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啃老族(行业人物)

啃老族,又称“吃老族”或“傍老族”,或者尼特族,尼特族是NEET在台湾的译音,NEET的全称是(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最早使用于英国,之后渐渐的使用在其他国家;它是指一些不升学、不就业、不进修或不参加就业辅导,终日无所事事的族群。在英国,尼特族指的是16~18岁年轻族群;在日本,则指的是15~34岁年轻族群。

“啃老族”并非找不到工作,而是主动放弃了就业的机会,赋闲在家,不仅衣食住行全靠父母,而且花销往往不菲。“啃老族”年龄都在23-40岁之间,并有谋生能力,却仍未“断奶”,得靠父母供养的年轻人。社会学家称之为“新失业群体”。

高等教育的普及化,大学毕业人数逐渐增加,因为高学历的心态,使他们 不愿意从事较低的薪资工作,感觉心理上不平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代部分被称为草莓族的青年吃不了苦,太辛劳的工作不愿去从事,要求工作轻松钱又多,就呈现空等状态,没工作也没读书。 [1]

可分为四类“追求梦想型、丧失自信型、自闭型和家庭溺爱型”。

对于自己的现实工作有理想,非要达理想才能满足自己所需,会有一直转换工作的情形。

因一次的工作经验失败,对往后就业会有挫折感,信心遭受打击,不敢再面对就业。

从小与社会接触环境自然隔阂造成。

从小受到家人的期待,认真读书只为了满足家人的期待,拥有高学历却不懂自己将来打算,遂成米虫的心态 。

曾有一谜语形象生动地刻画出这帮“啃老族”的生活状态,说的是“一直无业,二老啃光,三餐饱食,四肢无力,五官端正,六亲不认,七分任性,八方逍遥,九(久)坐不动,十分无用”,而谜底就是“啃老族”。

在城市里,年轻人靠“啃老”过活,家庭存在“啃老”问题。“啃老族”的现象随着人口压力的增多,经济水平高速发展,物价的升高,将会愈加普遍。

《山东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已经实施15年,对其进行“大修”,其中,“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成年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以无业或者其他理由索取老年人的财物。”这一特别禁止成年子女“啃老”的条款,把这部条例的“大修”工作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人认为,父母对于是否继续资助成年子女本身就有决定权,立法实在没有必要;有人认为,针对“啃老”立法有助于弥补法律空白,对“啃老族”起到警示作用。 [2]

据中国媒体调查,“啃老族”主要有以下六类人:

一是大学毕业生,因就业挑剔而找不到满意的工作;

二是以工作太累太紧张、不适应为由,自动离岗离职的,他们觉得在家里很舒服。

三是“创业幻想型”青年,他们有强烈的创业愿望,却没有目标,缺乏真才实学,总是不成功,而又不愿“寄人篱下”当个打工者。占20;

四是频繁跳槽,最后找不到工作,靠父母养活着

五是下岗的年轻人,他们习惯于用过去轻松的工作与如今紧张繁忙的工作相比,越比越不如意,干脆就离职,约占10;

如今“啃老”已成为一种较普遍的社会现象,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春玲认为可以将“啃老族”分为失业、待业人员群体和低收入就业人员群体。

早在2009年就有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大学毕业生中有多达16.51万“啃老族”,他们大多是因为找不到工作,被迫加入“啃老族”队伍的,他们认为“啃老”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所致,是无奈之举。

然而今天,越来越多原本有工作的年轻人却主动辞职回家,加入了“啃老族”的队伍。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从“被动啃老”变为“主动啃老”。六是文化低、技能差,只能在中低端劳动力市场上找苦脏累工作,因怕苦怕累索性呆在家中

“啃老族“适应环境的能力较弱,在中等教育阶段没得到专业的职业技能训练或没能很好接受职业技能培训,在就业市场中缺乏优势或根本不想就业。

原因:啃老族的诞生多半是因为儿时父母过于溺爱的行为而导致的。大多数啃老族们因为从小依赖父母习惯了,失去了在生活中和社会上独立自理的能力,而且也养成了懒惰和只接受别人的劳动果实的习惯,因而长大了还只会在父母的羽翼下生活。

“啃老族”的行为与不当育儿方式有关。

为什么当代社会出现了很多成年之后还依赖父母生活的“啃老族”?幼儿教育专家认为,“啃老族”的行为与他们在6岁前受到的不当育儿方式有关。

在郑州召开的中国幼儿教师发展论坛上,幼儿教育专家认为,父母对6岁以下儿童不当的教育方式,导致他们成年以后缺乏独立意识和独立能力,“啃老族”就是鲜活的例子。成年以后,在经济、心理、生活等方面缺乏独立意识和独立能力,依然依靠父母的人被形象地称为“啃老族”。

中国园长发展论坛主席、幼儿教育专家李俊杰说:“就拿吃饭来说,孩子都好几岁了,父母还给孩子喂饭;或者当孩子自己吃饭把饭洒出来时,一些父母不是耐心提醒、纠正动作,而是对孩子大声呵斥,这对孩子的独立精神和自信心都是一种打击。”

致力于幼儿教育科学普及工作的学前教育硕士李俊杰说:“对儿童正常行为的压制和约束,不利于培养孩子独立、自信的品格。长此以往,孩子就会变得依赖父母,做事情畏首畏尾。”

专家认为,让孩子自己吃饭,不仅有利于培养孩子的独立精神和自信心,还有利于培养孩子的手眼协调性,对以后孩子学写字、学画画以及培养动手能力都很有帮助。

根据学前教育理论,正常情况下,一个人的个性和心理素质在6岁以前基本定型,如果儿童6岁以前养成过多依赖父母的习惯,那么以后再培养他独立、自信、顽强的品格就会相当困难。

人们对中小学教育已经十分重视,但是对于幼儿教育关注不够。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是独生子女,父母和老人都是围着小孩转,为孩子想是就应该,不知国人是否发现这样的奇怪现象,明明是小孩子什么都懂了,可父母呀老人呀都要说孩子还小,不懂事,这个“不懂事”的年龄是越来越大,不是6岁以下了,实际上,父母对10岁甚至15岁以下儿童的教育方式,都是以溺爱型居多,这样当然就会直接影响成年以后的行为方式。6岁以前不当教育方式的后果,就难以挽回了,更何况是15岁以下呢。

啃老族生活现状调查:啃一口书本啃一口父母。

他从复旦大学某文科类专业本科毕业。

如今,当年的同窗好友,或顺利完成研究生学业,或在事业上小有成就。而他,考了4次研,都以惨败告终,无奈的“啃”了3年老。

刘文彪(化名),27岁,熟悉的朋友都叫他“彪哥”。

为创大业想考研

在大学时,刘文彪是校团委调研部副部长,曾以精彩的竞选演说当选学院团学联主席;在全国大专辩论赛上,他是复旦大学辩论队主力队员。在学校里,他是风云人物,“彪哥”的名号也随之流传开来。

大三第二学期,他决定不找工作,专心考研。“我想在中国政坛上干一番大事业。考研是第一步,因为在我看来,学历意味着话语权,本科生说话的分量显然比不上博士。”

刘文彪直到大学毕业都没通过英语四级考试,难度更高的考研英语成了他面前最难的一道坎。第一次考研,他准备了8个月,其间每天至少学习12小时。大学最后一学期开学时,他看到了考研成绩:全部不及格,英语只有36分。“彪哥”随后开始漫长的考研“苦行僧”生涯。

4次落榜渐孤独

毕业后近3年的时间内,刘文彪没有找过工作。

第一年,由于长期坐着看书,他的体重从87公斤猛增到99公斤,英语考分则从36分增加到40分。另外,总算有一门专业课及格了。

第二年,他虽每天坚持锻炼2小时,体重始终维持在100公斤以上,同样停滞不前的还有考研成绩。

年初,他第4次走进考场,总分却是4次考研中最低的一次。

3年内,他每天晚上11时睡觉,早上6时起床,其他时间要么在看书,要么在去看书的路上。一次次努力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挥之不去的失败和一丝丝日渐增多的白发。

伴随失败的还有孤独。“整天就盼着手机响,但这3年来它就没响过几次。”曾经的好友都在忙着各自的学业和事业,他没有可以倾诉的伙伴。他渐渐忘了“彪哥”这个名号,因为已经太久没人这么叫过他了。

父母南迁伴儿读

考研前,刘文彪的父母远在北京。他们得到消息后立刻决定:来上海,全力支持儿子考研。

一家3口在杨浦区开鲁新村租了一间约20平方米的小屋,月租650元。几年前退休的母亲负责在家照顾儿子饮食起居。父亲辞去北京某大企业副总经理的职务后,在嘉定区某私营企业担任人事主管,月薪明显减少;因路途遥远,每月只能回家一次。

小屋是毛坯房,唯一的电器是电视机。全家的衣服都得靠年过半百的母亲手洗。“高温天最难熬,房间如火炉一般,别说复习功课,就是光坐着也受不了。”

“害父母陪我受苦了。”刘文彪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本来应该是我给他们生活费,但每次伸手的却总是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们。请不要采访我父母,已经欠他们够多了,不想再令他们担心。”

告别“啃老”也艰难

刘文彪明白,父母始终是他的坚强后盾。“他们经常笑着安慰我说,应该趁年轻多读书。这叫智力投资,任何一种投资都存在风险,暂时的卧薪尝胆是为了将来的飞黄腾达。”

3月,他遭遇第4次失败。5月份,他终于决定放弃考研,开始找工作,至今没有收获。

这段时间以来,他真切体会到了靠自己告别“啃老”的艰难。“现在找工作比3年前难多了。我必须调整心态,从最底层做起,还有可能准备一张‘虚假’简历,隐瞒曾4次考研的事实。”

这3年,出于兴趣,刘文彪在复习时经常“溜号”。规定的参考书越看越没劲,其他书籍倒看了不少。

在看《东周列国志》时,刘文彪学到一个词“依人者危”,意思是说,如果老依靠别人,就会很危险,即使是父母也一样。

“只要一找到工作,一拿到工资,就全部交给父母。”刘文彪在结束采访时特别强调。

社会科学家认为,在当前就业压力日增,独生子壮大的前提下,“啃老族”有扩大的迹象。当中国进入老年社会的时候,“啃老族”必将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襁褓青年”的独立,除了依靠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社会也应为其创造适合的工作机会。与其让父母养活“啃老族”,不如给他们工作岗位,让他们成为有能力养活父母的“养老族”。

有一则调查报告总结“啃老族”6类常见人群:第一类是高校毕业生,对就业过于挑剔;第二类以工作太累、太紧张为由自动离岗离职;第三类属于“创业幻想型”,虽有强烈的创业愿望,但没有目标,又不愿当个打工者;第四类是频频跳槽者;第五类用过去轻松的工作与如今的紧张繁忙相对比,越比越不如意,干脆不就业;最后一类人文化低、技能差,只能在中低端劳动力市场上工作,但因怕苦怕累索性躲在家中。

刘文彪属于第七类,与他境遇类似的大学毕业生还有不少。他们对辛劳的父母,怀着发自内心的愧疚;对远大的理想,又有着不切实际的执着。矛盾交织之下,他们边“啃”书本,边“啃”父母。陶醉在对未来的种种设想之中,他们连心理“断奶期”都还没过。

“啃老族”指既没有上学也没有就业或接受职业技能培训,必须依靠父母养活的青年人。在英国英语中,“NEET”指啃老族的一员,“NEET group”指啃老族群体。“NEET”是“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或“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的缩略语。美国英语则称之为“boomerang child/kid”。

Boomerang原指澳大利亚土著居民的飞镖。例如:

An investigation indicates that about 70% of the unemployed young people in our country now live off their parents, thus becoming Neets.”(调查显示,我国约七成失业青年靠父母养活,因而成为啃老族。)

In Japan, more and more young people have joined in the Neet group who neither go to college nor go to work..”(越来越多的日本青年加入到既不上学又不工作的啃老族。)

The boomerang child phenomenon has become a social problem on a nationwide scale.”(啃老族现象已成为全国性的社会问题。)

如果把“啃老族”翻译为adult dependent child是不妥的。“adult dependent child”的意思是“有心理缺陷或生理缺陷的需要抚养的成年子女”,比“啃老族”含义要宽泛。例如:An adult dependent child is one who is incapable of self-care because of a mental or physical disability.(一个需要抚养的成年子女是因为心理缺陷或生理缺陷而不能自理的人。)

“啃老族”是当今紧张而忙碌生活的产物。有这样一个句子:这个啃老族已经30岁了,但仍然依靠他的父母生活。有人是这样翻译的:

This Neet is already 30 years old but still lives on his parents.

其实严格地说,live on后面要跟sth,不跟sb;而live off后面可以跟sb或sth,意思分别是“靠什么人养活”和“靠什么活着”,还没有“live on sb”的搭配。例如:They live on a diet of bread and cheese.(他们靠吃面包和奶酪活着。)This unemployed worker lives on unemployment benefit.(这个失业工人靠失业救济金为生。) 所以这句话应该翻译为: This Neet is already 30 years old but still lives off his parents.

人民网伦敦5月30日电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在未来10年内和父母一起生活的英国年轻人可能会增加上百万,这是英国一家保险公司在进行房屋购置计划调研中发现的。

该研究发现,到2025年将有380万年龄在21岁至34岁之间的年轻人与父母同住,这将比目前的数字增加超过1/3。两个或以上“啃老族”家庭与父母住在一起的数字也预期从目前的150万增加到220万个。以上数字的演算基础是房价仍然会按过去10年间的速度进行增长。

夏洛特和她的男友杰伊今年都24岁,由于负担不起东伦敦一居室每月650英镑(约合人民币6250元)的房租,他们不得不搬到杰伊父母家去住,每月共给杰伊的父母支付200英镑房租。两人很悲观,因为以他们目前的收入水平,如果买了房子,将没钱外出就餐或度假。 [3]

26岁的日本青年立裕中山整天沉溺在网络游戏里,对于出去工作的想法他一直嗤之以鼻。他坦言:“我不喜欢工作,我跟工作没有关系。”如今,在日本有许多青年,他们不去工作,也不上学或接受培训,人们戏称他们为“NEET”一族。“NEET”是英文NotinEmployment,EducationorTraining(意为不工作,不上学,不受训)的缩略语。中山和其他“NEET”族成员在日本时尚前沿涩谷参加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活动。组织者希望帮助他们重返社会,踏上正常的人生道路。

不知该做什么

当日,一些社会工作者身着红色节日盛装,手持白色条幅和扇子,带领着这些“NEET”们步行了7公里。“NEET”们边走边交谈,内容大多是不知道自己该学什么或者做什么。

英彦仲本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他说:“‘NEET’们明白有一天他们将不得不面对社会和工作,但他们却不知道从何处开始……现在我们希望让他们学会行走与放松,不要把工作想象得太困难。他们并不需要像父辈那样辛苦地工作。”

在日本,除“NEET”外,还有另外一类选择悠闲生活的年轻人。他们从一份兼职工作换到另一份兼职工作,不再像以前的人们那样选择一份终身性职业。

劳动力将缺乏

日本官方统计,国内“NEET”一族已高达52万人。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工作,以及人口老龄化等因素,日本的劳动力资源将面临枯竭的危险。

日本年轻人选择悠闲生活方式,不愿工作的现象,使得经济学家们纷纷预测日本的熟练工人数量将锐减,经济发展潜力也会下降。另外,日本的出生率很低,日本人口仅增长0.05%,创54年来的最低水平。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日本经济的担忧。

瑞穗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吉政丸山认为:“到2007年,婴儿潮时期的人将开始退休,如果不就业的年轻人像现在一样与日俱增,日本的劳动力将面临严重缺乏的局面。政府应该尽快采取措施。”

解决并不轻松

实际上,日本政府已经拨款3.499亿美元,决定实施帮助青年人就业的项目,包括开办就业培训班,以及让“NEET”们放弃懒散生活的行动。但说服“NEET”们工作可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

安志长野在一家就业中心工作,负责为青年人提供工作咨询。他说:“许多情况下,这些年轻人并不仅仅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或者不知道干什么,许多人在离开学校和社会后很痛苦,来到这里进行心理咨询。”

这次在涩谷举行的步行活动也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走在队尾的中山表示,他并没有产生找工作的想法:“实际上,现在我感觉当一名‘NEET’挺好,因为我知道有更多的人和我一样。”

啃老族引发的社会问题?

1、啃老族不就业、不学习,常年依附家人,自身能力逐渐退却,游离于社会大环境之外,造成自身心理扭曲,引发自闭症、社交恐惧症,有的甚至会引发犯罪行为。

2、啃老族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生活负担;我国大多数中老年人的生活并不非常富裕,有的仅仅依靠有限的退休工资维持生活,还要支付孩子的生活费、零花钱,甚至房贷,因此,使老年人常常处于焦虑之中,多数家庭会因此产生争吵,导致家庭不美满,危机四伏。

3、不就业的人口增加,相对的社会上要救济的人数也会增加,整个社会经济曲线亦会呈现向下的趋势。这种状况直接影响国民经济的发展,给社会的稳定带来了冲击。

解决啃老族衍生问题的方法?

1、啃老族大多数是青年人,属于适龄于工作的中坚性人口,因此造成的劳动资源浪费是不容忽视的。政府与社会资源为了降低社会因此一族群而造成的社会问题,会用各种方案去试图解决,如扩张就业、职业训练等。然而当经济情况长期未见好转时,啃老族对社会秩序的压力会与日俱增,冲突也会激化。有证据显示,为了解决青年劳动力过剩的问题,国家会透过公共建设、强制就业或募兵等方式来消除此问题,但如果经济本身不能改善,政府的强制性作为会使事件变得更糟,甚至引发内乱或战争。日本与德国皆曾面对青壮年人口在经济萧条期大量失业的情况,亦使用强制手段来解决,结果却演变成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因此除了以经济层面解决外,别无他法以治本。

2、根据日本内田树教授的分析,可啃老族之所以成为啃老族,是因为他们认为世间冷漠,所以应传达出世间还是有温暖的讯息,让他们了解生命的意义是与他人的连结及付出,并知道自己的存在价值,想办法找出适合自己的性向及能胜任的工作。

25岁的小刘虽然娶妻生子,但由于他和妻子都没有固定工作和收入,因此生活依然完全靠父母。人们把小刘这样一群人称为“啃老族”。之后,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思宁指出:“啃老族这个群体的出现,值得独生子女家庭思考,它的不断壮大将会带来一系列问题。”

“啃老族”占三成

小刘5月喜得千金,抚养孩子却成了问题。由于他近几年一直没有工作,而妻子也经常换工作,月收入只有五六百元。有了孩子后,小两口便这个月住娘家,下个月住婆家,经济上全依靠两边的老人。

采访中,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思宁向记者介绍:“根据我们的调研,沈阳有30%左右的成年人还在靠父母供养,本该自立和赡养老人的这些成年人却成了仍未‘断奶’的‘啃老’族,赡养老人更谈不上。”

独生子女是“啃老族”主力

张思宁认为,这些年轻的“啃老族”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而且多数是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的第一代独生子女。他们从小就备受家长溺爱,适应环境的能力较弱。他们成年后,有的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不得不仍然依靠着父母。这一类人主观上就想依靠父母,在父母身边才有安全感;有的虽然有独立的能力,但是父母仍然将其留在身边,让其继续与父母一起生活。令人叹息的是,多数“啃老族”都认为吃父母的、花父母的是天经地义,父母为子女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张思宁还希望通过记者提醒家长们:过于溺爱和舍不得孩子离开自己是错误的,人不要为了孩子而活着,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4]

“清官难断家务事”,对于“啃老”这种“家务事”,如今上升到法律层面加以规定,道德、亲情、礼教、人伦方面的东西要用法制去约束,血脉相通父母子女亲情要用律法制约,怎么感觉都不是滋味,我们的社会真的就悲哀到了,要用律法来规定子女常回家看看,子女不许啃老吗?难道现在的年轻人漠视父母权益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父母子女亲情行为要用律法机械性的规范,道德、亲情成了沉重的话题,孝道的救赎无奈之下要用法律来矫枉过正,法律能否起到改变世道人心,心灵救济孝道作用。

已经成年,却还成天赖在家中,啃老爸老妈的老本,这样的人被称为“啃老族”,被“啃”的父母即便有怨言,通常也无可奈何。今后,法律将为这些被啃父母撑腰,对“啃老”的子女说“不”。昨日,江苏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开幕,就《江苏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草案修改稿)》进行了审议。记者发现,跟一审的草案相比,修改稿增了对“啃老”现象的规定:“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以物业或者其他理由,骗取、克扣或者强行索取老年人的财物”。 [5]


相关文章推荐:
傍老族 | 尼特族 | 草莓族 | 米虫 | 跳槽 | 李俊杰 | 复旦大学 | 刘文彪 | 英语四级考试 | 杨浦区 | 嘉定区 | 毛坯房 | 东周列国志 | 刘文彪 | 职业技能培训 | 英国英语 | 澳大利亚土著 | 上学 | 受训 | 涩谷 | 人口老龄化 | 日本经济 | 安志 | 涩谷 |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 | 张思宁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