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贾元春

贾元春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贾政与王夫人所生的嫡长女,贾珠的亲妹妹,贾宝玉的亲姐姐,贾家四姐妹之首。贾元春比贾珠小一两岁,比宝玉大十一二岁,贾府通称娘娘。

贾元春因生于正月初一而起名元春。元春十几岁时便已入宫做女史,23-24岁时加封贤德妃。为了迎接元春省亲,贾府建造了大观园。元春24-25岁回娘家省亲,热闹欢腾,同时又表现出她在深宫高处不胜寒的辛苦。元春的命运关乎贾府兴衰,秦可卿之死标志着贾府末世来临,元春晋封贵妃则令贾府重现生机,她也是四大家族最大的支柱。高鹗续书的后四十回她与王子腾先后暴卒,贾府失去了靠山,很快就获罪抄家。(根据第五回的判词,“虎兕相逢大梦归”,还有脂砚斋在元春点的一出《乞巧》中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可以判断,贾元春应该是怀孕后牺牲于政治斗争。注:《长生殿》中杨玉环与唐玄宗,杨玉环死于太子政变。

父:贾政

母:王夫人

同胞兄弟:兄长贾珠、弟弟贾宝玉

异母弟弟:贾环

异母妹妹:贾探春

丫鬟:抱琴

生日:正月初一

排行:在四春姊妹中排行老大,在二房中排行老二

年龄:省亲时24-25岁,时年宝玉13岁,贾珠25-26岁,李纨20多岁,贾兰7岁,探春12-13岁。
  性格:贤孝才德,身份高贵,养尊处优,雍容大度

身份:贾政嫡长女、贾府大姑娘,宫中女史、凤藻宫尚书、贤德妃、贵妃

昙花难得开花,花夜开晨即萎谢。所以“昙花一现”这句成语,是用来形容事物一出现就很快消失。

贾元春是贾政的嫡长女,排行老二。生于正月初一故名为元春,比贾珠小一两岁,比宝玉大十一二岁,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中,起初充任女史。后来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蒙天子降谕特准鸾舆入其私第。书中用了整回篇幅写“元妃省亲”贾府流金淌银之盛,然而,元春却称自己居住的皇宫是一个不得见人的去处,可见她在帝皇之家既受极权的管辖,也无人身自由的难以言状的辛酸。

贾元春既是贾府的政治靠山,也是“金玉良缘”政治婚姻的支持者。她在一次赏赐礼物给众人的时候,独宝玉与宝钗的相同,黛玉的与迎探惜春相同。这就显示了她在宝玉择偶问题上的倾向。贾元春用自己的最好的青春为贾府带来了转机,但是贾府的男人们并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贾赦、贾珍、贾琏等人仗着元妃这个靠山,在外有恃无恐,加速了家族的衰落灭亡。以红学家多年研究的结果,认为元春的结局并没高鄂后四十回中所写得那么单纯,从”虎兕相逢大梦归“可以看出元春可能毙于一场关系到贾府的宫廷恶斗。

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相逢大梦归。 [1] (脂本里虎兔,虎兕都有,通行本写作“虎兔”,周校本“辨是非”为“辨是谁”)

注释:

1.二十年来辨是非二十年:或说指元春在宫廷生活的时间;或说指元春入宫时的年纪。二十年可以当成整数也可以认为二十多。辨是非:懂得世事人情。

2.榴花开处照宫闱榴花:即石榴花。很多学者认为这是在说石榴多子,也代表多子,而元春无子或怀有身孕,这是她悲剧的其中之一。却忽略了这句话的重点在于石榴花,石榴花:又称楼子花(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开时鲜艳夺目、,艳红似火,有着火一般的光辉,惹人侧目,比喻元春封妃,但却开的最晚(农历五月,),对应了元春封妃对盛世中贾府是锦上添花,而封妃对末世的贾府就是雪上加霜,原因在于贾府已没有雄厚的经济相抗衡。

3.三春争及初春景三春:指迎春、探春和惜春三姐妹。争及:怎么比得上。这一句是暗示其他三个姐妹虽各有特色,但总体看来均不及元春。

4.虎兕相逢大梦归虎和兕都是猛兽,据刘心武考证,贾元春应该在一次宫廷斗争之中死去。 [1] 虎指皇帝,兕指皇帝身边的太监,太监只要没有得到贾家的好处:钱(与第二句相互应),就会向皇帝说对元春不利的话,皇帝只要听信了,元春的妃子之路就是一场梦。

“弓”谐音“宫”,隐喻凤藻宫;“橼”谐音“元”,隐喻元春。香橼意指元春晋封贵妃是一件非常喜事。“弓橼”谐音“宫苑”,指元春的宫苑生活。又谐音“宫怨”,元春的命运悲剧和心理情感含有宫怨文化因子。她的宫怨悲剧,主要体现在“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骨肉分离,终无意趣”。72回凤姐的梦隐喻元春卷入宫斗。

“二十”,虚指元春寿命。“辨是非”泛指红尘俗世名利场、是非地。25回偈语“却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惹是非”,与“辨是非”一样都是平常不过的俗话。有本作“辨是谁”,不通之至。

“榴花”多子,寓意多子多孙,所以宫廷之中盆景多有石榴,榴花说明元春已经怀孕了,然而也仅仅是榴花,而不是榴子,说明她死的时候并没有生下孩子,从文中看,的确如此。

“三春”,惜春判词和曲子中也有“勘破三春景不长”“将那三春看破”等语,据刘心武考证知“三春”是指贾府最春风得意的三年,小说中着墨最多的也是这三年,全文绝大多数章回也是写这三年。秦可卿预警“三春去后诸芳尽”,在谶语的角度实指贾府经过这三年就家道中落了。果应其言,贾元春死后不久,贾府就被抄检了。

“虎兔相逢”,许多古本都写作“虎相逢大梦归”,只有高鹗整理的通行本写作“虎兔相逢”(高鹗妄改,为了照应后面四十回中,元春染疾后死于兔年虎月。)。虎和兕都是猛兽,据刘心武考证,贾元春应该死于一场宫廷斗争。

元春判词意译为:元春在红尘俗世是非场中活了二十来岁;平生最显贵的一件喜事就是晋封贤德妃,蒙天恩元宵省亲;此等富贵荣华,可惜她这样的荣华富贵只享受了三年,就在一场宫廷斗争之中,大梦归去,含恨而逝。 [2]

恨无常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

眼睁睁,把万事全抛。

荡悠悠,芳魂消耗。

望家乡,路远山高。

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

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1]

1.喜荣华正好实指元春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得征凤鸾之瑞这件大荣华大富贵。

2.恨无常又到无常:佛教用语。佛教人物人世间的一切事物,都处在生成坏灭的过程中,迁流不停,绝无常住性,所以叫“无常”。旧时迷信,说人将死时,与勾摄生魂的使者来,叫人死亡,这使者也叫“无常”或“无常鬼”。这里兼有这两种意思。

3.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黄泉:也叫“九泉”,指地下,即人死后埋葬的地穴。天伦:旧指父子、兄弟等天然的亲属关系。 [1]

元春至死都牵挂着家族命运,预感到贾府必将遭殃,这令她感到十分憾恨。“望家乡”实指金陵,即南京。元春 死时离着南京“路远山高”,其实就是死于皇宫,为什么山高路远,红学家认为,元春是因为失宠而被关在了看不见外头世界的地方,而“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之说更说明了,元春的毙命,并没人来告诉贾府,所以只能在梦里相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也暗示了元春走后贾府之败,这样就加重了元春的悲剧感,也指责了封建制度的不近人情。”刘心武据“荡悠悠”三字编造元春在荒郊野外自缢秘史,甚为不妥,因为此三字亦见于迎春曲子“一载荡悠悠”,凤姐曲子“荡悠悠三更梦”,她们何尝自缢? [2]

贾府在四大家族中居于首位,是因为它财富最多,权势最大,而这又因为它有确保这种显贵地位的大靠山贾元春,世代勋臣的贾府因为她而又成了皇亲国戚。所以,小说的前半部就围绕着元春“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和“省亲”等情节,竭力铺写贾府“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但是,“豪华虽足羡,离别却难堪。博得虚名在,谁人识苦甘?”试看元春回家省亲在私室与亲人相聚的一幕,在“荣华”的背后便可见骨肉生离的惨状。元春说一句哭一句,把皇宫大内说成是“终无意趣”的“不得见人的去处”,完全像从一个幽闭囚禁她的地方出来一样,从这里也让作者一眼便看出了元春心中高出世俗的光辉。曹雪芹有力的笔触,揭出了封建阶级所钦羡的荣华对贾元春这样的贵族女子来说也还是深渊,她不得不为此付出丧失自由的代价。

但是,这一切还不过是后来情节发展的铺垫。省亲之后,元春回宫似乎是生离,其实是死别;她丧失的不只是自由,还有她的生命。因而,写元春显贵所带来的贾府盛况,也是为了预示后来她的死是庇荫着贾府大树的摧倒,为贾府事败、抄没后的凄惨景况作了反衬。

元春之死不仅标志着四大家族所代表的那一派在政治上的失势,敲响了贾家败亡的丧钟,而且她自己也完全是封建统治阶级宫闱内部互相倾轧的牺牲品。这样,声称“毫不干涉时世”的曹雪芹,就大胆地揭开了政治帷幕的一角,让人们从一个封建家庭的盛衰遭遇,看到了它背后封建统治集团内部各派势力之间不择手段地争权夺利的肮脏勾当。贾探春所说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话的深长含义,也不妨从这方面去理解。

第18回元春点了四出戏,脂批指出:

第一出《豪宴》;【己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

第二出《乞巧》;【己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缘》;【己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离魂》。【己夹:伏黛玉死《牡丹亭》中。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3]

第一出,《豪宴》,出自明代李玉剧作《一捧雪》,暗示贾府会因一件古董玩火自焚。红学界定论,这件古董便是石呆子古董扇。在石呆子眼中,视扇子比自己的命还宝贵;在贾琏眼中,“原是不能再得的”;在贾赦眼中,“回家来,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石呆子古董扇引起了什么后果呢?二尤正传部分,贾赦特派贾琏两赴平安州公干,第一次“来回得十五六天的工夫”(66回),第二次“将事办妥,回程已是将近两个月的限了”(68回),足见石呆子古董扇这件事相当棘手,贾赦把它升级为“机密大事”。后四十回抄家,有李御史参奏平安州,直指石呆子古董扇一案。

第二出,《乞巧》,出自洪升剧作《长生殿》,原为第二十二出《密誓》。元春点这出戏着眼于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盟誓,祈愿皇上忠于爱情,以保住贾府的荣华富贵。安史之乱的起因之一是杨国忠为首的国舅家族得罪了安禄山为首的边境藩王,事发后军民问罪于杨国忠和杨贵妃,一被杀,一自缢。《红楼梦》中,贾赦、贾珍也得罪了朝廷内外的一些野心家,导致105回被参抄家,111回贼寇打劫。

第三出,《仙缘》,出自明代汤显祖剧作《邯郸记》,原为第三十出《合仙》。在宝玉仙缘的层面,《邯郸记》中送来枕头的是神仙,《红楼梦》中前来点化宝玉的一僧一道也是神仙。在应景的层面,《仙缘》是一出热闹戏,八仙降临,吉祥福瑞,配合了18回省亲“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热闹喜庆场面。

第四出,《离魂》,出自汤显祖剧作《牡丹亭》,原为第二十出《闹殇》,演中秋之夜,丽娘病逝。《牡丹亭》以梅花喻丽娘。《红楼梦》第5回“东边宁府花园内梅花盛开”,宁府花园是大观园前身,而大观园又是为元春兴建的省亲别墅,是故脂批云“元春消息动矣”。但这里是丽娘之死伏黛玉之死,和元妃无关。 [2]

72回凤姐梦见被夺一百匹锦,83回元春染恙,86回托梦给贾母,暗写元春在宫中处境十分凶险。95回元春之死,时辰十分明细,“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寅年属虎,卯年属兔。86回“只怕遇着寅年卯月,这就是‘比’而又‘比’,‘劫’而又‘劫’”,107回“东省的地亩早已寅年吃了卯年的租儿了”,证虎兔相逢隐意青黄不接。

元春正传以时辰为线,如83回省宫闱,出现了辰巳、申酉、黎明、卯初、酉初五个时辰标记。18回元春省亲,于时辰也极讲究,出现了上元、正月初八、十四日、十五日、五鼓、未初、未正、酉初、戌初、丑正三刻等密集的时辰标记,证后四十回的时辰描写符合18回的路数,虎兔相逢确指卯年寅月。

联系王子腾之死,“误用了药,一剂就死了”,上距元春之死仅二十余日,死因十分可疑。更巧在95回派人来贾府传报王子腾升内阁大学士喜讯的正是后来陷害贾府的贾雨村,证后四十回写元春和王子腾之死大有隐情。

但也存在问题,如86回写她生于甲申年,至甲寅年薨逝时应为三十一岁,95回却写她存年四十三岁,病因叫做“圣眷隆重,身体发福,未免举动费力。每日起居劳乏,时发痰疾”,均有失当。

按曲子伏笔,元春理应托梦给贾政王夫人示警,后四十回却写到了贾母梦中:“老太太不大受用,合上眼便看见元妃娘娘。’”(86回)借用索隐的方法,这里透露了曹雪芹实生活中的原型曹佳氏比小说中的元春高一辈。

从人物原型上论,大约元春原型曹佳氏就是四十三岁因身体发福生病去世的。后期改稿时,为了表达女儿悲剧和封建末世的主题,对生活原型作了变形处理,改写元春与宝玉为平辈。二人的年龄差和元春寿命则改了两次:86回改为十四年(程乙本第2回作“十几年”),存年三十一岁;后再改为一年(程甲本第2回作“次年”),存年十八岁,判词作“二十年来”。这就是元春年龄矛盾的成因。 [2]

1987年电视剧《红楼梦》成梅饰贾元春

1989年电影《红楼梦》汤兰花饰贾元春

1996年电视剧《红楼梦》李秀明饰贾元春

2002年《越剧红楼梦》谢进联饰贾元春

2008年交响版越剧电影《红楼梦》何英饰贾元春

2009年电视剧《黛玉传》李佳饰贾元春

2010年电视剧《红楼梦》王彦华饰贾元春

2017年电视剧《红楼梦》陈舒宜饰贾元春


相关文章推荐:
红楼梦 | 金陵十二钗 | 贾政 | 王夫人 | 贾宝玉 | 贾珠 | 大观园 | 秦可卿 | 王子腾 | 脂砚斋 | 长生殿 | 成梅 | 红楼梦 | 金陵十二钗 | 凤藻宫 | 王夫人 | 贾宝玉 | 贾母 | 贾政 | 抱琴 | 贾政 | 王夫人 | 贾珠 | 贾宝玉 | 贾环 | 抱琴 | 贾政 | 元妃省亲 | 金玉良缘 | 宝钗 | 贾赦 | 贾珍 | 贾琏 | 石榴花 | 石榴花 | 凤藻宫 | 秦可卿 | 无常 | 九泉 | 刘心武 | 四大家族 | 省亲 | 曹雪芹 | 省亲 | 贾府 | 贾家 | 贾探春 | 脂批 | 一捧雪 | 长生殿 | 邯郸梦 | 甄宝玉 | 牡丹亭 | 李玉 | 一捧雪 | 红学 | 贾琏 | 贾赦 | 洪升 | 长生殿 | 唐明皇 | 杨贵妃 | 安史之乱 | 杨国忠 | 安禄山 | 红楼梦 | 贾赦 | 贾珍 | 汤显祖 | 邯郸记 | 宝玉 | 邯郸记 | 红楼梦 | 牡丹亭 | 牡丹亭 | 红楼梦 | 大观园 | 凤姐 | 贾母 | 王子腾 | 贾雨村 | 贾政 | 王夫人 | 贾母 | 曹雪芹 | 宝玉 | 程乙本 | 程甲本 | 红楼梦 | 成梅 | 红楼梦 | 红楼梦 | 黛玉传 | 李佳 | 红楼梦 | 王彦华 | 红楼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