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虎头要塞(二战时日本关东军在伪满洲国的军事要塞)

虎头要塞是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东部原中苏边境上的一个军事基地,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市虎头镇(今虎林市虎头)周边完达山余脉丘陵中,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期间留下的极其重要的罪证之一。

日本关东军修建虎头要塞的目的在于以此作为进攻苏联的战略基地。因为虎头的军事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它恰好仅次于伯力和海参崴的中心点,扼制苏联远东乌苏里铁路的咽喉,同时它又是远东苏军进入东北腹地的捷径通道。

它西起火石山,东至乌苏里江,与俄罗斯的伊曼隔岸相望,南起边连子山,北至虎北山。中心区域正面宽12公里,纵深6公里。在此方圆数十公里的范围内,共有大小十余处要塞,由猛虎山、虎北山、虎东山、虎西山、虎啸山五个阵地组成。其中,猛虎山是主要阵地,虎东山、虎北山为其两翼前沿阵地,成钳形以南北两线呈护卫阵势,虎西山、虎啸山两个阵地位于猛虎山主阵地西面,为猛虎山后方第二线阵地。

主阵地猛虎山由中猛虎山、东猛虎山、西猛虎山三个丘陵组成,周围是沼泽地带,形成难以通行的天然屏障。中猛虎山是日军虎头国境守备司令部的所在地,标高111.8米,距东、西猛虎山两制高点直线距离分别为350米和300米,距乌苏里江约2000米。地下工事以中猛虎山为中心,由隧道与东、西猛虎山地下要塞相连。地下工事包括指挥所、通讯室、士兵休息室、伙房、浴池、粮库、弹药库、发电所等,并有竖井直通山顶观测所和通风口、排气孔、反击口等通道。

为达到对苏联战略进攻的目的,虎头要塞的兵力、火力配备极为强大。1939年3月,关东军建立了第4国境守备队,守备队辖3个步兵大队、5个炮兵中队、1个工兵中队。此后,又多次扩大编制,增加兵员。初期以仓周藏少将为司令官,守备队以步兵和炮兵各12个中队为基干编成一个旅团,兵员总数为8000人。1941年是虎头国境守备队编制兵员和装备的鼎盛期。在此期间,虎头要塞仓库中储备的粮食、被服、弹药、燃料,足可供养超过10000名士兵三个月以上。各要塞的守备队兵力也增至1个师团12000人。各要塞的火力配备方面,除步兵常规武器外,在虎东山西侧部署了30厘米口径榴弹炮2门、24厘米口径榴弹炮2门;在中猛虎山西侧部署了15厘米口径加农炮6门;在虎啸山南侧和东猛虎山北侧共部署了10厘米口径榴弹炮8门。各步兵中队分别配备了17门山炮、16门92式步兵炮、8门中迫击炮。另外,虎头要塞设置了高射炮阵地,装备高射炮18门和高射机枪10挺,用于要塞的对空防御。

为加强重型火炮威力,在西猛虎山西北山麓构筑了巨炮阵地,将东京湾要塞的海防巨炮40厘米口径榴弹炮运抵虎头要塞,该炮炮身直径1米,长约20余米,最大射程20公里,炮弹长4米,弹头直径40厘米、长1.2米,最大装药量为1000公斤,备有炮弹200发。巨炮阵地炮塔为半地下钢筋混凝土结构,炮口直对东南方苏联的伊曼铁桥和拉佐水塔。这门巨炮的任务是在对苏作战中对乌苏里铁路运输中枢进行毁灭性打击,破坏伊曼铁桥和拉佐给水塔,摧毁苏军铁路运输设施和给水设施。同时在虎头镇以西30公里的火石山还修筑了列车炮阵地,驻有一个列车炮中队,装备24厘米口径的列车炮,最大射程50公里,用于对苏进行切断交通、断绝水源、骚扰后方补给、炮击军事目标等远距离作战。原基地设在虎头,因其射程太远,且机动性强,后移至火石山。

为防御敌方飞机和大口径重火炮的攻击,虎头要塞的各地下工事均在山体底部挖掘,所有的地下设施顶部浇灌水泥混凝土,重要部位的钢筋混凝土覆盖厚度达3米。在地上,利用地形构筑成环绕山体的战斗掩体和交通壕,形成具有一定纵深的、便于平面立体交叉发挥火力的地面工事,并设有出入地下要塞的通道、观测所、射击孔及通讯联络设施,使地上地下军事设施联成一个整体。为防止敌方坦克的攻击,在各阵地周围都设置了铁丝网障碍。

正是由于虎头要塞的分布范围广、工事规模大、军事设施全、防御坚固、攻击力强,日本关东军将其吹嘘为永久要塞,是“东方的马奇诺防线”。

日本关东军为修建如此规模巨大的军事工程,耗资数亿,征用劳力十多万,共用时六年(1934年开工,1939年完工)。在修筑要塞期间,无数的中国劳工和战俘遭到残酷奴役和杀害,可以说,要塞是用中国劳工和战俘的累累白骨堆积而成的。

在“七七”事变以前,修筑虎头要塞的中国劳工,主要来自伪满各地和中国关内山东等省,日伪当局通过抓捕“浮浪”,强征伪满报国队、诱招中国关内农民等手段,将大量中国劳工秘密送往虎头修筑要塞工事工事。“七七”事变之后,大量中国战俘也被强制从事虎头要塞工事的修筑。

残酷的劳役,非人的待遇,加上食物缺乏及超强度的体力劳动,使劳工大批死亡,冬季时被直接抛入草甸子,或弃尸于荒野山林,尸体都被野狼撕咬啃噬,其状惨不忍睹。据曾在虎头要塞服役的日本军人加纳传三说,他入伍第一年,亲眼目睹中猛虎山背后有许多暴弃于山野的劳工尸骨。这些死难的劳工是在工事修成后,被日军集体屠杀的。

究竟有多少中国劳工被强制从事修筑虎头要塞,又有多少被折磨至死或被枪杀,由于当时修筑虎头要塞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而且日军为保护军事秘密,处死中国劳工也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准确数字已难于统计。但据日本方面的资料显示“每年春天约2000名中国劳工和满洲报国队被送到要塞从事修筑军用道路和火炮阵地”,依此计算,六年期间应至少强征了12000名中国劳工,这些劳工除少数侥幸逃跑外,绝大多数人的结局不是被折磨致死便是被秘密处死。据日本士兵冈崎哲夫所著的《日苏虎头决战秘录》写道:“昭和18年(1943年)的某一天,由于要塞设施大体完成,俘虏劳工被集中在猛虎山西麓(猛虎谷)的洼地里,举行完工酒宴,用酒菜酬劳他们,……突然,重机枪喷出了火舌,刹那间,宴会场化为血腥的屠场,到处是刺鼻的血腥味和堆积如山的尸体。”

1945年8月9日,苏联远东第一方面军对虎头要塞发动了攻击,日军守备队凭借坚固的工事负隅顽抗,激战至26日,苏军终于攻克虎头要塞。1400名日军和要塞周边地区数百名日本开拓团及军属除仅53人逃脱生还外,都最终成了不义战争的殉葬品。

虎头要塞已成为历史遗迹,虎头地下要塞博物馆已经建成,被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了日本侵华罪行的见证。

虎头要塞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虎头镇周边完达山余脉丘陵中,西起火石山,东至乌苏里江,与俄罗斯的伊曼隔岸相望,南起边连子山,北至虎北山。它与俄罗斯军事重镇达里涅钦列斯克市及远东大铁路隔乌苏里江相望,处于伯力海参崴的中心点,扼制着远东铁路的咽喉,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虎头要塞中心区域正面宽12公里,纵深6公里。在此方圆数十公里的范围内,共有大小十余处要塞,由猛虎山、虎北山、虎东山、虎西山、虎啸山五个阵地组成。

从虎林市出发,车行1个多小时,记者到达虎头镇郊。沿山坡拾级而上步入山头平地,只见一面大理石墙上刻着“侵华日军虎头军事要塞遗址”几个大字。

大理石墙后,便是侵华日军虎头军事要塞遗址博物馆。馆门左侧摆着一大块混凝土的地基,上面有标牌日本军用神社遗址。两枚锈迹斑斑的巨型炮弹倚墙而立,右侧便是虎头要塞地下军事设施入口处。

据虎林市文物管理所所长孙永林介绍,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黑龙江、吉林、辽宁、热河、哈尔滨等4省1区沦陷为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地。为进一步侵略中国,继而染指苏联,1934年至1939年,日军动用数万名中国劳工,耗资数亿元,修筑了号称“东方马其诺防线”的虎头要塞。

走下水迹斑斑的石阶,进入玄幽的地下工事,顿觉寒气逼人、霉味扑鼻。巷道全部由水泥、钢筋混凝土浇筑、铺就而成,一米多宽、两米来高,顶部呈拱形。这里常年气温仅11摄氏度。劳工们当年就是在如此阴冷、潮湿的环境中,日复一日遭受着日军残酷的折磨。

在讲解员的引领下,记者先后参观了巷道两边的“指挥所”、“发电所”、“粮菜库”、“休息间”、“将校间”等旧址。有一“蓄水池”深达20米,一次可贮水720吨。

在要塞里,记者目睹了一些侵华日军罪证:“厨房”的灶台上,一口生满铁锈的大锅还完整地摆放着;“浴室”里的白色瓷砖还没全部炸飞;“医务室”里仍有4个钢筋柱裸露在地面,标志着当年手术台的位置……

一走出地下工事,记者就看见了当年苏联红军为纪念阵亡将士修建的解放纪念碑。据史料记载,1945年8月9日,苏联对日宣战。在历时17天的“虎头战役”中,苏联红军与日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为解放虎头,493名苏联将士长眠于此。

随后,记者来到了亚洲最大火炮炮台遗址。此炮台是侵华日军为其所制造的惟一一门40厘米巨型榴弹炮而构筑的,为半地下钢筋混凝土结构。该炮为当时亚洲最大的火炮。1919年开始设计,1926年8月由大阪炮兵工厂制造。1941年10月,日本决定将此炮装备虎头要塞。由神户极秘密地运到大连,12月运至哈尔滨,分体后,1942年3月运至虎头要塞阵地。6月开始建筑炮台。1943年初装备完毕。该炮口径410毫米,炮身重量80吨,总重348吨,弹重1吨,初速580米/秒,最大射程20公里。

该炮炮口直对东南方苏联的伊曼铁桥和拉佐给水塔。这门巨炮的任务是在对苏作战中对乌苏里铁路运输中枢进行毁灭性打击,破坏伊曼铁桥和拉佐给水塔,摧毁苏军铁路运输设施和给水设施。

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之战虎头要塞歼灭战

虎头要塞是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后,在中苏边境一带修筑的军事要塞群中最重要的军事要塞之一,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虎头镇周边完达山余脉的丘陵地下。该要塞规模庞大,结构复杂,设施齐全,被日本关东军自诩为牢不可破的"东方的马奇诺防线"。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在苏军强大攻势和猛烈炮火的轰击下,这个曾被关东军吹嘘为可坚持6个月,不怕围困的"北满永久要塞",仅用半个多月就被摧毁。至此,盘踞中国东北14年的日本侵略军被全部歼灭,虎头战役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战。

虎头位于黑龙江省东部的乌苏里江边,隔江与苏联的伊曼相望。其地理位置正处于苏联的伯力和海参崴的中间,在这里构筑军事要塞,可以扼制苏联远东滨海边区和东乌苏里的铁路交通咽喉,并封堵苏联进攻关东军,进入中国东北腹地的必经通道。因此,关东军在虎头地区修筑大规模的军事要塞,以此作为对苏进攻的战略基地。

虎头要塞建于1935年,到1939年主体工程完工。该要塞地下工事主干道长达10余公里,纵深达6公里。虎头要塞由猛虎山、虎北山、虎东山、虎西山、虎啸山等五个阵地组成。其中猛虎山阵地最大,是整个要塞的核心。地下军事设施有指挥所、通讯室、士兵休息室、伙房、浴池、粮秣库、弹药库、发电所等,并有竖井直通山顶观测所和通风口、排气孔、反击口等通道。在虎头要塞的主阵地猛虎谷一侧,日军自行设计施工建造了一座半地下的永久性工事巨炮阵地,他们从东京湾秘密运来当时亚洲最大的火炮41cm榴弹炮来到虎头,巨炮重达300多吨,炮弹直径40cm,弹长120cm,最大射程20公里。巨炮直指俄伊曼铁路大桥和拉佐水塔,目的是为摧毁苏军铁路运输和给水设施,切断海参崴和哈巴罗夫斯克苏军的联系。

虎北山和虎东山是猛虎山主阵地的两翼阵地,虎北山东临乌苏里江,西南为开阔的沼泽地,是主阵地的东北防护屏障。虎东山阵地尽管规模不大,但其设备却优于猛虎山阵地,是主阵地的东南前卫。虎西山和虎啸山两阵地位于猛虎山主阵地西面,是主阵地的后卫阵地。为防止飞机的轰炸和重炮的奏击,在虎头要塞的所有地下设施的顶部,完全用钢筋混凝土浇灌,最厚的地方可达3 米。

尽管日本帝国主义处心积虑,耗费巨资,榨取取十几万中国劳工的血汗,为自己构筑了貌似坚固的堡垒,但却挽救不了他们必然覆灭的命运。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把战略重点放在南方战场,从东北关东军不断抽调兵员和武器,致使东北的"边防"日渐空虚。在苏军进攻虎头之前,驻守虎头要塞的日本关东军第15国境守备队仅有兵员1400名和少量装备、弹药,战斗力下降。但不甘失败的日本关东军却凭借"永久要塞",仍然作着长期固守的打算。

1945年8月9日零时30分,苏军远东第一方面军第35集团军打响了进攻虎头要塞的战役。霎时间,苏军重炮一齐向日军阵地发起猛烈轰击,打得日军措手不及。苏57边防总团在炮火掩护下,首先强渡乌苏里江和松阿察河,占领了日军边防哨所,控制了边境线。接着苏264师和109筑垒守备队经15分钟的火力攻击,从三方面强渡乌苏里江和松阿察河,又在火力掩护下,越过河滩和沼泽地带,向纵深推进5至12公里,切断了虎头至虎林县城的交通,并很快攻人虎啸山麓。

1945年8月10日,苏军49架轰炸机和50架歼击机对日军阵地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轰炸。苏军对岸的重炮对日军的阵地实施了全面的炮击后,以坦克开路,从三方面发起第一次总攻,遇到日军的疯狂抵抗,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但由于攻上来的苏军较为分散,只好退下阵来,苏军的第一次总攻击失利。1945年8月11日,苏军采取穿插分割、逐步压缩和各个击破的战术,进行了系列进攻,包围并占领了偏脸子山和虎西山。

1945年8月12日,苏军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凭借偏脸子山和虎西山两个观测点,陆空相呼应,以优势兵力和火力对日军火炮阵地和要塞进行毁灭性的破坏,攻入了日军的851和506兵营,夺取了临江台。1945年8月13日,苏军发挥火力优势,一举占领了猛虎山,近距离炮轰日军巨炮阵地。占领猛虎山顶的苏军从地下要道的烟囱、通气口等向负隅顽抗的日军投放手榴弹或液体炸药,一些日军窒息死亡,其余则疯狂反扑。1945年8月14日日军巨炮阵地被苏军攻陷,虎东山日步兵1中队向东猛虎山靠拢。1945年8月15日,日军炮兵1中队全部被歼。1945年8月17日,苏109筑垒部队攻占虎北山,日军步兵4中队撤出阵地向中猛虎山转移。

1945年8月18日,苏军指挥部向日军守备队发出最后通牒,但日军仍坚持顽抗,并将苏军派去的军使杀害,苏军便发起更加猛烈的攻击。1945年8月19日,苏军由两翼间日军阵地再次发起攻击,激战一天,苏军攻占了日军守备队本部,中猛虎山、东猛虎山阵地日军守备队步兵1中队、步兵队本部、步兵炮中队、炮兵队本部全部被歼。虎头要塞各制高点均被苏军占领,日军转入地下工事顽抗。1945年8月21日,西猛虎山步兵3中队被歼。8月26乱虎啸山步兵1中队被歼。1945年8月27日,中猛虎山日军守备队炮兵2中队被歼。至此,虎头要塞的日军守备队计1387人,除53 人逃离阵地外,全部被歼灭。


相关文章推荐:
日本关东军 | 虎头镇 | 虎林市 | 完达山 | 乌苏里江 | 关东军 | 92式步兵炮 | 东京湾 | 海防 | 钢筋混凝土结构 | 火石山 | 草甸子 | 加纳 | 哲夫 | 方面军 | 虎林县 | 热河 | 铁锈 | 苏联对日宣战 | 神户 | 苏联红军 | 军事设施 | 海参崴 | 哈巴罗夫斯克 | 太平洋战争 | 松阿察河 | 临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