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词性变化

词性变化,即词类活用,是古代汉语突出的语言现象,也是古今汉语语法重要差异之一。由于词类活用在现代汉语中已经很少使用了,所以对现代人来说,阅读古文最突出的障碍莫过于词类活用。

字面相同而词性变化以上是词义发生了变化的常用词,下面是词义、词性均发生变化者。

隔阂《世说新语言语》35:“刘琨虽隔阂寇戎,志存本朝。”此言虽被寇戎所隔阂,但仍然志在本朝。此例“隔阂”为动词的被动用法。现代汉语“隔阂”通常为名词。

围棋《南齐书谢满传》:“满与客围棋,每下子,辄云‘其当有意,。”在六朝时期,“围棋”通常作动词,指下围棋。现代汉语作名词用。 [1]

词在不同的语境下,他所起的作用不样,也就是词性变化了。假如这个词是名词,在有的句子里他被用做了动词,副词等等。

要透彻理解和分析词类活用,首先要了解词类,学会分析和判断词性。

词性是词在语法意义上的性别,它表示词所属的类别。古今汉语词类的划分没有太大的差别,学会判断词性,对分析词类活用和提高阅读古书的能力有很大的帮助。它可以使我们掌握句子结构,确切地理解文章。例如:

①孔子之丧有自燕来观者。舍于子夏氏。子夏曰:“圣人之葬人与?人之葬圣人也。子何观焉?”(《礼记?檀弓上》)

②周有泉府之官,收不售,与欲得,即《易》所谓“理财正辞,禁民为非”者也。(《资治通鉴》)周:周代。泉府:钱府。官:官府。售:卖出去。

例①的“与”是句尾语气词。全句的意思是孔子办丧事的时候,有从燕国来观看的人,住在子夏家里。子夏说:“是圣人葬一般的人吗?〔不是〕是一般的人葬圣人。你看什么呢?”汉郑玄注“与”为“及也”,解为连词。这样“圣人之葬人与人之葬圣人也”连为一句,意思就不通了。例②的“与”是动词,“给予”。如理解为连词,“收不售与欲得”连为一句,“不售与欲得”都成了收的对象,意思也不通了。

分析词性的主要依据是看词在句子的组合能力及其充当什么成分,因此熟练掌握各类词的组合能力及造句功能是正确判断词性的基础。组合能力指某类词可以跟什么词组合,不能跟什么词组合。例如副词可以和形容词组合(部分副词可以和动词组合),不能同名词组合。介词可以同名词、代词及名词性词组组合,不能同动词组合等等。造句功能在句子中可以充当什么成分。例如名词在句子中可以充当主语、宾语、定语、状语及判断句的谓语,不能充当叙述句的谓语。连词不能单独充当句子成分,只能与名词、动词、形容词组成词组充当句子成分等。根据词造句的功能,可以将词分为实词和虚词两大类;根据词的组合关系,又可以将实词分为名词、代词、动词、形容词、数量词五类,将虚词分为副词、介词、连词、语气词、叹词五类。下面把各类词的主要特点作一简单介绍。

表示人或事物名称的词。可以分为普通名词、专有名词、时间名词、方位名词四种。普通名词如“人”、“妻”、“国”、“天下”、“兵”等。专有名词如“江”(长江)、“河”(黄河)、《诗》(专指《诗经》)、“书”(专指《尚书》)、“刘备”、“戈”等。时间名词如“今”、“昔”、“旦”、“暮”等。方位名词如“东”、“西”、“南”、“北”、“中”、“内”、“外”等。名词可以同形容词、介词、动词、连词等组合,在句中充当主语、宾语、状语、定语、补语和判断句谓语,一般不能与副词组合。例如:

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史记?项羽本纪》)别人有大功却去攻击他,这样做不符合道义。

“功”受形容词“大”修辞,在句中作“有”的宾语。“义”前边是否定副词“不”,正说明“义”是名词活用为动词。

需要注意的是,古汉语名词作状语或补语常常不用介词,例如:

①至天都侧,从流石蛇行而上。(《游天都》)到达天都峰旁边,沿着光滑的石板象蛇一样向上爬。

②西门豹簪笔磬折。(《西门豹治邺》)西门豹把笔插在头发上,象磬一样弯着腰(恭敬地站在那里)。

以上是名词作状语。

③燕雀乌鹊,巢堂坛兮。(《楚辞?涉江》)燕雀乌鹊,在堂前庭中筑巢呵。巢:名词活用为动词。

④邴夏御齐。(《之战》)邴夏为齐侯驾车。

以上是名词作补语。

代替名词、名词性词组成句子的词。分为三类:①人称代词。②指示代词。③疑问代词。人称代词如“吾”、“尔”、“汝(女)”;指示代词如“是”、“此”、“彼”、“兹”等。疑问代词如“何”、“奚”、“焉”等。古汉语中有两类比较特殊的代词是现代汉语中没有的。一类是无定代词“或”和“莫”;一类是辅助性代词“者”和“所”。例如:

①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报任安书》)人本来就有一死,有的人死比泰山还重,有的人死比鸿毛还轻。

②杀臣,宋莫能守,乃可攻也。(《公输》)杀了我,宋国没有人能防守,就可以去攻打了。

③在天者莫明于日月。(《天论》)在天上的东西没有什么比日月更明亮。

例①的“或”是肯定性的无定代词,意思是“有的人”。例②③是否定性的无定代词;例②指代人,意思是“没有什么人”;例③指代事物,意思是“没有什么东西”。代词的主要特点同名词,一般可以在句中充当主语、宾语、及判断句谓语。

表示人或事物的动作、行为以及变化的词。根据动词后面能否带宾语,又细分为二类:①及物动词,又叫“他动词”、“外动词”。它所表示的动作常常影响到发出动作者以外的人或事物。例如“被坚执锐”的“被”和“执”。②不及物词,也叫“自动词”、“内动词”,它所表示的动作仅限于动作者自身,不以动作者以外的人或事物为对象。例如“生”、“死”、“行”等。根据动词的作用又可以分成能愿动词和判断动词。能愿动词一般不能独立作谓语,也不能带宾语,经常附在其他动词之前作状语,表示可能。例如:

① 汉之赂遗王财物,不可胜言。(《张骞传》)汉王送给王的财物,不能说尽。

② 〔张骞〕从月氏至大夏,竟不能得月氏要欲。留岁余,还。并南山,欲从羌中,复为匈奴所得。(《张骞传》)张骞从月氏得大夏,终究没有得到月氏明确的表示。主了一年多,就回国。沿着昆仑山,想从羌人居住的地方返回,又被匈奴抓住。

句中的“可”、“能”、“欲”都是能愿动词。

判断动词数量较少,多为后起。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是”字。“是”是现代汉语中最常用的判断动词,而在先秦汉语中,“是”作指示代词而不作判断动词。例如: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季氏将伐颛臾》)老虎和犀牛跑出木笼。龟板和宝玉毁在匣子里,这是谁的过错呢?

“是”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在椟中”这种情况。

古代汉语中常见的判断动词有“为”、“非”。“为”表判断,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是”,“非”是“不为”的合音,常用在否定句中,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不是”。例如:

①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鸿门宴》)人家是切肉的刀和板,我们是任人宰割的鱼和肉,为什么去辞别呢?

②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齐桓晋文之事》)为年老的人折个树枝,告诉人说:“〔这种事〕我做不了”。这是不去做,不是不能做。

动词在句中经常作谓语,也可以充当主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可以受副词修饰,但不能与介词结合。例:

①魏将庞涓闻之,去韩而归,齐军既已过而西矣。(《孙膑》)魏将庞涓听说齐军攻魏的国都大梁,就离开韩国返回,这时齐军已经越过国境向西推进了。

“闻”、“去”、“归”、“过”在句中作谓语。“西”是名词活用为动词作谓语。

②学不可以已。(《荀子?劝学》)学习不可以停止。

“学”作主语。

③但欲求死,不服顾利害。(文天祥《指南录后序》)只愿求死,不再顾念利害。

“死”作宾语。

④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兮。(《诗经?魏风?伐檀》)不出打猎,为什么看到你家有悬挂着的啊。

“县”是悬的本字,在句中作定语。

⑤信乃令军中毋杀广武君,有能生得之者购千金。(《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命令部队不要杀广武君,有能活捉他的奖赏千金。

“生”作状语。

⑥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迩,其犹可扑灭?(《尚书?盘庚上》)象大火在原野上燃烧,不能接近,难道还可以扑灭吗?

“灭”作补语。

上述例句中,副词修饰谓语的情况如例①的“既已”,例②的“但”、“不复”等。如果动词前是介词,那一定是省略了介词宾语,这在下面介词部分将谈到。

表示人或事物的性状、性质、或者动作、行为、变化状态的词,在句中经常作定语、状语、谓语。也能作主语、宾语。例如:

枕席而卧,则清泠之状与日谋,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钴潭西小丘记》)铺着枕席躺在那里,清爽明净的景色与眼睛交谈,的流水声与耳朵交谈,悠然虚渺的境界与精神交谈,深沉宁静的状态与心灵交谈。枕席:名词用作动词,铺着枕席。谋:谋划,这里指景物与人的五官交谈。

“清泠”、“”、“悠然”、“虚”、“渊然”、“静”作定语。

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庖丁解牛》)因此用了十九年可是刀刃就象刚在磨刀石上磨过的一样锋利。

“新”作状语。

吾与徐公孰美?(《邹忌讽齐王纳谏》)我与徐公哪一个漂亮?

“美”作谓语。

治乱,天邪?(《天论》)安定与动乱是天决定的吗?

“治乱”作主语。

形容词作宾语时名词意味很浓。例如

籴贱贩贵。(杨恽《报孙会宗书》)买贱〔的东西〕,卖贵〔的东西〕。

形容词可以受副词修饰。例如:

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师说》)因此聪明的人更加聪明,愚笨的人更加愚笨。

副词“益”修饰形容词“圣”、“愚”。

是表示事物数目与单位的词,在句中可以作主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这同现代汉语基本相同。需要注意的是古汉语表动量的数词一般放在动词之前作状语。例如:

有奇景若此,前未一探,兹游快且愧矣。(《游天都》)有这样奇异的景象,上次没有探访一下,这次游览又快慰又惭愧。

(六)副词。表示动作、行为、发展、变化、性质、状态的程度、范围、时间等的词。副词能修饰动词、形容词,不能修饰名词、代词、数量词。在句中经常充当状语,也作补语。例如:

①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许弗许。(《郑伯克段于鄢》)〔武姜〕喜爱共叔段,想立他为太子。屡次向武公请求,武公不答应。

②涉浅水者见虾,其颇深者察鱼鳖,其尤深者见蛟龙。(《论衡?别通》)到浅的水流中去的人能见到小虾,到稍深一些水流中去就能见到鱼客,到最深的水流中去就能见到蛟龙。

③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公也!(《邹忌讽齐王纳谏》)您美极了,徐公哪能比得上您呢!

“甚”作补语。

与名词、代词及某些名词性词组结合,组成介词结构,表示动作行为的方向、对象、处所、时间等意义的词。根据介词结构的意义和它们与中心语的关系,可以分为时地介词、原因介词、方式介词、人事介词四种。介词结构主要充当句子的状语和补语。

①若之何以病败君之大事也。(《之战》)怎么能因为受伤使国君战事失败呢?

②今欲以先王之政治当世之民,皆守株之类也。(《五蠹》)想用先王的政治措施治理当世的百姓,都是守株待兔一类的事情。

③所以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者,恨私心有所不尽,鄙陋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世也。(《报任安书》)我所以暗自忍辱苟活下来,幽禁在污秽的监狱之中而不自杀,是因为我遗憾我的心愿没有完全实现,这样鄙贱无知地死去,我的文章著述便不能传扬到后世。

④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为早与之绝。(《赤壁之战》)若能用您的众将士与曹操的势力相抗衡,不如早与曹操断绝关系。

例①“以病”作状语,表原因。例②的“以先王之政”作状语,表凭借。例③“于粪土之中”作补语,表处所;“于后世”作补语,表时间。例④的“以吴、越之众”和“与中国”都作状语,前者表凭借,后者表对象。

古汉语介词中需要注意的是,有的介词同时又作连词,有的较难区别,如“与”:

①夫仆与李陵俱居门下,素非能相善也。(《报任安书》)我与李陵一起在宫中供职,平素相互之间没有很深的关系。

②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孙子兵法》)道就是使百姓和君主同心协力。

例① 的“与”是连词,“与”前后人物在句中的地位是平等的,颠倒后意思不变。例②的“与”是介词,“民”是受令的对象,又是“同意”的主动者。如果“民”与“上”位置颠倒,意思就全变了。

介词“以”的后边如果省略了宾语,有时也易与连词相混。

①自始合,而矢贯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轮朱殷。(《之战》)从开始交战,箭就射进了我的手和肘,我折断了箭继续驾车,车左边的轮都被鲜血染红了。

②(于)嵩又取架上诸书,试以问(张)巡。(《〈张中丞传〉后叙》)于嵩又取架上的那些书,试着用它们来考问张巡。

例①的“以”是连词,连接两个动作。如果认为是介词,就一定是后边省略了宾语“之”,但加上“之”写成“余折以之御”,“之”指代不明,语义不通。例②的“以”后边加上“之”,“以之问”意思通顺,如不加,意思反倒不完善,所以例②的“以”是介词。

此外,还要注意介词宾语前置与省略的情况,这将在第九章“怎样分析句子”中谈到,可参见。

用来连接各类实词、词组成分句的词。根据连词所表示的关系,可以分为联合连词、偏正连词。表联合关系又可分为并列连词、递进连词、选择连词、承接连词四类。表偏正关系的又分为让步转折连词、因果连词、假设连词、条件连词、目的连词等。这些都需要通过体会上下文来确定。

表示各种语气的词。根据其在句子的位置,可以分为句首、句中、句尾语气词之类。根据其在句中的作用,可以分为表陈述、祈使、疑问、感叹、提顿、推测等。

表示感叹或呼唤应答的词。不同别的词发生组合关系。有时单独一个叹词就可以成为一个句子。

在上述十类词中,重点掌握名词、动词、形容词与副词、介词、连词,尤其是动词与形容词、介词与连词。要抓住各类词的主要特点,例如看能否与介词、副词结合就可以判断是名词还是形容词或动词。如能否带宾语,就可以把名词与及物动词区别开来(形容词带宾语都属于活用为动词);是充当叙述句谓语还是描写句谓语,就可以把形容词与不及物动词区别开来。连词与介词有时较难分辨,常常要结合上下文的意义去判断。下面分析几个例词。

①道之不行,已知之矣。(《子路从而后》)(我们的)政治主张行不通,已经了解这一点了。

②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齐桓晋文之事》)因此贤明的君主制定老百姓应有的产业,一定让他们对上足够事奉父母,对下足够养育妻子和儿女。丰年终身饱,荒年免于死亡,然后督促他们作好事,所以老百姓跟随他是很容易的。

③宋何罪之有?(《公输》)宋国有什么罪?

④不学自知,不问自晓,古今行事,未之有也。(《论衡?实知》)不学习自己就了解,不问人自己就明白,古今的事情中没有这样的。

例①有两个“之”。第一个前接名词、后接动词性词组“不行”是连词,连接主语和谓语,构成偏正词组在句中作宾语的外位语,第二个“之”上接动词,作宾语,是代词,代“道之不行”这种情况。例②有四个“之”。第一个上接名词“民”,下接名词“产”,是连词,连接定语与中心语;第二个上接连词“而”,下接名词“善”(形容词活用),是动词;第三个上接名词“民”,下接动词“从”,是连词,作用同“道之不行”的“之”;第四个上接动词“从”,下接语气词“也”,是代词,代“明君”。例③的“之”上接名词“何罪”,下接动词“有”。“何罪”与“有”不构成主谓关系,“之”是代词,复指前置宾语“何罪”。例④的“之”上接否定副词,下接动词“有”,是代词,代前面的情况作“有”的前置宾语。

①古者丈夫不耕,草木之实足食也。(《五蠹》)古时候男子不耕田草木果实就足够吃了。

②故饥岁之春,幼弟不饷,穰岁之秋,疏客必食。非疏骨肉爱过客也,多少之实异也。(《五蠹》)所以灾年的春天,对年幼的弟弟也不给食物,丰年的秋天,对疏远的客人也一定给他食物吃。这不是疏远亲骨肉而爱路过的客人,而是果实多少不同〔造成〕的。

③仓府两实,国强。(《商君书?去强》)粮仓和府库都充实,国家就强大。

④有善始者实繁,能克终者盖寡。(《旧唐书?魏征传》)有好开头的确实很多,能贯彻到底的大概很少。

⑤实无反心。(《史记?李斯列传》)确实没有反叛之心。

例①的“实”由连词“之”与名词“草木”相接,在句中作主语,是名词。例②由连词“之”与形容词“多少”相接,也是名词。例③上接数词,在句中作谓语,是形容词。例④的“实”下接形容词“繁”是副词。例⑤的“实”是下接动词,是副词。

①臣闻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史记?淮阴侯列传》)我听说聪明的人考虑一千次,一定有一次失误;愚笨的人考虑一千次,一定有一次收获。

②古明主必其诛也。(《五蠹》)所以贤明的君主一定实行他的惩罚。

例①的两个“必”都是上接名词结构,下接动词“有”,是副词。例②的“必”上接名词,下接名词性词组,用作动词。

①甚矣,汝之不惠。(《愚公移山》)太厉害了,你的不聪明。

②太后曰:“丈夫亦爱怜其少子乎?”对曰:“甚于妇人”。(《触龙说赵太后》)太后说:“男人也疼爱自己的小儿子吗?”(触龙)回答说:“比女人还厉害”。

例①的“甚”作描写句谓语,是形容词。例②的“甚”下接表比较的介词结构补语,也是形容词。

有时从词的语法动能上不能判断词性,就要结合词在上下文中的意义分析。例如:

①盛服将朝,尚早,坐而假寐。(《左传?宣公二年》)穿好朝服准备上朝,因时间还早,(就)坐在那里打瞌睡。

②早救之,孰与晚救之便。(《战国策?齐策》)早点救韩国,比晚救韩国哪样更合适。孰与:表比较选择。便:适宜。

③云雨未谐,早被东风吹散。(秦观词《阮郎归》之一)早:已经。

例①受副词“尚”修饰,例②修饰动词“救”,都是形容词。例③修饰动词“吹”,是副词。例②例③形式类似,为什么一个是形容词,一个是副词呢?这就要结合词义考察了。例②意义是时间早,还可以受副词修饰(如例①)所以是形容词。例③的意义是“已经”,不能再受副词修饰,所以是副词。

①子适卫(《论语?卫灵公》)孔子到卫国。

②时已过午奴仆适至。(《游天都》)时间已过了中午,奴仆刚好赶到。

③今弃击叩缶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谏逐客书》)抛弃秦国的音乐而取异国的音乐,这样做是什么原因?〔只求〕眼前快乐,听起来舒畅罢了。击叩缶、弹筝:这里指代秦国音乐。郑卫韶虞:这里指异国音乐。

例①的“适”下接名词“卫”,是动词。而例②例③的“适”下面接的都是动词,但例②的是副词,例③的是形容词,这就是“适”在上下文中的意义不同造成的。例②的“适”是修饰动词,所以是副词。例③的“适”是说明“何也”的,“观”是“适”的补语,所以“适”是形容词。

①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巫山?巫峡》)有时候早晨从白帝城出发,傍晚到达江陵,即使骑着快马,驾着长风,也算不上快的。

②是以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五蠹》)因此圣人不要求遵循古法,不效法成规。

③属予作文以记之。(《岳阳楼记》)嘱托我做文章来记载它。

④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谏逐客书》)这四位君主〔的功业〕,都凭借着从别的诸侯国到秦过作官的人的力量。

⑤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王安石《游褒禅山记》)平坦而又近的地方,游玩的人就多,险要而又远的地方,游玩的人就少。

⑥齐使者为梁、孙膑以刑徒阴见,说齐使。齐使以为齐。(《孙膑》)齐国的使臣到魏国,孙膑以受刑罪犯的身份偷偷地去拜见,劝说齐使。齐使认为他有特别的才能,偷偷用车载着他到了齐国。

⑦于是乃以田忌为将,而孙子为师。(《孙膑》)因此就拜田忌为大将,而拜孙子为军师。

⑧富国以农,而贵文学之士。(《五蠹》)凭借着农业使国家富强,可是却重视读书的人。

⑨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齐桓晋文之事》)五亩大的田宅,在周围种上桑树,五十岁的人就能穿上帛制的衣服了。

⑩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论语?先进》)因为我年纪比你们大些,没人用我了。

○11子欲知其以乎?(《柳宗元?杂说》)

○12苟粟多而财有余,何为而不成?以攻则取,以守则固,以战则胜。(《论积贮疏》)如果粮食多并且财富有余,干什么不能成功?用来攻城就能占领,用来守城就能稳固,用来打仗就能取胜。

例①的“以”上接副词,下接形容词。例②的上下是代名词,但“是”与“圣人”不是并列关系,所以“以”是介词,“是以”即“以是”。例③的“以”上下都是动宾结构,是连词。例④的“以”上接副词,下接名词性词组,是动词。例⑤的两个“以”接的都是形容词,是连词。例⑥第一个“以”上下都接名词,不构成并列关系,并且“以刑徒”与“见”关系紧靠,是介词,表身份。第二个“以”上接名词,下接动词,既不是连词,也不是介词,而是动词,“认为”,其后省略了宾语“着”。例⑦的“以”后边带宾语“田忌”,“田忌”又是“为”的主语,所以“以”是动词“用”。例⑧的“以”下接名词,上接动宾词组,正处于动词向介词过渡之间。所以可作介词,也可以作动词。而例⑨的“以”则少动词性,是介词。例⑩的第二个“以”,下接语气词,上接代词和副词,是动词。例○11的上接指示代词和动词,是名词。例○12的三个“以”,下边都是接动词,按结构是连词,但从文意上看,“以”后省略了宾语“之”,所以仍是介词。如作为连词文意就不通畅了。

①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师说》)老师与弟子年纪相差不多,懂得的道理也相似。

②夸父与日同走。(《夸父逐日》)夸父跟太阳赛跑。

③屈完与诸侯盟。(《齐桓公伐楚》)屈完跟诸侯订立盟约。

④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谋攻》)知道什么仗可以打和什么仗不可以打的,就能取得胜利。

⑤项王曰:“壮士,赐之卮酒”。则与斗卮酒。(《鸿门宴》)项王说:“壮士,赐给他一斗酒”。〔手下的人〕就给他一斗酒。

例①、例②、例③的“与”前后连接的都是名词,但例①的“与”是连词,例②、例③的是介词。原因是前后两个名词的地位不同,或主动发出动作与被动附和动作不同。如果“与”前后的名词颠倒过来,意义也不变,则是连词,否则就是介词。例④的前后接动词词组,且可以换位置,是连词。例⑤上接副词,后边接的只有名词,是动词。“与”前接名词,后接动词的多是介词,文意上省略了介词宾语。例如《孙膑》:“齐使以为奇,窃载与之齐”。《邹忌讽齐王纳谏》:“客从外来,与坐谈”。因此,“与”主要注意辨别例①、②、③时的情况。

要分析词类活用,首先明确词类活用的概念。

词类是根据词的语法意义和语法功能而划分的类别。虽然古代汉语各类词的语法意义和语法功能与现代汉语基本一致,比如名词经常作主语、宾语、定语,动词经常作谓语,形容词经常作定语、状语、谓语等等,但在古代汉语中,某些词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又可以临时改变它的基本功能,在句中充当其他类别的词,词的这种临时的灵活运用,就叫做词类活用。

词类活用中最需要注意掌握的是名词、形容词等活用作动词,使动用法,意动用法三种情况。

(一)名词、形容词等活用作动词

1.名词活用为动词

① 策蹇驴,囊图书。(《中山狼传》)

② 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荀子?劝学》)

③ 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齐桓晋文之事》)

④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论语?颜渊》)

⑤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齐桓晋文之事》)

⑥ 遥望老子杖藜而来,须眉皓然,衣冠闲雅,盖有道者也。(《中山狼传》)

⑦ 丈人目先生使引匕刺狼。(《中山狼传》)

⑧ 王计必欲东,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终亡耳。(《韩信拜将》)

⑨ 先生且喜且愕,舍狼而前。(《中山狼传》)

⑩ 有楚大夫于此,欲其子之齐语也。(《孟子?藤文公下》)

例句①的“策”、“囊”本是名词,鞭子、口袋,句中活用为动词,意思是用鞭子赶、用口袋装。例句②的“水”本是名词,句中活用为动词,意思是游泳。例句③的“王”本来都是名词,大王。第二个活用为动


相关文章推荐:
词性 | 词类活用 | 古代汉语 | 汉语语法 | 词类活用 | 古代汉语 | 词性 | 副词 | 词类活用 | 词性 | 词性 | 语法意义 | 词性 | 词类活用 | 子夏 | 子夏 | 子夏 | 郑玄 | 词性 | 词的 | 词组 | 副词 | 词组 | 副词 | 介词 | 代词 | 词性 | 词组 | 主语 | 状语 | 判断句 | 叙述句 | 连词 | 句子成分 | 词组 | 实词 | 虚词 | 词的 | 代词 | 介词 | 连词 | 叹词 | 词的 | 刘备 | 介词 | 连词 | 组合 | 主语 | 状语 | 补语 | 判断句 | 词组 | 修辞 | 副词 | 名词作状语 | 补语 | 介词 | 从流 | 西门豹 | 簪笔磬折 | 西门豹 | 名词作状语 | 乌鹊 | 乌鹊 | 补语 | 词性 | 词组 | 人称代词 | 指示代词 | 疑问代词 | 人称代词 | 指示代词 | 疑问代词 | 无定代词 | 人固有一死 | 轻于鸿毛 | 有的人 | 鸿毛 | 公输 | 天论 | 无定代词 | 有的人 | 无定代词 | 判断句 | 及物动词 | 外动词 | 被坚执锐 | 自动词 | 内动词 | 能愿动词 | 能愿动词 | 状语 | 张骞 | 张骞 | 昆仑山 | 能愿动词 | 指示代词 | 木笼 | 古代汉语 | 合音 | 否定句 | 任人宰割 | 状语 | 副词 | 介词 | 庞涓 | 孙膑 | 庞涓 | 学不可以已 | 文天祥 | 广武君 | 韩信 | 广武君 | 状语 | 不可向迩 | 补语 | 副词 | 介词 | 状语 | 清泠 | 状语 | 徐公 | 天论 | 杨恽 | 副词 | 副词 | 状语 | 补语 | 数词 | 状语 | 副词 | 副词 | 代词 | 补语 | 共叔段 | 武姜 | 共叔段 | 徐公 | 补语 | 词性 | 词组 | 介词 | 中心语 | 状语 | 补语 | 守株待兔 | 补语 | 介词 | 连词 | 连词 | 介词 | 介词 | 连词 | 朱殷 | 鲜血 | 张巡 | 连词 | 介词 | 介词 | 宾语前置 | 实词 | 词组 | 并列连词 | 提顿 | 副词 | 介词 | 连词 | 介词 | 连词 | 词的 | 介词 | 副词 | 及物动词 | 叙述句 | 描写句 | 不及物动词 | 连词 | 介词 | 明君 | 乐岁 | 公输 | 词性 | 词组 | 主语 | 偏正词组 | 代词 | 连词 | 中心语 | 明君 | 副词 | 实足 | 亲骨肉 | 连词 | 连词 | 数词 | 副词 | 副词 |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 副词 | 词性 | 词组 | 触龙 | 描写句 | 介词 | 补语 | 词的 | 词性 | 副词 | 副词 | 副词 | 副词 | 副词 | 副词 | 子适卫 | 郑卫 | 韶虞 | 快意当前 | 适观 | 副词 | 补语 | 乘奔御风 | 白帝城 | 不期修古 | 不法常可 | 王安石 | 孙膑 | 刑徒 | 田忌 | 田忌 | 副词 | 并列关系 | 介词 | 连词 | 副词 | 词性 | 词组 | 连词 | 刑徒 | 介词 | 连词 | 介词 | 田忌 | 主语 | 词组 | 介词 | 介词 | 词性 | 副词 | 指示代词 | 连词 | 介词 | 连词 | 屈完 | 屈完 | 项王 | 卮酒 | 卮酒 | 项王 | 连词 | 介词 | 连词 | 介词 | 词组 | 连词 | 副词 | 介词 | 词的 | 语法意义 | 古代汉语 | 词的 | 状语 | 语言环境 | 词类活用 | 词类活用 | 使动用法 | 意动用法 | 齐景公 | 臣臣 | 须眉皓然 | 齐语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