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伊尔根觉罗桂林

伊尔根觉罗桂林(?1775年),清朝乾隆时期大臣,外戚,满洲镶蓝旗人,两广总督鹤年之子, [1] 乾隆帝循贵妃的父亲。自廪生的身份入赀为工部主事,累迁山西按察使。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三月,被提升为擢户部侍郎、军机处行走。九月,清廷命其辅佐定边右副将军温福征讨金川。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十一月,被授为四川总督。后因他在跟从平定大小金川之役的过程中指挥不力,被罚戍守伊犁。乾隆四十年(1775年),又被授为头等侍卫、四川提督,之后又迁移为两广总督。不久逝世,清廷追加其为太子太保衔,追谥壮敏。 [2]

桂林是两广总督鹤年之子,少年时期以廪生的身份晋升为工部主事。 [3] 不久之后放任地方,官任山西按察使。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三月,被提拔为户部侍郎、军机处行走。同年,大金川土司索诺木(莎罗奔侄孙)与小金川土司僧格桑(泽旺子)再次发动叛乱。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九月,乾隆帝命他辅佐定边右副将军温福帮办征讨大小金川的事务。十一月,被实授为四川总督。 [4]

温福、桂林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十月抵达成都,立即制定了从西、南两路进攻的作战计划。桂林到达金川地区之后,小金川的头目向碉堡之外投射文书想要向他进献方物以为贿赂,桂林坚决推辞不受,并且发出追缴的文书指责小金川的头目酋长僧格桑为乱地方。温福带兵从汉川出西路,桂林自打箭炉带兵出南路。十一月十日,温福从汉川抵达卧龙关,提督董天弼攻打达木巴宗。桂林亲自率领清军于十月二十一日收复了约咱,进而攻克小金川东山梁的大小碉堡五座、石卡二十余座。桂林还上疏请求清廷添调贵州、陕西兵马五千入川援助,乾隆帝准许征调陕、甘的三千兵马前去增援。不久,桂林派遣总兵宋元俊攻打卡丫,进据墨尔多山梁。乾隆帝嘉奖他措置合宜,朱批谕旨嘉奖他。 [5] 桂林一路欲夺取碉密路险之僧格宗以进抵美诺,并计划焚烧喇嘛寺东面墨尔多山以廓清前进道路 [6]

桂林一路自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正月至四月,以官兵巨大伤亡为代价,先攻取卡了等处碉卡,接着多次设法进取达乌、噶尔金色山梁未果,又转攻东山粱、墨垄沟,均不克,所幸其后派兵趁间克复革布什咱数百里地方,得以逼近小金川之达乌、僧格宗 [7-8]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三月,桂林又攻下木巴拉、博祖、萨玛、多觉等地方,四月攻破地势险要的墨垄沟、达乌一带,同时全部收复革布什咱的地方三百余里、番民三千余户,进逼小金川的咽喉僧格宗,直逼僧格桑所居住的美诺官寨。僧格桑不得不将妻妾、细软转移到泽旺所居住的布朗郭宗底木达官寨。

当时大金川的首领索诺木攻陷革布什咱,并且屯兵其地。桂林计划乘索诺木兵力未备、革布什咱人心未定之机,与宋元俊分兵五道并进,并联合将军温福合兵进击,密令革布什咱降酋旺勒丹等约其戚加珲尔为内应,最终收复革布什咱寨落七十余里。不久命令宋元俊及守备陈定国率绰斯甲布土兵屯甲尔垄坝,进攻默资沟、吉地,断其水道,进攻丹东。乾隆帝嘉奖桂林甚合机宜,督促宋元俊乘胜深入取索诺木。 [9]

高宗获悉后,降谕:“此时自当并力攻剿小金川,速擒逆竖,乘胜进剿金川,出其不意,方合事机。(桂林与温福)于金川未免存畏难之见,联非不知金川较为难办,必欲默武喜功。但现在之势,实难中止。今以土司全局而论,荡平小金川后,若议驻兵防守,多不过三、四千名,而各营分拨,尤易见少,岂能令逆酋畏慑?即索诺木暂时安贴,日久故智复萌,出而侵扰邻境,我驻守之兵,未必足资弹压” [10] 。“果能将金川剪除,其余各土司自更畏威守法,方为一劳永逸” [11] 。同时,乾隆皇帝一再强调兵贵神速,应迅速擒获僧格桑和泽旺,以防小金川与大金川相互勾结,联合抗清。

为了攻打索诺木,桂林派遣将领自东山梁墨垄沟翻山越岭出击,并派遣其他将领另出他路,自札哇窠山梁缒崖而下设置伏兵。索诺木的军队度过东山梁墨垄沟之后,埋伏在札哇窠的军队也趁势而起,索诺木军队大溃,清军乘胜攻克大碉堡一座、石卡二十一座,取得小胜。桂林又别遣参将常泰围绕攻打党哩,派遣都司李天贵等攻打沙冲,并以革布什咱的头目作为内应,故而歼灭了两地的叛军,党哩、沙冲两地一起克复。总兵英泰等人也乘胜再次攻克了叛军占据的达乌官寨。乾隆帝嘉奖桂林的功劳,赐御用玉碟。桂林乘胜进取,再进攻克格乌巴桑和那隆山岭。宋元俊又攻克了丹东和觉拉喇嘛寺等地,诛灭叛军头目三百余、番众一百三十余人。革布什咱等地尽皆恢复,桂林征调绰斯甲布兵驻扎在边界听候调遣。乾隆帝因为革布什咱已经克复,认为正当乘胜进剿金川,攻其无备,责备桂林用兵不当 [12]

正当乾隆皇帝在胜利的喜悦中筹划着平定金川及其善后事宜时,四川军营传来官兵受挫的消息。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五月,桂林再次督兵攻达乌东岸山梁,南路桂林部将薛琼率兵三千在墨垄沟被小金川番兵切断后路,围困七日。薛琼一再请兵救援,而桂林坐视不救,以致全军覆没,仅有官兵二百余名泅水逃脱 [13] 。于是上书朝廷请求治罪,但是没有详细地说明其罪状。宋元俊与散秩大臣阿尔泰弹劾他所奏不实,并弹劾桂林在卡丫建造屋室供自己居住,还迫使属僚为其供应物资,还与副都统铁保、提督汪腾龙等终日酣饮,很少召见诸将;而且密令腾龙畀总兵白王万邦用黄金五百赎归被掠的官兵,以掩饰他的罪责。乾隆帝听说之后罢免了桂林的职务,然后命额驸、尚书、公福隆安迅速前去接管军务。

福隆安到达四川之后不久上奏说之前弹劾桂林的奏疏多有不实,只有官兵伤损没有立即处理的事情属实。至于用黄金赎回被掠官兵掩饰罪责,实情是军户部郎中汪承霈听说巴旺、布拉克底的士兵回师的时候迷路,官兵前来回报桂林,桂林才发白金五百两交给腾龙备赏,事实上桂林是为宋元俊所构陷,福隆安上疏请求将他们分别治罪。乾隆帝因为桂林在军中多次饮酒误事,贪图安逸,不能与士卒同甘苦,致使北山梁的士兵多有伤损,不可说他没有罪责,于是命他戍守新疆伊犁 [14]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七月,桂林从伊犁被召回授予三等侍卫衔,仍然命他前往军前督运粮饷。乾隆四十年(1775年),又授以头等侍卫的头衔。不久又授为四川提督,后实授两广总督。不久因病逝世,清廷追加太子太保衔,谥壮敏 [15]

桂林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到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间从平大小金川之乱,其中最大的战绩是平定了小金川僧格桑。桂林在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十月抵达四川成都之后立即与温福制定了从西、南两路进攻小金川的作战计划。桂林、阿尔泰奉命进剿约咱。桂林所率的南路军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十月二十一日攻破约咱后,连克阿仰东山梁的大小战碉五座、石卡二十余座,翌年三月,又攻下木巴拉、博祖、萨玛、多觉等地方,四月攻破地势险要的墨垄沟、达乌一带,同时全部收复革布什咱的地方三百余里、番民三千余户,进逼小金川的咽喉僧格宗,直逼僧格桑所居住的美诺官寨。僧格桑最终不得不将自己的家人、金银转移到泽旺所居住的布朗郭宗底木达官寨 [16]

赵尔巽等《清史稿》:金川再乱,开泰、阿尔泰皆主以番攻番,迟回坐误。桂林有宋元俊不能用,反之,拥兵不进。阿尔泰与元俊劾桂林,此其意以军国为重,不屑屑阿贵近、疏卑远,宜若可成功,乃坐蜚语败。

乾隆帝:“无意中用汝,竟能得力。 [2]

父亲:鹤年,曾任两广总督。

女儿:循贵妃,嘉庆二年(1797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薨。

《清史稿列传一百十三》 [2]


相关文章推荐:
清朝 | 满洲 | 镶蓝旗 | 鹤年 | 循贵妃 | 四川总督 | 大小金川之役 | 两广总督 | 太子太保 | 鹤年 | 廪生 | 工部 | 主事 | 山西 | 按察使 | 户部侍郎 | 大金川 | 索诺木 | 泽旺 | 乾隆帝 | 温福 | 四川总督 | 金川 | 小金川 | 方物 | 打箭炉 | 董天弼 | 贵州 | 陕西 | 乾隆帝 | 宋元俊 | 索诺木 | 温福 | 宋元俊 | 索诺木 | 常泰 | 李天贵 | 铁保 | 王万邦 | 福隆安 | 汪承霈 | 腾龙 | 两广总督 | 大小金川之乱 | 小金川 | 赵尔巽 | 循贵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