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黑名单工作室

黑名单工作室是一队台湾的音乐组合,他们推出了一只很突出的专辑叫做《抓狂歌》。这张在台湾长达十年的戒严令解除后两年,据闻用了五年时间制作的专辑,成为台湾音乐史上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团员包括王明辉、陈明瑜、陈明章。

1989年底,由王明辉、陈主惠与司徒松合组的黑名单工作室,首先在主流唱片公司密集的台北,进行了一场持续至今的地下音乐革命。他们找来陈明章林哲等人,共同制作出“抓狂歌”这张堪称台语歌曲里程碑的经典专辑。

“这是台语人、歌、文化的惊人突破”李宗盛如是说。乐评人翁嘉铭则认为:““抓狂歌”专辑的出版,可视为台湾“新歌谣”崛起的先端。”“抓狂歌”专辑中,由王明辉词曲主导的“台北帝国”、“民主阿草”和“出租车”,在曲式方面结合了黑人雷鬼音乐、饶舌乐和台湾“杂念仔”的风格,藉此铺陈出现代台湾社会的各种面貌,不但极具原创力,精神上也最贴近黑人Rap的形式 -- 作为中下阶层人民控诉社会不公不义的工具。而由陈明章创作,具传统民谣色彩的“庆端阳”、“新庄街”等现代台湾歌谣,不但汲取老戏曲的养分,更重现了台语歌亲切又富省思能力的人文精神。整张专辑编曲的层次丰富、取材宽广 (像“民主阿草”的编曲结尾部分是取材自华格纳歌剧),在流行音乐作品中殊为少见。

“黑名单”赋予台湾歌的新时代精神,一改过去台语歌曲悲叹情愁和命运得失的“哭调”,也挣脱出台语歌中常见人物自卑自怜的颓废心态,同时也避免成为“爱拼才会赢”之类盲目的乐观派。此外,它更有别于主流媒体上的国语歌。“国语歌曲的创作,基本上是循着西洋音乐的轨迹走,怎么写也写不出生活化的东西。从“民主阿草”的歌词我们可以看出,黑名单的歌没那么矫饰,当然也没有国语歌曲那么浪漫。”这是陈明章对国台语创作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不希望它变成民俗的,那个意义不同。”王明辉解释,“就像三十年前的照片和现在的拿来比,它是很自然在改变,不是强求的。所以我们做台语歌就要不一样,因为时代不同了。”主唱之一的林哲更强调:“我们不是在做保存,不是要去仿古,我们要做的是90年代的台湾音乐!”几年下来,随“抓狂歌”之后的“向前走”、“春风少年兄”、“少年也,安啦!”等新台语歌的风行,不但证实了黑名单的预言,更扶正了属于平凡大众的台语歌曲的主流地位,不仅在新生代阅听人的市场上有所斩获,更创造出“下午的一出戏”等深具人文关怀和辽阔史观的经典作品,近年来本地国语歌曲实难拿出等质的作品与之相比。

《抓狂歌》是台湾“黑名单工作室”于1989年所推出的第一张音乐专辑。由于这张专辑挑战传统的强烈企图心,一方面几乎完全以闽南语发声,另一方面却又完全不同于之前市场上流行的闽南语歌,而是以摇滚、饶舌的音乐方式来呈现,使得这张专辑在台湾流行音乐史上的地位独树一帜,被多数评论家视为是1990年代后发韧之“新台语歌运动”的第一声春雷。

在“后解严社会”的台湾,1989年11月,由“黑名单工作室”制作、滚石有声出版社有限公司发行的《抓狂歌》正式问世。诚如某位评论人所指出的,这是一张在当时兀自从废墟中破芽出土一丝生意的专辑,简介开宗明义定位“台语文化自觉意识苏醒、台语文化再造”,企图请君入瓮,引发观众思考。这张音乐专辑在封面即清楚地标举:“这不是黑白唱,这是咱的番薯仔歌。”在其内页文案中,林秀丽则在一开始就丢出了以下这些问题:

你问过自己吗?

当你熟背中外史地,你对台湾的历史了解多少?

当你对国语、西洋歌曲如数家珍时,可曾对母语歌谣多一些关注?

当台湾现阶段处于极度动荡中,你想过自己在这个时代所扮演的角色吗?

这些问题,你问过自己吗?

接下来,在林秀丽将标题列为〈阮听见台湾的心卜卜跳〉的文案中,她也这样指出:

台语歌谣何去何从?

如何创造与时俱进的台湾歌谣?

让台湾的新生代正确的对待母语与自身情感的关系?

以上这些问号,也许都和你毫无干系,也许和你生生相息,但是有一群人,他们却将它视为生命最重要的一件事,开始了长达五年的思索、创作和找寻。

对于“黑名单工作室”的创作理念,林秀丽则在《抓狂歌》音乐专辑的文案作出如下的说明:

他们是一群流行音乐的异议份子,不喜受形式拘束,大胆运用音乐说出真心话,宏愿用熟悉的母语,以音符勾勒出台湾四十年来的变迁风貌,诚恳地对台湾现实社会提出一种看法,赋予台湾歌的新时代精神,和更多生于斯、长于斯的人分享。

这张专辑的每一首歌都反应了当时台湾的政治、经济、社会等现象。一方面,歌曲〈出租车〉、〈新庄街〉、〈阿爸的话〉将重点摆在刻划市井小民的生活景况。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歌曲如〈民主阿草〉,却以批判政府的犀利词句,大胆地讽刺台湾政治问题。有评论者在总结这张专辑时指出:

反应纷呈的先行者《捉狂歌》,划时代地突破当时台语歌曲意义、语言符号、纯粹结构的专断性,更开阔指涉未来,或许不克尽全功(还是有它的缺矢,意识型态的定位问题),但也为后来的台语音乐工作者开创新颖的方向。

现代新潮的曲风却前所未有的全以台语演唱,结合饶舌、雷鬼及台湾“杂念仔”风格的前卫创作,直接以美学形式批判威权政治对台湾在地语言及历史的压抑(简妙如 2005)。

说这张是无极元始台语念歌 (RAP) 经典至尊,应是一点也不为过(dary 2005)。

挑战长久以来受商业体系宰制的台语歌曲格局,专辑《抓狂歌》,一首首讽喻时事、批判现况的犀利歌曲,像一颗炸弹投向歌坛(刘力君 1999)。

“台湾新音乐”对主流“政治”进行嘲讽的歌曲,以“黑名单工作室”在1989年底发行的《抓狂歌》最早(杨克隆)。

《抓狂歌》一出版时,正象征著台语流行新时代的开始。……《抓狂歌》无遗地在当时对青年学子造成深远的影响,其中的〈民主阿草〉还成为台湾最后一首禁歌(林良哲)。


相关文章推荐:
林哲 | 李宗盛 | 禁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