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黄天荡

黄天荡,长江下游的一段,在今江苏省南京市东北。古时江面辽阔,为南北险渡。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韩世忠败金兀术于此。

南宋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秋,金兀术统兵南下,占领了建康,接着连破临安、越州、明州。宋高宗赵构一直逃到海上,才没成为金兵俘虏。金军大肆掠杀之后北撤,在途中遭到南宋名将韩世忠的阻截,发生了著名的黄天荡之战。建炎四年,农历正月元宵节,韩世忠得知金军北撤的消息,就下令在秀州张灯结彩,大闹元宵,迷惑敌军,暗地却率8000人奔赴镇江,屯兵长江中的焦山,堵截金兵。兀术率兵在黄天荡受阻,便派人跟韩世忠约定决战日期。决战那天,韩世忠率领众将士奋勇拼杀,金兵大败。长江北岸金兵得知兀术大军被截,派船来接应。韩世忠命士兵带着铁锁的大挠钩,把金兵的小船一一钩住,掀翻在江中。决战失利,兀术无计可施,只得向韩世忠买路渡江,表示愿献出江南掠夺的全部财物,但遭到韩世忠的严词拒绝。金军被困达48天。后因汉奸指点,金兀术听说有老灌河故道可以通秦淮河,于是发军开凿,一夜凿渠三十里,掘通河道,由渠出江,经秦淮河引入建康城西的长江江面,得以逃往建康。但道路依然被韩世忠的水师扼守,金军不得过江。又有福建人王某向金兀术献策,舟中载土,上铺平板,穴船板以棹桨,待无风时出击,韩世忠军遂大败,退还镇江,金兀术得以渡江北归。这就是著名的镇江之战,又称黄天荡之战。

黄天荡之战沉重地打击了金兵的嚣张气焰,扭转了南宋军总打败仗的局面,大长了宋军抗金救国的士气。

兀术(?─1148年)姓完颜,汉姓王,名宗弼(民间常称为金兀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四子。善骑射,累官太师,都元帅、领行台尚书事,江南呼为四太子,屡侵宋。建炎三年(1129年),金将兀术率金军再次南侵,建炎四年,为韩世忠所败,十万金兵困在黄天荡中48日,宋军奸细的告密,最后脱逃。次年,岳飞在牛头山设伏,大破金兀术。绍兴九年(1139年),宋高宗和秦桧与金议和,南宋向金称臣纳贡。绍兴十年,兀术撕毁和约,再次大举南侵。岳飞奉命出兵反击。相继收复郑州、洛阳等地,乘胜进占朱仙镇。兀术被迫退守开封。绍兴十一年八月,高宗和秦桧派人向金求和,金兀术要求“必先杀岳飞,方可议和”。绍兴十一年(1141年)高宗夺韩世忠、岳飞的兵权,解散其军队。秦桧乃诬岳飞谋反,将其下狱。绍兴十一年十一月,金朝派使者到临安,谈判议和条件,南宋向金朝称臣。金皇统二年(1142年)兀术还朝,独掌军政大权。金皇统八年(1148年)兀术于上京病亡,卒谥忠烈。

韩世忠(1089年-1151年),字良臣,号清凉居士。陕西延安人,宋朝名将。韩世忠出身贫寒。1105年,他应募投身军旅,时西夏入侵,他奋勇斩将夺关,被提升为军官,后积功被相继封为义副尉、武副尉。宋徽宗宣和二年(1120年),韩世忠以副将身份随同童贯、王渊镇压方腊叛乱, 于清溪帮源洞生擒方腊,王渊称赞他为“万人敌”,升任承节郎。宣和三年(1121年),韩世忠又随刘延庆北伐金国,帅50余骑奇袭滹沱河,在其他诸路均大败的情况下获得小胜,以军功升武节郎、武节大夫。1126年,金兵大举入侵,宋钦宗继位,命韩世忠为单州团练使,守卫滹沱河。时真定被金兵攻克,韩世忠援救守将王渊,亦被围,但他趁黑夜派敢死队冲营,斩金兵主帅,溃围而出。后他又率千人阻击数万金兵,掩护赵构南下。1127年,赵构即帝位,是为宋高宗,建立南宋,升韩世忠为光州观察使、御营左军统制。建炎二年(1128年),韩世忠守卫淮阳,为粘罕所败,经海路南下,在钱塘(今杭州)与宋高宗会合,高宗赐“忠勇”二字手书,授检校少保、武胜、昭庆军节度使。1151年卒。后宋孝宗追封其为蕲王。

世忠以前军驻青龙镇,中军驻江湾,后军驻海口,俟敌归邀击之。... 及金兵至,则世忠军已先屯焦山寺。 挞辣在潍州,遣孛堇太一趋淮东以援兀术,世忠与二酋相持黄天荡者四十八日。太一孛堇军江北,兀术军江南,世忠以海舰进泊金山下,预以铁绠贯大钩授骁健者。明旦,敌舟噪而前,世忠分海舟为两道出其背,每缒一绠,则曳一舟沉之。兀术穷蹙,求会语,祈请甚哀。世忠曰:“还我两宫,复我疆土,则可以相全。”兀术语塞。又数日求再会,言不逊,世忠引弓欲射之,亟弛去,谓诸将曰:“南军使船欲如使马,奈何?”募人献破海舟策。闽人王某者,教其舟中载土,平版铺之,穴船版以棹桨,风息则出江,有风则勿出。海舟无风,不可动也。又有献谋者曰:“凿大渠接江口,则在世忠上流。”兀术一夕潜凿渠三十里,且用方士计,刑白马,剔妇人心,自割其额祭天。次日风止,我军帆弱不能运,金人以小舟纵火,矢下如雨。孙世询、严允皆战死,敌得绝江遁去。世忠收余军还镇江。是役也,兀术兵号十万,世忠仅八千余人。

《金史》宗弼传:宗弼还自杭州,遂取秀州。赤盏晖败宋军于平江,遂取平江。阿里率兵先趋镇江,宋韩世忠以舟师扼江口。宗弼舟小,契丹、汉军没者二百余人,遂自镇江溯流西上。世忠袭之,夺世忠大舟十艘,于是宗弼循南岸,世忠循北岸,且战且行。世忠艨艟大舰数倍宗弼军,出宗弼军前后数里,击柝之声,自夜达旦。世忠以轻舟来挑战,一日数接。将至黄天荡,宗弼乃因老鹳河故道开三十里通秦淮,一日一夜而成,宗弼乃得至江宁。挞懒使移剌古自天长趋江宁援宗弼,乌林答泰欲亦以兵来会,连败宋兵。 宗弼发江宁,将渡江而北。宗弼军渡自东,移剌古渡自西,与世忠战于江渡。世忠分舟师绝江流上下,将左右掩击之。世忠舟皆张五纟两,宗弼选善射者,乘轻舟,以火箭射世忠舟上五纟两,五纟两着火箭,皆自焚,烟焰满江,世忠不能军,追北七十里,舟军歼焉,世忠仅能自免。

《金史》斜卯阿里传:“宗弼至余杭,而宋主走明州,阿里与蒲卢浑以精骑四千袭之,破东关兵,济曹娥江,败宋兵于高桥镇。至明州,颇失利。”

《金史》太宗本纪:三月丁卯,宗弼及宋韩世忠战于镇江,不利。四月丙申,复战于江宁,败之。诸军渡江。

黄天荡之战:兀术南下,韩世忠任浙西制置使,守镇江,于黄天荡设伏邀击金兵,以8000人困金兵10万人48天,其妻梁红玉亲自擂鼓,传为千古佳话。后金兵掘河北上方得脱困。 这是人们熟知的,但却不是全部。


相关文章推荐:
宋高宗 | 韩世忠 | 金兀术 | 宋高宗 | 韩世忠 | 金兀术 | 韩世忠 | 金兀术 | 金兀术 | 建康 | 临安 | 越州 | 明州 | 宋高宗 | 赵构 | 韩世忠 | 黄天荡之战 | 秀州 | 镇江 | 焦山 | 兀术 | 韩世忠 | 金兀术 | 老灌河 | 秦淮河 | 建康 | 韩世忠 | 镇江 | 镇江之战 | 黄天荡之战 | 兀术 | 完颜 | 宗弼 | 金兀术 | 金太祖 | 完颜阿骨打 | 韩世忠 | 岳飞 | 牛头山 | 宋高宗 | 秦桧 | 绍兴十年 | 朱仙镇 | 兀术 | 金兀术 | 临安 | 韩世忠 | 宋朝 | 积功 | 副尉 | 宣和 | 童贯 | 王渊 | 方腊 | 刘延庆 | 武节大夫 | 宋钦宗 | 韩世忠 | 团练使 | 王渊 | 赵构 | 宋高宗 | 建炎二年 | 后宋 | 青龙镇 | 潍州 | 兀术 | 太一 | 兀术 | 严允 | 余军 | 金史 | 秀州 | 赤盏晖 | 韩世忠 | 挞懒 | 掩击 | 追北 | 舟军 | 明州 | 曹娥江 | 高桥镇 | 金史 | 韩世忠 | 黄天荡之战 | 兀术 | 韩世忠 | 梁红玉 | 后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