行管理,在政策和实践中,均支持野生生物在生态学上可持续性的商业应用。

其它国家也有类似的实践经验:在南非,由于土地使用政策的改变,使野生物种的所有权回到土地所有者手中,使许多栖息地得到恢复与保护,许多野生物种的分布和数量大大增加,并且还带来了许多社会和文化效益。

4、西方一些国家以牺牲他国资源为代价来保护本国资源

国际上已将对野生生物资源的占有情况作为衡量一个国家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随着发达国家经济基础十分雄厚,非常重视本国生物资源的保护,凭借自身雄厚的经济和科技实力,采取各种手段,大肆掠夺和控制发展中国家的生物资源,利用先进技术,加工成具有高附加值的植物药或其它产品,再申请专利保护,并将成果以专利技术和专利产品的形式高价向发展中国家兜售,获取高额利润。一些发达国家通过对世界野生生物资源的控制,进而加速对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占有和经济垄断。发展中国家因此蒙受了巨大的经济和资源损失,许多生物资源的原产国、提供国反而成了受害国。因此,西方一些国家富裕之后,确实注意了物种的保护,但是发达国家保护自己的资源更多是以牺牲发展中国家资源为代价的这种做法,应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

CITES公约组织

CITES公约即《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的英文缩写,亦称华盛顿公约。缔约于1973年美国的华盛顿,并于1975年正式生效。《公约》的保存国政府是瑞士联邦政府。《公约》的宗旨是对其附录所列的濒危物种的商业性国际贸易进行严格的控制和监督,防止因过度的国际贸易和开发利用而危及物种在自然界的生存,避免其灭绝。到目前为止,《公约》已有160多个缔约国。《公约》每两年举行一次缔约国大会。

公约贸易是指物种的进口、出口、再出口和从海上引进(指从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的海域中取得的任何物种标本输入某个国家)。

中国于1981年加入CITES公约组织。

中国

中国是世界动植物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但资源大国,按人均资源情况,中国是资源贫乏国家。

中国为了进一步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和濒危物种拯救繁育工作。已经建立700多个自然保护区和植物园、动物驯养繁殖中心等,这些保护区的建立保护了大量野生动植物,如峨眉山国家公园保护。上世纪末,全国已建立14个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20余种濒危物种人工繁育种群、400多处珍稀植物迁地保护繁育基地和种质资源库、100多处植物园和树木园,1000多种珍稀植物得到保护繁育。


相关文章推荐:
关键物种 | 食物链 | 生态系统 | 物种 | 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 CITES | 狭义 | 食物链 | 生态系 | 生态系统 | 极危 | 分类单元 | 单孔目 | 长吻针鼹 | 袋貂目 | 沙漠袋貂 | 袋狸目 | 条纹袋狸 | 袋鼠目 | 澳洲毛鼻袋熊 | 极危 | 尖尾兔袋鼠 | 短鼻大袋鼠 | 翼手目 | 菲律宾果蝠 | 白胸狐蝠 | 极危 | 玛利安娜狐蝠 | 西太平洋卡洛岛狐蝠 | 金狐蝠 | 灵长目 | 金竹狐猴 | 阔鼻驯狐猴 | 白颈狐猴 | 光面狐猴 | 指猴 | 白耳狨 | 黄头狨 | 金狮狨 | 双色獠狨 | 棉顶狨 | 红面吼猴 | 卷毛蜘蛛猴 | 红背松鼠猴 | 戴安娜须猴 | 狮尾猕猴 | 鬼狒 | 长鼻猴 | 塔那河红疣猴 | 白臀叶猴 | 黄冠叶猴 | 冠叶猴 | 白眉长臂猿 | 银长臂猿 | 黑长臂猿 | 山地大猩猩 | 大猩猩 | 倭黑猩猩 | 黑猩猩 | 红毛猩猩 | 贫齿目 | 巴西三趾树懒 | 毛犰狳 | 兔形目 | 阿萨密兔 | 墨西哥兔 | 啮齿目 | 墨西哥草原松鼠 | 巢鼠 | 中澳粗尾鼠 | 短尾绒鼠 | 极危 | 鲸目 | 白豚 | 恒河江豚 | 太平洋鼠海豚 | | 蓝鲸 | 长须鲸 | 北露脊鲸 | 北太平洋露脊鲸 | 食肉目 | 亚洲豺犬 | 达尔文狐 | 红狼 | 岛屿灰狐 | 海獭 | 智利水獭 | 大水獭 | 长岛长尾狸猫 | 獭狸猫 | 瘦小齿蒙 | 西班牙猞猁 | 安第斯山猫 | | 雪豹 | 地中海僧海豹 | 夏威夷僧海豹 | 长鼻目 | 亚洲象 | 奇蹄目 | 非洲野驴 | 格利威斑马 | 山斑马 | 中美貘 | 山貘 | 苏门犀 | 黑犀 | 爪哇犀 | 印度犀 | 偶蹄目 | 侏儒野猪 | 草原猪 | 喀拉米豚鹿 | 印度豚鹿 | 智利驼鹿 | 麋鹿 | 弓角羚羊 | 欧洲野牛 | 爪哇野牛 | 考布利牛 | 水牛 | 短角水牛 | 菲律宾水牛 | 西里伯斯野水牛 | 螺角山羊 | 汤姆森瞪羚 | 鹿羚 | 细角瞪羚 | 阿拉伯羚 | 藏羚 | 大鼻羚 | 飘泊信天翁 | 新西兰海燕 | 阿波特鲣鸟 | 安德鲁军舰鸟 | 鹳形目 | 日本白鹳 | | 朱鹭 | 日本冠朱鹭 | 马岛麻斑鸭 | 列山岛野鸭 | 夏威夷鸭 | 白翼木鸭 | 白头硬尾鸭 | 加州秃鹰 | 西班牙帝雕 | 东方白背秃鹰 | 印度秃鹰 | 钩嘴鸢 | 食猿雕 | 猎隼 | 营冢鸟 | 红嘴官鸟 | 角官鸟 | 黑胸鸣官鸟 | 鸣官鸟 | 极危 | 爱德华雉 | 婆罗洲孔雀雉 | 鹤形目 | 美洲鹤 | 丹顶鹤 | 白鹤 | 卡古鸟 | 爱基斯摩杓鹬 | 细嘴杓鹬 | 黑嘴端凤头燕鸥 | 诺曼氏青足鹬 | 鹦形目 | 红肛凤头鹦鹉 | 小葵花凤头鹦鹉 | 帝鹦鹉 | 黄头亚马逊鹦哥 | 红额鹦鹉 | 红冠亚马逊鹦哥 | 波多黎各鹦鹉 | 灰绿金刚鹦鹉 | 紫蓝金刚鹦鹉 | 红颊金刚鹦鹉 | 蓝金刚鹦鹉 | 佛氏黄额长尾鹦鹉 | 红蓝吸蜜鹦鹉 | 黄腹长尾鹦鹉 | 黄耳长尾鹦鹉 | 金肩鹦鹉 | 厚嘴鹦哥 | 猫面鹦鹉 | 深蓝吸蜜鹦鹉 | 鹃形目 | 蕉鹃 | 马岛草 | 雨燕目 | 栗腹蜂鸟 | 圣马刀翅蜂鸟 | 黑星额蜂鸟 | 绿喉毛腿蜂鸟 | 彩毛腿蜂鸟 | 黑胸毛腿蜂鸟 | 蓝顶蜂鸟 | 钩喙蜂鸟 | 皇领蜂鸟 | 青腹蜂鸟 | 叉扇尾蜂鸟 | 紫喉辉尾蜂鸟 | 佩里辉尾蜂鸟 | 火冠蜂鸟 | 灰嘴慧星蜂鸟 | 佛法僧目 | 斑嘴犀鸟 | 象牙喙啄木鸟 | 带斑伞鸟 | 白翅伞鸟 | 科兹美鸫鸟 | 极危 | 鲁克氏仙 | 白胸绣眼鸟 | 黑冠黄雀 | 金雀 | 长冠八哥 | 龟鳖目 | 泥龟 | 大头龟 | 巴达库尔龟 | 金头闭壳龟 | 黄缘闭壳龟 | 黄额闭壳龟 | 百色闭壳龟 | 潘氏闭壳龟 | 三线闭壳龟 | 周氏闭壳龟 | 亚洲山龟 | 巴拉望龟 | 太阳龟 | 苏拉威西叶龟 | 柴棺龟 | 马来西亚巨龟 | 锯缘摄龟 | 缅甸星龟 | 安哥洛卡象龟 | 缅甸陆龟 | 印度陆龟 | 靴脚陆龟 | 星丛龟 | 克莱马尼龟 | 纳吉夫陆龟 | 绿龟 | 玳瑁 | 肯氏龟 | 榄龟 | 革龟 | 印度鳖 | 纹背鳖 | 小头鳖 | | 马达加斯加大头侧颈龟 | 澳洲短颈龟 | 鳄目 | 扬子鳄 | 奥利诺科鳄 | 菲律宾鳄 | 古巴鳄 | 暹罗鳄 | 恒河鳄 | 蜥蜴目 | 斐济带纹鬣蜥 | 斐济冠状鬣蜥 | 蓝岩鬣蜥 | 辛氏蜥 | 蛇亚目 | 窝玛蟒 | | 无尾目 | 巴拿马金蛙 | 非洲胎生蟾蜍 | 红带箭毒蛙 | 金色箭毒蛙 | 金色曼蛙 | 蒙面彩蛙 | 绿彩蛙 | 红犁足蛙 | 有尾目 | 钝口螈 | 大鲵 | 达氏鲟 | 俄罗斯鲟 | 太平洋鲟 | 裸腹鲟 | 波斯鲟 | 史氏鲟 | 中华鲟 | 闪光鲟 | 大西洋鲟 | | 欧洲鳇 | 白鲟 | 锡尔河拟铲鲟 | 阿姆河小拟铲鲟 | 密苏里铲鲟 | 骨舌鱼目 | 银带鱼 | 穗须原鲤 | 湄公河大鲶 | 海龙目 | 鲈形目 | 苏眉鱼 | 腔棘鱼目 | 腔棘鱼 | 松柏目 | 智利柏 | 水杉 | 瓦勒迈杉 | 苏铁目 | 印度苏铁 | 葫芦苏铁 | 德保苏铁 | 海南苏铁 | 灰干苏铁 | 大果苏铁 | 多歧苏铁 | 阔叶苏铁 | 台湾苏铁 | 美冠小苏铁 | 红豆杉目 | 百合目 | 海伦芦荟 | 皮尔兰斯芦荟 | 索赞芦荟 | 兰目 | 杏黄兜兰 | 小叶兜兰 | 长瓣兜兰 | 白花兜兰 | 虎斑兜兰 | 棕榈目 | 达氏仙茅棕 | 路威氏棕 | 比马基亚林葵 | 葛氏林椰 | 胡桃目 | 枫桃 | 石竹目 | 锥形梅洛仙人掌 | 迪那肯梅洛仙人掌 | 白梅洛仙人掌 | 少刺梅洛仙人掌 | 猪笼草目 | 山地瓶子草 | 豆目 | 鹦喙花 | 凸茎豆 | 巴西苏木 | 桃金娘目 | 沉香 | 大戟目 | 四体大戟 | 图拉大戟 | 无患子目 | 两栖动物 | 夏威夷岛 | 濒危植物 | 厄瓜多尔 | 亚马逊 | 金枪鱼 | 万兽之王 | 不容乐观 |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 | 新科学家 | 渡渡鸟 | 西部低地大猩猩 | 爬虫类 | 无脊椎动物 | 野外灭绝 | 坦桑尼亚 | 蜥蜴 | 菲律宾 | 蜥蜴 | 无脊椎动物 | 尼日利亚 | 安第斯女王 | 秘鲁 | 牛群 | 作物种质资源 | 中国农业科学院 | 濒危 | 物种资源 | 薛达元 | 中国农科院 | 基因 | 遗传资源 | 生物物种资源 | 生物安全 | 就地保护 | 野生动植物资源 | 自然资本 | 环境问题 | 生物多样性保护 | 遗传资源 | 信息交换 | 北爱尔兰 | 苏格兰 | 威尔士 | 野生生物 | 国际造纸公司 | 啄木鸟 | 野生物种 | 袋貂 | 灰鹱 | 野生生物 | 野生生物 | 野生生物资源 | 发达国家 | 公约 | 峨眉山 | 迁地保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