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戴笠(国民政府军统局局长)

戴笠(1897年5月28日1946年3月17日),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首长、中国秘密警察领袖、抗日民族英雄。浙江省衢州府江山县(今衢州市江山市)保安乡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早年曾在浙军周凤岐部当士兵,后脱离部队到上海,在上海股票交易所结识蒋介石、戴季陶等人。

戴笠因得到蒋介石的信任,长期从事特工与间谍工作,曾负责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情治机关军统局并担任副局长(但为实际领导人)与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主任。其所领导的军统局行动,杀死、迫害许多异议分子、中共及民主党派人士,日本人及与日本人合作的汉奸,甚至是中国国民党内蒋介石的政敌。

在抗日战争中,戴笠和他领导的军统局为中华民国立下卓著功勋,1946年戴笠因飞机失事身亡,死后被国民政府追任为陆军中将。由于其行踪不定、神出鬼没,他被美国《柯莱尔斯》杂志称为亚洲的一个神秘人物、中国近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人。 [1-2]

1897年,5月28日出生于浙江省衢州府江山县保安乡。

1915年,与毛秀丛结婚,早年在上海结识蒋介石。

1924年,在湖州与王亚樵、胡宗南、胡抱一结为金兰兄弟。 [3]

1926年,入学黄埔军校第六期,将原名戴春风改名为戴笠。

1928年,开始为蒋介石进行情报活动。二次北伐期间,戴笠自山东潜入敌境,自济南、保定、天津、北平一线,一路北上,刺探北洋军阀情报,跑遍华北各省,如入无人之境,搜集大量军事情报,对二次北伐的胜利起到巨大作用。 [4]

1929年,潜赴河南唐生智防区搜集情报,策反信阳宪兵营长周伟龙投靠蒋介石。

1930年,成立中国国民党第一个特务组织调查通讯小组,建立十人团深得蒋介石宠信。

1932年,3月蒋介石为加强情治工作,先组织三民主义力行社。后在南京秘密成立中华民族复兴社,戴笠任复兴社特务处处长,与CC系的中央情报处各别独立,戴笠借由力行社等机构发展情报网络。

1933年,5月派白世维刺杀北洋军阀汉奸张敬尧,6月派赵理君暗杀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副主席杨杏佛。11月福建事变爆发,戴笠派执行科科长邱开基等人负责策反十九路军将领,配合蒋介石的军事进攻对福建当局进行打击,并向蒋介石汇报了“闽方新兵多,逃亡众,能作战者不上三万五千人”的军事情报。 [5]

1934年,6月13日负责调查藏本事件,揭露了日军侵华阴谋。11月9日派吕一民刺杀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第二军军长吉鸿昌,11月13日派赵理君将上海《申报》主持人史量才刺杀于沪杭道上。12月派陈恭澍毒杀投靠日本的汉奸军阀石友三未成。 [6]

1935年,兼任国民政府南昌行营调查科科长。 [7] 11月日军制造冀东事变,扶持殷汝耕出任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主席,戴笠派向影心毒杀殷汝耕未果。 [8]

1936年,3月派郑介民布置暗杀陈济棠,但暗杀小组被陈济棠的特务发觉后抓获。6月策动瓦解两广事变,策反广东空军司令黄光锐率领全部广东空军投靠蒋介石,致使陈济棠所倚仗的空军部队土崩瓦解,陈济棠众叛亲离、大势已去,被迫宣布下野。 [9-10] 10月派陈质平等人将王亚樵暗杀于广西梧州。12月初戴笠将复兴社西北区区长江雄风发来的“西北军心不稳,张学良、杨虎城有异动”的紧急情报转交给即将赴西安的蒋介石,但未获蒋介石重视。 [11]

1937年,软禁西安事变发动者张学良、杨虎城。7月策动通州伪冀东保安总队反正,发动通州事变,杀死日军五百多人,破坏日军军事设施和仓库。8月指挥抓获日本间谍黄,并将其枪决。 [12-13] 8月14日,日军由台湾机场派出著名的“木更津”轰炸机队,沿闽浙海面北飞,突袭国民政府空军基地杭州笕桥机场,企图一举摧毁中国空军,取得绝对制空权,结果被戴笠设在温州和花鸟山的防空侦察分台发现踪迹,急电杭州戒备。国民政府空军得此情报,由高志航率队升空迎战,因得先制之利,出其不意一举击落日机六架,击伤日机七架;8月15日,日机十六架再袭南京,中国空军再次从戴笠处获悉情报,从容准备,击毁日机六架,击伤日机一架。 [14-16] 淞沪会战期间组建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与日寇血战,所部两千人壮烈牺牲。 [17-18] 在淞沪会战中,戴笠白天忙于组织对日情报战,竭力协助正规军作战;晚上亲自坐车从上海到南京向蒋介石汇报战况和进行情报分析。那时上海到南京的铁路已经不通,汽车也只能灭灯行驶,日军飞机不断轰炸扫射,一路上险象环生,戴笠却乐此不疲。 [19] 9月,日军华北特务机关长楠本实隆少将潜赴上海刺探中国军队情报,戴笠派特工与楠本实隆接洽,先后以假情报从楠本实隆处诈得四百万元,楠本实隆进而提出要暗杀宋子文,戴笠将计就计,在11月派人以商谈暗杀宋子文事宜为由再次约见楠本实隆,同时秘派赵理君在暗中埋伏,待楠本实隆现身,立即将其暗杀。但此时日军已经在金山卫登陆,淞沪会战的局势急转直下,日军的计划已有所改变,因此楠本实隆并未再次出现,暗杀计划因此作罢。 [20] 12月3日,日酋松井石根率侵华日军在上海大肆游行示威,军统特工孙亚兴向游行日军队伍投掷炸弹,炸毙日寇多人。 [21] 12月13日南京沦陷后,军统南京区区长钱新民指挥军统南京区特工冒着生命危险四处搜集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的证据。 [22]

1938年,1月设计诱杀山东省主席韩复榘, [23] 2月派陈恭澍暗杀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委员长王克敏,日军驻北平军事顾问山本荣治在暗杀行动中饮弹毙命。 [24] 3月将伪维新政府军政部长周凤岐暗杀于上海。 [25] 4月戴笠指示各沦陷区特工组织加强对汉奸的暗杀行动,称:“国难严重若此,汉奸又如此横行,非流血无以表现大中华民族杀敌锄奸之精神”。7月4日上海区特工将日特恐怖组织东亚黄道会副会长周柳五暗杀,沉重打击了东亚黄道会的猖狂气焰。 [26-27] 7月7日为纪念卢沟桥事变一周年,戴笠下令在上海发动了声势较大的袭击行动,共组织15个小队兵分四路分别袭击日资纱厂多家、日海军兵营、日军哨所、正金银行等日本企事业单位和军事目标,另带领沪西工人散发传单,共打死日本宪兵30人,散发抗日传单100万张。7月25日南京区特工组成八个行动大队,同时出动,袭击伪维新政府大楼,与日伪宪兵激战,毙伤多人,冲进伪维新政府大楼,打死汉奸七人,炸毁伪政府房间多处,汉奸任援道也被击伤后落荒而逃。 [28] 8月特务处扩大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任副局长。期间策反伪华北皇协军副军长徐靖远反正,趁日军前来检阅之机,打死日军32人。8月13日,为纪念淞沪会战爆发一周年,军统上海区再次组织特别行动,分三路组行动分别袭击日军司令部、分队部、哨兵队以及日资仓库、工厂、洋行等,共打死日军32人,纵火多处,散发抗日传单10万份,悬挂中华民国国旗多面。 [29] 9月30日派赵理君暗杀前中华民国国务总理唐绍仪。 [30] 10月戴笠向蒋介石汇报了日德两轴心国将再度结盟的政治形势。10月25日武汉即将沦陷,戴笠下令爆破武汉城,将无法运出武汉的军事设施、物资全部炸毁,以免留给日军。军统湖北站站长朱若愚率领爆破大队进行爆破,将武汉城内的军事设施和物资全部炸毁,使日军入城后一无所获。 [31] 11月邀请美国密码破译专家雅德利组建中国黑室,破译日军密电。 [32-33] 军统苏州站站长顾伟策划制造天马号爆炸案,共计炸死炸伤日寇175人。 [34-35] 自1938年起,日军对中国战时首都重庆进行了大规模无差别的狂轰滥炸,企图摧毁这个抗战大后方。为了提前预警,保护无辜平民,戴笠派出大批军统特工潜伏在日军各机场附近隐蔽,日夜监视侦察日军动向,一旦日机起飞,立即用无线电进行通报,汇报侦测到的日军机型、架次、航向。后来逐渐被日军察觉,很多军统特工因此被捕牺牲。 [36-37] 一次戴笠在湖南境内主持情治工作期间,离开长沙前往沅陵,准备渡江时遭遇日机的低飞轰炸扫射,同行的军统人员一人牺牲、两人重伤,戴笠的汽车被炸坏,随行车辆被炸毁四辆。至于在重庆的军统局本部被日机轰炸,则是司空见惯。 [38]

1939年,1月17日派军统香港区书记刘方雄指挥特工用铁棒将汉奸林柏生砸成重伤,1月18日汪精卫外甥沈次高在澳门被军统特工暗杀身亡。 [39-40] 2月派刘戈青刺杀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 [41] 3月派遣陈恭澍等人潜入越南河内狙杀汪精卫,世称河内刺汪。4月军统领导的外围组织抗日杀奸团炸毁伪天津市府军用库、万国桥旁三井洋行、特一区棉花堆栈等待运日本的物资,并将伪天津市商会会长王竹林、伪华北准备银行总经理程锡庚暗杀, [42-43] 军统天津站站长兼抗日杀奸团领导人曾澈、军统北平站副站长周世光后在日军大搜捕下被捕牺牲。 [44-45] 5月派戴星炳、吴赓恕赴上海追杀汪精卫。 [46] 6月派詹长炳、詹长麟制造毒杀日伪敌酋的金陵毒酒案。 [47-48] 7月派平福昌、谭宝义赴上海刺杀汪精卫, [49] 8月军统广州站发展了在驻广州白云山日军海军陆战队第115联队近田部队作厨师的李昌德,将准备好的毒药掺入饭菜,使日寇官兵数十人中毒,19人毙命,李昌德还趁乱将硝酸倒入机枪枪管,随后逃出敌营。 [50] 9月派詹森刺杀汉奸季云卿, [51] 派周田水、郑穆生暗杀日本厦门陆军特务机关情报部长田村丰崇。 [52] 10月派陈三才赴上海刺杀汪精卫。 [53] 11月派军统女特工许励行诱杀日伪76号特工总部主任丁默未果。 [54] 12月派黄逸光、邵明贤、尚振声赴南京刺杀汪精卫。 [55-56]

1940年,1月派曾政忠假扮宋子良,假意与日本和谈,实则是为摸清日本的战略计划。 [57] 策反汪伪“和平运动”发起人高宗武、陶希圣携带《日汪密约》等机密文件秘密离沪赴港,并在香港公布《日汪密约》内容,揭露了汪精卫以“曲线救国”为名从事卖国活动的种种丑恶罪行,此举政治影响极大,在全国范围掀起声讨大汉奸汪精卫的热潮,沉重打击了日汪勾结的阴谋。 [58-59] 6月派张金宝暗杀汪伪政府新闻社社长穆时英。 [60] 8月派林怀部刺杀青帮头目张啸林,9月派唐生明打入汪伪政府内部潜伏,刺取情报。 [61] 10月派朱升源刀劈伪上海市长傅筱庵,11月派军统特工麻克敌将日本天皇特使高月保男爵刺杀于北平。12月16日,电令军统武汉区特工人员对驻蔡甸日军警备队发动袭击,将3名强行检查的日寇哨兵打死,随即向日寇警备队投掷手榴弹,炸死日寇官兵8人,随后又趁夜潜入武昌八铺街日本宪兵队驻地,待日寇熄灯休息后,向寝室投掷手榴弹,日寇仓皇逃出时,遭到隐蔽于暗处的军统特工持枪扫射,打死日寇8人。 [50] 12月22日将走私贪污的财政部中央信托局经理林世良活埋,12月23日将屯粮的成都市长杨全宇处决。

1941年,戴笠为加强南亚抗日活动,两次亲赴缅甸建立情报网,在东南亚做到了只要有华人血统的地方,就有戴笠的情报特工,戴笠还通过孔雀公司领得商用大卡车牌照一千张,保证了战时国际物资的运输。 [62] 同时派遣军统少将岑家焯率特工前往新加坡开展抗日活动。 [63] 除夕之夜,忠义救国军淞沪区游击纵队指挥官阮清源率部在上海发动定时大爆炸,袭击日军驻沪西炮兵大队,在日军据点四处纵火,重创日军气焰,震动大上海。 [64] 2月电令军统上海区特工人员袭击汪伪中储银行上海分行,将汪伪中储银行上海分行科长偻侗等五名汉奸刺杀。 [65] 军统武汉区特工人员在汉口得胜街杀死三名在妓院寻欢作乐的日寇军官、突袭汉口三星街日寇宪兵队,刺杀日寇7人。3月,军统武汉区特工人员混入汉口中山路新市场,向正在行进的日军部队投掷炸弹,炸死日军17人。 [66] 忠义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特工趁日伪当局要员出席活动之际,在南京大戏院、丽都花园投掷炸弹,炸死汉奸多人, [67] 4月军统领导的外围组织抗日杀奸团在上海虹口区乍浦路、海宁路两家电影院安放定时炸弹,炸死炸伤日寇22人。军统汉口站特工在汉口机场烧毁日军油库一座,炸毁日军飞机两架。军统南京区特工强一虎袭击南京新亚舞厅,炸死汉奸一人。 [68] 5月,派韩国籍军统特工崔博学、黄永哲暗杀汪伪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未成,崔博学、黄永哲壮烈牺牲。 [69-70] 6月,派蒋安华刺杀日军驻上海工部局警务处处长赤木亲之。 [71] 7月,韩国籍军统特工尹光国毒死日军清水少将。8月,尹光复刺伤日本上海海军陆战队司令武田少将。9月17日,电令军统广州站特工人员对日寇军事机关进行爆破,撤离至海珠中路时,军统广州站第三组组长江志强路遇日本宪兵队,当日寇走近身边时,江志强将炸弹引爆,与5名日寇同归于尽。 [50] 10月,戴笠与从苏联回国的林彪在西安七贤庄进行秘密会谈,密谈内容至今成谜。 [72] 10月26日派汪鲲暗杀日军华南情报部部长泽重信。 [73-76] 12月初,戴笠领导的军统提前破译了日军偷袭珍珠港的阴谋,并提前通知美国,但美国政府认为是中国挑拨日美关系,未引起重视,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美方震惊,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向蒋介石提出要亲自会见戴笠。

1942年,与美国合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由戴笠担任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主任,由美国的梅乐斯出任副主任。仅在1944年6月至1945年6月一年时间内,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领导的部队就歼灭日军两万三千多人、击伤日军9000多人,俘虏日军300多人,摧毁日军84辆机车、141只船舰、97处日军军需库。1944年9月至1945年8月,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共计破译日军密码11万份,美国海军根据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提供的破译情报,击沉日军舰船25艘,特别在莱特湾战役、帛硫群岛登陆战役中贡献良多。美国海军部称:“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向美国提供的日本占领区军事及气象情报成为美国太平洋舰队和在中国沿海的美船舰攻击日本海军的唯一情报来源,在美国太平洋舰队彻底打击日军占领的岛屿、日本海军及整个日本过程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77-80] 中印缅战区成立后,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戴笠随即派出特工随同中国远征军参战,其中有一批女特工在中国远征军中担任译电员。因为美军、英军配合不力,中国远征军经过苦战,孙立人部新38师退往印度,在孙立人部的七名军统女特工被日军追到一个山崖边,看到突围无望,七名军统女特工砸毁电台,宁死不屈,跳下山崖,没有一人被日军俘虏。 [81-84]

1943年,兼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财政部缉私总署署长,不久又兼任财政部战时货物运输管理局局长。期间,与美国一家专门印制钞票的印刷厂合作,印制大量假钞,发往沦陷区,仅在日伪统治的华中沦陷区使用的假钞金额就高达四千多万,对日伪当局的金融市场予以沉重打击,加剧了日伪统治区的通货膨胀。 [85-88] 3月军统女特工邓静华等人成功爆破日伪无锡站特务机关,邓静华不幸被捕,壮烈牺牲。 [89] 6月指挥抓获“藏独”间谍罗剑北。 [90] 9月下令已被策反的汪伪政府三号人物周佛海设计利用日本特高课将汪伪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毒死。 [91-94]

1944年1月,戴笠掌握了日军将对河南发动攻势的情报,因此下令炸毁焦作煤矿,迟滞了日军进攻。2月7日,军统杭州站特工将伪杭州市长谭书奎当街刺杀。 [95-98] 4月4日,派葛肇煌暗杀汪伪政府广东省长陈耀祖。5月,暗杀汪伪闽粤边区绥靖军总司令黄大伟。9月,忠义救国军对浙赣铁路沿线进行了大规模破袭,对日军的铁轨、陆基、仓库和物资储备造成重大破坏。11月,忠义救国军空地联络小组引导美军第14航空队轰炸日军目标,炸死炸伤日军近千人,炸毁日军设在湖南宝庆的军需仓库,造成日军进攻广西的部队弹药、被服供应中断,成为日军在占领贵州独山之后被迫撤退的重要原因。 [99] 11月18日,戴笠派军统湖南站特工将被日军软禁在衡阳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方先觉救出,护送方先觉昼伏夜行,跋山涉林,先到芷江,再至昆明,12月11日抵达重庆。 [100-101] 是年,日军发动开战以来最大规模攻势,戴笠麾下的所有忠义救国军及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游击队全线出击,有效牵制了日军的总攻击。 [102-103] 这一年,戴笠和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威廉约瑟夫多诺万签订《中美合作所补充合同》,进一步加强抗日情报合作。 [104] 抗战后期,戴笠屡次化装潜赴日伪统治下的沦陷区,布置情治系统,日军警戒森严,戴笠却犯险如常。当时,日军对戴笠的人头悬赏金额远在对毛泽东的悬赏之上。 [105-106]

1945年1月,根据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破译的情报,美国海军对日军隐蔽在澎湖和琉球的秘密基地进行了大规模攻击,击沉日军各型舰船83艘,击毁日军飞机210架,为此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特意致电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表示感谢。 [107] 2月4日,为策应美国海军从杭州湾登陆的战略计划,戴笠下令忠义救国军炸毁日军控制的钱塘江大桥。中国国民党八大,一度传出要推举戴笠为中央委员,但戴笠却予以坚辞。后被选为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死后追任)。12月5日在北平将殷汝耕、王揖唐、王荫泰、齐燮元、唐仰杜、潘毓桂、苏体仁、汪时等一众汉奸逮捕。 [108] 孟子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军统在抗战期间,共计搜集日军情报1021863件;对日伪进行破坏2219次、突击595次;制裁日伪首要515次;暗杀日伪人员18444人、击伤5510人、俘获562人;破坏日伪机车492辆、车厢1627节、汽车479辆、汽油20320桶、煤油547桶、电机1797部、电线2675公尺、电线杆1316根、机器15部、船舰441艘、炮台及碉堡51座、机枪2318架、炮33门、弹药48209箱、飞机71架、兵营1578间、军粮81462担、军毯5551件、毒瓦斯原料5051箱、桥梁250座、路轨1658公尺、铁丝19924丈。戴笠领导的军统在抗战中仅正式登记在册的特工人员就牺牲达一万八千人,加上军统外围人员牺牲人数超过四万五千人,而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数字还远远不是军统殉难人员的全部,其原因至少有两个方面:第一、军统工作多涉机密,很多人在殉难之后已经无案可稽;第二,戴笠领导的忠义救国军、别动军、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等武装力量在抗战中牺牲人员甚多,能留下记录的往往都是军阶较高或事迹较著者,而为数更多的普通特工则难以遍载。陈恭澍在回忆录《英雄无名》中写道:“无论他们是否已经奉祀忠烈与荣获褒奖,或者是难予稽考而默默无闻,但在我个人的心目中,他们全都是应当受到尊崇的无名英雄!这些人为了保卫国家,伸张正义,贡献出他们毕生的心力,乃至于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且不论成功还是成仁,但身后史书上没有他们的名字,其英勇壮烈的事迹更不为外界所知闻。他们生时义烈,死后寂寂,是可伤痛!” [109] 在殉难军统人员中,有侦探敌情而被敌捕杀者,有游击敌后而临阵成仁者,有深入虎穴而事泄遇害者,有刺杀敌酋而失事身死者,有谋炸日伪而失慎自爆者,有不堪折磨而瘐死敌牢者,亦有情势危急、自知难免于难而自杀者,或饮弹,或撞墙,或跳楼,或投水,义不事敌,气壮山河。军统烈士的鲜血洒遍神州大地,但其浩然正气,光耀千秋,永垂丹青! [110]

1946年,3月17日乘专机由青岛飞往南京时,因南京上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不得已转飞上海,但这时上海的天气也不适合飞机降落,只能改飞徐州降落,途中在南京西郊的岱山失事身亡。 [111-112]

戴笠一生最主要的成就是创立了军统局,命令大量特工刺杀汉奸,如张敬尧,张啸林,傅筱庵,高月保等。美国战略情报局调查认定戴笠有十八万便衣特工、七万武装游击队、两万别动军、一万五千人的忠义救国军和在中国沿海为数四万有组织的海盗,加起来共计有三十二万实际或潜在人员,均属戴笠指挥,平均每天有四万人在二十四小时的为戴笠工作。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戴笠的情报人员在活动,包括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婆罗洲、台湾、暹罗、马来半岛、南太平洋群岛、西兰、缅甸和印度等地。到了抗战后期,戴笠的特工不仅在地理上而且在战略上都无处不在。他们在马尼拉有城墙环绕的区域里发送气象预报,一直到麦克阿瑟登陆。在日本空军内部有一支由戴笠秘密领导的傀儡飞行队,接受秘密命令。甚至在日本本土的东京皇宫里就有戴笠的卧底。 [113-115]

戴笠在创建军统时,既运用中国传统的忠义观,也引进孙中山的革命思想。无论多忙,每个培训班戴笠都会当班主任,就像蒋介石对于黄埔军校那样。戴笠时常告诫部下,军统的历史是用同志们的血汗和泪水写成的。重要的是,死亡临头之时,要甘为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戴笠常把军统比作一个大家庭,并用传统伦理以德相报,团结特工。戴笠向牺牲的军统特工父母支付丧葬费,照顾他们的孤儿寡妻,有意地将军统局塑造成一个讲仁义的单位。 [116]

在忠义上,戴笠用自己的行动树立了榜样。戴笠的结拜兄长王亚樵曾是上海斧头帮的帮主,后成为职业杀手,一心想杀蒋介石,而戴笠一心要保蒋介石,于是两人决裂。1936年,戴笠首先逮捕了王亚樵的部下,利用部下的妻子在梧州约见王亚樵,埋伏的军统特务以石灰撒面,继而枪杀了王亚樵。然而对另一个忠于蒋介石的结拜兄弟胡宗南,戴笠宁愿把自己喜欢的浙江警校美人叶霞翟送出国学经济,回来当了大学教授,以此把她培养成胡宗南期待的像宋美龄那样的妻子。 [117]

在军统训练班里,学员要掌握射击、爆破、下毒、电讯等多种技术,还必须接受三民主义等思想。戴笠从一开始就使军统的严格纪律与三民主义思想结合在一起,从而营造出一种特殊的政治文化氛围。在抗日时期,戴笠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针尖不能两头尖为训,规定战时特工不许结婚。 [118]

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名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章士钊评 [119]

若雨农不死,不至失大陆!蒋介石 [1]

戴笠之死,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周恩来 [120]

戴笠是一个热忱的爱国者,对领袖怀有烈火般的赤胆忠心,头脑周密细致,冷酷无情地洞察到任何颠覆行为的蛛丝马迹,而对朋友和下级却待以慷慨宽容。章君谷评 [121]

夜帐兹鸡鸣,浩浩黄流,更谁奋击渡江楫?春风生野草,滔滔天下,如君足惧乱臣心。胡宗南 [122]

摘奸发伏功不朽,赴汤蹈火志终酬。戴季陶评 [1]

戴雨农效忠党国,安内攘外,乱世行春秋之事,淡泊自甘,不自矜伐;其所获致的工作成就与对大局的贡献影响,从未透露毫末,腾诸报章;虚怀谦逊,唯恐不及。而事休谤兴,当(抗战)胜利前后,竟有对他做污蔑攻击之事,他也从不公开辩驳。一旦因空难殉职,却引起全国性的震撼。集会追悼,几遍全国;与会公祭者,几达十万人;而暗自伤感“斯人不祚,国失干城”的,又不知凡几。诚所谓:“慷慨悲歌百万家,天涯有泪哭斯人”。而戴雨农以一中将编阶局长,有如此难能罕观的哀荣,固属异数;而亦足见正义尚存,公道自在人心!梅乐斯 [123]

戴笠的骤逝改变了中国近代史。军情局长官曾多次教诲,戴笠若未死,大陆不会失守,这句话初听有些夸大,但随着接触历史越多,这句话也越来越真实。在中共内部布置的高级内线,均系戴笠亲手布建,不假他人,且一律采取单线联络,中间除由其指定之居间联络人,并对其一人负责外,绝少让军统内部任何其他人知悉或插手,而且不建档案,以确保最高机密。所以,戴笠死后,许多打入中共的高级内线均因此断线,这让蒋中正相当痛心。翁衍庆 [124]

戴笠将军是一位非常之人,具有非常人的特点。他的奇在常人所不敢为、不能为、不肯为、不屑为之事,而他为之。凡对国家民族有利的事,他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他以无名英雄自甘,不居功,不露脸,任人造谣毁谤而不屈不挠、勇往直前,以致世人对他多所误解。 岳武穆所说的“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戴笠将军兼而有之。王蒲臣 [125]

戴笠先生的一生都是在追求国父孙中山先生以及革命先烈们的未竟事业。戴笠先生领导军统局的时候,运用中国传统的公益精神,还引进了国父的革命思想。洪秀柱 [126]

蒋介石的配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的海因里希希姆莱、中国最神秘人物、特工王戴笠中国共产党评 [127]

戴笠是在报考黄埔军校落榜后再次报考时所起的名字。戴笠名字的由来有以下两种可能:一是算命先生称,他是六阴朝阳、杀重无制、五行缺水,名字中带水方大利,而戴笠中的笠是种雨具自然与水有连系。二是为了纪念一同参加考试的好友徐亮、王孔安(后来也是军统的重要成员),戴笠亦取自《车笠交》中的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君提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是指言交不以贵贱而也,用以纪念生活贫贱的好友。 [1]

抗战期间,在1939年春夏时期,军统上海区接连暗杀了汉奸四十多人,因此在上海的军统特工就不断遭到汪伪76号特务捕杀,军统随即开始针对76号展开反击。仅仅1939年一年中,军统和76号双方在街头枪战中死伤就不下百人。1941年1月汪伪政府成立中央储备银行,发行中储券作为沦陷区的通用货币,以取代重庆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企图进一步加强对沦陷区经济和金融的控制。戴笠下令军统上海区区长陈恭澍对汪伪政府的金融市场予以严厉打击。1月30日军统特工率先出手,暗杀了汪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专员季翔卿。2月20日汪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遭到军统特工炸弹袭击。3月21日军统特工又暗杀了汪伪中央储备银行调查处副主任偻侗等五名汉奸。汪伪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随即展开报复,目标就是重庆国民政府发行法币的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农民银行这四大银行。就在偻侗被暗杀的当天深夜,76号特务吴四宝率人来到霞飞路(今淮海中路)1412弄10号的农民银行员工宿舍,将12名农民银行员工集中在二楼,然后开枪扫射,打死6人重伤6人。3月22日,76号特务又分两次从极司菲尔路96号(今万航渡路623号)中行别业绑架了190多名中国银行员工。3月23日交通银行的三名职员被76号特务绑架。3月24日,76号特务又对中央银行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两处办事处进行了炸弹袭击,共计炸死15人。军统也不示弱,4月16日在上海大华医院养病的汪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业务科长张永纲被军统特工用利斧劈死。持续三个月的金融大血战,使得汪伪政府金融秩序大乱。上海英、美、法领事强烈呼吁早日结束这一血腥局面。于是通过青帮大亨杜月笙调停翰旋,金融血战这才暂时落幕。1943年周佛海被戴笠策反后,奉戴笠之命,设计利用日本特高课将汪伪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毒死。 [128-130]

戴笠之死民间历来有戴机撞岱山,雨农死雨中之说,意为戴笠的飞机撞上岱山,戴雨农却死在了雨中。戴笠坠机处的岱山又名戴山、困雨沟,因此民间有说戴笠之死为天意。 [131]

戴笠飞机失事原因有以下多种说法,没有准确定论。

戴笠的对头以及竞争对手,时任中国共产党安全和情报部长的康生。 [132] [131]

美国中央情报局,因为事件发生在美国的飞机上。 [131]

宋美龄派人暗杀,理由是戴笠因为密谋暗杀宋庆龄而得罪了宋家。在《军统的最后暗杀名单》中记载着,在戴笠策划下,军统的四大金刚沈醉也亲自参加了暗杀宋庆龄的计划,并几乎得手,唯蒋介石因惧怕宋家与美国的关系及其影响力而下令终止计划。 [132]

军统北平站站长马汉三指使心腹刘玉珠在戴笠专机上安放定时炸弹,炸弹爆炸造成飞机失事假象。戴笠曾经把乾隆的九龙宝剑交给马汉三保管,后来马汉三被日军俘获,交出了九龙宝剑,此剑辗转到了川岛芳子手中。后来戴笠提审川岛芳子,得知此剑去向,又发现马汉三有贪污行为,但戴当时焦头烂额,因而戴笠决定,先施缓兵之机,待机再处理马汉三的问题。于是戴笠放出风声,要重用马汉三。不过马汉三看出这是烟幕弹,心中戒惧,按军统纪律,他自己的下场必死无疑。无奈之际,他与亲信刘玉珠密商,认为只有杀死戴笠,才可平安无事。后马汉三家属则撰文澄清,没有谋杀戴笠。 [133]

自杀说,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十三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让军统特工陈华辨认。陈华一眼认出了戴笠,认为戴笠举着的右手和右拳呈捏着的状态,是其开枪射击后的习惯,是戴笠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原因为抗战胜利后,戴笠从蒋介石对他的态度中渐渐感觉到对他有所戒备的猜忌,而作为特务组织的军统有可能撤销,此时戴笠风头正劲,其组织连同外围有数十万之众,又有美国人撑腰,戴笠想先当警政部长,后谋海军司令的位置,这引起了蒋介石的猜疑与不满。 [134]

戴笠父亲为戴士富,曾任衢州府衙巡警,在戴笠四岁时去世,母亲为蓝月喜,是江山县贵族蓝氏家族后代,在戴士富去世后独自抚养戴笠,1946年戴笠飞机失事后,因毛人凤一直模仿戴笠口气,逢年过节向她发电报祝贺造成戴笠仍留在人间的假像,导致蓝月喜自始至终不知道戴笠已死的真相。另外戴笠有胞弟戴春榜和堂弟戴夏民。 [135-137]

戴笠妻子为毛秀丛,1939年毛秀丛因罹患子宫癌在上海病逝,两人生有一子为戴藏宜。戴笠有三个孙子,分别为戴以宽、戴以宏、戴以昶,两个孙女为戴眉曼、戴璐璐,其中戴璐璐早夭。1954年戴藏宜妻子郑锡英偕二子戴以宽、戴以昶经香港去台湾,而戴以宏和戴眉曼则留在中国大陆。戴笠在原配妻子毛秀丛去世后,与余叔恒相恋,并将余叔恒送往美国留学,1946年戴笠因飞机失事身亡,余叔恒与戴笠之间的这段恋情也因此终结。余叔恒在美国卫斯理学院获得英语硕士学位后,又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后在美国定居。 [138-141]

戴笠故居位于浙江省江山市仙霞岭下保安乡街中段西侧,建于1943年,由戴笠亲自设计,胞弟戴春榜督造完成。主楼占地约300平方米,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是一座粉墙灰瓦、木结构的三层楼,屋里有一明一暗两条楼梯,明梯在前,暗梯在后,呈旋转状,仅容一人侧身而过,设在壁柜、布幔之后,一层设有一些面积较小的暗室,另有偏室、库房。二楼是戴笠陈列馆,陈列着戴笠家世及有关人物的图片资料,三楼有7间卧室,中间是会客室和书房,四周是卧室。书房有6扇门,会客室有5扇门,每个房间不少于2扇门、3扇窗。 [142-143]

戴笠公馆位于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二纬路,共有三层,由青砖砌成,为仿欧式风格。整个建筑没有阳台,墙体有40公分厚,具备防弹的功能,1934年,戴笠接任南昌行营总部情报科科长,并在二纬路小院里设立办公处所,1937年12月,戴笠设计将杨虎城从武汉骗至南昌,将其安排住进公馆,而成为杨虎城软禁生涯的第一站。 [144]

戴笠墓地位于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灵谷寺无梁殿西侧,由蒋介石选址,上海陆根记营造厂承建,沈醉监造。整个墓地大约在1500平方米,墓呈长方形,四周镶嵌花岗石,墓室长约2.5米,宽约1.2米,墓室周围的围墙墙基是墓室排水系统,墓前竖立一块花岗石墓碑,长约2.5米,宽约1.2米,厚约0.5米,上书戴雨农将军之墓,系中国国民党元老吴稚晖手迹。碑前设供奉石桌,两侧置石凳,墓道是水泥建造,左右环绕。戴笠墓所用石料是从苏州花岗石。

1947年3月26日下午,依风水先生卜选吉日,蒋介石等人在灵谷寺为戴笠举行公葬。1949年蒋介石败守台湾前夕,毛人凤曾想将戴笠遗体掘出火化,骨灰带往台湾,但墓穴过于坚固,只能用炸药将水泥炸开,因可能把棺材一并炸碎而放弃。1951年春,由中山陵的佃户七八人用铁锹沿着镶嵌的花岗石缝口逐块剥落,用一个星期时间将破墓开棺,破坏后仅存墓框。2014年戴笠墓被列入玄武区文物保护单位。 [145-180]


相关文章推荐:
国民革命军 | 陆军中将 |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 | 秘密警察 | 民族英雄 | 衢州府 | 衢州市 | 江山市 | 保安乡 | 黄埔军校 | 周凤岐 | 蒋介石 | 戴季陶 |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 情治 | 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 | 军统 | 民主党派 | 中国国民党 | 军统 | 国民政府 | 陆军中将 | 神出鬼没 | 黄埔军校 | 三民主义 | 第二次世界大战 | 衢州府 | 保安乡 | 毛秀丛 | 蒋介石 | 王亚樵 | 胡宗南 | 胡抱一 | 黄埔军校 | 蒋介石 | 二次北伐 | 唐生智 | 周伟龙 | 中国国民党 | 十人团 | 情治 | 中华民族复兴社 | CC系 | 白世维 | 北洋军阀 | 张敬尧 | 赵理君 | 中国民权保障同盟 | 杨杏佛 | 福建事变 | 邱开基 | 藏本事件 | 抗日同盟军 | 吉鸿昌 | 申报 | 史量才 | 陈恭澍 | 石友三 | 冀东事变 | 殷汝耕 | 向影心 | 郑介民 | 陈济棠 | 两广事变 | 黄光锐 | 陈质平 | 王亚樵 | 江雄风 | 张学良 | 杨虎城 | 通州事变 | | 高志航 | 淞沪会战 | 楠本实隆 | 宋子文 | 松井石根 | 孙亚兴 | 钱新民 | 南京大屠杀 | 韩复榘 | 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 王克敏 | 山本荣治 | 周凤岐 | 东亚黄道会 | 周柳五 | 任援道 |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 | 中华民国国旗 | 唐绍仪 | 朱若愚 | 雅德利 | 中国黑室 | 顾伟 | 天马号爆炸案 | 刘方雄 | 林柏生 | 沈次高 | 刘戈青 | 中华民国维新政府 | | 陈恭澍 | 河内 | 汪精卫 | 抗日杀奸团 | 王竹林 | 程锡庚 | 曾澈 | 周世光 | 戴星炳 | 吴赓恕 | 詹长炳 | 詹长麟 | 金陵毒酒案 | 平福昌 | 谭宝义 | 詹森 | 季云卿 | 周田水 | 郑穆生 | 田村丰崇 | 陈三才 | 许励行 | 丁默 | 黄逸光 | 邵明贤 | 尚振声 | 曾政忠 | 高宗武 | 陶希圣 | 日汪密约 | 张金宝 | 穆时英 | 林怀部 | 青帮 | 张啸林 | 唐生明 | 朱升源 | 傅筱庵 | 麻克敌 | 日本天皇 | 高月保 | 中央信托局 | 南亚 | 岑家焯 | 抗日 | 阮清源 | 忠义救国军 | 强一虎 | 崔博学 | 黄永哲 | 蒋安华 | 赤木亲之 | 尹光国 | 尹光复 | 江志强 | 林彪 | 汪鲲 | 泽重信 | 偷袭珍珠港 | 富兰克林罗斯福 | 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 | 梅乐斯 | 中国远征军 | 孙立人 |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 邓静华 | 周佛海 | 特高课 | 76号 | 李士群 | 谭书奎 | 葛肇煌 | 陈耀祖 | 黄大伟 | 方先觉 | 美国 | 战略情报局 | 威廉约瑟夫多诺万 | 钱塘江大桥 | 殷汝耕 | 王揖唐 | 王荫泰 | 齐燮元 | 唐仰杜 | 潘毓桂 | 苏体仁 | 汪时 | 南京 | 上海 | 徐州 | 岱山 | 特工 | 张敬尧 | 张啸林 | 傅筱庵 | 高月保 | 美国 | 战略情报局 | 麦克阿瑟 | 军统 | 孙中山 | 黄埔军校 | 王亚樵 | 斧头帮 | 胡宗南 | 叶霞翟 | 宋美龄 | 三民主义 | 章士钊 | 蒋介石 | 周恩来 | 胡宗南 | 戴季陶 | 梅乐斯 | 翁衍庆 | 王蒲臣 | 洪秀柱 | 盖世太保 | 海因里希希姆莱 | 王孔安 | 车笠交 | 抗战 | 暗杀 | 陈恭澍 | 炸弹袭击 | 76号 | 李士群 | 吴四宝 | 杜月笙 | 康生 | 美国中央情报局 | 宋美龄 | 宋庆龄 | 沈醉 | 北平站 | 马汉三 | 乾隆 | 九龙宝剑 | 川岛芳子 | 川岛芳子 | 戴春榜 | 毛秀丛 | 戴藏宜 | 余叔恒 | 戴笠故居 | 戴春榜 | 戴笠公馆 | 南昌市 | 东湖区 | 杨虎城 | 戴笠墓 | 玄武区 | 灵谷寺 | 无梁殿 | 沈醉 | 中国国民党 | 吴稚晖 | 蒋介石 | 台湾 | 毛人凤 | 中山陵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