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花花公子(花花公子杂志)

《花花公子》杂志由赫夫纳于1953年在芝加哥创办,从一本男性杂志起家,业务逐渐涉足色情杂志、会员俱乐部等。

是美国纽约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媒体集团企业,出版多种刊物,亦有电视、电影等业务。它曾以其前卫的色情图片在世界范围内大赚其钱,并且捧红过像玛丽莲梦露那样的一代影星。《花花公子》以言论倾向自由主义闻名,其文章的水平一般甚高。《花花公子》内的裸照以“品味高尚”、“乐而不淫”作招徕,走的是高格调、中产娱乐消费路线。花花公子和它的兔女郎商标,已经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之一。2016年美国《花花公子》企业公司正在寻找买家,售价可能超过5亿美元。

《花花公子》每月出版,内容除了女性照外,还有文章介绍时装、饮食、体育、消费等;此外亦有短篇故事、名人专访以至新闻时事评论。《花花公子》的人物专访以深入见称,每次专访通常长达七至十小时。曾经访问过的名人有约翰韦恩、吉米卡特、卡斯特罗、罗素、马丁路德金、让-保罗萨特、拳王阿里、阿拉法、史提芬霍金、石原慎太郎等等。

杂志封面变迁

《花花公子》不只提供性。赫夫纳一开始就计划让杂志的内容非常丰富:一流的小说和随笔,挑衅性的漫画,最流行的美食、美酒、汽车、音响,男性时尚方面的专题,让男性读者了解美好的生活,使它成为都市男性的生活指南。

《花花公子》的内容基调:国家事务不在我们关心的范围之内。我们不希望去解决什么世界性的问题,或去证明什么伟大的道德真理。要是能向美国的男性提供一些额外的欢笑、分散一下对原子时代的焦虑的注意力,我们觉得我们就证明了自己存在的合理性。

在《花花公子》杂志的第二期加入了“每月玩伴”专栏,MargieHarrison成为了《花花公子》的首位“当月玩伴女郎”并被授予“一月小姐”称号。在《花花公子》之前,传统的摄影都是程式化的、没有人情味,《花花公子》的玩伴们则被表现得像是真实的姑娘。 兔子商标

起初这份杂志有些粗糙,但是很有活力;有不足之处,时而犯一些错误,但它生气勃勃,有着惊人的热情,有一种不管不顾的疯狂的劲头,健康地蔑视规矩,因此吸引了一样无礼和直言不讳的作者和读者。在梦露之后,金诺瓦克、乌苏拉安德丝、碧姬芭铎、波德瑞克等女演员相继登上了《花花公子》的封面。《花花公子》杂志虽然有一些内容不算很健康,但杂志封面的设计却是十分有特色。

随着60年代抗议政府的游行愈演愈烈,《花花公子》也大胆地表示着对于社会问题的看法,环境保护不力、消费者权益的保护等等议题也成为《花花公子》的讨论焦点。但是《花花公子》真正开始展现自己的公共力量是在越战时期,当时的赫夫纳接到一名前线军人的来信,希望《花花公子》的美丽女郎能去前线看望作战的士兵。赫夫纳对于战争的敏感与对士兵的需求有着惊人的洞察力,他再次找到了《花花公子》的60年代的生命力。

性感撩人的杂志《花花公子》、《阁楼》等将从美国陆军和空军的报摊上下架。总部设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美国陆军和空军交易服务局(AAFES)本周宣布,由于销量持续下降,包括48种成人杂志在内的891种出版物将从美军卖场砍掉。

作为美国国防部下属机构的陆军和空军交易服务局,其双重任务是为军事人员提供质优价低的娱乐休闲商品和服务,同时生成合理收益来补充拨款。

该机构本周宣布,891种出版物将从其门店永久删除,其中包括《星期六晚邮报》、《国防时报》、《海绵鲍勃漫画》、《购房指南》、《纽约书评》及48种色情杂志。这意味着,美军成员今后要想得到《花花公子》、《阁楼》、《美国曲线》将会有些困难了。这些期刊腾出的33%卖场空间,将被更受欢迎的商品取代。

名为“媒体道德”的反色情团体宣称,这是他们长期致力的军中“扫黄”努力取得的重大胜利。执行董事霍金斯(Dawn Hawkins)表示,清除色情杂志,有助于控制一直困扰美国军方的性侵问题。该团体将继续向海军与海军陆战队施压,希望其他部门和军种也跟进。

7月底,五角大楼刚刚知会“媒体道德”,根据联邦法律,在军事基地的成人杂志不符合不雅物品定义,因此可以合法出售。

五角大楼和AAFES官员认为,最新决定与“媒体道德”的行动无关。“这是纯商业考虑,因为这类杂志卖得不好。”AAFES公共事务部首席、陆军中校威廉姆斯(Antwan Williams)指出,“根据美国发行量审计局数据,数字期刊的市场份额持续扩大。像其他民众一样,如今军事人员的交流和购物也越来越依赖数码设备和数字渠道,直接导致了印刷杂志需求不断下降。”

威廉姆斯补充说,2011至2012年,通过AAFES向军中出售的所有杂志销量下降了18.3%;自1998年以来,成人杂志销量已经下跌了86%,网络上提供免费色情内容显然是罪魁祸首。

AAFES是美国第43大零售商,年销售额92亿美元,拥有约4万名平民和军事人员员工。其零售商店及快餐店遍布全球,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 [1]

投资银行美驰咨询公司正在就《花花公子》出售一事向后者提供咨询。《花花公子》未披露详细财务信息。《花花公子》媒体业务2015年赚取3800万美元,包括杂志和数字发行。另外,向其他公司收取品牌许可费用为之赚取5500万美元 [2]

休赫夫纳(Hugh Hefner)是《花花公子》的创刊人。衣着暴露的妖娆女郎、名人云集的奢华聚会、带浴桶的洞室、华美的家居服、圆形的旋转床,以及对于性爱无休止的追求,一想到这些画面,就会想到《花花公子》的创刊人休赫夫纳。

休赫夫纳从惊世骇俗地创办《花花公子》杂志,到不遗余力地扩张情色帝国,数十年来,这位出版人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也引发了大量的争议。对社会潮流敏感,在道德上叛逆,像盖茨比一样勤奋,又像卡萨诺瓦一样风流,他是文化变迁中的风云人物。他成为亿万富翁之后,很快购置了豪华喷气式飞机,但此前他也成立了“花花公子基金”,多年来投入上千万美元资助慈善事业和科学研究。

不管赫夫纳真正是个什么样的人,从50年代开始,他就把自己成功包装为一个快乐的花花公子,一个最懂得享受美酒和美女的男人,一个美国清教徒传统的叛逆者。起初他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革命者”,他的目的是要创办一本有“性”内容的主流男性杂志:“一战结束给美国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时代,一个充溢着爵士乐和女性争得选举权的时代。我参加过二战。二战之后,我以为我们会迎来另一个繁荣的时代,结果却不然。二战之后,女人的裙子不仅没有变短,相反,它还加长了。对我来讲,那非常不性感。”

“我出身的传统灌输给我们的是:头脑和身体是敌对的。著名的说法是:魔鬼存于肌肤。人一生要反抗的是存于你肌肤里的魔鬼。我不买这个账。我认为,性是正常和自然的生命的一部分。我要给性正名。”

在军队里画过卡通画的赫夫纳,他异常清楚自己的和同类男性的需求,让这种需求表达出来并得到满足,正是这位花花公子最乐于从事的事业。恰好在大学时,他曾经参考金西的性学报告,做过一篇有关美国人的性法律的论文,但仅此而已,其实他那时没有什么做“花花公子”的本钱,除了梦想,他几乎什么都没有--这正是大多数男人开始的状态。

1953年10月,第一期《花花公子》杂志摆放在赫夫纳家厨房的餐桌上,封面介绍了挂历女郎玛丽莲梦露。不过,出售的第一期封面上并没有标注出版日期,因为连赫夫纳自己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下一期,但第一期在美国卖出了50000份,足够收回成本和接着做下一期。一本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成人杂志就这样开始了它的故事。

“追求享乐”是赫夫纳“花花公子哲学”的要义,在第一期《花花公子》里,他曾写道:“‘花花公子’并不指颓废的享乐主义者。我们所谓的‘花花公子’是一个不把生活仅仅看作是一串辛酸眼泪的人,潜藏在《花花公子》杂志背后的主张是:娱乐和享受是好事情。”赫夫纳曾说:“我所理解的‘女性化’是一个女人身上所具有的吸引人的一切。这种理解恐怕来自于我成长过程中所受到的好莱坞电影的影响。”实际上,赫夫纳承认,至今他在美国社会还是个争议人物,维护传统家庭价值的人骂他,某些女权主义者也骂他。但是在几十年办杂志的过程中,他渐渐把自己的一生看成是一场电影。如果艰难的时候到了,他就对自己说,这是故事的转折处,一切会过去的。


相关文章推荐:
花花公子企业国际有限公司 | 卡斯特罗 | 马丁路德 | 拳王阿里 | 阿拉法 | 石原慎太郎 | 玩伴女郎 | 梦露 | 金诺瓦克 | 碧姬芭铎 | 波德瑞克 | 休赫夫纳 | 卡萨诺瓦 | 金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