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参合指

参合指是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武学,是「姑苏慕容」氏的家传武学,亦是慕容博的专擅指法。

灰衣僧道:「你姑苏慕容氏的家传武功神奇精奥,举世无匹,只不过你没学到家而已,难道当真就不及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了?瞧仔细了!」伸出食指,凌虚点了三下。

这时段正淳和巴天石二人站在段誉身旁,段正淳已用一阳指封住段誉伤口四周穴道,巴天石正要将判官笔从他肩头拔出来,不料灰衣僧指风点处,两人胸口一麻,便即摔倒,跟着那判官笔从段誉肩头反跃而出,拍的一声,插入地下。段正淳和巴天石摔倒后,立即翻身跃起,不禁骇然。这灰衣僧显然是手下留情,否则这两个虚点便已取了二人性命。

只听那灰衣僧朗声说道:「这便是你慕容家的『参合指』!当年老衲从你先人处学来,也不过一知半解,学到一些皮毛而已,慕容氏此外的神妙武功不知还有多少。嘿嘿,难道凭你少年人一点儿微末道行,便闯得下姑苏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大名么?」

慕容父子在天龙八部住的庄子叫「参合庄」,庄名来自「参合陂之战」。

参合!这两个字,在慕容世家心中,是永远的沉痛。因为这是他们的国耻。慕容世家估计就是要告戒后世子孙,时时刻刻勿忘国耻,所以可能才把「参合」二字给有关事物命名的吧。

中国北魏登国十年(后燕建兴十年,395),北魏军在参合陂(今内蒙古凉城东北)击败后燕军的作战。

北魏建国后,势力逐渐强大,欲摆脱后燕对其控制。后燕缺乏战马,屡求于魏,甚至为求良马扣留了魏使。于是,魏与后燕绝交,转而与西燕联合;后燕故欲以武力征服北魏。后燕建兴九年,后燕主慕容垂出兵击灭西燕。次年五月,命太子慕容宝、辽西王慕容农、赵王慕容麟等领兵8万,自五原(今山西寿阳北)攻魏。又遣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率步骑1.8万为后援。七月,燕军至魏地五原(今内蒙古包头西北),掠取了大量粮食,但找不到魏军主力,遂进军至河水(黄河)边,赶造船只,准备南渡。

面对燕军的进攻,魏王拓跋采纳长史张衮示弱骄敌而后克之计,从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北)西撤,渡过河水,将部落和20多万骑兵转移至千余里外远避。同时派右司马许谦往后秦求援。八月,魏集结军队于河水以南;九月,进至河边。魏王在燕军进至五原后,派兵截获来往于五原、燕都中山(今河北定县)的燕国信使,使慕容宝等数月得不到都城音讯;在得知慕容垂正生病的消息后,又令所执燕使隔河向燕军假传慕容垂已死。慕容宝等闻讯忧恐,军心动荡,因而不敢南渡与魏军决战。此时,魏王命陈留公拓跋虔率5万骑、东平公拓跋仪领10 万骑分别屯于今河套一带;略阳公拓跋遵率7万骑截燕军南归之路。再加后秦也遣其将领杨佛嵩引兵救魏,魏势益盛。两军隔河相持数十天。慕容麟部将慕舆嵩等以为慕容垂真死,谋奉慕容麟为燕主,事泄被杀,军心益乱。燕军自五月出兵至十月,未能与魏军决战,师劳兵疲,士气低落。慕容宝遂于十月二十五夜焚船撤退。他以为魏兵不能渡河,故未派兵留后侦察。十一月初三,天气骤冷,河水结冰,魏王即率兵渡河,留下辎重,选精骑2万余,尾追燕军。

燕军至参合陂,大风从军后盖顶而来。沙门支昙猛向慕容宝建议:风暴迅猛,魏兵可能趁机前来,须加强防备。慕容德也从中劝说。慕容宝遂遣慕容麟率骑 3万殿后掩护。但慕容麟不信支昙猛之言,纵骑游猎,不加戒备。慕容宝又派骑兵刺探魏军行踪,但侦骑只行十余里,即解鞍寝歇。魏军昼夜兼程,于十一月初九黄昏抵参合陂西。此时燕军安营于陂东河边。魏王连夜部署,令士卒衔枚并束马口潜进。十日晨,魏军登山,下临燕营。燕军正准备东归,忽见魏军,顿时惊乱。魏王纵兵奋击,燕军争相渡河逃命,人马相践踏,压溺死者数以万计。拓跋遵率兵在前截击,燕军纷纷弃械投降,仅慕容宝等数千骑逃脱。魏军对被俘的四五万燕军,除选用数名燕臣外,其余皆坑杀。

此战,北魏针对燕军恃强轻敌的心理,采取示弱远避、待疲而打的后发制人方针,对退敌勇猛追击,终获全胜。从此改变了两国力量的对比,后燕日渐衰落,北魏势力进入中原。


相关文章推荐:
金庸小说 | 天龙八部 | 姑苏慕容 | 慕容博 | 天龙八部 | 金庸 | 姑苏慕容 | 参合陂之战 | 姑苏慕容 | 大理段氏 | 六脉神剑 | 段正淳 | 巴天石 | 一阳指 | 段誉 | 判官笔 |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 庄子 | 参合庄 | 参合陂之战 | 参合 | 慕容世家 | 凉城 | 后燕 | 战马 | 慕容垂 | 慕容宝 | 慕容农 | 赵王 | 慕容麟 | 五原 | 寿阳 | 范阳 | 慕容德 | 张衮 | 和林格尔 | 拓跋虔 | 东平 | 拓跋仪 | 略阳 | 拓跋遵 | 杨佛嵩 | 魏兵 | 拓跋遵 | 退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