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康定情歌(四川民歌)

《康定情歌》又叫《跑马溜溜的山上》,是四川康定地区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民歌,经吴文季、江定仙编曲,由喻宜萱1947年4月19日在南京演唱。此后《康定情歌》在全国流传,而且声名远扬海外,得到各国人民的喜爱。

大多数人认为该歌曲是由民歌发展而来。一位老人说,他们十几岁时在康定听见的康定情歌不是今天这个样唱的,那时是这样:“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端端溜溜的照在朵洛大姐的门,朵洛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哟,会当溜溜的家来会为溜溜的人”。当时还有一个美好的传说,康定城有一卖松光的藏族姑娘名叫朵洛,长得漂亮美丽,举世无双,康定人称“松光西施”。每天早上她都要上街卖松光,康定人只要听见她叫卖松光的声音,都要打开门窗探出头来,有的是为了买松光,更多的是为了一睹“松光西施”的芳容。康定情歌唱的就是朵洛。这可能就是康定情歌最早的雏型了。按老人的年龄来算,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康定情歌就已萌生。1946年,吴文季在任音乐文化教员的过程中,一个马夫哼唱的一首《溜溜调》旋律吸引了他,经他整理,改编或加工,并将它定名为《跑马溜溜的山上》。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大约在1930年前,李依若在成都读大学时,与一个同姓李的同学恋爱。姓李的同学是康定人。李依若与女友结伴到康定跑马山玩耍时,根据湘西“溜溜调”编了一首《跑马歌》,唱给“李家溜溜的大姐”听,以示求爱(即后来的《康定情歌》)。由于家人和族人的反对,婚事未能成功,家里不给他钱读书,后来还全靠他的义父石体元(时任四川省财政厅厅长)和李姑娘的相助,才完成了大学学业。李依若的同龄好友和他的遗孀赵氏老人都多次听他唱过这首《跑马歌》,因此,他们都坚信《康定情歌》有原作者就是李依若。一个叫欧明学的人说:李依若到他家去吃酒时教他唱的这首歌,还说歌的名字叫《康定城歌》,而且里面的词句有劳动溜溜的好,且是李家溜溜的大哥不是现在张家溜溜的大哥。在马渡我发现当地的方言土语与全县相同,都有端端、人才好、会当家、月儿弯弯等等,马渡的山歌多用溜溜、连连作衬词。

一部分人认为《康定情歌》是康定北关外雅拉沟一带农牧民首创的一首民歌,属于“溜溜调”,本来只有前三段。四十年代前期,康定的少年儿女在“伴花夜”(陪新娘欢度婚前之夜)或打趣“儿女之情”时,都爱唱这首歌,词中“李家大姐”、“张家大哥”,通常要临时改唱成眼前女方和男方的姓氏。抗战时期,在重庆这首民歌的最早采集者是音乐家郑沙梅,他当时是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教授,也在界石场国立边疆学校任教,在采集康区民歌时,康定学生曹素芳、乔淑媛、李培源、孙玉华等,给他唱了不少民歌,其中就有“跑马溜溜的山上”这一首,时间是1944年秋季。

1941年日寇发动太平洋战争后,吴文季在四川甘孜参加了准备到缅甸作战的中国远征军,任文化音乐教员。这段时期他常漫步康定城里,观察了解民情。

1946年,一个马夫哼唱的一首《溜溜调》旋律吸引了他,经他整理,改编或加工,终于诞生了如今享誉世界的《康定情歌》。当时他把这首歌曲定名为《跑马溜溜的山上》,为了更充分更鲜明地表现康巴人的婚恋高度自由,他添上了“世间溜溜的女子任你溜溜的爱哟,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的求哟.......”这段歌词。这首日后定名为《康定情歌》的四川民歌推上了中国和世界的音乐舞台,其间喻宜萱、江定仙固然立了大功,吴文季的伯乐身份因他后半生令人生悲的凄惨遭遇更应受到音乐界的充分尊重:这是对人的尊重,也是对历史的尊重,对真理的尊重。

1946年,为了在南京国立音乐学院师生联欢会上演唱,吴文季把《跑马溜溜的山上》这首经他发现并艺术加工过的康定民歌请求他的老师作曲系主任江定仙先生编配钢琴伴奏谱。当时江定仙身边没有钢琴,却热情地利用风琴配出了伴奏,为这首民歌锦上添花,并收进他编成的五线谱民歌集:当年吴文季的同学,如今是德高望重的作曲家的王震亚教授亲眼目睹了当时的情景。2002年4月,喻宜萱教授的学生方辉胜、文有仁与《甘孜报》总编辑郭昌平等人访问喻宜萱和王震亚两位教授,他们都一致否认这首歌曲出于“西部歌王”王洛宾之手的传闻,明确肯定吴文季的伯乐地位。

1947年在南京国立音乐学院联欢会上,在江定仙编配的钢琴伴奏乐谱伴奏下最初演唱《跑马溜溜的山上》的人是武定谦老师。随后不久歌唱家喻宜萱在正式音乐会上的独唱获得巨大成功,使《康定情歌》成了出水芙蓉,开始令世人瞩目。1948年上海大中华唱片公司录制了喻宜萱演唱的《康定情歌》,唱片上标明的字样是喻宜萱演唱,江定仙编曲。江定仙当年是中国音乐界的泰斗人物,有强大的“品牌效应”,而吴文季当年只是他的学生,为人温和、良恭俭让,他采撷、加工或改编的民歌能在世人产生如此令他欣喜的影响,他会完全满足于这样的成就感。当然不会在“名”上与自己的老师纠缠而降低自己高尚的人格。在那个时代成长的社会精英,这样待人处事是很自然的事。

喻宜萱与《康定情歌》

2005年3月,那年已经97岁高龄的喻宜萱曾接受中央电视台的访谈,讲了这首歌曲和她的机缘。喻先生说,她得到这首歌曲是在1947年的春天,那个时候,她到南京去开独唱音乐会,邀请老同学江定仙先生给他伴奏。江先生在合伴奏的时候,说他有一本很有价值的民歌集,想送给喻先生,喻先生马上就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曲子不多,很薄的一本民歌集。她翻到最后一首,就是《康定情歌》,其他的歌曲她好像都没有太注意,但这首歌曲引起她很大的兴趣。喻先生说,她与这首歌这是说是一见钟情。

1947年4月19日在南京国际俱乐部,因突然停电,剧场工作人员拿出备用蜡烛插在高脚烛台里,喻先生在烛光摇曳中首唱《跑马溜溜的山上》(也即《康定情歌》)。此后,《跑马溜溜的山上》成了她节目单里的保留节目。1948年7月,时任西北行辕主任、新疆省主席的张治中将军邀请喻宜萱到西北演唱。她在兰州市里举办两场演唱会,受到热烈欢迎,欲罢不能,又在兰州大学演唱一场,还在兰州市郊一个三面环山的山谷里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露天演唱会,会场挤满上万听众,轰动一时。以后,她又在迪化(今乌鲁木齐)举办两场独唱会。随着她非常成功的演唱,喜爱唱歌的青年男女嘴边不时会哼出“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的旋律。《康定情歌》从此风靡中国,也流传至二战后刚收回到中国版图的宝岛台湾,还传播到东南亚各国的华侨校园和文艺社团。1949年五、六月间,喻宜萱又先后在法国巴黎、英国伦敦举办个人独唱会,节目单中《康定情歌》总是赫然在目,并说明此曲为中国西南地区康定民歌。

注:这三篇文章载于《集美校友》2007年第1期陈励雄;《吴文季校友和<康定情歌>》;2007年第4期汪清澄:《<康定情歌>未了的故事》;以及吴振聪:《我的恩师吴文季》。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

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

月亮~弯~弯~,康定溜溜的城哟

李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哟

张家溜溜的大哥,看上溜溜的她哟

月亮~弯~弯~,看上溜溜的她哟

一来溜溜地看上,人才溜溜地好哟

二来溜溜地看上,会当溜溜的家哟

月亮~弯~弯~,会当溜溜的家哟

世间溜溜的女子,任我溜溜地爱哟

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地求哟

月亮~弯~弯~,任你溜溜地求哟

《康定情歌》每段有两句歌词、三句旋律。第一乐句前两小节“跑马溜溜的山上”是全曲的主调,后两小节是他的变化重复。第二乐句的前两小节与第一乐句的前两小节相同,后两小节是对主要音调的对换,具有收束性。第三乐句是第二句的变化重复,从低音区起腔,感情真挚、委婉。不仅在节奏上后宽一小节,而且音调的起伏增大了,加重了深切、舒展的情感。第三乐句运用“月亮弯弯”三小节的“衬腔过渡句”导致衬腔过渡句的起音,对上句未尽乐意做补充性的反复,然后再回到句末终止音。运用这种手法,是旋律更加抒情、婉转,同时也加强了这首情歌浓厚的地方特色。

上世纪八十年代,电声乐开始进入中国大陆,由中国上海轻音乐团,中国民族乐团的众多艺术家将《康定情歌》重新编曲、配器,由我国著名歌唱家朱逢博为首的歌唱家开始演唱并传承,使《康定情歌》在国内家喻户晓再现高潮,成为中国经典民歌。


相关文章推荐:
跑马溜溜的山上 | 康定 | 民歌 | 江定仙 | 喻宜萱 | 喻宜萱 | 李依若 | 吴文季 | 喻宜萱 | 张治中 | 喻宜萱 | 兰州大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