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荒城火山

这是一个城市的故事。也许是台北、台中、高雄,或是其他.....那一座城市,并不重要,因为都一样,荒芜与荒凉......

在许多城市人的眼中,世界只是框在窗子里的一小块风景,他们守著自己的小小天地,各自营生。

每幢楼的每扇窗,都有一个故事,在或开或关的窗内,静静发生。

这里面没有独特个人性的东西,而是万家万户的,呈现都市生活的感觉。在不动声色的荒漠与灰朴中,带山按捺不住的情欲与绝望。

这是一个城市的故事。也许是台北、台中、高雄,或是其他.....那一座城市,并不重要,因为都一样,荒芜与荒凉......

在许多城市人的眼中,世界只是框在窗子里的一小块风景,他们守著自己的小小天地,各自营生。

每幢楼的每扇窗,都有一个故事,在或开或关的窗内,静静发生。

这里面没有独特个人性的东西,而是万家万户的,呈现都市生活的感觉。在不动声色的荒漠与灰朴中,带山按捺不住的情欲与绝望。 [1]

[2]

陈柏蓁叫床声太大,台湾公视下令消音。昨天她和柯淑勤边看“人生剧展荒城火山”试片,柯淑勤边为她打抱不平:“白叫、白脱了,这怎么一回事?剧情需要,情欲不是情色嘛!”陈柏蓁也说:“叫床真的很大声,差点出乱子。”
  公视节目部经理王亚维在试片会致词时就以“公视有史以来,尺度最大胆的一出戏”来形容“荒城火山”,他也坦承:“陈柏蓁和张孝全的床戏,叫床声太久,且有点大声,我
  们修了一些。”
  放片时,柯淑勤一再预告:“我和张孝全这场床戏小意思,他背部全裸,我一直蹭他,等会儿他和陈柏蓁做爱的戏才精彩。”没想到,重头戏来了,陈柏蓁和张孝全赤裸交缠,从椅子到床上,但陈柏蓁才叫了一声,立刻变成音乐,柯淑勤不解的说:“椅子和床撞声、喘息声,全不见了,导演本来处理得很好,网友一夜情,但变这样好怪哦。”
  陈柏蓁和柯淑勤去年合演“童女之舞”,女同性恋角色让她们双双入围金钟奖,也培养出姊妹般默契,这次再合作,竟然和同一个男人上床,陈柏蓁说:“张孝全刚开始不敢压在我身上,屁股翘太高,我要他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果然过关。”至于被消音的“叫床”戏,她笑说:“我真的叫得很大声,而且我告诉导演,快拍完,再下去要出大乱子。”(联、粘嫦钰 刘煜仕)

,颇有刘容嘉的FEEL,你说是吧?超像)
  这里面没有独特个人性的东西,而是万家万户的,呈现都市生活的感觉。
  在不动声色的荒漠与灰朴中,带山按捺不住的情欲与绝望。
  这个故事,发生在看似没有关联的几个人之间。由窗口的女人对对面的联想开始,看到了张孝全饰演的快递员,因为这个女人曾经和一个和张孝全很像的男人交往,怀孕却被男人抛弃,从此每天从窗口望出去,看看别人的生活和故事。 这个女人很希望发现这个男人的故事,能让她从对过去的怀念中,得到对现在生活的慰藉,可是她发现自己错了,就在这个男人和一个网友回家,并且发生一夜情被她看到之后。 后来张孝全的女友黄小柔知道了这件事,她用很平和的方式对这个男人倾诉心理。男人吓了一跳,黄小柔却异常冷静。她的对白说“你知不知道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你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跟她上床啊?”
  同样的故事,包括老公劈腿,老婆早就有数,却互相欺骗。老婆的妹妹,和姐姐姐夫同一屋檐下,她爱上了姐夫,却只满足于每天早上姐姐走后,帮姐夫盛稀饭,甚至坐姐夫的车,对她来讲都太奢侈。 而全程讲述的女人,最后发现张孝全一夜情事件,她彻底没了法子。 、她在想,男人在她心目中的神话已逝。再过几分钟,再过几分钟 她还是会依然出现在门口。日子,也终究还是没变。

[3]


相关文章推荐:
人生剧展 | 张孝全 | 黄小柔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