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祭礼之蛇

祭礼之蛇是真名,上古时期名字是伏羲,火焰颜色是黑色。实质是掌管特定权能,体现红世的法则的超常存在。名为「神」的支柱之一,【祭礼之蛇】伏羲是与【天壤劫火】亚拉斯托尔同格的红世的创造神,权能是【造化】与【确定】。

现在的通名是坂井悠二。化妆舞会的盟主。是上古时有着极强支配欲的红世之神, 公认的有毁天灭地般实力的存在 ,被称为“创造神”。 【祭礼之蛇】的神威召唤的名字是“祭基礼创”,以巫女【顶之座】赫卡特为祭品对【祭礼之蛇】进行神威召唤。

所属:化妆舞会盟主

持有宝具:吸血鬼布罗特萨奥格,避火戒指●湛蓝(有时戴在手指上,有时当做项链戴在脖子上) ,玻璃坛,暴君(“银”),龙尾,零时迷子,莫夜铠

神威召唤:祭基礼创

神的权能:造化与确定 [1]

祭礼之蛇是真名,上古时期名字是伏羲,现在的通名是坂井悠二,实质是掌管特定权能。

祭礼之蛇是体现红世的法则的超常存在,名为“神”的支柱之一,是上古时有着极强支配欲的红世之神, 公认的有毁天灭地般实力的存在 ,被称为“创造神”。

祭礼之蛇伏是与天壤劫火亚拉斯托尔,觉之啸吟沙哈尔同格的红世的创造神。

祭礼之蛇的神威召唤的名字是“祭基礼创”,以大御巫“顶之座”赫卡特为祭品对“创造神”祭礼之蛇进行神威召唤。

“创造神”祭礼之蛇在制作『大缚锁』的时候、被火雾战士们放逐到永久的陷阱。宝具『玻璃坛』也是祭礼之蛇所制作。

坂井悠二体内拥有的宝具零时迷子上的自在式,银和祭礼之蛇。银叫暴君,其实是两部分,暴君1是原本是祭礼之蛇回归时要用的代用体,就是菲蕾丝来袭时从坂井悠二体内爬出的那个主要就是暴君1,原本应该是个空壳。

而暴君2是情感收集装置,目的就是收集强烈的情感充入暴君1,玛琼琳当初看到的银就是暴君2。

而联系暴君1和暴君2的就是零时迷子以及被『坏刃』萨布拉克打入的自在式。‘御命诗篇’是为了向宝具植入从‘暴君2 ’接收信息的机能而准备的东西。在打入了宝具的时候,作为原体的‘密斯提斯’所藏纳的宝具,就已经开始了向代用体的动力源“暴君1 ”的转化。

不管之后被放进什么样的容器中,都会不断把位于这边的本体‘暴君2’输送出去的人格镜像覆盖写入到宝具之中,为将来的‘1’和‘2 ' 的合体创造基础条件。

而原本应该是只拿出零时迷子毁掉作为容器的坂井悠二,然后暴君1和暴君2合体作为祭礼之蛇的容器。但祭礼之蛇最后放弃了这个计划而选用了原本零时迷子的密斯提斯坂井悠二做了容器,于是坂井悠二成了祭礼之蛇的代行体。

因为坂井悠二有了改变这一切的想法,几个条件中和在了一起于是祭礼之蛇找到了坂井悠二,悠二同意了祭礼之蛇的道路。

祭礼之蛇坂井悠二两人都有主导权,是互不侵犯的意识,即有祭礼之蛇想要创造新世界的愿望,又有悠二想要保护夏娜的愿望。

祭礼之蛇本体在"永久的陷阱"里面 ,小说第19卷中,坂井悠二和祭礼之 蛇已经回到现世。作为盟主归来是为了完成数千年前未能完成的改变「这个世界的真实」的「大命」。为了达成「大命」的必要棋子、亦为了坂井悠二、他在御崎市击败夏娜并将其带走。另外还把玻璃坛一并回收。

在小说的22卷中祭礼之蛇的无何有镜最终创造成功,然而夏娜她们的在作战过程中成功在其中打入了一个“理”,就是在这个新世界里,徒无法啃食人类。

但是祭礼之蛇和贝露佩欧露留了一手,利用零时迷子和世界自身对扭曲的修正力获得巨量的存在之力,可以轻易把这个“理”消除掉。祭礼之蛇在创造成功时听到了红世之徒的心声:在新世界里即使无法啃食人类也“没关系”,所以就保留了不能吞噬人类的“理”,所以说红世之徒和火雾战士得到了双赢。

最后祭礼之蛇宣布化妆舞会散会10年,并按照约定主动与坂井悠二分离并陷入了沉睡,大部分徒(包括化妆舞会)与火雾战士都进入了无何有镜。

创造神祭礼之蛇”为满足使徒们的愿望而进行创造,在创造理想城市“大缚锁”时遭到上古火雾战士的围攻,被流放到了“两界夹缝”中。

但祭礼之蛇通过军师的右眼作为“旗标”与巫女【顶之座】赫卡特取得联系,在化妆舞会一系列的活 动后终于成功与坂井悠二达成共识,以坂井悠二为代行体实现了意识的回归。

虽然剑法不高但取拥有可以称为怪力的巨大力量,并有宝具【吸血鬼】与避火戒指【蓝天】。祭礼之蛇认同"密斯提斯"的坂井悠二、是有资格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人类"。

在教授那里得到了【暴君】及【龙尾】使他的战斗力有了显著的提升,对夏娜等火雾战士非常了解,并且还拥有原本坂井悠二所拥有的冷静的头脑,这些使得他的能力变得尤为突出。

祭礼之蛇与坂井悠二融合后,舍弃了以前的名字,作为「祭礼之蛇」坂井悠二达成再生。代行体「祭礼之蛇」坂井悠二的形象是全身穿着绯色铠甲、以及长发末端伸展的漆黑的少年。龙尾(教授所改造)的防御力极高、可自由用于进攻或者防御。另外,也可以转变为人类●坂井悠二的样子。

银之监牢:“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自在法。召唤并操纵宝具我学之结晶Excellent13274 “暴君1&2”(“银”、“孽之立体像”、“傲之立像”),对敌人进行束缚的自在法。

大命诗篇(御命诗篇):“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自在法。红世使徒组织“化妆舞会”核心机密的自在式。是由“祭礼之蛇”编织创造的自在法,构成“两界之嗣”的自在法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该自在法解读启动都非常困难,并且还有一部分启动后,便不受任何力量破坏干涉的"完全一式"的这样特殊的自在法断篇(但是,完全体的红世魔神“天罚神”{天谴神}“天壤之劫火”阿拉斯特尔可以发动他的天罚神权,对该自在法进行完全破坏)。该自在法的作用为结合“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创造神权,来创造新的事物。

诣道:“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自在法。创造出一条,位于“两界的夹缝”之中,通往沉睡着的、被自在法“永远的陷阱”封印的神明“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真身的管状道路,是通过把作为大地的管道内侧转化为确定性存在才得以构筑起来的(这样也就等同于把“存在于两界的夹缝中的其它物体”排除在外)。一路上布满规模宏大的建筑物群,建筑物的时代规格并不相同,最开始为隐约可见腐朽的石堆被埋在沙砾之中,大概是建筑物的残骸,这样一种如同沙漠一般的荒凉光景。越往前走,建筑物的时代规格越先进。最终目的地为向空中突出的无数林立的高楼大厦的地方,此处便是有着“创造神”“祭礼之蛇”沉睡时的神殿“祭殿”的地方。

神门:“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自在法。制造一面漂浮在空中的,有着银色镜框的黑色镜子,该镜子为连接位于两界夹缝的“永远的陷阱”的空间之门。

胧天震:“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本体解封后产生的类似自在法的现象。丹卡里欧将其形容为“由存在于两界夹缝的巨大建筑物的崩溃引起的收缩运动括号推测!古今未曾有!空前绝后!闻所未闻的天地异变!那是国家!或是大陆!甚至是星球!从那里开始直到世界尽头!!袭击了所有存在的似是而非的激震(只有位于人间的红世事物,如红世使徒与火雾战士FlameHaze才能感到的激震)!”

天梯:“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自在法。创造出一条,连接现世与位于“两界的夹缝”之中的复写世界“无何有境(无何有镜)”的螺旋通道。

祭基礼创(黑之御帘):“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自在法。为一片纯黑的领域,是对“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进行神威召唤的最后步骤的自在法。该自在法通过消灭作为“活祭品”的红世魔王“顶之座”黑卡蒂(Hecate) 女娲来进行事物的创生。“顶之座”黑卡蒂的存在状态,以领域内银色的影子作为其存在状态的投影,其身体则被“创造神”“祭礼之蛇”用自身化为的咬尾蛇圆轮所包围,并被纹样细致精密的银色自在式包围逐渐化为“新生事物的卵”,其在领域内的存在投影银色的影子则不断晃动,昭示其转化的状态。当“事物的卵”成长到足以触及“创造神”“祭礼之蛇”以巨大蛇身围成的圆轮那么大,并最后撑破“创造神”的身躯时,该新生事物便会被创生出来。其后,被神威召唤的“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在实现其它红世使徒的愿望之后,就会进入跟愿望的规模大小成正比的漫长沉眠期。然后,在每次召唤中都作为“活祭品”被献上而消灭的“顶之座”黑卡蒂(Hecate) 女娲,在“创造神”沉睡的期间就会以红世使徒们的新愿望为构成成分而再度诞生,等待着“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下一次觉醒。

沙漏:“创造神”“祭礼之蛇”伏羲的代行体坂井悠二的自在法。生成一个与人一般大小、十分简朴的沙漏,沙漏上铭刻着距离创造神完成新事物“无何有境(无何有镜)”的创建,还需要的时间。 [1]


相关文章推荐:
天壤劫火 | 亚拉斯托尔 | 化妆舞会 | 顶之座 | 赫卡特 | 化妆舞会 | 吸血鬼布罗特萨奥格 | 玻璃坛 | 龙尾 | 零时迷子 | 坂井悠二 | 天壤劫火 | 赫卡特 | 玻璃坛 | 零时迷子 | 菲蕾丝 | 零时迷子 | 坂井悠二 | 密斯提斯 | 夏娜 | 玻璃坛 | 零时迷子 | 化妆舞会 | 火雾战士 | 无何有镜 | 赫卡特 | 化妆舞会 | 密斯提斯 | 坂井悠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