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和亲(具有政治目的联姻)

和亲,也叫做”和戎“”和蕃“,是指中原王朝统治者与周边少数民族或者各少数民族首领之间出于各种各样和目的而达成的一种政治联姻。它作为历朝民族总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和一种民族关系的表现形态,贯穿于中国古代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对历史发展有着或隐或显的影响。 [1] 宽泛意义上的和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而严格意义上的和亲始于汉代。自汉以后一直到清代,几乎所有的朝代都有次数不等、缘由各异的和亲。 [1]

[(of some feudal dynasties) attempt to cement relations with rulers of minority nationalities in the border areas by marrying daughters of the Han imperial family to them] 封建君主为了免于战争与边疆异族统治者通婚和好与汉和亲。《汉书李广苏建传》 [2]

1.和睦相亲。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 中行氏 以伐 秦 之役怨 氏 ,而固与 范氏 和亲。”

《礼记乐记》:“乐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

汉 晁错 《对贤良文学策》:“百姓和亲,国家安宁。”

《隶释汉李翊夫人碑》:“九族和亲,若弃附根。”

2.指两国彼此友好亲善。

汉 赵晔 《吴越春秋夫差内传》:“ 吴王 不意颇伤 齐 师,愿结和亲而去。”

《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 亮 遣使聘 吴 ,因结和亲,遂为与国。”

3.指互相结成友好关系。

《古今小说晏平仲二桃杀三士》:“今臣特来讲和,王上可亲诣 齐 国和亲,结为唇齿之邦。”

4.指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与边疆各族统治者结亲和好。

《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 高祖 取家人子名为长公主,妻单于。使 刘敬 往结和亲约。”

唐苏郁 《咏和亲》:“君王莫信和亲策,生得胡雏虏更多。”

《醒世恒言独狐生归途闹梦》:“我朝自与你邦和亲之后,出嫁公主,做你国质婆。”

清 孙枝蔚 《昭君怨》诗:“朝廷不重色,故事再和亲。” [2]

定义1

当时所谓“和亲”是指两个对立民族停止战争,捐弃仇怨,转而建立和平、友好、亲睦的关系,这不是自然形成的形态,而是经由两个民族的政治、军事当局协商并用正式条约(口头或文字)规定了的一种民族关系形态。

源自: 文史摘 《贵阳文史》 2004年 林建曾,朱崇演。

定义2

和亲是指两个不同民族或同一种族的两个不同政权的首领之间出于“为我所用”的目的所进行的联姻,尽管双方和亲的最初动机不全一致,但总的来看,都是为了避战言和,保持长久的和好

源自: 中国古代民族关系研究二题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5年 崔明德

来源文章摘要:<正> 一、中国古代民族英雄的评价标准 对民族英雄的评价是学术研究中一个比较重要但又有较大分歧的问题。之所以会有分歧,我们认为,关键在于没有对称作民族英雄的标准作明确的科学的规定。

定义3

”这里的“和亲”是指晋国的中行氏和范氏两个贵族家族联合对付梁氏所进行的修好活动并没有姻亲关系.(周礼秋官象紧载:“掌蛮、夷、闽、貉、戎\认之国使掌传王之言而愉说焉以和亲之

源自: 论中国古代和亲的类型、特点及其它 《民族研究》 1995年 崔明德,林恩显

来源文章摘要:论中国古代和亲的类型、特点及其它崔明德,林恩显严格意义上的和亲始于西汉,终于清代,但“和亲”之名及华夏与夷狄之间的政治婚姻却出现于先秦;如按历代史书所载实例划分,中国古代和亲可分为五类,如按联姻的功能及性质划分,中国古代和亲可分为七类,对不同类型的和...

定义4

其一西晋已经出现的把两个少数民族政权之间的联姻视之为和亲的认识观念在隋唐时期已被深化与普遍接受如唐代史学家房玄龄就把匈奴族沮渠蒙逊与鲜卑乞伏炽磐之间的联姻称为“和亲”.鲜卑族的南凉主秃发乌孤派使者到鲜卑族的西秦主乞伏乾归处请求联姻称为“来结和亲”

源自: 论隋唐和亲的特点 《天府新论》 1995年 崔明德

来源文章摘要:论隋唐和亲的特点崔明德和亲亦称“和蕃”,自汉迄清,至少有150余次。自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和亲”之后,历代“正史”都留下了珍贵的和亲史料,许多史家对和亲也作过客观或比较客观的叙述和精湛的分析。中外学者对此也作了不少的探索,涉及了和亲的许多方面,但...

概述

对我国历史上各族统治者之间的“和亲”,史学界长期存在不同的看法。一种意见持否定态度,认为和亲是一种屈辱妥协、投降卖国的政策,如西汉初年的和亲就是对匈奴的忍辱退让,结果反而使匈奴更加骄横,连年入掠。另一种意见与此相反,认为和亲是封建社会维持民族友好关系的一种最好办法,它导致民族间的和解,加强了民族间的交流和了解。还有一种意见认为,对和亲既不能全面肯定也不应全面否定。和亲从根本上来说,是为历代统治者自身的统治目的服务的,但客观上或多或少地有利于缓和国内的民族矛盾,有利于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对促进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起着一定的作用。再有一种意见认为,应将和亲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和历史条件下加以考察。

纵观中国历史,和亲是一种经常发生的现象。据史书记载,早在周襄王(公元前651年619年)时期,襄王欲伐郑,故娶狄女为王后,与戎狄兵共伐郑。这是历史上较早出现的和亲事件,此后汉唐直至明清,和亲之举不绝于书。尽管这些和亲有的出于被迫,有的出于自愿,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但和亲作为一种处理民族关系的重要手段和策略,往往被统治者不断使用,其间的原因就在于大多数和亲都会有一定成果,或可暂时推迟战争的爆发,或可表示对对方的友好和笼络,客观上又能促进和亲双方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互动和交流,但这并不表明历史上的一切和亲都是积极的、被肯定的,而要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具体问题加以具体分析。

类型

从和亲的类型上看,一种是针对敌对的民族,如西汉初年与匈奴的和亲,一种用于友好的民族,如西汉中期与乌孙的和亲,唐代衡阳公主与阿史那社尔的和亲;再一种用于已经内属的少数民族,如西汉末年与南匈奴的和亲。

崔明德先生在《中国古代和亲史》一书中,按照和亲的功能和性质,把之分为七个类别:一是以汉与匈奴的联姻为代表的安抚型;二是结交军事同盟型;三是以隋唐与突厥的和亲为代表的分化瓦解少数民族政权型;四是以唐与回鹘的和亲为代表的借兵及酬恩报德型;五是发展关系型,如唐与吐蕃、契丹、南诏的和亲就属于这种类型;六是以辽与西夏之间的联姻为代表的巩固盟好型;七是以满蒙联姻为代表的政治联盟型。 [1]

高文德先生则就和亲的具体历史背景、缘由、目的,把古代的和亲分为两个敌对政权之间的和亲、为孤立敌国结盟友国的和亲、为借外援平息内乱的和亲、对臣服者的和亲、为笼络羁糜边地民族的和亲等几个类别。 [1]

我们还可以从和亲双方所代表的政治利益集团,把古代的和亲分为四种类型:一是中原王朝与少数民族政权之间的和亲,如汉与匈奴、乌孙,唐与吐谷浑、突厥、吐蕃、南诏、契丹、回鹘的和亲。二是少数民族政权之间的联姻,如西汉时匈奴与乌孙、车师之间的和亲;魏晋南北朝时期,拓跋部与宇文部、铁弗部、前燕的和亲。三是两个区域性的地方政权之间的联姻。如前秦与西秦、北魏与后秦、北魏与北凉的和亲。四是地方政权与少数民族政权之间的联姻,如北周与突厥的和亲。 [1]

动机

从和亲的动机来看,有以下两种情形:

一、以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强弱为出发点来决定是否和亲。这一点又包含了两种情况:一是当中原王朝实力薄弱时期,为了求得边境安宁,不得不与少数民族和亲,如汉初刘邦与冒顿单于的和亲;二是当中原王朝势强力大时,少数民族为了寻求中原王朝的认可和支持,或由于向往中原先进生产及生活方式,主动向中原王朝请婚,如唐代西突厥的多次请婚。

二、通过和亲政策,达到“以夷制夷”的目的,如唐代就通过与突厥的和亲,使突厥贵族进入皇族,优待他们,利用他们比较熟悉本民族的优势,给他们封官加爵,从而达到对突厥的统治。

效果

从和亲的效果来看,有成功有失败。西汉初年,匈奴的铁骑踏入今冀北、山西、陕西北部以及内蒙古河套一带,所到之处践踏庄稼,劫夺财产,掳掠人口,不但给人民带来极大的动乱和痛苦,威胁到西汉政权的统治,而且也破坏生产文化,阻碍了社会向前发展,因此当时国力还很微弱的西汉只能通过与匈奴的和亲来维持边境的短暂安宁,但此后六七十年里,虽然西汉为和亲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仍然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使匈奴贵族得以豪华奢侈的生活,助长了他们的贪欲,所以西汉初年的和亲大体是失败的。汉武帝之后,西汉国力增强,汉武帝两次大败匈奴,从此“漠南无王庭”,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附汉,公元前33年,他又入朝觐见,自言愿当汉家女婿,于是上演了“昭君出塞”这一流传千古的历史事件,在昭君出塞后的几十年时间里,汉匈两家一直保持了友好和睦关系,因此西汉末年的和亲是成功的。

经济

在经济方面,和亲过程中,缴纳聘礼、贡物、回赐及与之相关的互市等活动非常频繁,必然会促进官方贸易和双方经济的发展,出嫁公主在和亲过程中还带走了先进的生产技术、生产工具和生产工匠以及农作物稻种、农业器具等,又为北方少数民族的农业发展提供了条件,补充了他们单一脆弱的牧猎经济,促进了北方少数民族由游牧经济向定居经济的转化,缩短了北方少数民族同汉族间在生产生活上的差距。而北方少数民族的畜牧经济,如养马技术和养马业等,又丰富和充实了中原地区的经济。

文化

在文化方面,和亲的影响是双向的,和亲公主带去的不仅是丰厚的财物,还有中原的文化影响。从个体来讲,和亲公主本人就是一个集汉民族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与一体的典型,和亲公主虽然受传统的汉文化教育,但出嫁后生活方式仍要“从胡俗”。从中原王朝文化受到北方民族文化影响看,在汉代的石刻艺术上,可以发现许多受到匈奴游牧生活题材和风格的影响的石刻,今陕西兴平县汉茂陵附近的霍去病墓前就有有关匈奴的巨型石刻,可见呼韩邪单于附汉和昭君出塞之后促进了汉匈人民之间文化上的交流和联系。从中原王朝对少数民族的影响来看,在唐代交河公主曾向安西都护杜进宣教,说明宗教方面受到了和亲公主的影响。

血缘

从血缘关系、民族融合方面看,和亲公主与少数民族君王的后代,既保留了北方游牧民族的特点,又融合了汉族的血统,提高了人口素质;就大方面来看,和亲过程加强了两个民族之间的交流,必然会造成平民与平民之间的联姻,因而也会促进两个民族之间的血缘融合,消除了民族之间的隔阂,增强了汉族同北方民族之间的凝聚力。

和亲对公主本人的影响

当然,和亲本身也必会给和亲公主本人(即个体)带来的一些影响,有些和亲公主担负起民族友好使者的形象,如自愿和亲的王昭君,不但能够“从胡俗”,将自己毕生致力于匈奴与汉朝的安定团结,被尊为“宁胡阏氏”,而且还教导其子女也要为汉匈团结关系的稳定作出贡献,事实证明其子女确实也为此作了不懈努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也有一些和亲公主并不是自愿和亲,因此郁郁寡欢,如西汉第一位远嫁乌孙的公主刘细君。与汉相比,乌孙是个相当落后的民族。细君生长在文明程度较高的中原,又是汉宗室之女,自幼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和文化熏陶。她远别家人,来到乌孙,除了其他各种困难和痛苦,还必须要以坚强的意志和毅力去接受乌孙民族的习俗。这对于一个来自“礼仪之邦”的女子来说,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昆莫猎骄靡后曾使其孙岑陬娶细君为妻,细君不肯从命,上书汉朝天子,希冀能得到亲人的支持。汉天子的回答是:“从其国俗,吾欲与乌孙共灭胡。”细君无奈,为了汉帝征服匈奴的大业,她只得再次成为岑陬的妻子。细君最后老死乌孙,终生不曾归汉。后世流传的她的悲愁歌“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便反映了她当时的心情。

西汉为缓和汉、匈关系,嫁宗室女与匈奴单于。秦汉之际,居住在北方的匈奴族在冒顿单于的统治下,势力空前强大,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史记刘敬传》)。匈奴贵族为了掠夺财物和奴隶,不断向外扩地,骚扰汉边,给刚刚建立的西汉王朝带来严重的威胁。刘邦封韩王信于代,都马邑(今山西朔县),以防御匈奴的进攻。高帝六年(前 201),冒顿单于率兵进攻马邑,韩王信投降。次年,匈奴与韩王信勾结,又引兵南下围攻晋阳(今山西太原)。刘邦亲率大军往击匈奴,在平城白登山(今山西大同东南)陷入匈奴重围,此即所谓“白登之围”。被困 7 天,用陈平计,重贿匈奴阏氏,才得突围。自此,西汉政府感到自己实力不足,乃采用娄敬建议,与匈奴结“和亲之约”,汉把宗室女作为公主嫁给单于为阏氏,每年奉送给匈奴大量的絮、缯、酒、米等物品,并与匈奴进行贸易。吕后时,单于曾写信侮辱吕后,吕后因国力不足,继续实行和亲政策。后来汉元帝亦遣宫人王昭君嫁与匈奴呼韩邪单于。西汉初实行和亲,使双方关系暂得和缓。在边境通关市、贸易往来,对汉匈的经济发展是有好处的。

历史作用

由和亲的历史作用来看,虽然不同历史环境和历史条件下的所产生的客观效果有所不同,但从总体上来讲,其结果都是有利于民族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利于民族间的融合。

在政治方面,恩格斯在论述中世纪封建主之间的联姻现象时就指出:“结婚是一种政治行为,是借一种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意愿。”事实上,“和亲政策”正是为了达到这样或那样的政治目的而出现的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和亲也是一种政治行为,就积极意义来看,这种行为不但会带来和亲双方的友好相处,也在很多时候维护了中原王朝大一统的局面,如李唐王朝与东突厥阿史那社尔的联姻就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例。阿史那社尔与衡阳公主结婚后,在唐与周边的多次战争中屡立战功,有力地维护了唐朝的统一。西汉呼韩邪单于附汉与昭君出塞,不但结束了匈奴多年的分裂和战乱,而且为中原王朝的大一统奠定了基础。此外,通过和亲加强了和亲双方的交流,使当时相对落后的少数民族必然产生对中原先进制度的向往,促使一些少数民效仿中原的制度。据《阙持勤碑》和《芯伽可汗碑》记载,突厥伯克就曾弃去本民族称号,采用唐朝称号,而且各地都推唐天子为天可汗,实行唐的法度。

评价

总之,和亲是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因此我们要以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来客观的评价它。无论统治者实行和亲时的主观愿望如何,多数中原王朝同北方民族之间的和亲结果都导致了中央政权和北方民族政权之间,汉族和北方民族之间的和平交往的关系。

在客观上也促进了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利于民族融合,对北方少数民族来说,凡主动要求和亲者,通常都是对中原王朝的一种向往和钦慕,是对先进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先进文化的趋同,这同时也是中华民族向心力和凝聚力的一种体现,当然对历史上的一些屈辱的、妥协的和亲,以牺牲人民生命财产为代价或引狼入室的和亲我们是应当给予反对的。

汉朝和亲列表:

前200年,汉高祖宗女嫁匈奴冒顿单于

前192年,汉惠帝宗女嫁匈奴冒顿单于

前176年,汉文帝宗女嫁匈奴冒顿单于

前174年,汉文帝宗女嫁匈奴老上单于 [3]

前162年,汉文帝宗女嫁匈奴老上单于

前160年,汉文帝宗女嫁匈奴军臣单于

前156年,汉景帝宗女嫁匈奴军臣单于

前152年,汉景帝宗女嫁匈奴军臣单于

前140年,汉武帝宗女嫁匈奴军臣单于

前108年,汉武帝宗女细君公主嫁乌孙昆莫(国王)猎骄靡

前103年,汉武帝宗女解忧公主嫁乌孙王岑陬、翁归靡

前33年,宫女王昭君嫁匈奴呼韩邪单于

前秦世祖苻坚女嫁仇池首领杨定

前秦高帝苻登妹东平公主嫁西秦高祖乞伏干归

北燕太祖冯跋女乐浪公主嫁柔然可汗郁久闾斛律

后秦高祖姚兴女西平公主嫁北魏明元帝拓跋嗣

南凉景王秃发檀的之女嫁西秦太祖乞伏炽磐

西秦太祖乞伏炽磐女兴平公主嫁北凉太祖沮渠蒙逊

西秦太祖乞伏炽磐女平昌公主嫁北凉太祖沮渠蒙逊太子沮渠兴国

北凉太祖沮渠蒙逊女兴平公主嫁北魏太武帝拓跋焘

北魏明元帝拓跋嗣之女始平公主嫁夏帝赫连昌

北魏明元帝拓跋嗣之女武威公主嫁北凉王沮渠茂虔

北魏宗女兰陵公主嫁柔然可汗郁久闾阿那瑰

北周赵王宇文招女千金公主嫁突厥沙钵略可汗

后梁明帝萧岿之女嫁隋文帝杨坚之子杨广

隋文帝宗女光化公主嫁吐谷浑可汗世伏、伏允

隋文帝宗女安义公主嫁突厥启民可汗染干

隋文帝宗女义成公主嫁突厥启民可汗、始毕可汗、处罗可汗、颉利可汗

隋炀帝宗女信义公主嫁西突厥泥厥处罗可汗

隋炀帝宗女华容公主嫁高昌十二任王曲伯雅

隋炀帝小女(争议)淮南公主嫁突厥突利可汗

639年,唐太宗侄女弘化公主(淮阳王李道明的女儿)嫁吐谷浑诺曷钵

641年,唐太宗宗女文成公主嫁吐蕃松赞干布

710年,唐中宗养女金城公主(王李守礼的女儿)嫁吐蕃赞普尺带珠丹

717年,唐玄宗宗女永乐公主杨氏(唐太宗孙子李续外孙的女儿)嫁契丹首领李失活、李娑固

717年,唐玄宗外甥女固安公主辛氏嫁奚首领李大、李鲁苏

722年,唐玄宗外甥女燕郡公主慕容氏嫁契丹首领李郁于、李吐于

726年,唐玄宗外甥女东华公主陈氏嫁松漠郡王李邵固(契丹)

726年,唐玄宗外甥女东光公主韦氏(唐中宗女李季姜的女儿)嫁奚首领李鲁苏

744年,唐玄宗宗女和义公主(告城县令李参之女)嫁宁远国王阿悉烂达干

745年,唐玄宗外孙女静乐公主独孤氏(唐玄宗女信成公主的女儿)嫁契丹王李怀秀

745年,唐玄宗外甥女宜芳公主杨氏(唐中宗女长宁公主的女儿)嫁奚王李延宠

758年,唐肃宗第二女宁国公主嫁回纥英武威远可汗

758年,唐肃宗侄女小宁国公主(荣王李琬之女)嫁回纥英武威远可汗、英义可汗

769年,唐代宗时崇徽公主嫁回纥可汗移地健 [4]

788年,唐德宗第八女咸安公主嫁回纥武义成功可汗

821年,唐穆宗第四妹太和公主嫁回纥崇德可汗

唐懿宗第二女安化公主嫁南诏王隆舜(彝),未成婚

南汉襄帝刘隐女清远公主嫁闽太宗王延钧

夏毅宗李谅祚与梁皇后之女嫁西蕃大首领董毡之子蔺逋比

耶律襄女义成公主嫁夏州都督(西夏太祖)李继迁

宗女兴平公主嫁西夏景宗李元昊

宗女成安公主耶律南仙嫁西夏崇宗李乾顺

共38女,其中皇女10位、同姓宗室女22位、身份不明6位,下嫁汪古部(突厥)16位、畏兀儿9位、高丽9位、吐蕃4位,元朝和亲列表:

汪古部

阿剌海别吉公主嫁汪古部首领不颜昔班,后嫁其侄镇国与弟孛要合(成吉思汗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独木干公主嫁汪古部首领聂古台,后嫁其弟察忽(拖雷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月烈公主嫁汪古部首领爱不花(忽必烈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叶里迷失公主嫁汪古部首领孛要合之子君不花(贵由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忽答迭迷失公主嫁汪古部首领阔里吉思(太子真金女,孛儿只斤氏)

爱牙失里公主嫁汪古部首领阔里吉思(元成宗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亦怜真公主嫁汪古部首领孛要合之孙囊家台(未知)

回鹘公主嫁汪古部首领孛要合之孙丘邻察(宗王阿只吉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阿实秃忽鲁公主嫁汪古部首领术忽难(宗王奈刺不花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叶绵干真公主嫁汪古部首领术忽难(宗王兀鲁歹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速哥八剌公主嫁汪古部首领马札罕(宗王晃兀帖木儿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竹忽真公主嫁汪古部首领孛要合之孙火思丹(宗王卜罗出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奴伦公主嫁汪古部首领阔里吉思弟阿里八斛(宗王完泽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阿剌的纳八刺公主嫁汪古部首领术安(晋王甘麻刺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吉剌实思公主,封赵国公主嫁汪古部首领阿剌忽都(不知)

难公主嫁汪古部首领马札罕(宗王晃兀帖木儿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畏兀儿

也立安敦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阿尔忒的斤(成吉思汗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阿刺真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怯失迈失(窝阔台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巴巴哈儿主嫁畏兀儿亦都护火赤哈儿的斤(贵由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不鲁罕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纽林的斤(窝阔台孙女,孛儿只斤氏)

八卜叉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纽林的斤(窝阔台孙女,不鲁罕公主妹,孛儿只斤氏)

兀刺真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纽林的斤(安西王阿难答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雪雪的斤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雪雪的斤(不知)

朵儿只思蛮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帖睦尔普化(宗王阔端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也先忽都公主嫁畏兀儿亦都护帖睦儿补化之子不答失里(不知)

高丽

忽都鲁揭里迷失公主,封安平公主嫁高丽忠烈王(忽必烈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宝塔实怜公主,封蓟国大长公主嫁高丽忠宣王(蒙哥女,皇女孛儿只斤氏)

也速真公主嫁高丽忠宣王(不知)

亦怜真八刺公主,封濮国长公主嫁高丽忠肃王(营王也先帖锁南藏卜木儿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金童公主,封曹国长公主嫁高丽忠肃王(魏王阿不哥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伯颜忽都公主,封庆华公主嫁高丽忠肃王(宗王伯颜忽都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亦怜真班公主,封德宁公主嫁高丽忠惠王(镇西武靖王焦八(搠思班)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宝塔失里公主,封徽懿鲁国大长公主嫁高丽恭愍王(魏王阿不哥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纳论公主,封国公主嫁高丽沈王王皓(梁王松山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吐蕃

墨卡顿公主嫁八思巴弟吐蕃白兰王恰那多吉(宗王阔端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贝丹公主嫁吐蕃白兰王恰那多吉之子达玛巴拉(宗王阔端子启必帖木儿女,亲王女孛儿只斤氏)

门达干公主嫁吐蕃白兰王达尼钦波桑波贝(元成宗姐,孛儿只斤氏)

布达干公主嫁吐蕃白兰王(不知)

中国和亲史到了清代才达到顶峰,虽然目前很难做出精确统计,但据秦永洲和华立的统计,自天命初到乾隆末下嫁到外藩蒙古的,“从公主到乡君就有70余人之多。见诸《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传》的额驸有69人,八旗中的尚不在内”;“嘉道年间,科尔沁、敖汉、巴林部共公主子孙、台吉、姻亲3000余人,这在人口稀少的蒙古族是相当客观的数字。自天命初到乾隆末下嫁到外藩蒙古的公主、格格共有公主22人、郡主21人、县主6人、郡君9人、县君7人、乡君6人。据道光年间的统计,当时科尔沁达尔汉王旗下有公主子孙台吉、姻亲台吉共2000人,土谢图王旗下公主子孙台吉500余人,敖汉旗下有600余人,巴林旗下有170余人。

努尔哈赤第三女莽古济嫁蒙古敖汉部长琐木诺杜棱

努尔哈赤第八女聪古伦嫁蒙古喀尔喀部台吉博尔济吉特氏固尔布锡

努尔哈赤养孙女肫哲嫁蒙古科尔沁部台吉博尔济吉特氏奥巴

太宗皇太极第一女固伦公主嫁蒙古敖汉郡王班第

太宗皇太极第二女马喀塔嫁蒙古察哈尔亲王额哲

太宗皇太极第三女延庆公主嫁蒙古科尔沁亲王奇塔特

太宗皇太极第四女雅图嫁蒙古卓礼克图亲王弼尔塔哈尔

太宗皇太极第五女阿图嫁蒙古巴林郡王色布腾九

太宗皇太极第八女嫁蒙古土谢图亲王巴雅斯护朗

圣祖康熙帝玄烨第三女固伦荣宪公主嫁蒙古巴林郡王乌尔衮

圣祖康熙帝玄烨第五女和硕端静公主嫁蒙古喀尔沁杜棱郡王噶尔臧

圣祖康熙帝玄烨第六女固伦恪靖公主嫁蒙古喀尔喀亲王敦多布多尔济

圣祖康熙帝玄烨第十五女和硕敦恪公主嫁蒙古科尔沁台吉多尔济

恭亲王常宁第一女固伦纯禧公主嫁蒙古科尔沁台吉班第

怡亲王胤祥第四女和硕和惠公主嫁蒙古喀尔喀亲王丹律多而济之子多尔济塞布腾

庄亲王胤禄第一女和硕端柔公主嫁蒙古科尔沁郡王清齐默特多尔济

高宗乾隆帝弘历第三女固伦和敬公主嫁蒙古科尔沁亲王巴布腾巴尔珠尔

高宗乾隆帝弘历第七女固伦和静公主嫁蒙古博尔济吉特氏拉旺多尔济

仁宗嘉庆帝琰第三女庄敬和硕公主嫁蒙古科尔沁亲王索特纳木多布济

仁宗嘉庆帝琰第四女庄静固伦公主嫁蒙古土默特贝勒玛尼巴达喇

宣宗道光帝绵宁第四女寿安固伦公主嫁蒙古奈曼部札萨克郡王德穆楚札克布


相关文章推荐:
和戎 | 春秋战国 | 左传 | 中行氏 | 礼记乐记 | 晁错 | 隶释 | 赵晔 | 吴越春秋 | 三国志 | 诸葛亮传 | 古今小说 | 史记 | 刘敬叔孙通列传 | 刘敬 | 苏郁 | 咏和亲 | 醒世恒言 | 质婆 | 孙枝蔚 | 贵阳文史 | 林建曾 | 中国古代民族 |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 崔明德 | 民族英雄 | 晋国 | 周礼 | 林恩显 | 政治婚姻 | 房玄龄 | 匈奴族 | 沮渠蒙逊 | 乞伏炽磐 | 鲜卑族 | 南凉 | 秃发乌孤 | 西秦 | 乞伏乾归 | 司马迁 | 周襄王 | 辩证唯物主义 | 乌孙 | 衡阳公主 | 阿史那社尔 | 南匈奴 | 中原 | 刘邦 | 冒顿单于 | 请婚 | 西突厥 | 以夷制夷 | 突厥 | 河套 | 汉武帝 | 呼韩邪单于 | 昭君出塞 | 回赐 | 互市 | 中原地区 | 和亲公主 | 汉代 | 兴平县 | 茂陵 | 霍去病墓 | 交河公主 | 杜进 | 民族融合 | 游牧民族 | 王昭君 | 宁胡阏氏 | 刘细君 | 黄鹄 | 宗室女 | 匈奴单于 | 秦汉 | 控弦 | 韩王信 | 马邑 | 朔县 | 高帝 | 晋阳 | 平城 | 白登山 | 山西大同 | 白登之围 | 陈平 | 阏氏 | 娄敬 | 吕后 | 汉元帝 | 恩格斯 | 封建主 | 大一统 | 东突厥 | 伯克 | 天可汗 | 汉高祖 | 冒顿单于 | 汉惠帝 | 冒顿单于 | 汉文帝 | 冒顿单于 | 汉文帝 | 老上单于 | 汉文帝 | 老上单于 | 汉文帝 | 军臣单于 | 汉景帝 | 军臣单于 | 汉景帝 | 军臣单于 | 汉武帝 | 军臣单于 | 汉武帝 | 细君公主 | 昆莫 | 猎骄靡 | 汉武帝 | 解忧公主 | 岑陬 | 翁归靡 | 王昭君 | 呼韩邪单于 | 前秦世祖 | 苻坚 | 仇池 | 杨定 | 前秦高帝 | 苻登 | 东平公主 | 乞伏干归 | 北燕 | 冯跋 | 乐浪公主 | 柔然 | 郁久闾斛律 | 后秦 | 姚兴 | 西平公主 | 北魏明元帝 | 拓跋嗣 | 南凉 | 秃发檀 | 乞伏炽磐 | 乞伏炽磐 | 兴平公主 | 北凉太祖 | 沮渠蒙逊 | 乞伏炽磐 | 平昌公主 | 北凉太祖 | 沮渠蒙逊 | 沮渠兴国 | 北凉太祖 | 沮渠蒙逊 | 兴平公主 | 北魏太武帝 | 拓跋焘 | 北魏明元帝 | 拓跋嗣 | 始平公主 | 赫连昌 | 北魏明元帝 | 拓跋嗣 | 武威公主 | 北魏 | 兰陵公主 | 郁久闾阿那瑰 | 北周 | 宇文招 | 千金公主 | 沙钵略可汗 | 后梁明帝 | 萧岿 | 隋文帝 | 杨广 | 隋文帝 | 光化公主 | 吐谷浑 | 可汗 | 世伏 | 伏允 | 隋文帝 | 安义公主 | 启民可汗 | 染干 | 隋文帝 | 义成公主 | 启民可汗 | 始毕可汗 | 处罗可汗 | 颉利可汗 | 隋炀帝 | 信义公主 | 西突厥 | 泥厥处罗可汗 | 隋炀帝 | 华容公主 | 高昌 | 曲伯雅 | 隋炀帝 | 淮南公主 | 突利可汗 | 唐太宗 | 弘化公主 | 李道明 | 吐谷浑 | 诺曷钵 | 唐太宗 | 文成公主 | 吐蕃 | 松赞干布 | 唐中宗 | 金城公主 | | 李守礼 | 赞普 | 尺带珠丹 | 唐玄宗 | 永乐公主 | 唐太宗 | 李续 | 契丹 | 李失活 | 李娑固 | 唐玄宗 | 固安公主 | | 李大 | 李鲁苏 | 唐玄宗 | 燕郡公主 | 李郁于 | 李吐于 | 唐玄宗 | 东华公主 | 李邵固 | 唐玄宗 | 东光公主 | 唐中宗 | 李季 | 李鲁苏 | 唐玄宗 | 和义公主 | 李参 | 宁远 | 唐玄宗 | 静乐公主 | 唐玄宗 | 信成公主 | 李怀秀 | 唐玄宗 | 宜芳公主 | 长宁公主 | 唐肃宗 | 宁国公主 | 回纥 | 唐肃宗 | 李琬 | 唐代宗 | 崇徽公主 | 移地健 | 唐德宗 | 咸安公主 | 唐穆宗 | 太和公主 | 崇德可汗 | 唐懿宗 | 安化公主 | 南诏王 | 隆舜 | 南汉 | 刘隐 | 清远公主 | | 王延钧 | 夏毅宗 | 李谅祚 | 梁皇后 | 西蕃 | 董毡 | 义成公主 | 夏州 | 西夏 | 李继迁 | 兴平公主 | 西夏景宗 | 李元昊 | 成安公主 | 耶律南仙 | 西夏崇宗 | 李乾顺 | 汪古部 | 畏兀儿 | 高丽 | 阿剌海别吉 | 孛要合 | 成吉思汗 | 拖雷 | 月烈 | 忽必烈 | 叶里迷失 | 孛要合 | 君不花 | 贵由 | 忽答迭迷失 | 阔里吉思 | 真金 | 爱牙失里 | 阔里吉思 | 元成宗 | 孛要合 | 回鹘 | 宗王 | 术忽难 | 术忽难 | 速哥八剌 | 完泽 | 术安 | 赵国公主 | 成吉思汗 | 窝阔台 | 贵由 | 不鲁罕公主 | 窝阔台 | 八卜叉公主 | 纽林的斤 | 窝阔台 | 安西王 | 阿难答 | 阔端 | 不答失里 | 安平公主 | 高丽忠烈王 | 忽必烈 | 高丽忠宣王 | 蒙哥 | 高丽忠宣王 | 高丽忠肃王 | 金童 | 曹国长公主 | 高丽忠肃王 | 庆华公主 | 高丽忠肃王 | 宗王 | 德宁公主 | 高丽忠惠王 | 鲁国大长公主 | 高丽恭愍王 | 王皓 | 王松山 | 八思巴 | 达玛巴拉 | 王阔 | 达尼钦波桑波贝 | 元成宗 | 布达干公主 | 秦永洲 | 天命 | 乡君 | 科尔沁 | 巴林 | 台吉 | 达尔 | 努尔哈赤 | 莽古济 | 杜棱 | 努尔哈赤 | 聪古伦 | 努尔哈赤 | 科尔沁 | 奥巴 | 皇太极 | 固伦公主 | 班第 | 皇太极 | 马喀塔 | 察哈尔 | 额哲 | 皇太极 | 皇太极 | 塔哈尔 | 皇太极 | 皇太极 | 康熙帝 | 玄烨 | 固伦荣宪公主 | 乌尔衮 | 康熙帝 | 玄烨 | 和硕端静公主 | 噶尔臧 | 康熙帝 | 玄烨 | 固伦恪靖公主 | 敦多布多尔济 | 康熙帝 | 玄烨 | 和硕敦恪公主 | 科尔沁 | 恭亲王 | 常宁 | 固伦纯禧公主 | 怡亲王 | 胤祥 | 和硕和惠公主 | 多尔济塞布腾 | 庄亲王 | 胤禄 | 和硕端柔公主 | 齐默特多尔济 | 乾隆帝 | 弘历 | 固伦和敬公主 | 巴布 | 乾隆帝 | 弘历 | 固伦和静公主 | 嘉庆帝 | | 庄敬和硕公主 | 科尔沁 | 索特纳木多布济 | 嘉庆帝 | | 庄静固伦公主 | 土默特 | 道光帝 | 寿安固伦公主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