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广韵

《广韵》全称《大宋重修广韵》,是北宋时代官修的一部韵书,由陈彭年、丘雍编修。《广韵》是中国现存的一部重要韵书。全名《大宋重修广韵》,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08)陈彭年,丘雍等人奉诏根据前代《切韵》、《唐韵》等韵书修订而成。

韵书是将同韵字编排在一起供写作韵文者查检的字典。中国诗歌起源很早,为写作诗歌服务的韵书产生的时代也比较早。东汉末由于佛教的传入,中国学者在梵文字母悉昙的启发下发明了一种新的注音方法“反切”,这种注音方法的产生为编写韵书创造了条件。

传说中国最早的韵书是魏时左校令李登的《声类》。据唐代封演《闻见记》所载,《声类》分为十卷,共收11520字,以五声命字,不立诸部。由于该书早佚,其具体面貌不得而知。西晋时小学家吕忱之弟吕静曾仿照《声类》写过一本《韵集》,分作五卷,宫、商、角、徵、羽各为一篇,此书也早已失传。其后韵书接踵相继,特别是南朝齐、梁时,沈约、周等人发现了汉语四个声调的存在,为韵书的编写又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条件。自是以后,各种韵书风起云涌,各有乖互。据《隋书经籍志》及陆法言《切韵序》所载,南北朝时期出现的韵书主要还有:

《周研声韵》四十一卷

无名氏《韵集》十卷

张谅《四声韵林》二十八卷

段宏《韵集》八卷

无名氏《群玉典韵》五卷

阳休之《韵略》一卷

李概《修续音韵决疑》十四卷

李概《音谱》四卷

无名氏《纂韵钞》十卷

刘善经《四声指归》一卷

夏侯咏《四声韵略》十三卷

释静洪《韵英》三卷

周思言《音韵》

杜台卿《韵略》

这些韵书也均亡佚。现在所能看到的最早韵书是隋陆法言所撰的《切韵》。《切韵》成书于隋仁寿元年(公元601年),其编写体例、审韵原则由当时著名的音韵学家颜之推、萧该等八人所定,由陆法言执笔。该书编写的目的有二:一是为研究音韵的人提供一本正音字典,一是为诗人提供一本检韵的韵书。根据前一目的,需要讨论语音的古今南北异同,本着从严从细的原则将具有细微差别的韵全部区分开来,即陆法言在《序》中所说的“若赏知音,即须轻重有异”,因论“南北是非,古今通塞”、“捃选精切,除削疏缓”、“剖析毫厘,分别黍累”等,因此全书分韵有193个之多。从后一个目的出发,该书允许诗人作诗时将某些音色接近的韵合并使用,即《序》中所说的“欲广文路,自可清浊皆通”。由于《切韵》撰者名高,审音精确,权威性强,适应范围广,所以自《切韵》一出,六朝以来的韵书便失去市场,湮没无闻。《切韵》继承了前代韵书的优点,总结了韵书编写的得失,是中国韵书史上划时代的产物。

到了唐代,《切韵》被作为科举考试的标准韵书,其地位得到进一步的提高,因此,为《切韵》增字作注的人很多,其中主要的有王仁的《刊谬补缺切韵》、孙的《唐韵》及李舟的《切韵》等。可惜的是,《切韵》及唐人的增订本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失传了,今天所能看到的是清末以后才陆续从敦煌石室、新疆吐鲁番及故宫等地发现的,大多数都是一些残卷。

这些被发现的韵书,除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两种《刊谬补缺切韵》和蒋斧本《唐韵》外,其余均出于敦煌莫高窟和新疆吐鲁番地带。出自敦煌的,在19071908年之间被帝国主义文化强盗英人斯坦因、法人伯希和等劫往国外。斯坦因劫去的现藏于伦敦博物院图书馆,伯希和劫去的现藏于巴黎国家图书馆。出自吐鲁番的,于1902年被德人列考克劫走,现藏于柏林普鲁士学士院。还有一种唐抄本《切韵》残卷,流落在日本人之手,收在大谷光瑞所印的《西域考古图谱》中。为了使这些散失的韵书重归故土,中国学者曾千方百计做了大量的收集、整理工作。1921年,王国维首先把伦敦所藏的三种《切韵》残卷(即切一、切二、切三)根据照片抄录印行。1925年,北大刘复又将他从巴黎抄回的王仁《刊谬补缺切韵》(即王一)和两种《切韵》序文编入《敦煌掇琐》。1936年,北大刘复、罗常培、魏建功把他们所见到的九种《切韵》、《唐韵》残卷及《广韵》编成《十韵汇编》影印出版。1955年姜亮夫先生将自己从前在国外摹录的27种唐五代韵书及附录6种编成《瀛涯敦煌韵辑》出版。1983年,周祖谟先生将自己从1945年即开始收集、摹录、编辑的30种韵书题为《唐五代韵书集存》,由中华书局影印出版,书中有详细的考释和校记等。

《广韵》共分 5卷,平声分上下 2卷,上、去、入声各1卷。分206韵,包括平声 57韵(上平声28韵,下平声29韵);上声55韵;去声60韵;入声34韵。《广韵》206韵中有193韵和陆法言的《切韵》分韵相同;有 2韵和王仁《刊谬补缺切韵》增加的相同(即增加上声俨韵,去声酽韵);有11韵和蒋斧印本《唐韵》增加的相同(据合理的推测,蒋斧印本《唐韵》从真韵分出谆,从轸韵分出准,从震韵分出,从质韵分出术,从寒韵分出桓,从旱韵分出缓,从翰韵分出换,从曷韵分出末,从歌韵分出戈,从哿韵分出果,从韵分出过)。《广韵》和《切韵》、《唐韵》的韵目用字有些改变。

《广韵》 206韵分列上平、下平、上、去、入五卷之内,每一个声调中每一个韵部和其他声调中相应的韵部,有一定的搭配关系。入声韵只和有鼻音韵尾的阳声韵相配。阴声韵部都有平上去。全书平上去韵数不等;阳声类韵数与入声韵数也不相符。这是因为去声泰 、祭、、废 4韵都没有平上入声相配,所以多出 4韵;冬韵、臻韵的上声,臻韵的去声,痕韵的入声,字数都极少,附见于邻近的韵,没有单独列出韵目来。

《广韵》206韵,如不计算声调,以“东董送屋”为一韵,“支纸”为一韵,用平声包括上去入三声,那么平声57韵,再加上没有平上入相配的那 4个去声韵,实际上只有61韵。如果把34个入声韵独立出来,则有95韵。用系联法细分,韵数还可分得更多。

《广韵》的韵类、韵母为什么这样多,历来有两种不同的看法。章炳麟在《国故论衡音理论》中说:“《广韵》所包,兼有古今方国之音,非并时同地得有声势二百六种也。”陈澧在《切韵考》中却说:陆氏分206 韵,每韵又分二类三类四类者,“非好为繁密也,当时之音实有分别也”。据黄侃对《切韵考》统计,206韵共有311个韵类。高本汉的看法与陈澧类似。这仍是学术界讨论的问题。

《广韵》每卷的韵目下都有一些韵目加注"独用",或与某韵“同用”的字样。这对研究《广韵》音系和唐宋的实际语言,以及后来的韵书韵目的归并很有关系,非常值得注意。

《广韵》的编写体例可归纳为以下几项:

一、《广韵》正文共收26194字,分属于二○六韵。此二○六韵按

平上去入四声分置于五卷之中。其中平声57韵,置于第一、二卷;上声55韵,去声60韵,入声34韵,分别置于第三、四、五卷。平声韵独居两卷完全是由于所属字多的缘故,并无其他用意。其居于第一卷者28韵,称作上平声;居于第二卷者29韵,称作下平声。

二、每卷之中所列各韵用一个代表字作为名称,叫做“韵目”。韵的排列顺序用序数加上韵目表示,如一东、二冬、三钟等。

三、一韵之中所含各字按声母的不同分别排列。同声母的字唐人称之为“小韵”,小韵也称作“纽”,小韵所含各字均属同音字。小韵与小韵之间用“○”相隔。

四、小韵中的第一字之下先注释字义,然后是反切注音,最后用数字标明该小韵所含字数。

具体而言,有以下内容:

1.分卷。

2.分韵。

3.韵目。

4.韵次。

5.小韵。

6.注文。

《广韵》有平上去入四个调类,这并不意味着每个音节都具备这四个调类,因为阳声韵和阴声韵各只有平上去三种调类,入声韵则只有一种调类。所谓平上去入四种调类是指阳声韵的三声与入声相配合而言。至于阴声韵,由于无所与配,只有平上去三个调类。为什么说与入声韵相配的是阳声韵而不是阴声韵?这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得到证明:

一、根据韵母的结构观察,阳声韵和入声韵都有辅音韵尾而阴声韵没有。阳声韵的韵尾分别为[m]、[n]、[],入声韵的韵尾分别为[p]、[t]、[k],正好都是三个。其中[p]与[m]同为双唇音,[t]与[n]同为舌尖音,[k]与[]同为舌根音,它们的发音部位分别都是相同的,差别仅仅是发音方法的不同。

二、根据“韵”的数目观察,《广韵》中有阳声韵35个,阴声韵26个,入声韵34个。阴声韵的数目与阳声韵相差甚远;而入声韵与阳声韵之数仅有一韵之差。实际上并不差,应都是35个,因为“痕”韵的入声字数太少而未独立设韵,将它们归到“魂”韵的入声韵“没”韵中去了(从押韵的角度看,韵母相近的字可归为一韵)。此外,从[m]、[n]、[N]尾韵与[p]、[t]、[k]尾韵的对应数来观察,也可以看出它们的配合极为规则:《广韵》中的[m]尾韵是9个,[p]尾韵也是9个;[]尾韵是12个,[k]尾韵也是12个;至于[n]尾韵与[t]尾韵的对应数本来也是相同的,只是由于上述的原因,[t]尾韵比[n]尾韵少了一个,[n]尾韵是14个,[t]尾韵则成了13个。

清人戴震根据四声相配的规则将《广韵》韵目编成《考定广韵独用同用四声表。表中平声韵共57个;上声韵55个,比平声韵少两个,原因是平声“冬”韵和“臻”韵的上声均未立韵;去声韵60个,比平声韵多了祭泰废四韵,又少了一个“臻”韵的去声韵,故为60个;入声韵34个,比与之相配的阳声韵少了一个“痕”韵的入声韵。

《广韵》总计206韵,包括平声57韵,上声55韵,去声60韵,入声34韵。

平声有分上下两卷,原因只是平声字数较多。

《广韵》的声母  音韵学上传统的三十六字母,大体代表唐、宋间汉语语音的36个声母,但却不能代表《广韵》音系的声母。因为《广韵》的声韵系统是从隋唐韵书沿袭下来的。研究《广韵》的声母得从《广韵》的反切上字归纳。陈澧作《切韵考》,首先考究《广韵》的声类,实际上就是研究《广韵》的声母。他用系联的方法,从反切上字考得《广韵》共有40声类。即36字母再加上照、穿、床、审、喻中分出的庄、初、神、山、于5字用,而把明、微2母合在一起。一般音韵学家认为明、微还应分开,所以称41声类。1931年白涤洲作《广韵声纽韵类之统计 》(北京女师大《学术季刊》2卷1期),使用陈澧的系联法,考定《广韵》的声纽为47类。即41类再加见、溪、疑、影、晓、来的腭化音居、去、鱼、於、许、力 6声类。同时(或稍前),黄淬伯作《慧琳一切经音义反切声类考》(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一本二分,1930),也考定《广韵》声类为47。高本汉也主张47声类说。前此,曾运乾作《切韵五声五十一纽考》(《东北大学学术季刊》1927,第 1期),后此陆志韦作《证广韵五十一声类》(《燕京学报》25期),都是把精、清、从、心又各分为两类。陆志韦说:“五十一类能反映《广韵》里反切上字的分类情况,然而不能代表《切韵》时代的声母系统。因为反切上字的分类只和反切下字有关。所以有时候反切上字虽分两类,声母往往相同。如今又有不少《切韵》音系研究的著作,其中都涉及《广韵》的声母、韵母研究问题。

按照广韵的编排方式,相同韵目的小韵排列在一起,但其声母未被标明。广韵的声母系统是根据后世的三十六字母、等韵图等文献,以及通过反切系联法得出的。早期的韵图囿于三十六字母之成见,认为广韵声母系统与三十六字母相同。清儒陈澧最早利用系联法(即将相同反切上字的小韵合并称一个等价类)考得广韵共有四十声类,即从三十六字母的“照穿床审”中分出“庄初神山”,“喻”中分出“于”,而合并“明微”。白涤洲重新使用系联法,从“见溪疑影晓来”中再分出了“居去鱼于许力”六个声母,同时区分“明微”,为四十七声类说。曾运干在四十七声类基础上又将“精清从心”分为“作子”“仓七”“昨疾”“苏息”,谓五十一声类。

王力根据音系学的方法,在三十六字母的基础上从“照穿床审”中分出“庄初崇山”与“章昌传书”,合并“帮滂并明”与“非敷奉微”及“泥”与“娘”,同时将“喻”母三等分出并与“匣”母合并,为三十五声母。邵荣芬认为“泥”母与“娘”母不应合并,同时又从“禅”母中分出了“常”母与“俟”母,为三十七声母。

此外还有三十八声母分类的系统,在三十七声母的基础上,将“喻”母三等分立为“云”母,不合并到“匣”母,主要原因是《广韵》反切中没有涉及“云”母与“匣”母混切,并且“云”母在后世为次浊音,与全浊的“匣”母不同。尽管“云”母上古来源是“匣”母,但至少在切韵成书时期已经分离,故“喻”母不列为广韵的一个声母。

帮母 滂母 并母 明母

端母 透母 定母 泥母

知母 彻母 澄母 娘母

精母 清母 从母 心母 邪母

庄母 初母 崇母 生母 俟母

章母 昌母 常母 书母 船母

见母 溪母 群母 疑母

晓母 匣母 影母 云母 以母

来母

日母

广韵所谓的“二百零六韵”即韵目,五卷中上平声二十八韵目,下平声二十九韵目,上声五十五韵目,去声六十韵目,入声三十四韵目。韵目是为了诗文创作而分,故分平上去入四声,与韵母不同。一个广韵韵目可以看作一个或几个韵母加声调的集合。如广韵“东”韵目下包含了“东一”和“东三”两个韵母的平声字,对应还有“董”“送”韵目,分别包含“东一”和“东三”的上声和去声。与“东”对应的入声韵目“屋”也可分两个韵母“屋一”和“屋三”。

广韵去声有四个特殊的韵目“祭泰废”,没有与之对应的平声和上声。由于这四个韵目的上古来源与入声关系密切,所以又称“次入声”。

广韵韵目中缺少冬系上声、臻系上声、臻系去声和痕系入声,并非没有这四个韵目的字,而是字数太少,被广韵编纂者并入了相邻的韵目,分别是“”、“𧤛”、“榇”、“”。

上平一东

上声一董

去声一送

入声一屋

上平二冬

去声二宋

入声二沃

上平三钟

上声二肿

去声三用

入声三烛

上平四江

上声三讲

去声四绛

入声四觉

上平五支

上声四纸

去声五

上平六脂

上声五旨

去声六至

上平七之

上声六止

去声七志

上平八微

上声七尾

去声八未

上平九鱼

上声八语

去声九御

上平十虞

上声九

去声十遇

上平十一模

上声十姥

去声十一暮

上平十二齐

上声十一荠

去声十二霁

去声十三祭

去声十四泰

上平十三佳

上声十二蟹

去声十五卦

上平十四皆

上声十三骇

去声十六怪

去声十七

上平十五灰

上声十四贿

去声十八队

上平十六

上声十五海

去声十九代

去声二十废

上平十七真

上声十六轸

去声二十一震

入声五质

上平十八谆

上声十七准

去声二十二

入声六术

上平十九臻

入声七栉

上平二十文

上声十八吻

去声二十三问

入声八物

上平二十一欣

上声十九隐

去声二十四

入声九迄

上平二十二元

上声二十阮

去声二十五愿

入声十月

上平二十三魂

上声二十一混

去声二十六

入声十一没

上平二十四痕

上声二十二很

去声二十七恨

上平二十五寒

上声二十三旱

去声二十八翰

入声十二曷

上平二十六桓

上声二十四缓

去声二十九换

入声十三末

上平二十七删

上声二十五潸

去声三十谏

入声十五

上平二十八山

上声二十六产

去声三十一裥

入声十四黠

下平一先

上声二十七铣

去声三十二霰

入声十六屑

下平二仙

上声二十八

去声三十三线

入声十七薛

下平三萧

上声二十九筱

去声三十四啸

下平四宵

上声三十小

去声三十五笑

下平五肴

上声三十一巧

去声三十六效

下平六豪

上声三十二

去声三十七号

下平七歌

上声三十三哿

去声三十八个

下平八戈

上声三十四果

去声三十九过

下平九麻

上声三十五马

去声四十

下平十阳

上声三十六养

去声四十一漾

入声十八药

下平十一唐

上声三十七荡

去声四十二宕

入声十九铎

下平十二庚

上声三十八梗

去声四十三映

入声二十陌

下平十三耕

上声三十九耿

去声四十四诤

入声二十一麦

下平十四清

上声四十静

去声四十五劲

入声二十二昔

下平十五青

上声四十一迥

去声四十六径

入声二十三锡

下平十六蒸

上声四十二拯

去声四十七证

入声二十四职

下平十七登

上声四十三等

去声四十八嶝

入声二十五德

下平十八尤

上声四十四有

去声四十九宥

下平十九侯

上声四十五厚

去声五十候

下平二十幽

上声四十六黝

去声五十一幼

下平二十一侵

上声四十七寝

去声五十二沁

入声二十六缉

下平二十二覃

上声四十八感

去声五十三勘

入声二十七合

下平二十三谈

上声四十九敢

去声五十四阚

入声二十八盍

下平二十四盐

上声五十琰

去声五十五艳

入声二十九叶

下平二十五添

上声五十一忝

去声五十六

入声三十帖

下平二十六咸

上声五十三

去声五十八陷

入声三十一洽

下平二十七衔

上声五十四槛

去声五十九鉴

入声三十二狎

下平二十八严

上声五十二俨

去声五十七酽

入声三十三业

下平二十九凡

上声五十五范

去声六十梵

入声三十四乏

北宋初年,陈彭年、丘雍等人奉皇帝的诏令据《切韵》及唐人的增订本对《切韵》进行了修订。修订本于真宗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完成,于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改名为《大宋重修广韵》,简称《广韵》。这是第一部官修性质的韵书,是《切韵》最重要的增订本。《广韵》虽距《切韵》成书时间已有四百多年,但其语音系统与《切韵》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是收字大为增加,计有26194字,比《切韵》的字数(11000余字)多出一倍以上,注释也较详细,共用了191692字。此外,《广韵》分韵为二○六韵,比《切韵》多出13韵,这是分韵粗细宽严的问题,并非语音系统有 什么变化。这十三韵是:

(平) (上) (去) (入)

俨 酽

谆 准 术

桓 缓 换 末

戈 果 过

其中上声俨韵、去声酽韵是依据王仁《刊谬补缺切韵》的成例增添的。其余11韵的多出是由于将《切韵》某些韵中所含开、合韵母分开独立成韵的结果。下面是其对应情形:

《切韵》 《广韵》

(平) (上) (去) (入) (平) (上) (去) (入)

真 轸 震 质 真 轸 震 质(开口)

谆 准 术(合口)

寒 旱 翰 曷 寒 旱 翰 曷(开口)

桓 缓 换 末 (合口)

歌 哿 个 歌 哿 个 (开口)

戈 果 过 (合口)

《广韵》撰成后,一直流传到今天,《切韵》及唐人的增订本反而逐渐销声匿迹了。直到清代末年以前,人们始终未见到《切韵》。由于《广韵》未著明撰者,且书前有陆法言的《切韵序》及唐孙的《唐韵序》,致使一些学者误以为《广韵》就是《切韵》或《唐韵》,如顾炎武《音学五书》中《唐韵正》的定名就反映了这个问题。

每韵以开头一个字作为该韵的名称,叫做“韵目”,如平声的“东、冬、锺、江”,上声的“送、宋、用、绛”等。每一韵中则按字音声母或韵头的不同分组列字;每组收同音字若干,称为一个“小韵”, 与二百零六个“大韵”相对而言 ,後人也有人管它叫做“纽”。全书共有三千八百多个小韵,每个小韵在开头的字下注明反切,并注明该小韵所收的字数;小韵中的其他字则只作或繁或简的释义,不再注音;但有又音的,则注明又切或“又音”,但这种“又音”只管这个被注的字本身,与同小韵的其他字无关,这与小韵首字下反切注音的性质不同。韵目下注有同用、独用之例,是为当时作诗选字之用的。“同用”即相近的几个韵作诗押韵时可以通用,“独用”则不能《广韵》的。

《广韵》不仅把同韵字归在一起,而且进一步把同音字归在一起,注明反切读音,有同字异形的又列出异体,辨析正俗,并对每个字的字义做了解释,有的还引经据典,解释得十分详细,所以《广韵》是韵书,又是字书,同时又具有类书的性质。有些後代已经失传的典籍却见於《广韵》的注释所引。

《广韵》一书记录了中古汉语的字音和字义,特别是数以千计的反切注音, 为後人研究这一时期的语音面貌保存了完整而详细的资料。研究上古音和近代音也可以以《广韵》作为桥梁和基础,再根据其他的材料来进行。因此,它是汉语语音史上一部承上启下的著作,对於音韵学习,《广韵》是一部必读文献。

概括特点

《广韵》的韵目下注有同用、独用之例,“独用”则不能。

《广韵》全书206韵,下面介绍其中的三个主要问题。

1.四声相承。所谓四声相承,是指韵母相同、只有平上去入声调不同的一组相配的韵。如平声一东、上声一董、去声一送、入声一屋就是四声相承的一组韵。这样一组韵,通常叫一个韵部,也叫以韵为单位的韵类。在实际应用中,为了称说的方便,常常用平声韵代表这一组韵,比如说东部,同时包括了董送屋三韵,这叫"举平以赅上去入"。一个韵部并非都是四声俱全,阳声韵四声俱全,阴声韵只有平上去三声,没有入声,如支、纸、韵;有的只有去声,没有与之相承的其他声调韵,如去声中的祭、泰、、废。

2.四声韵数不等。

3.阴声韵、阳声韵、入声韵。阴声韵指没有韵尾或以元音为韵尾的韵,阳声韵指以鼻音m、n、E为韵尾的韵;阳声收E尾。但由于阳声欣韵的入声字太少,因此,没有单独立韵。

《广韵》在体例上也继承了《切韵》、《唐韵》,下面对《广韵》体例做个简要介绍。声调分卷。当时汉语共有四个声调,四声即应是四卷。由于平声字多,分为上下两卷,全书共五卷。平、上、去、入四个字,除了代表本调类之外,还有直接描述调值的作用1.分卷。按。

2.分韵。同声调的字在同一卷里,在一卷之中用韵做单位。同属一韵的字汇集在一起,称为一韵。同一韵里原则上不掺入其他韵的字(有个别例外,下文会提到)。

3.韵目。每个韵有一个名称,又叫韵目,如一东、二冬、三钟……,这些韵目都是每个韵开头的第一个字,它与本韵其他字同韵。一部韵书有多少个韵,就有多少个韵目。

4.韵次。韵的排列次序,一个韵之后接哪一个韵,一组韵后接哪一组韵,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我们能清楚知道的是一组相邻次的韵,韵母相近,至于两组韵之间存在什么关系,就不完全清楚了。每个声调的韵都按先后次序标上一、二、三……数字,表明它的韵次。

5.小韵。一个韵中的一个音节为一个小韵,一个小韵把同韵中所有同音字汇集在一起,在小韵的第一个字下注出反切,并标出这个小韵同音字的数目。小韵的第一个字,也称这个小韵的代表字。《广韵》中的小韵次序是没有规律的。

6.注文。在小韵的代表字下首先注出词义,末尾用反切注音,最后标出这个小韵包括多少字。小韵中的其他字主要是注出词义,如果该字有又音,注文末尾标出又音。

《广韵》206韵,首先按四声分成四大类,也可以说是以四声为纲。所谓四声相承,是指韵母相同、只有平上去入声调不同的一组相配的韵。如平声一东、上声一董、去声一送、入声一屋就是四声相承的一组韵。这样一组韵,通常叫一个韵部,也叫以韵为单位的韵类。在实际应用中,为了称说的方便,常常用平声韵代表这一组韵,比如说东部,同时包括了董送屋三韵,这叫"举平以赅上去入"。一个韵部并非都是四声俱全,阳声韵四声俱全,阴声韵只有平上去三声,没有入声,如支、纸、韵;有的只有去声,没有与之相承的其他声调韵,如去声中的祭、泰、、废。

阴声韵指没有韵尾或以元音为韵尾的韵,阳声韵指以鼻音m、n、ng为韵尾的韵,入声韵指以塞音p、t、k为韵尾的韵。入声韵与阳声韵相承,阳声收m尾,入声则为p尾;阳声收n尾,入声则为t;阳声收ng尾,入声则为k尾,对应得非常整齐。在《广韵》61个韵部中,阴声韵26个,阳声韵35个,这样入声韵也应该是35个。

但由于阳声欣韵的入声字太少,因此,没有单独立韵。

《广韵》是韵书,按韵编排,考查韵部比较容易。如果考查声母系统,就比较困难了,因为韵书并没有明确标出全书的声母系统。为此,清代学者陈澧创造了反切系联法。利用系联法研究《广韵》声母系统,他得出40声类。现当代学者用同样方法研究,结果与陈澧很不一样,如:黄侃得到41声类,白涤洲、黄粹伯得出47声类,曾运乾、陆志伟、周祖谟得51声类。当今多数学者认为《广韵》有36个声母。如果用传统的汉字表示法,可以列成下表(为理解方便,标出每组声母的发音部位、发音方法,并在每个代表字的后面加上拟音):

《广韵》从刊行到版本很多,常见的本子有张氏泽存堂本、《古逸丛书》覆宋本、《四部丛刊》涵芬楼影印宋刊巾箱本、曹刻楝亭五种本、宋乾道五年黄三八郎本(《钜宋广韵》)、覆元泰定本、小学汇函内府本等7种。前5种称繁本,后两种称简本。所谓简本是元人根据宋本删削而成。繁本和简本主要表现为注文的多少不同,个别韵收字多少也略有不同,但音系是相同的。其中宋乾道本《钜宋广韵》曾传到日本,《经籍仿古志》著录,而在国内一度失传,1889年顾以南朝小铜佛自日本山荣家换得一部,后辗转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归上海图书馆。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据现藏上海图书馆的顾旧藏本影印出版,原缺入声一卷,顾氏原用元人略注本配补,影印时换成《四部丛刊》影宋本。据周祖谟考证,此本与楝亭五种本相近。此外还有周祖谟于1936年写成的《广韵校本》(时年周先生仅20岁),周氏以泽存堂本为底本,以除了《钜宋广韵》的版本校勘,同时吸收了清段玉裁、近代王国维、赵万里的校勘成果,并参考了唐写本残卷20种。此书搜集资料全,校雠方法精,是较易得的好的《广韵》校本。

表中字母为潘悟云拟音的国际音标

全清

次清

全浊

次浊

全清

全浊

唇音

帮 p

滂 p

并 b

明 m

舌音

端 t

透 t

定 d

泥 n

齿音

精 ts

清 ts

从 dz

心 s

邪 z

庄 t

初 t

章 t

昌 t

常(禅) d

软腭音

见 k

溪 k

群 g

声门音

云 以 j

晓 h

[1]


相关文章推荐:
官修 | 韵书 | 陈彭年 | 丘雍 | 切韵 | 唐韵 | 陈彭年 | 丘雍 | 北宋 | 韵书 | 梵文 | 反切 | 李登 | 封演 | 声类 | 吕静 | 声类 | | | | | 沈约 | | 隋书 | 陆法言 | 无名氏 | 段宏 | 阳休之 | 韵略 | 李概 | 李概 | 刘善经 | 周思言 | 杜台卿 | 颜之推 | 湮没无闻 | 切韵 | 科举考试 | 刊谬补缺切韵 | | 李舟 | 敦煌 | 吐鲁番 | 敦煌莫高窟 | 斯坦因 | 德人 | 普鲁士 | 大谷光瑞 | 刘复 | 王一 | 罗常培 | 魏建功 | 十韵汇编 | 姜亮夫 | 周祖谟 | 中华书局 | 王仁 | 寒韵 | 韵部 | 鼻音 | 韵尾 | 阳声韵 | 章炳麟 | 方国 | 高本汉 | 韵目 | 二冬 | 小韵 | 阳声韵 | 韵母 | 韵尾 | 入声 | 双唇音 | 舌尖音 | 舌根音 | 阳声韵 | 戴震 | 平声韵 | 阳声韵 | 平声 | 上声 | 去声 | 入声 | 三十六字母 | 汉语语音 | 声类 | 喻中 | 陈澧 | 腭化 | 黄淬伯 | 曾运乾 | 陆志韦 | 燕京学报 | 声母 | 三十六字母 | 等韵图 | 反切 | 系联法 | 韵图 | 陈澧 | 白涤洲 | 王力 | 音系学 | 邵荣芬 | 声类 | 声母 | 唇音 | 滂母 | 舌头音 | 定母 | 泥母 | 舌上音 | 澄母 | 齿头音 | 从母 | 正齿音 | 庄母 | 正齿音 | 章组 | 牙音 | 喉音 | 半舌音 | 来母 | 半齿音 | 日母 | 韵目 | 陈彭年 | 丘雍 | | 顾炎武 | 反切 | 独用 | 阳声韵 | 韵尾 | 元音 | 鼻音 | 入声字 | 切韵 | 唐韵 | 韵部 | 韵类 | 陈澧 | 系联法 | 黄侃 | 白涤洲 | 曾运乾 | 陆志伟 | 周祖谟 | 古逸丛书 | 宋本 | 黄三 | 元泰 | | 宋本 | 段玉裁 | 王国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