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沈夜

沈夜,是国产单机游戏《古剑奇谭二:永夜初晗凝碧天》中的重要角色之一,人气角色,为流月城大祭司、偃师谢衣的师尊、沈曦的兄长。

昵称:阿夜(沧溟城主、瞳、华月称)、夜儿(前大祭司沈夜之父称)、师尊/师父(谢衣称)、主人(初七称)

年龄:一百五十五岁~一百七十岁,外观28岁,具体不详。

身高:180 cm  [1]

出生地:流月城

上古之时,一场灾劫席卷大地,不周山天柱倾塌,天穹皲裂,霪雨无止,大水浩然不息。神农至西北一处天裂,以矩木为基,兴建流月城,于此指引众神,以灵力炼制五色石,交由女娲补天。补天之事耗时弥久,人界黎民死伤惨重。有一部族名曰烈山,信奉人皇神农,寿数长久,善驭灵气。烈山部人不忍生灵涂炭,自请入流月城相助,神农感其赤诚,欣然应允,于是将一滴神血封入矩木,使其蕴含的生命之力通过矩木枝叶发散,以供烈山部人不饮不食而活。

补天进展艰难,天皇伏羲遂启用神剑昭明,赴东海斩杀巨鳌,取其足支撑四极,暂止天穹倾颓之势。洪水为之退歇,不日天裂亦告修补完毕,然而昭明却于此役后崩裂损毁,不复神剑之形。

灾劫过后,人界浊气漫溢,生民因之纷纷病亡,所幸流月城高居九天,浊气稀薄,神农便命烈山部暂居城内,待他另寻适宜居所。可神农从此再也不曾回来。天皇伏羲为防止五色石和矩木等机密外泄,在流月城内外布下结界,流月城从此与世隔绝,烈山部人无法踏出城外半步。

流月城自此留驻于北疆上空,城中终岁严寒,少有草木,展目只见莽莽矩木,皑皑雪原,冷寂无涯。烈山部人建起巍峨神殿,于其中昼夜求祈,期盼神明早日归还。 [2]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大地浊气日渐浓郁,即便高居天上,烈山部后裔仍难逃浊气侵蚀,体质衰退,寿命减短,甚而罹患绝症,肢体溃烂,痛苦而死。

145+年前(沈夜幼时),沈父(前任大祭司)因担心其子沈夜太过孤独,从平民孩子中挑选了一人,制成傀儡,做为沈夜的玩伴。沈夜为她取名“华月”,并言华月就是正月,万象更新,正是好时节。因为大祭司之子的身份,沈夜唯一的朋友就是沧溟,然而那时沧溟已经罹患绝症。有段时间,沈夜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密室中,试验那些神农留下的上古秘术,希望寻找治愈绝症的方法。

145年前(沈夜8-15岁,具体不明),为了尝试借神血之力治疗沧溟,沈父提议将同样患病的沈夜和其妹妹小曦送入矩木核心做实验。沈夜试图带小曦逃跑,然而伏羲结界笼罩之下,最终还是被其父带回,送入了矩木。经此一事,沈夜和小曦的病症痊愈,沈夜还意外的获得了神血庇佑,然而小曦却再也未能长大,并且记忆只能维持三日。每过三日,她的记忆便退回被送入矩木之前的那一夜。由于神血效用未明,前任城主只将沧溟依附在矩木之上,借助神血之力控制病情。因沈夜获得部分神血之力护持,料想余生都不会再染上病症,虽然并不适合,但之后沈父仍将沈夜作为下一任大祭司训养。

133年前,前任城主与前任大祭司先后亡故,沧溟继任城主,沈夜继任大祭司,流月城发生叛乱,沈夜暴力镇压。沈夜发觉他的病症并没有被神血治愈,但却隐瞒了这个事实。同年,沈夜收谢衣为徒,并将其作为下任大祭司培养。 [3]

133-122年前,沈夜与谢衣合力尝试制作偃甲炉,以供寒冬时节族人取暖。

122年前,谢衣成功破开伏羲结界。彼时,神血至多只能支持百年,五色石也行将燃尽,流月城面临覆亡危机。沈夜派遣祭司下界,找寻洞天福地或清气聚集之地,以供族人迁居。然而世殊时异,连洞天也已经多有浊气。同时,早已窥伺在旁的心魔砺罂趁破解之时潜入流月城,附上矩木,吸食城民七情。为了拯救族人,沈夜同砺罂谈判,最终达成协议,砺罂以其魔气熏染流月城民,使其能不惧浊气在下界生存。而作为交换,沈夜向下界投放矩木枝,助砺罂吸取下界七情以增强魔力。同时,沈夜与沧溟城主密谋,以沧溟的魂魄为代价施行冥蝶之印,用于最后封印心魔砺罂。此后122年间,沈夜每日都在砺罂面前给沧溟城主送花,并在花中暗暗附着灵力,以饲养冥蝶,增强唤醒冥蝶之印时的威力。

同年,流月城几位高阶祭司叛乱,沈夜将叛乱祭司诛杀。不久之后,其徒破军祭司谢衣因反对与心魔合作,叛逃下界,另寻他法。沈夜下令,流月城中,从此不得再提破军祭司。

100年前,沈夜于捐毒国附近沙海将谢衣捕获带回。谢衣重伤濒死,只得以偃甲和蛊虫续命,沈夜毁去其记忆,将其改名为初七,成为自己的专属部下。(此段内容为游戏沈夜自述“谢衣……百年之前,于捐毒国附近沙海之中,被本座捕获带回,本座毁去了他的记忆,仅保留下一部分法术和偃术……然后……本座给他改了名字,从头调教……”)

22年前,沈夜派遣初七下界清理无厌伽蓝的妖灵,作为安置魔化城民的据点。

17年前,沈夜向捐毒国投放矩木枝。

游戏本传时间,贪狼祭司风琊发现矩木枝叶枯萎,派遣祭司在沈夜探望沧溟城主之时进入寂静之间进行试探。沈夜杀了进行试探的祭司,并因风琊存有二心,派遣初七除掉风琊。然而风琊此举,仍将矩木开始枯萎的事实暴露给了砺罂。砺罂遂施计趁沈夜不在时,骗取小曦的魔契石,使小曦失去抵御心魔的能力。

因心魔已经有所察觉,沈夜开始令族民向下界龙兵屿迁徙。同时,向下界隐蔽的投放经过瞳改造的矩木枝,矩木枝上有咒印,只需念动咒诀,便能于瞬间截断它们与砺罂的联系。沈夜将以偃甲谢衣核心部件改造的偃甲刀“忘川”赠与初七,并命其于必要之时,可出手相助乐无异等人。

广州之夜,初七替沈夜取回昭明剑身,沈夜带剑身回到流月城,以沧溟魂魄为祭,发动冥蝶之印,封印砺罂,并将神剑昭明插于矩木之上,阻断砺罂与矩木的联系。

最终,乐无异一行人带着昭明剑心杀上流月城。城中只余不愿迁徙的族民和少部分祭司。乐无异等人强拔昭明剑身,导致砺罂破印而出,附在小曦身上。沈夜为杀砺罂,亲手破开小曦的胸膛,捏碎砺罂魔核,并令乐无异用重铸后的昭明斩断矩木。

矩木断,流月城也将崩塌。沈夜为给下界修真门派一个交代,以身殉城。

招数:黑衣沈夜:烈、引、结、舞、灭

Boss战变身:舞(五行术法)、缠沐灵、烈天命、寂灭、永夜、引继舞

性格:冷漠寡言、沉静稳重、坚强隐忍,在妹妹沈曦、城主沧溟和其他同伴面前却又有温情的一面

忌讳:背叛

人物音乐:永夜寒沉

配音:吴磊

父亲:前任流月城大祭司,姓名不详,同时也是一生最不愿提及之人

妹妹:沈曦(沈夜最重要的亲人)

徒弟:谢衣

同伴/好友:沧溟城主、瞳、谢衣、华月

合作/宿敌:心魔砺罂

影卫:初七(重生谢衣)

曾倾慕对象:沧溟城主(游戏词条考据中提到,少年时代的沈夜曾倾慕过沧溟)

流月城高阶祭司介绍

基本来讲,祭祀取名都属于紫微斗数的中的用词

北斗七星:贪狼、武曲、破军、廉贞、禄存、巨门、文曲

南斗六星天府、天梁、天机、天同、天相、七杀

城主:沧溟

大祭司、紫微祭司:沈夜

廉贞祭司:华月

七杀祭司:瞳

破军祭司:谢衣

贪狼祭司:风琊

太阴祭司:明川

巨门祭司:雩风

开阳祭司:崔灵境(叛乱被杀)

天同祭司:雍门狄(叛乱被杀)

天机祭司:赤霄(叛乱被杀)

祭司:离珠

古剑的故事,总在一个既定的大背景下铺展,七分天意。人身于其中,挣扎困顿,机关算尽,似乎都难以撼动宿命的洪流。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却又如此热烈真挚,于是到最后,纵使改变不了那既定的结局,也能自在潇洒,说一句“此生无悔”。

这里要讲的一个人,如高天孤月一般遥不可及、如冰如霜,却又独自照彻漫漫寒夜,他便是流月城大祭司沈夜。沈夜为了自己的职责,哪怕是做尽他人认为的恶,也在所不惜。 [3] 但他更是知晓命运流转之人,有得到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不管这个代价是什么,沈夜也坚持着自己的信念,所以才足够谋得大事,哪怕遍体鳞伤付出生命 [1]

沈夜一生,童年经历对他的影响最为深刻。他本来是一个心有善念的人,但是身负不幸命运的族人,等级森严的流月城,冷酷霸道的父亲,孤独寂寞的童年生活,这一切一起构成了沈夜的梦魇,这梦魇发展到最恐怖的时刻,就是沈夜连相依为命的妹妹也无力拯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上级(城主),将亲生儿女送入了人间地狱。

终其一生,沈夜也没有走出自己的梦魇。看沈夜这一生,一生阴影的来源,是他的父亲。某种意义上,沈夜就长成了自己父亲的模样。沈夜行事狠辣,反过来,这一切也可以成为王者的优点,判断沈夜,必须确认这样一个前提,沈夜首先是一名统治者,而且毫无疑问,他是一名非常成功的统治者。

对于沈夜,争议很多,其实古人早在很多年前就评价过沈夜这样的王者了,那就是: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只是敢或者不敢,有人害怕失去的,有人却宁愿失去也不愿放弃那一分的希望,而成大事者必是懂得舍得之人、懂得命运之人。

沈夜的一生是作为王者的一生,最后他死去了,我以为沈夜最让人动容的地方,也是他最打动人心之处,就是他在做下累累罪行之时,早就意识到自己的罪,最后有勇气来承担一切的结果,如同沈夜心中之坦然。好像一个一步步向黑夜更深处走去的人,明明知道走得是不能回头之路,走得是尸山血海,但却心甘情愿的继续前行。沈夜是一个肩扛着黑夜闸门的人,他肩扛着无边黑暗,甘心让双手沾满鲜血,只是为了引渡其族人到光明里去。

人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无论初衷如何,无论再多苦衷无可表。

沈夜,死得其所。

然而,多年之后,龙兵屿的后人们是否会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大祭司,为了祖先们能够生存下去,干尽伤天害理之事,背负千古骂名,却和他最爱的人、最爱他的人、最疼爱的妹妹、最得意却又最痛恨的徒弟、最知心的伙伴一起,以死去赎可能永远不会赎清的罪愆……

而那个久远之前的沈夜,被沈夜压抑了百年之久的沈夜,那个沈夜最想成为的沈夜,最终还是回归了。他再也不用压抑自己,再也不用默默忍受一切痛苦和不甘,他终于回到了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的时光。

他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少年,不是流月城大祭司,不是那高高在上的紫微尊上,而是他本来的自己。他牵起沈曦的小手,缓缓向前走去,和华月还有瞳一起,结伴走向忘川。往生路的终点处,一抹熟悉的白衣执伞而立,悄然回首时,仍是谢衣那温暖熟悉的笑容。

夜深了,你早些歇息。

……好好睡吧,做个好梦。

…………与你说了多次,要爱惜物力……

一切早已结束,我不过是去收拾残局。这许多年来,对于他我有失望,有厌憎,有不甘,唯独没有过后悔。

抱抱就抱抱……小曦喜欢哥哥么?

你我之间何须如此?我一向心狠手辣,你看不过去也是自然。

那天夜里下着大雨,冰冷刺骨,整个流月城安静得就像死了一样。我想带着小曦逃走,然而伏羲结界笼罩之下,我们又能逃去哪里?最后,父亲亲手将我们捉回,又亲自将我们送入矩木。他说,我是流月城的人,为流月城而生,也当为流月城而死。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何等惬意快活……但愿他在九泉之下,好好看着我的所作所为,然后后悔不已,永世不得安宁。

去吧,你也事务繁多,早些忙完休息。

暌违多年,一夕得见,当真令人心绪难平。

这么多年过去,本座都已快忘了你的模样。此生居然还能相见,本座亦是三分意外,七分欣喜,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

不能苟同?你一己自尊,当真重过整个烈山部的存亡?

我今日前来只想问你一句话,你,可曾后悔?

呵……憎恨,是世间最强烈的感情,能令人变得冷酷而坚韧。不妨更憎恨我一些,再更多一些……否则,你们永远只是弱不禁风的蝼蚁,甚至不值得我亲自伸手碾死。

呵……本座不过略逗了逗你的徒弟,你就按捺不住了?那么,当年你叛师出逃,又是否想过本座该当如何?

……有何分辩、是否后悔、曾否顾虑为师……百余年来,为师无数次想要问你。而你……当真是…………不错。

永别了破军。

你看,已经损坏的东西,就算修理改制完毕,每次看到时,也还是会不由自主盯住那些裂纹和缺损……你说是么?

这世间其实很是公平。有所得,就必有所失。任何一件事情,都会有相应的代价……对吗?……那么,我又该为了我所做的这一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本座事务繁多,无暇久候。有话请直说。

万物皆有定时。就像一只大鸟,飞的再高,也总会有老了飞不动的时候。

……弱者的愤怒,至多不过几句牢骚罢了,毫无分量。

我又何尝愿意受制于人。然而神血至多只能支持百年,五色石也行将燃尽。你告诉我,除却感染魔气,举族迁往下界,更有何法能挽救我烈山部?

我早已派人前往各处洞天,然而世殊时异,当今世上,连洞天也已经多有浊气。若终究无法寻到我们的一方天地,那又当如何?难道你让我用全族的性命去赌?

无论尊严、正义、信念还是坚持,都只有在能活下去的前提下,才具有意义。

大局将定,凡可阻我大计之,除之便可,不需多言。

若能保我烈山族血脉不绝,又何妨不择手段?

呵……你们与它相处了几天?他的偃术,你们又知道几成?他是古往今来第一偃术大师、是本座的弟子,他甚至差一点就成了下一任烈山部大祭司所以,就算世上所有的偃师都做不到,他也能做到。

不必勉强,我知道这很难。你看,我是这座神裔之城的主人,主宰一方天宇……可是对人心与梦境,我却从来都无可奈何。

……能得城主如你,属下亦别无所求。

那是个很好的地方,温暖湿润,草木繁盛,还有许多珍禽异兽……若是能够,真想带你去看上一看。

形神俱灭、永世不见……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你恨我,对么?

胡闹!谁要你死?我这多年辛苦,是为了让你们能活下去!结果你现在来跟我说,你要为我去死?!

可是,如果我真的很强……为什么我却对小曦的病束手无策?为什么我只能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人,然后眼睁睁看着世上最爱我的人为我赴死?

天意……呵。我常常问自己,读过那么多书,最后能记住几成?学那么多术法,最后能用上多少?救那么多族人,最后能在我身边的,又有几人?

这茫茫浮世,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事一物,真正为我所有、为我掌控?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人,和我心意相通,生死与共,永不离弃。

得友如你,是我三生有幸。

……月儿?是你么……?

呵~本座利用了你们,这个不假,但说到这“骗”字本座何曾骗过你们?再者说,区区剑心,本座若是想要,伸手就能拿到,又何必要骗?谢衣之徒,你意下如何呢?

所以~你们看,本座终究只能做个恶人。

时隔百年,本座可能再度领略谢衣的绝世偃术?来!请赐教。

我行事,从来就不需要所谓“理由”。

我想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我想救的人,就算已经死了,烂了,变成了灰,我也要他从阴曹地府爬回来。

计划不错,但区区雷霆,能奈我何。

来谢衣之徒,就让本座看看,上古神剑昭明,究竟是何等威力不凡!

可能的话,本座当然不愿伤害小曦。只可惜,本座早就已经下定决心哪怕不惜代价,也要杀了你。

过奖。你放心,本座不会让你马上就死,所谓心狠手辣,自然是慢慢体会才更有滋味。

本座既为流月城大祭司,自当与此城共存亡。

此事已经与你无关。我沈夜敢做就敢当,不需要你来宽容体恤。

哥哥就在这儿,小曦别怕。

我是……没什么,我只个过路人。

……夕阳终于向下沉去……就像等待了千万年那样久,久的让人精疲力竭。黑夜很快就要来临,带来漫长的寂静与虚无……而那黑暗的最深处,又是谁的心念不肯改,幻作五光十色的梦?


相关文章推荐:
古剑奇谭二:永夜初晗凝碧天 | 流月城 | 谢衣 | 沈曦 | 古剑奇谭二:永夜初晗凝碧天 | 吴磊 | 沧溟 | | 华月 | 流月城 | 沧溟 | 沧溟 | 谢衣 | 偃甲 | 伏羲 | 流月城 | 砺罂 | 流月城 | 砺罂 | 沧溟 | 破军 | 初七 | 捐毒国 | 昭明 | 砺罂 | 初七 | 乐无异 | 广州 | 流月城 | 乐无异 | 沈曦 | 沧溟 | 吴磊 | 流月城 | 沈曦 | 谢衣 | 沧溟 | | 谢衣 | 华月 | 砺罂 | 初七 | 谢衣 | 沧溟 | 华月 | | 谢衣 | 风琊 | 雩风 | 沈曦 | 华月 | | 忘川 | 谢衣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