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渡江(明代诗人张弼所作诗歌)

《渡江》是明代张弼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这是诗人抒发羁旅愁怀之作。诗以清新的语言,深沉的感情,将羁旅的愁苦,客子的孤独,乡梦的频繁,征衣的尘垢,艺术地表现了出来,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

渡江

扬子江头几问津,风波如旧客愁新。

西飞白日忙于我,南去青山冷笑人。

孤枕不胜乡国梦,敝裘犹带帝京尘

交游落落俱星散,吟对沙鸥一怆神

①扬子江:即长江。扬子,本是扬子古津渡附近一座桥名。因这古津渡是时还无名,人们就用“扬子”来称此津渡。隋末,朝廷又在此设扬子镇,又用“扬子”来名镇。唐永淳元年(公元682年),废扬子镇,置扬子县。后又因扬子津、扬子县而将令仪征、扬州一带的长江,称为扬子江。近代,人们又将长江统称为扬子江。

②几问津:几次求渡。津,渡口。问津,询问渡口。

③风波:比喻纠纷或患难。

④西飞”句:仅仅只有西驰的太阳比我忙碌。反衬自己奔波劳碌之辛勤。 西飞白日:指夕阳。

⑤南去青山:因为渡江北上,故云。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载:“张弼题诗金山:‘西飞’……有一名公见而物色之门:‘此当为海内名士。”’

⑥“孤枕”句:化用唐岑参《春梦》中“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尺江南数千里”的句意。孤枕独眠,难以忍受乡思的煎熬。不胜:犹言不堪,难忍。

⑦“敝裘”句:化用晋陆机《为顾彦先赠妇》中“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的句意。敝裘:破旧的皮衣。帝京:既指天帝住的地方。也指皇帝住的地方。 [1]

⑧交游:结交朋友,也指朋友。落落:稀疏貌。

⑨怆(chuàng):伤悲;凄怆。吟对沙鸥:古之高人逸士常以沙鸥为友,叫做“鸥社”“鸥盟”。诗人自觉交游零落,只好把新作对沙鸥来吟子。沙鸥:一种水鸟。怆神:黯然神伤。 [2]

徘徊在长江岸边,几番求渡却不得;江上风雨烟波一如旧时模样,而我这渡客却又添了新的愁绪。

夕阳易逝,岁月催人老,两岸的巍巍青山冷眼看着我一路向北,它自岿然不动也无所谓人世的岁月无情。

一个人在漫漫旅途中,难以承受对故乡的思念,我那经历了一路颠沛而破旧不堪的裘衣,似乎还沾染着京都的风尘。

旧日里一起游学论道的相投之人如今四散分离,都不知漂泊何处了,只剩我孤身一人对着沙鸥吟诗发愣,伤感着离别与孤寂。

这首诗是作者在镇江金山的题作。

这首诗是作者在镇江金山的题作,全篇即景抒怀,表达在奔波愁劳之后,孤寂一人,无所托寄的怅惘心情。

想来,作者的怅惘心情是郁结很久且十分深重的,所以诗歌一开首,“客愁”两字已赫然在目。扬子江渡头,几回回经由,江上风波依旧,而旅入已添了新愁。底下两句,铺衍旅人奔波愁劳之状。太阳天天东升,天天西落,自是无止无息,且不知起讫,然作者竟有“忙于我”之想,显是极无理之语,不过,由此无理语,其感叹自己天涯奔走、东西飘泊的情致,由浅转深。与此出旬相对应,对旬言向南蜿蜒伸展的青山显得格外清冷,不近人情,一点也不理解旅人客愁之深,反而像在冷冷地嘲笑人,实借青山的整暇和凝重,来反衬人因有所求而离乡背井、抛妻别是多么的无谓。想到这一层,作者不兔有一种怅然和失落无所依的感觉,由此虽然刚从京师来,衣衫上还沾染着那里的灰尘,但故国之恩已频频入梦,搅得人无法安睡了。这里,“敝裘犹带帝京尘”一句,是用晋诗人陆机《为顾彦先赠妇》“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典,读者想及陆诗,当会对作者在京师的那番劳苦,有更深入的了解的。尾联承此意,由已及人,作者想到自己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如今也正和自己一样,天涯作客,四方糊口,山长水阔,欲再携手欢会、谈古论今而不可得,不由得神情悄怆,黯然至于悲怀难抑。“吟对沙鸥”可能是实景实写,即作者午夜梦回,辗转床铺,再难入睡,所以披农出户,江头散步,见鸥鸟而起意;也可能是虚景虚写,作者既不得安睡,于是重捻灯火,调弄笔墨,赋诗寄慨,也许他想到了杜甫“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吟唱,借来入诗。人生本是尘世寄迹,居无定所也属当然,正像这高翔天地间的沙鸥,东止西橱,所以,“沙鸥”在此成了一科孤单飘泊、无所着落的象征。一经吟出,全诗的愁情愁绪,得以上升到一个新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境界,读者的思绪,也由此脱开去,浮想联翩,去体会诗人的孤苦,寻觅自己的感怀。

反映羁旅行役之愁,是中国古典诗歌的一个常见主题,自《诗经》开始,不绝于史籍。旅途的劳顿,寄居他乡的陌生感,以及无所归依的空寂无聊,很容易被诗人捕捉,并且,他们常将这种羁旅之孤单,上开为对整个人生孤独感的体验,由此,诗的内涵得到充实,诗的境界也变得阔大。作者的这首《渡江》,用素朴清老的语言,表达的正是这样一种体验。而对仗之工稳,措词之精警,更使此诗获得普遍的好评。据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记载:“张弼题诗金山‘西飞白日忙于我,南去青山冷笑人’,有一名公见而物色之日:‘此当为海内名士。删可谓善于窥一斑而想全豹。 (汪涌、豪彭牧) [3]

广西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胡光舟、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张明非:本篇写羁旅飘泊、奔波愁苦的心绪,构思巧妙,刻画精工。尤其“西飞”一联,诗意顿挫腾挪,“忙于”、“冷笑”二词运用人神,使人击常叹赏。 [4]

原中宣部文艺局副局长成志伟: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载:“张东海题诗金山‘西飞白日忙于我,南去青山冷笑人’,有一名公见而物色之,日‘此当为海内名士’。”以“忙于我”写日之东出西没,化己之北行为山之“南去”,俱陈字见新,平字见奇处,诗思之妙,令人叫绝。而“青山”竟会“冷笑”,更足以语惊四座。其中“冷”字下得最有力度,青山意态之冷峻,正见诗人于羁宦之不自堪也。凭此二句,确足可担当“海内名士”之名。 [5]

文学与社会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乔力:颔联新颖精警,以反语与拟人化手法,映衬出一己的碌碌辛劳,浮沉于尘俗,虽不言情而情自显,故为人称许。董其昌云:“张弼题诗金山‘西飞白日忙于我,南去青山冷笑人’,有一名公见而物色之,曰:‘此当为海内名士。”’(《画禅室随笔》) [6]

茶陵诗派代表人物李东阳:“张东海汝弼草书名一世,诗亦清健有风致。如下第诗曰:‘西飞白日忙于我,南去青山冷笑人。’”则此诗原为下第后作,故多感慨语。此诗表达了对故乡、亲友的思念之情,抒发离别的感慨和愁绪。沙鸥,是诗人们常常用来抒发内心因漂泊无依而伤感的意象。如杜甫《旅夜书怀》“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诗人即景自况以抒悲怀,水天空阔,沙鸥飘零,人似沙鸥,转徙江湖。本诗也是如此,用沙鸥的到处飞翔衬托作者的孤单漂泊。(《丽堂诗话》) [7]

张弼(14251487),字汝弼,号东海,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人。明宪宗成化二年(1466)进士,授兵部主事,进员外郎,迁南安知府。明宪宗成化二十三年卒,年六十三。张弼工草书,善诗文。所作诗语言平易,不乏抨击政治弊端、关切民生疾苦之作。有《东海集》。 [8]


相关文章推荐:
张弼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