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沙地带

西奈半岛东北部地中海沿岸占地365平方公里的区域。加沙地带2018年有人口超过308万人。 加沙地带是一条位于以色列西岸、西奈半岛东北部的狭长地带,主要由巴勒斯坦人聚居。1948年阿以战争埃及占领,直到1967年六日战争又再被以色列夺回。 与埃及接壤的边界长11千米,而与以色列接壤的边界则长约51千米。2005年以色列实行单边撤离计划,当年以军和定居点人员全部撤出加沙地区,2007年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部队发生战争,哈马斯赢得加沙地区完全控制权。现在加沙地区由哈马斯完全控制。

2017年10月12日,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埃及开罗签署协议,同意和解,法塔赫将于12月1日前接管由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 [1]

2018年2月15日,加沙地带唯一一座发电厂因燃料耗尽于15日停止运转,加剧了这一地区目前遭遇的“电荒”。因电力供应严重不足,此前加沙地带每天供电时间不到8小时。 [2]

加沙地带69%的土地与西岸的部分地区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理,其他部分(主要是以色列公民居住的地方)则由以色列管理。由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不允许拥有正规军,治安由巴勒斯坦的公共治安队和民警负责。2005年2月,以色列政府决定在夏天将以色列军队撤出加沙地带,并放弃所有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居民点。撤军后,以色列将依然控制加沙地带的海岸线,以及加沙地带与埃及之间的一个狭长区域。但以色列国内对撤军计划有很大分歧。2005年8月15日,以色列关闭加沙古什卡提夫犹太定居点,正式开始撤出加沙,结束了以色列38年来对加沙的占领。2007年6月,哈马斯通过加沙之战在法塔赫手中夺得该地的控制权。

2017年10月12日,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埃及开罗签署协议,同意和解,法塔赫将于12月1日前接管由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 [1]

加沙地带被认为是人类摇篮之一。人类最早的用火遗址是在加沙地带发现,一些最古老的人的化石也是在这里发现的,一些非常古老的抽象符号有可能是人类最老的文字。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时奥斯曼帝国结束在那里的统治后,加沙走廊成为国际联盟托管的巴勒斯坦的一部分,由英国治理。在这项托管结束之前,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接受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分割巴勒斯坦的计划,其中加沙镇和附近的一片区域被分配给阿拉伯人。1948年5月15日英国结束托管,而在同一天,第一次以阿战争就开打了。埃及的军队不久就进入加沙市,那里成了埃及远征军在巴勒斯坦的总部。由于1948年秋天的激战,在阿拉伯人占据的城镇周围地区缩减为一条狭长的地带,长40公里,宽6~8公里。这条地带就被称为加沙走廊。1949年2月24日在以埃停战协定中画定其界线。

1949~1956年和1957~1967年之间,加沙走廊是在埃及的军事统治之下 。从一开始,这个地区的主要经济和社会问题是居住在肮脏营区里的大批巴勒斯坦阿拉伯难民生活极为贫困。埃及政府并没有把这个地区看作是埃及的一部分,而且不准难民成为埃及公民,或移民到埃及或其他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则不许他们回归故土,也不补偿他们所丧失的财产。难民多靠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的接济。许多年轻难民变成了“费达因”(fedayeen,对抗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游击队);他们对以色列人的攻击是促成1956年苏伊士危机期间西奈战役的原因之一,当时以色列人占领了加沙走廊。1957年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以色列才把加沙走廊交还给埃及。

在1967年6月的六日战争里,加沙走廊再度被以色列占领,并在随后的25年里一直占有这块区域。1987年12月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占领军之间的骚乱和暴力街头冲突象征了一场起义运动的诞生,称(武装反抗运动)(intifadah,阿拉伯语意为(摆脱))。1994年根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所签订的《奥斯陆协议》(Oslo Accords),以色列开始阶段性地把加沙走廊政权转交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由阿拉法特所率领的这个初出茅芦的巴勒斯坦政府面临了许多棘手问题,如经济停滞,民众的支持分裂成几个派系,与以色列谈判进一步的撤军和领土权的问题陷入瓶颈,以及好战派的穆斯林团体(如伊斯兰的圣战组织和哈玛斯〔Hamas〕)的恐怖主义威胁,他们拒绝和以色列妥协,并且意图要使和平进程破局。2000年末期以、巴之间的谈判破裂,接着是爆发更进一步的极端暴力活动,称为第二次或艾克萨(Al-Aqsa)(武装反抗运动)。努力为停止战斗而奔波的以色列总理沙龙(Ariel Sharon)在2003年晚期宣布了一项针对撤离加沙走廊的以色列士兵和屯垦居民的计划。2005年9月以色列完全撤离了这个地区,加沙走廊的控制权也移转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不过以色列继续在其边界和空域巡逻。2007年巴勒斯坦的主要政党哈玛斯和法塔赫(Fatah)之间在这里的暴力冲突逐渐升高;冲突的结果是哈玛斯掌控了加沙走廊,而法塔赫领导的紧急内阁控制了西岸。虽然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总统默罕默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要求哈玛斯撤出加沙走廊,但哈玛斯仍控制这块地区。

2007年秋,以色列宣布哈玛斯所控制的加沙走廊是一个怀有敌意的实体,并通过一连串的制裁手段(包括切断电力、严格限制进口品和封闭边界)来对付它。以色列南部住区仍持续遭火箭袭击,2008年1月以色列决定加强制裁措施,完全封锁与加沙走廊的边界,并暂停燃料输入加沙走廊。1月底,也就是在以色列封锁近一周后,哈玛斯军队破坏加沙走廊与埃及的边界部分围墙(2007年中期哈玛斯接管以后封闭),据估计,有几十万名加沙人穿过这些缺口到埃及抢购食物、燃料和物品等封锁情况下买不到的东西。埃及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暂时答应开放缺口以纾解加沙人民的艰苦状况,之后再开始修复边界。经过数个月的协商,以色列和哈玛斯终于在2008年6月同意定于下半年实施停战计划,然而,不久之后即因双方互控对方违反规定而破坏了计划。

2017年10月12日,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埃及开罗签署协议,同意和解,法塔赫将于12月1日前接管由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 [1]

加沙走廊由于人口稠密并不断快速增加(该区人口成长率位居世界前列),生活条件普遍恶劣;供水、下水道和电力设施不足,以及失业率高。农业是受雇人口的经济主流,有近3/4的土地为耕地。主要作物是在有水利灌溉的地方种植的柑橘类水果,并且在以色列的安排下外销到欧洲和其他的市场。也生产专供贩售的作物、小麦和油橄榄。轻工业和手工艺集中在加萨市,它是本区的主要城镇。在政局稳定时期,每天有多达1/10的巴勒斯坦人口越过边界到以色列(他们在那里不可以过夜)担任仆役的工作。政局紧张和暴乱发生时,常使以色列当局延长封闭边界的期限,许多巴勒斯坦人因而失业。

1967年9月进行首度的精确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人口比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或埃及先前所作的估计为少,而近一半的人口是住在难民营里。人口约1,444,000(2006)。

约132.5万巴勒斯坦人和八千多名以色列人住在加沙地带,大多数巴勒斯坦人是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的难民或他们的后代。加沙地带1967年的人口是1948年的接近六倍,此后当地的居民数仍然不断增加。

加沙地带的人口密度相当高,出生率也相当高(平均每个妇女有5.91个孩子),当地深受贫困、失业和恶劣的生活条件所困扰。1967年开始,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建立了约25个居民点,这些以色列人的人均地面占有,比当地的巴勒斯坦人高得多。不过,2005年以色列政府决定放弃所有居民点。

加沙地带的人口增长率为4%,当地的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都有很大的家庭。大多数当地人是穆斯林,少数为基督徒(0.7%)和犹太教徒(0.6%)。

出生率:40.03出生/1000居民(2005年估计数)

死亡率:3.95死亡/1000居民

迁徙率:1.6迁徙者/1000居民

婴儿死亡率:23.54/1000出生

繁殖率:6.04婴儿/妇女

居民增长率:3.83%

人口密度:每平方千米4,603人(2012年) [3]

加沙地带气候温和,冬季温暖,夏季则炎热干旱。地形平坦,有些地方是丘陵,海岸有沙丘。最高点海拔105米。自然资源有可耕地(加沙地带约三分之一的地区被灌溉),最近还发现天然气。环境问题包括沙漠化、淡水咸化、垃圾处理、饮水不洁带来的疾病、土壤恶化和地下水资源的消耗。

1994年5月,根据开罗协议,加沙地带的经济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理。从1992年到1996年,由于亚西尔阿拉法特领导下政府贪污和管理不良,加上以色列在遭受一系列恐怖袭击后,将加沙地带的边境关闭,期内加沙地带的经济萎缩了三分之一。在边境关闭前,有许多加沙地带的人到以色列工作。经济不景导致高失业率。

1998年,以色列改变对巴勒斯坦的政策,开始减轻封锁巴勒斯坦的经济,并减缓对巴勒斯坦货物和劳工运输的限制。这使经济连续三年恢复。但2000年爆发的第二次巴勒斯坦武装起义,导致以色列再度封锁。在此后两年中,巴勒斯坦内部的斗争和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摧毁了加沙地带主要的工厂和管理机构,许多企业倒闭,国家总生产力大降,巴勒斯坦在以色列的劳工的收入也大降。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世界概况,2001年经济下降35%,人均收入为每年625美元。60%的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以下。加沙地带的工业主要是小型的家庭企业,其产品为纺织品、肥皂、橄榄树木雕刻和旅游纪念品。以色列人在一个工业中心建立了一些小型现代化的工业。电力由以色列提供。主要的农产品是橄榄、柠檬、蔬菜、牛肉和奶制品。主要出口柠檬和鲜花,主要进口食品、消耗品和建设物资。主要的贸易对象为以色列、埃及和西岸。

长期冲突使加沙经济状况更为恶化,冲突不仅在加沙破坏或损毁了三分之二的民宅,水电系统受到严重损毁,而且在边境沿线毁掉了1800公顷的农田和灌溉系统。电线、温室、苗圃、仓库和农业设备也受到影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加沙代表处主任马马杜索乌表示:"加沙地带的重建极为缓慢。建筑材料的进口受限使情况雪上加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巴勒斯坦红新月会在提供援助物资,但这不够,数千人仍在艰难应对困境。平民仍明显感到冲突的影响。加沙重建需要几十年,但目前我们的首要工作是满足紧迫的人道需求。" [4]

一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国立阿拉伯巴勒斯坦大学于2002年末为国际援外合作署作的一个研究表明,巴勒斯坦人普遍缺乏营养。17.5%6岁到59个月的儿童患慢性营养不良,53%的年轻和中年妇女以及44%的儿童患贫血症。

从南到北加沙地带有一条标准轨距的铁路,但已荒废,只有少数轨道保存。这条铁路过去在南部连接埃及的铁路,在北部连接以色列的铁路系统。此外,加沙地带还有一个小的、原始的公路网,它唯一的海港是加沙市,现在已被关闭。加沙国际机场于1998年11月24日开放。2000年10月被以色列下令关闭,2001年12月以色列军队摧毁了它的跑道。

加沙地带有简陋的电话服务系统,两个电视台(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理),没有广播电台,此外还有四个互联网服务商。大多数巴勒斯坦家庭拥有收音机和电视机。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哈马斯组织的空袭行动截至2008年12月31日,据加沙医疗机构的最新统计数字显示,以军大规模空袭目前至少已造成39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1900人受伤,死者中至少有42人为儿童。以色列空袭了加沙的伊斯兰大学,造成了人员伤亡。稍后,以色列空军又轰炸了边境城镇杰巴利亚的一座难民营,炸死4人,其中有一名小女孩。哈马斯前总理哈尼亚的住所也是空袭的目标。但炸弹没有击中目标,紧挨哈尼亚住宅的一幢房屋被炸毁。哈尼亚在袭击时没有在家。南部海岸城镇拉法赫也遭受了空袭。有兄妹三人在空袭中丧生,其中一名儿童,两名少年。与此同时,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动火箭攻击并造成3名以色列人死亡,射程越发深入以色列境内。至少一枚火箭打到港口城市阿什杜德附近,在加沙以北大约30公里。

2010年5月31日,当以色列军队在本国划定的“警戒线”用武力拦截国际救援船只的时候,之前已经联系过这批船队,让他们到以色列的港口停泊,并表示愿意将货物检查后转运到加沙,但被拒绝。后来发生的事情,双方的陈词各有不同:以色列的录像显示登船士兵遭到袭击(志愿者用的是椅子之类的“武器”),而船上的土耳其记者则称以色列士兵在登船之前就有开火,不顾投降白旗。

2014年3月12日,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组织(哈马斯)向以色列部分地区发射火箭弹。以色列战机对加沙地带的29个巴勒斯坦目标发动军事打击,以此作为对火箭弹袭击的报复。 [5]

2014年7月10日,在以军宣布发起“护刃行动”后,以军战机7月8日凌晨在加沙地带北部和中部轰炸了多个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目标。这轮以巴军事冲突是2012年加沙战事之后双方之间规模最大的一次冲突。 [6] 在冲突进行了50天后,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哈玛斯同意埃及提出的方案,从格林威治时间26日16时开始在加沙实施无限期停火,为50天来造成超过2100多人死亡的加沙战事画下句点。 [7]


相关文章推荐:
西奈半岛 | 地中海 | 以色列 | 巴勒斯坦人 | 巴勒斯坦人 | 犹太教 | 基督教 | 伊斯兰教 |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 巴勒斯坦 | 加沙 | 哈马斯 | 奥斯曼帝国 | 国际联盟 | 犹太人 | 阿拉伯国家 |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 | 苏伊士 | 巴勒斯坦人 |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 | 奥斯陆协议 | 阿拉法特 | 恐怖主义 | 艾克萨 | | 哈玛斯 | 法塔赫 | 穆巴拉克 | 下水道 | 油橄榄 | 难民营 | 第一次中东战争 | 穆斯林 | 基督徒 | 开罗 |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 亚西尔阿拉法特 | 美国中央情报局 |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