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大东沟(辽宁省东港市河流名称)

大东沟位于辽宁省东港市大东街道,地临浩翰的黄海,入海处与朝鲜绸缎岛隔海相望。大东沟其实是位于东港市附近的一条受海潮冲刷形成的大潮沟,初名"太平沟",后以自然地理实体特征和方位更名为大东沟。是具有很强国际影响力的一条河流,横贯东港城内,流入茫茫黄海。著名的中日大东沟甲午海战就发生在大东沟黄海海面上,我国与日本中小学历史教材都记载着这场战争的历史,因此它是一个具有巨大无形价值的河流。大东沟其实不是河,是海叉,这里面的水也不是河水,是海水。

大东沟,地临浩翰的黄海,大东沟是位于东港市附近的一条受海潮冲刷形成的大潮沟,初名"太平沟",后以自然地理实体特征和方位更名为大东沟。是具有很强国际影响力的一条河流,横贯东港城内,流入茫茫黄海。著名的中日大东沟甲午海战就发生在大东沟黄海海面上,我国与日本中小学历史教材都记载着这场战争的历史,因此它是一个具有巨大无形价值的河流。大东沟其实不是河,是海叉,这里面的水也不是河水,是海水。这个海叉就叫大东沟,东港市原名为东沟县,县名就源于此。潮沟非常长,延绵至东港市的西北部(佛陀寺附近)也没有看到尽头,不亚于一条河流啊。

提到巴黎人们自然会想到塞纳河,就像说到莫斯科就会想到涅瓦河一样,一座城市如果拥有一条河流就是拥有一笔财富。

大东沟对于东港来说就是这样一笔财富,河水穿城而过,通江达海。她是东港的母亲河,东港也曾以此为名。大东沟浓缩了东港厚重的历史积淀,承载着市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然而,近年来,随着东港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城市建设快速推进,一些工业企业崛起的同时,大东沟中雨水、污水和淤泥逐渐增多,内河功能、环境形象与构建具有“亲海”、“亲水”特色的现代化沿海港口城市的定位极不相称,需下大气力进行彻底整治,但由于客观条件,大东沟水系生态一直未得到根本性治理。

为深入推进“四城联创”活动,东港市委、市政府决定在今年全面实施大东沟水系生态景观综合整治工程,全力打造城市核心绿地景观系统,形成环境优美的滨河绿化休闲景观带。

此项工程已于3月21日正式开工。近日,在大东沟的白云大桥上,记者看到,清淤船正在河中作业,河底的污泥被抽到固定地点。这项工程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据东港市城建局园林管理处的孟显才介绍,整个工程遵循“生态优先、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经济适用、功能多样”的原则,分为“燕舞阑珊”、“扬帆奋进”、“动感之光”、“尚景明珠”以及“秀影如歌”五个主题,最终形成连续完整的滨河景观系统。建成后大东沟两岸的景观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据了解,大东沟水系生态景观综合整治工程建设内容包括堤坝的修葺及河道清淤、河道水利工程治理、周边沿河绿带生态恢复及城市滨河景观的塑造。工程北起201国道,南至白云挡潮闸,全长6.5公里,工程总面积两平方公里,其中绿地景观1.4平方公里,水面景观0.6平方公里,总投资约4.3亿元人民币,设计工期一年半。

工程完工后,大东沟将由自然涨排水系,改变成具有当代城市气息的景观长廊,彻底改变两岸脏、环境乱、水质差的状况。形成河水清澈、绿树成荫、游园广布、花香四溢,具有现代城市气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滨河绿化休闲景观长廊。大东沟也将成为地标效应的城市名片,成为广大市民社会文化活动的重要场所。

大东沟水系生态景观综合整治工程的开工建设,标志着东港以“水、绿、路、建筑”为重点的“四城联创”活动已经迈入全新的历史阶段。 [1]

中日甲午战争中,双方海军主力在黄海北部海域进行的战役规模的海战。亦称大东沟海战。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7月,日本海陆军分别挑起丰岛海战和成欢之战。8月1日,中日两国政府同时宣战。此后,战事便在陆上和海上两个战场全面展开。随着日本陆军在朝鲜的作战战场北移平壤,日本联合舰队亦相应进泊仁川至大同江口一带。企图切断中国同朝鲜之间的海上联系,并寻机同中国海军主力决战,歼击北洋海军,夺取黄海制海权,为实施大本营制定的在直隶(约今河北)平原进行陆军主力决战的作战计划创造条件。
  9月16日,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奉命率领由战斗舰艇18艘组成的护航舰队,护送陆军4000人由大连乘运输船至鸭绿江口大东沟登陆,赴援平壤。17日,在陆军登陆后,舰队准备返航。同日,伊东亨司令长官率日本联合舰队本队(由"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比睿"、"扶桑"、"西京丸"、"赤城"8舰编成,"松岛"为联合舰队旗舰)和第一游击队(由"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4舰编成,司令官为坪井航三,"吉野"为第一游击队旗舰),共战舰12艘,由朝鲜西海岸小乳纛角(长山串)出航,环绕黄海北部游弋。日联合舰队先驶抵海洋岛,继向东北方向前进。
  同日11时许,双方均发现对方舰队。日联合舰队随即准备发起攻击;北洋舰队亦启航迎敌。丁汝昌向各舰下达命令,重申按预定之三条要求行动:姊妹舰或对舰,务合而勿离,互相援助;以舰首对敌;诸舰随旗舰运动。在迎战时,其全队列成"夹缝雁行阵"(横队):装甲舰"定远"、"镇远"居中;左翼依次为巡洋舰"靖远"、"致远"、"广甲"和"济远";右翼依次为巡洋舰"来远"、"经远"、"超勇"和"扬威"。由于各舰航速不一,在列阵过程中实际形成了"定远"、"镇远"突前的不规则的横队。巡洋舰"平远"、"广丙"号及鱼雷艇2艘,位于大东沟港口,未列入迎战队列。炮舰"镇中"、"镇南"及另鱼雷艇2艘,进入大东沟口护卫陆军上陆,未加入战斗。日联合舰队在接战时列成纵队:第一游击队4舰依次居前,本队6舰依次居后,"西京丸"和"赤城"2舰依次列于本队后尾左侧(非战斗侧)。当北洋舰队进至距鸭绿江口西12海里时,双方相距6.4海里,日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稍向左转向,企图攻击北洋舰队右翼。12时50分,双方在大鹿岛(大洋河口外)西南接近至3.2海里时,开始战斗。日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向北洋舰队右翼实施猛烈攻击,"超勇"和"扬威"二舰被击中起火,先后沉没。"超勇"管带黄建勋、"扬威"管带林履中及两舰官兵大部阵亡。日舰"吉野"亦被击伤。
  战斗开始后,"定远"舰飞桥塌毁,正在飞桥上指挥战斗的丁汝昌摔伤。北洋海军右翼总兵、"定远"舰管带刘步蟾代替指挥。随后,"定远"舰信号设备被炮火击毁,北洋舰队遂失去统一指挥。"定远"、"来远"、"靖远"等舰集中火力攻击日联合舰队本队后尾之"比睿"和"赤城"等舰,将其击伤,并击毙"赤城"舰舰长坂元八郎太。伊东亨采取机动战术对北洋舰队实施夹击,令第一游击队向右后旋回,拟自率本队向左后旋回;但坪井航三误率第一游击队向左后旋回,伊东亨乃临机率本队向右后旋回。北洋舰队队形被穿插兜击,顿时混乱。"平远"、"广丙"和2艘鱼雷艇赶到现场,立即对已被击伤的日舰"西京丸"实施追击,但被日第一游击队所阻。为救援"比睿"、"赤城",日第一游击队第二次向左后旋回机动,并对"经远"舰实施攻击;此时,向右后回旋攻击的日联合舰队本队绕至北洋舰队背后,形成对北洋舰队夹击态势。已受重伤且弹尽的"致远"舰正遇日第一游击队,管带邓世昌指挥已侧倾的"致远"舰向日舰"吉野"猛冲,以求与敌舰同归于尽,不幸被日舰击中鱼雷发射管,舰身爆裂,邓世昌及全舰官兵250余人壮烈殉国。日舰"高千穗"、"吉野"重新加入夹击"经远"舰,"经远"舰奋勇苦战,管带林永升、大副陈策阵亡,随后该舰被击沉,全舰官兵200余人英勇殉难。"来远"、"靖远"两舰在夹击日舰"比睿"、"赤城"时受伤。"来远"舰弹药舱爆炸,机舱充满浓烟,三管轮张斌元俯身舱底操纵轮机,大副张哲、炮官谢葆璋指挥官兵奋力灭火。15时30分,日舰继续夹击"定远"、"镇远","定远"、"镇远"等舰奋起还击,重创日舰"松岛",毙伤其100余人,伊东亨被迫移"桥立"舰为旗舰。在"靖远"帮带大副刘冠雄建议下,管带叶祖自动代理舰队指挥,集合各舰。伊东亨见天色已晚,数舰已伤,且顾虑遭鱼雷艇攻击,遂率队向东南方向撤出战斗。北洋舰队稍事追击后,亦收队回旅顺(今属辽宁大连)。在战斗进行中,"济远"、"广甲"两舰逃离战场,"广甲"舰至三山岛搁浅,后于23日被日舰击毁。
  此战历时5个多小时,日方因战法灵活,指挥得力,充分发挥第一游击队航速高、舰炮射速快等优势,始终掌握住战场主动权,故损失较小,只被击伤"松岛"、"吉野"、"比睿"、"西京丸"和"赤城"等5舰,官兵死伤290余人。中方由于接战队形不利于机动和发扬火力,加之一度中断指挥,故损失重大,"经远"、"致远"、"超勇"、"扬威"和"广甲"等5舰先后沉毁,"定远"、"镇远"、"来远"和"靖远"等4舰受伤,官兵伤亡约1000人。此后,黄海制海权落入日联合舰队之手,对甲午战争的后期战局具有决定性影响。


相关文章推荐:
辽宁省 | 东港市 | 黄海 | 甲午海战 | 日本 | 战争 | 东港市 | 黄海 | 甲午海战 | 日本 | 战争 | 塞纳河 | 城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