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狐蝠(哺乳纲翼手目狐蝠科生物)

狐蝠是世界上最大的蝙蝠种类,体型较一般蝙蝠大,两翼展开长达90厘米以上。由于头型似狐,口吻长而伸出,故称狐蝠。日间成群倒挂在大树枝上,夜间成群出动,觅食野果、花蕊,对果园危害极大。每胎1仔,冬季隐藏于洞穴中冬眠。在中国云南分布有莱氏狐蝠(Pteropus lylei),在台湾则有台湾狐蝠(Pteropusdasymallus)。 [1]

狐蝠科成员以大眼睛、狐脸、短尾或无尾、耳朵结构简单、口鼻部较长为特征。一般体型较大,但有些种类很小,体长只有5~40厘米,最小的体重15克(如食花粉、花蜜者),大者达900克。狐蝠属,股间膜不发达,仅沿后肢留存很狭的一条边缘;第1、2指都有爪, [2] 且呈一定程度的游离状(个别种类例外);耳壳简单,卵圆形,耳缘联成圆圈,无耳屏和对耳屏;眼发达,视觉良好;头骨吻部较长,腭部后缘超出臼齿,臼齿齿冠平坦,中央具横沟,适于软质食物;舌很发达,食花粉、花蜜的种类尤其突出,可伸出口外很远。

狐蝠科成员的总体外形多比较接近,但体型差距很大,其中一些最大型的成员如狐蝠属(Pteropus)的大型种类体长超过40厘米,翼展超过1.5米,体重超过1公斤;而小型的无花果果蝠属(Syconycteris)的成员体长仅5~7厘米,翼展不到15厘米,体重不及20克。二者虽然大小差别甚大,但无花果果蝠看上去颇似小型的狐蝠。 [3]

分布于东半球的热带、亚热带地区, [2] 总数超过160种,以东南亚和非洲种类最多。狐蝠科也有少数相貌比较特殊的成员,如非洲的锤头果蝠(Hypsignathus monstrosus)口鼻部膨大似锤子;分布于西太平洋诸岛的背囊果蝠(Notopteris macdonaldi),有不同与其他果蝠的较长的尾。中国境内分布5属7种,见于华南区,包括台湾和海南省。 [4]

其中,种类较珍贵的琉球狐蝠分布于中国琉球群岛和九州南部等地,以及我国的台湾。台湾的亚种(P. d.formosus)为台湾特有,且为台湾翼手类中唯一的食果蝠。分布记录包括台湾的花莲、台东、高雄、兰屿和绿岛,据报道,现仅见于绿岛、花莲及宜兰。

狐蝠科成员均为植食性,其中大型的种类多以果实为食,小型种类主要食花蜜 。它是夜行性动物,清晨及黄昏为其活动高峰时间,常远距离飞行觅食。其主要靠嗅觉发现食物,仅棕果蝠等少数属有超声定位功能。

大型者多聚居,小型者多独栖。终年繁殖,或集中在9~11月间,翌年2月产仔。最多每年1胎,每胎1~2仔,饲养条件下可活20年。

最大蝙蝠或许6年内灭绝

北京时间2009年8月28日消息,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科学家警告说,由于人类的大肆捕杀,生活在东南亚的世界上体型最大的蝙蝠狐蝠将在几年之内走向灭绝。他们表示,如果继续以当前的速度滥捕滥杀,生活在马来西亚西部的狐蝠最快将在6年内灭绝。

在马来西亚以及其它东南亚国家,人们捕杀狐蝠的目的通常是为了果腹和进行比赛。当地人同样认为,狐蝠具有一定的医学价值。马来西亚半岛每年被合法捕杀的狐蝠数量估计在2.2万只左右。非法捕杀的数量现在仍旧是一个未知数。研究人员对这一地区的33个狐蝠栖息地进行了调查,并将狐蝠数量与马来西亚政府颁发的猎捕证数量进行比较,并利用卫星发射器对狐蝠活动进行跟踪。结果发现,狐蝠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泰国之间长达数百公里的区域内活动。

对这些数据进行的电脑分析显示,人类的捕杀已达到狐蝠无法承受的程度,虽然根据最为乐观的估计,东南亚地区的狐蝠数量为50万只。研究显示,在不考虑为保护农业生产进行的合法捕杀以及自然淘汰这些因素,这种蝙蝠可能在6至81年内灭绝。

研究领导人、自然基金会动物流行病学家乔纳森爱波斯坦博士表示:“我们的模型显示,2002年至2005年马来西亚半岛的捕杀活动已达到狐蝠无法承受的程度,致使当地Pteropus vampyrus的生存岌岌可危。根据我们的研究发现,这种蝙蝠在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度尼西亚之间迁移,通过它们的活动区域对其生存状态进行评估,对寻找和制定有效的管理措施非常重要。发生在泰国或印度尼西亚的捕杀对狐蝠的生存带来巨大压力,可能加速狐蝠家族的消亡。”

爱波斯坦等人的研究发现,刊登在26日的英国生态学会《应用生态学杂志》上。爱波斯坦及其同事建议,至少应颁布临时禁捕令,以帮助恢复狐蝠数量。根据这项研究,马来西亚国家公园与野生动物部门正重新审查其有关捕杀狐蝠的政策。爱波斯坦等人的研究显示,狐蝠每晚最远飞行60公里寻找食物,在栖息地之间的飞行距离更是达到数百公里。在热带雨林地区,狐蝠是重要的种子传播者和传粉者。除了沙捞越和婆罗洲外,马来西亚的所有州均对捕杀狐蝠开绿灯。在泰国,捕杀狐蝠是一种合法行为;在印度尼西亚,这种蝙蝠更是不受保护。爱波斯坦说:“我们的研究显示,与其它迁移动物一样,狐蝠也需要迁移区制定相关管理计划对其进行全面保护。”

中国最大的狐蝠标本

1973年10月,原陕西省生物资源考察队接到西安市西郊群众称:近日来,常有两只巨大的怪兽在傍晚飞临,非鹰非雀,不知为何物,搞得人心惶惶。考察队派人守候,捕捉到其中一只雌性,经鉴定为印度狐蝠(PteropusgiganteusBrunnich)。当时测量的体重为625克,展翼宽为103厘米,标本重635克、长255毫米、臂长205毫米、耳长44毫米、后足长55毫米,是国内收藏的最大蝙蝠之一,此后在关中地区再也没有发现过狐蝠。

菲律宾发现新种狐蝠

2007年,马尼拉:一种有着橘红色皮毛、脸上有三条白条纹的新种飞狐,在菲律宾民都洛岛上被发现。后来,菲律宾环境和自然资源部同美国堪萨斯大学组成的考察小组,在考察民都洛岛时证实了这种飞狐的存在。动物学家杰克.埃塞尔斯廷说:“萨布拉延镇的一个居民第一个详细讲述了这种飞狐。这种飞狐被命名为民都洛果蝠,研究人员认为这是菲律宾独有的动物品种。

狐蝠与尼帕病毒

1998年,马来西亚北部流行一种神秘的疾病,病人出现高热、肌肉酸痛,甚至致命的脑水肿。该病在7个月内席卷全国,导致105人死亡。在寻找疾病源头的过程中,研究人员最终追溯到了一个大型养猪场,这里被确定为尼帕病毒的发源中心。他们发现,狐蝠经常光顾养殖场的芒果树,在饱餐之后留下大量残渣。猪吃的剩芒果中,带有含尼帕病毒的蝙蝠唾液。虽然这种病毒没有使蝙蝠患病,却使猪出现了频繁干咳的呼吸道症状。疾病专家发现,发病的人类与猪感染的是同一种病毒,即尼帕病毒。事实上,猪是一种病毒发生突变的高效孵化器,它可以同时感染一种禽类传播病毒和一种人类传播病毒,两种病毒在猪的体内交换遗传密码,进行了病毒的重新组合,结果就产生了这种新发病类似流感的脑炎,马来西亚为此宰杀了110万头猪。经研究人员调查,尼帕病毒的暴发与破坏森林有关。森林被砍伐后,迫使狐蝠从传统的森林环境中迁移到附近的果园觅食。

狐蝠与亨德拉病毒的抗体

亨德拉病毒出现后,当地对5000 多家养动物进行了抗体检测,没发现有抗亨德拉病毒的抗体。后来,调查的目标转到了能在发病地区之间活动的野生动物,继而发现黑狐蝠、灰头狐蝠、小红狐蝠、眼圈狐蝠等四种狐蝠体内具有抗亨德拉病毒的抗体。此后,又在一只怀孕的灰头狐蝠生殖道内分离到亨德拉病毒。对昆士兰的1043 个狐蝠样本进行血清学检测,发现47%的样本呈亨德拉病毒阳性反应。抗体监测发现狐蝠体内的抗体水平与疾病的地方流行性相一致,预示狐蝠处于感染的亚临床状态。虽然没有发现病毒从狐蝠直接传播给马,但实验室感染证实这种方式是可能的。最可能的传播途径就是马采食了被携带病毒的狐蝠胎儿组织或胎水污染的牧草所致。在昆士兰,马群的发病时间正好与果蝠的繁殖季节相重叠,而且从实验室感染和自然感染的狐蝠胎儿组织中均分离到亨德拉病毒,进一步支持了这一推测。其次,马由于采食狐蝠吃剩的果实而感染也是发病的原因之一,病毒在马群中的传播是通过感染的尿液或鼻腔分泌物,人由于与病马接触而感染。实验室感染的情况下,亨德拉病毒却不易传播。

狐蝠可能携带埃博拉病毒

新的研究表明,狐蝠可能是埃博拉病毒的宿主,尤其是在中非居民有捕食狐蝠传统的情况下。

自1976年首次记录的人类感染埃博拉病毒爆发以来,研究者们一直不能确定这种病原体的野生宿主。在这次研究中,来自加蓬民权国际医学中心的Eric M. Leroy博士及其同事们描述了在三种狐蝠中存在无症状隐性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相关情况。

正如《自然》杂志的报道,最近在加蓬和刚果共和国的人和大猩猩间发生了埃博拉病毒爆发,研究者们在此期间收集了超过1000只小型脊椎动物,然后对其进行埃博拉病毒的检测。这些动物包括679只蝙蝠、222只鸟和129只小型陆地动物。

研究者们说,在三种蝙蝠中发现了埃博拉病毒的G特异性免疫球蛋白,其中的每一种都有着广泛的地理分布,并覆盖发生人类埃博拉病毒爆发的地区。

“人类可以通过教育避免从狐蝠感染埃博拉病毒,因为发生爆发地区的当地居民喜欢捕食这些动物”,研究者们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相关文章推荐:
冬眠 | 台湾狐蝠 | 狐蝠属 | 狐蝠科 | 果蝠 | 狐蝠科 | 果蝠 | 华南区 | 琉球狐蝠 | 琉球群岛 | 花莲 | 高雄 | 绿岛 | 宜兰 | 果实 | 高峰时间 | 棕果蝠 | 生存状态 | 国家公园 | 热带雨林 | 沙捞越 | 婆罗洲 | 关中地区 | 马尼拉 | 菲律宾 | 民都洛岛 | 亨德拉病毒 | 昆士兰 | 马采 | 马群 | 埃博拉病毒 | 中非 | 加蓬 | 刚果共和国 | 特异性免疫球蛋白 | 地理分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