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基督山伯爵(法国大仲马创作长篇小说)

《基督山伯爵》是法国作家大仲马创作的长篇小说,首次发表于18441846年。

故事讲述19世纪法国皇帝拿破仑“百日王朝”时期,法老号大副爱德蒙唐泰斯受船长委托,为拿破仑党人送了一封信,遭到两个卑鄙小人和法官的陷害,被打入黑牢。狱友法利亚神甫向他传授各种知识,并在临终前把埋于基督山岛上的一批宝藏的秘密告诉了他。唐泰斯越狱后找到了宝藏,成为巨富,从此化名基督山伯爵(水手辛巴德、布索尼神父、威尔莫勋爵),经过精心策划,报答了恩人,惩罚了仇人。

该小说以基督山扬善惩恶、报恩复仇为故事发展的中心线索,主要情节跌宕起伏,迂回曲折,从中又演化出若干次要情节,小插曲紧凑精彩,却不喧宾夺主,情节离奇却不违反生活真实。全书出色地运用了“悬念”、“突发”、“发现”、“戏剧”等手法,在叙述上有较大的叙述密度和复杂的人物关系。这一切使这部小说充满了叙述的张力,洋溢着叙述本身所产生的美。因此,《基督山伯爵》被公认为通俗小说的典范。

这部小说出版后,很快就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在法国和美国等地多次被拍成电影。 [1]

法老号货船的代理船长爱德蒙唐泰斯,被船上狼狈为奸的会计员丹格拉尔和同样爱慕他女友梅色苔丝的弗尔南两人,设计陷害。负责审理此案的代理检察官维尔福发现此事与自己父亲有牵连,将唐泰斯关进孤岛上的死牢。

唐泰斯在牢里度过了14年暗无天日的岁月,一天,隔壁牢房的老神甫挖地道时计算错误,到了他牢中。老神甫教会唐泰斯各种知识,使唐泰斯明白自己的敌人。老神甫告诉他,某个叫基督山的荒岛上埋藏着无与伦比的财富。

老神甫病死后,唐泰斯为了达成他的遗愿,将他的尸体搬入自己牢里,自己躲进老神甫的裹尸袋,被狱卒当成尸体扔出了监狱。唐泰斯四处游荡,找到基督山,发现了宝藏,重回社会,先报恩,后复仇。

唐泰斯证实了唐格拉斯、弗尔南和维尔福陷害自己的事实,并得知未婚妻已经嫁给弗尔南,父亲则病饿而死,他开始做复仇的准备工作。8年后,唐泰斯已经变身为基督山伯爵,以大银行家的身份回到巴黎。这时,维尔福是巴黎法院检察官,唐格拉斯成了银行家,弗尔南成了莫瑟夫伯爵及议员。

基督山伯爵借助媒体的力量在报上披露了弗尔南19世纪20年代在希腊出卖和杀害了阿里总督的事实,引起质询。听证会上,基督山伯爵收养的阿里总督的女儿海蒂出席作证。弗尔南名声扫地,狼狈不堪,妻子认出了唐泰斯,与儿子一起离开了这个肮脏的家。失魂落魄、走投无路的弗尔南开枪自杀了。

基督山伯爵设计让唐格拉斯出售债券,损失惨重。走投无路的唐格拉尔窃取济贫机构的505万法郎逃往意大利,被基督山伯爵的强盗朋友抓住。基督山伯爵后来以真实身份出现在唐格拉尔面前,唐格拉斯饱受惊吓与折磨,吓得肝胆俱裂,须发皆白。

基督山伯爵现在全心对付维尔福,揭开旧事,让他受精神折磨。然后,基督山伯爵巧妙利用维尔福的后妻。借用她手,毒死了维尔福的一些家人,让维尔福与后妻相互残杀。维尔福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纠缠、被各色人等揭发。他知道自己落入复仇之神的手里,任人鱼肉。失败落魄的维尔福回到家中,发现妻子因为罪行败露服毒身亡,并且毒死了自己心爱的儿子。处于巨大打击之下的维尔福又看到基督山伯爵出现,并且表明身份,他崩溃了。

基督山伯爵完成了一切复仇,并且帮助了想要帮助的人,他认为,上帝想要他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完成了。最后,他带着收养的阿里总督的女儿海蒂远走天涯。 [2]

第1章

船抵马赛

第41章

介绍

第81章

退休面包铺老板的房间

第2章

父与子

第42章

贝尔图乔先生

第82章

撬锁夜盗

第3章

卡塔罗尼亚人

第43章

奥特伊别墅

第83章

天主的手

第4章

阴谋

第44章

Vendetta

第84章

博尚

第5章

婚宴

第45章

血雨

第85章

旅行

第6章

代理检察官

第46章

无限贷款

第86章

审判

第7章

审讯

第47章

灰斑马

第87章

挑衅

第8章

伊夫堡

第48章

思想意识

第88章

侮辱

第9章

订婚之夜

第49章

海黛

第89章

第10章

杜伊勒利宫的小书房

第50章

莫雷尔一家

第90章

决斗

第11章

科西嘉的吃人巨妖

第51章

皮拉姆斯和西贝斯

第91章

母与子

第12章

父子俩

第52章

毒物学

第92章

自杀

第13章

百日

第53章

《恶魔罗贝尔》

第93章

瓦朗蒂娜

第14章

愤怒的囚徒和疯癫的犯人

第54章

多头和空头

第94章

吐露真情

第15章

三十四号和二十七号

第55章

卡瓦尔坎蒂少校

第95章

父与女

第16章

一位意大利学者

第56章

安德烈亚卡瓦尔坎蒂

第96章

婚约

第17章

神甫的房间

第57章

苜蓿地

第97章

通往比利时的路上

第18章

宝藏

第58章

诺瓦蒂埃德维尔福先生

第98章

钟瓶旅馆

第19章

第三次发病

第59章

遗嘱

第99章

法律

第20章

伊夫堡的坟场

第60章

急报

第100章

露面

第21章

蒂布朗岛

第61章

驱鼠妙法

第101章

蝗虫

第22章

走私贩子

第62章

幽灵

第102章

瓦朗蒂娜

第23章

基督山岛

第63章

晚宴

第103章

马克西米利安

第24章

神奇的景观

第64章

乞丐

第104章

唐格拉尔的签字

第25章

陌生人

第65章

夫妇间的一幕

第105章

拉雪兹神甫公墓

第26章

杜加桥客店

第66章

婚姻计划

第106章

财产分割

第27章

往事的追述

第67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

第107章

狮穴

第28章

监狱档案

第68章

一次夏季舞会

第108章

法官

第29章

莫雷尔公司

第69章

侦查

第109章

开庭

第30章

九月五日

第70章

舞会

第110章

起诉书

第31章

意大利:水手辛巴德

第71章

面包和盐

第111章

赎罪祭礼

第32章

苏醒

第72章

德圣梅朗夫人

第112章

启程

第33章

罗马强盗

第73章

诺言

第113章

往事

第34章

露面

第74章

维尔福家族墓室

第114章

佩皮诺

第35章

锤刑

第75章

会议纪要

第115章

路奇王霸的菜单

第36章

罗马狂欢节

第76章

小卡卡瓦尔坎蒂的进展

第116章

宽恕

第37章

圣塞巴斯蒂安的陵墓

第77章

海黛

第117章

十月五日 [3]

第38章

约会

第78章

约阿尼额专讯

第39章

宾客

第79章

柠檬水

第40章

早餐

第80章

控告

《基督山伯爵》创作于一个政治动荡的年代,作者大仲马将这一时期社会生活的大背景作为小说创作的主要背景,以主人公唐泰斯被人陷害入狱直至最后的复仇为整部作品创作的主要线索,整部作品的时间也是跨越了波旁王朝的复辟以及七月王朝这两大时期,以人物曲折命运的设计来侧面的展示了整个社会的动荡不安。

1814年,拿破仑帝国被反法联盟所击败,波旁王朝复辟,重新走上了历史的舞台,而从实质上来看,虽说拿破仑的无休止的战争对当时的欧洲大陆产生了不可忽视的恶劣影响,但是他的政治体制已经是资产阶级的政府了,所以波旁王朝的复辟必然会造成人民的不满于反抗,由此以来就形成了希望拿破仑归来的反复辟势力与封建的复辟势力所构成的强烈的社会矛盾。从《基督山伯爵》中时常可以看到反复辟的思想线索,唐泰斯被陷害在狱中的14年暗无天日的生活也是对当时复辟王朝黑暗统治的写照。 [4]

1842年大仲马在地中海游历时,对基督山岛产生了兴趣,打算以它为主题写一部小说。他在1838年出版的《关于路易十四以来巴黎警察局档案的回忆录》中,发现了一个《复仇的金刚钻》的故事,其内容是巴黎一个制鞋工人将要结婚时,被一个嫉妒他的朋友诬告而入狱七年,出狱后得到一个米兰教士的照顾,并在教士死后获得了一个秘密宝藏,然后他化装回到巴黎复仇,最后自己也被人杀死。大仲马仔细研究了这份资料,与人一起制订了写作计划,于1844年8月28日开始在法国巴黎的《议论报》上连载,到1846年1月25日结束,共136期。 [5-6]

爱德蒙唐泰斯

主人公爱德蒙唐泰斯是一个精明能干、善良正直的水手。他年轻聪明,无忧无虑,20多岁就当上了大副,还有一个美丽善良的未婚妻。就在他对生活充满幸福的憧憬的时候,因为替拿破仑元帅带了一封信,而且信是带给拿破仑的审讯者的父亲的,于是,他的命运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一场大祸突然降临到他的头上。在他新婚之日,他未婚妻的追求者弗尔南密告了唐泰斯,他被当局逮捕了,并被维尔福毫无根据地判为“危险分子”而下死牢终身监禁。顷刻间唐泰斯由婚礼上的新郎,沦为囚犯。在牢里,唐泰斯捱过了黑暗、漫长的14年。在这期间,唐泰斯结识了另一个传奇式人物法利亚,并通过地道互相往来。在法利亚中风死后,唐泰斯巧施金蝉之计,钻入装裹法利亚尸体的麻袋,逃出虎口,来到基督山岛。根据法利亚提供的线索,唐泰斯找到了埋藏在岛上的大量古代宝藏。从此,他运用这些财富和智慧,以基督山伯爵的身份,针对他的三大仇人维尔福、唐格拉斯和弗尔南,开始了他的复仇计划。 [7]

唐格拉斯

唐格拉斯是靠写匿名信诬陷唐泰斯而夺得了船长位置的。在拿破仑“百日”时期,他在船主的推荐下,逃往西班牙当了银行出纳,后又在军粮处贪污发财,从事公债投机,先后娶了银行行长和御前大臣的女儿为妻,靠老婆与内政部长的秘书通奸窃取情报搞投机,成为百万富翁,并受封为男爵。基督山伯爵对他的惩罚是设法使他被迫交出所有侵吞的财产,忍受饥饿的煎熬。 [7]

弗尔南

弗尔南投递匿名信,夺去了爱德蒙唐泰斯的娇妻;滑铁卢战役期间。他跟随一个叛逃的将军私通英军,复辟后当上了少尉;法西战争期间,他以攻打自己的祖国有功混上了上校和伯爵;希土战争中,他靠出卖对他信任备至的主人亚尼纳总督阿里当上了中将,并打死了阿里。还将总督的女儿海蒂卖作奴隶,捞了一大笔钱带着马瑟夫伯爵的头衔回国进了贵族院。对这类忘恩负义的人,作者为他安排了妻离子散、身败名裂、以自杀而告终的结局。 [7]

维尔福

维尔福的父亲诺梯埃是巴黎拿破仑党俱乐部的主席,主持策划了推翻波旁王朝的密谋。拿破仑托爱德蒙传送的那封密信,就是通知诺梯埃登陆举事时间的。而作为拿破仑党徒的维尔福,在王政复辟之日立即投靠了封建贵族,谋得代理检察官的职位。当他截获爱德蒙带回的信后,不是去交给他的父亲,而是以为邀功领赏的时候到了,星夜赶往皇宫,面见路易十八,立下了汗马功劳,为今后的飞黄腾达打下了基础。在滑铁卢战役中,维尔福的双手沾满了拿破仑党人和广大人民的鲜血。七月王朝时期,他爬上了巴黎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的高位。基督山对他的结局安排也是独具匠心的,他当众揭穿维尔福的面目,使他的妻儿因羞辱难当双双自杀而死。基督山伯爵的全部复仇计划以维尔福的发疯而打上了圆满的句号。 [7]

《基督山伯爵》与当时另一通俗小说家欧仁苏的《巴黎的秘密》不同,它更接近于巴尔扎克批判社会的观点。在大仲马笔下,复辟王朝(尤其是七月王朝),大仲马和他的读者所生活的时代,被写成颠倒了价值的时代。唐泰斯被无辜地投入紫杉堡的黑牢中,度过了漫长的十四年,相当于复辟王朝统治的年限,象征了复辟王朝暗无天日的统治。在大仲马笔下,七月王朝的黑暗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那些占据着法律、军队、政治、财政的关键位置的人,即维尔福、弗尔南(莫尔赛夫)、唐格拉斯,他们戴着假面具,道貌岸然,双手沾满了罪恶才爬上拥有权力的位置。最罪大恶极的维尔福却正好代表着社会的最高价值:法律。这个人物是浪漫派对当时社会最阴险恶毒的形象刻画之一,表现了大革命及随后的社会动荡所产生的资本主义社会中,一切正义荡然无存。尽管大仲马是共和党人,但在《基督山伯爵》中,却没有什么让人相信社会进步和正义是治疗滥用权力和价值颠倒的良药。小说中为数不多的下层人物也不见得更好:卡德鲁斯和他的妻子,以及贝内德托,都是像维尔福和唐格拉斯那样的罪犯。从思想上说,大仲马正是在这里与《巴黎的秘密》、《流浪的犹太人》截然不同。他提出的解决办法是不一样的,有梦想的性质。基督山伯爵,这个无所不能的人,代替上帝惩恶扬善,在人间重建秩序与正义。但大仲马并没有将这个超人写成能够解决当时社会黑暗的救世主,这是大仲马与欧仁苏的又一个重大区别。基督山伯爵不像《巴黎的秘密》中的鲁道夫公爵那样,是一个博爱者,他没有披上华丽的外衣,他的身份不断变换,除了他的仇人最后知道他的身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他像以往骑士文学中的英雄,经历了大灾大难,死里逃生,大落又大起。他在小说开头从浪漫派梦想中的东方归来,最后又回到东方去,将这个社会弃之不顾,让人们处在等待和希冀中。他像雷电一样落在这个腐败的世界上,像《旧约》中的耶和华一样实施报复,然后扬长而去。

在小说中,大仲马鲜明地表现了他的政治倾向。唐泰斯不自觉地成为忠于拿破仑事业的牺牲品,但他却没有为此而后悔;小说中的好人几乎都站在第一帝国一边,如摩雷尔船长、他的儿子马克西米利安、维尔福的父亲努瓦蒂埃。唐泰斯站在受土耳其人奴役的希腊人一边。站在受奥地利压迫的意大利人一边。恶人则总是为波旁王室效劳,或者为资产阶级的暴虐效劳。小说并没有提出任何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基督山伯爵只能被看成是对社会黑暗发出抗议的一种力量,他既表明了一种理想,又表明了金钱腐蚀人心的力量。他用知识、矫健的身体、精湛的剑术与枪法、疾恶如仇的精神力量,还有金钱去驾驭这个使人变坏的社会。同时他又具有优异的品质,凌驾于社会之上。这虽然使他显得像神灵一样。但这种神话般的模式却能突出和反映社会的矛盾、人们的失望和从矛盾中产生的梦想。 [8]

《基督山伯爵》的艺术特点代表了优秀通俗小说的成就。

一是情节曲折,安排合理。小说一开卷,唐泰斯正在举行婚礼时却被捕,然后被打入死牢,看来永世不得翻身。这个富于戏剧性的开场正是“一石激起千重浪”。紧接着他在黑牢里的经历更是写得有声有色,这是全书最精彩的部分之一。他在牢里巧遇法里亚神父,通过地道互相往来,这段奇遇极富传奇意味。法里亚不幸中风死去,唐泰斯计上心来,钻进包裹法里亚尸体的麻袋,终于逃出虎口。随后,大仲马把三次复仇写得互不相同,但又与三个仇人的职业和罪恶性质互有关联。莫尔赛夫夺人之妻,出卖恩人,结局是妻子离他而去;他身败名裂,儿子为他感到羞耻,不愿为他而决斗,他只得以自杀告终。维尔福落井下石,害人利己,又企图活埋私生子,结局是犯罪面目被揭露,妻子和儿子双双服毒死去,面对穷途末路他发了疯。唐格拉斯是陷害唐泰斯的主谋,又逼得唐泰斯的父亲贫病而死,他靠投机发家;基督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受骗,终至破产,并让他忍受饥饿之苦,他被迫把拐骗的钱如数退出。不同的结果使复仇情节不致呆板,读者掩卷再思,会觉得这样的结局再好不过。大仲马还在基本情节之外穿插惊险紧张的场面,如卡德鲁斯在风雨之夜谋财害命,在罗马近郊神出鬼没的绿林好汉利用狂欢节绑架,维尔福的私生子安德烈亚从苦役监踏人上流社会又被捕入狱,卡德鲁斯夜人基督山伯爵府邸偷盗被安德烈亚刺杀,维尔福夫人为了夺取遗产而下毒害人……这些次要情节险象环生,奇峰突起,又不游离于主要情节之外。大故事套小故事的写法运用得恰到好处。没有喧宾夺主,又为主要情节服务。小说情节繁复而不散漫,渎来只觉精彩纷呈,并无冗长拖沓之感。基督山伯爵的财富不是遗赠的,而是在神父指点下获得的,数目惊人,增加情节的传奇性;基督山伯爵根据神父的分析了解到仇人是谁,经过核实,复仇经过是作家的杜撰,他没有亲手杀人,否则难以脱身;其他次要情节也是作家虚构的。这是大仲马对生活中的原型和故事进行艺术加工的出色范例。不过,艺术虚构不能违反生活真实,否则会流于荒唐,导致艺术上的失败。为了准确地描写紫杉堡,他亲自去考察过。细节的真实非常重要。挖地道时。主人公先将泥土倒在一个废置的小房间里,等到填满了,再把土从窗口一点点抛洒出去,随风送到远处,洒落在海里,不留痕迹。又写他平时锻炼身体、挖地道,因是个深谙水性的水手。所以能够在大海里游泳逃走。情节和细节的合情合理关系到小说的成功与否。

二是光怪陆离,熔于一炉。小说触及的生活面极其广阔,上至路易十八的宫廷、上流社会的灯红酒绿,下至监狱的阴森可怕和犯人的阴暗心理、强盗的仗义疏财,也有市民的清贫生活。大型舞会和豪华婚礼令人炫目;宴会上“水陆罗八珍”耗费惊人;价格高昂的骏马、金碧辉煌的客厅和名画的陈设是显露财富的一种手段,虽然他们的艺术鉴赏力庸俗不堪;游山玩水、观看歌剧是公子哥儿不可或缺的消遣活动;为了争夺财产,连检察官的夫人也不惜下毒;唐格拉斯的金融投机、唐格拉斯夫人和德布雷的合伙,揭示了银行家跟政府官员暗中勾结,窃取政治情报,及时购买或抛出公债券和国库券,赚取巨款;丈夫为了赚钱,可以容忍妻子偷情;一旦无利可图,合作的一方便与情妇一刀两断。小说对上流社会的描绘淋漓尽致。大仲马还将读者一无所知的犯人生活展示出来,切口运用得恰如其分;苦役犯摇身一变,企图通过婚姻改变地位也有实际根据。绿林好汉的首领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喜爱古罗马的经典著作。再如异国情调的展现:地中海的走私船和走私贩子东躲西藏的生活;科西嘉岛民强悍的复仇意识与善良品质的奇异融合。表现为贝尔图乔为哥哥复仇。一路追杀维勒福,而他的嫂子对安德烈亚百依百顺;保持西班牙风俗的卡塔卢尼亚人以渔业为生的宁静日子;罗马狂欢节车水马龙、万头攒动的疯狂场面;罗马竞技场的优美夜景和绿林强盗古怪的接头方式……五光十色的社会生活和斑斓夺目的地方色彩、异国情调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广阔的视野和浪漫主义的艺术趣味水乳交融,加强了小说的传奇性。全景式的描写以丰富多彩的色调作为点缀,能满足不同阶层读者的兴趣。 [8]

三是结构完整,一气呵成。《基督山伯爵》基本上分为两大部分:前面四分之一的篇幅写主人公被陷害的经过,后面四分之三写主人公如何复仇。第一部分是楔子:复仇虽然分成三条线索,但彼此交叉进行,有条不紊,每条线索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最后才汇合到一起,环环相扣,步步深入。次要情节的插入别具匠心:第三十一章至三十八章突然变换了环境,转到描写利用狂欢节进行活动的绿林好汉,似乎与主要情节毫无关系。但随后阿尔贝被绑架的事件成了基督山返回巴黎的导引线。后来唐格拉斯落入绿林好汉手中,一顿饭要付十万法郎。至此,当中的插曲便成为不可缺少的情节,与基本情节有机地结合起来。再如,唐泰斯为了核实写密信的经过,找到了早先是裁缝后来是小酒店老板的卡德鲁斯,他的再出现沟通了前后的情节,又引出了安德烈亚;基督山后来把他从苦役监弄出来,作为他复仇的工具。陷入经济拮据的唐格拉斯误以为他是贵族子弟,想招他为女婿,摆脱困境。安德烈亚身份败露后,在法庭上揭露了维尔福正人君子的丑恶面目。这个人物成为情节发展的纽带。主次情节相得益彰。使小说酣畅自如、首尾贯一。

四是善写对话,戏剧性强。全书十分之八的篇幅都由对话写成。人物的思想和性格往往通过对话来表现,如维尔福审问唐泰斯的场面:为了保住自己的前程,他隐瞒了自己是拿破仑党人的独生子的身份,要置唐泰斯于死地,并烧毁了拿破仑的信。这一场面全是以对话写出的,维尔福的奸猾阴险、随机应变跃然纸上。有时,大仲马用对话来展开情节、交代往事。如维尔福埋掉私生子的隐私是由贝尔图乔叙述出来的,省去另辟章节补叙,小说情节也不致中断;插入的话既起解释作用,又推动情节发展,手法经济。努瓦蒂埃与政敌的决战、海蒂公主的身世、基督山宝藏的发现。都是这样口述出来的。还有一种别致的手法:努瓦蒂埃全身瘫痪以后,不能说话,只能以眼睛来表达思想。他眼睛的动作与别人的理解配合成一场巧妙的无言的“对答”。

五是形象鲜明,个性突出。大仲马能从时代的变迁去刻画人物的变化。唐泰斯开始是一个正直单纯的水手,对世事的复杂一无所知。他获得财富以后,阅历渐深,变得老谋深算,失去单纯。而且铁面无情,手段凶狠。唐格拉斯是阴骘之徒,弗尔南是无赖小人;唐格拉斯当上银行家以后,他的不择手段、唯利是图又得到充分表露;而弗尔南的背信弃义、卑鄙无耻进一步发展。他们的变化反映了七月王朝的精华人物的发家过程,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小说中的次要人物也写得相当生动。爱钱贪财的卡德鲁斯夫妇,作恶成性的安德烈亚,淫荡无行的唐格拉斯夫人,毒辣阴险的维尔福夫人,坚定高尚的努瓦蒂埃,热情善良的摩雷尔,正直纯真的马克西米利安,热烈诚挚的瓦朗蒂娜,软弱和善的梅尔塞苔丝,耿直单纯的阿尔贝。博学多识的法里亚,还有我行我素、厌恶男人、个性强硬的欧仁妮,都是呼之欲出的人物。至于三个恶人,也有不同的特点。唐格拉斯和维尔福同是狡猾阴险,但前者显露一些,后者则老奸巨猾。在陷害唐泰斯时,唐格拉斯虽然假手于人,但毕竟亲自动笔,还有在场者,容易落下把柄。维勒福则烧掉罪证,摆脱关系,而且让唐泰斯存有幻想,陷害了别人还让被害人感激自己。他明明知道妻子下毒,却假装不知,直至可能危及自身,才露出凶相,要妻子自尽,把她甩掉。莫尔赛夫比起他们则较为赤裸裸。此外,维尔福夫人和唐格拉斯夫人都很贪财,前者心狠手毒,不惜连续下毒,后者卑污猥亵,以出卖色相来谋取钱财。努瓦蒂埃和摩雷尔有相近的政治信仰。而且心地正直,但前者热诚,后者刚烈。这种区别使读者不致把同类人物混同,故而评论家认为大仲马塑造了“令人难忘的人物”。 [8]

《基督山伯爵》被公认为通俗小说中的典范。这部小说出版后,很快就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在法国和美国多次被拍成电影。它仍在世界各国流传不衰,被公认为世界通俗小说中的扛鼎之作。 [9]

中文版本

1978年

基度山伯爵

蒋学模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1年

基督山伯爵

周克希、韩沪麟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3年

基督山恩仇记

王学文、李玉民

花城出版社

1994年

基督山伯爵

龙雯、龙序

甘肃人民出版社

1997年

基督山伯爵

钟德明

四川文艺出版社

1998年

基度山恩仇记

郑克鲁

译林出版社

1998年

基督山伯爵

孙桂荣等

陕西人民出版社

1999年

基督山伯爵

沈培德、于君文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2002年

基督山伯爵

孙基博、楚天舒

中国文联出版社

2003年

基督山伯爵

祁万连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4年

基督山伯爵

谢志国等

北京出版社

2005年

基督山伯爵

李玉民、陈筱卿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2006年

基督山伯爵:一个从地狱到天堂的故事

黎明

哈尔滨出版社

2008年

基督山伯爵

成维安

哈尔滨出版社

2009年

基督山伯爵

汪洋

新星出版社

2009年

基督山伯爵

高临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9年

基督山伯爵

杨君

万卷出版公司

2011年

基督山伯爵

李玉民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2年

基督山伯爵

南宫雨

新世界出版社

2012年

基督山伯爵

周克希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年

基督山伯爵

周克希

译林出版社

2013年

基督山伯爵

汪洋

新星出版社

大仲马,全名亚历山大仲马,法国19世纪积极浪漫主义作家,通俗小说家。大仲马继承了父亲反封建传统,终生信守共和政见,一贯反对君主专制;他憎恨和不满复辟的波旁王朝。 [10] 他曾被视为拿破仑分子而受到歧视。他先后参加了1830年推翻波旁王朝的七月革命和 1848年推翻七月王朝的二月革命。他曾两次被迫长期流亡国外,1860年他还去意大利协助民族英雄加里波第作战。大仲马三岁时父亲病故,二十岁只身闯荡巴黎,曾当过公爵的书记员、国民自卫军指挥官。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他因为拥护共和而流亡。大仲马终生信守共和政见,一贯反对君主专政,憎恨复辟王朝,不满七月王朝,反对第二帝国。 [11]


相关文章推荐:
大仲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