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宫城庸

宫城庸是动漫作品《纯情罗曼史》里的人物。 [1]

宫城是三桥大文学系教授,自认为是个成熟的大人。有事没事就喜欢欺负一下自己的副教授上条弘树 [2]

宫城庸

职业:M大文学部教授。上条弘树的直属上司。

备注:人物从漫画第6册开始出现,动画第5话开始出现。

声优:井上和彦 [3]

特征:是个看起来成熟却慵懒的中年男人,老烟枪、黑发美大叔、大叔攻。喜欢松尾芭蕉。

宫城的主线恋爱开始发生在第一季第10集,他接受了系主任(前岳父)的拜托后让其儿子忍住进了家里两周。没想到被忍这个小鬼搞得头昏脑胀,一来就收到了忍的告白,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冷静。原来在自己与前妻结婚前,自己曾经救过被小混混纠缠的忍,而忍便对他一见钟情。但当时宫城对忍的印象只有结婚典礼上望向自己的一张臭脸。

最令宫城耿耿于怀的便是自己在学生时代曾爱上自己的古文老师,之后并追随老师进入中文系工作,尽管老师因病去世了,但是自己仍然不能忘记她,一直认为如果恋人不在了便将她忘记便是一种背叛。之后宫城也随随便便的和女人交往过,并结过一次婚,但因为情已逝,心已死,对什么东西都不去关心,或者说是刻意不想去关心,从而导致婚姻破裂。他习惯性与人保持适当距离,不喜欢别人擅自踏进自己的领域,但对忍(而且还是前妻的弟弟)这样的入侵者完全没有防备措施。因为与忍的奇妙再遇,被卷进忍所谓的“命运论”中,走上了同性恋这条不归路。而照忍的说法则是“两人一起走下去就不会害怕了”。对于宫城庸来说,忍就是一个十足的恐怖分子。肆无忌惮的踏入自己禁闭多年的领域,扰乱自己的生活。忍的身份对宫城庸来说也很头疼:男性、上司文学院院长的儿子 、前妻的弟弟、高中生(未成年)、 即将面临大学入学考试、年龄相差17岁。有这样的恋人(宫城所说的恐怖分子)不头疼才怪!但是最后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忍。

第10话 少年当怀大志宫城庸是一个35岁的大学教授,某天前妻的弟弟忍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并向他表白,一开始庸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忍的父亲因出差让忍暂住在宫城家中,两人相处的过程中庸发现忍对自己的感情是认真的,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第11话 爱好生巧匠

忍的坚持让庸烦恼不已,前妻理莎子的突然造访让庸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忍提出只要庸和他上一次床自己就放弃,他执着的态度扰乱了庸的心绪,忍也终于离开宫城家。忍的离开让庸倍感空虚,在弘树的提醒下庸才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忍,但这时却听说忍要返回澳大利亚,无法压抑感情的庸在机场拦下了忍,并初次表明了心迹,忍于是留下来,两人的命运总算有了交集。

第08话 恋爱使人失去理智

在第一部决定试着交往后,宫城和忍的纯爱史围绕着卷心菜开始,日复一日的卷心菜让宫城对忍魂牵梦萦(当然不是卷心菜的功劳。)本以为这样一直会持续下去,但是宫城心中的老师的珍贵使忍觉得自己得不到宫城的爱。在车中看见老师和宫城的合影后,断绝了与宫城的联系,一直躲避。宫城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了这位少爷,所以伪装来到忍的学校,却发现忍和外国人相处良好,出于一种情感(吃醋),将忍拉入车中带往从未忘记扫墓的老师的墓前,对老师发誓,最喜欢忍,以后再不会迷茫了。从墓地回来后,忍对宫城告白,诉说自己的努力怎样才能弥补17岁的差距。说不要忘记老师,不能忘记老师,老师是重要的,但是要试着恋爱,他要宫城最爱他!宫城无可忍耐对忍的爱,“在墓前,我说过了,我最喜欢你的。”然后两人相拥。“宫城,我喜欢你。”“我知道,一直都知道。”片尾忍决定就读宫城所在的学校,遭到父亲和宫城反对,后来经过思考,考入了更好的大学,并决定在大学期间搬到宫城隔壁居住。

今年春天开始升入国立大学法学部的高忍18岁,在自己强硬的推动下暂且成为“相互交往”关系的人是姐姐的前任丈夫,文学部教授宫城庸。在从注意到与自己有17岁年龄差的宫城身上感到不安的同时,要为宫城做些什么……这样想着的忍,却知道了宫城的前妻、姐姐理沙子仍然在和宫城见面的事……?

宫城与小忍在餐厅庆祝小忍考上大学,却被当作宫城进行对高中生的援交,两人年龄差距问题再次被提上日程。于是小忍打扮成“所谓”的社会人,并给宫城做了土豆、茄子等新菜。宫城对此大所失望,他告诉小忍,他觉得以前的小忍就足够可爱了,年龄不是问题,自己117岁的时候小忍也有100岁了,都是老头了。一百年之后,我也只喜欢你一个人。小忍也坦白自己只是想更接近宫城一点,于是之前去便利商店买了现成的食品欺骗宫城。这之后,宫城又陷入了诡异菜谱的折磨中……

Act.1-3 对应动画第一季第10-11集(基本内容相同)

Act.4-6 对应动画第二季第8集(内容有出入)

Act.7

内容简介:去学校接小忍的宫城无意间看到小忍被一群女生包围,不免感到吃醋。宫城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小忍的生日,在吵吵闹闹中告诉他“生日快乐”。但两人又为小忍大学上哪里产生争执。吵架中小忍提到了宫城与下司弘树之间的暧昧关系,却被告知没有多余关系。沉思中宫城认为小忍太感情用事,但是自己也希望小忍能来M大陪自己。“忍的眼中,还有我的存在吗?”在办公室中,与弘树的暧昧关系再一次被撞见,小忍警告宫城只能对自己出手。宫城坦诚告诉小忍自己已经以他为中心生活。最后小忍决定考上附近的T大并住在宫城隔壁。

Act.8

内容简介:小忍与宫城因为住房钥匙的事情产生争执。小忍怀疑宫城一直只能同情他,而不是付出真感情。“对我来说,同情比拒绝更伤人。”最后宫城居然主动给予钥匙并应忍的要求主动出击,令小忍大感惊讶。

Act.9

内容简介:校园里,小忍听到女生们议论自己的花边新闻,不免告诉他们自己有“女朋友”,并且大自己17岁。回到家后,对于年龄差距还心存芥蒂的小忍看到自己的姐姐居然也来到了宫城家,想给宫城天天做饭,并有复婚的意愿。小忍不免说漏嘴“宫城可是有个让他迷得神魂颠倒的恋人!”小忍对宫城坦白自己是“宫城中毒”,是种命运病。“唉,要是有药的话就行。”小忍叹息道。小忍问宫城:“我要你把那药给我,你会给我吗?”宫城侧脸回答:“很抱歉,只有这件事情我会拒绝你。”这种病,怎么可能治得好?若是喜欢到近乎痴迷的人这样对你说,我根本就不想被治好。“谢谢你爱上我。”

Act.10

内容简介:小忍问宫城为什么不和自己出门去约会,宫城不由愧疚起来,每次都依据自己喜好带小忍外出。烦恼之中,宫城竟然生病了!小忍对于他生病这件事也感到内疚,自己也知道宫城工作繁忙,告诉宫城只是单纯地想和他在一起而已。宫城叫小忍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住。在床上,两人情感终于爆发。“虽然还在发烧,双方却强烈地索求着对方,直到醒来为止,还紧紧拥抱着。从那之后,每天都是如此。”

2014《绿宝石夏之号》

内容简介:宫城曾用第一个月工资买过一只珍贵的杯子,不慎打碎时就会买回相同式样的。小忍听说此事后,每次打工回来的时间都特别晚。宫城不放心,有一天去打工地点探班,发现小忍和女生其乐融融地走在一起,大吃其醋。晚上小忍回来时,带了一只杯子回来,和宫城的杯子式样相同,原来那个女生只是带他去买杯子而已。

2014《绿宝石冬之号》纯情圣诞合集

内容简介:小兔来找弘树取材,弘树问宫城有没有能提供的素材,宫城想起了他和小忍刚刚同居几个星期时的事情……

另有纯情恐怖主义番外篇,对应OVA。

第一次:少年时X老师

少年时懵懂的宫城喜欢上了自己的古文女老师,但是后来老师因病辞职只能坐在轮椅上。在雪中,宫城向老师再次告白。老师要宫城在她过世后忘了她。老师虽然没有表露感情,但也深深爱着宫城。老师过世后,宫城在医院痛哭了一场。老师的父母哭着希望宫城忘记老师,不要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宫城一直对老师念念不忘,每年都会到老师墓前扫墓。如果我忘了你,这会是背叛你吗?成为一个崭新的自我,难道不是背叛你吗?害怕给出答案的宫城,多年来以这保存着去世恋人的照片,在每个忌日去看望她,即使她的父母希望他忘了她,他也不肯放下她往前走“永远持续下去的爱情和感情是不可能存在的,总有一天要分别。仍然被过去的事情束缚着,我无法原谅自己。”然而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恋爱的男人,还是被“命中注定爱上你”的小忍救赎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已故恋人的墓前,他终于拉起了小忍的手大声宣告“老师,我喜欢这家伙!”离开墓边,又遇到了老师的母亲。“已经够了吧,宫城。”老人有些伤感。“嗯,今天是最后一次了。”

第二次:青年时X前妻理莎子

这是宫城的一次失败婚姻,双方因为生活中没有过多共同内容而离婚。后来理莎子跟各式各样的男人交往、分手,最后才发现庸真是个好男人。当被气愤的小忍问道是否要破镜重圆,她说:「大人啊,有时候也才知道失去后那些东西是多珍贵。」,并称自己是“美好回忆中毒”,所以一直无法忘怀庸。在听说宫城已经忘记老师后便得寸进尺,想要每天都来庸家给他做饭,却被小忍一句“宫城有个让他迷得神魂颠倒的恋人”而赶跑。

其实小忍对宫城的爱恋,早在被他搭救之前便已开始。还在国中念书时,小忍经常去中央图书馆看书,每次去都会看见一个被一堆深奥的古籍包围的男人。那些常人敬而远之的古老书籍,他看得快乐非凡。被那种奇异的氛围和奇妙的魅力所吸引,小忍爱上了这个男人,之后他对自己的“英雄救美”,更是“命运”的安排。然而天意弄人,就在小忍认定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恋人时,姐姐的婚礼也同时宣告了自己的失恋他竟然是未来的姐夫!但就在他快要死心时,他们竟然离婚了!宫城又恢复成了单身。这难道不是“命运”的召唤吗?

这位三十五岁的离异老男人,再被小忍拖下水前,是个看起来很“正常”的大叔,甚至还有几分猥琐。喜欢把弘树当苦力使唤,支使他在学术会议前为自己复印一大叠资料;喜欢时不时地骚扰弘树一下、有意无意地揩点油,看弘树暴跳如雷还乐在其中。他脊背挺直,眼神明亮,没有什么家累和负担,最大的爱好是逛旧书店,似乎相当享受重回自由单身的乐趣。然而,他也是弘树与野分(见另一系列:纯情利己主义)感情的见证者与牵线人。据说在弘树在办公室因为野分而哭泣时,有上前吻弘树的动作,但被野分阻止,其实真实目的是为了让野分知道弘树的重要性,促成了图书馆中弘树的真情告白。

◎「谢谢你愿意爱上我。」好温柔的一句话。而我能做的只是不断哭泣。

◎ 我的想法有错吗?世界上不可能有永远不变的感情或爱情,就算两个人再怎么如胶似漆,总有一天还是会分开的。我没那么乐观,有办法在失去爱人之后封印过去,寻找另一个类似的依靠从此忘却伤痛。话虽如此,我也无法将自己关在壳里,永远被过去囚禁。所以,我选择从一开始后就什么都不想。压抑感情是一种习惯成自然的事,只要筑起一道墙,懂得人情世故的大人,就晓得不应该随便逾越。

◎ 管他什么社会角色,管他什么别人的眼光。当时的我,根本不在乎这些。我只是,专心一意地,爱着她,爱着她,深深爱着她。

◎ 现实的残酷,无情地横躺在我面前。归根究底,感情只不过是没有形体的东西。认为自己真挚的感情,总有一天能传达给对方,这种想法本身就是自我陶醉。我并不是那种勇敢到总是昂首阔步的人。话虽如此,我连躲在自己的壳中,斩断与外界联系的勇气也没有。我能够做的,就是只能这样站在原地,任泪水直流。

◎ 向前迈出一步,在前面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说不定是会令我极度后悔的事情?即使如此,我为了能够接受它,为了能够超越它。老师,我可以向前迈出一步吗?老师,我曾经真的很喜欢你。谢谢你。

◎ 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快要把我压扁的情感,就会消失吗?遗忘,真的能够为我带来幸福吗?如此深深地爱着某人,对方也同样爱着自己,即使如此你一旦不在了,我就把你给忘记,难道不算是背叛了你吗?

◎ 最近的小鬼头,我真的搞不清楚他们脑袋里装着什么。

◎ 还真是和您那张脸完全不搭调的豪迈料理啊。

◎ 你呀,哭起来还真有大将之风啊。

◎ 我不懂的是,为什么非我不可!你的品位异于常人呢,还是真的欲求不满?

◎ 糟糕,这小子,是认真的。

◎ 死小鬼,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你,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只是,我想试着去喜欢你。

◎ 明明做出剑拔弩张的样子,其实却很胆怯,明明态度恶劣,却连耳朵都红了,总是只考虑着我的事,怎么可能觉得那样的家伙不可爱呢。

◎ 为什么这小子总是肆无忌惮地踏进我心里?

◎ 在这世上,这小子八成是我最看不顺眼的类型。话说得冠冕堂皇,事实上却都办不到。不考虑对方的感受,就旁若无人地踏进对方的世界,就好像看到从前的自己一样,让我乱了分寸。

◎ 像上条这样的人,就很好相处。彼此都知道,话只能说得有多白,否则对方真的会翻脸。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要若即若离,大家才能和平相处,接下来就是学会察言观色,因此,我不希望别人踏入我的领域。我很讨厌把关系搞得很复杂。

◎ 嘴上说的好听,事实上却什么都办不到,不顾对方的感受,就好不客气地擅自闯入对方阵地,仿佛看着从前的自己一样让人焦躁,让我乱了方寸,所以不能靠近这小子,我明明很清楚,然而…

◎ 他值得我抹杀这份情感去选择他吗?我早已过了那段强烈表达自我主张的岁月。因为那份顽强,在各方面都为我增添了许多风险。而我很胆小,所以我一个劲地不安。若是我踏出新的一步,会不会背叛了爱过的她?这个男孩,真的值得我冒这个风险吗?

◎ 老师,这个小子是个大傻瓜。只有嘴特别利,讲些没大没小的话,也不管对方是大自己十七岁的男人,就展开猛烈攻势。我真的完全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不是告白,也不是承诺。甚至,这说不定只是一种欺骗。即使如此,这小子依然能用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没错,这个小子是个恐怖分子。对于我想试着多少去喜欢一点这个小鬼的心情,老师应该能谅解吧?不对,或许该谅解我的,是我自己也说不定。

◎ 我只是认为这种问题,只要在人们立场相同的情况下,都会深思熟虑的。并不是像你怎么样。仔细想想,我117岁时你就是100岁,那样不管是谁都成老头了。所以,总而言之,我喜欢平常的小忍,放心吧。

◎ 我不相信命运什么的,我认为那只是无数巧合的重叠。只是,那个偶然的相遇变成了必然。要是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话,我就相信它吧。

◎ 为什么明明是喜欢,却会觉得不安呢?不是,因为喜欢,所以才会觉得不安,正是因为喜欢,所以即使放弃一切,也要追随着你。

◎ 轻轻颤抖着,喃喃自语般说出那番话的他,让我不禁觉得非常的可爱。虽然还在发烧,却强烈地索求着,直到醒来,还紧紧拥抱着。从那之后,每天都是如此。


相关文章推荐:
纯情罗曼史 | 上条弘树 | 纯情罗曼史 | 大学教授 | 高忍 | | 井上和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