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忒娅埃庇法内娅叙拉,希腊化时代的叙利亚塞琉古王朝的公主、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共治王后或女王、摄政女王或太后(前180年起在位至逝世),叙利亚国王安条克三世(大帝)与王后拉俄狄刻三世的女儿,埃及国王(法老)托勒密五世的妻子,国王托勒密六世和托勒密八世的母亲,也可能是女王克利奥帕特拉二世的母亲。她是托勒密王朝第一位以国王母亲的身份统治埃及的女王,也是继阿尔西诺伊一世以后第二位外来的女王,并且是第一位握有实权的女王。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忒娅埃庇法内娅叙拉(希腊语:Κλεοπτρα Α' Θε Επιφανεα η Σρα,拉丁化:Kleopátra I Theá Epiphaneía ē Sýra;约前215年约前176年),希腊化时代的叙利亚塞琉古王朝的公主、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共治王后或女王(女法老,约前193年起在位至逝世)、摄政女王或太后(前180年起在位至逝世),叙利亚国王安条克三世(大帝)与王后拉俄狄刻三世的女儿,埃及国王(法老)托勒密五世的妻子,国王托勒密六世和托勒密八世的母亲,也可能是女王克利奥帕特拉二世的母亲。她是托勒密王朝第一位以国王母亲的身份统治埃及的女王,也是继阿尔西诺伊一世以后第二位外来的女王,并且是第一位握有实权的女王。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全名克利奥帕特拉忒娅埃庇法内娅叙拉(希腊语:ΚλεοπτραΘεΕπιφανεαηΣρα)。其中她的第一个名字克利奥帕特拉(Κλεοπτρα,或译克娄巴特拉)意为“父亲的荣耀”,即指她是她的父亲安条克大帝的荣耀,据说取名自亚历山大大帝的胞妹马其顿的克利奥帕特拉;马其顿的克利奥帕特拉在其生命的最后时刻与托勒密王朝的建立者、埃及国王(法老)托勒密一世订婚,虽然两人没有真正结婚,但托勒密一世以此宣称自己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合法继承人;塞琉古王朝诸王也不甘示弱,也宣称自己是亚历山大大帝的合法继承人,所以安条克大帝为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取了这个名字;她是第1位获此名字的塞琉古王室和托勒密王室成员,故被后世史学家称为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希腊语:ΚλεοπτραΑ')[2];而相对的,克利奥帕特拉一世的哥哥安条克四世本名亚历山大,所以他们兄妹俩被视为亚历山大大帝和马其顿的克利奥帕特拉兄妹的再世,显然这个名字具有政治意义;以后托勒密王朝的很多女王都取这个名字,最后一位、也是最著名的一位就是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而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则是托勒密王朝诸位克利奥帕特拉女王中唯一一位外国人。克利奥帕特拉一世的第二个名字忒娅(Θε,又译西娅)在希腊语中是“女神”的意思,而第三个名字埃庇法内娅(Επιφανεα,又译厄丕法乃)有“显赫的”之意,这两个名字合在一起意为“显赫的女神”,是在她结婚时的王室祭祀仪式上所获得的尊号,带有宗教、神学色彩;她的夫君托勒密五世也同时获得了一个与之相对的男性尊号忒俄斯埃庇法涅斯(希腊语:ΘεΕπιφαν),意为“显赫的(男)神”;他们夫妇俩显然已经被尊为人间的神。她的最后一个名字叙拉(ηΣρα,或译西拉)是绰号,意为“来自叙利亚的”,因为她出嫁前本是叙利亚塞琉古王朝的公主。 作为埃及女王(女法老),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和其他历代法老一样拥有5个代表其神之化身的王衔,但如今她的王衔中只有荷鲁斯名(或称荷鲁斯衔,即假名)和拉名(或称拉之子名,即真名、本名、出生时取的名字)留存于世。她的何鲁斯名在艾得夫神庙的墙壁上被发现,其意为“年轻的女孩、君王(指其父安条克大帝)之女、君王所创造、被埃及众神所喜爱、被赫努姆[3]所装饰、威力巨大的托特[4](这里指其子托勒密六世)的摄政(或共治者)、使两地(指上埃及和下埃及)满意、把人民完全献给使人强壮的塞易斯夫人奈特[5]和大众称颂的哈托尔[6]‘两夫人’(指保护上、下埃及的两位女神)”;而她的拉名即其本名“克利奥帕特拉”。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出生于叙利亚塞琉古帝国的首都安条克(今土耳其安塔基亚),具体的出生时间不确定,大约在公元前219年至前210年之间,也有可能在前212年之前,现大多认为是在前214年。她的父王是安条克三世(被尊为“大帝”),母亲可能是安条克三世的第一任王后拉俄狄刻三世,因为没有任何原始资料表明她的母亲究竟是谁,只能以她懂得出生时间来推测,而推测的前提是她是嫡出(王后所生)的公主,而不是庶出的(即不是私生女)。她是安条克三世五个子女中的第三个,她有两个哥哥(即塞琉古四世和安条克四世)和两个妹妹。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虽然是叙利亚的公主,实际上没有任何叙利亚血统,她是古希腊马其顿王国的后代,所以说她是希腊化的马其顿人。在这一点上,塞琉古王室和埃及托勒密王室一样,都是以异族身份进行统治的。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的早年正值塞琉古帝国逐渐强大、而埃及的托勒密帝国日益衰败之时。年轻的法老托勒密五世统治下的埃及成为其他希腊化各国的侵略对象。安条克三世与马其顿国王腓力五世缔结密约,图谋瓜分托勒密帝国的海外领地。腓力五世夺取了一些岛屿,而安条克三世则在第五次叙利亚战争中把整个小亚细亚和巴勒斯坦攫为己有。

在前196年或前195年或前194年,埃、叙两国媾和。根据条约,埃及方面,托勒密五世承认失去所有被占领土(除塞浦路斯和昔兰尼加收回);叙利亚方面,安条克三世而把克利奥帕特拉公主嫁给托勒密五世,作为两国和解友好的表示。这显然是一场政治联姻。

公元前194年或前193年,托勒密五世与克利奥帕特拉一世的婚礼在拉菲亚(今巴勒斯坦国拉法赫)举行。在结婚时的王室祭祀仪式上,托勒密和克利奥帕特拉被尊为“两位显赫的神”(希腊语:ΘεΕπιφανε),他们的尊号也由此而来。婚后遵照托勒密王室的传统,克利奥帕特拉一世成为托勒密五世的王后和共治女王。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在与托勒密五世的共治时期,关于其活动的记录不多,主要有:前187年,克利奥帕特拉一世被指定为维齐尔(相当于首相),约前189年(前187年以前)或前185年或前184年生独生女克利奥帕特拉二世,前186年或前182年生长子托勒密六世,前184年或前183年或前182年或前181年生幼子托勒密八世。 [1]

前180年,托勒密五世遇刺,年仅5岁或6岁的长子托勒密六世继位。由于国王年幼,无法处理政务,其母克利奥帕特拉一世便以“太后”身份摄政,继续独自统治埃及。她也被认为是摄政女王或依旧是共治女王,因为在希腊化时代的国家(主要是马其顿帝国及其继承者如埃及托勒密帝国、叙利亚塞琉古帝国),女性王室成员的地位和男性不相上下。当托勒密帝国的朝臣们倾向于和塞琉古帝国为敌时,女王的立场比较尴尬,因为塞琉古帝国毕竟是她的娘家,她不可能和娘家人作对;而塞琉古帝国的君臣们也希望女王成为他们在埃及的代理人,不过他们很快失望了,因为女王也不可能置夫君和儿子的基业于不顾。女王替儿子统治的时期也是她生命的最后阶段,在此期间,埃及十分平静,没有战事。她没有与罗马共和国绝交,也没有将他的亡夫托勒密五世晚年进攻叙利亚的计划付诸实施。 [2]

女王的后半生一直致力于使埃及在罗马与叙利亚的冲突中维持中立。而前175年,在女王的娘家叙利亚发生了流血政变,国王塞琉古四世驾崩,本应传位给他尚在襁褓中的儿子,但他的弟弟安条克在帕加马国王的军队支持下杀死了本应继位的侄儿,篡夺了塞琉古王朝的王位,是为安条克四世。安条克四世曾经在罗马当过人质,而女王与罗马和叙利亚的关系,让人怀疑她与这场政变有关,但没有人能说得清。

女王于前176年春季或前178年到前177年之间驾崩,非常突然,不过也有学者猜测,她在弥留之际已经准备好让另外一位德高望重的权威人物在她死后接管她的摄政统治权,所以她的死可以说并不突然。

女王的长子托勒密六世获得了菲洛墨托尔(希腊语:Φιλομτωρ)的绰号,意为“笃爱母亲的”,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出,他统治的早期是在女王的监护或摄政之下度过的。可能是女王唯一的女儿的克利奥帕特拉二世后来按照古埃及王室近亲结婚的传统嫁给了弟弟托勒密六世,并成为弟弟兼丈夫的共治女王。女王的幼子托勒密八世后来也成为了国王。 [3]


相关文章推荐:
希腊化时代 | 叙利亚 | 塞琉古王朝 | 公主 | 古埃及 | 托勒密王朝 | 王后 | 女王 | 摄政 | 太后 | 国王 | 安条克三世 | 大帝 | 托勒密五世 | 托勒密六世 | 托勒密八世 | 阿尔西诺伊一世 | 希腊 | 女王 | 希腊语 | 马其顿 | 埃及国王 | 托勒密 | 亚历山大 | 亚历山大大帝 | 克利奥帕特拉一世 | 女神 | 男性 | 叙利亚 | 埃及 | 塞琉古帝国 | 安塔基亚 | 王后 | 马其顿王国 | 腓力五世 | 岛屿 | 埃及 | 公主 | 巴勒斯坦国 | 结婚 | 托勒密 | 克利奥帕特拉 | 希腊语 | 希腊 | 马其顿帝国 | 托勒密帝国 | 塞琉古帝国 | 埃及 | 统治 | 塞琉古四世 | 军队 | 政变 | 摄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