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蒋平(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文学人物)

蒋平是中国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中的主要人物之一,绰号翻江鼠,字泽长,扬州人氏,擅长潜水,能在水中长期居住并开目视物,因此得名“翻江鼠”,陷空岛五义之一,排行老四。 身材瘦小,面黄肌瘦,形如病夫,为人机巧伶便,智谋甚好,且修养好,能屈能伸。使一对分水峨嵋刺,五鼠闹东京时被封为六品校尉,在开封府供职。

1.展昭得绰号“御猫”后,蒋平无心说了几句后,白玉堂一怒之下去开封府闹事。

2.为访大哥卢方的结果,三鼠(韩彰、徐庆、蒋平)夜入开封府。

3.知道白玉堂心高气傲,故意顺着他的话夸他。单独和卢方在一起时,又说自己不得不如此。

4.为不让韩彰为难,计骗韩彰解药,孤立白玉堂。

5.三鼠(卢方、徐庆、蒋平)在皇帝面前献艺,被封为六品校尉之职,供职开封府

6.出差找韩彰趁机和包公调了张龙赵虎同去,之前赵虎不服他,救出张龙赵虎二人后,与赵虎和好,后来又寻访包公侄子

7.无心的几句话让展昭误会,最后一人独自去了陷空岛掉进陷阱。

8.独龙桥水淹白玉堂,并用言语激他,使白玉堂归顺开封府

9.化装成老道,救了捕快龙涛,并杀死吴道成,刺伤花蝴蝶

10.几句话打动韩彰,与其联合,共同捉拿花蝴蝶

11.邓家堡水淹花蝴蝶,捉拿到案。

12.逆水寒潭潜水取官印。

13.智请柳青,使其协助破君山,收复飞天太保钟雄。

14.群雄聚破冲霄楼。

原著中对蒋平的相貌描述:
  丁兆惠眼里的蒋平:至于四爷,身材瘦小,形如病夫,为人机巧伶便,智谋甚好。
  皇帝看他:天子往下一看,见他匍匐在地,身材渺小。及至叫他抬起头来,却是面黄肌瘦,形如病夫。
  赵虎眼里的蒋平:独有那姓蒋的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瘦的那个样儿,眼看着成了干儿了,不是筋连着也就散了。他还说动话儿,尖酸刻薄,怎么配与我老赵同堂办事呢?”心中老大不乐。
  小白和柳青眼里的蒋平:好病夫......

《小说研究》

“《三侠五义》人物虽有“行侠尚义”和“致君泽民”的共性, 但又个性分明。白玉堂的心高气傲,锋芒毕露;蒋平心机深细,谨慎而又灵活;展昭谦逊平和,谨小慎微;欧阳春深沉老练,直朴豪放;艾虎则粗中有细,活泼可爱;丁氏双侠,富贵气象,风流倜傥。”(鲁迅)

《三侠五义》里翻江鼠蒋平是最具智慧的人,他每一次出场都能让人自动跳进坑儿,堪称三五第一坑主儿:

从第四十回出场,我们知道,陷空岛上蒋平三言两语,就说的白玉堂私自去东京斗御猫去了(无心的)。
  第四十六回设计卢方徐庆投靠开封府,设计诓解药,离间韩彰白玉堂,导致韩彰出走。

第四十九回 在皇帝面前献艺,由于精通水势,被封为六品校尉,供职开封府

第五十一回赵虎不服蒋平尖酸刻薄和他闹气,蒋平出差找韩彰趁机和包公调了张龙赵虎同去,等张龙赵虎掉进贼人陷坑,再出手相救,使得赵虎自此以后对他五体投地非常佩服,再也不敢找他麻烦。
  第五十三回蒋平提到白玉堂厉害,擅长摆弄机关,人生地不熟的最好别一个人去。展昭误以为是在激他,结果一人去了陷空岛,后来误中机关掉进陷阱。自此后展昭特别意识到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制得了白玉堂,而后对蒋平毕恭毕敬,有任何事都要先和蒋平商量。

第五十七回 大家齐心协力,蒋平芦花荡独龙桥水淹白玉堂,收拾了白玉堂后,又拿言语激白玉堂,令其坚决决定要去开封府投案,最后让整个开封府 、包括包大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第六十三回蒋平暗刺杀吴道成,刺伤花蝴蝶,几句话让韩彰回心转,二人和好如初。
  第六十七回邓家堡水淹花蝴蝶,抓住花蝴蝶,使得韩彰也一起到了开封府,请回韩彰,五义重新团聚。
  第七十七回 见白玉堂圣眷正浓钦差下去捉拿北侠欧阳春,蒋平几句话激的白玉堂跟北侠硬碰硬吃个大亏,从此知道四哥蒋平的厉害,以后有好差事都想着提点他。
  第八十五回 果然,白玉堂再次下去出差,洪泽湖治水时向颜查散推荐翻江鼠,蒋平捉拿水寇,给皇帝留下深刻印象,称为继展昭白玉堂后再别提升成护卫的人。

第九十六回包公让蒋平下去找欧阳春,想招揽北侠,蒋平找到北侠行踪后没有带回,而是直接回了包公和北侠一起去襄阳给白玉堂帮忙去了,导致包公招揽计划失败。
  第一百三回 白玉堂三探冲霄失踪后,趁颜查散卢大哥伤心过度无心打理公务,蒋平捞印立功,迅速上位。
  第一百十回徐庆拉展昭去祭奠白玉堂,俩人被抓,蒋平救出徐庆,展昭留在军山倒反投降做卧底,蒋平上下奔走,请能人贤士。
  第一百十三回 蒋平放低姿态,低声下气,以给白玉堂报仇的名义,请来白面判官柳青,用柳青的鸡鸣五骨断魂香,准备破军山抓钟雄。
  第一百十四至一百二十回,蒋平破军山,掌控调度全局,力压展昭公孙策,称为按院衙第一实权人物。
  蒋平凭借智慧一步步走向人生顶峰。

《三侠五义》节选

蒋平福海献艺封校尉

三侠五义--第四十九回 金殿试艺三鼠封官 佛门递呈双乌告状

又见单上第四名混江鼠蒋平。天子往下一看,见他匍匐在地,身材渺小。及至叫他抬起头来,却是面黄肌瘦,形如病夫。仁宗有些不悦,暗想道:“看他这光景,如何配称混江鼠呢?”无奈何,问道:“你既叫混江鼠,想来是会水了?”蒋平道:“罪民在水中能开目视物,能在水中整个月住宿,颇识水性,因此唤作混江鼠。这不过是罪民小巧之技。”仁宗听说“颇识水性”四字,更不及悦,立刻吩咐备船,叫陈林进内;“取朕的金蟾来。”少时,陈伴伴取到。天子命包公细看。只见金漆木桶之中,内有一个三足蟾,宽有三寸,长有五寸,两个眼睛如琥珀一般,一张大口恰似胭脂,碧绿的身子,雪白的肚儿,更衬着两个金眼圈儿,周身的金点儿,实实好看,真是稀奇之物.包么看了,赞道:“真乃奇宝!”天子命陈林带着落平上一只小船。却命太监提了水桶,圣上带领首相及诸大臣,登在大船之上。  此时陈林看蒋平光景,惟恐地不能捉蟾,悄悄告诉他道:“此蟾乃圣上心爱之物;你若不能捉时,趁早言语,我与你奏明圣上,省得吃罪不起。”蒋平笑道:“公公但请放心,不要多虑。有水靠求借一件。”陈林道:“有,有。”立刻叫小太监拿几件来。蒋平挑了一身很小的,脱了罪衣黑裙,穿卜水靠刚刚合体。只听圣上那边大船上太监手提水桶,道:“蒋平,咱家这就放蟾了。”说罢,将木桶口儿向下,底儿向上,连蟾带水俱各倒在海内.只见那蟾在水皮之上发楞。陈林这里紧催蒋平:“下去,下去,快下去!”蒋平他却不动。不多时,那蟾灵性清醒,三足一晃,就不见了。蒋平方向船头,将身一顺,连个声息也无,也不见了。  天子那边看的真切,暗道;“看他入水势,颇有能为。只是金蟾惟恐遗失。”眼睁睁往水中观看,半天不见影响。天子暗说;“不好,朕看他懦弱身躯,如何禁的住在水中许久?别是他捉不住金蟾,畏罪自溺死了罢?这是怎么说!朕为一蟾,要人一命,岂是为君的道理!”正在着急,忽见水中咕嘟嘟翻起泡来。此泡一翻,连众人俱各猜疑了,这必是沉了底儿了。仁宗好生难受。君臣只顾远处观望,未想到船头以前,忽然水上起波,波纹往四下一开,发了一个极大的圈儿,从当中露出人来,却是面向下,背朝上。圣上看了,不由的一怔。猛见他将腰一拱,仰起头来,却是蒋平在水中跪着,两手上下合拢。将手一张,只听金蟾在掌中呱呱的乱叫。天子大喜,道:“岂但颇识水性,竟是水势精通了。真是好混江鼠,不愧其称!”忙吩咐太监将木桶另注新水。蒋平将金蟾放在里面,跪在水皮上,恭恭敬敬向上叩了三个头。圣上及众人无不夸赞。见他仍然踏水奔至小船,脱了衣靠。陈林更喜。仍把他带往金銮殿来。  此时圣上已回转殿内,宣包公进殿,道:“朕看他等技艺超群,豪侠尚义。国家总以鼓励人材为重,朕欲加封他等职衔,以后也令有本领的各怀慕上之心。卿家以为何如?”包公原有此心,恐圣上设疑,不敢启奏。今一闻此旨,连忙跪倒,奏过:“圣上神明,天恩浩荡,从此大开进贤之门,实国家之大幸也。”仁宗大悦.立刻传旨,赏了卢方等三人也是六品校尉之职,俱在开封供职。又传旨,务必访查白玉堂、韩彰二人,不拘时日。包公带领卢方等谢恩。天子驾转回宫。  包分散朝,来到衙署。卢方等三人重新又叩谢了包公。包公甚喜,却又谆谆嘱咐:“务要访查二义上、五义士,莫要辜负圣思。”公孙策与展爷、王、马、张、赵俱备与三人贺喜。独有赵虎心中不乐,暗自思道:“我们辛苦了多年,方才挣得个校尉。如今他三人不发一刀一枪,便也是校尉,竟自与我等为伍。若论卢大哥,他的人品轩昂,为人忠厚,武艺超群,原是好的。就是徐三哥直直爽爽,就合我赵虎的脾气似的,也还可以。独有那姓蒋的三分不像人,七分倒象鬼,瘦的那个样儿,眼看着成了干儿了,不是筋连着也就散了。他还说动话儿,尖酸刻薄,怎么配与我老赵同堂办事呢?”心中老大不乐。因此每每聚谈饮酒之间,赵虎独独与蒋平不对。蒋爷毫不介意。

逆水潭蒋平捞印

三侠五义--第一百三回 巡按府气走白玉堂 逆水泉搜求黄金印

到了次日,卢方等别了众人,蒋爷带了水靠,一直竟奔洞庭湖而来,到了金山庙,蒋爷惟恐卢方跟到逆水泉瞅着害怕着急,便对卢方道:“大哥,此处离逆水泉不远了,小弟就在此改装。大哥在此专等,又可照看了衣服包裹。”说着话,将大衣服脱下,折了折,包在包裹之内,即把水靠穿妥,同定韩彰,前往逆水泉而去。这里卢爷提了包裹,进庙瞻仰了一番。原来是五显财神庙。将包裹放在供桌上,转身出来,坐在门槛之上,观看山景。

.............................

此时已有薄暮之际,正走之间,只见前面一片火光,旁有一人往下注视。及至切近,却是韩彰,便悄悄问道:“二弟,怎么样了?”韩彰道:“四弟已然下去二次,言下面极深极冷,寒气彻骨,不能多延时刻,所以用干柴烘着,一来上来时可以向火暖寒,二来借火光以作水中眼目。大哥脚下立稳着,再往下看。”卢方登住顽石,往泉下一看。但见碧澄澄回环来往,浪滚滚上下翻腾,那一股冷飕飕寒气侵入肌骨。卢方不由的连打几个寒噤道:“了不得,了不得!这样寒泉逆水,四弟如何受得,寻不着印信,性命却是要紧。怎么好,怎么好!四弟呀,四弟。摸的着,摸不着,快些上来吧!你若再不上来,劣兄先就禁不起了。”嘴里说着,身体已然打起战来,连牙齿咯咯咯抖的山响。韩彰见卢方这番光景,惟恐有失,连忙过来搀住,道:“大哥且在那边向火去。四弟不久也就上来了。”卢方那里肯动,两只眼睛直勾勾往水里紧瞅。半晌,只听忽喇喇水面一翻,见蒋平刚然一冒,被逆水一滚,打将下去。转来转去,一连几次,好容易扒往沿石,将身体一长,出了水面。韩彰伸手接住,将身往后一仰,用力一提,这才把蒋平拉将上来,搀到火堆烘烤暖寒。迟了一会,蒋平方说出话来,道:“好利害!好利害!若非火光,险些儿心头迷乱了。小弟被水滚的已然力尽筋疲了。”卢方道“四弟呀,印信虽然要紧,再不要下去了。”蒋平道:“小弟也不下去了。”回手在水靠内掏出印来 [1] ,道:“有了此物,我还下去做什么?”


相关文章推荐:
翻江鼠 | 陷空岛 | 峨嵋刺 | 五鼠闹东京 | 开封府 | 三侠五义 | 御猫 | 韩彰 | 徐庆 | 白玉堂 | 卢方 | 徐庆 | 冲霄楼 | 白玉堂 | 展昭 | 欧阳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