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风险控制

风险控制是指风险管理者采取各种措施和方法,消灭或减少风险事件发生的各种可能性,或风险控制者减少风险事件发生时造成的损失。

总会有些事情是不能控制的,风险总是存在的。做为管理者会采取各种措施减小风险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或者把可能的损失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以避免在风险事件发生时带来的难以承担的损失。风险控制的四种基本方法是:风险回避、损失控制、风险转移和风险保留。

风险控制是指风险管理者采取各种措施和方法,消灭或减少风险事件发生的各种可能性,或者减少风险事件发生时造成的损失。

风险控制的四种基本方法是:风险回避、损失控制、风险转移和风险保留。

金融的核心是风险控制 [1]

风险回避是投资主体有意识地放弃风险行为,完全避免特定的损失风险。简单的风险回避是一种最消极的风险处理办法,因为投资者在放弃风险行为的同时,往往也放弃了潜在的目标收益。所以一般只有在以下情况下才会采用这种方法:

(1)投资主体对风险极端厌恶。

(2)存在可实现同样目标的其他方案,其风险更低。

(3)投资主体无能力消除或转移风险。

(4)投资主体无能力承担该风险,或承担风险得不到足够的补偿。

损失控制不是放弃风险,而是制定计划和采取措施降低损失的可能性或者是减少实际损失。控制的阶段包括事前、事中和事后三个阶段。事前控制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降低损失的概率,事中和事后的控制主要是为了减少实际发生的损失。

风险转移,是指通过契约,将让渡人的风险转移给受让人承担的行为。通过风险转移过程有时可大大降低经济主体的风险程度。风险转移的主要形式是合同和保险。

(1)合同转移。通过签订合同,可以将部分或全部风险转移给一个或多个其他参与者。

(2)保险转移。保险是使用最为广泛的风险转移方式。

风险自留,即风险承担。也就是说,如果损失发生,经济主体将以当时可利用的任何资金进行支付。风险保留包括无计划自留、有计划自我保险。

(1)无计划自留。指风险损失发生后从收入中支付,即不是在损失前做出资金安排。当经济主体没有意识到风险并认为损失不会发生时,或将意识到的与风险有关的最大可能损失显著低估时,就会采用无计划保留方式承担风险。一般来说,无资金保留应当谨慎使用,因为如果实际总损失远远大于预计损失,将引起资金周转困难。

(2)有计划自我保险。指可能的损失发生前,通过做出各种资金安排以确保损失出现后能及时获得资金以补偿损失。有计划自我保险主要通过建立风险预留基金的方式来实现。

一场“赌博”

一场“赌博”在进行:如果猜对游戏者,可获60美元;如果猜错,什么都没有。

“如果需要花费20美元,有谁愿意买这个机会?”伯克罗宾逊发问。

这是在美国斯坦福大学里的一堂“风险管理与控制”课。讲台上的罗宾逊是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顾问教授、世界级决策专家,曾是咨询界泰斗Strategic Decisions Group董事合伙人,在应用最尖端手段进行商业和投资决策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台下坐着的,是远渡重洋来到这里求学的30多国学员。现在,他们的大脑正进入决策的第十阶段选择。

此前,罗宾逊已用硬币说明可用“决策树’’帮助实施“决策的结构化”。如对硬币朝面的不确定性,大家都知道成功率为50。而当硬币变成一枚落地时针头朝向可能存在倾向性的图钉时,谁还愿支付20美元买这个投资机会?

赌,还是不赌?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就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作出抉择,是企业家常要面对的残酷“赌博”。

但谁也没有想到,第一个掏出20美元放到罗宾逊手上的;是浙江新台州律师事务所主任项先权,这位常年处理经济纠纷案件的高级律师。

“图钉针尖上的赌博”

从掷币游戏到“图钉”游戏,需先阐明一些基本要义。

如果玩硬币最大收益是60美元,那么根据朝面各为50%的概率,参与者获得的收益平均值为30美元。但这只是一种统计学理论上的计算,而在实际生活中,除非可以玩很多次;否则他要么得到60美元,要么一无所获。

“很多投资决策,都只是一次性的决定。”罗宾逊说,这正是游戏风险所在,也是决策的涵义。决策是一种不可变更的资源分配,“是一种可控制的行为,但事件发展和结果却不可控制。”

不过,“掷币”游戏仍值得一赌,原因是:相比30美元的期望值,花费20美元成本,参与者仍可能获得“+10"美元的回报。

但当投资机会由硬币变为杯子中摇动的图钉,事情就不一样了,这里出现的第一个分歧是:有些人认为针头朝向概率仍各为50%;而有些人则认为某朝向概率更高一些;

由此,人们可能站成三列:第一列是对图钉朝向毫无概念的人,他们的结局与猜测硬币朝向一样,对错概率也各为50%;第二列则是认为图钉朝向有所偏向、但不知偏向为何的人。

对他们来说,事情是否会不一样?

可以先来假设一个较强的偏向:针头朝上偏向80%;朝下20%。那么,参与者朝上的猜对概率80%乘50%=40%;朝下猜对概率20%乘50%=10%,即猜对概率为50%(即:40%+10%)。也就是说,图钉有无倾向性不重要,因为对错概率仍为50%。

不过,还有第三种情况,即参与者认为自己知道针头倾向性是什么。这也正是项先权挺身而出“参赌”的初衷。

在罗宾逊问到“你认为针头朝上的倾向性是多少”时,项律师回答说:“80%。”

台下哄堂大笑,但这个回答却正好解释他为何冲得那么快如果他认为自己知道针头有80%倾向性是朝向哪里,那么60乘80%=48美元,这个机会的期望回报值就是48-20(成本)=28美元。

根据这个主观概率+项的确有很多机会。

“你愿出多少信息费”

不过项先权没想到,在猜测罗宾逊摇动后的图钉A前,还要面临这么多抉择。 -

“现在,有一些看起来对你猜中结果具有价值的信息,”罗宾逊问:“假设我视力和记忆力都很好,也不会说谎,你愿付多少钱买这一信息?”

这是“信息费”。投资人士都清楚,如果拥有额外信息,他们可能获得更高的正确概率。项律师马上说,愿支付"30美元”。

他的计算公式如下:60(收益)-30(信息费)20(成本),仍可稳赚10美元。这个公式遭到学员们的强烈异议。“对决策者而言,上台后就已超越过去阶段,不应再惦记最初20美元的沉没成本。”大家说。 ‘

罗宾逊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典型的错误,很多人走到第二步,还会习惯性念叨第一步的付出。为说明信息费究竟值多少钱;他问:“如果我现在给你钱,出多少你愿把赌的机会卖给我?

出价从20美元一路飙升,到“25美元”时,项律师忍不住了“OK!”

这可以视为是他对投资机会风险调整后的估值。事情似乎到了这一步:如果获得信息,可赚60美元,如果没有,那么将获25美元的收益可能性,如此一来,该案例中“信息费”价值即60-25=35美元。

不过,项律师很聪明。他提出,应讨价还价,不愿花35美元这一最高价去购买;原因是世上没有完美的信息。比如,企业可能去做市场调研、各种研究预侧,但事实上得的都是不完美信息。

所以,当罗宾逊再问,他将摇动另一枚图钉B获得一些结果时,项先权说摇一次他只愿支付“6美元”。

最终,罗宾逊三次摇图钉B结果全朝上。统计学上,这三次摇动都有重要意义,但由于次数太少,参与者仍须谨慎采纳,不能被误导。

终于,可以猜图钉A的朝向了。项律师说,他一直认为图钉80%倾向性是朝上,所以那个早就躺在那里等他的图钉朝向也应是“上”。

不过,图钉A开了律师一个玩笑,最终的姿态是“五体投地”。

全场哄笑。

这时,罗宾逊说,上述提问只是想知道学员想法,实际上律师出价不是最优决策,因为对他而言,如果买到信息可稳获60美元;如果没有信息,其期望回报值48美元。所以事实上,该信息最高价不应超过60-48=12美元。

也就是说,项律师之后6元一次的出价仍偏高,因为6乘3=18美元大于12美元。

“两岸咖啡”和“高盛”的组合

接下来出场的是浙江两岸食品连锁有限公司总裁兼总经理金梅央,她赢得了比赛,不过也面临一个新抉择是拿60美元走人,还是再投资40美元,得到一个掷骰子机会。

骰子规则是这样的:如果显示l,那么游戏者将血本全亏;若显示2、3、4,收益120美元,若显示5或6,收益为240美元。

这看起来是个好生意:根据概率,金梅央有1/2概率可获120美元,1/3概率获240美元,1/6概率收益为零美元。也就是说,收益期望值为120乘1/2+240乘1/3+0乘1/6=140美元。

不过,决定投资前;她还有其它选择,比如要不要找个合伙人?

这意味着金的收益期望值降低,但风险也同时降低。台下热非凡,最终加入战场的是红鼎创投董事长刘晓人,这是国内第一个以较规范合伙制形式组建公司的民营创投者;

因为金梅央旗下的“两岸咖啡”近日刚获得高盛等约3000万美元的投资,该组合又被戏称为“两岸咖啡+高盛”组合。双方讨价还价后的合伙方案是这样的:由“高盛”支付40美元,如果获收益;双方按出资比例分成。

“现在,你们愿买保险么?”罗宾逊又抛出新抉择。购买保险费用是20美金,作用为若骰子显示I,那么组合还能获60美元。

如果组合决定接受,此时收益期望值将变成240乘1/3+120乘1/2-40(成本)+60乘1/6 (保险赔付)20(保脸费)=90美元,收益虽有所降低…,但风险也同时降低。

“你们是否愿再支付10美元进行分散投资?”不过,教授又紧接间。这意味着:组合可投两次骰子,每次获收益为原收益一半。也就是说,他们有1/4机会获120美金、1/9机会获240美金,但零收益的风险几率也变为1/36。

如果两个建议都采纳,该组合陷入极端情况的可能性也将大大降低;投资进人稳健状况。不过现场董事会发生了分歧,“两岸咖啡”犹豫不决,而“高盛”则坚持买入。

最终“高盛”说服了“两岸咖啡”。结果也幸好如此,因为金、刘掷骰于的显示数是“1”和“6”。就是说,该组合获得收益30(“保险”+分散投资”后0收益为30+240乘1/2(分散投资)=150美元。

“奖励好决策;而不是好结果”

罗宾逊说这不是赌博,而是一个能帮助决策者理解如何做卓越决策的游戏,“企业应奖励那些优秀决策而非优秀的结果。”他强调说。

即使项先权输了游戏,教授仍号召大家给他掌声;原因是其在主观概率为80%情况下进入游戏,仍是一个好决策:“结果产出前,要奖励好决策,只有这样才能鼓励做决策的人在合理范围内冒最大的风险。”

这可能给中国企业家敲响一个警钟,通常情况下他们往往更看重结果,然而结果常常是不可控的,企业能控制的只是好决策。

“中国人向来忽略风险。中国的企业家们称,这是一场浓缩了“决策”、“不确定性”、“概率”、“结果”、“沉没成本”、“合伙”、“保险”、“分散”、“风险”“回报”的课程,形象说明了以合理性与平衡性协调风险回报的要义。

“合伙、保险和分散都是降低风险的方式,虽然目前国内金融服务还未提供第三方保险,但可以将其理解为‘对赌协议’等。”刘晓人说。


相关文章推荐:
可能性 | 风险 | 管理者 | 风险事件 | 风险回避 | 风险转移 | 风险回避 | 风险转移 | 风险事件 | 风险回避 | 风险转移 | 风险控制 | 风险回避 | 投资主体 | 转移风险 | 概率 | 风险转移 | 经济主体 | 保险转移 | 经济主体 | 自我保险 | 风险损失 | 斯坦福大学 | 管理科学与工程 | 决策 | 不确定性 | 概率 | 决策 | 概率 | 主观概率 | 决策 | 决策 | 两岸咖啡 | 高盛 | 掷骰子 | 概率 | 创投 | 合伙制 | 分散投资 | 决策 | 主观概率 | 决策 | 不确定性 | 概率 | 第三方保险 | 对赌协议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