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焉支山

焉支山,中国名山。又称胭脂山、燕支山、删丹山、大黄山、青松山、瑞兽山 [1] 。坐落在河西走廊峰腰地带的甘凉交界处,位于山丹县、永昌县交界。东西长约三十四公里,南北宽约二十公里。水草丰美,自古为天然优良牧场。是境内主要水源涵养林地。地势险要,异峰突起;为古今军事要地。南麓的大马营滩、大河坝滩,自汉朝以来为历代官马场。 [1] 自古就有“甘凉咽喉”之称。 [2] 山区林场建有焉支山森林公园。武帝时,骠骑将军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县境东南大黄山)与匈奴战,斩首八千余级。 [3]

焉支山,现代地理常称”大黄山“。“焉支”源出匈奴语,有多种语意,这里意为”天后”。相对于匈奴以祁连山为”天“山,焉支山为”天后“山。一般认为,其别称”胭脂山“、”燕支山“等都是匈奴语的不同音译。 [4] 删丹山,据旧志载,焉支山谷地近钟山寺处,“以晓日出映,丹碧相间如‘删’字,又名删丹山,并以此得县名”。 [5] 而”大黄山“名称应为焉支山间因盛产药材大黄而得名。 [1] 《永昌县志》记载:”大黄山又名青松山,向多松,今樵采殆尽。……“。这可能是另一名称”青松山“的来历。另有”瑞兽山“的别称,无考。 [6]

焉支山,位于甘肃省山丹县和永昌县边界。是走廊南北(祁连山和龙首山)山间的独立山体。位于东经101度10分,至101度40分,北纬38度15分至38度00分。北至老军乡、陈户乡,西北部为花寨子乡,西南至大马营乡,南至山丹军马场,东在永昌县红山窑乡境内。南北宽20公里,东西长34公里(永昌县志谓:东西长约36公里,南北宽约21公里),总面积680平方公里。主峰毛帽山(磨磨山顶、百花岭)高3978米。主峰距山丹县城40公里,离金昌县城56.3公里。一般海拔2919米。

西至山丹河上游马营河,东南至永昌县西大河。是两河的分水岭。东北至水泉子峡、明长城。水草丰美,自古为天然优良牧场。是境内主要水源涵养林地。地势险要,异峰突起;为古今军事要地。 [2] [1]

磨磨山顶,山丹县称”毛帽山“,海拔3978,西西北走向,离金昌县城56.3公里,是焉支山最高峰永、山分界点。

西半部山丹县区域内,从西北向东南主要山峰有:石庙山,红山,在马营河李桥水库下游岸旁。冒葫芦疙瘩,在牛家湖右侧。瓷窑口、小口子、南山口,在焉支山北部,隔焉支山峡谷与龙首山向东余脉相望。照壁山、了光台,在马营河右岸李桥水库上游。白石头湾垴,在大马营乡东北方。

东半部永昌县区域内,主要山峰有:干沟,西西北走向,距永昌县城49.2公里,永昌与山丹分界线;香沟顶,西西北走向,距县城49.2公里,在永昌与山丹分界处;大柳沟,永昌与山丹分界线;上沟顶、蒿台坡,在焉支山南部。石咀子山,在永昌县内北支脉最东端。白露掌,为山的东端另一高峰,海拔3060米。 [1]

焉支山地层为古生代寒武系碎屑岩组成。 [7] 奥陶纪早期,焉支山也开始隆起,接受浅海沉积,并有火山喷发。祁连、焉支和龙首诸山的上升不止一次,与之相邻的走廊地区不断下沉,堆积了巨厚的陆盆沉积。侏罗纪(距今1.95-1.35亿年)境内形成一些零星的山间盆地,有煤的堆积。 [8]

下二迭纪焉支山系分布在花草滩、东水泉、新河、平坡、焉支山、晾高山、峡子山一带,与石炭系相伴生,为陆相碎屑岩沉积,也是重要的含煤地层。岩性为黄绿色砂质页岩及砂岩为主,砂岩中云母含量丰富,地层厚度18119米,一般20~30米,整合或假整合于上石炭统之上。

焉支山西侧广泛分布白垩系岩层,也分布有侏罗系岩层,含有煤层。白垩系岩层下部为紫色页岩或泥岩及薄层砂岩。厚376.93米,上部为灰黑色纸片状页岩夹薄层细砂岩。其中发现昆虫化石及植物化石。岩层厚195.5米。焉支山西部分布有加里东中期石英闪长岩,呈岩基、岩株产出,岩体中部出现闪长岩。

在地质构造上,焉支山属峡子山-焉支山背斜,为山丹槽地南缘隆起带,轴向北45度西,延长约25公里,两端出露寒武系,中间隐伏。红寺湖的白垩纪双窝铺张扭性断裂断层向南进入山丹槽地的新河西头至焉支山西缘,断层落差大达60一200米。 [9]

焉支山属于高山地貌,呈近东西向,山体浑圆,北坡较南坡平缓,有天然林木。山间断层泉水流露。 [7] 北与龙首山南支相对峙形成了河西走廊地势高峻狭窄的蜂腰地,长12公里,最窄处为1公里(俗称十五里山口)。 [7] 形成浑圆平坦山地,西北坡较平缓,四周多山前冲积扇。 [2]

焉支山为一系列的平缓山脉和山间盆地。在海拔2500米左右,多“V”形狭谷,山坡陡峭;在海拔2600米至3000米之间,阴坡有成片天然乔、灌林覆盖,阳坡为山地草场;在海拔4000米以上,气候寒冷,植被稀少,岩石裸露,呈高山寒漠。 [7]

东部、西部、南北为冲积平原。冲积平原位于龙首山与焉支山之间,四周为低山丘陵环抱,故又称山丹盆地。包括清泉乡全部和东乐、位奇、陈户乡部分地区,为山丹县主要农业区之一。海拔1556-1950米,自东南向西北倾斜,平均坡降1%,地形较平坦。水系流向与平原展布方向一致,河谷宽阔,刻切深度2~3米,地表覆盖着1-3米亚沙土,土质肥沃,是发展农业生产的优势地带。焉支山南北两侧分布冲积倾斜平原。从南至北有大马营滩、黄草滩、于定滩、花草滩、青羊口滩和绣花庙滩等。东南部永昌县为大河坝滩。海拔2400-3200米,向西北倾斜,地势较平坦,土层较厚,植被较好,宜于发展畜牧业。石岗墩滩和山羊堡滩海拔1600-1800米,属砾石戈壁平原,植被稀疏。 [10]

焉支山西北侧与龙首山东南支脉形成水泉子峡,峡口全长10公里,最宽处3.5公里,最窄处2.5公里。甘新公路贯穿东西,是新疆通往内地的必经之道,也是外侵进犯,我必守,敌必争之要地。此峡便于机械化部队运动,有疏散隐蔽,攻防作战的天然依托,但水源、天然植被缺乏。 [11]

焉支山位于亚洲大陆腹地,远离海洋,近沙漠,植被差,多裸露山地、丘陵,属大陆高寒半干旱气候。具有日照长,太阳辐射强,气温低,昼夜温差大,降水量少而集中,蒸发量大,湿度小,无霜期短,自然灾害较多等特点。春季升温慢,天气多变,风大,冷空气活动频繁,常出现倒春寒。夏季不甚炎热而短促。初秋天气较好,天高气爽,但降温快,中秋节左右易出现寒潮,草木凋谢。冬季寒冷而漫长。

因海拔高度,气候南北差异较大,山前冲积平原区,地势较平坦,海拔1550-2300米。年平均气温为73℃,月平均气温310月为12.6℃,11月到次年2月为一7.6℃;历年极端最低气温一33.3℃(1955年1月8日),极端最高气温37.8"C(1973年8月9日);最热年1953年平均气温6.9℃,最冷年1967年平均气温4.8℃。降水条件较差,年雨量195毫米,最多年1979年274毫米,最少年1962年115毫米,一日最大降水量49.9毫米(1979年7月26日)。每年平均有68天雨日。最长连续降水日数10天,最长连续无降水日67天,干旱指数为8.03。雨季在6月下旬至9月中旬,冬春为旱季,年蒸发量为2252毫米。年平均风速2.6米/秒,最多风向为东南风,次多风向为西北风,≥8级大风平均每年有17次,最大风速达28米/秒。无霜期平均151天,无霜冻期138天。

沿山区由于焉支山和祁连山影响,多偏东南风,频率达41%,其次是偏西风,频率15%。焉支山顶背阴处积雪终年不消。 [12]

焉支山背阴处积雪终年不消,且地下水丰富,是山丹、永昌交界处一系列河流的发源地。

发源于焉支山浅山区的羊虎口、南山口、瓷窑口、大口子河、流水口一般流程较短,坡降较陡,年径流量为0.6249亿立米。

寺沟河,发源于焉支山,包括三十六道沟全长20公里,在山丹县清泉镇落入马营河。河床比降1/30-1/40。包括三十六道沟,流域面积120平方公里,年径流量0.1351亿立方米,主要灌溉陈户乡和花寨乡寺沟村耕地。 [13]

焉支山山区基岩的构造裂隙和风化裂隙都很发育,为基岩裂隙水贮存创造了良好的条件。焉支山区径流深为50一200毫米。因此基岩山区一般都不同程度的贮存有裂隙水。由于沟谷的切割及受山前断裂的阻隔,绝大部分基岩裂隙水出山前都排泄于沟谷,部分被引为灌溉,部分入渗山前盆地,补给地下水。

焉支山区降水较丰富,地下径流模数1-3升/秒平方公里,水质好。发源于南部山区的地下水到马营盆地北部边缘,由于焉支山隆起及断裂影响,基底抬高,地下水溢出地表,复为河川径流。 [14]

焉支山顶地形为高山平缓山坡、古冰碛平台和侧碛堤,成士母质为冰碛物,冰水沉积物及残积坡积物为主、高山草甸土。平缓的分水岭、梁峁顶部或森林植被带中的无林草地,植被以蒿草、金露梅、山居柳、鬼箭锦鸡儿为主,草皮层厚15-20厘米,细根盘结,不连片,腐植层厚1526厘米,暗褐色。焉支山等植被带上,为山地灌丛草甸土,是灌丛草原,植物有金露梅、山居柳、杜鹃、锦鸡儿等灌木。土质粗骨性强,草皮层薄厚不等,一般厚15-30厘米,腐植层厚20一40厘米,褐色或黄褐色,粒状结构,有假菌丝体,有机质含量6-8%。

焉支山云杉林下,为碳酸盐灰褐色土,发育在岩石风化残积物或坡积物上,土层薄厚不一,土壤构型是:苔藓层,厚14厘米,黄绿色,覆盖度80%。腐殖层,厚16厘米,有机质6.42%,枯枝落叶层,厚20厘米,半腐烂状,有机质高达80%。过渡层,厚35厘米,淋溶灰褐色土,分布在军马场区内针叶云杉林下,面积1.311万亩,苔藓层,厚13厘米。枯枝落叶层,厚26厘米。‘腐殖层,厚32厘米,有机质6-12%。过渡层,厚32厘米,褐灰色,轻砾质。 [15]

据《永昌县志》清乾隆五十年(1785)本记载:“焉支山,林壑茂美,最宜畜牧,药草尤蕃”。但三十一年以后至嘉庆二十一年(1816),《永昌县志》记载:”焉支山又名青松山,向多松,今樵采殆尽”,“木则榆杨为多,松柏昔偏南谷,今稀。” [6]

焉支山的天然森林区,海拔2400-3100米之间,与亚高山灌丛草甸草原、低山草原相衔接,同时又与牧场、农田交错相间。是山丹县最大的天然林区,也是天然水源涵养林区之一,设焉支山林场,经营面积43.19万亩。其中森林面积20.9万亩(乔木林5.5万亩,灌木林15131万亩)。 [16] 永昌县志显示:截至1980年代,焉支山林区面积达13590亩(应指林区永昌县部分)。 [17]

焉支山林场1988年森林资源建档,用标准调查法测算,活立木总蓄积量38.7251万立方米,其中林分蓄积35.3886万立方米,疏林蓄积2.7422万立方米,散生木蓄积5943立方米。乔木林树种以云杉为主,其次为圆柏、山白杨。灌木林以柳科为主。 [16]

焉支山天然林区以青海云杉为建群树种,千高耸而端正,叶浓密而青翠,成材木需百年时间。次之有祁连圆柏、山杨。花木树种有杯腺柳、山丹柳、中国黄花柳、毛枝山居柳、红花忍冬、鬼箭锦鸡儿、小叶锦鸡儿、绣线菊、小蘖、水枸子、灰枸子、窄叶鲜卑木、茶蔗子、串地柏、金露梅、银露梅等。凡未经践踏破坏的灌木林,枝叶稠密,景色宜人。 [18]

焉支山区的草场,主要分布在南部的马营滩,草原面积大,牧草质量好,地势平缓,水草丰茂;焉支山植被较好;北山地区草原面积较大。其中:草甸草原植被分布在焉支山林线以下地带,焉支山腰间,以莎草科的蒿草和丛生禾草为主,还有菊科和其它科的杂草,覆盖度86%。焉支山东北部山前倾斜平原上,植物以丛生禾草为主,伴有菊科小半灌木,覆盖度63%。高山灌丛草地植被类,上层多高山柳和木本萎陵菜等植物,下层多莎草科、蓼科植物。覆盖度67%。高山草甸植被类植物品类繁多,受高山气候影响,全部呈垫状生活型,耐牧性强,利用价值大。植物以莎草科为主,蓼科次之,覆盖度95%。焉支山永昌县草甸草场有109平方公里。 [19]

焉支山山区,中药材品种繁多,主要是秦艽、大黄,秦艽年产可达万斤。大黄产量较少,年产百余斤。 [20]

焉支山一带的兽类有:獾猪,雪豹(艾叶豹)、普氏原羚(滩黄羊)。鸟类有:黑鹳、玉带海雕(黑鹰)、白尾海雕(黄嘴雕)、斑尾榛鸡(柳鸡)。二级保护的野生动物。兽类:豺(豺狼)、马熊(瞎熊)、马鹿(獐子、香子)、白臀鹿(青鹿)、黄羊、藏原羚(山黄羊)、岩羊(石羊、青羊)。鸟类:鸢(老鹰)、苍鹰(黄鹰)、雀鹰(鹞子)、草原雕(大花儿雕)、藏雪鸡(淡腹雪鸡)、暗腹雪鸡(高山雪鸡)、蓝马鸡(松鸡)、雕鹗(大猫头鹰)。

主要品种有:牦牛,来源于青藏高原,适应海拔2500米以上的高寒山区。肉乳兼用,在焉支山、马营滩放牧。黄羊,分布于大马营草滩和焉支山区(为国家二类保护动物)。肉可食,皮可制褥。鹿,甘肃马鹿(为国家二类保护动物),分布于焉支山和祁连山中,肉、血、骨均可入药,鹿茸是高级药料,经济价值高。属于国家重点一级保护的野生动物。

为了加强野生动物的保护,成立了焉支山自然保护管理站。 [21]

焉支山区的矿产主要是金矿和煤矿。金矿,在山丹县大马营乡窑坡村东焉支山中曹家口子一带,未经勘探,储量不清。煤矿,山丹县羊户沟矿区位于县城东南52公里处焉支北麓。1972年由145队对羊虎沟矿区进行了精查和勘探工作,基本上查清了构造形态及含煤性,划分了井田,获得各级储量1046.88万吨。永昌煤炭也很资源丰富,有悠久的开采历史。 [22]

焉支县城故址焉支城遗址,位于焉支山东南麓红山窑乡高古城村。城略呈正方形,已残缺。东西328米,南北321米,北端有2墩,南北各置1门,夯土板筑,夯层厚18厘米,护城河宽4米,南有40米见方干涸涝池一个。《读史方舆纪要》载:“焉支县在番禾县界。”《五凉志》、《永昌县志》记载:晋怀帝永嘉五年(311年)张轨依焉支山置焉支县。“《甘肃通志稿》记:”前凉时从番禾县析置焉支县“《秦边纪略》记载:“后魏置焉支县于焉支山下,属番禾郡。则高古城,后魏之焉支城也。”《凉镇志》载:“高古城堡周围二百一十丈,高二丈五尺,厚一丈,开城门一座。”《永昌县志》又载:“清雍正年间,在高古城旧址再建城廓,为正方形。”焉支故城遗址,经文物部门考证,属晋代遗存。1982年由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3]

花寨城堡遗址,现为花寨子乡政府所在地。面积9万平方米。建于明成化年间,平面呈正方形,南开一门,北城垣正中的祖师楼墩台尚存,覆斗形。北、西西边城墙部分残存。四周有护城河,大部填平。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绣花庙滩营盘,位于甘新公路绣花庙道班东南1.5公里处。面积1.5万平方米。明代建筑,为屯军扼守列障,平面近似正方形,墙体坍塌为土棱状,底宽11.5米,高4米,门面北,有瓮城,呈半圆形。四周有壕沟,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马营城堡遗址,现为军马局职工医院,面积16万平方米。始建于明代洪武八年(1375年),弘治十五年(1502年)重建。现存残垣底6米,北垣正中有楼一座,名将军楼。四周有护城河。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大马营,汉代设马苑,隋、唐设牧监,明置千户所,清设游击营、千总署,巡警分局、官粮仓、社仓。为大马营乡政府驻地。城堡遗址周长二里一百二十九步,开南门,带瓮城。城门北80米处为内城6北墙筑墩,上建楼,称将军楼,尚存。历代官署设城内,常有兵卒戍守。清时庙宇有火神楼、灵官殿、牛王宫、魁星楼,老爷台,城隍庙,娘娘庙等。民国初城内住户七八家,城外居民50多户,城墙已隳,城址由军马局建职工医院和家属楼。

花寨子,原有堡寨,周约一里三百步,左依焉支山,右近马营河,北临高家湖,南迎祁连山、山环水绕,景色壮观。建于明成化六年的广化寺碑记描述:“居民康豫,木可樵,水可鱼,圃可蔬,为境内第一胜概”。南向开一寨门,直通广化寺,寺后寨墙之上建有楼阁。寺内钟鼓楼东西相对,正为大雄殿,两庑有文殊地藏殿、天王殿、塔殿、伽蓝护教殿及斋堂、僧舍、仓廪、井厩等。清末寨内还有城隍庙、关帝、财神、土地、风神等庙,学堂1所,社仓1处,后均拆毁。

硖口古城遗址,在老军乡硖口村,东北与明长城相接,距甘新公路2公里。遗址建于明代,面积19万平方米,长方形,开南、北门,且有瓮城,残存西南东北角墩和北门西侧马面及部分残垣,残存jtl'l为砖券式。城内有南北中心道,路中存过街楼1座。周连外城,四周有护城河。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丰城铺遗址,在甘新公路丰城道班西南侧。建于明代,面积3.9万平方米。平面呈长方形,南开一门,I临古道。有瓮城,呈半圆形。城墙残垣底宽6米,高6米,现场散落大量黑釉瓷碎片。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花草滩营盘遗址,位于老军乡丰城堡村东北1.5公里的中花草滩,面积1.4万平方米。建于明代,为边防列障。平面呈正方形,南侧开一门。墙坍塌为土棱状,四周有壕沟,壕内散有黑釉粗瓷碎片。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孙庄古墓葬群,在老军乡孙庄村。汉墓。中心墓葬群面积1.5万平方米。地面封土1.2两座为方土台状,余为圆丘状,共10余座,排列无规则。1975年水利建设中挖掘一座,出土文物有陶器罐、灶、鼎、盘等。地面散有子母砖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山羊堡古墓葬群,在东乐乡西屯村东南山丹古河道南岸的沙滩上。汉墓。中心墓群面积7.5平方公里。封土堆多为圆丘状,部分被破坏,南缘有窑址两处。出土文物有陶罐。地面散落大量子母砖块、灰陶片。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白圪达古墓葬群,在陈户乡王城村七社西南缘。汉墓。面积2826平方米,地面封土堆呈高大圆丘状,地面有子母砖残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峡口过街楼,位于老军乡峡口村。始建于明代,坐落于城内南北中心道偏南。路两侧筑有条石和砖砌面的黄土夯筑墩台,间距4米,两台间架过梁,铺木板,上立木构小楼三层,一、二层四坡单檐,内立通柱,三层硬山两坡,呈空井状。 [24]

汉长城(又称塞)。山丹县境内汉长城,东南接永昌水泉子段,从十五里口开始,经老军、陈户、位奇、清泉、东乐5个乡18个自然村,逶迤北上龙首山脉东大山烟洞口,入张掖界,全长98.5公里。始建于西汉元鼎六年(前111年)。由壕沟、壕棱、自然河、烽燧、列障构成。全线以壕沟代替墙垣,唯老军乡硖口南口向东约3.5公里,由羊虎沟下游顺柳沟山南麓以陡坡代替壕沟。现存壕沟深0.8到3米,口宽5~8米不等;壕沟里沿有壕棱,呈土脊状;烽燧除H8号燧座落于壕沟外侧、海拔2172米的金山子制高点,其余均筑在里沿的壕棱上。底边5米左右、高6米以下。燧间距离多为1.25公里。除硖口一列障筑于壕沟对面、硖谷两侧的山上,其余列障与壕棱上的烽燧相连。列障面积一般为100平方米左右。存壕沟全线共59.95公里,烽燧19座,列障3处。1981年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壕沟两侧15米内。

明长城(俗称边墙),山丹县境内明长城起止地点、走向、经过乡、村、地段、长度大致与汉长城同。汉长城在北侧,明长城在其里,相距10-80米之间,平行延伸。嘉靖后期始建,隆庆六年(1572年)竣工。由黄土夯筑的墙、墩(史称墩台或随墙墩)、列障构成。明长城实存82公里。1981年列为甘肃省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长城两侧15米以内。 [25]

山丹县境内现存烽燧有汉代(含明代加筑沿用的)和明代的,共73座。这些烽燧星罗棋布、纵横交错地分布在龙首山、祁连山北麓各山口、焉支山、大马营草滩、甘凉古道以及堡寨、村庄附近,并大致按东西、南北走向分布。类型分驿道烽燧、兵墩、陈望墩、苑马燧、田墩等。大马营城堡为中心,向东沿焉支山南麓缓坡草滩分布,约2.5公里一墩;黄山北麓各山口分布有寺沟口、黑山子顶、甘泉子墩洼山、羊虎沟、帽盔山5处烽燧。 [26]

焉支山钟山寺,唐玄宗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封焉支山神为“宁济公”,敕令太子少保、河西节度使哥舒翰建宁济公祠,后称钟山寺。明万历年间,建成玉皇观。 [27] 1951年,土地改革时全县庙产归地方财政所有,多被改建为机关学校。“文化大革命”中,又将钟山寺与大佛寺被毁。 [28]

山丹地处河西走廊中部蜂腰地带,祁连、龙首二山南北对峙,焉支山耸立于东南,丝绸古道由境内东西穿过,南可通青海,北可达蒙古,东西控扼甘、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西汉初期,游牧于河西走廊的匈奴族日益强大,对西汉王朝造成极大威胁。祁连山、龙首山遥相对峙,焉支山虎踞东南,素有“走廊蜂腰’’、“甘凉咽喉’’之称,是古代“丝绸之路"通往西域的必经之地,军事要地。 [29]

西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山丹县境内置删丹、日勒两县,属张掖郡。删丹古城在焉支山谷地近钟山寺处,“以晓日出映,丹碧相间如‘删’字,又名删丹山,而县以此得名”。日勒县辖焉支山北侧地域,治在峡口东古城洼,以驻地城堡“旗翻日勒’’之景而得名。 [5]

元狩二年(前121年)春,以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领骑兵1万,出陇西(即临洮),渡临津关(青海循化黄河渡口),越祁连山,经大斗拔谷(即民乐县扁都口),入河西走廊,迅速占领匈奴的祁连城(民乐县永固城),与浑邪王战于焉支山,匈奴败走,霍去病乘胜“过焉支山千余里”,俘浑邪王太子和相国、都尉,获休屠王。祭天金人”。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3] [30]

武帝成宁四年(278年)鲜卑族秃发树机能部将若罗拔能等进占删丹,杀晋凉州刺史杨欣于丹岭(即山丹岭,焉支山)。 [31]

西晋永嘉中,在焉支山东南置焉支县(北魏时改燕支),故址在永昌县西约37公里处的红山窑镇高古城。 [32]

炀帝大业五年(609年)六月,炀帝至张掖,登焉支山,会见突厥及西域二十七国王公使者。七月,经大斗拔谷东还。山路险隘,大风雪,文武官员饥饿沾湿,士卒冻死大半。 [33]

炀帝大业五年(609)三月,隋炀帝西巡。六月壬子(17日)至焉支山,高昌王鞠伯雅、伊吾吐屯设等西域二十七国来朝谒,来者皆”佩金玉,披金厨(毛毯衣物),焚香奏乐,歌舞喧噪”。隋炀帝亦命令“武威、张掖士女盛饰纵观,衣服车马不鲜者,郡县督课之,骑乘嗔咽,周亘数十里,以示中国之盛”。土屯设遂献西域数千里之地。隋炀帝西巡,曾到番禾县的瑞相寺朝拜,行布施,御笔提额,改瑞相寺为感通寺。 [34]

康熙四年(1665年),青海蒙古厄鲁特部酋长怀阿尔赖因洪水开市,欲得大革滩驻牧,率弓弩手三干,驱马数千,移帐白石崖13外之野马川,进据大草滩、焉支山,屯驻定羌庙,甘凉交通中断。 [35]

民国26年(1937年)2月下旬,在红军组织下,山丹农民王煜亭等500余人在焉支山起事,后惨遭失败。 [36]

山丹是“弱水”之源,赖祁连山、名焉支山积雪融化之水资灌农田。汉武帝开置河西四郡后,为开发河西首重水利。由此,历代多致力于水利,明、清时期尤盛。 [37]

焉支山北部及北侧为山丹县的陈户乡、老军乡。陈户乡南部焉支山区属高寒区,种植小麦、油菜籽、‘青稞、大麦,主要靠李桥水库、三十六道沟、寺沟3水库蓄水灌溉。老军乡,位于焉支山东北部,东至十五里口与永昌县红山窑乡毗邻,总面积67.64万亩:乡政府驻老军寨两汉、三国、两晋时期,地属日勒县。境内峡口堡、丰城铺、定羌庙(绣’花庙)为明清两代驿、塘和军事守望重地。地势平坦,水资源缺乏,历史上多旱灾。耕地靠流水沟、瓷窑口两座小型水库蓄水和井沟、羊户沟、火烧沟、南山口、大口子、柳沟、长沟等山谷洪水灌溉。有耕地5.06万亩,宜于种植小麦、胡麻、洋芋、青稞等作物。境内草原面积大,宜于发展牧业生产,为山丹县半农半牧乡。

焉支山西北部为花寨子乡,境内地势东为高山和丘陵,西部马营河两岸为狭长河川,总面积12.59万亩。地处焉支山西侧丘陵地带,村庄、田畴大多沿马营河、寺沟河道分布。东部属高寒区,宜于种植小麦、油菜籽、青稞等作物;西部属半干旱区,宜于种植小麦、油菜籽、胡麻、洋芋、蔬菜等。全乡耕地面积4.74万亩,其中水浇地占27.6%,多分布在马营河两岸,灌溉便利。境内有明代钟山寺、广化寺遗址。钟山寺建于焉支山腹地,松林葱郁,景色宜人,为境内避暑之地。夏历六月六日,有盛大庙会,游人车马,络绎不绝。

西南部为大马营乡,地势南部平坦,北部东、西为丘陵,中为河川,总面积22.24万亩。乡政府驻大马营堡。大马营为历代牧养军马之地,明、清时期又为设防要冲,清代设大马营游击和守备于此。为高寒半湿润区,村庄、田畴多沿焉支山南坡,马营河两岸分布。现有耕地7.13万亩,旱地占耕地面积的88.8%。历史上只宜种植青稞、大麦,近20年来,以种植小麦、油菜籽、青稞为主,为本县主要油料产区之一。1988年,全乡粮食总产量5428吨,油料1500吨,农业总产值476.83万元。乡办企业有农修、采煤、粮油加工等。1988年,全乡经济总收入873.34万元,纯收入589.62万元,人均纯收入445.21元。山(丹)大(大马营)公路纵贯其境,交通便利。境内有大马营城堡及将军楼遗址。 [38]

2017年,山丹县生产总值达到50.55亿元,全县大口径财政收入达到5.23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54亿元。全县农林牧渔业总产值达17.84亿元,猪、牛、羊饲养量分别达到5.95万头、2.45万头、111.59万只。全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达到24家,全部工业总产值达25.53亿元。全县贫困人口由2014年初的4587户1.42万人减少到1248户3317人,脱贫3745户11913人,贫困发生率从9.29%下降到2.55%,实现了全县整体脱贫摘帽的目标任务。 [39]

焉支山东部在永昌县内红山窑镇,因红山窑出陶土、煤炭烧制陶瓷而得名。西以焉支山、绣花庙、羊圣庙为界与山丹县相邻,西南连西部草原,以白石崖与山丹县连界。境内有山丹军马一、四场,国营八一农场黑土洼分场。 [40] 辖12个村、115个社,25952人,总耕地面积18.32万亩,是一个半农半牧,河灌为主的贫困农业大乡。2016年,播种面积为12.3万亩,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413元。 [41]

2017年,永昌县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7.96亿元,实现大口径财政收入5.94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08亿元,实现农林牧渔业增加值16.27亿元,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8154元。全县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7024元,贫困人口由年初的262户836人减少至年末的206户650人,实现脱贫56户178人,贫困面降至0.4%。 [42]

畜牧

春秋、战国至西汉前期,永昌县一带畜牧业得以长足发展。据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骠骑将军霍去病。出陇西、"越焉支”击败匈奴贵族,匈奴远遁大夏时的民歌”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无藩息”推测,当时少数民族在焉支山经营的畜牧业生产已有相当规模。从晋朝以来,焉支山以南的大马营滩,祁连山北麓的大河坝滩,一直为官马牧场。隋炀帝在此置官营牧,育官马10万余匹;唐太宗贞观到高宗麟德、玄宗天宝年间,永昌一带是其官马饲养的重要地区之一。西夏和元朝时,永昌的畜牧业也有很大发展。明洪武三十年(1397)在甘肃设行太仆寺,管辖十二个卫和三所的骑操马匹。永昌境内的马营沟、大马营滩、骟马墩等地皆是官方牧马的重要场所。 [43] 至1980年代,焉支山北坡边山地区仍然是半农半牧。而南部的大营滩作为军马场则以牧业为主。 [38]

采矿

永昌历史上无有色金属冶炼工业,但有采矿业。据《永昌县地名资料汇编》记载,境内因淘金、挖银而命名的地名就有:焉支山北坡的金湾、金沟,龙首山北麓的金沟子、矿子沟、银洞沟等。龙首山北侧的双井子牧场以东有东金场、西金场,祁连山皇城金洞沟、焉支山南侧的银洞沟均有采矿痕迹。民国时期,采挖金银者绝迹。 [44] 山丹县境内羊虎沟、李桥石城门、范营红山等地有采银和淘挖砂金的历史,规模产量已无考。 [45]

永昌煤炭资源丰富,开采始于何年无记载文,据传说刘明洪武年间(1368-1399),红山盖就有多个小煤窑,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永昌县志》:乾隆五书年(1785)记载:城北十里,产煤炭。红山窑在县城西七十里,其地多煤炭窑,较东山所产佳。 [46] 山丹县境内,羊户沟煤矿地处山丹县县城东南50公里焉支山(又名焉支山)北麓羊户沟煤田北邻山丹县老军乡羊户沟村,东与永昌县接壤,地质结构为石炭统羊户沟群。煤田共分5个块段,自羊户沟块段始向东延伸分别为井湾块段、黑土泉块段、截大坂块段、骟马墩块段。羊户沟煤矿建于煤田西羊户沟块段。1988年完成原煤产量为2.9万吨,产值82.35万元,吨煤成本24.76元,年实现利润11.7万元。首都钢铁公司和兰州煤矿中心试验室化验,羊户沟煤矿原煤为焦肥煤,含硫2.4%,灰份17%,含矸率8%,发热量为7640焦耳/公斤,是理想的工业用煤,主要供应张掖、山丹、武威等地地方工业。 [47]

制陶

山丹县制陶业起源较早,四坝滩遗址、壕北滩遗址出土的陶器证实,早在新石器时代,境内就已制陶为皿。明洪武时,焉支山北麓的瓷窑沟、县城西南碗窑沟就有制陶砖和陶瓷器皿的手工业作坊。 [48] 据河西堡鸳鸯池等遗址出土文物表明,永昌县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了制陶业。清乾隆五十年(1785),《永昌县志》记载。红山在西七十里,居民半以陶为业”。说明在当时红山窑陶瓷生产已具有一定的规模。早在明朝洪武年间(1644至1661)红山窑就有“黑”、“白”窑生产。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永昌县志》记载:‘‘金山,城北二十里……又出陶器,其产与正西七十里之红山同。”据考证陶瓷窑在北海子乡金川西村(金川峡水库西南边),窑迹尚存,俗叫家什窑。但此窑停止于何年,无记载。红山窑陶窑一直生产。民国三十年(1941),陶瓷窑发展到5座,即李家窑(李积富)、福顺西(商号)窑、马家窑(吉元)、柴家窑、王家窑(王敬臣)。每个窑拥有工人17至18人,主要烧制缸、盆、罐、坛等粗陶,也制作了一些细陶,每窑每年平均约产缸200个,大小盆1200多个,大小瓶300多个,狗头缸子50个,碗1万个。总价值为120个银元,折合小麦8000多斤,产品多运销于武威、民勤、民乐等县,一度曾销于青海大同、门源。 [49]

旅游开发

1993年,甘肃省林业厅批准成立省级焉支山森林公园。2010年被评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成为张掖市五大旅游精品景区之一,2012年游客突破16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到了700多万元。 [50]

焉支山地区虽然是丝绸之路的要津,但并无穿越山区的道路记载。历史上,山区北部和龙首山之间的峡谷中,长城沿线,和山区南部的滩地为东西交通孔道。

古代丝绸之路经永昌、山丹县,有两条绕焉支山而过。北线从武威经九坝、玉宝、土佛寺、圣容寺、毛卜喇、王信堡、水泉子过定羌庙(后改称绣花庙)至山丹峡转张掖。中条为中路,从武威经八坝、六坝、永昌县城、水磨关、高古城、大马营滩到山丹再折向张掖。从历史遗迹来看,南路大约兴于汉晋,北路、中路大约出现于隋唐时期。古代该地区的驿道,则从丝绸之路中路,东起武威县城,西行经槐安驿、丰乐堡、八坝堡、三十里堡、永昌驿、水泉驿、峡口驿至山丹县城,许多驿站设在焉支山北麓。 [51]

古丝路中线一直是省级要道,民国二十六至二十八年(1937至1939年)国民政府在旧大路的基础上,修建了甘新公路。该线从武威县的沙河317公里处跨入永昌县境的八坝村,穿越六坝乡、东寨乡、城关镇、北海子乡、焦家庄乡、红山窑乡,西至绣花庙(392公里500米处)入山丹县境。建国后,编为312国道。 [52] G30连霍高速线永(昌)山(丹)高速公路也基本沿古丝路中线,经过焉支山北麓。于2002年竣工交付使用,2004年通车,全长118公里。 [53-54]

从前,每年六月初六,俗称“去病节”,晒衣物书籍,去焉支山钟山寺旅游,求儿女或还愿者甚多。后来发展为焉支山传统庙会。 [55]

焉支山称著于中国历史,许多名人名家作诗词以志心愿。比如唐代李白的《幽州胡马客歌》:”虽居焉支山,不道朔雪寒。妇女马上笑,颜如颊玉盘。翻飞射鸟兽,花月醉雕鞍。“岑参的《过燕支山寄杜位》:“燕支山西酒泉道,北风吹沙卷白草。长安遥在日光边,忆君不见令人老。”韦应物的《调笑令》:“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跑沙跑雪独嘶,东望西望路迷。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将才且雄,万乘亲推双阙下,誓开甲第金门里,卫霍才堪一骑将,赵魏韩燕多劲卒,报仇只是闻尝胆;画戟雕戈白日寒,叠鼓遥翻瀚海波,麒麟锦带佩吴钩,拔剑已断天骄臂,汉兵大呼一当百,教战须令赴汤火……“王维的《燕支行》:”时来谒帝明光宫。千宫出饯五陵东。身作长城玉塞中。朝廷不数贰师功。关西侠少何咆勃?饮酒不曾妨刮骨。连旗大旆黄尘没。鸣笳乱动天山月。飒沓青骊跃紫骝。归鞍共饮月氏头。虏骑相自哭且愁。终知上将先伐谋。” [56]


相关文章推荐:
河西走廊 | 山丹县 | 焉支山森林公园 | 匈奴语 | 山丹县 | 永昌县 | 祁连山 | 龙首山 | 山丹河 | 西大河 | 明长城 | 红山窑镇 | 陈户乡 | 老军乡 | 大马营乡 | 永昌县 | 红山窑镇 | 霍去病 | 唐太宗 | 焉支山森林公园 | 312国道 | 连霍高速 | 幽州胡马客歌 | 调笑令 | 燕支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