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惠崇

惠崇(965- 1017),福建建阳人,北宋僧人,擅诗、画。作为诗人,他专精五律,多写自然小景,忌用典、尚白描,力求精工莹洁,颇为欧阳修等大家称道;作为画家,他“工画鹅雁鹭鸶,尤工小景,善为寒汀远渚、潇洒虚旷之象,人所难到也”(北宋郭若虚语)。苏轼为惠崇画作《春江晚景》的题诗:“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名传千古。

惠崇(965- 1017),福建建阳人,北宋僧人,擅诗、画。现有诗作《北宋九僧诗》、画作《沙汀烟树图》等传世。

北宋初年,有僧侣9人、以诗著名,他们是:建阳惠崇、剑南希昼、金华保暹、南越文兆、天台行肇、汝沃简长、贵城惟凤、江南宇昭、峨眉怀古,其中惠崇尤多佳句,为九僧之首。

九僧专精五律,多写生活琐事与自然小景,忌用典、尚白描、锻炼推敲,力求精工莹洁。其佳句多在颈联,如宇昭的“马放降来地,雕盘战后云”,希昼的“春生桂岭外,人在海门西”,即见称于欧阳修。

《九僧诗集》,欧阳修时已不传。神宗元丰初,司马光复得之。有毛氏汲古阁本、丁福保医学书局本《北宋九僧诗》,后者即据前者影印。

九僧中,惠崇最杰出。他有《摘句图》一百联,为人传诵。他的《访杨云卿淮上别墅》,可为五律代表。他的五言诗作,佳句颇多,撷取数例如下 [1]

“照水千寻迥,栖烟一点明。”(《咏池露》)据李颀《古今诗话》,宰相寇准请惠崇到自家花园赛诗,抓阉分题。惠崇拈得“池上鹭月”的题目,于是绕行池径,默默地苦心思索,忽然用两指指向天空,微笑地说:“已得之,已得之,此诗功在明字,凡五押之不倒,今得之。”用“照水”来喻“明”,由“明”而反衬“照水”之远,明中见远;“栖烟”蕴含着“远”,却是透明的。他把光与色有机的调和在了一起,给人以清新脱俗的美感。

“河分冈势断,春入烧痕青。”(《访杨云卿淮上别墅》)河,指淮河。烧痕,烧荒后所留的痕迹。意思是说,远观淮河,看到河水冲过山冈滚滚而来,讲冈势一断为二;观望四野,看到曾被野火焚烧过得草地上,春风在吹拂着,青草又拱满地皮。虽取自司空曙、刘长卿的诗句合成而来,但雄浑工致,自然大气,气势磅礴。

“河冰坚度马,塞雪密藏雕。”(《塞上》)河已被坚冰冻覆,军马在风雪中过河;雪厚而密的积压在要塞上,那里有眼光锐利地雕在隐藏。一种大战前的造势由这两句诗铺展开来,给人一种淤积的凝重。

“繁霜衣上积,残月马前低。”(《早行》)这是对生活细致的观察,没有身临其境,是很难捕捉到这种场景的。这是一个很早很早就出发赶路的人,繁霜厚厚的积存在了衣服上,那个正在下落的残月,已经坠落到马的前面。“残月马前低”,这个意象,没有持久的冬天早起赶路的经验,是很难观察到的。

“禽寒时动竹,露重忽翻荷。”(《杨秘监池上》)这一联很是精妙!如果你在冬天观察野宿的飞鸟,你就会看到这种现象,天非常冷,没有风,所谓干冷干冷,你驻足在一片竹林里,你谁会听到栖息在竹子上的鸟儿在卷动翅翼、活动腿脚,而露珠在荷叶上因自身的重量,而滑落,进而使荷叶翻动起来,这种现象,我们也是经常能够观察到的。他把这些意象凝聚在十个字里,非常的传神,非常的精炼。

还有许多,都很精警,录在下面供欣赏。

“地形吞蜀尽,江势抱蛮回。”(《送远上人西游》)

“鸟归杉堕雪,僧去石沉云。”(《宿东林寺》)

“露下牛羊静,河明桑柘空。”(《田家秋夕》)

“秋近草虫乱,夜遥霜月低。”(《秋夕怀长公》)

“寒禽栖古柳,破月入微云。”(《秋夕怀汪白诗》)

“扇声犹泛暑,井气忽生秋。”(《晚夏》)

“落潮鸣下岸,飞雨暗中锋。”(《瓜州亭子》)

“马渡冰河阔,雕盘喷日高。”(《维邢道中》)

“惊蝉移古柳,斗雀堕寒庭。”(《国清寺秋居》)

“井含春气碧,楼转夕阴清。”(《宫中词》)

“河来天上阔,云度月边轻。”(《七夕》)

“云阴移汉塞,石色入秦天。”(《太一山》)

惠崇的画作,对后世影响深远。北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载,“建阳僧惠崇,工画鹅雁鹭鸶,尤工小景。善为寒汀远渚、潇洒虚旷之象,人所难到也”。明董其昌题惠崇《溪山春晓图》,将惠崇与巨然并论,称其二人画作“皆画家之神品也”。王安石《纯甫出僧惠崇画要予作诗》说:“画史纷纷何足数,惠崇晚出吾最许。”

苏轼、黄庭坚等也有诗称赞他的画,其中苏轼在神宗元丰八年(1085年),题惠崇《春江晚景二首》,其中一首:“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流传千古。

惠崇的画作,流传至今的不多,如《沙汀烟树图》,乃国宝级藏品,现收藏于辽宁博物馆。《沙汀烟树图》为绢本设色 [2] ,纵24厘米,横24.5厘米,原被清室收藏。辛亥革命后,住在紫禁城的清朝末代皇帝溥仪以赏赐的名义,让其弟溥杰将此图携出宫,后此画辗转入藏东北博物馆,即现在的辽宁省博物馆。此图描绘了江南水乡初春之景:春江水暖,潺潺流淌,引得许多水鸟嬉戏其中。画面左侧,水面之上,有两只水鸟比翼双飞,煞是动人。河岸边有水草摇曳,浮萍微动。两岸之上,沙汀平铺,绿树成荫。近处岸上,杨柳正吐新绿,枝繁叶茂,生机无限。对岸丛树茂密,烟霭笼罩,若隐若现,扑朔迷离。此图虽然描绘的是初春时万物复苏的情景,但空旷清逸、烟岚迷蒙的画境不免让人顿生伤春之感。

惠崇注重运用透视的绘画技艺,把秀丽山川,艺术地取入画中,自成一格,脱俗不凡。他所作《秋浦双鸳图》,前景绘芦苇败荷,中景画鸳鸯一双栖于岸上,远景为岸际天空,全景给人一种秋天虚旷潇洒气氛,具有诗的意境,情景交融,洒落生姿。故他的画品,博得不少文人诗客的赞誉,争相题诗,趋攀风雅。宋代诗人兼书法家黄庭坚对惠崇小景,备加称许:“惠崇笔下开生面,万里晴波向落晖。梅影横斜人不见,鸳鸯相对浴红衣。”

惠崇生在闽北。他的诗才、他的画才,源于武夷山水的天然真趣,灵秀之精。

唐宋之际,闽北佛道鼎盛,宫观寺庙林立,高道名僧云集 [3] 。当年,出自崇安白水的柳永【(约987约1053)今武夷山市上梅乡白水村人。北宋著名词人】对武夷山佛道兴旺之境,有“千万峰中梵室开”名句;生于五代的著名学者杨亿【(9741020)字大年,闽北浦城人。历官工部侍郎、翰林学士,奉诏注释御集兼史馆修撰,判馆事,诏赠礼部尚书,谥为“文”】曾有统计,宋初的闽北,建安佛教寺院有三百五十一,建阳二百五十七,浦城一百七十八。故闽北“山川奇秀……而岩谷幽胜,士人多创佛刹,落落相望”。

《福建航运史》记载,唐宋间,闽北就有发达的造船业和航道运输。崇阳溪河道深,水面宽淼,平缓处似湖如江。武夷山地境葱笼明澈,祥和幽静;溪河湖泊,蔚然生机。其间,更有山岚雾霁,迷迷茫茫;云霞烟霭,漠漠渺渺。林岫草舍,河湾泊舟,小桥飞鹭,沙渚芦雁,美景无数。

北宋淳化五年(994)之前,武夷山水属建阳县辖地。因此,生于斯地的惠崇僧,当以闽北为根。虽以王维为师,取五代遗法,却远避中原,不为“北宋初山水画坛风行全景式大山大水和寒林画体”的时风所动,独成自法,以“人所难到”、“当代所无”的虚和潇散小景,立足于北宋山水画坛。

惠崇曾从自己的诗作选出得心可喜者百句,一一作画,每句一图,将其刻石立于长安,后人称为“《百句图》刻碑”。可惜早已荡然无存。北宋翰林学士杨亿(浦城人)在《杨文公谈苑》中,录有近百个惠崇诗目;明代学者胡应麟在《诗薮》中收录其屈指可数的断句。从这些仅存的诗作和画作中,后人仍然能领略前朝天才的灵气与才学,感受千年以前的山川景色。


相关文章推荐:
苏轼 | 九僧诗 | 希昼 | 宇昭 | 海门 | 九僧诗 | 神宗 | 司马光 | 寇准 | 王安石 | 苏轼 | 黄庭坚 | 神宗 | 黄庭坚 | 武夷山市 | 上梅乡 | 崇阳溪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