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谷际岐

谷际岐(17401815)字凤来,号西阿,云南赵州人,清朝官吏。乾隆四十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与校四库全书。充会试同考官,所拔多知名士。乞养归,主讲五华书院,教士有法。连丁父母忧,服阕,起原官。

嘉庆三年,迁御史。时教匪扰数省,师久无功,际岐遍访人士来京者,具得其状。四年春,上疏,略曰:“窃见三年以来,先帝颁师征讨邪教,川、陕责之总督宜绵,巡抚惠龄、秦承恩;楚北责之总督毕沅、巡抚汪新。诸臣酿衅於先,藏身於后,止以重兵自卫,裨弁奋勇者,无调度接应,由是兵无斗志。川、楚传言云:‘贼来不见官兵面,贼去官兵才出现。’又云:‘贼去兵无影,兵来贼没踪。可怜兵与贼,何日得相逢?’前年总督勒保至川,大张告示,痛责前任之失,是其明证。毕沅、汪新相继殂逝,景安继为总督。今宜绵、惠龄、秦承恩纵慢於左,景安怯玩於右,勒保纵能实力剿捕,陕、楚贼多,起灭无时,则勒保终将掣肘。钦惟先帝昔征缅甸,见杨应琚挑拨掩覆之罪,立予拿问。今宜绵等旷玩三年之久,幸荷宽典,而转益怀安,任贼越入河南卢氏、鲁山等县。景安虽无吞饷声名,而罔昧自甘,近亦有贼焚掠襄、光各境,均为法所不容。况今军营副封私札,商同军机大臣改压军报。供据已破,虽由内臣声势,而彼等掩覆偾事,情更显然。请旨惩究,另选能臣,与勒保会同各清本境,则军令风行,贼必授首。比年发饷至数千万,军中子女玉帛奇宝错陈,而兵食反致有亏。载赃而归,风盈道路,嘲之者有‘与其请饷,不如书会票’之语。先帝严究军需局,察出四川汉州知州与德楞泰互争报销,及湖北道员胡齐仑侵饷数十万,一则追赔,一则拿究。他属类此者必多,尤宜急易新手清。则侵盗之迹,必能破露,不但兵饷与善后事宜均得充裕,销算亦不敢牵混矣。”

间又上疏曰:“教匪滋扰,始於湖北宜都聂杰人,实自武昌府同知常丹葵苛虐逼迫而起。当教匪齐麟等正法於襄阳,匪徒各皆敛戢。常丹葵素以虐民喜事为能,乾隆六十年,委查宜都县境,吓诈富家无算,赤贫者按名取结,纳钱释放。少得供据,立与惨刑,至以铁钉钉人壁上,或铁锤排击多人。情介疑似,则解省城,每船载一二百人,饥寒就毙,浮尸於江。殁狱中者,亦无棺殓。聂杰人号首富,屡索不厌,村党结连拒捕。宜昌镇总兵突入遇害,由是宜都、枝江两县同变。襄阳之齐王氏、姚之富,长阳之覃加耀、张正谟等,闻风并起,遂延及河南、陕西。此臣所闻官逼民反之最先最甚者也。臣思教匪之在今日,自应尽党枭磔。而其始犹是百数十年安居乐业人民,何求何憾,甘心弃身家、捐性命,铤而走险耶?臣闻贼当流窜时,犹哭念皇帝天恩,殊无一言怨及朝廷。向使地方官仰体皇仁,察教於平日,抚弭於临时,何至如此?臣为此奏,固为官吏指事声罪,亦欲使万子孙知我朝无叛民,而后见恩德入人,天道人心,协应长久,昭昭不爽也。常丹葵逞虐一时,上廑圣仁,下殃良善,罪岂容诛?应请饬经略勒保严察奏办。又现奉恩旨,凡受抚来归者,令勒保传唤同知刘清,同川省素有清名之州县,妥议安插。楚地曾经滋扰者,亦应安集。臣闻被扰州县,逃散各户之田庐妇女,多归官吏压卖分肥。是始不顾其反,终不原其归。不知民何负於官,而效尤忍至於此极?若得惩一儆众,自可群知洗濯。宣奉德意,所关於国家苞桑之计匪细也。”

两疏上,仁宗并嘉纳施行。寻迁给事中,稽察南新仓,巡视中城。云南盐法,官运官销,日久因缘为奸,按口比销,民不堪命;又威远调取民夫,按名折银,折后又徵实夫,迤西道属数十州县,同时变,解散后不以实闻,官吏法如故。际岐上疏痛陈其害,下云南督抚察治。总督富纲请改盐法以便民,巡抚江兰方内召,欲沮其事,际岐复疏争。初彭龄继为巡抚,际岐门下士也,熟闻其事,始疏请盐由灶煎灶卖,民运民销,一祛积弊,民大便。语详《盐法志》。蔡永清者,总督陈辉祖家奴,拥厚赀居京师,以助赈叙五品职衔,出入舆马,揖让公卿间。际岐疏劾,自大学士庆桂、朱以下,多所指斥,下刑部鞫讯,褫永清职衔,际岐坐论奏未尽实,降授刑部主事。累迁郎中。以老乞休,贫不能归,主讲扬州孝廉堂垂十年,卒。

谷际岐传略 谷际岐(1739~1815),字凤来,号西阿,弥渡谷芹人。自幼聪颖、勤思好学,读书废寝忘食。清代乾隆三十年(公元1765年)选拔贡,中副车。乾隆三十九年(公元1774年)中甲午科乡试举人,解元(师范中亚元)。乾隆四十年(公元1775年)中乙未科进士,入翰林院庶常馆。后,授检讨,参与校译宫庭《四库全书》;任国史撰修、武英殿提调官、咸安宫官学总裁等职。

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因母病危告假回乡,母逝后尽孝。第二年,受云贵总督富纲之聘,主讲省城五华书院,并接其父到省城供养。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父病故,扶棺回弥渡安葬。10年守孝、养病。乾隆五十九年(公元1794年),病愈入京,官复原职。

谷际岐为官期间清正坦荡,不畏强权,被史家称为“廉公有威、捧简待业;不避强御,峻操贞行,台阁生风”,列为清朝“谏臣”之五。两度从事教育,很有声誉,著述丰厚。

谷际岐的《西阿诗草》为3卷,从诗文内容分析,卷一应是1784~1795年间所作。诗人守孝、养病,隐居村西龙华山龙华寺,读书、郊游、与农夫交谈、相处,写下大量田园诗,赞美家乡山水风光。卷二应是在京为官时所作,有怀念家乡和为官感慨诗文。卷三主要有为九峰山九峰图九老喜聚所写诗文。笔者因事到昆明,专门到省图书馆借阅了《西阿诗草》,现摘录其中部分提供读者欣赏。

《龙华山草》:“十载居抬提,出山事久废。及兹暂退息,风景宛然在。小园傍青山,流水周其内。红菜雪中摘,香茗雨前焙。四时多好景,一直长静对。踪迹有先后,心情无显晦。从此净宇宽,永作吾庐爱”。《上巳》:“上巳多风景,山光淡四周。天连芳草远,春带落花归。谷雨茶初馥,榆烟火正微。不知游眺晚,随意坐清晖。”《弥阳万花溪》:“碧水明如黛,红桃烂似霞。秦人今未有,闲却满溪花。”《野兴二首》:“(一)岁稔田家乐,春和野景芳。鸟啼人布谷,蚕浴女条桑。处处花飞径,村村水满塘。更宜青陇外,饼饵遍吹香。(二)藉草徐徐坐,前村日渐迟。青帘沽酒处,红雨卖花时。照眼山如画,牵人柳正丝。太平无一事,相看各怡怡。”《山村》:“微微溪径外,隐隐露柴扉。水入山田近,秧抽早谷肥。村童看喜悦,樵唱听依稀。信步行愈远,浮岚暗湿衣。”《深山》:“深山兀坐几经年,法界徒劳说大千。潭水降龙空信佛,玉虚跨鹤漫求仙。云流石点非全幻,月霁风光不是禅。识得行生真乐意,机钅咸只在本无先。”《小雨》:“点点飞清晓,带薄阴。细难粘蝶粉,暖欲透花心。未断夕阳色,空迷芳树林。不知原上草,青翠几重深。”《郊行》:“(一)春郊新雨后,缓步好寻芳。远水环桥漉,飞花满路香。村村看柳绿,处处听鹂黄。不觉远山暮,钟声渡夕阳。(二)稻获田家静,郊游野色清。村墟红树影,禽落午鸡声。滞穗时时见,炊烟处处明。料得东篱菊,明朝洗更清。”《夜归》:“山下钟声起,归来夜渐凉。月高人影静,花暗野坛香。宿鸟频翻树,村灯远逗光。入门僧梵罢,烟气淡回廊。”《小园》:“日涉真成趣,小园清气中。列泉随野叟,锄菜看山童。时有好风至,遥看积翠空。晋贤高致远,虚对韭廉松。”《听泉》:“石上泉声古,山间夜色冥。暗从花外转,静向月中听。淡淡清尘虑,莹莹澡性灵。不知云水远,一梦落空青。”《晚虹》:“始见当春仲,高悬带夕晖。彩桥天漠漠,红线雨霏霏。饮渚光全满,垂空影渐微。二农休仅望,甘澍正纷飞。”《晚步》:“四面青山绕,千村霁色铺。天容秋水淡,人迹野云孤。石径行愈远,烟林望欲无。此身摩诘似,好为写新图。”《初冬》:“抬提冬景肃,万象正森罗。木落山全出,潭寒水不波。小窗花影淡,古鼎篆烟和。清兴何处发,高听半夜歌。”《寒》:“凛凛岁云暮,深山坐掩扉。寒霜一天肃,落叶满庭飞。问法机终幻,观空相尽非。只看梅数点,春意已芳菲。”《田家》:“风味田家好,村村稻熟初。暖斟桑葚酒,肥煮谷花鱼。门巷行相似,孰朋乐自如。吾归何日遂,深愧野人居。”《山家》:“行径全无处,看山偶到来。室虚秋水绕,人淡菊花开。雨韭仍劳剪,霜钟且慢催。从兹仙路熟,常为访天台。”《山行与农人话》:“坦率田家趣,相逢意信深。真情风俗话,乐岁老农心。泉脉回环引,花源窈窕寻。将芜归果妇,不必为山林。”

诗人在京任职,时常怀念故土,有诗作《除夕》:“一别乡园路八千,官中守岁自年年。寒温屡变无常景,新故相循任自然。风云今宵犹作冷,烟花明日便增妍。但令椒酒长芬馥,已胜重歌介福篇。”《彩云别墅》:“一室萧然傍凤城,自公多暇有余清。春寒漫听花消息,秋淡方知水性情。偶尔棋枰留客对,随时柳陌见人行。举头长是孰红日,云彩何曾隔万程。”

诗人常年在外,傲风霜,斗严寒,更盼春天的到来,有诗作《冬日》:“三时景物尽熙丰,只有冬来却不同,万象始归无事日,普天都在保和中。冰霜瑟瑟休嫌冷,花柳未是空。试向寒梅探消息,一枝先已报春风。”《春郊》:“长安节序总亨嘉,腊气初消景已华。冰不终坚仍化水,风才回暖便开花。黄棉尚恋行人袄,青笠刚缝野叟家。更喜琼丰报早,麦畦处处长新芽。”

谷际岐其实也是一位天文学家。

大家只知道谷际岐在翰林一职,但是他在翰林具体工作知之甚少。《赵州志》载有谷际岐著《龙谷韩孝廉董孺人旌表序》一文。在文中他明确记载自己在乡举获得第一,然后中了进士,分配到了负责翰林天文学部门工作,即“乙酉秋闱附龙谷,浚越甲午始获冠军,乙未成进士,选庶常嗣大木天转部曹旋迁给事中”一说。

在天文学上他很有成就,撰写过相关的书籍有《学易秘旨》二卷、《历法秘旨》二卷。在《赵州志》里还记载了他的一篇《天体赋》一文。这足以证明他在天文学上成就。

另外他在乐说上仍有成就,著有《声调谱》二卷。

因为他是清代云南读书人的代表,所以在后世的研究中,只注意了他在政绩、文学上的成就,而忽视了他在翰林工作时的正业其实是天文学。


相关文章推荐:
乾隆 | 宜绵 | 勒保 | 德楞泰 | 富纲 | 陈辉祖 | 庆桂 |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