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丹尼斯劳

丹尼斯劳(Denis Law),1940年2月24日生于苏格兰阿伯丁,苏格兰足球运动员,司职前锋,现为曼联俱乐部全球形象大使。 [1]

丹尼斯劳16岁在哈德斯菲尔德城队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1960年3月以破纪录的5万5千英镑转会至曼城,1961年,又以140万法郎加盟都灵,1962年8月马特巴斯比以创当时英伦纪录的11万5千英镑价格将丹尼斯劳签到曼彻斯特联队,劳也迎来了他职业生涯的首个高峰,他带领着曼联从低谷走向复兴,当时他与博比查尔顿、乔治贝斯特的前场组合被世人称之为“曼联三圣”,1964年丹尼斯劳荣膺欧洲足球先生, [2-3] 至今他还保持着曼联单赛季攻入46球的俱乐部纪录, [4] 1973年丹尼斯劳重回曼城效力,1974年正式宣布退役。

2002年丹尼斯劳入选英格兰足球名人堂,2008年,曼联在主场老特拉福德球场竖立起他和乔治贝斯特和博比查尔顿三人的铜像,以表彰他们为俱乐部做出的贡献。 [5] 2012年,曼联俱乐部聘请丹尼斯劳出任俱乐部全球形象大使。 [1] 2015年12月31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授予丹尼斯劳爵士爵位(CBE),以表彰他在足球和慈善中做出的贡献。 [6]

丹尼斯劳出生于苏格兰阿伯丁一个贫穷的渔民家庭,是七名孩子中的小弟弟,有斜视的毛病。当时战争 的阴霾笼罩了英伦三岛,劳的童年生活之艰苦可想而知。战后,英国百废待兴,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国将很大的热情投入到了足球上面。劳有幸赶上了战后大发展的良机。

步入球坛

劳16岁时就步入足坛,加入了乙级队哈特斯菲尔德队,一开始就以精确的射门而名噪一时。在与甲级队西汉姆联队的一场比赛中,哈特斯菲尔德队以5∶1大胜对手,这5个球全由劳一人射入。劳的表现引起了足球圈的注意。1958年10月,18岁的劳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赛,迎战威尔士国家队。他成了1899年以来苏格兰国家队最年轻的主力球员。他用一个无与伦比的进球打消了主教练对他的顾虑,奠定了在球迷心目中的位置。

事业的首个高峰

丹尼斯劳于1960年3月以破纪录的5万5千英镑转会至曼城,凭著出色的表现开始为人所注视,这一季他为曼城上场44场赛事并射入21球,以19岁之龄便能有此表现令当时的人感到惊喜。1961年,意大利都灵队以140万法郎购入了刚刚过完21岁生日的劳。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当时交通条件并不发达,除了少数富人之外,并没有多少人来往于英伦三岛与欧洲大陆之间。到欧洲大陆踢球的人就更少了。丹尼斯劳是最早到亚平宁踢球的苏格兰人之一。20世纪60年代是意大利足球发展的低潮期。每场比赛要么是0∶0,要么是0∶1或者1∶0,比分很低,进球数有限。劳是一个激情飞扬的攻击性队员,他不满足于这种不求进取的踢法,整个赛季他只为球队贡献了10个入球。经过一个失意的赛季,他决定重返英格兰球坛,而曼联于1962年7月10日以破当时国内转会费纪录11万5千英镑把他收归其下,亦开始展开他足球事业的首个高峰。

进球机器

曼联队的主教练巴斯比是一个传奇人物,在1958年的慕尼黑空难事件中幸免于难,与博比查尔顿等人一起重建了曼联队。巴斯比是一个善于动脑子的教练,他针对丹尼斯劳的情况总结出了一套"劳规律",使劳每场比赛都有建树都有进球。在1963~1964年的赛季里他有5场比赛各进3个球。这五场比赛分别是伊普斯维奇 2:7 曼联、曼联 6:1 威廉二世、曼联 4:1 托特纳姆热刺、曼联 5:2 斯托克城、曼联 4:1 布里斯托流浪者。 [7] 在与斯托克城队比赛中,劳大发神威,一人进了4球,成了一台名副其实的进球机器。

改进踢球方法

20世纪60年代,世界足坛正在酝酿一场新的革命。在匈牙利推出了新式打法之后,英格兰也在改进自己的WM踢法。在摸索和探求的过程中,丹尼斯劳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曼联,他与查尔顿,贝斯特一起构筑了曼联的黄金时代。 [4] 这3位大将各有千秋但都忠诚不二,使曼联无往不胜,为曼联迎来了新的辉煌。1968年曼联队夺得欧洲冠军杯冠军,成了第一个获此殊荣的英格兰俱乐部。作为前锋,劳始终表现了一流的球技和一流的品质,他拼命三郎式的拼抢和准确到位的传球为队友创造了无数机会,当然自己也无数次破门得分。

1964年是丹尼斯劳光芒四射的一年。《法国足球》杂志评委会虽然对他的屡屡犯规颇有微辞,但仍然无法回避他的战绩,很不情愿地将年度欧洲足球先生称号授予了他。授奖仪式上有的记者对他的球风提出疑问,劳反问说:"如果在球场上有人踹你一脚,你会怎么办?"他的这一诘问还真难倒了许多记者。劳自恃艺高胆大,伤过许多防守他的队员,当然他自己也受伤不少。 [2]

夺得冠军

1965年赛季,曼联在丹尼斯劳和博比查尔顿这对前锋组合带领下,重夺失落已久的顶级联赛冠军,亦正式标志著曼联已重上正轨。随着贝斯特的冒起,曼联的攻击力可以说是无坚不摧。丹尼斯劳、博比查尔顿和贝斯特组成的攻击铁三角令当时的后卫闻风丧胆,在他们的协助下,曼联在1967年再度夺得联赛冠军。翌年他们更勇夺欧洲冠军杯,可惜的是丹尼斯劳因伤在半决赛及决赛被迫做座上客,最后只能眼看队友捧起欧洲最高荣誉的奖杯,亦成为了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丹尼斯劳后来经常受伤,而曼联在攻击铁三角相继退化后成绩亦随之滑落。1973年7月,曼联队新教头汤米多切蒂走马上任,一直呵护劳的主教练巴斯比退休。在曼联队征战了11个年头,劳也产生了去意。正好新教头不愿意再用丹尼斯劳,想把他转会到别的俱乐部。劳本来对曼联俱乐部还是有很深感情的,但对新教头的这种绝情很反感,他一气之下投奔了曼联的死对头曼彻斯特城市队。

1974年4月28日对劳来说是个永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曼彻斯特城内的两支俱乐部队同城操戈。一边是劳的老东家,一边是劳的新雇主,场馆内是成千上万拥戴他的球迷。劳很为难,但他在冷静地思考过之后,抖擞精神上场了,与过去的队友们展开了厮杀,并以一个漂亮的后脚跟入球将老东家也是冤家的曼联队送到了乙级。这一幕也成为足球史上反戈一击的经典事例。

成为曼联形象大使

2012年11月29日,曼联在其官方网站宣布任命球队传奇巨星丹尼斯-劳为红魔的形象大使。

作为一名苏格拉人,丹尼斯-劳共为曼联出场404次,打进237个进球。1962年至1973年,丹尼斯-劳将自己的黄金职业生涯献给了曼联,代表球队参加了大大小小、各种类型的比赛,效力曼联期间,丹尼斯-劳的人缘非常好,在老特拉福德非常的受欢迎。

在谈到被任命为形象大使的时候,丹尼斯-劳表示自己很荣幸能够加入到博比-查尔顿、布莱恩-罗布森、加里-内维尔、安迪-科尔以及彼得-舒梅切尔这些传奇球星的行列中来。“我很荣幸,也感到很自豪。”丹尼斯-劳表示:“自从我离开球队后,俱乐部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但是球迷们对球队的支持和激情很好的延续了下来,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和他们见面,这将是我的新角色。” [8]

丹尼斯劳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球员,但他的足球才华超凡脱群,是欧洲历史上最出色的内前锋之一。英国的许多足球机构把他的排名排在查尔顿和贝斯特的前面,因为他的技术全面,进球数量超过他们。但本书却把他排在这两位的后面,因为他在场上的犯规和恶作剧有辱足球的圣洁,与英格兰传统的绅士踢球风格相背。丹尼斯劳是曼联队历史上最突出的得分手之一,有曼联球王的美誉,是1964年欧洲足球先生。劳是20世纪60年代驰骋在欧洲足球场上的风云人物,今天的球迷虽然不能亲眼目睹他在场上的踢球风采,但可以从电视或电台上收听收看他主持的足球节目。英国有两个球星退役后当上了体育节目主持人,一个是丹尼斯劳,另一个是莱因克尔。

1940年丹尼斯劳出生于苏格兰阿伯丁的一户普通人家。当时战争的阴霾笼罩了英伦三岛,劳的童年生活之艰苦可想而知。

战后,英国百废待兴,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国将很大的热情投入到了足球上面。劳有幸赶上了战后大发展的良机。17岁时劳就步入足坛,加入了乙级队哈特斯菲尔德队,一开始就以精确的射门而名噪一时。在与甲级队西汉姆联队的一场比赛中,哈特斯菲尔德队以5∶1大胜对手,这5个球全由劳一人射入。

劳的表现引起了足球圈的注意。1958年10月,18岁的劳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赛,迎战威尔士国家队。他成了1899年以来苏格兰国家队最年轻的主力球员。他用一个无与伦比的进球打消了主教练对他的顾虑,奠定了在球迷心目中的位置。

1961年,意大利都灵队以140万法郎购入了刚刚过完21岁生日的劳。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当时交通条件并不发达,除了少数富人之外,并没有多少人来往于英伦三岛与欧洲大陆之间。到欧洲大陆踢球的人就更少了。丹尼斯劳是最早到亚平宁踢球的苏格兰人之一。

20世纪60年代是意大利足球发展的低潮期。每场比赛要么是0∶0,要么是0∶1或者1∶0,比分很低,进球数有限。劳是一个激情飞扬的攻击性队员,他不满足于这种不求进取的踢法。第二年他就返回了高举高打快速进攻的英格兰并加盟了曼联队。在曼联队,劳如鱼得水。他的名字在英文里面是法规或规律的意思。曼联队的主教练巴斯比是一个传奇人物,在1958年的慕尼黑空难事件中幸免于难,与博比查尔顿等人一起重建了曼联队。巴斯比是一个善于动脑子的教练,他针对丹尼斯劳的情况总结出了一套“劳规律”,使劳每场比赛都有建树都有进球。在1963-1964年的赛季里他有5场比赛各进3个球。在与斯托克城队比赛中,劳大发神威,一人进了4球,成了一台名符其实的进球机器。

20世纪60年代,世界足坛正在酝酿一场新的革命。在匈牙利推出了新式打法之后,英格兰也在改进自己的WM踢法。在摸索和探求的过程中,丹尼斯劳做出了重要贡献。

重新崛起的曼联队靠的是英格兰人查尔顿、爱尔兰人贝斯特和苏格兰人劳。这3位大将各有千秋但都忠诚不二,使曼联无往不胜,为曼联迎来了新的辉煌。1968年曼联队夺得欧洲冠军杯冠军,成了第一个获此殊荣的英国俱乐部。作为前锋,劳始终表现了一流的球技和一流的品质,他拼命三郎式的拼抢和准确到位的传球为队友创造了无数机会,当然自己也无数次破门得分。

1964年是丹尼斯劳光芒四射的一年。《法国足球》杂志评委会虽然对他的屡屡犯规颇有微辞,但仍然无法回避他的战绩,很不情愿地将年度欧洲足球先生称号授予了他。授奖仪式上有的记者对他的球风提出疑问,劳反问说:"如果在球场上有人踹你一脚,你会怎么办?"他的这一诘问还真难倒了许多记者。劳自恃艺高胆大,伤过许多防守他的队员,当然他自己也受伤不少。1973年7月,曼联队新教头汤米多切蒂走马上任。一直呵护劳的主教练巴斯比退了,在曼联队征战了11个年头,劳也产生了去意。正好新教头不愿意再用丹尼斯劳,想把他转会到别的俱乐部。劳本来对曼联俱乐部还是有很深感情的,但对新教头的这种绝情很反感,他一气之下投奔了曼联的死对头曼彻斯特城市队。

1974年4月28日对劳来说是个永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曼彻斯特城内的两支俱乐部队同城操戈。一边是劳的老东家,一边是劳的新雇主,场馆内是成千上万拥戴他的球迷。劳很为难。但他在冷静地思考过之后,抖擞精神上场了,为了新的老板,他只能全力拼搏,与过去的队友们展开了厮杀,并以一个漂亮的入球将老东家也是冤家曼联队送到了乙级队。曼联队只恨自己有眼无珠。

劳长期随曼联队和苏格兰国家队征战绿茵场,功勋卓著。他55次代表苏格兰国家队出场比赛,攻入30个球,这一成绩只有达格利什可与他相比。1962-1973年,他为曼联队踢球409场,打入236粒入球,其中在头5个赛季就攻入160粒入球,每个入球都非常精彩。在讲究绅士风度的英格兰,丹尼斯劳一点也没有绅士风度,他动辄发火,和对手推搡甚至打架是家常便饭,他不止一次被红黄牌罚下场。他是一个个性十分突出的球员。

如下图显示:

赛季

俱乐部

号码

出场

进球

国家

联赛等级

排名

1973/74

曼彻斯特城

24

9

英格兰

1

14

1972/73

曼彻斯特联

9

1

英格兰

1

18

1971/72

曼彻斯特联

32

13

英格兰

1

8

1970/71

曼彻斯特联

28

15

英格兰

1

8

1969/70

曼彻斯特联

10

2

英格兰

1

8

1968/69

曼彻斯特联

30

14

英格兰

1

11

1967/68

曼彻斯特联

23

7

英格兰

1

2

1966/67

曼彻斯特联

36

23

英格兰

1

1

1965/66

曼彻斯特联

33

15

英格兰

1

4

1964/65

曼彻斯特联

36

28

英格兰

1

1

1963/64

曼彻斯特联

30

30

英格兰

1

2

1962/63

曼彻斯特联

38

23

英格兰

1

19

1961/62

都灵

27

10

意大利

1

7

1960/61

曼彻斯特城

37

19

英格兰

1

13

1959/60

曼彻斯特城

7

2

英格兰

1

16

1959/60

哈德斯菲尔德

24

7

英格兰

2

6

1958/59

哈德斯菲尔德

26

2

英格兰

2

14

1957/58

哈德斯菲尔德

18

5

英格兰

2

9

1956/57

哈德斯菲尔德

13

2

英格兰

2

12

总数 587 300

1958年-74年 苏格兰 55场(30球)

一头金发,消瘦的身材,在球场上无所不能,一派骑士的风度,这使得丹尼斯成为当时女性心目中的偶像。在她们之中流行为自己的孩子起名叫丹尼斯。

丹尼斯劳的足球才华超凡脱群,是欧洲历史上最出色的内前锋之一。英国的许多足球机构把他的排名排在查尔顿和贝斯特的前面,因为他的技术全面,进球数量超过他们。但有本书却把他排在这两位的后面,因为他在场上的犯规和恶作剧有辱足球的圣洁,与英格兰传统的绅士踢球风格相背。

丹尼斯劳是曼联队历史上最突出的得分手之一,有曼联球王的美誉,是1964年欧洲足球先生。劳是20世纪60年代驰骋在欧洲足球场上的风云人物,今天的球迷虽然不能亲眼目睹他在场上的踢球风采,但可以从电视或电台上收听收看他主持的足球节目。英国有两个球星退役后当上了体育节目主持人,一个是丹尼斯劳,另一个是莱因克尔。

劳长期随曼联队和苏格兰国家队征战绿茵场,功勋卓著。他55次代表苏格兰国家队出场比赛,攻入30个球,这一成绩只有达格利什可与他相比。劳还参加过74年的西德世界杯。1962~1973年,他为曼联队踢球409场,打入236粒入球,其中在头5个赛季就攻入160粒入球,每个入球都非常精彩。在讲究绅士风度的英格兰,丹尼斯劳一点也没有绅士风度,他动辄发火,和对手推搡甚至打架是家常便饭,他不止一次被红黄牌罚下场,是个个性十分突出的球员。

1964年欧洲足球先生丹尼斯劳,他是绿茵场上纯熟的攻击手和狂热的冒险家,黑白足球在他的脚下变成了黑板难辨的魔球。他被人们尊称为“曼联之王”只有最伟大的球员才具有这样的魅力。

传奇英雄丹尼斯劳

丹尼斯劳,苏格兰阿伯丁人,1964年欧洲足球先生金球奖得主,他的传奇故事人们百传不厌:曾55次入选国家队,入球30个,在苏格兰历史上,只有肯尼达格利什才创造过这种记录:1958年首次代表苏格兰国家队出场时才18岁;1962至1973年为曼彻斯特联队踢球409场入球236个,其中头5个赛季便攻入160个球,而且入球一个比一个更精彩;他的脾气十分的独特,说好听点就是比较的暴躁,因而屡糟红黄牌“奖赏”……劳的传奇故事真是道不尽说不完,和博比查尔顿、乔治贝斯特的故事一样具有永恒的生命力,它们像一支支激情奔放的歌,是那样的娓娓动听。就像《我在雨中歌唱》的节拍,让人情不自禁的在碎石路上又唱又跳。

直至今天,丹尼斯劳依然一如他的传奇故事那样,充满青春活力。英国所有的电台都像在绿茵场上争夺足球一样争夺他,转播足球赛时都想取得他的合作。在英格兰和苏格兰,昨日的球星如今又成了光彩照人的荧屏明星。圆圆的足球在转播一种文化,足球文化又结出了丰硕的果实,而劳依然像长青树上一只绿荫荫的果实!

如今,一提起金球奖他就眉开眼笑的:“什么?金球奖奖杯?在我的家里的橱窗里放得好好的,我都很少碰它呢,可我总想着它。当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命运之神会如此看重我,真的,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对于我来说,被评为欧洲足球先生,尤其是继斯蒂法诺、苏亚雷斯这样的大明星之后,绝对是算得上近乎神奇的荣耀!”

一台运转良好的射门机器

1956年,法国人创立了欧洲冠军杯赛,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选手得以聚集在一起。人们拨开战后的阴霾,一缕缕阳光洒在了绿茵场上。尽管一方与另一方进行着激烈的争夺,但这却是不同于战争的的争斗。从某种意义上说,多亏了足球欧洲才得以复苏、兴旺,而丹尼斯劳超越时代的骄子,为此发挥了自己独特的作用。

丹尼斯劳17岁刚刚步入球坛就以射术精湛而名躁一时,当时他所效力的俱乐部之是一支乙级球队,在以甲级队的一场比赛中,丹尼斯劳一个包办了本队的5粒进球,以5:1大胜。他的表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而1958年10月,18岁的劳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赛,对手是威尔士国家队。教练本来不让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上场,而劳却抓住机会以一粒入球使主教练信服了。

1961年,意大利的都灵队以140万法郎购进了21岁的劳。劳算是上是欧洲球员交流的先驱。一踏上意大利的土地,劳就觉得是上了另一个星球,在意大利踢球,也像是在踢另一个星球的足球。拿劳的话来说,60年代是意大利足球一个“非常糟糕的时期”,每场比赛的比分都很低,0:0,1:0,0:1。劳这台射门机器自然不会满足这样的局面,所以他第二年就返回了英格兰,并加盟了曼彻斯特联队。只有曼联才是他展示才华的天地。

劳的名字是“Law”,有“法律”的意思,最富于想象、最有作为的教练马斯巴斯比在曼联执教时总结了一条“劳规律”:每场比赛劳都要射进好几个球。次言不假,196364赛季有5场比赛各入3球,一次与斯托克的比赛他4次撕开了对方的大门。劳像一台万能的射门机器,用双脚,用头,从各个角度,以魔幻般的方式,攻入一个又一个精彩绝伦的入球。劳的身体清瘦,拿他的话来讲:“这是祖传的,我家里的人都是瘦子,但无论过去和现在,这都不会成为一名优秀射手的不利条件。”他常常说:“看看吉格斯、巴特甚至贝克汉姆吧,他们都谈不上强壮,但双脚灵活,这就够了。伟大的球员总有他的独特的地方,如果斯蒂法诺今天来踢球,依然是无与伦比的,普拉蒂尼也一样。现在的人们总喜欢说‘现代足球’,但是,现代足球总归还是足球,它永远属于球员中最有天分者。”

1973年7月,曼联新教头汤米多切蒂走马上任。至此,劳已经在曼联踢了11年的球,创造过辉煌的业绩。可不知为什么,多切蒂将劳打入转会名单。中国有句古话:英雄气短,劳一气之下又来到了曼联的同城死敌曼城队中。1974年4月28日,对劳来说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曼城和曼联在联赛中相遇了。劳在比赛结束前攻入了制胜的一球,将曼联队一脚踢进了乙级的深渊……进球后,劳感慨万千、涕泗滂沱,并立即跑下了赛场。

未来派球员

丹尼斯劳其貌不扬,身材中等,视力又差(上街都要戴眼镜),在步入球坛的最初日子,他还不大愿意受纪律的约束,总想逃避训练,即使参加了训练,也是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项目。但他毕竟是个很有灵性的小伙子,一旦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并改正后,他便成了队里最守时、最刻苦的人。

劳是一名超越时代的球员。20世纪60年代的世界足坛还很少有人能将不同的风格融合在一起,而劳却既有英国球员素有的特长:心理素质稳定、斗志旺盛、奔跑速度快,又兼有欧洲球员的优点:技术精湛、充满激情又有突发的灵感,因此内行人都说他是个全能的人才。英格兰人查尔顿、爱尔兰人贝斯特和苏格兰人劳是曼联60年代创造奇迹的法宝。1968年曼联勇夺欧洲冠军杯,成了第一个获此殊荣的英国俱乐部。劳作为前锋,素以不顾一切的拼抢和精准的传球响亮在足坛,他不但自己攻入了不少的球,也为队友创造了不少的破门机会。

劳本来生性羞怯,朴实稳重,但绿茵场上的成功使他越来越出了天性的禁锢,常常表现得急噪、好斗。因此也常常为此惹出了许多的麻烦。他如果认为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更会点燃他心中的怒火,而这往往又会使他发挥得更好。他和曼联的令一个爱尔兰球星贝斯特,就如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骄横、暴烈,但劳喜欢曼联,也喜欢贝斯特。

如同他的许多生名显赫的同行如斯蒂法诺、苏亚雷斯、查尔顿和克鲁伊夫,劳反映异常的敏捷,常常像天外来客出现在对方门前,给对方以出其不意的打击。他还有很强的预测力,因此他更适合于冲锋陷阵的攻击手,而不是场上的组织者。劳的体力一般,但他充分利用、发展了自己诸多与众不同的特点和运运高出一般水平的攻击力。一旦他状态好时,没有人能完全的压制他。

1964年是劳这为狂放、暴躁的苏格兰球员最为得意的年头,他获得了欧洲足球先生的称号。尽管《法国足球》杂志评委会对他屡屡不守规矩的放肆行为颇有微词甚至就在被授予金球奖时,他还处于停赛期但他以天才的射门技术征服了评委会的评委们。这位颇自负的球星至今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护:“在球场上如果有人踹了你一脚,你会怎么办?”根据这一逻辑,几十年后加盟曼联的坎通纳又重蹈覆辙,而曼联又总是护着自己好斗的球星。

劳是老特拉幅德球场的主宰,只要他上场,热烈的气氛会胜过一场晚会。连续不断的胜利将他推向了事业的顶峰,他是英国足球光荣历史的创造者和见证人。

代表自己的国家是最为美好的

“我第一次入选国家队的印象特别深。当时我还很年轻,而作为国家队的代表,不管你是打橄榄球、网球还是足球,在我看来都是至高无上的事……”当然,丹尼斯劳也有遭受痛苦的时候1968年欧洲冠军杯决赛在温布利大球场举行,曼联队对本菲卡队,结果曼联以4:1获胜,而这场比赛,由于劳的膝部手术,劳是在病床上看的。他遗憾的说:“我错过了足球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

当年绿茵场上春风得意的劳并没有想到,退出足坛后还会有光芒四射的时光,他更没有想到,曼联仍然将他置于英雄谱的最前列,苏格兰和全世界的足球爱好者至今依然将他放在了心目中最显要的位置。不管是英国广播公司还是天空电视台都把劳当成是一棵摇钱树,因为有劳通过电波、荧屏和他的支持者们交流,收视率和收听率就会有保证。年轻人说:“我们太年轻,没有机会一睹丹尼斯劳绿茵生涯中最为辉煌的风采,但我们有幸目睹他在英格兰大地上尽情的歌唱这就很不错了。”

丹尼斯劳最喜欢的一支歌是《我在雨中歌唱》,他仍生活在痴迷、忘情的球迷之中,和他们一起放声歌唱。

传奇还在继续……


相关文章推荐:
阿伯丁 | 曼联 | 曼城 | 都灵 | 马特巴斯比 | 曼彻斯特联队 | 博比查尔顿 | 乔治贝斯特 | 欧洲足球先生 | 英格兰足球名人堂 | 老特拉福德球场 | 乔治贝斯特 | 博比查尔顿 | 伊丽莎白二世 | CBE | 英国 | 苏格兰 | 阿伯丁 | 英格兰顶级联赛 | 欧洲足球先生 | 欧洲冠军杯 | 英格兰足球名人堂 | CBE | 阿伯丁 | 斜视 | 英伦三岛 | 威尔士国家队 | 苏格兰国家队 | 都灵队 | 亚平宁 | 巴斯比 | 慕尼黑空难 | 博比查尔顿 | 进球机器 | 贝斯特 | 贝斯特 | 欧洲足球先生 | 莱因克尔 | 西汉姆联队 | 威尔士 | 巴斯比 | 斯托克城队 | 匈牙利 | 英格兰人 | 查尔顿 | 欧洲冠军杯 | 汤米多切蒂 | 曼彻斯特 | 绿茵场 | 达格利什 | 红黄牌 | 曼彻斯特城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联 | 英格兰 | 都灵 | 曼彻斯特城 | 英格兰 | 曼彻斯特城 | 英格兰 | 哈德斯菲尔德 | 英格兰 | 哈德斯菲尔德 | 英格兰 | 哈德斯菲尔德 | 英格兰 | 哈德斯菲尔德 | 英格兰 | 欧洲足球先生 | 黑白足球 | 金球奖 | 肯尼达格利什 | 曼彻斯特联队 | 乔治贝斯特 | 斯蒂法诺 | 苏亚雷斯 | 都灵队 | 法郎 | 斯托克 | 吉格斯 | 巴特 | 贝克汉姆 | 普拉蒂尼 | 曼城队 | 欧洲冠军杯 | 好斗 | 爱尔兰 | 克鲁伊夫 | 振振有词 | 坎通纳 | 温布利大球场 | 本菲卡 | 英国广播公司 | 天空电视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