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东升(网络作家飞莫鱼然所撰诗歌)

《东升》是网络作家飞莫鱼然所写的一首现代诗,述说的是远古神话凤凰的故事,反映了作者积极向上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于青少年树立远大的志向拥有十分重大的借鉴意义。 [1]

《东升》一诗于2016年1月,刊登在《参花》杂志第772期参花杂志第103页 [2-4]

《东升》

我是一只凤鸾

昂起头,望东海。

那是太阳初升的地方。

我是千百年凝聚的香火魂

我是亿万子民祈祝的宏愿。

我,自太初而来,

虚无,缥缈,袅袅……

我承载着所有悲伤与欢笑,

踏入这无穷无尽的深渊。

只为众生远离无常的苦难,

只为了结这一段段旷世因缘,

只为指引万物通往彼岸的方向。

也许注定无法久住,

也许注定缘终将离散,

也许破晓始终不曾有,

但只要笑口常开,

心中永远有阳光,

有阳光,就有希望。

有阳光,就有色彩。

有阳光,生命永不止息。

我渴望阳光,

清晨,东方的第一声雀鸣,

是我对光的召唤。

黄昏,西方的第一声雀鸣,

是我对光的哀怨。

我讨厌漆黑的暗夜,

因为夜,遮掩我的双眼。

因为夜,模糊我的记忆。

因为夜,阻碍我的双脚。

我期待着,红彤的初日。

等待着,东方第一缕白昼的照耀。

短暂而又漫长,

冷漠而又戚寒。

写至2015年九月开学季 [5-6]

①凤鸾,泛指凤凰之类的神鸟。唐 令狐楚 《游义兴寺上李逢吉相公》诗:“凤鸾飞去仙巢在,龙象潜来讲席空。” 唐 宋若华 《嘲陆畅》诗:“十二层楼倚翠空,凤鸾相对立梧桐。” [7]

香火魂,意为结香火之缘,乘愿而来的神灵魂魄。香火,谓信奉佛法,共结香火之缘。前蜀 贯休 《蜀王登福感寺塔诗》之一:“天资忠孝佐金轮,香火空王有宿因。” 宋 王安石 《示耿天骘》诗:“弦歌无旧习,香火有新缘。” 宋 苏轼 《龟山辩才师》诗:“何当来世结香火,永与名山躬井。”参见“ 香火因缘 ”。,指魂魄

太初指太古时期。唐 吴筠 《高士咏》序:“太初渺邈,难得而详。” 宋 郑樵 《通志总序》:“惟 梁武帝 为此慨然,乃命 吴均 作通史,上自太初,下终齐室。”

④无常,佛教语。谓世间一切事物不能久住,都处于生灭变异之中。汉 牟融 《理惑论》:“万物无常,有存当亡。今欲学道,度脱十方。”《百喻经伎儿作乐喻》:“无常败灭,不得久住,如彼空乐。” 宋 叶梦得 《避暑录话》卷下:“则今释氏所谓‘人身难得’无常迅速,二言也。

无常的苦难,指反复无常的人世,指出人生即是为体悟苦难而来。苦难,指遭苦痛和灾难。萧乾 《斯诺与中国新文艺运动》:“十三年来 斯诺在苦难的中国采访了不少重要人物,经历了不少重要事件。”

因缘,佛学术语,因果,具足说是因缘果报。因是事物生起的主要条件,缘是事物生起的次要条件,有因有缘,必然成果,此因对因来说称为报,就是“因缘果报”,亦简称“因果”。有因就有果。有果必有因。多因一果。

⑦宏愿,指宏伟的抱负、伟大的志愿。如他自幼立下宏愿,将来要做一番大事业。

深潭,指很深的水,如“落入万丈深渊”。也比喻艰难的境地和险境:苦难的深渊、堕入罪恶深渊。也指精神上的不能自拔、痛苦。

《East of the sun》

I am a phoenix.

Lift up heads, Look at the east sea.

That is the direction of the sun.

I am tens of thousands of years gather incense soul.

I am a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eople prayer wish.

I'm from universe began.

Like a layer of unreal snow spins

I bear all the sadness and laughter

Step into the endless abyss

Just to let you leave short-term pain.

Just for the sake of ove this series of epic karma

Just in order to guide the direction of the road to the other shore

Perhaps destined not to live in this world for a long time.

Maybe one day, we will be doomed to separate

Maybe never see the dawn

But as long as you keep smiling

There is always sunshine in your heart

Sunny, just have hope

Sunny, just have color

There is sunshine, life will never cease

I long for the sunshine

Early in the morning, Oriental first birdsong

Is I to the call of the light summon.

Dusk, first bird song in the west

Is I to the plaintive of the light summon.

I hate the dark night

Because night, and cover my eyes

Because night, fuzzy my memory

Because of night, impede my feet

I'm looking forward to just rising red sun

wait and see, Oriental first light to shine

Time is too short too long

The weather is too cold and too desolate.

In September 2015

1957年,我国开国领袖毛泽东曾说过: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8] 。这首《东升》有异曲同工之妙。

2015年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首诗不仅能够表达对学习的热情,也可以表达对过去那段血淋淋历史的缅怀和追思。

这首《东升》所写的是远古神话凤凰涅后重生的故事, 起初写这首诗的定位,我并没有想好,只是因为那天心情澎湃,想起小时候经常看日出的情景,原稿本来使用“百灵鸟”,后面又因为在咱们中国的殷墟曾流传着一种太阳火鸟的传说,而这种火鸟正是叫做凤鸾,所以首句就用它做开头。开学第三天,那个时候正好学校展开爱国教育,后面我才知道这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而这一首也是在第三天才写完,所以多少沾染点这个时候的政治色彩,但整篇诗还是以学习的热情为主基调,其次再逐步引申到那个时期的事情,所以不存在固定定义说这首诗主要侧重反映什么。 [9]

《东升》一文以凤鸾自身的口吻,从神话般原始而来,穿过阴郁如穿过雾霾, 用追求梦想,追求自由的一种抱负,还有那一个希望的火种。很难得的是,这是一首沉思后飞扬的诗,对于一些青春的朦胧,生命的初阵痛,处理的着实轻松。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诗就是岁月不可磨灭的痕迹,沉淀的诗就是有思索,诗意就被点亮了!

末句让热情回落,遵循自然法则,生命的最终归宿是落叶归根,入土为安,重新归于大自然,也许因为不愿离开,贪恋世间的美好,舍不得却又不得不离开,可是重哪里来,回哪里去,这是自然定律,谁也无法改变,所以看起来颇为惆怅。生活注定在沉重里冷却。不是冷漠,而是有备而来,若远古神鸾,展翅旋舞。生之困苦犹如在冰冷里飞舞出春暖花开。(孙祝田 评) [3]

《东升》 [3] 是飞莫鱼然刚刚步入大学写下的第一首现代励志诗,对于那些寒窗苦读,憧憬着大学生活的莘莘学子来说,这无疑也是一首抒情诗,作者用神话的方式,把虚幻代入现实,含蓄地表达作者自己内心世界的理想和学习情怀,反映了作者积极向上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于当代青少年树立远大的志向拥有十分重大的借鉴意义。

《东升》一诗由作者飞莫鱼然至2015年九月写的,并于2016年1月刊登在第772期《参花》杂志。 [2] [4]

飞莫鱼然,网络写手。


相关文章推荐:
飞莫鱼然 | 凤凰 | 青少年 | 参花 | 参花 | 飞莫鱼然 | 无常 | 因缘 | 阳光 | 魂魄 | 毛泽东 |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百灵鸟 | 殷墟 | 东升 | 飞莫鱼然 | 飞莫鱼然 | 飞莫鱼然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