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汉字复活

汉字复活,是指本来属于汉字文化圈,后来废止汉字的国家,重新审视汉字。汉字曾经统治东亚,在历史上,汉字曾经是东亚很多国家的官方文字,朝鲜、日本、越南在历史上都曾将汉字作为正式或唯一的书写系统。

日本使用汉字的历史,大约有1500多年的时间。

19世纪,明治时期,西方经典著作纷纷传入日本,为了翻译日语中本没有的的概念,日本人利用汉字的构词原理创造了大量新词汇,称之为“和制汉语”。例如电话、名词、哲学、细胞、社会主义等,这些日造词语被留学生等群体带回中国,造成汉字反输入的效果,并在汉语里被广泛使用。 [1]

在明治维新时也有汉字废止运动,但日文的汉字始终没有停用。

二战后,占领军司令部对日本进行全面改造时,也要求日本进行文字改革,采用西化的罗马字标记。 [1]

1946年11月,日本首相吉田茂签发公令称“目前我国使用汉字数量繁多,用法复杂,在教育和社会生活中多有不便”,并颁布收录1850个字的《当用汉字表》,以限制汉字使用,同时还进一步推行简化汉字,改以假名表记,或是用同音、同义字代替。比如,附近被简化为“付近”。 [1-2]

1978年,日本工业标准协会公布了6355字的JIS X 0208的汉字编码标准,之后又不断追加补充汉字。 [1]

1981年,日本内阁公告了仅仅作为目标而非强制的《常用汉字》,做了缓和性的调整,追加196个新汉字,废除了限用汉字政策。 [2]

日本最早打算把汉字拉丁字母化,但失败了。

现代日语虽然确定了汉字、假名混合书写的方式,但汉语词在日语词汇中的比例接近50%,远高于其他外来语,也超过了日语固有词汇比例。 [1]

日本要求在官方文书等正式场合原则上使用汉字表记。对普通人来说,汉字也有不可取代的重要性,日本有492所大学和399所高中将汉字能力列为入学评价标准。 [1]

2011年,日本文部省进行了一项有关汉字意识的调查,其中在“你对日本汉字抱有什么样的看法?”一问下,72.4的人表示“汉字是书写日文必不可少的重要文字”,其次有60.1%的人认为“汉字有一目了然的作用,更有助于阅读”,还有52.5%的人认为“虽然有文字处理机,还是应该踏踏实实学好汉字”。 [1]

2007年日语汉字能力检定考试参加人数突破270万,较2000年增加近一倍,超过当年报考英语技能检定的人数。2009年出版的《看似会读实则不会读的易错汉字》还登上当年畅销榜首。同期如《六角猜谜》等汉字谜语类电视节目也以高收视率挤进娱乐节目排行前三。 [1]

日本也有自己的国颁汉字,比如:

日本正体字

简体汉字 亚 压 围 圆 污 假 价

日本汉字也有自造的字,比如:

:十字路口

:工作

:水滴

还有部分日本的正体汉字,进入了现代中国汉字之中,成为中国人的常用字,比如“腺”、“癌”。

据史书记载,大约在公元前40年左右,汉字经广西传入越南,越南把汉字称为“儒字”,意思是儒家的文字。其后,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时期里,越南上层社会把汉语文字视为高贵的语言文字。朝廷的谕旨、公文、科举考试,以至经营贸易的账单、货单都用汉字书写。小孩读书也像当时中国一样,一直到喃字的出现。

19世纪,越南开始普及法国传教士设计的罗马字。

1919年,科举废除,汉字也逐渐被废除了。

1945年,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后,拉丁化新文字成为越南的法定文字,称为“国语字”。南越在1975年前,中等教育中仍保留“汉文科”。

2009年,越南数十位学者联名上书教育部,建议实行小学和中学必修汉字的制度汉字应该重新得到重视。

现代越南呼吁汉字恢复的运动比较少,但是由于越南的古典书籍全部用汉字和喃字纪录,所以,越南出现了将汉字、汉文(文言文)加入用高中文科选修科目的呼声。胡志明市国家大学的高春灏语言学教授曾表示:“从语言学角度看,越南语使用罗马字表记并不合适,舍弃了汉字和喃字,是对文化的损失”。2005年7月,当时的越南国家主席陈德良在访问中国时曾表示“我们认为拉丁文字有一定便利,但同时也越来越显示出不利的一面。十九世纪前我们的文学,年轻一代越来越看不懂”,并认为让越南年轻人学习认识汉字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汉字在越南重新受重视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发展经济的需要。据统计,在越南的外资中,汉字文化圈地区占到40%,而且中国是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在对于汉字态度,以下是金日成的见解。

“没有使用汉字的必要。但是,中国、日本、南朝鲜使用汉字,所以有学习汉字的必要。”

基于金日成的见解,1948年北朝鲜建国以来被废除的汉字教育在1968年作为“汉文”教育又被编入了高中的课程。

在朝鲜,报纸一般都是谚文专用而汉字完全不用。汉字一般被用来表记与中国有关的人名地名。另外,金日成给金正日赠送的汉诗,使用了中国流行的简体字。

1948年的汉字废除的同时,用朝鲜语固有词替换汉字词的运动逐步开始,但是1960年起便结束了。

朝鲜半岛长期以来,一直都没有自己的文字。直至公元约3世纪,汉字传入朝鲜半岛,此后一千多年里,汉字是朝鲜半岛唯一的书写文字。 [3]

1446年,李朝的世宗颁布了朝鲜半岛最早的表音文字“训民正音”。新文字发明后,世宗提倡在公文和个人书信中使用“训民正音”。他还将“训民正音”作为录用官吏的科举考试的必考科目,并在钱币上刻印了“训民正音”。但由于当时中华文化在朝鲜半岛的巨大影响,这套表音文字并没能大范围使用。此后的四百多年时间里,占据朝鲜半岛主流的仍是汉字。 [3-4]

1945年,随着日本殖民的结束,朝鲜半岛的一些表音字学者提出凡爱国者应全部使用表音字。 [3]

1948年,韩国成立后,文字争论持续不断,被称为“60年文字战争”。 [2]

1946年,庆祝世宗大王创制韩文500周年,设立每年10月9日为韩文日。韩文、朝文旧称谚文。 [2]

1948年,韩国施行谚文专属用途法:“大韩民国的公文必需使用谚文书写。然而,在过渡期间,可以在谚文后方以括号形式插入汉字。”李承晚时代,又在小学实行汉字教育。 [2]

1970年,朴正熙发表汉字废止宣言,韩文日设为公休日。 [2]

1972年,撤回汉字废止宣言。 [2]

1980年代中期,“谚文世代”(在废止汉字,谚文专用时代接受教育的人)占了多数,使用汉字的出版物销量大跌,韩国的报纸、杂志等逐渐降低汉字的频率。 [2]

1990年代后期,完全不识汉字的世代形成,根据切身经验和利益,要求汉字复活的呼声渐高。 [2]

1998年,金大中发表汉字复活宣言。 [2]

2000年,在中小学推行“1800个常用汉字必修教育”。 [2]

2005年1月,制定《国语基本法》,规定“公共机关等的公文必须符合语文规范用韩文书写,但在制定总统令时,括号内可以使用汉字或其他外国文字”。 [2]

2009年2月,在“韩汉之争”久未停战的韩国,20名前总理共同签名上书青瓦台,呼吁李明博强化汉字教育,提议在韩国的小学正式开设汉字教育课程。政府教育部调查的国民舆论显示,89.1%的受访者赞成重开汉字教育。 [2]

2015年4月29日,韩国SBS新闻报道,小学课本已规定同时用韩语和汉字标注。因1970年"韩语专用政策"从教科书上消失的汉字,时隔45年复活,在韩国国内引发了热议。 [2]

韩国教育部列举了并注汉字的理由:社会需求增多、单词的意思简单易懂、词汇能力的提高等,2018年起分发的小学课本将"同时标注"汉字。此举并不同于在文章中混杂使用汉字这样的"混用"。然后,韩语相关团体和全国教育委员会事务局和全国教职员劳工组等团体却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如单方面推进、给学生辅导课带来负担等。

下图是韩国的标准汉字,韩国正体字和繁体字、简体字的比较

韩国正体字

繁体汉字 裴 冰尚 即 甜

简体汉字 教 裴 冰 尚 镇 真 即 甜

韩国的汉字词汇,和中国汉字也有不同,不仅有差异,甚至差异还很大,比如“食母”,是女佣之意。

还有一些韩国自造的正体汉字,比如

(“加”下加“乙”)

(“石”下加“乙”)

(“甫”下加“乙”)

(“沙”下加“乙”)

(“水”下加“田”)

伽(人旁加“加”:伽)

不仅有自造的韩国汉字,还有一些独有的词汇,比如,

中国汉字 韩国汉字

催促 促求

真心 精诚

新加坡的母语是马来语,汉语和英语为该国的两大官方语言。

1968年,新加坡教育部成立简化汉字委员会。

1976年,发布的修订本《简化字总表》所收简化字与中国的简化字完全相同,书写上也采用横排方式,并且采用与我国一致的汉语拼音。

2007年,李光耀在一次公开活动中曾说,“在中国崛起的态势未明朗化之前,许多家长都埋怨子女花太多时间学习汉语,然而随着中国的国力日益强大。家长们都逐渐意识到如果子女没好好掌握两种语文,或对中国的文化和国情不甚了解,将错失很多机会”。

马来西亚有中国血统的马来人和华侨占全部人口的76%,学校推行双语教育。

1973年,马来西亚教育部成立简化汉字委员会。

1981年,正式颁布《简化汉字总表》,所收简化汉字与中国也完全相同。


相关文章推荐:
汉字文化圈 | 朝鲜 | 日本 | 越南 | 明治维新 | 汉字废止 | 吉田茂 | 假名 | 喃字 | 喃字 | 胡志明市 | 越南语 | 陈德良 | 拉丁文字 | 汉字文化圈 | 金日成 | 中国 | 日本 | 南朝鲜 | 谚文 | 金日成 | 金正日 | 训民正音 | 世宗大王 | 朴正熙 | 金大中 | 青瓦台 | 李明博 | 正体字 | 繁体字 | 简体字 | 食母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