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顾况

顾况(生卒年不详),字逋翁,号华阳真逸(一说华阳真隐)。晚年自号悲翁,汉族,唐朝海盐人,(今在浙江海宁境内)人。唐代诗人、画家、鉴赏家。他一生官位不高,曾任著作郎,因作诗嘲讽得罪权贵,贬饶州司户参军。晚年隐居茅山,有《华阳集》行世。

顾况于至德二载(757年)登进士第。建中二年(781年)至贞元二年(786年),韩为润州刺史镇海军节度使时,曾召为幕府判官。贞元三年,他为李泌所荐引,得以入朝担任著作佐郎。贞元五年,李泌去世,他也于此年三、四月间贬饶州司户参军。他被贬的原因据说是“傲毁朝列”(李肇《唐国史补》),“不能慕顺为众所排”(皇甫《顾况诗集序》)。在贬途经苏州时,与韦应物有诗酬唱。约于贞元十年离饶州,晚年定居茅山。贞元十六年,皇甫曾在扬州见到过他(《顾况诗集序》)。大历六年(771年),任永嘉监盐官,曾著有《仙游记》,描述飞云江上游李庭寻上山砍树,迷不知路,逢见祭水,内有农田、泉竹、果莱、连栋架险、300余家。

顾况的生卒年,传世的《瘗鹤铭》定为开元十三年(725年)至元和九年(814年),但据宋代董黄伯思和清人顾炎武考证,《瘗鹤铭》非顾况所作。今从顾况《送宣歙李衙推八郎使东都序》考订,顾况于757年登第后约50年,即大致在806年前后尚在人世。而根据最新蒋寅、赵昌平诸人的研究,顾况直到元和末年尚在人世。

顾况尚书白居易应举,初至京,以诗谒著作顾况①。况睹姓名,熟视白公曰:“米价方②贵,居亦弗易。”乃披卷,首篇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却嗟赏曰:“道得个语③,居即易④矣。”因为之延誉,声名大振。

《幽闲鼓吹》

①.著作顾况:顾况当时官任著作佐郎。

②.方:正。

③.个语:这样的诗句。

④.易:容易。

尚书白居易当初去参加科举考试,刚到京城,便拿着自己所写的诗歌去拜见著作佐郎顾况。顾况看到诗稿上“白居易”的名字,便开玩笑说:“长安米贵,居住不容易啊!”然后打开诗稿,看到第一首诗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赋得古原草送别》)不由得赞叹着说说:“能写出这样的诗句,居住下来就容易了。” 后来,顾况经常向别人谈起白居易的诗才,盛加夸赞,白居易的诗名就传开了。

(1)作为前辈,应该多发现人才,推荐人才。

(2)只要自己有真才实学,就不会被埋没,就会得到成功。

唐朝大诗人顾况的诗句“愁见莺啼柳絮飞,上阳宫里断肠时。君畴不闭东流水,叶上题诗寄与谁?”(《叶上题诗从苑中流出》)被后人归纳一句著名的成语“红叶传情”,然而这却是诗人亲身经历的一段佳话轶事。相传在唐天宝年间的一个秋天,身在洛阳的年轻诗人顾况拾得从皇家宫女所居上阳宫水道流向下水池(今洛阳市西下池村)的一片红叶,叶面上有宫女题写的哀怨诗句“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天宝宫人《题洛苑梧叶上》)。萌动爱意的诗人也赋诗一首写于红叶之上,并将这片红叶从上水池传进宫内,竟然真的和那位哀怨的宫女取得联系。此后顾况和这位宫女二人经常凭借红叶传送爱恋的心声。不久发生唐安史之乱(公元755年),官兵为抵挡叛军安禄山进行为期60天的“洛阳保卫战”最终失败,顾况趁战乱找到那位与他传诗的宫女逃出上阳宫,二人结为连理白头到老。从此红叶被视作坚贞不渝的爱情象征传咏至今。这段甜美的爱情故事也被称作“下池轶事”在洛阳古城流传。

顾况幼年受佛经于其叔七觉和尚,登第前于儒学外,出入释老二氏,且多交有声于东南之名诗人、诗僧。后迁居苏州海盐横山,故史书多称其为海盐人。至德二年(757年),顾况进士及第,年已33岁,终著作佐郎,从六品上。他任职新亭监年代,傅璇琮主编的《唐才子传校笺》从明人“中举前”之说;现今学界一般约定在“唐至德二载(757年)登第后至建中二年(781年)或稍后入韩节度使幕府”的一段长达24年时间,过于漫长,深感泛泛。

新亭盐监设于临海,是唐时台州盐远销处州、婺州、衢州等地正集散地,且是当时江南十大盐监之一。顾况求知新亭监之事,最早见于唐人李绰《尚书故实》,内云:“顾况,字逋翁,文词之暇,兼攻小笔。尝求知新亭监,人或诘之,谓曰:‘余要写貌海中山耳。’仍辟善画者王默为副知也。”新亭监始设于唐乾元年间。《新唐书卷五十四食货志》:“乾元元年(758年),盐铁铸钱使第五琦初变盐法,就山海井灶近利之地置监院。”吴、越、扬、楚盐廪“有涟水、湖州、越州、杭州四场,嘉兴、海陵、盐城、新亭、临平、兰亭、永嘉、太昌、侯官、富都十监。岁得钱百余万缗(每缗1000钱),以当百余州之赋。”知新亭位列十监之四。盐监是管理盐税、盐业的机构,长官称“监”。新亭在临海,南宋陈耆卿《嘉定赤城志》卷七《城务临海》条:“新亭监在县东南六十里,今废。《武烈帝庙记》:乾符二年(875年)新亭监给官莫从易重建堂宇。”按《赤城志》是台州现存最早的地方志书,新亭监附于临海县名下,当属临海。又民国《临海县志稿》卷十三《官师令佐盐监》载:新亭监官,“天宝:顾况(附李绰《尚书故实》顾况条);乾符二年:吴越莫从易;元德昭(按吴越国王钱后拜为丞相)。”顾况列为新亭首任监官,唯定在“天宝”年间有误,以《新唐书》记“乾元”为正。

新亭监约止于北宋熙宁至宣和年间,前后存在了约200年。据旧志载,北宋熙宁三年(1070年)因新涂外淤,老涂地养淡,产盐区东移,遂修筑杜渎坝(在今杜桥镇外涂)。宣和四年(1122年)官府设南(在黄岩)、北(在桃渚)两监,建杜渎盐场,归属北监,张瑾为亭场巡检,新亭盐监至此寿终正寝。

顾况求知新亭监年代史家一直总感含糊。拙见顾况临海之行,除上述方志记载以外,与其存于《全唐诗》卷二六七及宋人洪迈《万首唐人绝句》中的《临海所居》诗三首及《从剡溪到赤城》诗有内在关联,可补充《尚书故实》所记之不足。今先举《从剡溪到赤城》诗:

灵溪宿处接灵山,窈窕高楼向月闲。

夜半鹤声残梦里,犹疑琴曲洞房间。

剡溪在新昌,赤城在天台。由新昌剡溪入天台,走的是李白、杜甫游天台山同一路线。诗中“灵溪宿处”是说顾况从天台到临海途中,曾夜宿灵溪附近的灵溪驿,又称灵溪馆。《嘉定赤城志》卷三:“(天台)灵溪驿,在县东二十里,旧路由此入京,今亭头是也。后改自东门,遂废。唐人郑巢有《夜泊》,诗云:‘孤吟疏雨夜,荒馆乱峰前’……‘溜从华顶落,树与赤城连。’……”(参见康熙《天台县志》,雍正《浙江通志》)顾况稍后的大和诗人许浑也有《发灵溪馆》诗:“山多水不穷,一叶似渔翁。”顾况诗中“赤城”是天台山胜景,“灵山”即天台山。灵溪驿是水陆交通交替点,上接新昌至天台的山岭蹬道,下通扁舟畅行的始丰溪(灵江主要支流),可直达台州城西门埠。看来,顾况先游览了天台城关的赤城山等风景,再夜宿灵溪驿站,才由水路至临海。历史上未见顾况有多次游天台、临海的记载,故此行必是到新亭监上任。该诗虽未见所作时代,但读《临海所居》之一诗就不难理解:

此是昔年征战地,曾经永日绝人行。

千家寂寂对流水,唯有汀洲春草生。

此诗中“征战地”、“绝人行”等词,是描绘当时台州平叛袁晁起义后,百姓生灵涂炭的凄惨情景。《册府元龟》卷一二二:“代宗宝应元年(762年)八月,台州贼帅李黾(即袁晁)攻陷台州,刺史史叙脱身而逃,因尽陷浙东诸州县。”宝应二年(763年)夏袁晁兵败被俘,11月被杀,诗正印证此事,可推知况到临海是宝应二年末(763年)或稍后。再读《临海所居》之二诗:

此去临(灵)溪不是遥,楼中望见赤城标。

不知叠幛重霞里, 更有何人渡石桥。

此时况已离开灵溪到达台州临海,并偕好友游览巾山,巾山有双峰,又称双帻。传说晋时皇华真人修道升天,遗帻于此,留有华胥洞、仙人床等遗迹,民间传说此山有仙气。唐神龙元年(705年)巾山西麓建龙兴寺,十三年(754年)鉴真和尚东渡日本时,曾在此驻锡,该寺僧思托随鉴真“始终六渡”,才抵达日本九州。顾况向崇佛道,登此山遥望天台山,禁不住回忆起令人神往的石梁(即“石桥”)飞瀑而赋诗。

顾况何时离职新亭监?约在大历二年(767年)前后。据《唐才子传校笺顾况》考,大历前期(769~770年),况尚在苏、湖一带,与李泌、柳浑、皎然、陆羽等一时俊杰交游,招为吴兴人丘司议之婿;大历中期(771~774年),在永嘉(今温州)操办盐务,“为江南某盐铁转运支使属吏”,作有《仙游记》、《释祀篇》,建中二年(781年)入韩幕府为大理司直。因此,顾况在临海任新亭监当是广德、永泰年间(763-766年)。贞元十七年(801年),顾况写下了著名的《嘉兴监记》,文曰:“天宝末,天下兵起。乾元初,上司凑议,宜以盐铁之职,总以社稷之臣,斡乎山海之利以富人也。淮海闽骆,其监十焉,嘉兴为首”,“大臣奉法,为事选人,拔其贤干,升于宪署,以官原阝显 光华之宠,趋其署者如好鸟之栖茂林。”此文正是他对曾仕新亭监和江南某盐铁转运支使属吏,多年从事盐务阅历的总结。

顾况在《悲歌》序中说,诗乃“理乱之所经,王化之所兴。信无逃于声教,岂徒文采之丽耶?” 强调诗歌的思想内容,注重教化。他曾模仿《诗经》作《上古之什补亡训传十三章》,并效法《诗经》“小序”,取诗中首句一二字为题,标明主题。如“囝,哀闽也”,“采蜡,怨奢也”,开白居易《新乐府》“首句标其目”的先例。他的乐府诗不避俚俗,不乏尖刻,直接反映现实。《上古之什补亡训传十三章》是他的代表作,其中以《囝》最著名。唐代闽中官吏常取幼童作阉奴,诗中揭发闽吏这一残害人民的罪行,写得极其沉痛。

顾况七言歌行中《公子行》《行路难三首》,揭露贵族子弟的豪侈生活讽刺封建帝王追求长生的愚昧行为,颇有现实意义。又如《李供奉弹箜篌歌》、《刘禅奴弹琵琶歌》、《李湖州孺人弹筝歌》等,通过丰富生动的比喻和环境气氛的渲染,对音乐的描绘相当出色。这些诗想象丰富,意境奇特,色彩浓郁,是后来李贺歌行的漤觞。皇甫《顾况诗集序》称其“偏于逸歌长句,骏发踔厉,往往若穿天心,出月胁,意外惊人语,非寻常所能及”。唐末诗僧贯休有《读顾况歌行》一诗,对他的七言歌行也极为推崇。

顾况的七绝清新自然,饶有佳作。如《宿昭应》讽刺玄宗求仙。《叶上题诗从苑中流出》、《宫词》写出被禁闭深宫宫女的哀怨。《竹枝曲》是学习江南民歌之作。

顾况有《文论》一篇,立论与中唐时期的一些古文家相似,可以看出当时文学思想的趋势。他为当时诗人所撰的诗序,分别记述了陶翰、刘太真、朱放、储光羲的事迹及诗文编集的情况,为后世提供了文学研究的资料。他的《戴氏广异记序》,论述了唐人志怪传奇作品如唐临《冥报记》,王度《古镜记》等,说明他对当时传奇这一新体也很重视。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曾记述顾况善画。《新唐书艺文志》子部杂艺术类著录有顾况《画评》1卷,今佚。

有《顾逋翁诗集》4卷,辑入《唐诗百名家全集》,《华阳集》3卷,辑入《四库全书》。《全唐诗》编录其诗4卷,《全唐文》编录其文3卷。事迹见《旧唐书》本传、《唐诗纪事》和《唐才子传》。

《吴中先贤谱》 苏 文 编绘

贞元三年任著作佐郎。贞元五年贬饶州司户参军。约于贞元十年离饶州。晚年定居茅山。他强调诗歌的思

想内容,注重教化。曾模仿《诗经》作《上古之什补亡训传十三章》,并效法《诗经》小序,取诗中首句一二字为题,标明主题。开白居易《新乐府》“首句标其目”的先例。其中以《囝》最有名。其七言歌行《公子行》、《行路难三首》、《李供奉弹箜篌歌》、《刘禅奴弹琵琶歌》、《李湖州孺人弹筝歌》等诗,想象丰富,意境奇特,色彩浓郁,为后来李贺歌行的滥觞 。其七绝清新自然 ,饶有佳作,如《宿昭应》、《宫词》、《竹枝词》等。顾况有《文论》一篇,并为当时诗人写过诗序。还善画,著有《画评》1卷,今佚。有《顾逋翁诗集》4卷,《华阳集》3卷。《全唐诗》存其诗4卷,《全唐文》录其文3卷。

过山农家

板桥人渡泉声,茅檐日午鸡鸣。

莫嗔焙茶烟暗,却喜晒谷天晴。

宫词

玉楼天半起笙歌,风送宫嫔笑语和。

月殿影开闻夜漏,水晶帘卷近秋河。

听角思归

故园黄叶满青苔,梦后城头晓角哀。

此夜断肠人不见,起行残日影徘徊。

囝生闽方,闽吏得之,乃绝其阳。

为臧为获,致金满屋。为髡为钳,如视草木。

天道无知,我罹其毒。神道无知,彼受其福。

郎罢别囝,吾悔生汝。及汝既生,人劝不举。

不从人言,果获是苦。囝别郎罢,心摧血下。

隔地绝天,及至黄泉,不得在郎罢前。

行路难三首(其一)

君不见担雪塞井空用力,炊砂作饭岂堪食。

一生肝胆向人尽,相识不如不相识。

冬青树上挂凌霄,岁晏花凋树不凋。

凡物各自有根本,种禾终不生豆苗。

行路难,行路难,何处是平道?

中心无事当富贵,今日看君颜色好。

弃妇词

古人虽弃妇,弃妇有归处。今日妾辞君,辞君欲何去。

本家零落尽,恸哭来时路。忆昔未嫁君,闻君甚周旋。

及与同结发,值君适幽燕。孤魂托飞鸟,两眼如流泉。

流泉咽不燥,万里关山道。及至见君归,君归妾已老。

物情弃衰歇,新宠方妍好。拭泪出故房,伤心剧秋草。

妾以憔悴捐,羞将旧物还。馀生欲有寄,谁肯相留连。

空床对虚牖,不觉尘埃厚。寒水芙蓉花,秋风堕杨柳。

记得初嫁君,小姑始扶床。今日君弃妾,小姑如妾长。

回头语小姑,莫嫁如兄夫。

洛阳早春

何地避春愁,终年忆旧游。一家千里外,百舌五更头。
  客路偏逢雨,乡山不入楼。故园桃李月,伊水向东流。
  
宜城放琴客歌

佳人玉立生此方,家住邯郸不是倡。头髻鬈手爪长,
  善抚琴瑟有文章。新妍笼裙云母光,朱弦绿水喧洞房。
  忽闻斗酒初决绝,日暮浮云古离别。巴猿啾啾峡泉咽,
  泪落罗衣颜色。不知谁家更张设,丝履墙偏钗股折。
  南山阑干千丈雪,七十非人不暖热。人情厌薄古共然,
  相公心在持事坚。上善若水任方圆,忆昨好之今弃捐。
  服药不如独自眠,从他更嫁一少年。


  

顾况不仅是著名的诗人,还是比较有名的画家。

《太平广记卷第二百一十三画四》顾况传记载:唐顾况字逋翁。文词之暇,兼攻小笔。尝求知新亭监。人或诘之。谓曰:“余要写貌海中山耳。”仍辟画者王默为副。(出《尚书故实》)

译文:唐朝人顾况,字逋翁,每在写文章、词赋之余,还练习画小品。顾况曾有一次请求让他担任新亭监(按:相当于知县),有的人询问他为什么,他说:“我要画海中的山而已!”后来,还是举荐他给擅长绘画的王默作副手。

顾况作画前要做准备工作,他是画巨幅画的,几十幅画绢拼在一起,小了不足以放开手脚。这么大的画布只能放在地上,而且要贴牢了,因为一会儿画家要在画布上折腾。画墨和各种颜料的用量也很大,用盆子和桶这一类的容器来盛装。顾况作画前要大造声势,参加造势活动的有鼓乐队和啦啦队,鼓乐队有十几个人,啦啦队就要大一些,有上百人。随着现场指挥敲响第一声鼓点,鼓乐队吹起号角擂响鼓,啦啦队则齐声呐喊,书上说这种呐喊是“叫”,看来是可着嗓门喊,古今的造势都差不多。

就在这一片鼓角呐喊声中,顾况出场了。他先用锦缎料子的袄子缠在自己的头上,然后开始喝酒。酒出性情,但要适量,喝的太多就醉成一摊泥了,即丢人又误事。一般来说喝过酒的人是不宜转圈的,越转越晕乎,顾况则不同,他要围着画布连续转上十多圈儿,情绪就是这样酝酿出来的。

圈子转完了就正式作画,只见顾况舀起墨汁和其他颜料随意的泼到画布上,然后拿出一条长的绢布,一头放在刚刚泼过色彩的画布上,找出一名志愿者坐在绢布上面压住,画家自己则拽住绢布的另一头来回拖动。绢布那一头坐着一个人,这种拖动是个力气活,而且还要有技巧。画布上的颜料在拖动的过程中被抹开,一副画作的雏形展现在众人眼前,但仅仅是有雏形还不够,在众人眼中那只是一摊一摊色彩,关键还在后一道工序,就是勾勒。这时候才用的上画笔,顾况拿起画笔在一摊摊大快色彩上勾勒,山峰出现了,溪流出现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出现了,这是在点睛,往画布上泼色彩谁都会,但点睛却大有学问。

最终,一幅大型的山水画宣告完成。

吴中山泉气状,英淑怪丽,太湖异石,洞庭朱实,华亭清唳,与虎丘、天竺诸佛寺,钩绵秀绝。君出其中间,翕清轻以为性,结冷汰以为质,煦鲜 荣以为词。偏于逸歌长句,骏发踔厉,往往若穿心、出月胁,意外惊人语, 非寻常所能及,最为快也。李白、杜甫已死,非君将谁与哉? (唐皇甫《皇甫持正文集》卷二)顾况诗多在元、白之上,稍有盛唐风骨处。(宋严羽《沧浪诗话诗评》)

况诗天才不足,而问辩有余,虽有骨气,殊乏风采。其《补亡》诸诗,颇有流调可讽,然词旨不圆,终违机悟。晚居华山,自号华阳真逸。今观其诗,类非裁谢风尘,超脱凡径,此岂感贶于山灵者耶!(明徐献忠《唐诗品》)

杨用修谓中唐后无古诗,唯李端“水国叶黄时”、温庭筠“昨日下西洲”及刘禹锡、陆龟蒙四首。然温、李所得,六朝余绪耳;刘、陆更远,唯顾况《弃妇词》,末六句颇佳。(明胡应麟《诗薮》内编卷二)

唐人诸古体,四言无论,为骚者太白外,王维、顾况三二家,皆意浅格卑,相去千里。(同上)

顾况诗极有气骨,但七言长篇,粗硬中时杂鄙句,惜有高调而非雅音。(清贺裳《载酒园诗话》)


相关文章推荐:
华阳 | 浙江海宁 | 诗人 | 著作郎 | 饶州 | 茅山 | 洛阳早春 | 镇海军 | 节度使 | 瘗鹤铭 | 白居易 | 幽闲鼓吹 | 赋得古原草送别 | 柳絮飞 | 红叶传情 | 天宝 | 秋天 | 洛阳市 | 西下池村 | 安史之乱 | 安禄山 | 洛阳保卫战 | 海盐 | 进士及第 | 从六品 | 傅璇琮 | 婺州 | 衢州 | 李绰 | 王默 | 第五琦 | 越州 | 嘉兴 | 临平 | 兰亭 | 临海 | 陈耆卿 | 吴越 | 元德昭 | | 新唐书 | 宣和 | 杜桥镇 | 黄岩 | 桃渚 | 张瑾 | 洪迈 | 灵山 | 剡溪 | 新昌 | 杜甫 | 灵溪 | 郑巢 | 大和 | 赤城 | 灵溪 | 始丰溪 | 赤城山 | 袁晁起义 | 册府元龟 | 宝应 | 巾山 | 双峰 | 鉴真 | 石梁 | 陆羽 | 吴兴人 | 临海 | 永泰 | 于宪 | 诗经 | 白居易 | 箜篌 | 琵琶 | 李贺 | 逸歌 | 贯休 | 宫词 | 竹枝 | 文论 | 中唐 | 陶翰 | 朱放 | 广异记 | 唐临 | 冥报记 | 王度 | 古镜记 | 唐诗百名家全集 | 四库全书 | 全唐诗 | 全唐文 | 旧唐书 | 唐诗纪事 | 诗经 | 新乐府 | 公子行 | 行路难三首 | 李供奉弹箜篌歌 | 李湖州孺人弹筝歌 | 李贺 | 宿昭应 | 宫词 | 竹枝词 | 文论 | 华阳集 | 全唐诗 | 全唐文 | 神道 | 方妍 | 桃李月 | 太平广记 | 尚书故实 | 朱实 | 天竺 | 皇甫 | 华阳 | 徐献忠 | 李端 | 温庭筠 | 刘禹锡 | 胡应麟 | 王维 | 贺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