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姜岩(热点事件主角)

姜岩,女,北京人,大学学历,外企白领。因丈夫出轨,自杀身亡。于2008年初成为社会公众人物。并引发中国社会关于第三者问题的激烈讨论。

姜岩(1976年-2007年12月29日),女,北京人,大学学历,外企白领。因丈夫出轨,自杀身亡。于2008年初成为社会公众人物。并引发中国社会关于第三者问题的激烈讨论。

生平与婚姻

姜岩,1976年出生于北京,1998年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法语系,在大学里与张乐奕谈了四年恋爱,毕业前两人和平分手。张乐奕留在北京后来成为某外资公司的高级技术顾问,而姜岩毕业后曾去非洲(肯尼亚)工作两年,在大西洋边埋葬了四年的初恋,曾经开着奔驰吉普在非洲大陆上驰骋。回来在家休整了半年,又只身一个人远下深圳教授法语,不久后返回北京,进入著名的雪铁龙公司工作。

2002年,姜岩在网络上结识了只有初中学历并小自己四岁的王菲,后来现实中见面并相恋。二人租房同居,期间姜岩承担主要房租、家用并给予王菲生活上很多补贴。后王父出学费供王菲读自费的成人大专。姜岩承担了王菲读书期间的生活费用,包括和同学奢侈吃喝的费用及上学放学的打车费。

在这段时间内,王父出资以王菲名义购期房一套,即远洋天地68号楼2406室。二人于2004年初入住。同时,王菲大专毕业,进入奥美广告公司工作。因为工作表现突出而不断升职加薪,但因为生活奢侈,主要家用仍然由姜岩承担。

2006年初,在经过五年恋爱后,姜岩提出结婚,王菲不同意,其家人也因为姜岩年龄较王菲大四岁而反对。后姜岩提出让王菲在结婚与分手中选择,王菲家妥协,同意二人结婚。但是没有举行仪式和摆酒席。

据王家声称,婚后,王家与姜岩关系冷淡,双方很少直接联系。这可能也导致了后来王家一边倒地站在第三者一边要求姜岩和王菲离婚。

婚外恋事件

2007年中,王菲因工作忙而经常夜不归宿,引起夫妻间的一些矛盾。后王菲自称因工作压力大而生病,但没有任何生理症状。王菲生病期间,姜岩曾悉心照料。但王菲白天睡觉,晚上折腾姜岩,并不分时间场合要求姜岩陪伴他,使得工作压力也很大的姜岩渐渐感到吃力,亦指责王菲装病。导致二人矛盾加深。与此同时,王菲跳槽到盛世长城广告公司,与公司女同事,23岁的东方相识。五六月间,二人关系渐渐暧昧,并很快发生性关系。

2007年十一假期,王菲公司组织到意大利旅游。为了旅游玩乐之需,王菲问姜岩索要了她赴法国开年会用的欧元积蓄。在罗马,王菲与东方双宿双飞,并拍下了亲密照片。

走向自杀

2007年10月21日,姜岩无意中发现王菲与东方的亲密合影,质问王菲。王菲不得不承认和东方的婚外恋,但隐瞒已经发生性关系的事实。双方发生激烈口角。次日,姜岩在博客中用隐讳的语言表示要自杀,但未引起朋友注意。

26日,姜岩正式锁定博客,使得他人无法浏览。同时写下日志,表达了两个月后自杀的决心。但对王菲仍抱有一线希望,不愿离婚。不久,王菲谎称以与东方分手,以换取姜岩同意离婚,但被姜岩识破。

2007年11月11日,王菲趁姜岩不在家,偷偷搬走,并带走夫妻联名的存折等贵重物品。此后王菲一直住在父母家中。东方也搬来与王菲同住,得到了一直想摆脱姜岩的王菲父母的喜爱。王菲母称之为“可爱的小天使”。此后王菲一直设法避免和姜岩联系,姜岩数次短信,电话联系,都遭冷遇,后姜岩到王菲公司找到王菲面谈,仍然没有结果。后王家也不断给姜岩施加压力,要求她“顾全大局”,和王菲离婚。种种挫折,导致姜岩的希望全部破灭,悲观厌世,自杀的决心牢不可破。但与此同时,姜为了自尊,仍然隐瞒父母,姐姐,朋友,同事。导致大多数人未能及时发现她的问题。她在日志中详细记载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两次自杀及死亡

2007年12月26日,姜岩给博客解封。并贴上王菲和东方的亲密照片。将自己两个月来的经历坦诚托出。2007年12月27日,姜岩服下三百片“舒乐安定”后自杀,因对医学常识缺乏了解,药效远未达到致死剂量。同时,姜岩的姐姐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姜而着急,联系王菲,终于及时赶到远洋天地的家中。姜被唤醒后,因药效副作用脾气暴躁,歇斯底里,与王菲发生激烈口角。王菲当面承认已经与东方有性关系,给了姜岩进一步的刺激。经一天的哭闹后,王菲离去,由于药效发作和精神极度疲惫,姜岩从28日中午睡到晚上,29日又昏睡了一整天。在父亲和姐姐的劝慰下,姜岩同意以后不再自杀,并烧掉王菲的衣物。

29日17点半,姜岩醒来,本已经逐渐平静。但接到王父的短信后再次情绪激动,冲到光华长安大厦的王菲公司去和王菲理论。二人发生肢体冲突。王菲被推倒。与此同时王菲仍在和东方通短信,姜岩狂怒之下将其手机抢过,后王菲躲了起来。王菲的家人及东方不知道手机被抢在姜岩手上,一再给该手机打电话,在与姜岩通话过程中争吵愈加激烈。问题的焦点转移到王菲的父亲对儿子的纵容上。

晚上10点左右,姜岩仍在与王父通电话。在姜岩姐姐上厕所期间,姜岩挂断电话,从24楼上跳下自杀,当场死亡。终年三十一岁。

姜岩的姐姐如实描绘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由于一直瞒着我母亲,我父亲要回家去。由于有了前一个晚上的经验,加上姜岩曾经许诺我不再做傻事,我觉得一个人陪着她是可以的,就让我父亲走了。只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她,就一直陪着她说话,想让她放松下来。由于我这几天基本上没睡,感觉非常累,姜岩就说,你去休息一下吧。我去卧室躺下,没敢睡。后来我听到她把客厅的落地窗拉开了,我赶紧冲出去,她拿着电话冲我笑,说,你干吗那么紧张,我就是打个电话。我赶紧把窗户关上,嘱咐她不要做傻事。我听到她在和王菲的父亲通电话。我就去上厕所,听到她说了一句:你不用来了。我很快出来,发现落地窗又开了,厅里空空地没人,我喊她的名字,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找,没有人。我想:完了!但又心存侥幸,想如果有人跳楼会有人喊的,没有声音,也许没事。我打了120,心想也许会在落下的时候挂到哪里也不一定。然后赶紧下楼去,那个晚上风很大,最寒冷的一天。没有人,只有一个保安,我就对他说:我妹妹可能跳楼了,我不敢去看,能不能陪我去看看。保安陪我去按照方向去找,开始没有找到。这时过来一个老头说,刚才好象掉下来一个人。我当时腿就软了,瘫在地上。他们把我架起来说,无论如何,赶紧去认一下是不是。我没敢走太近,远远看了一眼,是她,趴在那里,从头到腰下一大滩黑黑的是血。我知道不能再向前了,否则自己就会马上崩溃的。很快120来了,看了一下就说,没救了。110,物业的来了很多人。我不敢告诉我父母,只好给我先生打电话,哭着告诉他,他很着急,但我儿子在生病,他走不开。我又给王菲的爸爸打电话说:你们满意了,你们终于把她逼死了!之后,我手机没电了,来了很多人,刑警、物业、法医,录口供照相,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从那天晚上之后,王菲再没露过面,只有王蕾照过一面。

姜岩死后,王菲一直称病没有出面。由于王菲不肯签字,姜岩尸体迟迟没有火化。但据公司同事目击,在2008年1月上旬,元旦假后,王菲和东方还一起上班、说笑、打游戏。事情闹大后,王菲和东方被迫辞职。据网友目击,二人可能在上海出现过。

后来王姜二家通过各自代理律师就墓地选择、精神赔偿、财产分配等问题达到不公开协议。姜岩尸体在2008年1月25日火化。

姜岩,这个用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女人,唤起了人们,甚至比她更年轻的人们对一种美德的向往,这种美德一度被认为是人性的枷锁而被“寻求解放”的人们抛弃。它是现代人久违的老朋友了,它的名字叫忠诚。

此事成为2008年初中国互联网上最热门的事件之一。

“人肉搜索”再次发动

2008年1月初,姜岩自杀前的博客开始被网友转载到各大论坛上,引起了网友激烈的讨论。一个自称姜岩的朋友的朋友发表了《哀莫大于心死,从24楼跳下自杀MM最后的BLOG日记》的帖子。帖子中写到,“从张美然3377事件,到年底张斌胡紫薇事件,再到自杀的姜岩,小三的话题一次一次出现在视野里。而我们,除了谴责之外,其他,再也无能为力。”08年的第一场网络风暴由此展开。网友在漫骂谴责之后,动用了所谓的“人肉搜索”。并迅速搜查出王先生和“第三者”的工作单位、电话、MSN等资料,并在网上号召其所在行业驱逐他们。其后,姜岩的丈夫王菲也在网上发表声明,对事件作了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并声称:“网络是天堂,但同时也是地狱,现实与虚无并存,不管结果如何,相信在相关机构逐渐进入调查此事后,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们相信网络,但我们更相信现实,正义只存在于现实中。”但此举不但没有平息网友的愤怒,反而火上加油,认为是“颠倒是非黑白”,发起了进一步的“人肉搜索”。很多网友将此事闹到王菲的单位,王菲因此遭到辞退,其他单位一接到王菲求职也退避三舍。王菲父母的住宅被人多次骚扰,激动的网友甚至找到了王菲父母的家,在其门口用油漆写下了“逼死贤妻”等字样。

2008年3月,王菲不堪忍受网友自发的长期对其及家人的不断恐吓谩骂和威胁的短信、邮件及现实中的骚扰,工作更是没有用人单位敢接收。将北飞的候鸟、大旗网、天涯社区三网站告上法庭,要求恢复名誉,并索赔精神抚慰金和工资损失。

2008年12月18日,由“死亡博客”引发的网络暴力第一案在朝阳法院公开宣判。大旗网和“北飞的候鸟”两家网站的经营者或管理者,被法院确认构成对原告王菲名誉及隐私权的侵犯,分别被判停止侵权、公开道歉,并赔偿王菲精神抚慰金3000元和5000元;天涯网因于王菲起诉前及时删除了侵权帖子,履行了监管义务,因此其经营者经判决认定不构成侵权。判决对于该案涉及的个人在网络上的隐私权、名誉权保护以及网站的监管义务等均进行了详细论证,对当前网上频发类似事件应具警示作用和指导意义。一审宣判后,“北飞的候鸟”网站的管理者张某奕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09年12月23日,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的“人肉搜索第一案”在北京二中院进行了终审宣判:”王菲在与姜岩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是造成姜岩自杀这一不幸事件的因素之一,王菲的上述行为应当受到批评和谴责。但对王菲的批评和谴责应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不应披露、宣扬其隐私。张某奕作为“北飞的候鸟”网站的管理者泄露王菲个人隐私的行为已构成对王菲的名誉权的侵害,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责任,法院故此维持原判。


相关文章推荐:
3377事件 | 张斌 | 胡紫薇 | 网络风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