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马可斯布鲁图斯

马可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凯皮欧(Marcus Junius Brutus Caepio,前85年前42年)是晚期罗马共和国的一名元老院议员。作为一名坚定的共和派,联合部分元老参与了刺杀凯撒的行动。

马可斯布鲁图斯(Marcus Junius Brutus Caepio,前85年前42年)是晚期罗马共和国的一名元老院议员。他组织并参与了对恺撒的谋杀。

布鲁图斯的父亲德希马布鲁图斯是一位政治家。他的母亲塞薇利娅加比奥尼是小加图同母异父的姐姐。由于塞薇利娅是恺撒的情妇,后世有人怀疑恺撒是他的生父。这类怀疑是不大站的住脚的,因为布鲁图斯出生时,恺撒才只15岁,此后十年,他母亲才成为恺撒的情妇。布鲁图斯年少时被他外祖父克温图斯赛尔维利乌斯凯皮欧收养,故而布鲁图斯将后者的姓“凯皮欧(Caepio)”加到了自己名字里面。

少年时代,布鲁图斯初次见到凯撒,并返回罗马城。

在小加图任塞浦路斯总督期间,布鲁图斯当上了他的一名助手,从而开始步入政界。这段时间里,他通过放高利贷积蓄起财产。布鲁图斯进入元老院伊始,便与共和派结成了同盟,以反对克拉苏,庞培和恺撒的前三头同盟。其实质是贵族政体和寡头政体乃至君主制的抗拒,值得一提的是,布鲁图斯的父亲在前77年被庞培杀害,由此他与庞培结下了宿怨。尽管如此,在前49年恺撒与庞培的内战中,布鲁图斯还是倒向了庞培一方,因为此时庞培正作为贵族共和派的领袖来反抗南渡进军的凯撒。

次年8月,凯撒最终战胜了他最强硬的宿敌庞培,在法萨卢斯战役之后,战败的庞培逃往埃及并在此被杀。布鲁图斯转而投靠恺撒,并获得了后者的宽恕与信任。

继承了苏拉的独裁传统,作为军阀的凯撒,以他的雇佣军老兵和辉煌的战果做后盾,抛弃了摇摇欲坠的共和传统,开始专断的决定罗马的事务。

凯撒偏爱布鲁图斯,并且尊重他的意见。但是布鲁图斯和其他一些元老一样并不满足于罗马共和国的现状,因为凯撒已经成为一个独裁者,只是一个还没有带上王冠的僭主。于是作为理想主义色彩的共和派代表布鲁图斯和一些其他人开始联合在一起密谋清除凯撒这个共和国最大的障碍。

公元前44年,在布鲁图斯的策划下,一群参议员(其中包括布鲁图斯)将恺撒刺杀于庞贝城剧院的台阶上。凯撒这位著名的独裁者以一句“还有你吗,布鲁图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布鲁图斯在杀死凯撒后发布了一次著名的演讲《我爱凯撒,我更爱罗马》。

继任的安东尼试图颁布大赦,但当凯撒的养子屋大维继承了凯撒的政治遗产当选执政官后宣布布鲁图斯为公敌并举以叛国罪,布鲁图斯等人只能逃离罗马。

布鲁图斯等人不得不逃亡东方。在雅典,布鲁图斯筹集资金征募士兵组建罗马军团。公元前42年春天,布鲁图的军队打回了罗马。根据希腊历史学家的说法,战斗时布鲁图因为每日梦见恺撒而倍受恶梦折磨,当时共和国军海军已经击溃了屋大维与安东尼的舰队,补给线已经中断,但是布鲁图斯耐不住性子,再者因为西塞罗的某些误判,最终导致了布鲁图斯的战败。再留下那句著名的名言:“我是要逃跑,但这次是用手而不是用脚。”在疯狂和狂热中自杀了。

布鲁图斯这个姓氏对罗马的意义及其大,作为共和国国父的姓氏,布鲁图斯的名字几乎等价于共和。

布鲁图斯属于一个评价比较两极化的人物,对于现代人而言,小市民的敏感和多疑很难让他们相信神圣的东西,很多人难以相信有人会为了抽象的“共和理念”而杀人,他们更容易把所有人设想为和自己同等品位的人,相信布鲁图斯谋杀凯撒是为了权力或抽象的利益。在这个意义上,布鲁图斯作为一个阴谋家和”伪君子“被自命为”真性情“的人所嘲讽。

但人类的伪善是不能被随便使用的,因为他损伤了人类唯一神圣和脆弱的东西。如果以传统一些的思维方式来观照布鲁图斯的行为,我们会明白,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某种神圣的东西而赌上自己的生命是一种何等行为。

莎士比亚的戏剧做了很好的注脚一同,两个悲剧英雄互相毁灭的故事,凯撒和荣光,布鲁图斯和共和一同不朽。


相关文章推荐:
布鲁图 | 罗马共和国 | 元老院 | 恺撒 | 布鲁图 | 塞薇利娅加比奥尼 | 小加图 | 恺撒 | 小加图 | 塞浦路斯 | 总督 | 布鲁图 | 高利贷 | 元老院 | 克拉苏 | 庞培 | 恺撒 | 前三头同盟 | 法萨卢斯战役 | 凯撒 | 罗马共和国 | 独裁者 | 雅典 | 布鲁图 | 罗马军团 | 恺撒 | 屋大维 | 安东尼 | 补给线 | 西塞罗 | 莎士比亚 | 凯撒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