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法国骑兵

骑兵是一支有组织的快速部队,他们能快速的打击对手,也能在战况不利时迅速撤退,脱离战场(除非和他们交战的也是支移动力极高的快速部队)。

欧洲骑兵在法国,一名骑士的合格考试之一就是身上没有任何护甲,然后空手与野猪搏斗,能够把野猪干掉的话,才能通过。欧洲重甲骑士的个人战斗力极高,所以应付农民暴动是绰绰有余的,直到具有懂得集体行动的职业佣兵兴起,这才开始末落,而火枪则是最后一推。

欧洲中古世纪的战争形态必须看时代与地域而定,但一般来说,在百年战争之前,战争的规模都极小,绝大部分都是领主之间的小冲突(skirmish),即使是在十字军东征时,欧洲骑士也还是不喜欢列阵出击,所以十字军东征除了第一次东征正好占了伊斯兰教帝国内乱的便宜,所以成功以外,其它次东征皆以惨败而回。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法、俄国均编有骑兵集团军。而在拿破仑时期,法国骑兵种类就多了,其中属于重骑兵的有:胸甲骑兵(Cuirassier),龙骑兵(Dragoon,又叫骑马步兵),属于轻骑兵的有:骠骑兵(Hussar,也叫游骑兵),猎骑兵(Chasseur),枪骑兵(Lancer)。

顾名思义重骑兵的骑手和马匹较之于轻骑兵都要高大强壮一些。早期的拿破仑胸甲骑兵甚至要求身高在1.75米之上,而其所用马匹只限于诺曼第地区的某一强壮品种。

重骑兵是战场上的重要突击力量,用于突破敌方阵线弱点;给已经动摇的敌方以毁灭性打击。有鉴于此,当时各国军队都很少委派重骑兵从事战场冲杀以外的任务。

胸甲骑兵

胸甲骑兵是装备了胸甲、马刀和火器的骑兵,最早出现在15世纪后期的欧洲。这一兵种继承了中世纪重骑兵在战场上的地位,主要活跃在16世纪中期至20世纪初的欧洲战场上。

早期的拿破仑胸甲骑兵要求身高在1.75米之上,而其所用马匹只限于诺曼第地区的某一强壮品种。17-18世纪欧洲大陆各国都有胸甲骑兵的建制,只有英国直到滑铁卢战役之后才引入胸甲骑兵。

明显特征是骑手配有胸甲。胸甲由前后两片甲板组成,主要材料是铁,搭扣和铆钉为黄铜(法军),由皮带连接,表面抛光。胸甲重量约为8公斤。当时欧洲大陆各国都有胸甲骑兵的建制,只有英国直到滑铁卢战役之后才引入胸甲骑兵。关于是否使用胸甲,一直存在争议。毫无疑问,胸甲的主要优点是对于步枪枪弹有一定的防护作用,提高了骑兵的生存能力。此外,抛光的胸甲可以起到一定的心理震慑作用。缺点是厚重的胸甲对于人员和马匹都有了较高的要求,因此供给胸甲骑兵的开销也就远大于其他类型的骑兵。而且一旦失去坐骑,笨重的胸甲骑兵就会变得寸步难行。除了胸甲,胸甲骑兵还配备头盔。法军头盔也是铁质,下部环绕毛皮,顶部配以黄铜的隆起头饰,辅以马的鬃毛。

龙骑兵

这个兵种最早出现要追溯到1552-1559年的意大利战争,法国人占领了皮特蒙德(Piedmont),为了对付随时可能在后背出现的西班牙人,当时的法军元帅de Brissac命令他的火枪手跨上马背,于是就组建了世界上最早的机动步兵。

至于龙骑兵dragoon这个词的来历,则有两种说法:较流行的一种认为,当时该兵种使用的队旗上画了一头火龙,这是从加洛林王朝(或者更早拜占庭帝国就有)开始的传统,龙骑兵由是得名;另一种认为,当时他们使用的短身管燧发枪(火枪的一种)被称为火龙,龙骑兵来自这个典故。

荷兰人在1606年就组建龙骑兵部队,瑞典人则在1611年,但成团建制的龙骑兵肯定是在三十年战争中诞生。每团龙骑兵有10到15个连队,每连100人;这样一个龙骑兵团比普通骑兵的编制大很多,后者的团很少超过500人。

早期的龙骑兵是一种骑马的步兵(mounted infantry),逐渐演变为骑兵的一种。拿破仑时代,龙骑兵的情况较为复杂。没有胸甲骑兵,龙骑兵在英军中是重骑兵的一种(另两种都是近卫部队:Life Guard 和 近卫龙骑兵)。除了龙骑兵,英军还有“轻龙骑兵”(Light Dragoon),作为轻骑兵的一种。而在俄,奥,普等国,龙骑兵都被认为是轻骑兵。

法国就更难说清楚,有的认为法国龙骑兵是重骑兵,有的认为是轻骑兵。但是,比较权威的说法认为法军的龙骑兵是单独的一类。

17世纪上半期时,龙骑兵的装束与步行火枪手相差无几,把鞋袜换成了靴子马刺而已。依然带着帽子,因为不用进行马背上的格斗。只有军官才有手枪,士兵除了火枪之外,就只有一柄直剑护身。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装备中包括一把小鹤嘴锄,步行时用来钩住缰绳。奥匈帝国的龙骑兵部队直到1625年还编有骑马的长戟兵。他们使用的坐骑也矮小、廉价,比不得正式骑兵的高头良种。在训练科目中,很少有教马上射击的,更不用说冲锋突刺了。唯一的例外就是古斯塔夫二世的部队,其作战使命就是为骑兵部队提供延伸的火力支援,所以瑞典龙骑兵很少下马作战。由于早期龙骑兵主要还是依靠移动式的步行作战,因而在与真正的骑兵部队交战时处于不利地位,因此之后的龙骑兵不断尝试加强其马术与装备以到达标准骑兵的水准。因此在1740年代早期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的战争里,“龙骑兵”开始被指为中型骑兵。英国军队仍以“龙骑兵”来命名装甲侦察部队。

毫不夸张地说,龙骑兵就是法军中的“多用途兵种”。除了轻、重骑兵惯常的追击、侦察、掩护交通线、冲击敌阵等任务以外,拿破仑复古地利用龙骑兵下马作战。这就综合了骑兵的机动力和步兵的火力,颇有点“摩托化步兵”的味道。更为夸张的是,1805年法军竟然编组了若干“徒步龙骑兵”(Foot Dragoon)团,目的是渡海登陆英国后利用英国的马匹!各国龙骑兵的使用方法不尽相同,装束也有差别。法、奥、俄等国的大部分龙骑兵都装备头盔,盔顶或为鬃毛或为冠。英国龙骑兵或配备头盔或配熊皮帽,轻龙骑兵为普通筒式军帽。普鲁士和一些小国的龙骑兵则配备普通军帽。

轻骑兵对人员马匹的要求相对低一些。比如,奥军中的匈牙利骠骑兵要求骑手身高1.68米以上,马高1.48米左右。

由于没有厚重的护甲,加之骑手较轻,轻骑兵的机动力要高于重骑兵。因此,除了战场任务以外,轻骑兵更多地从事侦察、追击、掩护交通线等任务。轻骑兵主要包括:骠骑兵猎骑兵枪骑兵哥萨克

骠骑兵

Hussar这个词源于拉丁文cursarius,意为入侵者或袭击者(Raider),尤指巴尔干北部地区出现的强盗。后来被匈牙利的马札尔人(Magyar)借用来称呼轻骑兵。

骠骑兵是16-18世纪盛行于欧洲中部地区的骑兵军种,以匈牙利最为有名,19世纪中叶后衰落。最早的骠骑兵出现于匈牙利和波兰,主要武器是马刀,擅长利用速度突击对方防线,也执行侦察或搜索等任务,性质上属于轻骑兵。拿破仑战争时期,骠骑兵达于极盛,法国和俄罗斯的骠骑兵也很有名,作战凶狠、勇猛,身着绣花制服、金色排扣的披风、威风八面,视死如归。

马具为黑色皮革,马鞍带有chabraque,意为羊皮或呢毯材质的鞍褥,前面为圆角,后面为尖角,鞍具的后面是圆筒状皮箱,式样和胸甲骑兵、龙骑兵的一样。

骠骑兵以服饰华丽著称,他们喜欢通过让人眼花缭乱的制服颜色、编织方法、花纹、头饰、花边等等方式区别于其他骑兵。明显的标志是左肩垂下的斗篷式短外衣,这种服饰源自马札尔地区的突厥部落。另外由于骠骑兵的服饰紧身,没有口袋,存放贴身物品的储物袋就成了骠骑兵的另一特征。储物袋系于武装带上,自然下垂,通常配有各种装饰图案。华丽的外表加上骑兵原本放荡不羁的游侠作风使得骠骑兵在私生活上往往风流成性,不拘小节。 军官的装束和士兵略有不同:军官为金属线穗带,斗篷上镶嵌灰色毛皮(而普通士兵则是白色);子弹袋上有鹰徽,材质为金属;圆筒军帽的两边有沙皇的双头鹰徽,上部有镀金链装饰,羽饰主体为白色,但底部则是混合了黑色和橘黄色的羽毛。士官的斗篷为黑色皮毛,羽饰的顶部为黑色-橘黄色混和。号手用红色羽饰,所有绒线装饰与上衣的花纹颜色相同。关于斗篷皮毛的颜色有例外情况:1807年初,Elizabethgrad团和白俄罗斯团的士兵斗篷为黑色皮毛镶嵌。到了1808年10月,在芬兰的戈罗德诺团也向上级请求将普通士兵的斗篷皮毛换成黑色。

猎骑兵

猎骑兵属轻骑兵之列,盛行于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是主要以火枪为装备的骑兵部队。

1779年,法军中第一次有了猎骑兵的建制。拿破仑时期,猎骑兵成为法军轻骑兵的主力。相比骠骑兵,猎骑兵的服饰较为简单,价格便宜,所以也就利于扩编和补充。

即便如此,到1815年法国猎骑兵仍有至少18种军帽在不同的骑兵团中使用。值得一提的是,一套近卫猎骑兵的上校军装是拿破仑最为钟爱的服饰之一。

枪骑兵

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期一度流行的骑兵军种。因为其制服上衣颜色纯红,又名“红色枪骑兵”(Red Lancer)。

最早出现于波兰,一度被法军认为是过时的骑兵类型。英国一直没有枪骑兵的建制,而奥军在1792年时保有6个团的枪骑兵,1805年时仍有3个团。普、俄两国在整个拿破仑时代也都一直有枪骑兵存在。上述三个国家称枪骑兵为Uhlan,而非Lancer。拿破仑在1807年波兰战役期间被波兰枪骑兵的战斗力所吸引,遂招募4个中队的波兰自愿人员编入近卫骑兵。1809年改编为近卫军波兰枪骑兵团(近卫第一枪骑兵团)。1810年又组建近卫军荷兰枪骑兵团(Dutch Lancer:近卫第二枪骑兵团)。1811年,因枪骑兵的表现出色,又进一步将6个团的龙骑兵转型为枪骑兵。

配备一只2.7米的长矛,马刀。枪骑兵训练科目最多,除了掌握长矛的使用技巧,枪骑兵还要熟练使用马刀。

关于枪骑兵的作用也一直存在争议。其最大的优点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抗步兵方阵。法军枪骑兵所用长矛长2.7米,长于任何上刺刀的步枪,因此如果不被子弹击中,枪骑兵能够先攻击到方阵内的步兵。缺点是:枪骑兵不适于树林等复杂地形上的侦察、警戒任务,失去了部分轻骑兵应有的功能。而且,枪骑兵需要进行更多的训练。由于与对方骑兵近战时长矛过于笨拙,枪骑兵须换用马刀,所以除了掌握长矛的使用技巧,枪骑兵还要熟练使用马刀。曾有回忆录记载法国枪骑兵要进行55种不同的训练项目,22种对付骑兵,18种对付步兵,还有15种基本训练!

近卫掷弹骑兵以他们高大的身材而被称为“高鞋跟”("the high heels”),又以卓越的战功而被称为“众神”(“The Gods”),是拿破仑的骑兵团中资历最老的部队之一。近卫掷弹骑兵和近卫波兰枪骑兵是拿破仑的所有骑兵部队中仅有的从来没有被敌方骑兵击败过的两个团,其他团或多或少都有过败绩。

一、近卫掷弹骑兵团队档案:

1、编制简史:

1795年第21猎兵团和第3龙骑兵团的步骑兵在巴黎附近驻防,在王党暴乱中他们对国民大会保持了忠心。王党暴乱被镇压之后波拿巴将军走上前台,成为了巴黎卫戍司令。一支部队被组建起来以保护他的个人安全,而来自第3龙骑兵团的100名忠心耿耿的士兵就组成了其中的骑兵部队。

1796年这些卫队被正式组织起来,这就是日后近卫掷弹骑兵团的雏形,1800年时该团就负责过第一执政的警卫工作。这些掷弹骑兵向来以高傲而严峻的风度闻名。他们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同时还是高大英俊的骑士,据说他们的团长禁止“任何40岁以下的女子来为他们做汤喝”。

1799年12月2日该团作为一个轻骑兵团建立。

1800年12月改编成掷弹骑兵(Grenadier,命名为执政官(指皇帝陛下本人)近卫掷弹骑兵团(Grenadiers a Cheval de la Garde des Consuls)

1804年皇帝称帝后,该团于5月18日重新命名为皇帝近卫掷弹骑兵团(Grenadiers a cheval de la Garde Imperiale),拥有四个中队,每中队由两个连组成,共1018名士兵。

1805年9月17日编制内增加一个轻装见习中队(Velite),同年又增加了第二个。

1811年轻装见习中队解散,该团编制为五个常规中队。

1812年灾难性的俄国战役过后,近卫掷弹骑兵遭受了重大损失,截至1813年2月该团总共只剩下127人(!),中队数随之减少到四个。

1813年根据1月10日的命令,建立了第五 稍后是第六个轻装见习中队,归属于青年近卫军序列。

1814年皇帝陛下第一次退位后,近卫掷弹骑兵团于7月23日被解散,但不久原来的四个老近卫军中队被重新召集组成了一个忠于波旁王室的团,命名为法兰西皇家胸甲骑兵团(Corps Royal des Cuirassiers de France),不改重骑兵本色。

1815年滑铁卢战役行将结束时,整个法国军队都在联军和普鲁士军队面前分崩离析,但近卫掷弹骑兵却给追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法国皇帝复位,该团随之投归麾下,于4月8日恢复了原来的称号,编制内包括1024个军官和士兵,他们追随皇帝陛下参加了整个百日王朝的一系列战役,见证了他的最后失败。

1815年11月25日该团解散,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2:近卫掷弹骑兵团参战记录

(如无特殊说明,参战表示有军官或士兵在战役中阵亡或受伤):

1805年: 参加奥斯特里茨(Austerlitz)战役。

1807年: 参加2月14日的艾劳(Eylau)战役。

1812年: 参加11月26-28日别列津纳河(Beresina)战役,以及之后的在威尔纳(Wilna) 和加夫诺(Kowno,现今立陶宛境内)附近发生的战斗。

1813年: 参加在多尔涅茨(Dolnitz),和奥登堡(Altenbourg)附近发生的战斗(译注:两者大约在德累斯顿战役同时期,但不知具体时间)以及之后10月16-19日的莱比锡Leipzig战役和10月30-31日的哈纳Hanau战役。

1814年:参加皇帝第一次退位之前的一系列战役: 2月11日的蒙米来尔(Montmirail)战役, 2月1 2日的查陶提里(Chateau-Thierry)战役, 2月14日的法尚普(Vauchamps)战役 还有3月7日的卡罗纳(Craonne)战役。

1815年: 参加滑铁卢(Waterloo)战役。

3:1813-14年近卫掷弹骑兵团旗(Drapeaux)上的战役荣誉:

马伦哥(Maringo),乌尔姆(Ulm), 奥斯特里茨(Austerlitz),耶拿(Jena), 埃劳(Eylau), 弗里德兰德(Friedland), 埃克莫(Eckmuhl), 埃斯林(Essling), 瓦格拉姆(Wagram),斯摩棱斯克(Smolensk),莫斯科河(Moskowa),维也纳(Vienne),柏林(Berlin)和马德里(Madrid)以及莫斯科(Moscuo)。

4:近卫掷弹骑兵团历任团长:

1801年: 奥德纳 米歇Ordener ( Michel)

1806年:沃尔特弗里德里克亨利Walther (Frederic-Henri)

1813年:克劳德爱蒂安 盖约Guyot (Claude-Etienne)

历任副团长(Colonel-Majors)和少佐(Majors):

1804: Oulie (Antoine) - Major

1805: Lepic (Louis) - Colonel-Major

1805: Chastel (Louis-Pierre-Aime) Colonel-Major

1812: Exelmans (Remy-Joseph-Isidore) - Major

1813: Castex (Bertrand-Pierre) - Major

1814: Levesque-Ferriere (Louis-Marie) - Major

1814: Jamin de Bermuy (Jean-Baptiste-Auguste-Marie) Major

法国骑兵宪兵队

法国宪兵队中,直到如今仍然保留着骑兵部队,它在维护法国的社会治安方面起着非常巨大的作用。岁末,法国球场发生球迷骚乱。混乱中一名球迷被惊慌失措的警察击毙。为了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从今年年初开始,法国动用宪兵队的骑兵力量在各个赛场巡逻,以防类似不幸事件的发生。

法国宪兵队中的骑兵部队历史非常悠久。早在1778年,法国宪兵队就总共拥有4000名骑兵,为了保持这支骑兵力量,法国政府甚至一度财政吃紧。除了历史悠久,法国骑兵宪兵队另一大特点就是马靴的制作非常精良。过去,法国宪兵的马靴全部是专门定做的,制靴师傅要给每一个骑士量脚长、脚宽、脚弓高、踝关节、小腿肚、小腿上围的周长、小腿长度等等,然后以手工缝制。尽管法国宪兵的马靴更多是采用机器缝合的办法,但它依旧是收藏品市场上的宠儿。

十字弓算得上是欧洲中世纪最有效的骑士杀手。

十字弓是传统弓箭的变体,这种远程武器只需一些训练就可以掌握。与普通弓相比,十字弓使用简单而成本低廉,杀伤力却大增,它射程更远、穿透力更大,在流行欧洲大陆前期,使骑士的锁子甲几乎完全失效,促进了硬盔甲的发展。十字弓手还可从城墙、灌木丛或是其它掩体后,发动远距攻击和偷袭,有的西方考古学家因此将狙击手的起源推前了几百年。

有了十字弓,一个农夫仅需几小时练习就能杀死一名身披重甲的骑士,这对从7岁就开始受训、经过14年磨练才能获得封衔的骑士有失公平,因此,欧洲骑士团多次要求教会禁止使用这种武器。


相关文章推荐:
骑兵 | 百年战争 | 十字军东征 | 骑士 | 第一次东征 | 第一次世界大战 | 俄国 | 拿破仑 | 重骑兵 | 胸甲骑兵 | 龙骑兵 | 轻骑兵 | 骠骑兵 | Hussar | 游骑兵 | 猎骑兵 | 枪骑兵 | 强壮 | 胸甲骑兵 | 马刀 | 拿破仑 | 胸甲骑兵 | 滑铁卢战役 | 胸甲 | 铆钉 | 黄铜 | 表面抛光 | 胸甲骑兵 | 意大利战争 | 皮特 | 蒙德 | 龙骑兵 | 火龙 | 加洛林王朝 | 拜占庭帝国 | 燧发枪 | 火枪 | 荷兰 | 三十年战争 | 拿破仑时代 | 胸甲骑兵 | 火枪手 | 马刺 | 鹤嘴锄 | 奥匈帝国 | 戟兵 | 突刺 | 古斯塔夫二世 | 火力支援 | 瑞典 | 腓特烈大帝 | 骑兵 | 侦察部队 | 摩托化步兵 | 熊皮帽 | 军帽 | 普鲁士 | 匈牙利 | 骠骑兵 | 猎骑兵 | 哥萨克 | Hussar | 拉丁文 | 入侵者 | 巴尔干 | 骠骑兵 | 中部地区 | 马刀 | 拿破仑战争 | 胸甲骑兵 | 花纹 | 花边 | 突厥 | 骠骑兵 | 武装带 | 装饰图案 | 不拘小节 | 穗带 | 双头鹰 | 白俄罗斯 | 芬兰 | 猎骑兵 | 轻骑兵 | 骠骑兵 | 猎骑兵 | 军帽 | 骑兵团 | 波兰战役 | 枪骑兵 | 荷兰 | 龙骑兵 | 马刀 | 步兵方阵 | 长矛 | 近卫掷弹骑兵 | 拿破仑 | 龙骑兵团 | 步骑兵 | 执政官 | 近卫掷弹骑兵 | 老近卫军 | 法兰西 | 滑铁卢 | 普鲁士 | 近卫掷弹骑兵 | 百日王朝 | 别列津纳河 | 立陶宛 | 德累斯顿战役 | 莱比锡 | Leipzig | 滑铁卢 | 马伦 | 乌尔姆 | 耶拿 | 兰德 | 斯摩棱斯克 | 莫斯科河 | 维也纳 | 柏林 | 马德里 | 莫斯科 | 沃尔特 | 亨利 | 克劳德 | 少佐 | 球迷骚乱 | 法国政府 | 马靴 | 踝关节 | 十字弓 | 中世纪 | 骑士 | 盔甲 | 骑士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