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高骈

高骈(pián)(821年-887年9月24日 [1] ),字千里。幽州(今北京西南)人。祖籍渤海县(今河北景县),先世为山东名门“渤海高氏”。唐朝后期名将、诗人,南平郡王高崇文之孙。

高骈出生于禁军世家,历右神策军都虞候、秦州刺史、安南都护等。咸通六年(865年),高骈率军破峰州蛮。次年,进兵收复交趾,出任首任静海军节度使,任内修筑大罗城,奠定了现代越南首都河内的基础。后历任天平、西川、荆南、镇海、淮南等五镇节度使,期间多次重创黄巢起义军,并被唐僖宗任命为诸道行营兵马都统,封渤海郡王。后因大将张阵亡不敢出战,严备自保,致使黄巢顺利渡江、两京失守,自身兵权被削。黄巢平定后,高骈后悔当初未立功业,日渐消沉。晚年嗜好装神弄鬼,几近痴癫。他重用术士吕用之、张守一等,致使上下离心,终于光启三年(887年)为部将毕师铎所囚杀。《新唐书》将其列入《叛臣列传》。

高骈能诗,计有功称“雅有奇藻”。他身为武臣,而好文学,被称为“落雕侍御” [2] 。《全唐诗》编诗一卷。

高骈为唐宪宗时期名将、南平郡王高崇文之孙。祖籍渤海县(今河北景县),先世乃山东(太行山以东)汉族名门渤海高氏。他的家族世代为禁军将领。 [3]

高骈年少时为人严谨,研习兵书。他又喜好文学,常与士人交往,谈论治道之理。为左右神策军宦官所器重。最初在朱叔明(曾任右武卫大将军 [4] )属下担任司马,后累官为神策军都虞候。 [3]

唐懿宗初年,党项族叛乱,高骈率领一万禁军戍守长武城(今陕西长武)。当时,诸将均未有功,惟独高骈多次发动奇袭,杀获甚多。懿宗十分赞赏他。后吐蕃犯边,懿宗就命他镇守秦州,即委任他为秦州刺史兼防御使。高骈诱降吐蕃将领尚延心及浑末部一万多帐落,收复了河州、渭州。随后又出兵平定了凤林关。 [5-6]

咸通五年(864年)七月,经宰相夏侯孜推荐,懿宗任命时为骁卫将军的高骈为安南都护、经略招讨使,以抵御南诏对安南地区的侵略。

咸通六年(865年),高骈率军破峰州蛮。次年,进兵收复交趾,进检校刑部尚书,以都护府为静海军,授高骈为节度使。曾整治安南至广州江道,沟通交广物资运输。

后入朝为右金吾大将军,除天平军(今山东东平)节度使。

唐僖宗即位后,加高骈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乾符二年(875年),高骈出任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观察等使(剑南西川节度使),进检校司徒,封燕国公。在任上刑罚严酷,滥杀无辜,但有干才,他筑成都府罗城(大玄城),加强防御。又在境上驻扎重兵,迫使南诏修好,几年内蜀地较为安定。

乾符五年(878年),徙任荆南(今湖北江陵)节度使。当时,王仙芝、黄巢起义军转战江南,朝廷任高骈为镇海军(今江苏镇江)节度使、诸道兵马都统、江淮盐铁转运使。次年,又迁淮南(今江苏扬州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仍充都统、盐铁使以镇压起义军和主管江淮财赋。后进检校太尉、东面都统、京西京北神策军诸道兵马等使,封渤海郡王。

乾符六年(879年),黄巢军沿长江南岸西进,朝廷任高骈为镇海军(今江苏镇江)节度使,高骈遣将领张、梁缵阻击,黄巢转由浙江南进广州。

广明元年(880年)黄巢北上,五月在信州(今江西上饶)击毙张,并于七月飞渡长江。高骈慑于黄巢威势,又与权宦田令孜有怨,故而坐守扬州,拥兵十余万,保存实力。黄巢军入长安时,唐僖宗急调高骈勤王,他不服朝廷节制,并未奉诏出兵,只是命其幕客新罗人崔致远作《檄黄巢文》,出兵至扬州东塘百余日,以虚张声势,此后又上表请唐僖宗巡幸江淮,被唐廷质疑为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举。

中和二年(882年)正月,僖宗以王铎兼中书令,充诸道行营都统,代替高骈。高骈听到王铎加封都统,捋起袖子破口大骂,并屡次上书为自己辩解,强调“是陛下不用微臣,固非微臣有负陛下”,乃至出言不逊,提到了秦王子婴系颈于轵道、汉更始帝俯首刮席的典故,直指僖宗已为“亡国之君”。朝廷予以驳斥,并罢免高骈盐铁转运使之职,只加授侍中的虚衔。

高骈晚年昏庸,笃信神仙之术,重用术士吕用之、张守一等人,付以军政大权。吕用之专断独行,动辄谮毁诸将乃使上下离心,黄巢降将毕师铎恐惧,光启三年(887年)遂反,召另一黄巢降将宣州观察使秦彦助战。

光启三年(887年)四月,毕师铎出屯高邮,联合诸将攻扬州,庐州刺史杨行密领兵赴扬州,还未抵达,扬州城陷,高骈被囚,九月初四日与其子侄被秦彦、毕师铎所杀。杨行密闻讯后,命令全军将士为高骈穿孝,大恸三日,十月攻破扬州,杀秦、毕二人。

对吐蕃:咸通(860年-874年)初年,高骈率禁兵万人戍长武城(今陕西长武西北),屡破党项部落,功冠诸军。并率军防御吐蕃。 [7]

对安南:南诏攻陷安南(治交趾,今越南河内)后,唐廷屡次遣将征讨,均未收复。咸通五年(864年),高骈奉命为安南都护,次年,治兵于海门(今广西合浦),随后率5000人深入峰州(治今越南永富省白鹤县南),就地取粮赡军。咸通七年(866年),屡败南诏军,收复交州城,并招怀溪洞,受封首任静海军节度使,近十年的安南之患始平。咸通八年(867年),又募工凿潜石,开通“天威径”(潭蓬古运河),缩短安南至广州海路,使漕运无滞。 [7] 他还重建交州罗城(大罗城),后来越南李朝开国之君李公蕴在《迁都诏》中称赞“高王(高骈)故都大罗城,宅天地区域之中,得虎踞龙蟠之势,正南北东西之位,便江山向背之宜。其地广而坦平,厥土高而爽垲,民居蔑昏垫之困,万物极蕃阜之丰,遍览越邦,斯为胜地”,此城就是今天的越南首都河内。 [8]

对南诏:南诏军屡犯剑南西川(治今四川成都),进逼成都。乾符元年(874年)冬,高骈奉命前往西川。南诏军慑其声威,请和退兵。骈至成都,发步骑5000追至大渡河,杀获甚众,继而于要道修筑城栅,置兵戍守;又筑成都罗城(大玄城),加强防御。此后南诏不敢再犯。 [7]

对黄巢:乾符五年(878年),高骈奉命镇压黄巢起义。次年,遣骁将张、梁缵分道击黄巢,多次将其击败,降服叛将秦彦、毕师铎、李罕之等数十人。广明元年(880年),又任诸道行营兵马都统,传檄征集天下兵,且广招募,共得兵7万,声威大震。唐廷对其深为倚重。不久,黄巢起义军自广州北上,进趋江淮,击杀张,高骈坐守扬州(今属江苏),保存实力,此后未再出兵。 [7]

高骈能诗,计有功称“雅有奇藻” [9] ,丁仪《诗学渊源》称“(骈)诗情挺拔,善为壮语” [10] 。他身为武人,而好文学,被称为“落雕侍御” [2] 。笔研虽非其所事,然字亦不俗。咸通二年(861年)张翔所撰唐蹈溪庙记,为其所书。《全唐诗》录诗一卷,存诗50首,断句4,《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断句若干。

此外,越南藏有《高骈遗稿》、《高骈奏书地稿》、《安南地理稿》等署名高骈的手稿,但应该都是后人伪托的风水迷信之作。 [8]

个人作品参考资料: [11-12]

杜牧:禁旅典兵,为吾爪士,言念付禄,未称输劳。 [13]《高骈除祭酒兼侍御史依前充职右神策军兵马使制》

王徽:骈能不坠其业,益大其门。既席勋烈之资,克善匡扶之志。材超卫、霍,气盖关、张。忠孝两全,河山继誓。聿修厥德,自成名家。驰誉石麟,绰有美称。其守天水,边尘不惊。戎律既申,将略克举……斯所谓大为之防,俾人有泰山之安矣……骈之来镇,肇兴武备,ㄈ有御冲之事,夫然后不为外羌之所窥矣。惟蜀之人,自冰与翁自威武暨骈,乃获佑於天者四,天之於蜀厚矣。 [14]《创筑罗城记》

李儇:利及後人,智高前古,继孔明於掌内,坐张仪於腹中……卓哉懋绩,固我雄藩。罄府库之资储,舍阴阳之拘忌,但为国计,总忘身谋。并无黎庶之怨嗟,不请朝廷之接借,忽闻进奏,言已毕功,见图写之甚明,举神化而急速。方念处身廉洁,报国忠贞,始终能协於一心,清美久闻於万口,欲人检验,具见公忠。 [15]《奖高骈筑成都罗城诏》

毕师铎:朝廷所恃,谁易于公? [16]《新唐书》引

郑畋:卿承祖父之训,袭弓冶之基。起自禁军,从微至著。始则囊锥露颖,稍有知音;寻则天骥呈才,急於试效。自秦州经略使授交趾节旄,联翩宠荣。汗漫富贵,未尝断绝。仅二十年,卿报国之功,亦可悉数。最显赫者,安南拒蛮,至今海隅尚守。次则汶阳之日,政声洽平。洎临成都,胁归骠信。三载之内,亦无侵凌。创筑罗城,大新锦里。其为雄壮,实少比俦。渚宫不暇於施为,便当移镇;建邺才闻於安静,旋即渡江。自到广陵,并锺多垒。即亦招降草寇,救援临淮。大约昭灼功勋,不大於此数者。朝廷累加渥泽,靡吝徽章。位极三公,兵环大镇。铜盐重务,绾握约及七年;都统雄藩,幅员向於万里。朕瞻如太华,倚若长城。凡有奏论,无不依允。其为托赖,岂愧神明。 [17]《切责高骈诏》

罗隐:高骈末年,惑於神仙之说,吕用之、张守一、诸葛殷等,皆言能役使鬼神,变化黄白。骈酷信之,遂委以政事。 [18]广陵妖乱志

谢蟠:唐高骈幼好为诗,雅有奇藻,属情赋咏,横绝常流,时秉笔者多不及之。故李氏之季,言勋臣有文者,骈其首焉。 [19]太平广记》引

刘:①高骈起家禁旅,颇立功名,玩寇崇妖,致兹狼籍。后来勋德,可诫前军。 [20]《旧唐书》)②王者抚运,居安虑危。不以德处,即为盗窥。乾坤荡覆,生聚流离。读骈章疏,可为涕! [20]《旧唐书》

孙甫:由朝廷势衰,邪臣计,所任宋威、高骈辈奸险之人,无忠义之节、远大之谋,争功忌能,玩寇久权,养成凶贼之盛。贼势既盛,骈以重兵据天下之冲,反闭壁自固。 [21]历代名贤确论》引

胡三省:高骈之威名,以破蛮于交趾而徙镇天平,郓人遂畏之耳。 [22]《资治通鉴》

辛文房:少闲鞍马弓发,善射,有膂力……初骈以战讨之勋,累拜节度,手握王爵,口含天宪,国家倚之。时巢贼日日甚,两京亦陷,大驾蒙尘,遂无勤王之意,包藏祸心,欲便徼幸……骈失兵柄,攘袂大诟,一旦离势,威望顿尽,方且弃人间事,绝女色,属意神仙……卒至叛逆首乱,磔尸道途,死且不悟。 [23]《唐才子传》

吴时仕:高骈在我交南,破南诏以拯一时之生灵;筑罗城以壮万年之都邑,其功伟矣。……今国中妇孺犹能言之,前后牧守将帅,皆不能及骈,盖骈之功名为独盛也。 [24]《越史标案》

嗣德帝:高骈,唐书列入叛臣传,二心取祸,有何可称?其平南诏,亦不过恃其威武胜众耳。 [25]《钦定越史通鉴纲目》

王夫之:①灭唐者,朱温也,而非温之能灭唐也……僖、昭以为之君,时溥、高骈以为之将,张、崔胤为奥援于内,而李克用、李茂贞、王行瑜各挟逐鹿之心,温乃内动于恶而无所忌。 [26]《读通鉴论》)②小有才者,匹夫之智勇而已。小效著闻,而授之以大任于危乱之日,古今之以此亡其国者不一,而高骈其著也……而骈在天平,以威名著矣;在岭南;破安南矣;在西川,拒群蛮矣……骈之所统,天下之便势也。有三吴之财赋,有淮、徐之劲卒,而繇后以观,若钱、杨行密、王潮者,皆可与共功名者也。骈忠贞不足以动人,淡泊不足以明志,偃蹇无聊,化为妖幻,闭于闺中,邑邑以死,回视昔之悬军渡海、深入蛮中者,今安在哉?受制妖人,门无噍类,一旦而为天下嗤笑,繇是观之,才之不足任也审矣。 [27]《读通鉴论》)③当行密之时,朱温、秦宗权、李罕之、高骈之流,凶风交扇于海内。 [28]《读通鉴论》

蔡东藩:①高骈复交趾时,原是一员猛将,不得因后时变节,遽没前功。 [29]《唐史演义》)②黄巢渡江而南,中原已经解严,北方可稍纾寇患,所赖高骈一人,镇守淮南,截住寇踪。骈将张,勇冠一时,屡破贼众,假使巢在饶信时,骈率诸道兵,戮力攻巢,则巢易就擒,大盗可立平矣。奈何堕巢诡计,兼起私心,遣归外兵,致丧良将,后且逍遥河上,任贼长驱,故刘巨容之纵寇,已不胜诛,骈身膺都统,误国若是,罪不较巨容为尤甚乎? [30] ③高骈系出将门,射雕擅誉,当其初操旌节,颇似有为,及移镇淮南,误信方士,身坐围城,毫无一策,是岂前勇而后怯,始明而终愚者欤?抑毋乃狂易失心,自取灭亡欤? [31]《唐史演义》

高骈早年在禁军任职。一天,高骈见有两只雕在天上并飞,说:“我如能发迹,便能射中。”一箭射去,贯穿两雕。众人大惊,自此称他为“落雕侍御”。 [32]

高骈镇守淮海时,发现蝗虫只爬不飞,从城西浮过护城河,攀缘着城墙进入内城。聚集在道路上和庭院中,驱除也不停止爬行。松竹之类的树木,一宿之间象用剪子剪过一样,布幅上的画像,都被它们咬去了头。几天以后,它们又互相咬食。九月中旬,暴雨则晴,沟渠里忽然发现小鱼,大小如手指,都是下的雨鱼。经卜算说有兵丧。到十月,有颗大星在晚上坠落在延和阁前面,声音好象滚雷,迸发出光亮和破碎的响声,光亮照满庭院。自从十一月到第二年二月,大雾昏沉,长期不散。有人说:这是以下犯上的征兆。当时米价昂贵,是过去的十多倍,因寒冷和大雨而僵卧倒地的人,每天用车拉出几千口,都扔到城墙外。等到天晴再到里巷和街道里看,全部都空了。这时浙西军队叛变,与高骈一向不睦的镇海节度使周宝逃奔毗陵去了。高骈听说后非常高兴,立刻派使者送给周宝一封信,信上说:“你依靠着走马将要到达奔牛,现在附带送上一瓶齑粉和十斤葛粉,用来解决路途上的需要”。这是讽刺他将要成为齑粉。三月。使院请他看花赴宴,并列着有一首给诸从事的诗,诗的末句是:“人世间无限伤心事,不如樽前折一枝。”大概是灭亡的预言吧。到了被秦彦幽禁羞辱,算计人口供给食物。从五月到八月,外面围兵围困更加紧急。接着就遭到死难。 [33]

高骈崇尚道教,迷信仙术。镇安南时,传说他曾剖十七岁处女以行厌胜之术 [34] ;镇淮南时,重用术士吕用之、张守一、诸葛殷等人,在府第内兴建道院,内有迎仙楼、延和阁,高八十尺,饰以珠玑金钿,使侍女数百羽衣霓服,和声度曲,拟之钧天广乐。 [35] 当时高骈与宰相郑畋有隙,吕用之对高骈说:“宰相派剑客刺杀您,今晚就来了!”高骈大惊,询问如何是好,吕用之声称张守一可用仙术驱逐刺客,高骈就按他的话装扮成女人躲进其他房间,张守一则在高骈房间里扔铜器,铿锵作响,又洒猪血,作格斗状。高骈出来看,张守一笑着说:“差点就落入那家伙手中了!”高骈泣谢其再生之恩,于是对这些术士更是宠信有加了。 [36]

唐僖宗逃往蜀地时,担忧南诏侵扰,答应两国联姻。南诏命宰相赵隆眉、杨奇鲲、段义宗前来拜谒僖宗,并且迎聘公主。高骈得知僖宗许婚之事,立即从淮南紧急传书,说:“蛮酋心腹就只有这几人,只要将这三个人毒死,无须再忧虑会遭南蛮侵扰。”果然在杀了这三人后,直到僖宗回京,南方都一直平安无事。 [37] 冯梦龙在《智囊全集》中评道:“此亦寇恂之余智也。”

高骈因其治理安南的功绩,被安南人尊称为“高王”。安南人还为他修筑生祠,以颂其德。高骈的幕客崔致远有诗曰:“古来难化是蛮夷,交趾何人得去思?万代圣朝青史上,独传溪洞立生祠。” [8]

亲属成员参考资料: [38-39]

按照正史(两唐书、资治通鉴)记载,高骈拥兵自重,试图割据东南,所以在黄巢入长安时拒绝奉诏出兵勤王,在中和元年(881年)夏好不容易出兵扬州东塘也是为了禳除野鸡。但根据《册府元龟》所收宰相郑畋在中和元年(881年)三月所发布的檄文,其中提到“淮南高相公,会关东诸道百万雄师,计以夏初,会于关内”,可知此次出兵是既定计划,并非为了禳雉而临时发动。根据高骈幕客崔致远《桂苑笔耕集》中所收录的中和元年秋的两道圣旨,指示高骈不必离任勤王,扼守江淮要地,以防黄巢逃脱,“为朕全吴越之地,遣朕无东南之忧”。由此可知,高骈主观上并非不愿勤王,最后也是奉旨收兵,正如他自己所言:“陛下远许分忧,不令离任,臣进退惟命,始终无亏。 ”而后人分析高骈无法北上的原因,一则是受到浙西周宝、徐州时溥两大强藩的掣肘,二则是唐廷判断高骈北上,东南必乱,所以最后以高骈奉旨收兵结束。 [40-41]

关于高骈的去世年月,史书有两种说法:

1、光启三年(887年)八月:持此说的有《旧五代史太祖纪》 [42]

2、光启三年(887年)九月:持此说的有《资治通鉴》 [43] 、《旧唐书僖宗本纪》 [44] 、《新唐书僖宗本纪》 [45]

而今人所著《高骈年谱》 [46] 亦采用第二种说法,故此光启三年九月一说应较为可靠。

而关于高骈的历史定位,《旧唐书》和《新唐书》意见不一:

五代时所修的《旧唐书》将高骈与晚唐军阀王重荣等列为一传,并认同其前期讨伐黄巢所立下的战功。 [20]

宋人欧阳修、宋祁等撰写的《新唐书》则将高骈与李忠臣等反叛过唐朝的人物合为一传,着重责备他后期不思进取、导致两京失陷的重大过失。 [16]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二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20]

《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四下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下》 [16]

《唐诗纪事卷六十三》 [9]

《唐才子传卷九》 [23]

《越史略卷上》 [47]

《尧山堂外纪卷三十六唐》 [2]


相关文章推荐:
山东 | 渤海高氏 | 唐朝 | 南平 | 高崇文 | 神策军 | 秦州 | 安南 | 静海军 | 越南 | 河内 | 西川 | 荆南 | 镇海 | 节度使 | 黄巢 | 唐僖宗 | 渤海郡王 | | 吕用之 | 张守一 | 毕师铎 | 新唐书 | 计有功 | 全唐诗 | 唐朝 | 送春 | 山亭夏日 | 风筝 | 闻河中王铎加都统 | 太尉 | 唐宪宗 | 南平 | 高崇文 | 渤海高氏 | 士人 | 神策军 | 司马 | 神策军 | 都虞候 | 唐懿宗 | 党项 | 长武城 | 吐蕃 | 秦州 | 防御使 | 尚延心 | 河州 | 渭州 | 凤林关 | 咸通 | 夏侯孜 | 安南都护 | 南诏 | 峰州 | 静海军 | 金吾 | 天平军 | 东平 | 唐僖宗 |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乾符 | 剑南西川节度使 | 荆南 | 江陵 | 王仙芝 | 黄巢起义 | 镇海军 | 镇江 | 节度使 | 渤海郡王 | 黄巢 | 长江 | 镇江 | 节度使 | 信州 | 田令孜 | 唐僖宗 | 崔致远 | 王铎 | 中书令 | 秦王子婴 | 轵道 | 汉更始帝 | 侍中 | 吕用之 | 张守一 | 毕师铎 | 宣州 | 秦彦 | 杨行密 | 长武城 | 党项 | 静海军 | 潭蓬古运河 | 越南李朝 | 李公蕴 | 迁都诏 | 爽垲 | 昏垫 | 河内 | 剑南西川 | 黄巢起义 | | 秦彦 | 毕师铎 | 李罕之 | 计有功 | 张翔 | 全唐诗 | 寄杜李遂良处士 | 和王昭符进士赠洞庭赵先生 | 依韵奉酬李迪 | 留别彰德军从事范校书 | 遣兴 | 南海神祠 | 送春 | 海翻 | 筇竹杖寄僧 | 叹征人 | 赴安南却寄台司 | 闺怨 | 马嵬驿 | 宴犒蕃军有感 | 寓怀 | 步虚词 | 赠歌者二首 | 边城听角 | 渭川秋望寄右军王特进 | 山亭夏日 | 蜀路感怀 | 残春遣兴 | 春日招宾 | 过天威径 | 对花呈幕中 | 寄题罗浮别业 | 塞上曲二首 | 广陵宴次戏简幕宾 | 安南送曹别敕归朝 | 对雪 | 访隐者不遇 | 赴西川途经虢县作 | 锦城写望 | 太公庙 | 边方春兴 | 塞上寄家兄 | 写怀二首 | 池上送春 | 风筝 | 平流园席上 | 闻河中王铎加都统 | | 杜牧 | 王徽 | 李儇 | 毕师铎 | 新唐书 | 郑畋 | 罗隐 | 广陵妖乱志 | 太平广记 | | 旧唐书 | 孙甫 | 历代名贤确论 | 胡三省 | 资治通鉴 | 辛文房 | 唐才子传 | 嗣德帝 | 钦定越史通鉴纲目 | 王夫之 | 朱温 | 时溥 | | 崔胤 | 奥援 | 李克用 | 李茂贞 | 王行瑜 | 读通鉴论 | 三吴 | | 杨行密 | 王潮 | 秦宗权 | 李罕之 | 蔡东藩 | 唐史演义 | 黄巢 | | 刘巨容 | 侍御 | 周宝 | 齑粉 | 秦彦 | 厌胜 | 吕用之 | 张守一 | 钧天广乐 | 郑畋 | 唐僖宗 | 南诏 | 杨奇鲲 | 段义宗 | 冯梦龙 | 智囊全集 | 寇恂 | 安南 | 生祠 | 崔致远 | 去思 | 朝散大夫 | 长史 | 司马 | 正议大夫 | 别驾 | 户部尚书 | 高崇文 | 同平章事 | 宁节度使 | 司徒 | 谥号 | 虞候 | 高劭 | 吕用之 | 彭州 | 杨行密 | 黄巢 | 册府元龟 | 郑畋 | 崔致远 | 桂苑笔耕集 | 周宝 | 时溥 | 旧五代史 | 资治通鉴 | 旧唐书 | 新唐书 | 旧唐书 | 王重荣 | 欧阳修 | 宋祁 | 新唐书 | 李忠臣 | 旧唐书 | 新唐书 | 唐诗纪事 | 唐才子传 | 越史略 | 尧山堂外纪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