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凤凰县

凤凰,隶属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处湖南省西部边缘,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西南角,东与泸溪县接界,北与吉首市、花垣县毗邻,南靠怀化地区的麻阳苗族自治县,西接贵州省铜仁地区的松桃苗族自治县。介于东经109°18′-109°48′,北纬27°44′-28°19′之间,南北长66千米,东西宽50千米,总面积为1759.1平方千米。约为湖南省面积的0.84%,占全州面积的8.12%。

凤凰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首批中国旅游强县,国家AAAA级景区,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所辖八县市之一,史称“西托云贵,东控辰沅,北制川鄂,南扼桂边”。历史悠久,凤凰古城内明清建筑保留完好,有县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85处,其中国家级2处、省级8处;全县共有古遗址116处,特色民居120多栋,珍贵馆藏文物和各类珍稀化石1万多件,是西南地区现存文物古迹最多的县市之一。

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下辖13个镇、4个乡 ,常住人口33.97万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81.0267亿元,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9.0724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11.0820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60.8723亿元,三次产业结构为11.2:13.7:75.1,按常住人口计算,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23852元。 第七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单位)。

《凤凰厅志》记载,夏、商、殷、周以前,这里即为"武山苗蛮"之地。

战国时期,属楚疆域。秦昭王三十年(前277年)建黔中郡。

秦王赢政统一中原后,把其所辖的广大地域划分为36郡,凤凰所在的黔中郡即为其一。

汉高祖五年(前202年)更黔中郡为武陵郡,后几经变革,西汉期间凤凰归辰阳县辖。

西晋归镡成县,东晋改归舞阳县,但一直属武陵郡管辖。

《元和郡县志》记载,唐垂拱二年(686年)“在坡山西址设渭阳县”,并载“山甚高,百姓食坡山溪水”。坡山即指凤凰山,坡山西设县城,据考,古县城址就是今黄丝桥古城。古渭阳县址属锦州卢阳郡。

元时,统治者为了稳固政权,在渭阳境内设五寨司,五寨长官司驻镇竿。

明隆庆三年(1569年),在凤凰山设凤凰营,正德八年(1513年)设镇竿守备。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移麻阳参将驻镇竿城。

清顺治三年(1646年)设镇竿协副将,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升协为镇,镇竿成为清朝全国六十二镇之一。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废土司,置凤凰营于今县城,移辰沅靖道驻镇竿。镇竿成为全国八十九道之一。雍正七年(1729年),于湘西北设永顺府,辰沅靖道改为辰沅永靖兵备道,镇、道员均住凤凰、治辖范围覆盖整个大湘西二十余州县厅,据载,为全国八大兵备道之一。乾隆五十三年(1791年)改凤凰营为厅(散厅),升通判为同知;嘉庆二年(1797年)升散厅为直隶厅。

中华民国二年(1913年)改厅为县,称凤凰县,相沿至今。

截至2018年,凤凰县下辖13个镇、4个乡。凤凰县人民政府驻沱江镇。

统计用区划代码

名称

433123101000

廖家桥镇

433123104000

茶田镇

433123105000

吉信镇

433123107000

腊尔山镇

433123108000

禾库镇

433123109000

沱江镇

433123110000

阿拉营镇

433123111000

木江坪镇

433123112000

山江镇

433123113000

落潮井镇

433123114000

新场镇

433123115000

子坪镇

433123116000

千工坪镇

433123204000

水打田乡

433123205000

林峰乡

433123216000

麻冲乡

433123220000

两林乡

凤凰县地处湖南省西部边缘,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西南角,东与泸溪县接界,北与吉首市、花垣县毗邻,南靠怀化地区的麻阳苗族自治县,西接贵州省铜仁地区的松桃苗族自治县。介于东经109°18′-109°48′,北纬27°44′-28°19′之间,南北长66千米,东西宽50千米,总面积为1759.1平方千米。约为湖南省面积的0.84%,占湘西州面积的8.12%。

凤凰县地形复杂,东部及东南角的河谷丘陵地带为第一级台阶,以低山、高丘为主、兼有岗地及部分河谷平地、地表切割破碎,谷狭坡陡。一般海拔在500米以下,包括竿子坪、吉信、木江坪、官庄、南华山,新场、廖家桥、水打田、林峰、沱江镇等地,最低的水打田乡竹子坳海拔170米。地表物质以红岩为主,夹有部分石灰岩、面岩。气候较温暖。

从东北到西南的中间地带为第二级台阶,海拔500-800米,包括茨岩、茶田、阿拉营、落潮井、麻冲、都里、千工坪、山江、木里、及三拱挢的一部分,以中低山和中低山原为主,地势较平缓开阔,谷少坡缓、垅田较多,石灰岩广布,天坑溶洞甚多,气候适中。

西北部中山地带为第三级台阶。海拔在800米以上,包括米良、柳薄、禾库、两林、腊尔山及三拱挢的一部分。这些地方,地表组成物质石灰岩占95%,地表起伏和缓,坡度在5-20度之间。边缘地带,峰峦连绵,谷深坡陡,为中山类型。气候较寒冷。

凤凰属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性气候,但西北中山山原却有北亚热带的性质。由于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差异,气候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型是西北高寒山区(腊尔山区和山江区的北半部),海拔700米以上;第二类型是较暖区(吉信区和城郊区的南部地区)其余地区是第三类型,界于两类之间。高寒山区和较暖区气温一般相差5-6℃,节气相差15天左右。

云量

全县处于全国多云中心区的边缘,年平均云量在8成以上,年平均雾日达35天,因此日照偏少,处于全国低照度中心区及湘西北低值中心区,但仍足以满足作物正常生长的需要。

气温

全县处于湘西低热区,年平均气温为15.9度,大于等于35度日数全年仅10.5天,日照差年平均8.3度。

降水

凤凰县位于云贵高原东侧少雨地区,历年平均降雨量仅1308.1毫米,年降水量为州内最少,也是全省少雨区之一。但由于山区阴地形对暖温气流的阻滞和抬升作用。腊尔山区的旱情往往比城郊区为轻。

凤凰县冬季盛吹偏北风,夏季盛吹偏南风。所以受大气环流的影响,表现为最明显的季风环流。

凤凰县水系属于长江水系,经洞庭湖上溯为沅水系,再上溯分属武水或辰水水系。县境内大小河流溪沟156条,总长709千米。河流由西南向东北呈树枝状分布,流域面积在10平方千米以上或干流长5千米以上的有40条。主要河流有四条。

沱江

凤凰县境内最大的河流,为武水一级支流,上有二源:北源为乌巢河,发源于禾库都沙南山峡谷中,滩险流急,天雨水涨,行旅多阻。沱江从西至东横贯县境中部地区,流经腊尔山、麻冲、落潮井、都里、沱江镇、官庄、木江坪等乡镇。在县境长96.9千米,流域面积为732.42平方千米。多年平均流量11.89立方米/秒,自然高差533米。

万溶江

在凤凰县北,为武水二级支流。在县内流经山江、木里、吉信、三拱桥、竿子坪等乡镇,长38.7千米,流域面积290.2平方千米,多年平均流量6.5立方米/秒,自然高差551米。

白泥江

又名白岩江,为辰水一级支流,发源于凤凰县杨家寨。在县境内长约36.1千米,流域面积340.26公嚅。多年平均流量7.53立方米/秒,自然高差302米。

2018年,凤凰县县耕地保有量34174公顷,基本农田保有量为27559公顷。全年年建设用地占用耕地面积781.3亩,补充耕地指标1448.9亩(水田指标929.9亩,旱地指标519亩)。林业用地面积110847.6公顷,有林地面积达75703.6公顷,全县活立木总蓄积量433.5736万立方米,全县有省级自然保护区2个,保护区面积17338公顷,其中两头羊保护区面积8838公顷,九重岩保护区面积8500公顷。森林覆盖率稳定在58%。

金属矿产

凤凰县已发现的黑色金属矿产主要为锰矿和钒矿。

1、锰矿:风凰县锰矿主要分布于齐良桥乡境内,赋矿地层为震旦系,共发现矿床(点)3处,远景储量超过2000万吨,潜在价值1.82亿元。

2、钒矿:凤凰县钒矿资源茶田镇和齐良桥乡,钒矿主要产于下寒武统牛蹄塘组底部的黑色薄层碳质页岩中。已发现矿床(点)3处,探有储量的有1处,即齐良乡东方红钒矿,其储量为0.72万吨,潜在价值30多亿元。

非金属矿产

凤凰县境内发现的非金属矿产多达12种,探明储量的非金属矿产主要有磷矿、饰面石材、水泥灰岩、硫铁矿等,有巨大找矿潜力的有大理石、白云岩、水泥灰岩、含钾页岩、石英砂岩、建筑砂石等。此外,金刚石、石英砂岩和建筑砂石等矿产也具有一定的找矿潜力。

1、磷矿:县域内磷矿资源主要分布在水打田乡。矿床主要赋存于上震旦统陡山沱组。已知矿床点1处,探明储量的矿产地1处,探明储量7.032万吨,保有资源储量7.032万吨,潜在价值0.034亿元。

2、饰面石材:凤凰县饰面石材资源丰富,以大理岩为主,主要分布在禾库、吉信、木江坪、千工坪、齐良桥、林峰等乡镇,产出地层主要有寒武系、奥陶系。探明储量的矿床1处,保有资源储量1750万立方米,潜在价值70.00亿元。

3、水泥灰岩:县域内水泥灰岩资源丰富,主要分布在两林、禾库、木江坪、齐良桥等乡镇,己知矿床(点)4处,主要产于下寒武统清虚洞组、下奥陶统南津关组中。累计探明储量1263万吨,保有资源储量1662万吨,潜在价值3.7838亿元。

4、硫铁矿:主要分布在腊尔山镇和林峰乡,已知矿产地2处,探有储量的有2处,保有资源储量10.584万吨,潜在价值0.081亿元。

5、含钾页岩:县域内含钾页岩资源丰富,主要分布在板畔、齐良桥、腊尔山、三拱桥、杆子坪等乡镇,产出地层主要为寒武系,己知矿床(点)14处,累计探明储量1.0265亿吨,保有资源储量1.0265亿吨,潜在价值51.3230亿元。

6、电石灰岩:县域内电石灰岩资源丰富,主要分在两林乡,产出地层有中上寒武统及奥陶系,已知矿床(点)I处,探明储量2.5822亿吨,保有资源储量2.5822亿吨,潜在价值6.4605亿元。

能源矿产

凤凰县已发现的能源矿产有煤、石煤二种。

1、煤:县内煤系地层不发育,主要分布在木里乡、水打田乡境内。县内己知煤矿点3处,其潜在价值不大。

2、石煤:县内石煤分布在水打田乡、林峰乡、南华山林场、齐良桥乡境内,赋矿地层为下寒武统牛蹄塘组,矿床(点)有7处,其中有2处小型矿床,石煤是国家限制矿种,还因县域内石煤伴生有钒、铀、钍等有毒或放射性元素,且燃烧值偏低(8502017大卡/千克),有待综合开发利用。

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总人口43.1万人,常住人口33.97万人(城镇人口13.78万人,乡村人口20.19万人,全县城镇化率为40.57%);在总人口中,少数民族人口34.10万人,占总人口的78.97%;在少数民族人口中苗族25.47万人,占总人口的59.1%。全县出生人口5113人、人口出生率为12.11‰,死亡人口2704人、死亡率为6.41‰,人口自然增长率5.7‰。

2018年,凤凰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81.0267亿元,增长3.8%。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9.0724亿元,增长3.7%;第二产业增加值11.0820亿元,下降6.9%;第三产业增加值60.8723亿元,增长6.0%。在全县地区生产总值中,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11:15.35:73.65调整为11.2:13.7:75.1。其中,工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72%。第一、二、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15.8%、-25.9%、110.1%。按常住人口计算,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23852元。

固定资产投资

2018年,凤凰县固定资产投资达69.3069亿元,增长13.1%(小口径),其中城镇固定资产投资60.0152亿元,增长3.5%。教育、卫生投资3.0651亿元,同比下降14.6%。全年在建项目98个,其中:投资项目90个,房地产项目8个。

财税收支

2018年,凤凰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2.5776亿元,同比增长4.33%,其中,地方预算收入8.5846亿元,同比增长6.38%;上划中央收入3.1910亿元,同比下降0.54%;上划省级收入8018万元,同比增长3.13%。全县税收收入9.0350亿元,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为71.83%。

2018年,凤凰县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总支出38.0229亿元,增长5.09%。其中:民生支出26.4102亿元,同比增长8.2%,占财政总支出的69.46%。从财政预算重点支出项目看,一般公共服务支出3.6084亿元,同比下降0.87%;教育支出7.0231亿元,同比增长0.68%;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4.9543亿元,同比增长2.63%;医疗卫生和计划生育支出3.7735亿元,同比增长15.39%。

人民生活

2018年,凤凰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696元,增长8.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129元增长10.8%;城乡居民家庭消费总支出12039元,居民文教娱乐服务支出1857.08元,占消费总支出的15.43%。

2018年,凤凰县实现农林牧渔业总产值15.602亿元,增长3.7%,其中农、林、牧、渔业、农林牧渔服务业总产值分别为10.9128亿元、5347.7万元、3.7622亿元、1470.9万元、2451.4万元,分别增长4.1%、4.3%、2.6%、3.5%、8.9%。完成8个绿色食品认证。

种植业

2018年,凤凰县粮食作物播种面积40.65万亩,粮食总产量12.5042万吨,增长4.15%。油料作物播种面积10.86万亩,增长9.21%。药材、蔬菜、茶叶、柑桔、猕猴桃、产量分别达到699吨、85636吨、17吨、75269吨、28005吨。

林业

2018年,凤凰县共完成造林绿化44652.7亩。其中:石漠化综合治理造林14436.5亩、国家森林城市创建绿化2916.2亩、青山抱古城大苗栽植和补植300亩。组织万人义务植树活动,全年义务种植树苗15000株,为城乡添绿300亩。

畜牧业

2018年,凤凰县猪、牛、羊、家禽出栏分别达17.75万头、0.61万头、2.43万只和52.89万羽。

渔业

2018年,凤凰县水产品产量2339吨。

工业

2018年,凤凰县工业增加值下降10.2%,其中规模工业增加值9790万元,下降13.2%。规模工业分企业类型看:国有企业增加值2978万元,下降3.5%、股份制企业增加值6812万元,下降72.5%,其中省级以上产业园区(含集中区)增加值1754万元,下降83.6%,非公有制企业增加值6812万元,下降72.5%。全年规模工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2113万元,同比下降66.5%,实现利税585万元,下降91.9%。全年规模工业产销率为88%。

建筑业

2018年,凤凰县全社会建筑业总产值23742.4万元,下降6.2%。全县资质建筑企业房屋建筑施工面积48.8647万平方米,增长247.1%;房屋建筑竣工面积66555平方米,下降43.8%;本年商品房销售面积(注册地口径)10.7483万平方米,下降14.2%。 

国内贸易

2018年,凤凰县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4.4272亿元,增长10%,其中批发业零售额7.6303亿元,增长7.1%;零售业零售额28.228亿元,增长9.3%;住宿业零售额2.2815亿元,增长6%;餐饮业零售额16.2874亿元,增长13.2%。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城镇零售额40.7146亿元,增长10.9%;乡村零售额137126亿元,增长7.3%。

房地产业

2018年,凤凰县房地产投资7.5166亿元,增长130.4%。全年商品住宅投资5.6432亿元,占房地产开发投资75%。

邮电通信

2018年,凤凰县邮政业务总量3486.29万元(2010年不变价),邮政业务收入3243.84万元。行业主要服务营业网点26处,其中快递营业网点18处;全年农村投递路线长度1806.81千米,城市投递线路395.46千米;快递业务量50.33万件,其中国内同城快递0.4万件,国内异地快递49.93万件,快递收入307.16万元。全年电信业务总量11.5606亿元(2010年不变价),年末固定电话用户1.04万户,固定电话普及率为3.07部/百人;移动电话用户25.72万户,移动电话普及率为75.72部/百人;年末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达6.04万户,互联网普及率61.88%。

旅游业

2018年,凤凰县共接待中外游客1800.12万人次(其中乡村游接待游客615.73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70.22亿元(其中乡村实现旅游收入8.853亿元),分别增长19.21%和20.72%;门票收入达1.3828亿元,同比下降51.73%。飞水谷景区创建为国家3A景区,申报国家1A级旅游厕所9座、国家2A级旅游厕所21座。凤凰记忆、听涛公园、军历史博物馆、沱江下游游步道等一批休闲体验、文化展示项目相继建设完成。开展旅游市场“利剑行动”、“百日会战”等行动,组织“中国凤凰苗族银饰服饰文化节”等主题活动,参加中国国际旅游交易会、“寻美张吉怀,邀约全世界”等宣传推介活动,在2018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凤凰获“最受欢迎全域旅游目的地”称号,《小城凤凰》走进国家义务教育语文课本。全年共受理游客投诉282起,挽回经济损失152917元,投诉处理率达100%,游客满意率达100%。

金融业

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132.2亿元,下降4.6%。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84.3亿元,增长11.4%。

保险业

2018年,凤凰县保险保费收入2.1726亿元,增长7.26%;在保费收入中财产保险保费收入1.2058亿元(占55.5%),人寿保险保费收入9668.12万元(占44.5%)。

2018年,凤凰县通车公路里程1548.69千米。

2018年,凤凰县全社会货物运输量31.33万吨,货运周转量6045.36万吨千米;旅客客运量821.18万人,客运周转量53542.3万人千米。

2018年,凤凰县完成专利申请29件,授权51件;培育高新技术企业3家;组织扶贫专家服务团64名科技专家分别联系186个贫困村,科技人员覆盖贫困率达100%;培育特色优势产业2个,建设科技扶贫载体3个以上,建设科技支撑平台1个;协助企业申报省州科技项目17个,已立项10个,获得专项资金共计231万元。

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各级各类学校250所,其中:普通高中3所,初级中学18所,小学146所,中等职业学校2所,特殊教育学校1所,幼儿园80所。全县小学入学率为100%,初中入学率为99.48%。全县平均每万人口在校学生数分别为普通高中140人、初中345人、小学736人、幼儿园313人。

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有表演团体215个、文化馆1个、文化站17个、公共图书馆1个,农家书屋275个。共有文化市场经营企业85家,其中:印刷企业6家,书报刊经营17家,音像制品5家,美术工艺品店2家,电子游戏室5家,营业性演出场所5家,网吧45家。有广播电台1座,广播综合人口覆盖率为98%;有电视台1座,电视综合人口覆盖率为98%。组织12个电影放映队开展送电影活动,完成放映场次4713场次。实施“两馆一站”免费开放,县图书馆文献总藏量达到了21万余册,全年接待读者6万人次。农村广播“村村响”和直播卫星“户户通”正常运行。全年新列入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5类10项、代表性传承人19人、传习所(中心)4个;新申报州级非遗项目5个、非遗传承人4个;新增1名国家级传承人和3名省级传承人。受理审批网吧1家、KTV娱乐场所1家、书店4家、印刷企业1家、文艺表演团体1家,年检各类证件13家,办结率达到100%。全年检查文化经营单位3075家(次),收缴非法出版物18本(册),非法音像制品117本(册),网上立案55件,结案55件,给予警告45家(次),查处取缔1家(次)。

2018年,凤凰县举办了舞龙舞狮、花鼓、拔河、羽毛球、2018年中外自由搏击争霸赛、“南华里”杯端午龙舟赛、教体系统职工运动会、年首届太极拳交流表演赛、夏季篮球联赛、“角逐苗疆边墙,放飞脱贫梦想”首届登南长城比赛等各种体育赛事。体育彩票销售发行稳定攀升,完成体彩销售额1700万元。

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累计执业医师注册420人,累计执业助理医师注册252人,累计护士注册813人,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全县有综合医院37所,其中:中医院1所、妇幼保健院1所、民营医院8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个、乡镇卫生院26个。县级医院住院总人次27.78万人次,下转到乡镇卫生院人次为312人次(同比增长4.6%)。全县总诊疗人次19.9762万人次,县域内总诊疗人次18.697万人次,县域内就诊率93.59%,同比增长1.36%。全县住院共计65198人次,其中县域住院53224人次,占比为81.63%,同比提高了1.24%。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住院16859人次,住院总费用为7325万元,总费用报销6263.57万元,报销比例达85.51%。其中,县域内住院15216人次,住院总费用为5089万元,总费用报销4460.6万元,总费用报销87.65%。全县建档立卡户救治16859人次,其中县域内救治15216人次,县域内就诊率为90.25%。

2018年,凤凰县新增城镇就业2215人,其中: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1045人、就业困难对象再就业346人。新增创业担保贷款发放2220万元、创业主体827户,带动城乡就业1531人、带动城镇就业667人,年内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5%以内。

截至2018年末,凤凰县企业职工养老参保11176人(缴费人数6624人);机关事业单位在职人员养老参保9709人;失业保险期末参保13905人;工伤保险累计参保23005人。34.37万人参加城乡居民医保,参保率为97.8%,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应参保人数为89038人,实际参保人数为89038人,参保率为100%。全县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缴费12.3万人,累计为5.67万名城乡待遇人员发放养老金6983.95万元,按时足额社会化发放率100%;累计完成丧葬补助金发放1050人,金额42万元。

2018年,凤凰县城乡最低生活保障线分别提高至5160元/年和4200元/年,全县共有城镇低保对象2167户4948人、农村低保对象6670户21095人,全年发放城镇低保救助金2145.529万元、发放农村低保救助金4557.9545万元;城镇农村特困人员供养标准提高至6708元/年和4160元/年,全县共有城乡特困老人1079人,发放救助金552.8219万元;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分别提高至55元,共有符合“两补”政策残疾人7096人,发放两项补贴资金435.9085万元;集中供养及散居孤儿补助标准分别提高至1200元/月、800元/月,全县共有孤儿133人,发放补助资金149.04万元,同时凤凰县慈爱园开园,全县首批20余名孤儿实现集中供养;发放养老服务补贴16.672万元,投资17万元为全县“五类老人”购买意外伤害保险,发放高龄津贴70.77万元,百岁老人津贴发放8万元;向17个乡镇配送了16万斤大米,3400余床棉被,2800余件棉衣,2000余件食用油、方便面,同时下拨中央救灾救助资金452万元,积极帮助困难人群应对自然灾害。

2018年,凤凰县新出列65个贫困村,4239户17737人实现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4.89%。

2018年,凤凰县完成农村公路提质改造10.3千米,完成自然村通水泥(沥青)路222千米、安保工程485.1千米,完成危桥改造15座,完成农网改造升级22个村,全面解决饮水安全问题,行政村4G网络实现全覆盖,开通宽带网络254个村,全县135个贫困村实施户间道路硬化工程,完成了116个村户间道路硬化、66个村道路整改工作。完成建设村级综合文化服务中心64个、村电商服务站92个、标准化村卫生室6所、村党群服务中心74个。

2018年,凤凰县化学需氧量消减92.4吨,氨氮消减4.37吨;PM10平均浓度为61微克/立方米,PM2.5平均浓度为30微克/立方米;全年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334天,优良以上空气质量达标率为91.5%;Ш类或优于Ш类水质达标率为100%;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65.35%。

2018年,凤凰县共发生各类安全事故84起,死亡17人(同比上升750%),受伤88人(同比上升529%),其中生产经营性事故5起,死亡7人,受伤3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26.9万元。

又称秋社节、交秋节,这是湖南凤凰苗族人民的传统节日。在立秋时,当地群众停止干农活,穿上盛装,结伴成群,欢聚在传统的秋坡上,进行打秋千、吹笙、歌舞等娱乐活动。活动完毕时,由众人选出两位有声望的人装扮成“秋老人”,向大家预祝丰收和幸福。每年立秋日苗族同胞都要举行热闹的赶秋节。赶秋节,是苗族民间在秋收前或立秋前举行的娱乐、互市、男女青年交往与庆祝丰收即将到来等为内容的大型民间节日活动。在立秋日那天,当地群众停下手中的农活,穿上节日的盛装,结伴成群,从四面八方的村寨来到赶秋的集上,欢聚在秋坡上,观看吹笙、演戏、武术、舞狮子、耍龙灯、上刀梯等娱乐节目,并且亲自参与打秋千、打球等等娱乐活动,同时还进行物质交流,青年们则多利用这次一年一遇的机会物色对象、谈情说爱。赶秋节是苗族民间在秋收前或立秋前举行的娱乐、互市、男女青年交往与庆祝丰收即将到来等为内容的大型民间节日活动。

苗族青年婚前恋爱比较自由,青年们赶场、聚会,往往是男的两三个一伙,女的五六个一群,或坐在树荫下,或坐在草坪中,有说有笑。散场回家的路上则挑中意的对象,以歌表情,以歌结友,谓之“边边场”,整个过程充满浪漫情调,充满诗情画意。

唱苗歌是苗族表述心迹、传递情感的一种方式。苗歌博大精深、构式严谨、种类繁多。在或激越高亢或委婉缠绵中表情达意。青年男女苗歌唱答时陶醉在一种艺术氛围中,求含蓄多比兴,绝无淫词烂调;赶“边边场”必须避开同宗父老兄弟,偶而相遇也必须马上规避,否则将被视为大不敬;同姓男女皆为兄弟姐妹,不能谈情说爱,更不能通婚,同姓通婚将被视为大逆不道。

“四月八”是古代苗族祭祀先烈的盛典。每逢农历四月初八,苗族人民都要聚集到预定的地点跳鼓舞、对山歌、上刀梯、表演刀枪箭术,以表对先烈的怀念和继承先烈遗志的决心。传说远古时,凤凰县龙塘河跳花沟每逢四月八日,都要举办盛大歌舞会,苗族男女你唱我和,相伴而舞,自由恋爱。后来有一年,官家派人前来抢亲选美,拆散了对对恋人,糟踏了许多美貌少女。第二年的“四月八”,苗家青年早作准备,在官家派人抢亲时,奋起反抗,杀死了官家兵丁,但遭官府血腥镇压,苗家勇士全部战死。从此后,每年的“四月八”,苗家人民都要举行盛大活动以祭祀四月八殉难的先烈。

“六月六”是苗族祭祀祖先的节日。凤凰苗区有苗族青年天灵射杀皇帝的传说,这个传说与《苗族文学史》中的《田螺相公》内容完全相符。传说苗族英雄天灵,经三年苦练,一箭可射到京城皇帝的宝座上,功夫到家那天,为养精蓄锐,天灵早早就睡了,嘱咐母亲鸡叫头遍时叫醒他。谁知老母半夜后簸米,不经意拍响簸具,“拍拍”之声引起鸡叫,天灵听见鸡叫后急忙爬上将军山(山在贵州松桃、铜仁、湖南凤凰的交界处),弯弓对准京城方向就射。箭射中了皇帝的宝座,但皇帝尚未登殿。天灵因此被害,据说被害这天是六月六日。于是,每逢此日,苗胞便云集凤凰山下,吹哨呐、唱苗歌、跳鼓舞,祭奠先烈,祈祷吉祥,祈祷幸福,祈祷未来和希望。

爬刀梯和椎牛一样,是苗族还傩愿祭祀仪式中庄严神圣的程序之一,充分表现苗族人民祭祀祖先时心灵的虔诚和苗族人民向祖先祈祷时感情的真挚,具有十分神秘的苗族巫文化色彩。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部分苗巫师为了满足人们观感刺激的需要,逐渐将爬刀梯这一活动从祭祀程序中剥离出来,使之成为一项扣人心弦、引人入胜的观赏性艺术。

爬刀梯往往在空敞开阔的坪坝举行。先将一根高大坚实的木杆立在坝中,杆上呈梯级状插着数十上百把锋利无比的大刀,使整根木柱形成一架望去寒光闪闪、令人目眩心惊的刀梯。爬刀梯之前,都要由苗巫师先做法事。其时,牛角争鸣,苗巫师手端“法水”碗,先祭祀祖先及四方神灵,后用“法水”围着刀梯点洒,祈祷爬刀梯者平安无事。法事完毕,苗巫师赤脚踏着锋利的刀刃,一步一步爬上十数米高的木杆顶端。看上去惊险异常,但绝少见有挂红(见血)的。爬到刀梯顶端时,身手敏捷的苗巫师,常常用肚子顶住梯顶,手脚展开,宛若大鹏展翅,令人惊叹。更为神奇的是,爬刀梯不仅苗巫师及其徒弟可“爬”,如得允可,有胆量的观看者也可一试身手,绝对不会发生意外。试爬成功后,将刀抽下来试试刀锋,仍然锋利如初。

同爬刀梯一样,原来都是苗族还傩愿过程中向祖先表明心迹,祈求保佑的祭祀活动,因其惊险刺激且自成体系,久而久之便逐渐从祭祀活动中剥离出来,形成苗族独特的高难度的传统表演艺术。

踩火犁用的铁犁都是平常农村耕田耕地使用的铁犁。表演前,先将十数片铁犁放到旺炭火上烧红,而后取出,排成一排,远远看去,宛然一个长方形的燃得正旺的炭火坑。踩火犁开始,苗巫师光着脚板从灼红的铁犁上走过去走过来,悠闲自得,如履平地。

踩火犁表演近乎神话般神奇。前来观光的游客多有跃跃一试者,偷偷走拢苗巫师走过的铁犁用手触摸,还没摸着,手已烫不可耐,少数摸到的,往往被灼伤。其中神妙,围观之人叹为观止。

苗族花鼓舞艺术是一种原生态的民间艺术,它历史悠久,起源于前26002500年的黄帝与蚩尤大战中发明的一种战鼓。此战鼓到底是黄帝发明还是蚩尤发明,文献上没有记载。后来的民族学家们曾作过多次探索,各抒己见,众坛纷耘,一直没有定论。不管怎样,苗族花鼓的现实存在,其鼻祖应该是一种战鼓,它的用途即在杀的战场上擂响起到鼓舞士气,奋勇向前的激进号召作用。古战场上有击鼓进军,鸣金收兵之说,鼓即是生死战场的作战之用。战鼓后来转化为民间娱乐器具。相传苗族尊蚩尤为祖先,黄帝战败蚩尤并将之处死身首异处埋葬,苗族后裔便由中原地域向西南荒抚之地长途迁徙,战鼓于是带进了大山之中。之所以后来称之为花鼓,据探访许多花鼓老艺人们说,幼年时跟上辈人包罗〔即苗语:打花鼓〕,鼓装扮得很漂亮,鼓面上沾贴有许多鲜艳的花瓣,技高之人击鼓,套路有序,不会击落花瓣,这便要上乘的击技功夫,这是花鼓来源之一说。同时,称花鼓另有一种说法。花鼓击技手法繁多,好看,翻跃腾挪,彩绸飞舞,使人眼花乱,脑壳呆滞或不发达的人很难看得懂,只能意会好看,所以也说是花鼓。苗族花鼓舞艺术,击技舞蹈多缘于自然,系苗族人民在生产生活中的一种原始表露,与宫廷流传的“阳春白雪”有着很大的差别。

凤凰县境内名胜古迹众多,有国家级地质公园,以岩溶峡谷、峰林、溶洞、瀑布构造形成的综合地质遗迹景观。有“湘西边墙”中国南方长城。有省级风景名胜区四处(唐代垂拱年间的黄丝桥古城、华夏第二洞奇梁洞、飞檐斗拱的古建筑朝阳宫、沈从文故居)。自然保护区2处(国家级的南华山森林公园、省级的两头羊自然保护区)。2019年3月6日,中央宣传部、财政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中央宣传部 财政部 文化和旅游部 国家文物局关于公布《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第一批)》的通知》凤凰县名列其中。

东门城楼

位于城东,紧靠沱江,原名"升恒门",为凤凰古城四大城门之一。东门城楼始建于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城门下部由紫红砂岩砌成,上部城楼则用古砖砌筑。城门宽3.5米,高4米,呈半圆拱,两扇城门都用铁皮包裹,用圆头铁钉密钉,牢实坚固。城墙修筑全部用红砂条石,精工细钻,规格一致,城墙厚0.8米,下部内外两侧用条石加石灰浆砌成,中间填以碎石粘土,层层夯实;顶部的中间填充物改为石灰、鹅卵石、黄土拌成的三合土,厚约0.33米,上面铺以红砂块石。城楼高11米,大门上方有枪眼8孔。歇山屋顶,覆以腰檐,飞檐翘角,精美壮观。

老家寨景区

位于湖南省凤凰县山江镇老家寨村,距凤凰古城22千米,坐落在植被茂盛、生态环境良好的栖凤坡下,传说此地为神鸟凤凰栖身之地,凤凰女诞生之处,是苗家青年男女为寻找真正爱情的胜地。村里的路全部用青石板铺成,布满牛粪,屋子也全部是用石头堆砌而成,一块一块的十分整齐,整个村子都见不到钢筋水泥,最主要的材料就是石块,山间、田边、水边,人迹所至之处,到处是用石块堆砌起来的矮墙,一块一块整齐划一、方方正正。

苗人谷景区

位于凤凰县山江镇,距凤凰古城约20千米,离山江镇仅有2千米。距凤凰古城18千米,面积4平方千米,凤凰纯苗文化的标志性景点。苗人谷,因为拥有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观和保存完好的古老苗寨而被国内外专家学者公认为中国“苗族活化石”。苗人谷由平湖泛舟、苗王洞、早岗苗寨等多个景点组成。湘西最后一代苗王曾在此居住过,因此该洞得名“苗王洞”。洞中三帘瀑布从天而降,气势磅礴。爬上苗王洞,穿过一条200米的隧道,经过第二次坐船,游客们才能到达早岗苗寨。

南华山神凤文化景区

中国首个凤凰文化全体验景区。整体以中华7800年凤凰文化为主题,匠心独创 亭、台、殿、阁、廊、柱、桥、楼等蕴藉凤凰文化元素之古建筑及主题场景,精炼凤凰神鸟的十八神性,密集、形象、展现中华民族凤凰神凤文化景区。景区涵盖凤竹林海 、有凤来仪、凤缘亭、引凤桥、百鸟朝凤、九九神阶、神凤殿、凤凰座、十八神性图腾柱、凤凰纪、醴泉台、五德门、凤凰物语、放生台、乘风栈道、鸟语林等十多处主题景点。

中国南方长城景区

中国南方长城被称为“苗疆边墙”,其大部分位于湖南省西部湘西自治州境内,(指向碑文)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全长为192千米,呈南北走向,南起凤凰与贵州省交界处的亭子关,北至吉首市境内的喜鹊营,是一个兵家的必争之地。由汛堡、碉楼、屯卡、哨台、炮台、关门、关厢组成的关卡。

沈从文故居

位于古城南中营街,为一南方典型的四合院。古院皆采用一陡一眠合子墙封砌,马头墙装饰鳌头,正中有方石板铺成的小天井,中间立一大水缸。天井四周为木瓦结构的古屋,正屋三间,厢房四间,前屋三间,共十余间。故居所有木质建筑,无雕龙刻凤,但显得小巧精致,古色古香。特别是那些带有湘西风味的雕花木窗,琢工精良,格外引人注目。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12月28日,沈从文先生诞生在这里。故居里陈列着沈从文先生的遗墨、遗稿、遗物和遗像,那些家具桌椅,古老、陈旧而简朴,有一部分是直接从北京运回的。

陈氏宅院

位于古城北东吴家弄,是一幢工艺精巧的封闭式典型四合院建筑。平面布局较为对称,四周有8 米高的院墙。大门内凹呈八字形,用整块磨平的红砂条石砌筑,有岩石雕琢的雀替。左右配以偏房连接,构成四合院,形成中天井。后栋距后院墙尚有两米多,形成后天井,有通道从后栋左侧通前院回廊,整个宅院结构严谨,设计匠心独具。雨天,出入前后栋各室均可走回廊。无雨湿之忧,俗称“一脚干”。院内装饰考究。

奇梁洞景区

位于县城北四千米处,属典型的碳酸盐岩洞,该洞以奇、秀、阔、幽四大特色著称。洞长6000余米,共分五大景区:即古战场、画廊、天堂、龙宫和阴阳河。洞中有山,山中有洞,洞洞相连。集奇岩巧石,流泉飞瀑于一洞,有“天下奇景一洞收”之称。

据不完全统计,从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至清光绪元年(1875年)短短的36年间,凤凰县就涌现出提督20人,总兵21人,副将43人,参将31人,游击73人等三品以上军官。民国时,凤凰出中将7人、少将27人。当代以来,凤凰涌现出一批将军、高级领导干部、作家、书画家、工艺美术家。特别是随着民国第一任民选内阁总理、政治家、慈善家、教育家熊希龄,著名作家、历史学家沈从文,著名画家黄永玉。

吴天半

吴天半(1772~1796),苗族,生于腊尔山苏麻河,是乾嘉苗民起义的杰出领导者之一。

郑国鸿

郑国鸿,抗英名将,鸦片战争结束后,清政府授予郑国鸿等三总兵“忠节”称号,按提督例恤并入昭忠祠。

田兴恕

田兴恕(1836~1877),湖南镇人,清朝将领

熊希龄

熊希龄(1870~1937),被誉为“凤凰神童”。熊希龄15岁中秀才,16岁中举人,19岁中进士,22岁点翰林,35岁为清朝五大臣之一,出洋考察欧美宪政,任参赞。40岁出任民国财政部长、热河都统,43岁被国民大会选为国务总理。

陈渠珍

陈渠珍(1882~1952),1906年毕业于湖南武备学堂,任职于湖南新军,曾加入同盟会。是与民国总理的熊希龄,著名文人沈从文并称凤凰三杰的湘西王。

沈从文

沈从文(1902~1988),苗族,著名作家、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沈从文曾两度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是蜚声文坛的巨星。金介甫(JeffereyCKinKley)在其著作《沈从文论》中称:“沈从文是中国第一流的现代文学作家,仅次于鲁迅”。

李振军

李振军(1920.06~2008.03),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原政委、公安部党组成员,离休干部。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0年晋升为大校军衔。曾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肖继美

肖继美,肖继美是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博士后基金会副理事长。

黄永玉

黄永玉,中国当代著名画家和作家、诗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永玉先后出版了《罐斋杂记》、《芥茉居杂记》、《太阳下的风景》以及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等多部作品。

刘祖春

刘祖春,解放战争时期,刘祖春历任第一野战军新华分社社长,党中央前委新闻编辑,中共中央中南局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秘书长。解放后,历任党中央第三办公室工业负责人,中央工业交通部秘书长,中共华北局副秘书长兼工业部部长,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兼科教部部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等职。主要有《中国共产党简史》、《新文学史料》、《生根开花》、《淡血》、《忧伤的遐想》等学术专著及小说、散文。

刘士奇

刘士奇(1835年1894年),军代表人物,官至贵州提督、四川提督。同治七年(1868年),以提督衔赴贵州古州镇任总兵,与原部伍将领商议后,决定将朝廷积年欠发军饷四十二万余两全部报捐给朝廷,其中以银三万两加扩凤凰厅文武学定额各三名。同治十年(1871年),赐刘士奇头品顶戴,再赐勇号“额腾伊巴图鲁”。同年,诏赐“金星起秀”匾额,称赞其“武官办文官事”。刘士奇由此成为当时凤凰厅品衔最高、影响最大的官员。

第七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单位)。


相关文章推荐:
湖南省 |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 泸溪县 | 吉首市 | 花垣县 | 麻阳苗族自治县 | 贵州省 | 松桃苗族自治县 | 沈从文故居 | 奇梁洞 | 南方长城 | 南华山 | 山江苗寨 | 黔中郡 | 武陵郡 | 辰阳县 | 舞阳县 | 渭阳县 | 卢阳郡 | 永顺府 | 沱江镇 | 锰矿 | 钒矿 | 清道光 | 熊希龄 | 吴天半 | 腊尔山 | | 郑国鸿 | 提督 | 昭忠祠 | 田兴恕 | 熊希龄 | 参赞 | 国民大会 | 陈渠珍 | 熊希龄 | 沈从文 | 凤凰 | 湘西 | 诺贝尔文学奖 | 金介甫 | 鲁迅 | 李振军 | 中国科学院院士 | 黄永玉 | 罐斋杂记 | 刘祖春 | 刘士奇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