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曹成公

曹成公,姬姓,曹氏,名负刍。春秋时期曹国第十九任君主,曹宣公之子,杀太子而立,在位二十三年(前578年-前555年)。在位期间,晋楚争霸,成公亲近晋国,屡次跟随晋国会盟征战。

曹宣公十七年(公元前578年),夏天,晋厉公、齐灵公、宋共公、卫定公、曹成公、郑成公、曹宣公、邾定公、滕文公会盟,讨伐秦国。五月,曹宣公在军中逝世。曹国公子负刍留守,公子欣时去迎接曹宣公尸体。 [1]

秋季,公子负刍杀了曹宣公的太子,而自立为君,诸侯请求讨伐他。晋国认为公子负刍在和秦国作战中有功劳,请求等到以后再讨伐。

冬季,安葬曹宣公。安葬以后,子臧准备逃亡,曹国人都打算跟随他逃亡。曹成公才感到恐惧,承认罪过,并请求子臧留下。子臧回到都城,把自己的封邑还给曹成公。 [2]

曹宣公二年(公元前576年),春季,晋厉公、卫献公、郑成公、曹成公、鲁成公、宋国世子成、齐国国佐、邾大夫在戚地相会,讨伐曹成公。将曹成公抓住送到京师。《春秋》记载“晋侯执曹伯”,这是由于曹成公对百姓有罪过。凡是国君对百姓无道,诸侯讨伐并且抓住他,就说“某人执某侯”,否则就不这样记载。

诸侯想让子臧进见周王,进而立他为国君。子臧辞谢说:“古书上说:‘圣人通达节义,其次保守节义,最下失去节义’。做国君,不合于我的节义。我虽然比不上圣人,又怎么能失去节义呢?”于是逃往宋国。

曹成公三年(公元前575年),秋天,六月,国人向晋国请求说:“自从我先君宣公去世,国内的人说:‘怎么办呢?忧患还没有消除。’而贵国又讨伐我寡君,使得主持曹国国政的重要人物子臧逃亡,这是在大举削弱我们曹国。大概是先君有罪吧?可如果有罪,那君王又让他参加盟会了。君王正因为不丢弃德行和刑罚,所以领袖诸侯,难道唯独对敝邑丢弃?谨在此私下向君王表达真情。”

七月,国人再次向晋国请求。晋厉公对子臧说:“你返回曹国,我便送回你们国君。”子臧回去,曹成公回到国内,子臧把他全部的封邑、卿的职位交出去而不再出仕。 [3]

曹成公四年(公元前574年),夏季,五月,晋厉公、齐灵公、宋平公、卫献公、曹成公、鲁成公、尹子、单子、邾大夫联合攻打郑国,从戏童打到曲洧。六月,诸侯在柯陵结盟,重温戚地的盟约。冬季,诸侯进攻郑国。十月,将郑国围住。楚国公子申救援郑国,军队驻扎在汝水边上。十一月,诸侯退兵。

曹成公六年(公元前572年),春季,正月,晋国、宋国、卫国、鲁国、曹国、莒国、邾国、滕国、薛国的军队包围宋国彭城。彭城已经不属于宋国的地方了,《春秋》所以这样记载,这是追记以前的情况。当时为宋国讨伐鱼石,所以仍称宋国,而且反对叛变者,这是宋国人的意志。彭城投降晋国,晋国带回在彭城的五个宋国大夫,安置在瓠丘。齐国没有在彭城会合,晋国因此讨伐齐国。二月,齐太子光到晋国做人质。 [4] 夏五月,晋韩厥、荀偃率领诸侯的军队攻打郑国,进入郑都外城,在洧水边打败了郑国的步兵。这时候东方诸侯的军队驻扎在地,等待晋军。晋军从郑国带领驻扎在地的军队侵袭楚国的焦地、夷地及陈国,晋悼公、卫献公驻扎在戚地,作为后援。九月,周简王逝世,其子姬泄心即位,是为周灵王。

曹成公七年(公元前771年),秋季,晋国荀、宋国华元、卫国孙林父、鲁国仲孙蔑、曹国大夫、邾国大夫在戚地会见,商讨如何征服郑国。冬季,诸侯再次在戚地会见,齐国崔武子和滕国、薛国、小邾国的大夫都参加会见。

曹成公十年(公元前568年),九月,晋悼公、宋平公、陈哀公、卫献公、郑僖公、鲁襄公、曹成公、莒子、邾子、滕成公、薛伯、齐世子光、吴国大夫、国大夫在戚地结盟,会见吴国大夫,同时晋悼公又命令诸侯出兵戍守陈国。冬季,诸侯派兵戍守陈国。子囊进攻陈国。十一月,鲁襄公和晋悼公、宋平公、卫献公、郑僖公、曹成公、齐世子光在城棣会合,救援陈国。

曹成公十二年(公元前566年),冬季,楚国的子襄包围陈国,晋悼公、宋平公、陈哀公、卫献公、鲁襄公、曹成公、莒子、邾子在地会见,救援陈国。

曹成公十四年(公元前564年),冬季,十月,晋悼公、宋平公、鲁襄公、卫献公、曹成公、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进攻郑国。十一日,鲁国季武子、齐国崔杼、宋国皇郧与晋国荀、士进攻门;卫国北宫括、曹国大夫、邾国大夫和晋国荀偃、韩起进攻梁门;滕国、薛国和晋国栾、士鲂进攻北门;杞国、国和晋国赵武、魏绛砍伐路边的栗树。十五日,军队驻扎在汜水边上,于是传令诸侯说:“修理作战工具,备好干粮,送回老人和小孩,让病人住在虎牢,赦免错误,包围郑国。”十一月,郑国顺服,诸侯在戏地结盟。

曹成公十五年(公元前563年),春季,晋悼公、宋平公、鲁襄公、卫献公、曹成公、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太子光在地会见吴王寿梦。三月癸丑,齐高厚作为太子光的相礼与诸侯先在钟离相会。夏四月戊午,在地相会。秋季,晋悼公、宋平公、鲁襄公、卫献公、曹成公、莒子、邾子、齐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发兵攻郑国。诸侯的军队修筑虎牢城墙并戌守虎牢。十一月,诸侯的军队绕过郑都向南开进,到达阳陵。乙未,诸侯的军队回兵,侵袭了郑国北部边境后回国。

曹成公十六年(公元前562年),四月,晋悼公、宋平公、鲁襄公、卫献公、曹成公、齐世子、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联军进攻郑国。六月,诸侯在北林会见,军队驻扎在向地。又转向西北,驻扎在琐地。包围郑国,在南门外显示军力。又有军队从西边渡过济隧。郑国人畏惧,就向诸侯求和。秋季,七月,各诸侯和郑国在亳地结盟。九月,诸侯用全部兵力再次进攻郑国。联军在东门外示威,郑国人派王子伯骈求和。

曹成公十九年(公元前559年),春季,晋悼公、宋平公、鲁襄公、卫献公、曹成公、郑国公、莒国、邾国、滕国、薛国、杞国、小邾国在向地和吴国相会,是替吴国策划如何对付楚国。

吴王诸樊这时已经服丧期满,打算立季扎为国君。季扎推辞说:“曹宣公死的时候,诸侯及曹国人不支持曹成公,打算立子臧为国君。子臧离开了曹国,因此原计划没有实施,以成全了曹成公。君子说子臧‘能够保持节操’。您是合法的继承人,有谁胆敢冒犯你?做国君,不合乎我的节操。我虽然没有才能但愿意追随子臧,以不失节操。”诸樊坚持要立他为国君,他离开了家室而去种田,诸樊才不勉强他。

夏季,四月,鲁叔孙豹、晋荀偃、齐国大夫、宋国大夫、卫北宫括、郑公孙虿、曹国大夫、莒国大夫、邾国大夫、滕国大夫、薛国大夫、杞国大夫、小邾国大夫攻打秦国,报复栎地之战。

曹成公二十一年(公元前557年),晋平公、鲁襄公、宋平公、卫献公、郑简公、曹成公、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在梁会见。晋平公命令诸侯退回互相侵占土地。

曹成公二十二年(公元前556年),春季,卫国孙蒯在曹国的曹隧(今山东菏泽北)打猎,在重丘(今山东茌平西)上让马喝水,并且打破重丘人汲水的瓶子。重丘人关起门来骂他,说:“亲自赶走你的国君,你的父亲做了坏事。你不为这个担忧,为什么来打猎?”夏季,卫国的石买、孙蒯率兵进攻曹国,占取了重丘。曹国人向晋国提出控诉。

曹成公二十三年(公元前555年),夏季,晋国人在长子拘捕了卫国的行人石买,在纯留拘捕了孙蒯,这是因为他侵略曹国的缘故。冬季,十月,鲁襄公和晋平公、宋平公、卫殇公、郑简公、曹成公、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在鲁国济水上会见,重温梁的盟誓,一起进攻齐国。鲁成公在军队里逝世,公子胜继位,是为曹武公。 [5]

曹武公元年(公元前554年),春季,安葬成公。 [5]

祖父:曹文公

父亲:曹宣公

正室:张夫人

哥哥:太子某

弟弟:公子欣时

庶弟:公子首

嫡子:曹武公

嫡孙:曹平公

《左传成公十三年》:五月丁亥,晋师以诸侯之师及秦师战于麻隧,秦师败绩,获秦成差及不更女父。曹宣公卒于师。六月,曹人使公子负刍守,使公子欣时逆曹伯之丧。秋,负刍杀其大子而自立也,诸侯乃请讨之,晋人以其役之劳,请俟他年。冬,葬曹宣公。既葬,子藏将亡,国人皆将从之。成公乃惧,告罪,且请焉。乃返,而致其邑。 [2]

《左传成公十五年》:春,会于戚,讨曹成公也。执而归诸京师。书曰:“晋侯执曹伯。”不及其民也。凡君不道于其民,诸侯讨而执之,则曰谋人执谋侯。不然,则否。诸侯将见子臧于王而立之,子臧辞曰:“前志有之,曰:‘圣达节,次守节,下失节。’为君,非吾节也。虽不能圣,敢失守乎?”遂逃,奔宋。

《左传成公十六年》:曹人请于晋曰:“自我国先君宣公即世,国人曰:‘若之何忧犹未弭?’而又讨我寡君,以亡曹国社稷之镇公子,是在大泯曹也。先君无乃有罪乎?若有罪,则君列诸会矣。君唯不遗德刑,以伯诸侯,岂独遗诸鄙邑?敢私布之。”七月,曹人复请于晋,晋侯谓子臧:“反,吾归而君。”子臧反,曹伯归。子臧尽致其邑与卿而不出。 [3]

《左传成公十七年》:夏五月,公会尹武公、单襄公及诸侯伐郑,自戏童至于曲洧。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寻戚之盟也。冬,诸侯攻打郑国,十月庚午,围郑。十一月,诸侯还。

《左传襄公元年》:春己亥,围宋彭城,非宋地,追书也。于是为宋讨鱼石,故称宋,且不登叛人也,谓之宋志。夏五月,晋韩厥、荀偃帅诸侯之师伐郑,入其郛,败其徒兵于洧上。于是东诸侯之师次于,以待晋师。晋师自郑以之师侵楚焦、夷及陈,晋侯、卫侯次于戚,以为之援。 [4]

《左传襄公二年》:秋七月,会于戚,谋郑故也。冬,复会于戚,齐崔武子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会,知武子之言故也。遂城虎牢,郑人乃成。

《左传襄公五年》:九月丙午,盟于戚,会吴,且命戍陈也。十一月甲午,会于城棣以救之。

《左传襄公七年》:楚子囊围陈,会于以救之。

《左传襄公九年》:冬十月,诸侯伐郑。庚午,季武子、齐崔杼、宋皇郧从荀、士门于门,卫北宫括、曹人、邾人从荀偃、韩起门于师之梁,滕人、薛人从栾、士鲂门于北门,杞人、人从赵武、魏绛斩行栗。甲戌,师于汜,令诸侯曰:“修器备,盛糇粮,归老幼,居疾于虎牢,肆眚,围郑。”郑人恐,乃行成。十二月己亥,同盟于戏,郑服也。

《左传襄公十年》:春,会于,会吴子寿梦也。三月癸丑,齐高厚相大子光以先会诸侯于钟离。夏四月戊午,会于。秋九月,诸侯攻打郑国。诸侯之师城虎牢而戌之。十一月,诸侯之师还郑而南,至于阳陵。乙未,诸侯之师还,侵郑北鄙而归。

《左传襄公十一年》:四月,诸侯伐郑。六月,诸侯会于北林,师于向,右还,次于琐,围郑。秋七月,同盟于亳。九月,诸侯悉师以复伐郑。十二月戊寅,会于萧鱼。

《左传襄公十四年》:春,会于向,为吴谋楚故也。吴子诸樊既除丧,将立季扎。季扎辞曰:“曹宣公之卒也,诸侯与曹人不义曹君,将立子臧。子臧去之,遂弗为也,以成曹君。君子曰‘能守节。’君,义嗣也,谁敢奸君?有国,非我节也。札虽不才,愿附于子臧,以无失节。”故立之。弃其室而耕。乃舍之。夏,诸侯之大夫从晋侯伐秦,以报栎之役也。

《左传襄公十六年》:春,(晋)平公即位,警守而下,会于梁。命归侵田。

《左传襄公十七年》:春,卫孙蒯田于曹隧,饮马于重丘,毁其瓶。重丘人闭门而之,曰:“亲逐而君,尔父为历。是之不忧,而何而田为?”夏,卫石买、孙蒯伐曹,取重丘。曹人于晋。

《左传襄公十八年》:夏,晋人执卫行人石买于长子,执孙蒯于纯留,为曹故也。冬十月,会于鲁济,寻梁之言,同伐齐。

《史记卷三十五管蔡世家第五》:宣公十七年卒,弟成公负刍立。成公三年,晋厉公伐曹,虏成公以归,已复释之。五年,晋栾书、中行偃使程滑弑其君厉公。二十三年,成公卒,子武公胜立。 [6]

《史记索隐》按左传:成十五年,晋厉公执负刍,归于京师。晋立宣公弟子臧,子臧曰“圣达节,次守节,下失节。为君非吾节也”。遂逃奔宋。曹人请于晋。晋人谓子臧“反国,吾归而君”。子臧反,晋於是归负刍。


相关文章推荐:
曹国 | 曹宣公 | 曹宣公 | 公子欣时 | 子臧 | 晋厉公 | 卫献公 | 公子申 | 莒国 | 周灵王 | 寿梦 | 曹隧 | 重丘 | 曹文公 | 曹宣公 | 公子欣时 | 公子首 | 曹武公 | 曹平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