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参合陂之战

参合陂之战是十六国后期,北魏在参合陂(今内蒙古凉城东北 [1] ,一说在今山西阳高)大败后燕的一场重大战役。登国十年(395年)五月至十一月,后燕太子慕容宝率领八万后燕军进攻北魏。北魏道武帝拓跋采取“敌进我退,诱敌深入,拖而不打”的战略,渡黄河南下,与后燕军队隔河对峙。后燕军队长途跋涉,不能速战速决,加之天气渐冷,又误信慕容垂去世的消息,决定撤兵。被拓跋率领的二万北魏军在参合陂大败。这场战役加速了后燕的灭亡,也奠定了北魏统一中国北方的基础。

东晋时期,中国北方各少数民族逐步强盛起来。匈奴、羯、氐、羌、鲜卑等民族先后在黄河两岸和北部建立起十六个国家,史称“五胡十六国”。

384年,慕容垂恢复燕国,定都中山(今河北定州),建年号为燕元,史称后燕。 [2] 登国元年(386年),慕容垂称帝 [3] ;代王拓跋什翼犍之孙拓跋,定都盛乐 [4] (今内蒙古和林格尔),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为了称霸北方,两国互相残杀。魏燕参合陂(今内蒙古凉城东北)之战,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发生的。

鲜卑慕容部与拓跋部世为婚姻,所以慕容垂起初支持拓跋征服独孤部及贺兰部,统一内部,复国建魏,以作为其控扼塞北诸部的附属之国。等到北魏势力日渐雄厚,欲谋独立,屡犯臣服于后燕的边塞诸部族,双方相始反目 [1] ,从此结下仇怨。

登国十年(395年)五月,慕容垂欲以武力征服北魏,便派太子慕容宝、辽西王慕容农、赵王慕容麟率兵八万,从五原(今内蒙古包头)出发向北魏大举进攻,并派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另外率领步、骑兵一万八千人作为后继部队。军队出征前,散骑常侍高湖劝谏慕容垂说:“北魏与我们燕国几世以来都是姻亲关系,他们内部发生天灾人祸时,我们燕国总是帮助他们渡过难关。我们对他们的恩德够深厚的了,与他们结成友好关系也已经很久了。中间虽然出现过向他们要马被拓跋拒绝而扣留了他的弟弟拓跋觚的事情,但那件事的错误和起因在我们这里,怎么能够突然调动军队进攻他们呢?何况拓跋沉稳勇武,极富谋略,从小就经历过许多艰难困苦,现在又兵强马壮,不应该轻视。皇太子慕容宝固然年轻气壮,意志果断,势头正盛,但是现在把进攻北魏的指挥大权完全交给他,他一定会轻视北魏而简单地对付他们。最后的结果万一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可就使皇太子慕容宝损伤了威望,同时又坏了大事,请陛下再仔细想想这件事!”高湖的言辞也有些激烈,慕容垂十分生气。当即罢免了高湖的官职。 [5]

与此同时,北魏在燕军到来之前,召集群巨商议对策,注意听取大臣们的意见。长史张衮献计说,后燕在滑台和长子两次战役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这次动员全国的人力物力来进攻我们,是有轻视我们的意思,我们应该表现我们的疲惫孱弱,以使他们更加骄纵,我们便可以攻克他们。拓跋按照张衮的计策,下令转移所有部落的牲畜和财产,从都城盛乐撤退,西渡黄河,躲避到黄河以西一千多里以外的地方。燕军长驱直入,一路上也没遇到魏军的抵抗,顺利地进军到五原,收降了北魏其他部落的居民三万多户,收割杂粮一百多万斛,在那里设置了黑城,然后把大军开进到黄河边,打造船只,准备渡河用具。拓跋派遣右司马许谦去向后秦请求援助。 [6]

八月,拓跋在黄河南岸整顿自己的军队。九月,把军队开到黄河边。慕容宝把自己的军队排开正要渡河与北魏交战,突然狂风大作,把他们的几十艘战船刮到黄河南岸泊下,船上的三百多全副武装的士兵,全都被魏军俘虏,魏军把他们全都释放遣送回去。 [7]

慕容宝从中山出发时,慕容垂已经患病。等到了五原后,拓跋派人守候在从中山来的那条路上,等待后燕的送信人路过,把他们一个个全部抓住。慕容宝等几个月都没有得到慕容垂的生活起居情况,拓跋却把俘虏的后燕信差带到河边,命令他隔河告诉慕容宝说:“你的父亲慕容垂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早点回去?”慕容宝等人听到后忧虑恐惧,士兵也惊骇不安。 [8]

拓跋派陈留公拓跋虔带领五万名骑兵驻扎在黄河东岸,派东平公拓跋仪带领十万骑兵屯据在黄河北岸,又派略阳公拓跋遵带领七万骑兵堵塞在后燕军队的南边。此时,后秦皇帝姚兴也派遣杨佛嵩带兵前来营救魏军。 [9]

燕魏两军互相对阵,僵持了二十多天,后燕赵王慕容麟的部将慕舆嵩等人认为慕容垂是真的死了,因此图谋进行叛乱,拥奉慕容麟为后燕皇帝。因此事泄漏,慕舆嵩等人都被慕容宝处死,慕容宝与慕容麟之间产生嫌隙怀疑。十月二十五日,因燕军内部互相猜疑,将士们无心恋战。慕容宝只好下令焚烧战船,趁夜撤军回国。当时黄河上的冰还没有冻住,慕容宝认为魏军一定不能渡过黄河来追击他们,就没有派出侦察部队。 [10]

十一月初三日,突然狂风四起,气温下降,黄河上的冰很快冻结,拓跋带兵过河,留下军用物资,挑选了二万多骑兵的精锐部队,火速追赶燕军。 [11] 魏军日夜兼程追赶,十一月初九日黄昏时分,魏军追至参合陂(位于今内蒙古凉城东边的岱海,一说位于今山西阳高)西边。这时,燕军在陂东,扎营在蟠羊山南面的河旁。拓跋连夜部署各个将领,偷袭燕军,让士卒们含着枚(古代行军打仗时,士卒含着用以防止喧哗的器具,形状像筷子),扎紧马口,暗中接近燕军。第二天清晨,魏军已经登上山头,下面对着燕军大营。燕军向东进发时,才发现漫山遍野都是魏军,燕军惊慌失措,混乱不堪。拓跋趁势驱兵攻击,燕军奔跑落水,人撞马踩,轧死淹死者数以万计。略阳公拓跋遵的部队横阻在逃亡燕军的前边,燕军四五万人立刻放下武器束手就擒,逃出去的也不过几千人。慕容宝等人都是单人匹马逃出,得以幸免。魏军杀死后燕右仆射、陈留悼王慕容绍,活捉鲁阳王慕容倭奴、桂林王慕容道成、济阴公慕容尹国等文武官员几千人,缴获的兵刃、衣甲、粮草、辎重等更是不计其数。 [12]

拓跋选择后燕被俘的大臣中有才可用的人,如代郡太守贾闰,贾闰的堂弟骠骑长史、昌黎太守贾彝,太史郎晁崇等留了下来。其余的打算全部都发给衣服粮食,放他们回家,希望用这样的恩德来博得后燕百姓的好感。中部大人王建对拓跋说,后燕国势强大,人口众多,这次动员全国力量来进攻,我们侥幸获得这么大的胜利,不如把这些人全部杀掉,后燕的内部就是一片空虚,以后再攻打他们也就容易多了。于是,拓跋下令把所俘的后燕将士全部活埋。 [13]

参合陂之战的失败,让慕容宝深感耻辱,于是请求慕容垂再次出兵进攻北魏。慕容德鼓动慕容垂说:魏军取得参合陂的胜利,必然轻视太子无能;只有挫败魏军的锐气,才能长燕军的志气。 [14-15] 于是,登国十一年(396年)三月二十六日,慕容垂留下慕容德守卫中山,亲自率领大军再次向北魏进攻。这次,燕军改变行军路线:慕容宝、慕容农从北路进军,慕容隆从西路进军,慕容垂从中路翻越恒山,凿通山道,三路同时向云中进军。 [16]

北魏陈留公拓跋虔统领的部落约三万多户人家镇守在平城。慕容垂来到猎岭,让辽西王慕容农、高阳王慕容隆作为前锋部队突袭拓跋虔。这时,燕军因刚遭到惨败,都很畏惧魏军,只有慕容隆统辖的龙城部队勇敢果决,个个争先。拓跋虔平素经常不注意戒备,闰三月十二日,燕军来到平城,拓跋虔才发觉,仓促之中率领部下出来接战,战败而死。燕军收编了他的部落。拓跋听到这个消息后,大为震惊恐惧,打算放弃都城逃走,其他部落听说拓跋虔的死讯,都产生二心。拓跋不知所措。 [17]

慕容垂率军路过参合陂时,看到那里依然尸骸堆积如山,于是祭奠死难者,军士们都放声恸哭,哭声震撼山谷。慕容垂见此惨状,心里既惭愧,又愤怒,因而吐血得病,停驻在平城西北部三十里远的地方。慕容宝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带兵从前方撤回。燕军里有叛逃的人,跑到北魏说:“慕容垂已经死了,用车拉着他的尸首。”拓跋打算追击燕军,又听说平城已经沦陷,就带着部队回到阴山。 [18] 慕容垂在平城居住十天,病势却反而加重,在此兴筑燕昌城,便班师回朝。四月初十日,慕容垂在回师路过上谷的沮阳的途中去世。 [19]

慕容垂死后,慕容宝继位,后燕内部互相倾轧,力量削弱。皇始元年(396年)八月,拓跋率领四十万大军,南出马邑,越过句注,大举进攻后燕。 [20] 皇始二年(397年),攻占后燕都城中山。天兴元年(398年),拓跋迁都平城 [21] ,此后,北魏相继消灭了胡夏 [22] 、北燕 [23] 、北凉 [24] 等政权,统一了北方,结束了北方长期分裂的局面,北方各族人民进入了一个和平发展阶段。

此战,后燕军恃强轻敌,犯兵家大忌。北魏军正确判断敌我态势,采取示弱远避,待疲而打的后发制人策略;采取心理战术,动摇、瓦解敌人军心;趁后燕军撤退时勇猛追击,奋力拼杀,终获全胜。从此改变了两国力量对比,后燕日渐衰落,北魏势力进入中原。 [1]


相关文章推荐:
凉城 | 后燕 | 慕容宝 | 拓跋 | 凉城 | 匈奴 | | 鲜卑 | 五胡十六国 | 慕容垂 | 燕元 | 后燕 | 登国 | 拓跋什翼犍 | 拓跋 | 和林格尔 | 慕容宝 | 慕容农 | 慕容麟 | 慕容德 | 慕容绍 | 高湖 | 孱弱 | 许谦 | 后秦 | 拓跋虔 | 拓跋仪 | 拓跋遵 | 姚兴 | 杨佛嵩 | 慕容麟 | 凉城 | 慕容倭奴 | 贾彝 | 晁崇 | 王建 | 慕容德 | 恒山 | 拓跋虔 | 慕容农 | 慕容隆 | 倾轧 | 皇始 | 天兴 | 胡夏 | 北燕 | 北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