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第一岛链

第一岛链是源自位于西太平洋,是指北起日本群岛丶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丶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位於朝鲜半岛南方的大韩民国有的时候也会被视为第一岛链的一部份。

第一岛链地带海峡:宗谷海峡、津轻海峡、朝鲜海峡实行自由航行制度的非领海海峡,大隅海峡也是如此。中国通往西太平洋的国际航道有大隅海峡、吐噶喇海峡、奄美海峡、宫古海峡(最宽)、石垣水道(石垣海峡)、与那国海峡等,及巴士海峡、菲北海峡群,菲律宾南部海峡群等。

航权:一般海峡都类似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的台湾海峡,是国际水道,各国的船只都可通行。

事实:岛链对中国主要是航运能力上的距离考验,没有谁实际上阻止过(跟踪防备并非阻止)中国(偶尔)通过这些国际水道,1965年之前中国大陆南北方海军(力量很弱)调动是通过台湾之东的几个海峡包括宫古海峡和巴士海峡,1965年两岸两次海战之后,大陆海军才走台湾海峡。中国参与全球自由贸易后,走向深海是日常活动了。

普通训练高于偶而通过:2013年7月24日,中国海军穿越日本周边海峡前往西太平洋训练,在训练活动级别上是“突破第一岛链”。

一时设想

所谓“岛链”,它既有地理上的含义,又有政治军事上的内容,其是五十年代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提出的岛链战略,用途是围堵亚洲大陆,对亚洲大陆各国形成威慑之势。美国著名军事家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甚至把第一岛链称为“不沉的航空母舰”,因为该岛链仅距中国160公里,从这里能够向整个中国大陆东部沿海地区投射力量 [1]

主要在航运能力

岛链对中国主要是航运能力上的距离考验,事实上,没有谁实际上阻止过(跟踪防备并非阻止)中国(偶尔)通过这些国际水道,1965年之前中国大陆南北方海军(力量很弱)调动没走台湾海峡,而是通过台湾之东的几个海峡包括宫古海峡和巴士海峡,1965年“八六”海战和崇武解放军海军2艘护卫艇、2艘鱼雷艇负伤,4人阵亡,28人负伤。其中负伤的护卫艇轮机兵麦贤得,1966年2月23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而且,连日本九州岛附近的大隅海峡也是国际水道,中国海军也通行过,而第二岛链大部分水域是国际公海)。问题在中国自身航运能力的不足(计划经济时代闭关锁国而且技术能力只能在近岸活动)及发展的阶段性,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全球贸易和航运能力发展,走向深海是日常活动了。

中国通往西太平洋的国际航道很多,主要有吐噶喇海峡、宫古海峡(最宽)、巴士海峡。

普通训练高于偶而通过:2013年7月24日,中国海军穿越日本周边海峡前往西太平洋训练,在训练活动级别上是“突破第一岛链”。

简介

第一岛链地带海峡:宗谷海峡、津轻海峡、朝鲜海峡实行自由航行制度的非领海海峡,大隅海峡也是如此。中国通往西太平洋的国际航道有大隅海峡、吐噶喇海峡、奄美海峡、宫古海峡(最宽)、石垣水道(石垣海峡)、与那国海峡等,及巴士海峡、菲北海峡群,菲律宾南部海峡群等。

航权

大多数海峡,类似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的台湾海峡,都是国际水道,各国的船只都可以通行。

国际海峡主要是指连接公海或专属经济区一个部分和公海或专属经济区另一部分的适用过境通行制度的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1982年公约使用了“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这一称谓,通常被简称为“国际海峡”。这里用“主要是指”是因为,按着1982年公约第三部分的规定,除第37条规定的适用过境通行制度的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外,还有一些海峡也可以被笼统地称为国际海峡,比如海峡当中存在专属经济区或公海的非领海海峡如台湾海峡、宫古海峡等,连接专属经济区或公海与领海的海峡,由条约专门规定的海峡等等,这些海峡根据不同情况适用自由航行、不受阻碍的无害通过以及条约专门规定等不同的通过制度。

按着日本领海法律制度的规定,日本实行12海里领海宽度,但在宗谷海峡、津轻海峡、大隅海峡以及对马海峡东西水道共五处海域实行3海里领海宽度,从而在海峡中间留出了专属经济区通道,使这五处海峡水道成为实行自由航行制度的非领海海峡。另有一些海峡的宽度超过了24海里,比如宫古海峡,也构成了非领海海峡。但是,除这些非领海海峡和日本一些内水航道外,包括吐噶喇海峡、2004年发生汉级核潜艇事件的石垣水道等在内的大部分日本诸海峡水道都是适用过境通行制度的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 [2]

2016年6月15日,“中国军舰进日本领海 中日异口同声:未违法”。日本有的人乱说是违法,但是日本防卫省称,今晨一艘中国东调级情报收集舰从东南方向进入九州鹿儿岛县口永良部岛西部领海,并表态,中国海军的行为没有违反国际海洋法相关条约。

津轻海峡实行自由航行制度的非领海海峡。日本本州与北海道岛之间(东经140度30分,北纬41度30分)。西通日本海,东接太平洋,宽24-40千米。

2008年10月18日本防卫省发布消息称,17日下午13时左右,观察到中国海军的新型护卫舰和补给船,在长崎县对马市西北方向的公海上航行。由于这是中国新型护卫舰首次出现。

2016年1月也穿越。

朝鲜海峡也称对马海峡,也是实行自由航行制度的非领海海峡。

2017年1月9日日本官方声明:今天下午,中国1架运-8预警机、1架运-9电战机和6架轰-6轰炸机,飞越日本海,迎接穿越日本津轻海峡访问归来的两艘054A护卫舰舰队 [3]

大隅海峡是大隅群岛以北、日本鹿儿岛以南的大型海峡,也是实行自由航行制度的非领海海峡。

2016年10月18日从青岛某军港三艘舰船解缆起航,在20日向东穿越大隅海峡,前往新西兰参加东盟防长扩大会“海上安全”演习和新西兰海军成立75周年国际舰队检阅活动,并赴美国、加拿大进行友好访问。

吐噶喇海峡是吐噶喇列岛之北、大隅群岛以南的大型海峡。

2016年6月15日报道,“中国军舰进日本领海 中日异口同声:未违法”,在国际水道,中国有权通过。

宫古海峡位于琉球群岛(1953年美国交予日本托管而主权仍然在琉球国)的宫古岛与冲绳岛(南部有那霸基地)之间,宽达145海里(大约260公里),是所谓第一岛链地带最宽的海峡(是台湾海峡的2倍)。最狭处在宫古岛与久米岛之间,为113海里即209公里;最宽处在宫古岛与冲绳岛南端之间,为145海里(约260公里,比较:从北京西站到石家庄站是282公里)。平均129海里即239公里之宽,领海之外为专属经济区,是国际航道(不等于公海)。

2013年5月27日北海舰队远海训练编队穿过宫古海峡,从近海训练走向西太平洋远海训练,此后中国海空军的训练经常穿越该水道。

巴士海峡在台湾以南、菲北海峡群以北,宽达75公里,南海九段线的第一段就画在这里。

是中国重要的航行通道。

在第一岛链的“封锁链条”中,最为关键的是台湾岛。它位于第一岛链的中间,具有极特殊的战略地位,掌握了台湾岛就能有效地遏止东海与南海的咽喉战略通道。也有了与“第二岛链”内海域的有利航道及走向远洋的便捷之路。

日本内阁会议17日批准的新版防卫白皮书大肆炒作“中国海军威胁”。在日本有关中国海军活动频繁的报道中,不少都提到了太平洋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中国海军的动向也往往与突破岛链联系起来。

所谓岛链,是由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在1951年首次明确提出的一个特定概念,第一岛链是包括日本群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群岛,大巽他群岛;第二岛链起点也是日本群岛,经小笠原诸岛、火山列岛等延至哈马黑拉群岛。随着苏联解体,两条岛链不再具有意识形态的意义,但却被一些人看成遏制中国海军向大洋发展的两条战略阵线。

在日本著名杂志《世界的舰船》中,每期都刊登经过日本海域到第二岛链以外活动的中国船只照片。在日本防务论坛的读者留言中,大量日本读者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一个叫“国政鸟瞰所”的博客上写道:“不管怎么看中国都是一个大陆国家,非要自己定义成海洋国家,这不是开玩笑吧。对于东亚局势的紧迫,日本国家的行动缓慢,这真让人感到烦躁不安。”

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2013年7月24日称,中国一架军机飞越冲绳主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上空。日媒称,这是中国军机首次被确认飞经该空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5日称之为“前所未有的特异行动”。日媒还说,参加完中俄军演的中国北海舰队5艘舰艇穿越宗谷海峡进行远海训练,“是中国海军舰艇首次通过该海峡”。防卫省表示,这5艘舰艇25日又穿过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海域,完成“中国舰艇首次绕日本列岛航行一周”。

针对日本舆论热炒的所谓警惕中国突破“第一岛链”,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孟祥青教授19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日本对中国走向海洋确有不适感,因为日本是传统岛国,狭隘的岛民心态在这种不适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孟祥青教授认为,日本民众认为日本历史上是海洋国家,而中国是大陆国家,这种观点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中国是陆海兼备的国家---地面上,中国背陆面海;历史上,郑和下西洋,以及2500年前中国渔民远赴南海都证明中国是陆海兼备国家。只是由于封建政权闭关锁国,以及帝国主义长期封锁,所以才造成中国貌似“陆地国家”。中国走向海洋,恢复陆海兼备国家其实是历史必然。

日本问题专家高洪认为,所谓岛链是美日同盟体制下围堵中国的一种战略谋划,第一岛链就是希望阻止中国走向深水。这只是一种传统安全下的考虑,日本更多是借这种安排增加一些信心。但事实上中国有很合理的理由来突破这一岛链,中国完全可以按照国际惯例、海洋法公约中的相关规定“无害通过”。

2013年7月25日在国防部在京举行例行记者会上,关于日本防卫大臣对中国军机突破所谓“第一岛链”的言论,新闻发言人耿雁生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飞机赴西太平洋进行训练,是年度计划内的例行安排,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目标,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中方在相关海域拥有飞越自由等合法权利。他表示,中方今后还将继续在西太平洋海域进行远海训练,希望有关各方能够客观理性看待。

中国海军穿越日本周边海峡前往西太平洋训练,被部分媒体解读为“突破第一岛链的封锁”。耿雁生说,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赴西太平洋海域进行训练已实现常态化,“不存在突破的问题”。他还说,在西太平洋相关海域和海峡,各国均享有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权利。中方今后将继续在西太平洋海域进行远海训练,希望有关各方能客观理性看待。而对于印度媒体炒作中国边防部队“越界巡逻”,耿雁生回应称“有关报道与事实不符”。

耿雁生特别说明:中国军机赴西太海域,这并不是第一次,以前曾经有过多次赴西太平洋海域的训练。他强调,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赴西太平洋海域进行远海训练已经实现了常态化,不存在突破的问题。

对于日本《防卫白皮书》中所称中国正在尝试使用武力改变现状的说法,耿雁生回应说,日方的言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是不负责任的。日方应该深刻反省自身的错误行径,谨言慎行,用实际行动来取信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4]

香港《亚洲周刊》2009年7月发表文章称,日本通过在与那国岛驻军的方式将军力向中国推进500公里,不但强化了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完善了对中国军事围堵的第一岛链,而且也为在与中国可能的冲突中“先发制人”做好了准备。文章摘要如下:

日本防卫省表示,日本将向处于最西端的与那国岛派驻一支陆军部队,以加强对被喻为日本西南边防“重镇”及其钓鱼岛等西南岛屿的保卫。这项派兵屯守计划,作为“国家西南防御部署的重要一环”,将被列入未来五年的“新防卫计划大纲”。据日本军方消息人士透露,首批派驻部队隶属于驻守在冲绳那霸的陆上自卫队第一混合旅团,规模不是很大,官兵人数大概有50人左右。作为一支离岛特殊连队主要分为雷达侦察和音声监听两个班,其主要职责是加强对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的监视与情报收集。而选择驻军与那国岛,除了它与钓鱼岛近,只有约170公里外,还有岛内具有跑道长2000米的机场,遇到“钓鱼岛有事”等紧急情况,可以迅速空运支持军力和随时起降被称为“潜艇杀手”的新锐P3C反潜攻击机。另外,与那国岛正在扩建的港口将来也能停靠军舰等,而邻近的先岛群岛业已完成了补给基地建设。因此,与那国岛事实上将成为日本进一步控制钓鱼岛,应对西南岛屿有事的第一前哨阵地,也意味着日本在军事战略南移中,进一步强化了从九州岛岛南线至琉球群岛西南线的第一岛链的驻军布防。

海上分列式

与那国岛位居琉球列岛最西端,东西长约12公里,南北宽约4公里,面积28.88平方公里。岛上主要有祖纳、久部良、比川三个村落,现有人口约1700人。与那国岛距离台湾花莲只有110公里,可以远眺台湾中央山脉,还能接收到台湾四个无线电视频道,并与花莲市结为姐妹市。与那国岛距离钓鱼岛也不到170公里,日本完成在该岛驻军后,实质上把对钓鱼岛的军事控制从冲绳本岛那霸基地向前推移了近500公里。

日本不断以先发制人的方法加强对钓鱼岛的事实占据。从以支付年租金2000余万日元(约20万美元)的“租借方式”从一个国民手中获得对钓鱼岛的管理权,到公开将日本右翼团体在岛上设置的灯塔收归为国有财产,乃至于2009年初开始调集海上保安厅能搭载直升机的大型巡逻舰增投缘鲇愕旱木备等等。这次同样又以与那国岛町长外间守吉代表岛民向防卫省请求调派部队驻守岛上为由而决定向该岛派兵,从而将针对钓鱼岛等西南岛屿有事的军事部署落到实处。今后,日本一方面可以凭借与那国岛上设立的军事设施,及时迅速掌握钓鱼岛及其台海海域的军事动向,另一方面还可在紧急情况下依靠与那国岛上具有的机场、港口等民用设施,预先调集“离岛特战队”等军事力量,从根本上改变远在近千公里之外冲绳本岛的海陆空战力“鞭长莫及”的不利因素。

日本在与那国岛实现驻军后,事实上也完善了日本在第一岛链上对中国军事的防范与围堵。翻开地图,人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在中国向太平洋方向有两条弧形岛屿带,它如同岛屿锁链环绕在中国海区的外侧。按距离中国大陆远近,分别称为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其中,第一岛链北起日本列岛、琉球群岛,中接台湾岛,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涵盖了中国的黄海、东海和南海海域。而第二岛链北起日本的南方群岛(包括小笠原群岛、硫磺列岛),中接马里亚纳群岛(含美国关岛),南至加罗林群岛。这两条岛屿带上的各岛屿遥相呼应,环环相扣,成为控制岛链内海域和大陆的天然屏障。

F-15J挂弹飞行

中国海军积极推进海军现代化,试图突破一直被第一岛链所围的“有海无洋”困局,而以美日为首的军事同盟则担忧中国海军冲破第一岛链的军事威胁,特别是最近几年中国新型潜艇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行至第二岛链附近的关岛以及“游走”于日本海域宫古岛附近的行动,更令日本紧张不堪。为此,日本加强了从九州岛岛南端至台湾岛之间第一岛链中各岛屿的军事部署,其中包括在冲绳本岛增加登岛作战部队外,还在宫古岛、久米岛设立了先进的雷达侦测站,在下地岛开辟空军基地直至在与那国岛直接驻军,牢牢控制“等于中国海军命脉被点穴”的钓鱼岛,严盯密防中国海军冲破第一岛链。

据亚洲周刊了解,鉴于中国的军事崛起,军事力量正在走向现代化并趋于活跃,日本在将于今年底出台的2010至2014年新五年“防卫计划大纲”中提出了“展现高度能力以遏制各种事态”的军事发展规划,这也为日本根据形势变化,可对外国基地实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埋下伏笔。而朝鲜不断发射导弹,更给日本推动落实“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能力提供了最好借口。

日本要拥有“先发制人”的实力,首先要提升空军远程作战突袭能力。日本现役主力战机F-15作战半径为1100公里,为了弥补不足,日本一方面对其进行改装,增强雷达搜索和多目标攻击能力,另一方面用880亿日元从美国购买了四架KC-767J空中加油机,其中3架已经被部署在爱知县小牧南空军基地。该空中加油机不仅具有高科技的空中加油功能,而且还具备夜间的空中加油能力。一架KC-767能够为由十二架F-15战斗机组成的特遣队提供全程的空中加油。这样,改装后新近调防到冲绳那霸的30架F-15战斗机将全部可以成倍提升其作战半径和续航能力,这使整个朝鲜半岛、中国等大部分亚太国家都将处于其全天候突袭作战的范围之内。另外,日本至今仍未放弃购买世界最强的美国F-22“猛禽”隐形战机的计划,以期确保其在亚洲空中力量的优势。

预警机飞行

其次,日本还要拥有远程精确制导的巡航导弹或弹道导弹。为此,日本在新五年防卫大纲中,将提出发展和装备射程超过2000公里的海基巡航导弹。日本凭借相当先进的运载火箭技术,要发展远程导弹应该不存在技术困难。以日本现有H2型火箭为例,仅将它的助推器作为单级固体导弹,就足以将2吨重的弹头发射到5000公里之外。当然,日本要用洲际导弹精确打击他国基地,还需要精确的早期预警卫星。为此,日本也将计划研制配合图像采集和通讯的新型侦查卫星。

在日本全面控制钓鱼岛,布防第一岛链,枚“先发制人”军事打击能力等一系列军情发展动向中,中国如何正视与面对,将十分引人关注。

中方飞机首次越过

2013年7月24日,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称,中国军方的一架预警机“Y8”当天飞越冲绳主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上空,引发日本战机紧急升空。日本媒体称,冲绳主岛和宫古岛之间是中国军事防卫的“第一岛链”,这是中国军机首次越过这一“岛链”,进入太平洋空域。报道称,中国这架预警机飞越的时间是从24日上午到下午,在飞行至距冲绳本岛东南约700公里海域后折回,按照原路返回东海。

发现中国预警机后,日本防卫省将其视为“罕见事态”加以警戒,航空自卫队的F-15战机还紧急升空。小野寺五典当天称,这可能是中国向海洋扩展影响力的一个方向。日本媒体援引外务省消息人士的话称,虽然中国军机并未侵犯日本领空,但外务省方面还是向中国外交部转达了“关切之意”。 [5]


相关文章推荐:
岛链 | 宗谷海峡 | 津轻海峡 | 朝鲜海峡 | 大隅海峡 | 大隅海峡 | 吐噶喇海峡 | 宫古海峡 | 与那国 | 巴士海峡 | 菲北海峡 | 台湾海峡 | 宫古海峡 | 巴士海峡 | 中国海军 | 岛链 | 花彩列岛 | 岛链 | 美国国务卿 |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 宫古海峡 | 巴士海峡 | 大隅海峡 | 第二岛链 | 吐噶喇海峡 | 宫古海峡 | 巴士海峡 | 中国海军 | 宗谷海峡 | 津轻海峡 | 朝鲜海峡 | 大隅海峡 | 大隅海峡 | 吐噶喇海峡 | 宫古海峡 | 与那国 | 巴士海峡 | 菲北海峡 | 台湾海峡 | 国际海峡 | 鹿儿岛县 | 津轻海峡 | 本州 | 北海道 | 日本海 | 护卫舰 | 长崎县 | 对马市 | 公海 | 朝鲜海峡 | 对马海峡 | 大隅海峡 | 大隅群岛 | 鹿儿岛 | 吐噶喇海峡 | 吐噶喇列岛 | 大隅群岛 | 宫古海峡 | 琉球群岛 | 琉球国 | 宫古岛 | 冲绳岛 | 那霸基地 | 海里 | 第一岛链 | 台湾海峡 | 久米岛 | 海里 | 海里 | 公海 | 北海舰队 | 巴士海峡 | 菲北海峡 | 九段线 | 台湾岛 | 南海 | 第二岛链 | 航道 | 日本内阁 | 白皮书 | 第二岛链 | 杜勒斯 | 日本群岛 | 琉球群岛 | 台湾岛 | 大巽他群岛 | 小笠原诸岛 | 哈马 | 中国海军 | 公海 | 舰艇 | 国防大学 | 孟祥青 | 中国走向 | 陆海 | 郑和下西洋 | 闭关锁国 | 高洪 | 无害通过 | 亚洲周刊 | 日本防卫省 | 与那国岛 | 钓鱼岛 | 冲绳 | 潜艇 | 先岛群岛 | 九州岛 | 琉球 | 中央山脉 | 钓鱼岛 | 冲绳 | 那霸 | 日本右翼团体 | 中国海 | 日本列岛 | 菲律宾 | 黄海 | 南方群岛 | 硫磺列岛 | 马里亚纳群岛 | 关岛 | 加罗林群岛 | 中国海军 | 神不知鬼不觉 | 宫古岛 | 久米岛 | 爱知县 | F-15战斗机 | 朝鲜半岛 | 美国F-22 | 弹道导弹 | 海基 | 钓鱼岛 | 先发制人 | 预警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