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加沙

加沙(Gaza),巴勒斯坦国加沙地区最大城市。加沙地区靠近埃及边境和地中海,通过沙丘带上的一个豁口与海岸相通。面积约为365平方公里,2018年居民超过308万人,主要是巴勒斯坦人和其他阿拉伯人。

1967年以色列占领加沙地带,2005年以色列军队实行单边撤离计划,当年全部撤离加沙地区,2007年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部队在加沙地区交战,哈马斯获胜并完全控制加沙地区。

2017年10月12日,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埃及开罗签署协议,同意和解,法塔赫将于12月1日前接管由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 [1]

加沙属干旱地区,三分之一的土地是沙丘,水源比较贫乏,农业靠井溉。主要种植柑橘。除农业外,在加沙地区还有一些陶器、食品和纺织工业。加沙地带每天有上万巴勒斯坦人进入以色列境内上班。这些人主要从事建筑、搬运等重体力劳动。在加沙地带有各类学校145所,其中包括埃及伊斯兰著名学府艾资哈尔大学的一所分院和一所伊斯兰大学。在校生有18万人。145所学校中有45所由联合国有关机构出资兴办的。此外,加沙目前有7家医院和115个医疗诊所。

标准时区:+2 时区;UTC/GMT +2 个小时

夏时制时区:+1 个小时

当地时区相当于:+3 时区;UTC/GMT +3 个小时

夏时制

夏时制开始时间:2011-3-26 0:01:00;夏时制结束时间:2011-10-3 3:00:00

纬度

纬度:北纬31°30’;经度:东经34°28’

电话区号

国家区号:+970;(巴勒斯坦)地区区号:8

公元前15世纪首见记载,古埃及外交和行政记事中也提及。由于战略地位重要,曾被古犹太人、亚述人、埃及人及波斯人占领。亚历山大大帝曾在此遭到顽强抵抗,后将加沙居民卖作奴隶。市郊的奈阿波利斯港在希腊、罗马时代为繁荣的贸易中心。伊斯兰教沙斐派创始人沙斐在此出生。公元635年被阿拉伯人征服后成为伊斯兰教重要中心。十字军东征时衰落。1187年萨拉丁战胜十字军后,又恢复了伊斯兰教的统治。1917年被英国占领,成为英国托管的巴勒斯坦的一部分。

1947年联大通过巴勒斯坦分治计划,加沙划为阿拉伯国家。1948年被埃及占领。1956年11月西奈战争中,加沙及其附近地区被以色列占领(不久撤出)。1967年6月再次被以色列占领,之后一直在以色列的军事管制下。以色列在加沙建有16个犹太人定居点。

巴勒斯坦西部地中海岸与埃及接壤的一片土地。1948-1949年第一次中东战争后,由埃及管理。主要城市加沙。该区呈矩形,南北长约40公里,东西宽6-8公里。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被以色列占领。

加沙地带是位于以色列与埃及之间、面向地中海的一个狭长地区,一个交通要塞。面积365平方公里,2015年约有220万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在1937年的“皮尔方案”中,加沙地带是巴勒斯坦南部阿拉伯区的一部分,在地理上并没有同约旦河西岸分离。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巴勒斯坦分治决议,包括加沙地带在内的1.15万平方公里地域划归“阿拉伯国”。由于阿拉伯国家反对,“阿拉伯国”未能成立。1967年“六五战争”中,加沙地带被以色列占领。

根据巴以签署的相关协议,加沙地带1994年5月成为巴勒斯坦率先实行有限自治的地区之一,并一度成为巴勒斯坦的政治中心。2005年8月15日,以强硬著称的以色列阿里埃勒沙龙总理实施单边行动计划,开始从加沙地带撤离了8000名犹太人,当年9月12日,以色列军队完成了撤军,包括约旦河西岸的4个地方,结束了对加沙地带38年的占领。加沙真正回到巴勒斯坦人怀抱。但长期以来,由于以色列动辄实行封锁政策,加沙地带民众处于极端贫困状态,6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以色列从加沙地带的撤离是因为据沙龙判断,根据人口比例继续占领下去是很困难的事情了。包括约旦河西岸,意图是要建造起隔离墙,把占领的土地合并在一起,与巴勒斯坦人分离开来,维持以色列的犹太性,总之,就是要保持以色列的住民大多数是犹太人。

在加沙地带,活跃着众多巴勒斯坦武装派别。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巴伊斯兰圣战组织等主要武装派别都集中在这里。随着巴以冲突的持续,巴武装人员不时从加沙地带向以境内目标发动袭击,以色列则加大了对加沙地带的封锁和军事打击,多次进入加沙地带展开军事行动。 2007年6月,哈马斯与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在加沙地带发生冲突,哈马斯夺取了加沙地带控制权。自哈马斯全面控制加沙地带后,以色列关闭了加沙地带通往外界的关口。以色列的封锁造成加沙地带生活用品极度短缺,民众生活十分艰难。

2008年12月26日,以色列向加沙地区发动了代号为“铸铅行动”的作战计划,造成至少1414名巴勒斯坦人死亡、5500人受伤。

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2010年5月27日向多国外交官解释以方封锁加沙地带的政策时表示,哈马斯一直试图损害以安全利益并羁押以被俘士兵沙利特,因此,以方的封锁还将继续。

然而,近3年的封锁已在加沙地带造成严重人道主义危机。分析人士指出,封锁对正在进行的巴以间接谈判构成负面影响。封锁一日不除,巴以僵局恐难打破。

加沙:城如监狱民不聊生

2007年6月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通过武力夺取对加沙地带的控制权后,视其为主要安全威胁之一的以色列开始对加沙地带实施封锁。

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外围修建了十米高的厚重水泥隔离墙,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座岗楼,隔离墙以外300米是安全隔离区,闯入隔离区者将遭到无情射杀。此外,根据国际规定,加沙地带西部沿海有15公里的捕鱼区,但目前以色列仅允许加沙地带的渔民在距海岸线3公里的范围内打渔,以军舰随时在海上巡逻,向越线的渔船开火。

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将当下的加沙地带形容为一所巨大的“监狱”。据不完全统计,150多万人口的加沙地带目前有70%以上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一半以上的耕田荒废,失业率奇高,大部分居民生活只能靠联合国的救济维持。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实施封锁的主要目的就是打击哈马斯势力,而哈马斯的宗旨是通过武力,抵抗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

2008年底至2009年初,以色列以阻止加沙地带武装人员向以境内发射火箭弹为由实施“铸铅行动”。军事打击共造成14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5500余人受伤,约5万人无家可归,巴勒斯坦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约40亿美元。

由于担心哈马斯利用建筑材料构建军事设施,以色列禁止任何钢筋、水泥等物资进入加沙地带,即使联合国也无法将建筑材料运入加沙地带,当地居民只能把遭战火摧毁的建筑手工拆除,然后用畜力车将废料运送到水泥厂回收再利用。当地遭损毁破坏的建筑无法被修复,断壁残垣只能凄凉地“滞留”原地,各条道路年久失修,坑洼不平。

以方:面对谴责 坚持封锁

2010年5月27日,以色列政府的一位人士告诉新华社记者,以方打算强制要求一支由多国民间机构组织、向加沙地带运送人道主义物资的船队接受检查。这一决定反映了以政府现阶段在加沙地带封锁政策上的态度。

以色列一直视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为主要安全威胁之一。但从长期看,封锁政策无法给以色列带来彻底的安全保证。“铸铅行动”后,来自加沙地带方面的袭击活动虽然有所减弱,却没有消失,哈马斯仍坚持武装反抗以色列占领巴方领土的方针。

封锁政策以及“铸铅行动”让以色列面临巨大国际压力。一名未公开姓名的欧盟资深外交官先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暗示,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政策让其成为欧盟地区官方和民间的批评对象,缩小了以色列外交空间。

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政治学教授加迪沃弗斯菲德也对上述看法表示认同。他说,类似强制检查向加沙地带运送人道物资船队这样的行动对以色列来说就像“外交公关上的一次灾难”。以色列内阁多名部长也在2010年5月26日的一次会议上表达了对加沙地带政策损害以方国际形象的担忧。

近一段时期,以政府迫于国际社会压力在封锁加沙的问题上出现些许松动。但按照专家普遍看法,以色列短期内解除加沙封锁的可能性不大。沃弗斯菲德认为,以色列强制检查运送人道物资船队的决定表明,以方将维持加沙封锁政策,即使清楚这一政策将损害自身外交利益和国际形象。

前景:解封不易 尚需努力

加沙地带民众深受以色列封锁之苦,不断组织各种集会、游行等活动,一再呼吁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敦促以色列尽快解除封锁。

阿巴斯多次表示,对加沙地带百姓的封锁令人痛心,应尽快解除对那里的封锁,使加沙地带居民享有正常生活的权利。阿巴斯呼吁哈马斯为巴勒斯坦人民的未来考虑,尽快恢复与在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举行对话,签署由埃及起草的民族和解协议,实现巴勒斯坦人民的内部团结。

封锁也对正在进行的巴以间接谈判造成严重影响。哈马斯明确表示,以色列在持续封锁加沙地带同时与巴民族权力机构进行的谈判前景令人担忧。

为解除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联合国付出了不懈努力。2010年3月以来,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内的不少联合国官员先后走访加沙地带,对那里的经济、人权、教育、儿童发展等问题进行调查和评估。潘基文3月访问加沙时说,以色列封锁加沙的政策“令人无法接受”。

虽然国际社会将继续致力于解除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但在以色列的强硬政策下,解除封锁之路依然漫长。 [2]

以军袭击救援船队

当地时间2010年5月31日凌晨,以色列军舰向试图驶入加沙地带沿海地区的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船队开火。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冲突造成19人死亡,26人受伤,伤者包括4名以军士兵。以色列军方当天下午证实,已将船只拖至以南部港口,并对船上人员和物品进行了检查。

这支船队由40多个国家资助,计划于当地时间31日抵达加沙地带。船队共装载了超过1万吨的食品、药品和建筑材料等物资,船上有来自欧洲和阿拉伯国家的约750名船员。

双方各执一词  一支由6艘船只组成的国际救援船队当天凌晨试图进入加沙地带海域,正在该海域巡逻的以色列海军强行拦截该船队后,登上了其中一艘土耳其货船,随后双方人员发生激烈冲突,并造成多人死伤。

冲突发生后,双方对事件的起因各执一词。

反对以色列封锁加沙地带的国际和平组织“自由加沙运动”表示,以军登船后立即开火,船上平民出于自卫进行了还击。

以色列军方则发表声明,称以军登船后发现部分船员手持武器,并有一名船员试图抢夺以军枪支,枪支走火引发了其他士兵开火。以色列副外长阿亚龙则强调,从救援船只上搜出的部分枪支推断,此次冲突很可能是该船队事先策划好的。

多方反应强烈

以军的袭击行动招致多方强烈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10年5月31日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向前往加沙地带运送援助物资的船只开火,并呼吁对这起事件展开彻底调查。

土耳其副总理阿林奇宣布召回土驻以大使,并表示将向联合国安理会发出申请,要求彻查此事。此外,土耳其原计划与以色列联合举行的3场军事演习也被全部取消。同一天,上万名土耳其人上街游行,抗议以军向国际救援船队开火。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对以方的行为进行了措辞强烈的谴责。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表示哈马斯将举行紧急会议。

埃及外交部谴责以色列军队对国际救援船队的袭击行为,呼吁以立即解除对加沙的封锁和对其他巴勒斯坦领土的限制措施。

叙利亚外交部也发表声明指出,以色列的行为是“血腥的海盗行径”。叙外长穆阿利姆还号召国际社会帮助被以色列拘捕的船员平安返回各自的国家。

阿盟对以军的行径“强烈谴责”,认为这一“恐怖主义行为”是对国际法和人道主义的藐视。阿盟将就此召开紧急会议。

欧盟轮值主席国西班牙的外交部已就此召见以色列驻西班牙大使,要求以方就这一“严重事件”作出解释。  法国外长库什内发表声明,谴责此次事件,并要求立即就此展开调查。

英国政府对事件表示遗憾,并呼吁以方开放所有通道,以便让国际援助物资进入加沙地带。  [3]

当地时间2010年6月5日,备受关注的以色列拦截加沙国际救援船一事再生枝节,一艘驶往加沙地带的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船“雷切尔科里”号当地时间5号遭到以色列海军拦截,以海军士兵在没有与船员发生冲突的情况下登船。

据当地媒体报道,以色列海军三艘军舰从当日清晨就开始尾随该船,并五次发出令其改道的要求,但最终无果,海军士兵中午时分由舰艇登船,而没有采用像5月31号登船时直升机空降的形式。报道还称,以军是得到对方完全同意的情况下才登船的,登船后船员服从以军命令,以军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控制了船员,并没有与对方发生任何冲突。

“雷切尔科里”号救援船来自爱尔兰,载有约1200吨物资,其中包括建筑材料和纸张等以色列严格控制运入加沙的物资,船上的19名国际人士包括志愿者、媒体记者以及船员,大部分来自爱尔兰和马来西亚。该船原计划于2010年5月31日被以军拦截的6艘船同行,但因故障取消了行程。加沙地带。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5号拦截行动之后发表讲话说,今天我们看到这两艘船的区别,科里号是一艘和平之船,我们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是尊重他们表达的权利,而土耳其船的背后是一群支持恐怖势力的暴力极端分子,他还表示,以色列将继续行使自卫的权利。

实际上,在“雷切尔科里”号救援船出发前,就已经遭到以色列外长利伯曼的警告:“任何伤害以色列主权的船只都将被截流,‘雷切尔科里’号抵达加沙的机会为零”。

联合国人权组织官员当天对以军登船的行为表示不满。

以色列空袭加沙

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秘书长阿拉比于2012年3月12日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对加沙的持续空袭,呼吁联合国安理会承担起责任,依据国际法采取果断行动,阻止以色列的行为。

阿拉比说,这些敌对行为将产生严重的后果。他表示将继续与巴勒斯坦领导层和其他阿拉伯国家保持磋商,以便采取行动阻止冲突继续。

另据埃及官方中东社报道,埃及驻以色列大使奥斯曼表示,埃及正全力斡旋以促使以色列尽快结束敌对行动,防止事态进一步升级。

2012年3月9日,巴勒斯坦武装组织“人民抵抗委员会”下属军事派别“萨拉赫丁旅”总书记祖海尔盖斯在加沙城西部遭以军导弹袭击身亡并引发此轮巴以冲突。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轰炸迄今已造成23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另有73人受伤。 [4]

2012年11月14日,以色列对加沙地区发动空袭。这是四年来以色列最密集的轰炸行动,到目前为止已造成至少15人死亡,包括哈马斯武装组织一名军事领袖。

卡塔尔官员2012年3月21日在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宣布,卡塔尔将斥资2.54亿美元重建加沙。卡塔尔重建加沙地带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阿迈迪21日说,重建加沙的各项筹备工作已经就绪,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将耗资2.54亿美元。第一阶段援助项目包括:重修加沙地带的三条主干道,发展农业项目,兴建一所医院和建立居民生活区等。第一阶段结束后将启动第二阶段,所需资金届时再评估确定。 [5]

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哈马德2012年3月23日抵达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开始对该地区的正式访问。这是2007年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控制加沙以来首位到访的外国元首。 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哈尼亚及多名高官当天前往加沙地带与埃及交界的拉法口岸迎接。哈尼亚在讲话中称哈马德的访问“具有历史意义”,意味着“巴勒斯坦人民胜利打破加沙封锁”。 哈马德计划在加沙地带逗留数小时,其间与哈尼亚举行会谈,并出席多个重建加沙的项目奠基仪式,从而开启卡塔尔援助加沙重建计划。 [6]

2017年10月12日,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埃及开罗签署协议,同意和解,法塔赫将于12月1日前接管由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 [1]


相关文章推荐:
巴勒斯坦国 | 加沙地区 | 加沙地区 | 地中海 | 巴勒斯坦人 | 阿拉伯人 | 加沙地带 | 以色列 | 哈马斯 |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 法塔赫 | 哈马斯 | 地中海 | 希腊 | 罗马 | 巴勒斯坦人 | 伊斯兰 | 艾资哈尔大学 | 联合国 | 纬度 | 古埃及 | 犹太人 | 亚述人 | 埃及人 | 亚历山大大帝 | 伊斯兰教 | 沙斐 | 十字军 | 萨拉丁 | 阿拉伯国家 | 犹太人定居点 | 第一次中东战争 | 第三次中东战争 | 政治中心 | 隔离墙 | 哈马斯 | 巴以冲突 | 法塔赫 | 铸铅行动 | 巴拉克 | 人道主义危机 | 监狱 | 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 | 隔离区 | 阿巴斯 | 巴勒斯坦 | 新华社 | 哈马斯 | 希伯来大学 | 菲德 | 约旦河西岸地区 | 法塔赫 | 潘基文 | 自由加沙运动 | 联合国安理会 |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 叙利亚 | 库什 | 爱尔兰 | 加沙地带 | 内塔尼亚胡 | 利伯曼 | 阿拉伯国家联盟 | 阿拉比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