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二月革命(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帝国主义战争激化了俄国的社会矛盾,反战运动日益高涨。1917年3月8日至12日(儒略历2月23日至27日),俄罗斯帝国爆发二月革命,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结束了君主专制的统治,二月革命后出现了两个政权并立的局面,临时政府和苏维埃政权。后又因为临时政府的措施不当,爆发了十月革命。以列宁为首的苏维埃政权控制了局面。

二月革命为俄国人民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它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次革命的胜利,促进了欧洲各国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反对战争、反对本国政府,争取民主权利和民族解放的革命运动的高涨。

1917年3月(俄历2月),第一次世界大战正酣时,俄罗斯爆发了第二次民主革命二月革命。二月革命前的俄国,是一个经济上落后、政治上反动的军事封建帝国主义国家,国内充满尖锐复杂的矛盾。处于饥寒交迫之中的人民再也无法忍受沉重的压迫,群众斗争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沙皇尼古拉二世虽然平庸无能,却是镇压革命的老手,人民称他为“血腥的沙皇”。

1905年~1907年的俄国第一次民主革命就是被他扼杀的,为了转移人民斗争的视线,也为了对外掠夺,尼古拉二世把俄国拖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果俄国军队屡遭失败,本来就很落后的经济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战争的灾难引起了广大人民的强烈不满。 [1]

1917年1月,俄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罢工示威,纪念1905年的“流血星期日”。首都彼得格勒工人响应布尔什维克的号召,举行罢工和示威游行,他们:高呼“打倒战争!”、“面包与和平!”的口号。这次行动成为二月革命的前奏。 [1]

1917年3月8日(俄历2月23日)是“三八”国际妇女节,彼得格勒50家工厂约13万男女工人举行罢工和游行,拉开了二月革命的序幕。第二天,参加罢工示威的群众增加到20万。 [1]

在布尔什维克党(后改称俄国共产党)领导下,首都各大工厂举行了有30万人参加的联合总罢工。革命风暴吓坏了沙皇尼古拉二世,他下令不惜采取任何措施,迅速恢复首都秩序。布尔什维克彼得格勒委员会的各领导人和其他一百多名革命积极分子被逮捕,这激起了群众的极大愤怒。他们上街游行,抗议政府暴行,但遭到更野蛮的镇压。于是领导罢工的维堡区党委决定将总罢工转变为武装起义,推翻沙俄政府。

工人们立即行动起来,攻占军火库,夺取枪支弹药,筑起街垒,与反动军警展开战斗。同时工人们还积极开展争取军队的工作,在工人们的宣传、感召下,有数万名士兵公开站到革命的一边。他们同起义工人一起,占领了沙皇的巢穴冬宫和政府各部,逮捕了沙皇的大臣和将军。首都起义获得完全胜利。尼古拉二世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立即从前线调军队企图夺回首都,但沙皇军队在革命影响下也发生了兵变。尼古拉二世见大势已去,被迫于1917年3月15日引退,让位给其弟米哈依尔。第二天,米哈依尔也宣布退位。这样,统治俄罗斯长达304年的罗曼诺夫王朝被二月革命冲垮了。俄国民主革命获得了胜利。 [1]

二月革命后,俄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一个是临时政府,一个是工农兵代表苏维埃。为此,列宁又领导布尔什维克党和人民,进行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十月革命胜利后,临时政府被推翻,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苏俄成立了。 [1]

1905年~1907年俄国革命失败后,反动势力猖獗,革命转入低潮。但是民主革命的任务并没有从日程上取消。

1907年7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会议的决议指出:“决定俄国革命的基本原因依然存在:国内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的要求的极不适应、农民的破产、无产阶级贫困的加深以及失业现象仍然存在,因而,革命的客观历史任务还没有解决,而同时革命力量也没有被彻底破坏。”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俄国出现新的革命高潮,群众性革命斗争的规模已经接近1905年,其组织性和觉悟性已经大大提高了。在彼得堡、莫斯科及其他城市的工人罢工斗争不断发生,规模很大。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在1912年参加罢工的有72万5千人,而在1913年有88万7千人。实际罢工的人数大大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这种群众性的革命罢工斗争,直接反对沙皇专制制度。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革命运动的发展才暂时被中断。 [3]

1914年开始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场战争。沙皇俄国参与发动这场战争。战争加速了革命时机的成熟。战争期间,俄国国民经济遭到严重破坏。俄国的工业基础本来就不够发达。

1913年,全国钢的产量只有420万吨。机器制造业、化学工业薄弱。没有汽车制造业。许多机器、武器仰赖外国。战前,俄国进口的机器占37%,重要的设备、车床的自给率不到1/3。战争削弱了俄国同国外的商业联系,机器的进口大幅度下降。

1914年~1916年,俄国机器工业虽有所增长,但其产品绝大部分都被战争消耗掉。据统计,这期间123个大机器制造业的产品从20030万卢布增加到95460万卢布。平均军工生产每年增长13倍多,而民用生产只增长长40%。

1916年,农业机器产品只有战前的1/5,机车、车厢的生产明显减少,机车减少16%,车厢减少14%。机器、车床严重不足,又影响矿石、煤炭、石油开采量的下降。由于缺乏燃料、原料,高炉停火,许多工厂不得不关闭。战前靠进口棉花生产的纺织厂停产。1916年,彼得格勒有20%的织机不能开工。在前线,武器、弹药严重不足。每月需要6万支步枪,而1914年8月~12月只造出13万4千支步枪。每月需要机枪800支,而1914年下半年总共才制造机枪860支。交通、运输严重阻塞。铁路承担不了急剧增长的运输任务。

1916年最后5个月,铁路为军队运送的粮食只能满足需要量的61%。到1917年,粮食运输量又下降,1月为50%,2月为42%。有的伤兵几天领不到食物和纱布。在彼得格勒、莫斯科和其他工业城市粮食匮缺,但在西伯利亚、乌拉尔、里海、伏尔加河和顿河一带却有大量粮食、肉、鱼烂掉。1916年,储存变质的粮食达15万车厢。海运也不妙。波罗的海、黑海早被德国、奥匈所封锁。俄国和盟国的联系主要通过摩尔曼斯克、阿尔汉格尔斯克和海参崴。但是,内地和摩尔曼斯克之间没有铁路。从阿尔汉格尔斯克到沃洛格达之间的铁路是窄轨(1916年改为宽轨),运输不便。海参崴离俄国腹地又太远。结果,大批货物被堆积在港口,无法运入内地。在阿尔汉格尔斯克,煤堆得像一座座山,沿码头堆着一箱箱供兵工厂使用的车床。在摩尔曼斯克,船只等待卸货要等几星期、几个月。 [3]

大战爆发后,农业生产受到严重影响。应征入伍的有劳动能力的人口达1500万,主要来自农村。据1917年调查,在欧俄50个省份内,农村男劳动力减少47.4%。耕地面积减少1千万俄亩。耕畜从1914年的1800万头减少到1917年的1300万头。粮食收获量减少1/4。运输的困难又使城乡联系实际中断。在市场上,粮食、肉、糖和其他农产品日见短缺。1916年12月,彼得格勒只能得到计划供应粮食的14%。地主、富农和商人却掌握着大量生活必需品,囤积居奇,投机倒把。粮食往往从商店消失,却又在黑市上以高价出售。1916年夏,彼得格勒粮食价格比战前提高1.5倍~3倍,肉和糖尤其昂贵。广大人民处在饥饿线上,怨声载道,不得不起来斗争。1915年在欧俄因饥饿引起的农民暴动达684起。1916年头5个月,农民起义达510次。 [3]

在各交战国中,俄国的战线最长。战争在5万平方公里的俄国领土上进行。300万难民无家可归,缺衣少食。很多人在战争中断送生命、受伤致残和死于瘟疫。到1917年3月30日止,俄国共损失840万人。许多士兵的家庭无人抚养,生活非常痛苦。 [3]

为了维持战争,沙俄政府的军费开支与日俱增,到1917年3月,达300亿卢布以上。其中1/3靠借外债支付,其余靠借内债和滥发纸币支付。1917年,卢布的官方牌价降到55戈比,购买力降到27戈比。国债从1914年的88亿卢布增加到1917年1月的336亿卢布。沙俄政府的财政面临崩溃的境地。沙俄政府为了满足战争需要,在1915年成立了国防、粮食、燃料和运输4个专门会议,来调节国内的经济生活。但并没有能够挽救经济的破产,却对劳动人民实行无比残酷的掠夺。大多数工厂为完成军事定货延长工作时间,增加劳动强度,剥削妇女、少年的劳动。据345个企业的统计材料,平均纯利润在1913年为8.84%,1915年增加到16.49%,1916年又增加到17.58%。经济混乱,加上军事失利,促使全国革命运动重新高涨起来。反对饥饿、反对战争和反对沙皇制度的斗争结合了起来。 [3]

1915年5月,发生了伊凡诺沃-沃慈涅先斯克工人罢工,要求降低物价、提高工资。接着,科斯特罗马工人罢工。

1915年,爆发了波罗的海“汉古特”号主力舰水兵的起义。 [3]

1916年初,为纪念“流血星期日”,彼得格勒10万工人罢工。广大农民的不满情绪也在增长。抗捐、反对征调粮食和马匹的运动遍及各地。士兵也受到革命的影响。

俄国境内被压迫民族也进行了维护民族利益、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

1916年6月,中亚细亚和哈萨克斯坦的起义,是这一年的重大事件。其中哈萨克斯坦土耳盖的起义一直坚持到二月革命后,还同临时政府展开斗争。 [3]

在统治阶级内部,政权危机趋于表面化。沙皇尼古拉二世和皇后阿历山德拉在政治上、军事上走投无路,在精神上便寄托于迷信。格叶拉斯普廷(1872年~1916年)曾冒充“仙长”、“先知”,被引进宫廷。他以迷信填补沙皇和皇后心灵上的空虚,取得他们的信任,在宫廷日渐得势,终于操纵了皇室部分的权力。1914年~1916年,在拉斯普廷的策划下,更换了4个内阁总理、6个内务大臣、4个陆军大臣、3个外交大臣、4个农业大臣、4个司法大臣。

1916年,统治集团又分裂为以大臣会议主席(内阁总理)斯提尤尔美尔为首的亲德派和以外交大臣萨松诺夫为代表的亲英派,互相攻讦。资产阶级对沙俄政府不能赢得战争的胜利和防止革命的发生表示愤懑。阿历山德拉甚至被怀疑是德国的间谍,因为她出生在德国,重用亲德派。在贵族中间,对沙皇的昏聩无道亦痛心疾首。

1916年12月,拉斯普廷在彼得格勒被尤苏波夫公爵等保皇派集团刺杀。保皇派妄图以此来拯救罗曼诺夫王朝,阻止革命的爆发。但在拉斯普廷被杀后,便传出一种政变的风声,说一小撮阴谋分子正准备集结于彼得格勒,企图在皇村和彼得格勒之间潜入沙皇的列车,逮捕沙皇并立即把他送到国外去。所有这些,说明沙皇制度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了。 [3]

到了1917年初,革命时机已经完全成熟。1917年1月22(9)日,彼得格勒工人在布尔什维克的号召下举行罢工。参加罢工的达14万5千人。在莫斯科、哈尔科夫、巴库等城市也举行群众性的罢工和示威游行。当时彼得格勒警察局局长在给内务大臣的报告中说:“总罢工的思想一天一天地获得新的支持者,并像1905年一样流行。”在这个时候,感到恐慌的人民向沙皇呼吁,希望沙皇让他们参加政权。但是,沙皇根本不予理睬,并以解散国家杜马进行威胁。孟什维克为着给人民撑腰,邀请工人在2月27(14)日国家杜马开会那天到杜马所在地塔夫里达宫附近举行和平示威,要求杜马建立一个使“人民有生路”的政府。这样可以提高杜马的声望,对沙皇施加压力。 [6]

布尔什维克坚持反对孟什维克追随人民的路线。由于沙俄政府的迫害,当时以列宁为首的党中央处在国外,称中央国外局,党在国内的工作由中央俄罗斯局领导。 [6]

1917年初,参加俄罗斯局工作的领导人是维米莫洛托夫,亚加施略普尼柯夫,彼安扎鲁茨基。党中央俄罗斯局通过决议,指出到杜马去示威游行必然模糊工人阶级的革命意识。布尔什维克彼得格勒委员会散发传单,号召工人在“打倒沙皇君主制度!”“以战争反对战争!”“临时革命政府万岁!”的口号下举行示威游行。结果,在2月27日,有9万人参加罢工,大部分工人都跟着布尔什维克走,在涅瓦大街示威游行,去塔夫里达宫的寥寥无几。 [6]

在布尔什维克党中央俄罗斯局的领导下,群众进一步发动起来。3月3日(2月18日),彼得格勒普梯洛夫厂冲压车间工人举行罢工,要求提高计件工资和召回被解雇的工人。厂方无理拒绝,且以高压手段进行威胁,宣布不定期歇业。在这个厂的工人中已有重大影响的布尔什维克党组织立即领导工人同厂方针锋相对地斗争。罢工扩大到整个普梯洛夫厂。3月7日(2月22日),按军管当局命令,普梯洛夫厂大门紧闭。工人无法入内,便成立罢工委员会,并决定请求其他工人支援。冲突进一步发展为全市性的斗争。 [6]

1917年3月8日(2月23日),按布尔什维克党中央俄罗斯局和彼得格勒委员会决定举行集会,庆祝国际妇女节,并进行反对饥饿、反对战争、反对沙皇制度的宣传鼓动。散会后,女工们纷纷上街示威游行,男工也跟着走了出来。这一天参加罢工的达9万人。当天晚上,布尔什维克党中央俄罗斯局和彼得格勒委员会讨论了一天来斗争的形势,主张继续开展斗争,推进革命。 [6]

3月9日,彼得格勒罢工的人数增加到20万。群众从四面八方向涅瓦大街集合。警察企图把群众分开,但无济于事。工人们时而在这里集合,时而在那里出现,继续示威游行。在群众性的罢工、示威游行发展起来后,布尔什维克把争取军队转到革命方面作为重大的任务。布尔什维克组织工人深入营房、哨所、巡逻队,说服士兵不向人民开枪。 [6]

1917年3月10日,彼得格勒罢工转变为总罢工。各种企业、商店、餐厅、咖啡馆都停止工作。在市中心挤满了人群。当时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大本营所在地莫吉寥夫,接到彼得格勒军区司令哈巴洛夫关于首都局势的报告后,下令对彼得格勒罢工运动实行恐怖手段。

1917年3月10日晚,他签署了给哈巴洛夫的电报:“着令于明日京都中的骚乱悉行制止”。沙皇军队连夜逮捕了布尔什维克党彼得格勒委员会委员5人,在彼得格勒市中心和交通要道上布满了军警,在屋顶和角楼里架起了机关枪。 [6]

但是,革命烈火并没有被扑灭下去。根据党中央局的决定,由维堡委员会代行彼得格勒委员会的职权,继续领导人民进行斗争。

1917年3月11日是星期天。彼得格勒工人仍涌向街道、广场。禁卫军巴甫洛夫团后备营第四连士兵起义,拒绝向人民开枪。这次起义标志着士兵已经开始转到人民方面。晚上,布尔什维克维堡委员会开会。会议认为当时的形势对无产阶级十分有利,决定将罢工转变为武装起义,并计划与士兵联欢,夺取武器库。俄国人民同沙皇制度最后决斗的时刻到来了。 [6]

1917年3月12日,成千上万的工人向彼得格勒市中心行进。由于布尔什维克的宣传、组织工作,军队中的大批士兵转到革命方面,早晨6时,沃伦禁卫团教导队士兵起义,杀死教导队队长,然后上街,开往附近的普列奥勃拉任斯基团和立托夫斯基团,把这两个团的士兵联合起来。整理好队伍后,起义兵团开往维堡,同工人会合。驻在维堡区的莫斯科禁卫团教导队进行反抗,阻止士兵参加起义。起义士兵和工人冲进营房,击毙教导队长,夺取了武器,武装了工人。工人和起义士兵夺取了兵工总厂和炮兵总部,缴获4万支步枪、3万支手枪和大量子弹。布尔什维克带领群众向监狱冲击,释放了政治犯,获得释放的布尔什维克立即奔向工人区,参加战斗。军队参加起义越来越多。据统计,军队参加起义的在3月11日晚还只有600人,12日早晨增加到10200人,中午增加到25700人,晚上达66700人。 [6]

1917年3月12日晚,沙皇的大臣们在玛丽亚宫开了最后一次会,但很快就被逮捕了。尼古拉二世企图从前线调回军队来彼得格勒镇压起义。但是,彼得格勒附近的军队已经起义。沙皇的讨伐队被阻拦在半路。整个首都掌握在起义人民手中。 [8]

1917年3月12日晚,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经党中央俄罗斯局讨论后)以传单形式发表了《告全体俄国公民书》,宣告沙皇制度垮台,首都已经转到起义人民手中;指出工人和革命军队的主要任务是建立民主共和国,没收地主土地,实行8小时工作制,联合各交战国人民制止战争。这份宣言曾在彼得格勒广为传播,在工人和士兵的集会上宣读,以后又重印。它反映了布尔什维克的最低纲领,是实行民主革命的指导性文件,是布尔什维克在二月革命中的领导作用的见证。 [8]

革命在首都彼得格勒取得胜利后,接着在各地迅速展开。

1917年3月12日,布尔什维克党莫斯科委员会散发传单,号召工人和士兵举行罢工和示威游行,支持彼得格勒武装起义。13日晨,莫斯科开始总罢工。游行队伍向红场、市杜马行进。武装的工人把警卫撵走,解除他们的武装。在市杜马对面的广场上举行群众大会。布尔什维克号召工人走进营房,同士兵联欢。士兵很快转到革命方面。3月1日,工人和起义士兵占领了克里姆林宫、兵工厂、火车站、市政府、警察局、电报局等,从监狱里放出政治犯。 [8]

彼得格勒附近的驻军和舰队热烈响应首都武装起义。

1917年3月14日,整个喀琅施塔得掌握在起义人民手中。赫尔森福斯(赫尔辛基)的水兵、士兵也举行起义。彼得格勒武装起义的消息传到前线时,广大士兵立即行动起来,成立士兵委员会,对军官实行监督。农民也欢迎革命,推翻沙皇制度已经给他们带来政治上的解放。他们开始夺取地主的土地,争取经济上的解放。各地的民族解放运动也广泛地开展起来。

这样,俄国第二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即二月革命取得了胜利。 [8]

在罢工和武装起义过程中,彼得格勒工人建立了新的政权机关苏维埃。还在1917年3月12日早晨,在布尔什维克党维堡区委员会和工人的会议上,依照维米莫洛托夫的建议,就成立了工人代表苏维埃发起小组,并以这个小组的名义于当天向全市散发告工人、士兵书,号召建立苏维埃作为革命的政权机关,并指定以芬兰车站为代表的集合点。 [8]

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其中包括国家杜马中的孟什维克代表,劳动派,地方自治局、城市自治机关和合作社的工作人员,律师,新闻记者,中央军事工业委员会工人小组的成员等,3月12日(2月27日)下午2点~3点,到达塔夫里达宫。他们当中一些同工人保持着联系并进行合法活动的代表人物,如国家杜马代表尼齐赫泽、马斯柯别列夫、亚克伦斯基、波波格丹诺夫、库格沃兹杰夫、尼索柯洛夫、伊沃尔柯夫等,自称是工人代表苏维埃临时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并以这个委员会的名义向首都公众发表通告。通告立即被印成传单,并在当天的《彼得格勒新闻工作者消息报》上公布。通告说:在国家杜马开会的彼得格勒工人、士兵和居民的代表宣布,他们的代表的第一次会议定于今晚7点在国家杜马所在地召开。所有转到人民方面的军队每1连选1名代表,工厂每1千人选1名代表,不足1千人的工厂选1名代表。 [8]

从通告发表到开会只有几小时,许多工人正在街头参加战斗,不能参加选举。孟什维克在沙皇统治时代已经能够从事合法活动,拥有方便的条件(如通过军事工作委员会“工人小组”、孟什维克国家杜马代表)来通知自己的支持者出席会议。结果,大多数苏维埃代表不是工人直接选举产生的,而是由合法工人组织指派的。布尔什维克只有少数代表。孟什维克、国家杜马代表尼齐赫泽当选为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劳动派、社会革命党人克伦斯基和孟什维克斯柯别列夫当选为副主席。参加执行委员会的,大多数也都是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只是到会议即将结束时,莫洛托夫才赶到塔夫里达宫。经过他的努力,布尔什维克党才有3名代表参加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他们是:亚加施略普尼柯夫、彼安扎鲁茨基、彼阿克拉西柯夫。 [8]

由于群众的压力,彼得格勒苏维埃不得不采取一些革命措施。在苏维埃第一次会议上决定成立军事委员会,以进一步领导军队的革命运动;成立工人民警(赤卫队的前身),以维持首都的革命秩序;成立粮食委员会,以保证首都军民的粮食和其他食品的供应;委派10名专员到彼得格勒各区,建立革命政权;在银行和造币厂设立岗哨,剥夺旧政权对财政金融的控制权;查封反动报纸,出版苏维埃的机关报。为了巩固工人和农民(士兵大多数来自农民)的战斗联盟,布尔什维克主张建立有士兵代表参加的苏维埃。

1917年3月13日,士兵代表开始到塔夫里达宫参加苏维埃会议。14日,举行了统一的工兵代表苏维埃全体会议,10名士兵、水兵代表(其中两名布尔什维克)参加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同时,发布了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第一号命令,规定在所有部队中通过选举成立士兵委员会、水兵委员会,各部队的一切活动只能服从工兵代表苏维埃和士兵委员会。其中第五条规定武器必须归士兵委员会掌握,废除旧军衔,禁止军官虐待士兵。第一号命令保证了军队掌握在苏维埃手中,对巩固革命的胜利具有重大意义。 [8]

继彼得格勒苏维埃之后,在全国大多数城市都建立同样的权力机关。在全俄苏维埃成立以前,由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行使它的职权。 [8]

但是,当时除了工兵代表苏维埃以外,还有另一个政府,即临时政府。俄国资产阶级同封建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害怕无产阶级更甚于害怕反动派,是一个反革命阶级。他们很多人都是保皇派,只要求立宪,同沙皇瓜分政权,并不想从根本上推翻沙皇制度。但在革命高潮中,他们摇身一变,成为革命的同路人。3月12日夜,他们急忙成立国家杜马临时委员会,企图抢先夺取政权。他们还派十月党人亚伊古契柯夫和国家杜马代表瓦维叔尔根前往普斯科夫同沙皇谈判,妄图保存君主制度。叔尔根和古契柯夫竟向沙皇献策,说挽救皇朝的唯一途径就是把最高管理权转到其他人手中。尼古拉二世最后决定退位,而让位给他的弟弟米哈伊尔。1917年3月15日午夜,沙皇签署了退位宣言,并按照古契柯夫和叔尔根的请求签署了任命立宪民主党人李沃夫公爵为大臣会议主席、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为最高总司令的诏书。 [9]

由于人民的强烈抗议,这个阴谋没有得逞。当古契柯夫返回途中,在彼得格勒车站,举杯表示对米哈伊尔的祝愿时,工人们愤怒地要把古契柯夫逮捕,并把他枪毙。米哈伊尔也没有力量登上皇位,而在1918年被枪决。 [9]

当时的实际力量在苏维埃一边。国家机关的要害部门,如电报局、广播局、车站、铁路等都掌握在苏维埃手中。国家杜马临时委员会连印一张声明的地方都没有。没有苏维埃的同意,资产阶级不可能成立自己的政府。因此,国家杜马临时委员会便向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建议就成立新政府问题进行谈判。窃取苏维埃领导岗位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推行投降主义路线,迎合了资产阶级的要求。孟什维克从机会主义立场出发,力图限制革命的范围。他们认为推翻沙皇制度后合法的主人只能是资产阶级,苏维埃只能对资产阶级施加压力,促使它向左前进。布尔什维克反对把政权交给资产阶级。1917年3月15日,在苏维埃的全体会议上,莫洛托夫代表布尔什维克党批判了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同杜马代表达成协议的计划,建议由苏维埃建立临时革命政府。孟什维克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攻击无产阶级是“分散的、无组织的”力量,鼓吹利用资产阶级来巩固对沙皇制度的胜利,蒙骗一些苏维埃代表。结果,苏维埃以多数通过了执行委员会的建议,把政权拱手交给资产阶级。 [9]

1917年3月15日,第一届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成立。大地主格叶李沃夫为临时政府总理兼内务部长,主要资产阶级政党立宪民主党首领巴尼米留可夫为外交部长,资产阶级右翼政党十月党首领亚伊古契柯夫为陆海军部长,社会革命党人亚费克伦斯基为司法部长。 [9]

这样,形成了既有苏维埃又有临时政府的两个政权并存局面。

为什么掌握了实际政权的苏维埃竟然自愿地把政权交给资产阶级?为什么资产阶级能够窃取这次革命的胜利果实?这种情况的发生,有多方面原因。第一,俄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小资产阶级最多的国家。大批小资产阶级直接卷入革命浪潮中,他们表现了极大的动摇性和不稳定性。第二,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无产阶级的成份发生了变化。大批有觉悟的工人被征调到了前线。代替他们的是一些小私有者、手工业者和小业主。他们成为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影响工人队伍的社会基础。第三,二月革命期间,革命领袖列宁及其他一些著名的布尔什维克侨居在国外。在国内,许多布尔什维克尚被关在监狱或在远离革命中心的流放地。革命的领导力量相对薄弱。第四,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占有重要地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组织上又有很大发展,拥有地方自治机关、国民教育机关、各种全国性代表大会、杜马、军事工业委员会等合法阵地,并利用报纸、刊物等舆论工具。这些,使资产阶级拥有巨大的优势。当沙皇制度在革命的打击下一倾覆,资产阶级便接着上台。

从1917年3月8日彼得格勒工人大罢工开始到1917年3月15日尼古拉二世退位止这8天时间内,沙皇制度彻底崩溃了。二月革命进展之迅速,在历史上是罕见的。二月革命这样快地取得胜利不是偶然的。 [9]

沙皇制度的残酷压迫和帝国主义战争,促使社会各种矛盾尖锐化,激起人民极大的反抗力,是二月革命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列宁说:“俄国革命之所以如此容易发生,只是因为俄国受到沙俄政府极其野蛮的压榨,任何一个国家也没有像俄国那样严重地受到战争的磨难和痛苦”。 [9]

二月革命所以胜利还在于1905年~1907年俄国革命的影响。这次革命提高了群众的觉悟,使他们获得大规模的阶级斗争的锻炼。列宁指出,“如果不是俄国无产阶级在1905年~1907年间进行了极其伟大的阶级战斗和表现了革命的毅力,那么第二次革命的进展就不会这样迅速”。 [9]

在二月革命中,无产阶级是领导者,同农民结成了亲密联盟,而且资产阶级看到人民即将战胜专制制度也投机革命。在阶级力量对比上,人民力量占优势。革命遇到的阻力比较小。所以列宁说:“二月革命获得最初胜利的原因,就在于当时跟着无产阶级走的,不仅有农民群众,而且还有资产阶级。因此我们轻而易举地战胜了沙皇制度,达到了1905年所没有达到的目的。” [9]

二月革命期间,布尔什维克尽管处境很困难,人数又少,但他们没有失去同群众的联系,在关键时刻总是挺身而出,领导革命运动。布尔什维克提出的口号表达了广大群众的心声,是发动群众的有力武器。在二月革命中,只有布尔什维克明确地提出了8小时工作制、没收地主土地、建立民主共和国和结束帝国主义战争的彻底的民主革命纲领,并指出实行这个纲领的道路。资产阶级的主要政党立宪民主党以及其他任何自称为社会主义的政党都不敢公开触及这些人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政治问题。 [9]

二月革命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结束了俄国国内的长达300多年的封建专制的统治,二月革命的胜利使俄国的政治制度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推动了俄国历史的发展,“使落后的俄国的发展进程大大加速”,仿佛一下子“就赶上了意大利和英国,并且几乎赶上了法国”。这就为俄国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二月革命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次革命的胜利,促进了欧洲各国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反对本国资产阶级反动政府,争取民主权利和民族解放的革命运动的高涨。 [9]

二月革命推翻了统治俄国长达300多年的罗曼诺夫王朝,结束了沙皇专制制度的反动统治。

在起义过程中成立了新的革命政权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但资产阶级窃取了革命的胜利果实,成立了临时政府,形成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 [9]

二月革命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俄国的社会矛盾,但同时也为之后的十月革命奠定了基础。

二月革命的胜利为俄国无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最终迎来了新世纪的曙光:十月革命。 [9]


相关文章推荐:
儒略历 | 俄罗斯帝国 | 罗曼诺夫王朝 | 君主专制 | 苏维埃政权 | 十月革命 | 列宁 | 圣彼得堡 | 俄罗斯帝国 | 俄罗斯帝国 | 俄罗斯共和国 | 军事封建帝国主义 | 尼古拉二世 | 民主革命 | 彼得格勒 | 布尔什维克 | 布尔什维克党 | 维堡 | 罗曼诺夫王朝 | 临时政府 | 苏维埃 | 列宁 |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 | 无产阶级专政 |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 | 同时 | 沙皇 | 工业城市 | 西伯利亚 | 乌拉尔 | 里海 | 顿河 | 波罗的海 | 黑海 | 摩尔曼斯克 | 阿尔汉格尔斯克 | 海参崴 | 沃洛格达 | 富农 | 科斯特罗马 | 中亚细亚 | 尼古拉二世 | 历山 | 陆军大臣 | 司法大臣 | 会议主席 | 萨松 | 历山 | 保皇派 | 罗曼诺夫王朝 | 彼得格勒 | 布尔什维克 | 哈尔科夫 | 巴库 | 根本 | 孟什维克 | 列宁 | 莫洛托夫 | 施略普尼柯夫 | 涅瓦大街 | 洛夫 | 彼得格勒 | 莫吉 | 维堡 | 星期天 | 维堡 | 政治犯 | 玛丽亚 | 彼得格勒武装起义 | 红场 | 克里姆林宫 | 喀琅施塔得 | 福斯 | 赫尔辛基 | 民族解放运动 | 维堡 | 孟什维克 | 社会革命党 | 国家杜马 | 地方自治 | 自治机关 | 施略普尼柯夫 | 赤卫队 | 反革命 | 普斯科夫 | 米哈伊尔 | 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 | 投降主义 | 莫洛托夫 | 资本主义国家 | 罢工 | 列宁 | 列宁 | 群众 | 罗曼诺夫王朝 | 反动政府 | 专制制度 | 十月革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