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独岛

独岛,日本称“竹岛”,是位于北纬37°14′12″,东经131°51′51″的2个岛屿和礁岩群,郁陵岛东偏南94公里处。在行政区划上属于韩国庆尚北道郁陵郡,而日本则划入岛根县隐岐之岛町境内。韩国称独岛(朝鲜语:,罗马字:Dokdo或Tokdo),日本称竹岛(罗马字:Takeshima),国际上称利扬库尔岩,或里昂科礁(英语:Liancourt Islands,法语:Rochers de Liancourt)。

据西方有关日本海考察探险史籍记载,1849年,法国捕鲸船“利扬库尔”号曾来此查勘,他们据船名将此岛命名为利扬库尔岩。现今英国出版的国际上最有影响的《泰晤士地图集》,仍将该岛标以这一法语名称(利扬库尔岩)。2012年8月1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登上日韩争议岛屿独岛,目前韩国方面的多家旅行社已经开通了赴独岛的旅行团。 [1] 韩国6月18日将开始在与日本有争议的小岛独岛地区举行海军演习。 [2]

独岛本岛是由位于日本海(韩国称东海)西南海域的东、西两个小岛及周围37块岩礁构成。其地理坐标为北纬37°14′12″,东经131°51′51″,低潮时东岛与西岛之间的最短距离为151m。东岛位于北纬37°14′26.8″、东经131°52′10.4″,高98.6m,周长2.8km,面积有73,297,设有船舶靠泊设施;西岛位于北纬37°14′30.6″、东经东经131°51′54.6″,高168.5m,呈圆锥形,面积有88,740。独岛位于庆尚北道蔚珍郡竹边向东216.8km处,距离韩国郁陵岛的东南面约87.4千米。两岛中除了东、西两个主岛(日本称:女岛、男岛)以外,尚有37个小岛,所有岛屿的面积合共为187450,为钓鱼岛的1/37。

两岛四周悬崖峭壁,航船难以停泊,只有东岛南部有点滩涂;西岛呈锥体状,海拔174米,东岛海拔为99.4米。该岛距韩国郁陵岛本岛只有92千米(49海里),故在晴朗的日子里,站在郁陵岛的圣人峰上可以依稀望见独岛;而距离日本近段时间的隐岐诸岛有161千米(86海里)。在地质成因上,它和郁陵岛一样由460万年至200万年前熔岩喷发而形成,独岛上现还可以看到3个火山口,全部位于东岛。西岛无喷出口。东岛和西岛间有兄弟洞,东岛还有天顶洞和海蚀溶洞,其海蚀阶地和海蚀崖地形十分发达。

由于湿润的气候条件和长期风化的作用,这里的火山岩土壤上生长有属于31科75种草本植物,近段又发现蒲公英、野玫瑰等品种。每年夏秋两季,色彩斑斓的山花在独岛争奇斗艳。过去一直是大群海驴的栖息之地,韩国国土海洋部长官郑钟焕2008年7月14日表示,将推行独岛永续发展计划,于2008年底前设立独岛管理办公室,并且重新引进灭绝的独岛海狮(Zalophus californianus japonicus)。

因为险峻多石,面积狭小,终年大风不断,且缺少淡水供应,原本是个无人居住的岛屿,所以该岛自身并没有利益可言,但独岛位于东海寒流和暖流交会处,四周海域是一片丰饶的渔场。周围广大的专属经济区的渔业权和海底资源(鱼类和贝类、海藻类水产)十分丰富。海底还可能蕴藏着比较丰富的油气田。

由于受洋流影响,独岛是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全年降水量较高,一年平均有150天有降水,年平均降水量达1240毫米。年平均气温12°C,冬天经常会有降雪。独岛常年有大风,平均风速达4.3米/秒,夏天吹西南风,冬天吹东北风。 [3]

512年,《三国史记》记载“十三年夏六月,于山国归服,岁以土宜为贡。于山国在溟州正东海岛,或名郁陵岛,地方一百里,恃不服,伊沧异斯夫为何瑟罗州军主,谓于山人愚悍。难以威来。可以计服,乃多造木偶狮子,分载战船,抵其国海岸,诳告曰:汝若不服,则放此猛兽踏杀之,国人恐惧,则降。”

根据《太宗实录》记载,1417年(朝鲜太宗17年)“按抚使金麟雨还自于山岛。献土产大竹、水牛皮、生苎、绵子、检朴木等物,且率居人三名以来。其岛户凡十五口,男女并八十六,麟雨之往还也,再逢飓风,仅得其生。”

《高丽史》记载:“蔚珍县,本高句丽于珍也县,一云古伊郡,新罗景德王改今名为郡,高丽降为县,置令。有郁陵岛,在县正东海中,新罗时,称于山国,一云武陵,一云羽陵,地方百里。智证王十二年,来降。太祖十三年,其岛人使白吉、土豆,献方物。毅宗十一年,王闻郁陵地广土肥,旧有州县,可以居民,遣溟州道监仓金柔立,往视。柔立回奏云:岛中有大山,从山顶向东行,至海,一万余步;向西行,一万三千余步;向南行,一万五千余步;向北行,八千余步。有村落基址七所,有石佛、铁钟、石塔、多生柴胡、篙本、石南草,然多岩石,民不可居,遂寝其议。 一云:于山、武陵,本二岛, 相距不远, 风日清明, 则可望见。”

1900年10月25日,朝鲜高宗发布大韩帝国敕令四十一号:

敕令第四十一号:“郁陵岛”将改称为“郁岛”,“岛监”改正为“郡守”之件。

第一条:“郁陵岛”改称为“郁岛”,附属于江原道,“岛监”改正为“郡守”,并编入于官制中,郡守为五等。

第二条:郡厅位,定为台霞洞,其管辖区域包括“郁陵全岛”和“竹岛”、“石岛”。

1906年,石岛在郁陵郡守沈兴泽的报告中首次被称为独岛。这年,韩国民间学者黄在他的著作《梅泉野录》对独岛有详细的记载:“距郁陵岛洋东百里,有一岛,曰独岛,旧属郁陵岛,倭人勒称其领地,审以去。” [4]

1914年,朝鲜从江原道向庆尚北道移交郁陵岛。

1947年8月,南朝鲜山岳会主办实施了对郁陵岛和独岛一次学术的调查。

1948年8月15日,大韩民国政府成立,第一代总统李承晚就任,将庆尚北道郁陵邑南侧岛洞1番地编入独岛

1948年6月30日,美国空军轰炸演习,导致在独岛近海出海捕鱼中的韩国渔民数十人死亡。1951年1月6日,修建渔民的祭奠石碑。

1952年1月18日,基于韩国总统李承晚的海洋主权宣言,韩国方面宣布了一条渔船进入禁止线,即“李承晚线”,包括韩国统治下的独岛。韩国称呼其为“平和线”。由此独岛问题引起了日本的注意。

1981年,韩国在岛上兴建军事直升机场。

1982年11月16日,韩国把独岛范围划为“独岛天然保护区域”,编号336号。

1993年韩国在岛上兴建灯塔。

2006年5月4日,韩国政府宣布,在未来5年内投资342.5亿韩元,用于开发独岛及周边地区的自然资源。

2008年7月29日,时任韩国国务总理韩升洙登上独岛,“以此表明独岛自古以来就是韩国领土的一部分”。

2008年9月9日,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重申韩国将冷静有效地应对独岛问题。

2012年8月1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在海、陆、空三军的戒备保护下,登上了韩日有争议、但被韩方实际控制的独岛(日本称竹岛)。李明博也成为自1948年韩国建国以来首位登上该岛的国家元首。

2012年10月28日,韩国土海洋部国土地理情报院表示,在近段时间举行的国家地名委员会会议上,韩方将构成独岛的两座岛屿中的东岛命名为“于山峰”,西岛命名为“大韩峰”,并从29日开始启用新名称。

1618年,从米子的大谷甚吉,村川市兵卫等幕府获得松岛的渡航许可。大谷九右卫门写了《松渡海由来记书控》,说明了德川幕府把松岛献给了伯耆国的大谷和村川的家氏。

1692年,到郁陵岛出海捕鱼的大谷村川一行与高丽人遭遇。

1693年,两个朝鲜渔夫安龙福() 和朴于屯()松停留。

1904年8月,日俄战争中,日本政府为了侦察在朝鲜半岛东海岸的俄罗斯军舰活动,在郁陵岛和松设置了军事用望楼。

1905年1月28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与松命名,改名为竹岛,为岛根县隐岐岛司所管。同年2月22日发表日本领土编入的内容岛根县考虑试第40号。

1946年1月29日《有关政治上行政上从日本分离若干的外围地区的事的觉书》和同年6月22日《有关被日本的渔业及捕鲸业认可区域的觉书》日本渔船限制在竹岛周围12海里以外。

1954年9月25日,日本政府向韩国建议将此岛提交海牙国际法庭审理领土争端,不过被韩国政府拒绝。

2005年,日本岛根县议会定立竹岛

2006年4月14日,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宣布,东海上保安厅决定从当日开始勘测竹岛周边水域,是战后第一次。4月22日,韩国和日本的外交代表谈判达成妥协,日本方面同意停止实施勘测计划。7月5日,韩国的海洋2000号海洋调查船在竹岛附近海域进行了海流调查,日本提出抗议。

2008年7月14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宣布将在2012年度使用的中学“新学习指导纲领”社会科解说书中,写入竹岛为日本领土,引起韩国民众抗议示威。7月18日,韩国召回驻日大使。7月19日,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交再开协议也无限期延期。

2008年9月5日,日本发表2008年度《防卫白皮书》,主张竹岛是日本领土。韩国外交通商部当日严正抗议。

2012年8月24日日本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一份决议,谴责韩国总统李明博访问竹岛(韩国称独岛),日本政府对此提出强烈抗议,并提议日韩双方将竹岛问题提交国际法院处理,但遭韩方拒绝。

独岛被新罗时代当成是郁陵岛的附属岛屿,在韩国自古称独岛名称,在日本的古籍中被称为“松岛”,旧时为隐岐国番地,德川幕府时期为伯耆国番地。

1900年10月25日,朝鲜高宗将该岛屿改名为“石岛”。

1905年1月28日,日本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过去的“松岛”改称为“竹岛”(Take_shima),在行政上隶属于岛根县管辖。同年2月22日,岛根县知事发布第40号告示宣布“隐歧岛西北85海里处的岛屿称为竹岛,并属于本县”,并于1906年4月通报当时的朝鲜政府,但是随着1906年3月28日岛根县相关官员对郁陵岛进行访问,此事实不由地传之于世。日本岛根县官员神西由太郎及相关日本人经过独岛登上了郁陵岛,并告诉郁陵郡守沈兴泽独岛已被划入日本。

沈兴泽听到独岛被划为日本领土后十分吃惊,翌日便立即将此事禀告于江原道观察使李明来。李明来也感到此事至关紧要,立即将郁陵郡守报告的内容原封不动地向议政府参政大臣朴齐纯做了汇报。

1906年,石岛改名为独岛

议政府参政大臣朴齐纯在1906年5月20日指令第3号中,指出独岛划为日本领土纯属诡妄,此事状况及发展如何尚须调查。”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1946年1月29日,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发表了有关从政治和行政上分离日本若干周遍区域的决定书(通称SCAPIN第677号),并将此指令给了日本政府。该决定书的第3条明确规定把独岛(Liancourt Rocks)移送给了驻韩美军政府管辖。

1946年6月22日,在SCAPIN第1033号第3项中又作了进一步规定:“今后,日本的船舶及乘务员不得接近处于北纬37度15分、东经131度53分的LiancourtRocks(独岛)12海里以内区域,并且对于同岛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近。”

韩国独立后,美军将其占领下的半岛领土一起交给了韩国,但独岛(竹岛)的归属却没有明确。在1951年最终缔结的《旧金山和约》中,美国又有意避而不提该岛归属问题,从而为日本留下了翻旧账的余地。

1952年1月18日,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发表“关于毗连海域主权的总统声明”,宣布对邻接其领土半岛和岛屿沿岸的大陆架及所属范围的全部海域行使国家主权,并明确有关经纬度坐标,确定上述毗连海域范围,独岛被韩国划归为领海管辖。日本政府遂向韩国单方面宣布的“李承晚领海线”提出抗议,拒不承认韩国的领海线划分法。

1953年5月,日本趁朝鲜战争仍在酣战之际,曾派兵一度占领了该岛,并在岛上建立了领土标志碑。

当韩国方面得此消息后,居住在郁陵岛上的韩国居民立即组成“独岛义勇守备队”。1953年7月12日,在23岁的韩国海军义士洪淳七的领导下,大韩民国义勇守备队开赴独岛,将日本军队驱逐出境。至此,独岛完全在韩国的实际控制之下。在现今行政区划中,韩国将其归为庆尚北道郁陵郡郁陵邑独岛里1-37番地管辖。

1956年李承晚政府派出海上警察守备队,洪淳七结束了神圣的“守土护国大业”。为此,韩国政府向洪淳七颁发了勋章,以表彰他独自守卫独岛长达3年8个月之久的爱国行为。

自1957年开始韩国在独岛修建永久性建筑物,如今独岛东岛上韩方设有1无人灯塔、2个望哨所、3间房子以及各种天线和石碑等设施。1981年底,韩国海军人员还在岛上修建了守岛工事。

鉴此情况日本不能置若罔闻,自1954年以来,每年都向韩国政府递交外交抗议文件,共计50多次,指出独岛是日本领土,韩国必须立即撤出该岛。韩国政府一再声明,独岛归韩国固有领土。双方针锋相对,各执一词。

日本方面多次建议将该岛争议提交海牙国际法庭裁决,但韩国外交通商部认为“独岛问题已不是外交纠纷问题,而是主权问题”,以主权问题不容谈判为理由予以断然拒绝。

1965年6月,日韩邦交关系正常化,两国一致同意“日韩两国的所有纷争,首先要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外交途径不能解决的,通过两国政府认可的手段进行调解解决”。因此,日本政府提出与韩国就该岛纷争进行对话。但韩国官方则不容置疑地认为,“独岛自古以来是韩国的领土,这个问题不能作为两国纷争进行对话”。

如今,韩国在独岛常年派驻34名武装警察,同时配置了驱逐舰、快艇、直升机,并已开始在独岛兴建永久性的码头。而日本从来也没有放弃过对该主权的声明。

独岛在1905年被日本以近代无主之地及旧时日本番地为根据编入日本领土,日本政府在日韩合并前也承认独岛为日本领土,日本投降后,美军将独岛交回韩国管辖。

根据《波茨坦公告》第8条的补充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其他小岛未清晰表明竹岛。

独岛在行政区划上位处韩国庆尚北道郁陵郡郁陵邑独岛里1-96号,位于郁陵岛东南角,是地处韩国最东端的一座美丽的岛屿。

新罗时期智证王(500-514年在位)13年(512年)异斯夫(真兴王时期的将军、政治家)把郁陵岛和独岛组成的于山国收归新罗所有,史上有“六月于山国归属新罗”的记载。韩国认为独岛是于山国的一部分并由此推断独岛一直都是韩国的领土,并划归庆尚北道郁陵郡独岛里管辖,有1至37号番地。

1417年,朝鲜王朝《太宗实录》记载了于山岛,安抚使金麟雨从于山岛回来的时候,连同大竹子、芋头、水牛皮,连同住民带回三人,并报告了岛上的情况,有住家15户男女共计86人,独岛面积0.2平方公里。

壬辰倭乱(1592年日本入侵朝鲜)后,日本渔民更频繁地非法出入郁陵岛和独岛的近海。于是安龙福就东渡日本,日本政府确认郁陵岛和独岛是韩国的领土,并禁止日本渔民在两岛附近捕鱼。对此,日本史书《太政官指令》上有相关记载。

据朝鲜王朝(1392-1910年)的《成宗实录》所载,金自周曾对独岛(当时称三峰岛)的形状进行过描写。

朝鲜王朝时期,独岛也称为三峰岛、可支岛、于山岛等,1881年改称为独岛。1906年郁陵郡守沈兴泽最先正式使用独岛的名字,1914年行政区域改编时又划入庆尚北道。

2006年5月1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和议会主席郑东泳登上了独岛,对警备系统等进行了视察。并提出了3点:首先,独岛是不仅是领土问题,也是历史问题;第2、消除日本发展成为国际纠纷的意图,在牵制日本制造国际言论的同时,避免日本想经过国际司法裁判所判决的打算;第3、不惜任何代价也有保护独岛。向韩国国民表示了决心。韩国政府指:“韩国对独岛的主权,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实际上,都是非常完整的,任何无根据的宣称都不能动摇主权。”韩国表示不需要国际仲裁。韩国方面认为独岛位于韩国的领海范围之内,处于海洋警察厅的韩国海洋水产部管理下。韩国如今常驻守备队警戒日本方面的接近。还建设了直升飞机场、船舶码头、和灯塔等设施。韩国政府自2008年7月20日起,将以往对该岛所持的“实际控制”的说法改为“领土守卫”的说词。

1905年1月28日,在日俄战争以及日本的渐逐控制下, 日本以无主土地的身份公布竹岛是岛根县的岛屿(邮便番号为685-0000)。朝鲜只在1906年3月23日的乙巳条约(第二次日韩协约)下才发现日本吞并了岛屿。

日本称根据1951年的和平条约,日本已放弃对韩国领域拥有任何主权,但这些岛屿并未被包括在内,日本指:“17世纪中期,日本实际上就管辖这些岛屿,当时它们用作日本渔民的停歇处”。

日本外务省在其网页上显示:“竹岛显然是我国领土的一部分,历史上如此,根据国际法也是如此。”

1951年韩国政府向美国政府提出“将日本所放弃权利的所有地域之中加入竹岛”的要求,而美国政府给出回答:“独岛不曾被韩国当做朝鲜族建立的国家的一部进行对待,无法认为这个岛过去曾被韩国主张过主权。” [5]

韩国独岛(日本称竹岛)面积不大,却牵动着日韩敏感神经,两国都称对此拥有主权。韩战期间独岛曾被日方占据,韩国海军军人洪淳七向美军私买军火率40余人登岛,将日方官员和守岛部队赶走。至2013年1月底为止,已有2204名韩国人将自己的户籍迁到独岛。

韩国民间夺回独岛风云:

朝鲜战争期间,日本趁机派兵占领独岛,并立碑宣告主权。韩国人洪淳七参军后,曾在朝鲜半岛北部咸镜北道清津境内作战。次年,洪在元山附近(今朝鲜江原道)的一场战役中负伤,以特务上士身份退伍。在返乡途中,洪在无意间发现了郁陵岛警察厅院子里的一根标排,上面写着“岛根县隐岐郡竹岛”。

在确定标排为1905年2月23日日本岛根县第40号告示(宣称独岛为日本隐岐岛司所管)的证据后,23岁的洪淳七便于当年秋天,南下釜山,在美国军营附近购得武器,经过几个月的准备后,于次年4月,组织退役军人和当地渔民40余人,组建“独岛义勇守备队”。4月20日,洪将部队分成两组,各有15人,分两路成功登陆被日本占领的独岛(其余人员负责后勤、联络及后备工作),其后多次赶走日本人并在独岛上插上了第一面韩国国旗。

不甘示弱的日本政府随后曾多次派东海上自卫队巡逻艇进驻独岛海域,试图更新夺回此岛。但是此时韩战已近结束,在得到韩国政府、海洋警察厅及民众的军事等支援下(当时美国以立场中立为由,禁止接受美国援助的韩国军队介入领土争端),由洪淳七带领的“独岛义勇守备队”经历了50多次大小战斗,成功守卫独岛长达3年零8个月,坚守至1956年韩国海洋警察守备队接管独岛。

韩国政府和人民都认为,正是由于洪淳七等人不怕牺牲、英勇奋斗,韩国才得以至今仍牢牢地控制独岛。为表彰其爱国行为及其不怕牺牲的精神,韩国政府向洪淳七等人颁发勋章,其爱国事迹也广为人传。

举国动员巩固实质控制权

为巩固实质控制权和向世界宣传韩国对独岛具有主权的事实,韩国政府、军队、文化界、国民及海外韩人集体动员有组织的举行了一波又一波的“守护独岛运动”。韩国政府更不惜花大钱,在独岛上修建永久性建筑物,先后设有灯塔一座、通信塔两座、哨所两个、营房一幢以及各种天线和石碑等军用设施。

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及增强海上补给能力,韩国政府与1981年12月在岛上修建直升机场,并于1997年8月扩建,于1996至1997年在独岛东岛上修建了耗资180亿韩元(当时约合1850万美元)、可停靠500吨船舰的码头。

韩国政府很清楚,要想让世界各国接受韩国“独岛非岩礁,乃岛,主权归韩国”的主张,仅有军事控制是不够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21条规定,岛屿是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而岩礁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基本经济生活,因此韩国自20世纪60年代起开始在岛上建设民间设施。

这些包括1966年竣工的3000升储水箱,至今韩国在独岛的东西两岛上修建了渔民住所、20吨储水箱、净水设施、食品储藏设施、发电室、通讯设施及简易气象站等生活设施。

为保留韩国居民在独岛生活的证据,1981年10月郁陵岛渔民崔钟德决定把居民登记地(即户口)迁移到独岛。随后陆续又有包括崔钟德女婿赵俊纪在内的五人迁居独岛。

如今在独岛居住的居民虽然只有三名,但在1990年户籍程记报道之后,展开了“泛国民独岛户籍迁入运动”。据韩国《文化日报》报道截至2013年1月底,已有2204人将户籍迁到独岛。如今,每个到访者都承认独岛不是一个无平民居住、毫无生机的荒岛。

在提高占领“硬实力”的同时,政府也不忘整合资源,加大对独岛的宣传。对内,政府动用行政资源加大对独岛主权意识的宣传。韩国网络、公营、私营电视台的天气预报都会播报独岛这个按地图比例不应出如今地图上的、只有三名居民居住的小岛的天气情况,借天气预报不时提醒着国人“独岛是我们的”。

2008年7月,日本文部科学省宣布将在2012年度使用的教科书中,将独岛列为日本领土,引起韩国抗议示威。当年7月18日,韩国召回驻日大使,之后,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交涉再开协议也无限期延期。

韩国政府这次超乎寻常的大举动就是想向海外媒体及市民传达一个“韩国决不允许日本歪曲历史,在主权问题上决不妥协”的信息。当时的总理韩升洙及40余名国会议员陆续视察独岛军民,展现韩国对独岛的绝对主权。

朝鲜韩国联合应对

同年,政府投资10亿韩元(约100万美元)设立独岛管理现场办公室,后又追加投入80亿韩元,在独岛开展生态调查、举行学术会议、建立独岛博物馆等四个国家项目。同时,政府也开放韩国市民对独岛的组团旅游。

国会也通过成立“独岛守护及历史歪曲对策特别委员会”,专门研究如何应对日本歪曲历史的对策。韩国银行也在当年发表声明说,即将面世的10万韩元纸币将标记独岛。2004年,朝鲜也曾继南韩之后,发行了“保卫独岛”的纪念邮票。近段时间一来,韩国政府出资,以韩英中日四国语言出版《独岛是韩国的领土》教材,并把此书放在在韩外国人常去的景点和饭店,以外国游客、留学生及在韩外国人为对象,加大对独岛为韩国领土的宣传。

韩国人常说:“我们国家是一个小国,国土面积小,人口也不多,但偏偏坐落在世界大国之间。在我们5000年的历史里,充满着无限的‘恨’(指的是悲伤和无奈),从历史中我们学会‘聚则生、散则亡’的道理”。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韩国在遇到外来威胁的时候,表现得出奇地团结。每当日本右翼发出一些关于独岛主权的言论时,总激怒一大批激进的韩国人,他们会选择烧日本国旗,袭击在韩日本平民等极端方式在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抗议,以表达他们对日本侵犯自己国家主权的愤怒,和他们誓死捍卫国家主权及独岛的坚定决心。

当然,选择以极端方式抗议的韩国民众毕竟是少数,大部分韩国国民会以他们擅长的方式来向市民和外国人宣传独岛。

韩国民间的独岛学会每年也会不定期举行学术会议,研究并讨论独岛的历史及以后的展望;全国护独岛马拉松大会也会每年举办马拉松比赛来宣传独岛;韩国新世界百货商店也会制作一些以独岛为主题的巧克力,韩国文艺界人士也会写歌或一起举办演唱会来提高国民对独岛主权的意识。

韩国网民也在互联网上发起“攻势”,纷纷在一些官方网站上创建了各种护独岛社区。十几万网民2008年慷慨解囊,自发募捐资金在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等各大世界媒体上刊登一系列独岛宣传广告。

海外韩国人也毫不逊色,除了在海外义务宣传独岛外,还创作了一些年轻人容易接受的嘻哈POP歌曲,以海外年轻人为对象,宣传独岛是韩国的领土。日本媒体称独岛让朝韩空前团结。《产经新闻》报道,每当日韩围绕独岛之争展开激烈的外交战时,朝鲜半岛的朝韩都会表现得空前团结,甚至出现一种“韩国已统一的气氛”。

2005年,日本因岛根县议会制定“竹岛日”触及韩国国民中枢神经。当日,北朝鲜立即声援南韩,通过官方媒体称,“这是日本帝国主义、反动派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的本性的大暴露,是无耻行径的丑恶表演”,并宣布,在独岛问题上,朝韩应“联合斗争”,反击日本侵略行为。

发放“独岛名誉居民证”

韩国郁陵郡政府2010年10月11日宣布,从下月起向访问独岛(日本称竹岛)的游客发放“独岛名誉居民证”,以加强对独岛实际控制。

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独岛名誉居民证”长8.5厘米、宽5.4厘米,正面印有持有者姓名、国籍、独岛居民证号码等内容,背面印有韩国国旗和独岛照片。

证件背面印有“根据郁陵郡独岛天然保护区管理条例第11条发放”。郁陵郡政府介绍,发放这一特殊居民证旨在提高韩国国民对独岛的关心程度。

韩国1954年把独岛划归庆尚北道郁陵郡管辖。

郁陵郡政府介绍,本国公民如希望领取“独岛名誉居民证”,只要在访问独岛60天前向独岛管理办事处提交申请书、正面个人照等相关材料,就可以免费领取证件。

按韩联社说法,外国公民也可以申请“独岛名誉居民证”。

独岛位于朝鲜半岛东部海域,距离郁陵岛大约70公里,面积0.18平方公里。韩国和日本都宣布对这一岛屿拥有主权。独岛由韩国实际控制。

独岛归属问题一度引发日韩之间严重外交纠纷和民间对立。

日本《产经新闻》10日报道,2006年7月,东海上保安厅巡逻船,试图阻止韩国海洋调查船对竹岛周边海域实施调查,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公开下令,随行海军舰艇准备对日本巡逻船实施警告射击。

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前首相安倍晋三说,他害怕阻止韩方实施海洋调查可能引发枪战,最终“叫停”日本巡逻船。

2012年1月3日,郁陵岛和独岛成为了韩国国内的首个国家地质公园。

据悉,当地居民最开始非常反对,担心会侵害私有权,但当得知国家地质公园每隔四年进行一次重新评估,若存在疏忽或损毁会取消资质认证后,反对声音逐渐减弱。

韩国环境部计划在2020年之前追加指定16处国家地质公园,并计划在做好内部整备工作后,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请将郁陵岛和独岛指定为世界地质公园。 [6]

李明博登上日韩争议岛屿独岛

2012年8月1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已经于当地时间10日下午13时半许,登上了日韩争议岛屿竹岛(韩国名:独岛)。这是韩国总统第一次登上竹岛。陪同李明博登岛的,还有文化观光部长和环境部长等。日本方面采取召回驻韩大使等表示抗议。 [7]

韩国总统李明博10日上午乘飞机从首尔出发,途经韩国郁陵岛时确认了天气状况,随后抵达独岛。

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10日上午在国会向媒体表示,韩方此举与日方立场相左,将强烈要求中止,必须坚决加以应对。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也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此事令人“深感遗憾”。

日本外务省官员10日透露,日本政府已开始考虑在韩国总统李明博访问独岛的情况下召回驻韩大使武藤正敏或让其临时回国。

报道称,李明博因胞兄和亲信因非法资金被捕等丑闻而面临尴尬局面。因此,外界认为,2013年2月即将任期届满的李明博力图通过在8月15日韩国庆祝摆脱日本殖民统治的“光复节”之前展示对日强硬态度,从而重塑凝聚力。

据媒体报道2014年1月29日电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庆尚北道知事金宽容29日乘直升机前往“独岛”(日本称“竹岛”)并发表声明,谴责日本主张“独岛”主权。报道指出,管辖“独岛”的庆尚北道知事前往“独岛”并发表声明,这一举动十分罕见。

金宽容在声明中表示,日本政府在中学教科书编写指南中主张“独岛”是日本固有领土,此举露出帝国主义野心,是世人共怒的野蛮行径。金宽容说,“独岛”从历史、地理和国际法上都是“韩国固有领土”,作为管辖“独岛”的庆尚北道的知事,他强烈谴责“日本歪曲历史的行为和吞噬韩国领土的野心”。

他说,日本必须收回在中学教科书里注明“日本拥有独岛主权”的决定,销毁全部教科书,不再主张其拥有“独岛”主权并停止一切“挑衅行为”。他还强调,日本要虚心接受国际社会的劝告,反省历史错误,为韩日建立面向未来的互信拿出实质性行动。

28日,日本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正式宣布,日本在初、高中教科书编写指南中加入“独岛是日本领土”的内容。同一天,韩国政府以外交部发言人的名义发表声明,谴责日本的这种做法并要求日本立刻撤回该决定。 [8]

[9]

韩国在独岛立碑 日本研讨与韩对抗措施

2012年8月19日上午,韩国庆尚北道政府在独岛的东岛望洋台举行“守护独岛标志石碑”揭牌仪式。韩行政安全部长官孟亨奎、庆尚北道道知事金宽容等人士出席揭牌仪式。

这块碑石用黑曜石来制作,高115公分,横竖各30公分。碑石前面和后面分别用韩语刻有“独岛”和“大韩民国”字样。韩国总统李明博亲自写了将刻在石碑的字句并在碑上落款。以总统名义的碑石被设置在独岛是第一次。

李明博早些时候曾登陆独岛宣示主权,并对日本天皇喊话,要求日本就慰安妇等历史问题真诚道歉。

日本政府已经正式着手讨论采取进一步的对抗措施。首相野田佳彦21日将就竹岛问题与相关阁僚开会讨论。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已经向政府所有部门发出指示,要求重新清点日韩两国相关的会议、政策和交流项目,在20日之前给出报告。

鉴于日韩共同将竹岛问题提交国际法院的日方提议被韩方拒绝,日本政府认为今后有可能需要打出新的外交牌。 [10]

据日本新闻网2014年3月19日消息:为了强化国际社会对钓鱼岛和竹岛等有争议岛屿的“日本主权意识”,日本外务省开始对这些岛屿的英文名称进行统一标注,并在日本政府发行的英文地图上予以标记。

日本各中央机关迄今为止对于钓鱼岛等有主权争议的岛屿的外文名称,没有统一的标注。有的使用日文发音的罗马字标注,有的使用英文标注。首相官邸认为,这种混乱的标注不利于日本政府在国际社会宣示对这些岛屿的主权。为此,决定进行统一的英文标注。

根据首相官邸的指示,外务省和国土地理院经过协议,决定在政府系统发行的所有英文宣传册中,对这些岛屿的标注统一使用英文标注。其中钓鱼岛的英文标注为“Senkaku syoto”(日本非法侵占钓鱼岛后称其为所谓的“尖阁诸岛”),与韩国有主权争议的竹岛标注为“Takeshima”。这次统一标注涉及北方四岛在内的13个岛屿。

外务省称,东京奥运会将于2020年举行,届时将会有大量的外国游客来日。因此,外务省将敦促民间的地图出版机构遵循政府的指导原则,在钓鱼岛等岛屿的英文标注中,采用政府的统一标注。 [11]

该岛群如今由韩国实际控制管辖。

日本政府自1954年以来,每年都要向韩国政府递交备忘录,指出竹岛是日本领土,韩国必须立即撤出该岛。不过日本国民对此岛归属问题普遍并不十分关心。然而日本也有一部分人对该问题反应十分激烈,日本也有一些政治家强烈要求日本政府“收复竹岛”。而韩国政府则一再声明,独岛是韩国的固有领土。双方各执一词,针锋相对。

朝鲜中央通讯社2011年8月2日发表题为《日本扩张领土野心超越我们所能忍受的极限》的评论,强烈谴责日本窥视独岛(日本称竹岛)的挑衅行为。

评论说,日本竟然在其首都东京举行展览会,主张其对独岛拥有主权,并展出了独岛模型、地图,以及渡海前往独岛的驾照(等于是如今的护照)等。这表明,日本扩张领土的野心丝毫未减。

评论还说,日本不久前就韩国民航客机在独岛上空进行试飞一事表示不满,下令其公务员暂时不乘坐韩国航空公司班机,之后日本自民党3名议员欲强行访问郁陵岛,均露出了侵夺独岛的野心。

评论强调说,从历史、地理、国际法上,独岛分明属于朝鲜固有领土,我国对日本企图抢夺朝鲜领土的行径绝不能坐视不管。

在2018年2月15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又发表题为《劳动新闻》:南朝鲜当局应以实际行动表示守独岛意志的评论。

评论说,朝鲜事前强烈要求国际奥委会在朝韩将在冬奥会期间使用的统一旗上必须画上独岛。但国际奥委会以“政治问题和体育挂钩不合适”为由,做出了使用没有独岛的统一旗的错误决定。

评论反问,标记独岛怎么会是“政治问题”?并主张,国际奥委会借什么“政治问题”理由,执意回避朝鲜的原则性要求,是扇动日本反动派的抢夺独岛野心,将独岛问题国际化、政治化的不妥当的做法。国际奥委会的错误决定雄辩地证实,其背后有日本反动派作祟。

评论指出,就此次事件,韩国应吸取深刻的教训。统一旗问题不单是能否标记独岛问题,而是能否守护对自己领土所有权的重大问题。应理直气壮地排斥外来势力的干涉和压力,以实际行动表示守护独岛意志,而非光靠口头。

评论强调,无论是以前和现在还是将来,独岛永远是不会改变的朝鲜民族领土。(完)

[12]

日本非法侵占我国钓鱼列岛,我国政府对于独岛问题正式表态支持韩方观点,我国官方媒体统一标记为“独岛(日本称竹岛)”,对韩持支持态度。

2005年3月17日,韩国作家金完燮在网上发表了“良心不良的大韩民国!把独岛还给日本”的文章,导致1000多条威胁性评论。金完燮起诉这1000多人,但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认为金完燮发表违宪内容,网民的评论不是威胁,也没有违背社会共识,金完燮在发表文章之前应该会料到这样的结果,所以不批准起诉。 [13]

2013年5月23日,由日本学者等组成的“反竹岛(日韩争议岛屿,韩国称独岛)市民集会”一行3人抵达独岛,他们在岛上高呼“独岛是韩国的领土”,这也是日本人首次在独岛发出这样的呼喊。 [1] 日本学者在独岛上挥舞着“太极旗”,高喊了三遍“独岛是韩国的领土”,然后以独岛为背景合影留念。曾任大学教授的久保井规夫表示,自己通过这次机会对独岛有了更深的了解,回日本后会编撰历史辅导书,让更多的日本人知道独岛是韩国的领土。 [1]

2017年8月,研究韩日历史的日本史学家久保井规夫公开的日本古代地图证实了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独岛(日称:竹岛)属于韩国。 [14]

22日,久保井规夫在釜山举行的《独岛的真相》韩文版书籍出版纪念会上公开了日本古地图,其中包括林子平所著的《三国通览图说》。从地图上可知,钓鱼岛的颜色和中国领土的颜色相同,是中国固有领土。

久保井规夫表示,据日本余地路程全图前4版中记载,独岛与朝鲜半岛的颜色相同,与日本不同。此外,《三国通览图说》也显示独岛与当时朝鲜颜色相同,且当时日本明治政府曾明确表示独岛不属于日本属于韩国。

1953年9月15日,韩国推出3种以独岛为主题的邮票,并售出总数3000万张:2韩元及5韩元的各有500万张,而10韩元的售出了2000万张。

不过,日本方面拒绝派递使用这些独岛邮票的邮件。韩国后来也曾三度发行其他新款式的独岛邮票:一次在2002年,另外两次在2004年。

2004年6月,朝鲜也发行了独岛邮票。这枚独岛邮票与其他同样位于朝鲜的岛屿风光为题材的邮票组合成一套发售。

2014年9月16日,据朝中社15日报道,朝鲜国家邮票发行局日前发行了以朝鲜岛屿“独岛”为主题的邮票。宣称,从历史上来看还是从国际法律上来看,独岛是世界公认的朝鲜固有领土。 [15]


相关文章推荐:
郁陵岛 | 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 | 直升机场 | 日本海 | 庆尚北道 | 蔚珍郡 | 钓鱼岛 | 郁陵岛 | 隐岐诸岛 | 蒲公英 | 海洋性气候 | 三国史记 | 朝鲜太宗 | 高丽史 | 朝鲜高宗 | 大韩帝国 | 江原道 | | 梅泉野录 | 李承晚 | 李承晚线 | 韩升洙 | 李明博 | 日俄战争 | 岛根县 | 海牙国际法庭 | 竹岛 | 安倍晋三 | 自由贸易协定 | 韩国外交通商部 | 朝鲜高宗 | 日本内阁 | 朴齐纯 | 朴齐纯 | 朝鲜战争 | 洪淳七 | 北海道 | 郑东泳 | 洪淳七 | 洪淳七 | 岛根县 | 隐岐郡 | 韩国国旗 | 太极旗 | 林子平 | 三国通览图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