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古埃及象形文字

古埃及象形文字,距今5000多年前,古埃及出现了象形文字,即埃及文字,埃及文字是最古老的文字,由法老王那默尔的铠甲关节板上的最早期象形刻记起公元前3,100年),到现在用在教堂内的古埃及文字。

后来被欧洲人称作Hiérpglyphe这是希腊语“神圣”与“铭刻”组成的复合词,意思是“神的文字”,即‘’神碑体‘’。通常书写在一种称作‘’纸草‘’(papyrus)的纸张上。古埃及人认为他们的文字是月神、计算与学问之神图特(Thoth)造的。古埃及语属于闪-含语系埃及-科普特语族。这个语族最早的语言是古埃及语,就是我们见到的象形文字所记载的语言,到大约4世纪,它演变为科普特语。现在,科普特语还用在宗教仪式上。

古埃及,世界四大文明之首,在这片炙热的土地上,生息繁衍着世代耕耘、不问外事的埃及人民,他们经历着战乱掠夺,忍受着贫瘠悲苦。千年一瞬,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默默创造着璀璨文明。

然而,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古文明,却在北非的那片沙漠里,在尼罗河历年的泛滥里,沉睡了整整一千五百年,直到1822年,一位法国天才语言学家向“法国碑文纯文学学院”提交了研究论文,并宣布了对埃及象形文字的解读发现,古埃及文明的璀璨文明才徐徐撩开她笼罩了一千多年的面纱,向我们露出勾魂摄魄的微笑。

此刻,标志着世界考古史上极其重要的篇章现代埃及学的诞生。

这个人,就是被喻为现代埃及学之父的让弗郎索瓦商博良。

1798年,拿破仑将军远征埃及,这场对尼罗河谷的出征可谓损兵折将,然而,却使世人得以重见歌珊地湮没2000年的珍宝。法国远征军先在开罗的一处神庙附近发现了后来被称作“埃及艳后之针”(Cleopatra’s Needle)的方尖碑 [1] 。随后在1799年,法国远征军官布夏尔在埃及罗塞塔地区附近,发现一块非同寻常的黑色玄武石碑,碑体为磨光玄武岩,上面刻着三段文字,分别由古埃及象形文字、古埃及通俗体文字、希腊文组成。学者们大胆假设:这是同一篇文献的三种文字版本。而其中希腊文为所人们认识,在正确地译出那段希腊文以后,再设法找到希腊文字和那些象形文字之间的关系,由此,揭开古埃及象形文字之谜便拉开了它的序幕。

象形文字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变化无穷的文字体系。商博经过十年艰苦卓绝的努力,最后从国王的名字入手(也就是古埃及象形文字中著名的国王圈),首先译出埃及文“克娄巴特拉”,这个词所代表的意思,你一定不会陌生,即征服凯撒大帝的埃及艳后。任何伟大的发现事后看来都似乎是简单的,但在当时,这方面的研究工作困难重重,这是因为3000年来象形文字出现了许多变体,现代的人们已经十分了解这些变体,懂得“古体”埃及文有别于“新体”,而“新体”又不同于“现代体”,但在商博良之前谁也不知道这些变化,而这位伟大的语言及考古学家用超人的智慧为人类找到了破译象形文字的钥匙,而这也是打开埃及古文化的一切门锁的钥匙。

一段埃及象形文字的译文:人的儿子,我的复仇者,门赫普莱尔,愿他永生,

我焕发着对你的爱,保护着:我的手,你的肢体,用生命的保障。多么甜美

啊,你的友情在我胸怀。我把你放在我的心坎,我赞赏你,我把你的力量和

威严洒遍各地;向你表达我的焦虑,因为上天的靠山是有限的。

这段象形文字,可以读成:“他说,安宁地来到这里并穿越天空的人,就是太阳神。”

在古埃及的陵墓或庙宇中用于装饰图案的主题为:陆上和海上的战争,溺死和被俘的战士,踩踏活人的公牛、狮子、原山羊、狗和长颈鹿。这些战争场面或动物形象,是在君主专制政权下的上埃及和下埃及统一前坐落于尼罗河畔之公国的历史见证。在上下埃及统一之际,光明之神,伊西斯和奥西里斯的儿子荷鲁斯被选来保护帝国。他还把自己的名字赐予了早期的君主。第一王朝的第三位法老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了“帝射国王(贺鲁斯)”的称号;那个表示宫殿正面的,被称为“塞雷克”的装饰上有一只象征王朝的隼,蛇则代表字母DJ或词DJET“帝射”。

埃及风格是由一套很严格的法则构成,每个艺术家都必须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坐着的雕像必须把双手放在膝盖上;男人的皮肤必须涂得比女人的颜色深;每一位埃及神的外形都有严格的规定:太阳神荷鲁斯必须表现为一只鹰,或者要有一个鹰头,死神阿努比斯必须表现为一只豺,或者要有一个豺头(图38)。每个艺术家还得练出一丁优美的字体。他得把象形文字的图形和符号清楚无误地刻在石头上。他一旦掌握了全部的规则,也就结束了学徒生涯。谁也不要求他别出心裁,谁也不要求他创新。相反,要是他制作的雕像最接近人们所备加赞赏的往日名作,大概就会被看成至高无上的艺术家了。于是,在三千多年里,埃及艺术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金字塔时代认为美好的东西,千年之后,照样认为超群出众。不错,有新样式出现,也有新题材要求艺术家去表现,但是他们表现人和自然的方法,本质上还是一如既往。

只有一个人曾经动摇过埃及风格的铁门槛。他是第十八王朝的国王阿蒙霍特普四世(即埃赫那顿),他打破了许多有古老传统的神圣习俗,不崇拜太阳神阿蒙,却偏爱向大地散发空气和阳光的日轮神阿顿。从此法老命名为阿克纳顿(或埃赫纳顿),意思是“日轮的施舍”。还放弃底比斯把国都迁到其他神的祭司的势力范围以外,现称阿玛尔那的地方。

他还将至此尚未人知的原则傅授给艺术家们,要求他们从事对自然主义艺术表现法的研究,以实现封人体的完整描绘。他叫人画的像新颖别致,在当时一定惊世骇俗。画中完全摈除了其前的法老所表现的那种神圣、刻板的尊严气派,倾注了情感的表达,如夫妻间的温情。在他与跟妻子妮菲尔提提的生活场景图中,他们抱着孩子,沐浴在赐福的阳光之下。而另一些肖像把他表现得很难看,包含人体缺陷或肉感大概他要艺术家画出他的全部人身缺陷,或者他坚信他这个先知无比重要,所以坚持要逼真的肖像。

西方语言中圣书体一词的拼法(英语hieroglyph、法语hiéroglyphe等等),源自于希腊文单词ερογλφο,“hiero-”(ερο)意为“神圣的”,“glyph” (γλφειν)意为“镌刻”。古埃及的原称是mdw nr,意为“神辞”。

1890年代在Hierconopolis发掘时发现的纳尔迈石板(公元前3000年)多年来被认为是埃及象形文字的最早文献。然而,1987年德国考古队在阿比多斯(地名为Umm el-Qa'ab)发现了前王朝的一个统治者的U-j坟茔,复原了几百块骨片,从中找到了具有完全规模的埃及象形文字。这一坟茔的年代为公元前3150年。

埃及象形文字包含3种字符:音符,包含单音素文字,还有许多单音节文字和多音节文字;意符,表示一个单词;限定符,加在单词的最后以限定语意的范围。商博良对这一文字系统作了如下说明:

当文字发展并在埃及普及时,对文字的简化也就发展了。这就导致出现了僧侣体和世俗体字体。这些字体适合于在纸草上书写。但是圣书体并没有因此而衰落,而是与这些字体共存。罗塞塔石碑就包含了圣书体和世俗体。

在波斯人的统治期间(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5世纪,其中有间断),在亚历山大征服埃及之后,在马其顿和罗马统治时期,圣书体继续被使用。晚期埃及象形文字的地位有点复杂。一种说法是埃及象形文字区分了“正真的埃及人”和外国统治者(以及埃及的仆从),这可能归因于希腊和罗马的作家对于埃及象形文字的偏见。另一个原因是出对自己的文化的自尊心,希腊罗马时期的作家不愿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对方的文化。由于埃及象形文字是神圣的,那个时代的作家门把它想象成寓言式的,甚至是魔术式的,秘传的,神秘的知识。这种自尊心导致的不是好奇心,而是无视。虽然这种文字系统尽管复杂但却合理。埃及象形文字之所以衰落的原因即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是一个饶有兴味的研究课题。前面引用的是英文作者的看法,可供参考。

公元4世纪左右,只有很少的埃及人还能够读出这些埃及象形文字,此后逐渐就真的成了一个“谜”。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在公元391年发布敕令,关闭了所有非基督教的神殿,从此就再也没有建造过刻有埃及象形文字的纪念碑或者神殿。最后写下的埃及象形文字是在391年不久后,在遥远南方的一座神殿里发现的。

公元4世纪出现了Horapollo的《象形文字集》,对将近200个象形文字作了解释。到底谁是作者至今还不清楚,这部著作长期以来成为解读埃及象形文字的障碍物。早期研究者认为它源出于希腊文,研究则倾向于它含有真正的知识的残片,把它定性为埃及知识阶层试图挽救濒于失传的文化的一次“绝望”的尝试。《象形文字集》对文艺复兴时期的符号主义起了主要的影响,特别是安德烈阿尔齐亚特的《图形的寓意》,还有弗朗切斯克科罗纳的《波利菲尔之梦》。

几百年来,有许多近代学者对解读这些象形文字进行了尝试,其中值得一提的是17世纪的Athanasius Kircher。然而这些尝试不是失败,就是漫无边际的想象力的虚幻。对解读埃及象形文字最有成就的是托马斯杨和让-弗朗索瓦商博良,在1800年的初始。拿破仑军队远征埃及时,在罗塞塔城附近发现了一块用三种文字(圣书体、世俗体和古希腊文)写成的黑色玄武石碑,被称为“罗塞塔石碑”。这块石碑给解读带来了关键性的资料。商博良借助自己丰富的语言知识,从国王托勒密的名字入手,在1830年代几乎完全破译了埃及象形文字。这对当时诞生不久的埃及学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进展。

埃及象形文字有25个单音字(但是只有24个音,主要是s对应两个符号,一般将两个符号分别对应s和z,但是,这两者发音类似,故这里将其归为一个音),137个双音字(其实真正的双音节字数目是比137略多的,但是,考虑到之间的差别很小,故将其归为一类符号,这里仅将js音中的三个符号拆开来单独计数,其次,这137个符号仅对应101个双音,也就是说,一个双音是可以对应几个双音字的),和72个三音字(这里的72个三音字是按照三音的个数来计数的,三音中,同一音对应的象形文字符号基本类似) [2] ,也有直接能够同时表示意义和声音的图形字符,像这类真正的表形文字不多,多数是借数个表形文字的读音来表示其它的概念。类似于汉语的借音用法。限定符则类似于汉语中的偏旁部首的作用。埃及象形文字中表形、表意和表音相结合,其意符和声符都来源于象形的图形。与汉语所不同的则是它们依然保持单独的图形字符。有趣的是,这种文字可以横写也可以竖写,可以向右写也可以向左写,到底是什么方向则看动物字符头部的指向来判断;至于在单词单元上则怎么匀称美观怎么写,只要不影响意思,上下左右天地自由。这可以说是埃及象形文字的书法特征之一。我们讲埃及象形文字一般是指圣书体,主要用于比较庄重的场合,多见于神庙,纪念碑和金字塔的铭文的雕刻。僧侣体则多用于书写于纸草上,相当于汉字的行书或草书。而世俗体则是对僧侣体的简化。

为了使书写美观,古埃及文字的书写顺序都不一定,可以向上写也可以向下写,可以向右边写也可以向左边写,在每行开端都有一个人头或者是动物头,面部面向的方向就是释读的方向。碑铭体常出现于金字塔石碑和神庙墙壁上,有时为使文字具有对称之美,往往将字由两边写向中央,在发展过程中失去实用价值,成了装饰文字。僧侣体文字很像我国的草书,书写快捷,起初为僧侣使用,后来专用于书写宗教经典,外形与碑铭体很不相同,但内部结构完全一致。大众体又称书信体,到托勒密时期成为主要字体,是僧侣体的进一步简化,但内部结构没有改变,广泛用于书信、文学著作等日常文化活动。 [3]

古埃及文的书写中元音被忽略,这一点类似于阿拉伯文。当时的单词是加了什么样的元音发音的已经不很清楚,现代的人们在辅音之间加上中性的“e”予以补上。比如说:“nfr” -> “nefer” = 美丽的,好的。

刻在图坦卡蒙(Tutankhamen)墓上的咒语,声称要报复擅闯他陵墓的人。1922年11月26日下午,以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Howard Carter)为首的一个探险队打开了这个沉睡几千年的古墓。1923年4月23日,也就是打开法老墓室6个月后,参与此次探险的科学家罗德卡纳冯勋爵(Lord Carnarvon )神秘死去,这使许多人联想起那个诅咒,媒体和公众也纷纷开始关注,甚至连英国著名侦探小说家、《福尔摩斯探案》一书的作者柯南道尔(Conan Doyle)也称他很相信这古老诅咒的存在。

墓穴中的法老受到打扰,他复仇的怒火引发了一连串的神秘灾祸。在卡纳冯勋爵死后不久,探险队的另一名成员阿瑟梅斯(Arthur Mace)被人发现昏死在开罗一家宾馆的房间里。接着,看望过勋爵并进入到墓室的勋爵好友乔治古尔德(George Gould)因高烧不退而死去。而试图借助X射线技术确定法老死因的科学家阿奇博尔德里德(Archibald Reid),在刚回伦敦开始分析收集到的数据时也撒手人寰。离奇的事情还包括不祥的征兆就在卡纳冯勋爵死的当天,开罗发生全城大停电,勋爵的狗也在英国死去。

日前,一组埃及科学家将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木乃伊从“帝王谷”坟墓中移出,做了CT扫描,试图解开这名少年国王的死亡之谜。然而据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主席哈瓦斯披露,进行CT扫描的当天,发生了许多怪事。尽管这些也许纯属巧合,但却令他无法对流传了大半个世纪的“法老的诅咒”加以轻视。

据报道,埃及考古和医学界专家日前通过X射线先对古埃及18王朝时期的少年法老图坦卡蒙的木乃伊进行了CT扫描,再用电脑将这些扫描图合成三维立体影像,从而确定图坦卡蒙的死因,并确定他死亡时的实际年龄。

然而,在他们为图坦卡蒙的木乃伊进行CT扫描的当天,负责这项任务的10人研究小组遇上了一连串的“怪事”:他们当天来回“帝王谷”的汽车差点遭遇了一场夺命的车祸,科学家们都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而在进行CT扫描实验时,负责CT扫描的计算机却突然无缘无故“罢工”达两小时之久,最后科学家好不容易让计算机重新启动,进行了15分钟的扫描工作。此外,在为木乃伊进行CT扫描当天,埃及“帝王谷”中突然狂风大作,黄沙漫天,这突如其来的狂风让从不信邪的科学家们也感到“十分古怪”,不得不联想到“法老的诅咒”。

图坦卡蒙的木乃伊自1922年在“帝王谷”被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发现以来,第四次被科学家进行详细的检查。从1922年以来,围绕图坦卡蒙的木乃伊发生了许多神秘的死亡事件,首先是卡特的赞助人卡那冯爵士在进入图坦卡蒙的陵墓后没多久,就突然暴毙,据称是被蚊虫叮咬,死于感染;随后参观陵墓者尤埃尔落水溺死;卡特的助手皮切尔也不明身亡,皮切尔的父亲则跳楼自杀,送葬汽车又轧死了一名8岁儿童。

当时的新闻媒体纷纷报道称,卡特博士打开了图坦卡蒙的坟墓后,释放出了“法老的诅咒”,它将会给那些进入墓穴的人们带来灾祸,至今已流传了大半个世纪。

这次为图坦卡蒙木乃伊进行CT扫描当天所遇上的连串“怪事”,让从不信邪的哈瓦斯心里也有点“发毛”。哈瓦斯在最高文物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录像带中称:“我想我们应该对‘法老的诅咒’抱以某种敬畏。”

这些诅咒经过科学家的检验都是人为的。

古埃及人种过一种有毒的植物,把它的汁液涂抹在某处的话,谁碰上就会中毒,而且这种毒素几千年也不会变质.他们曾经把这种毒素涂抹在法老的棺木上,而且他们还把一种有毒的化学制剂掺进蜡烛里,把这蜡烛在法老入葬后在墓室中点燃,是有毒的气体弥漫在墓室中,这样一来,那些给法老搬运过棺木和进入墓室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

一切事物都有规律可循,我们应该相信科学,相信我们人类的智慧 。


相关文章推荐:
古埃及 | 公元前 | 复合词 | 古埃及人 | 闪-含语系 | 科普特语 | 科普特语 | 四大文明 | 尼罗河 | 古埃及文明 | 让弗郎索瓦商博良 | 拿破仑 | 夏尔 | 罗塞塔 | 玄武 | 玄武岩 | 埃及文 | 克娄巴特拉 | 凯撒大帝 | 埃及艳后 | 商博良 | 公牛 | 狮子 | 长颈鹿 | 上埃及 | 下埃及 | 上下埃及 | 法老 | 金字塔时代 | 第十八王朝 | 法老 | 底比斯 | 国都 | 音素文字 | 音节文字 | 意符 | 僧侣体 | 圣书体 | 世俗体 | 亚历山大 | 马其顿 | 魔术 | 饶有兴味 | 罗马皇帝 | 狄奥多西一世 | 文艺复兴时期 |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 | 圣书体 | 世俗体 | 古希腊 | 托勒密 | 表形文字 | 借音 | 圣书体 | 僧侣体 | 行书 | 世俗体 | 阿拉伯文 | 元音 | 辅音 | 图坦卡蒙 | 霍华德卡特 | 法老 | 福尔摩斯探案 | 柯南道尔 | 法老 | 开罗 | 撒手人寰 | 古埃及法老 | 木乃伊 | 帝王谷 | 哈瓦斯 | 怪事 | 法老的诅咒 | 法老 | 木乃伊 | 狂风大作 | 法老的诅咒 | 木乃伊 | 卡特 | 怪事 | 哈瓦斯 | 法老的诅咒 | 法老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