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杰诺瓦(《最终幻想》中人物)

杰诺瓦(Jenova)是一种来自于外星的生物,它是“从天而降的灾难”。这是一种进化的非常完美的寄生生命,它们通过宇宙中的陨石进行旅行,一旦够降落到有生命的星球,它们就会逐渐的复苏,并通过寄生该地的原住民来进行自身的发展,直到将该星球上所有能够榨取的东西榨光之后,再到下一个星球。杰诺瓦本不属于最终幻想VII的星球,而是栖息在宇宙中的智能生命体。约2000年前,杰诺瓦坠落在诺路斯帕(即现在的冰雪村附近),给星球带来了可怕的灾难,当时依然大量存在着的古代种畏惧的将其称为“从天而降的灾厄”。

杰诺瓦性情暴躁,攻击力高,而且十分狡猾。它不会考虑到破坏之后的情况,只会按照本能毁灭自己以外的事物,利用“拟态能力”散播病毒,侵略其他生物。杰诺瓦异常顽强的生命力也是其特征之一,即使身体四分五裂,细胞之间也能相互呼应,再生为最初的状态。

杰诺瓦与星球撞击形成的火山口残留至今,如今人们将其称为“北方大空洞”。

作为“寻找魔晃丰富的约束之地”计划的一环,大约在30年前,由统筹神罗科研部门的加斯特博士启动的项目即为“杰诺瓦计划”,计划的目的是人工创造出具有古代种能力的人。基于把北方大空洞中发现的杰诺瓦误认为是古代种这一错误观点,研究人员把杰诺瓦的细胞植入到普通人的体内,试图借此人工创造出古代种塞特拉。

研究在位于尼布尔海姆的神罗公馆中进行,由负责人加斯特、宝条和露克雷西亚三人共同启动,中途加斯特提出退出,计划的权利则移交到了宝条手中。“萨菲罗斯复制计划”便是这一项目的延伸。

加斯特博士与Jenova计划

约2000年前,坠落到星球的杰诺瓦几乎令古代种灭绝,但残存下来的人们将它封印在了深深的地下,令其进入了长眠。而唤醒了杰诺瓦的,正是加斯特博士所领导的神罗科研部门。

约30年前,加斯特发掘出了已然变为僵尸的杰诺瓦,并误认为它就是古代种,随即他依据这一观点启动计划。计划进行过程中,研究成员宝条将其同事兼恋人露克雷西亚当成了试验品,通过将杰诺瓦细胞植入露克雷西亚体内,从而使新生命诞生了,而那就是萨菲罗斯。

加斯特博士意识到多年来自己对杰诺瓦的认识是错误的,同时也开始后悔自己进行了不人道的实验,便辞去了神罗的工作。他在发现杰诺瓦的冰雪村附近安顿下来,开始独自进行研究。之后他与当地真正的古代种后裔依法璐娜相识,并从她口中了解到了古代种的历史、杰诺瓦的拟态能力及兵器等神罗并不知道的事实。渐渐的,加斯特与依法璐娜相爱,于是两人组建了家庭,并有了一名女儿艾瑞丝。但加斯特最终被宝条派人杀害,他的研究成果也全部落入了宝条手中。

感染性:Jenova能够通过各种途径进行感染传播,它们几乎能感染一切拥有生命能源的生物。

无固定组织:Jenova能够通过任何情况进行生长,它没有固定功能的组织,每个Jenova细胞都拥有成长为一个独立的Jenova个体的能力。

无固形:Jenova本身并无固定的特征,它能够随时根据外界环境改变自己的形象以及能力,甚至于可以复制别的生物的形象作为自己当前的外形,这也就是为什么Jenova能够自由变换成其他人的外形。

独立个体:Jenova能够产生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完全只能依赖于寄生在别的生物体内。

改造宿主:Jenova拥有改造宿主的能力,它能够根据环境让宿主的身体适应各种情况(毕竟如果宿主轻易死去对于寄生生命来说并不是好事),而这种能力是通过Jenova本身寄生于宿主体内的Jenova群集来体现的,当宿主遭遇到了自身身体不能适应的环境或者有了当前身体所无法满足的需要的时候,Jenova寄生体会根据当前要求而利用自己的无固定形体(寄生体群集一样可以看成是Jenova个体)的性质来对自己重组,重组成为满足要求的器官。

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感染了Jenova的人不容易死去的原因,因为Jenova熟悉人类的要害器官,它们能够在寄生之后对这些要害器官进行妥善的保护,而且就算这些器官遭到了致命的损害,Jenova也能够很快的将自己的形态重组成为拥有该器官能力的个体,来挽救宿主的生命,直到宿主本身的器官得到修复为止。

精神控制:因为Jenova寄生体能够随意改变自己的形体和功能,因此它能够跟宿主的神经系统进行联动(也就是说它其实可以将自己重组为与宿主神经系统类似的器官),从而控制宿主的神经系统。

心灵连接:Jenova个体之间拥有一种它们自身才能理解的心灵交流能力,这点它们的宿主(如果有的话)无法从任何情况感知,只有当它们认为需要宿主知晓这些的时候才会通过精神控制对宿主加以暗示,或者直接接管宿主的身体控制权。Jenova的Reunion就主要是靠这个来进行的。

Jenova的智力以及能力是跟其个体的大小密切相关的,因此在到达一个星球之后,它会将自己寄生在当地的生物上,当然如果是智慧生物的话就更好不过了。当个体数量累计到一定程度之后,个体中某一个个体将会成为“首领”,并且开始向其他的个体发出“Reunion”的信号。

Reunion:Jenova的重聚。这是Jenova通过召回分散的不同个体,让它们重新聚集起来,以获得更高的智力以及能力。当它的Reunion完成之后,将会形成一个比之前所有的个体还要强大的Jenova个体,而之前发出信号的“首领”将成为新个体的主要部分。

详细分析

作品中提到的Jenova,一般人都是指神罗地下室的那个史前生命体,但实际上该生命体是一个感染了某种特殊的外星生命的Cetra(就是游戏里说的古代种)个体,而这种特殊的外星生命,也因为该生命体的代号而得名,被称为Jenova。在以下的文章中我将会严格区分开这两个概念,将该外星生命称为Jenova,而将该感染了Jenova的Cetra称为第一感染者。

当第一感染者被发现的之后,科研人员很快便发现了她身上所携带的奇妙的生命(当然当时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这种生命拥有着非常奇妙的能力,其中最让人感到激动地是这种生命的生物活力相当的强(毕竟当时也不知道这是因为Jenova超强的重组能力带来的),因此制造出超强的战士便有了可能。这对于当时正在积极扩张的神罗公司来说,这完全就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因此很快便建立了专项研究Jenova,希望能够通过Jenova的研究而创造出无所不能的战士。

但Jenova并不是那么善良的。它本身就是一种寄生生物,因此人类的这种行为正好提供了一条非常好的感染途径。

因为并不了解Jenova的生理性质,因此培养出一个完整地Jenova个体就成为了当务之急,不过Jenova本身为寄生生物,所以通过常规的培养方法是达不到效果的,因此当务之急是找寻一个合适的培养途径。在当时并没有成熟的生体复制技术的时候,只能够从胚胎开始进行培养,但是当前并没有Jenova的胚胎,因此神罗的科学家们就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通过“嫁接”的方式来培养Jenova个体。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样做,最终所产生的灾难性后果。

大家都知道,高级生命大多是从母亲的子宫中出生的,因此研究人员就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利用雌性生物的子宫来作为培养皿,而子宫中的胚胎则作为嫁接器材,以这个胚胎的发育来带动Jenova细胞的发育,通过这种方法来得到一个完整的Jenova个体。同时因为本身Jenova的研究主要就是军事方面的,因此以人作为实验器材是最合适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Hojo就利用自己的女友来达到了试验品的目的。这个实验的最终结果,就是产生了一个神一样的男人Sephiroth。

Sephiroth因为是同Jenova一起长大的(至少可以这样理解),因此Jenova的寄生对于他几乎就没产生不良影响,因为他的身体几乎是完全的接受了Jenova的寄生,因此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寄生行为。受到Sephiroth的成功的刺激,Hojo(宝条)接着开始了Jenova细胞的生体植入试验,但是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究其原因其实是Jenova本身的能力所导致的。

Jenova本身是寄生生物,但是其寄生却是相当粗暴的,当它寄生到一个生物体内的时候,将会利用自己的意识来改变宿主的原始意识以达到控制宿主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说Jenova能够改变一个人的记忆的原因。但是作为宿主来讲,自身免疫体制却不会允许Jenova肆意寄生,因此会与侵入体内的Jenova进行对抗。但Jenova的生命活性很强(生命力不强的话是不可能进行宇宙旅行的)。因此在这样的对抗中大部分时候是人类本身的免疫体制失败,同时也会使人类本身的身体受到严重损坏,尤其是精神部分(因为肉体的损伤Jenova可以修复,但精神损伤却是难以修复的),因此在试验之后大部分试验体都因为精神层面的损伤而完全丧失了正常人类的智力。因此Hojo认为实验失败,于是将这些试验体完全遗弃。

当然这里面有两类例外,那就是Sephiroth母子以及Cloud(克劳德)和Zack(扎克斯)。Sephiroth之所以没有受到这样的影响,是因为Jenova是随着他自己一起长大的,或者说是在他自身的免疫体制还没有发育出来的时候就于之一起存在了,因此他根本就没有将Jenova当成外物来加以排斥;而Lucrecia则是从Sephiroth那里感染的Jenova,也就是说完全是从自己的孩子那得到的,因此也就没有作为外物来抵抗(毕竟不会有母亲会抗拒从自己孩子那产生的东西)。因此他们两个感染了,但是并没有丧失自己的意识。

另外两个特例就是我们的主角Cloud和他的朋友Zack了。他们则是属于另外一种情况,因为当时给他们移植Jenova细胞的时候已经处于濒死状态了,尤其是Cloud几乎就已经失去意识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完全丧失了精神上的抵抗能力,所以Jenova很容易就占据了他们的意识。同时因为两人都是濒死状态,身体也虚弱到不足以对外来异物产生抗拒,因此他们两个的身体并没有受到破坏。当然这里题外插一句话,以他们两个当时身上的伤来看,如果不是因为移植Jenova的话,那他们是断然不会存活下来的,他们之所以存活了下来完全是因为Jenova惊人的修复能力。因为前面说过,Jenova是一种有智力的寄生生物,是不会轻易的让宿主死去的,它会用各种方法来保障宿主的生命。

而其他的Jenova感染者因为都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移植,因此无一例外的产生了严重的排异反应,导致整个身体的损毁,所以Hojo的实验一直不能得到成功。当然最后Hojo的研究还是得到了一定的成功,那个例子就是他自己,Hojo通过对Sephiroth的狂信以及对Jenova的研究,在自己体内进行了Jenova的移植而没有产生太大的排异反应。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对Sephiroth的狂信,导致在Jenova寄生他的时候精神包括潜意识里没有一丝抵抗的想法,因此无意中产生了Cloud他们的那种重伤下的精神状态,因此也产生了成功的寄生体。

那么Jenova的最终目的呢,从它获取生命能源的方法可以看出,它的最终目的是获得星球的生命能源。因此它会当自身的个体数量足够的时候,将所有的个体全部聚集起来,组成一个足够强大的新个体,以此来达到对星球的寄生。这就是Jenova的Reunion。在游戏中星球中心的最终战中,我们就可以看到Jenova的最终聚合的结果,就是Rebirth Sephiroth以及Jenova Syntnesis。因为只有强大的个体,才能与星球所抗衡。同时根据Jenova生物本身的性质,当个体体积(即包含Jenova细胞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其智力也会得到提高,因此实际上所谓的Reunion就是在时机成熟之后,由生物寄生转换到星球寄生的转换。而Reunion的时机,则是当各地的Jenova寄生体或者个体之间出现一个“领导”了之后,由这个“领导”放出信息,然后开始进行的。

Sephiroth的觉醒,正好给之前的Jenova们带来了一个“领袖”。 Reunion正式开始。此时的Jenova,或者说我们已经不能用Jenova来称呼它了,才算是真正的重新成为星球的威胁。

Sephiroth本身就可以说是Jenova个体,因此此时的星球上的Jenova生命体,实际上就是以Sephiroth为中心来聚集起来,也就是说可以把Sephiroth理解成为当前的Jenova的大脑。因此实际上之后的Jenova都是由于Sephiroth的精神影响而产生或者说进行行动的,所以之后的Jenova实际上都可以说是Sephiroth了,毕竟Jenova仅仅是一个物种的名字,而不是当前这个个体的名字,不过为了方便以及习惯起见,之后的关系到当前Jenova意识的地方还是称呼为Jenova而不称呼为Sephiroth。但是也请注意这两者的区别。

Sephiroth本身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因此在游戏标准时间的事件之前,他还是以一个正常人类的身份生活,这种现象其实很好理解,因为Jenova并没有通过遗传因子来记录自己的记忆的能力,因此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但是在Nibelheim事件时,他了解到自己其实是通过古代种的复制计划所制造出来的,自己实际上是一个“古代种”之后,就开始了对人类的报复。但是注意此时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古代种而不是Jenova。之后在磨光炉当中因为Cloud的袭击而深受重伤,知道自己这个状态根本无法对抗前来增援的神罗援军。而神罗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犯下如此罪行的人,同时也在知道自己作为试验体的事情,落到神罗研究机构里的话一定会被进行各种试验(因为这时已经可以完全不考虑它的感受了,所以什么试验都有可能发生),生不如死。因此选择了自己跳下去。跳下去,不见得死,留下来,生不如死。这种选择其实还是很好选的。更何况作为一个古代种来考虑的话,进入Life Stream与星球融为一体也是自己的义务,因此Sephiroth最后自己跳了下去。(注:这里是使用的LO里面的剧情,而根游戏剧情不同,因为个人觉得LO这里更为合理,因此采用,在阅读的时候需要注意)

在进入Life Stream之后,Sephiroth从里面得到了很多远古的知识,其中有Jenova的真实情况。从这里他才真正的觉醒,知道自己是一个Jenova而不是一个古代种。此时其Jenova的天性开始苏醒,逐渐的开始引导着Reunion的进行。 Reunion必须要靠肉体才能进行,因此Sephiroth将自己的肉体转移到了北方空洞,那里拥有足够的能量以满足自己的要求,同时也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但是因为星球本身的精神防御机制,Sephiroth的Reunion信号直到现在才逐渐的开始有了效果。所以我们在游戏中才能看到Reunion的过程。

可以说在游戏当中Jenova的Reunion进行的还是很顺利的,虽然有一些例外,那就是Cloud靠Life Stream的力量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并且脱离了Jenova的精神控制;Lucrecia则是因为所处地点的交通不便,同时自身意识比较坚强,因此抵制住了Reunion的暗示和控制,而没有屈服于Reunion的天性。

那么最终Reunion结束了之后,新生的Jenova个体被主人公们击败之后是不是故事就结束了呢?答案是否定的,我们之前也提到了Jenova的生命能力相当的强,单纯这样击败的话并不能得到有效的结果,不过本身就让它们一直在那里其实也无所谓,但在击败Jenova之后,发生了一件我们都知道的事情,那就是Holy爆发。

Holy并非没有灭掉Jenova的残骸,但是却没有消灭干净,因此少量的Jenova残骸就被带到了地面上,并且在Holy和Metoer进行抗争的时候散布到了星球上。这些Jenova的残骸在接触到人类之后,同样会试图寄生到人们身上,而人们自身的免疫系统在跟这些入侵自己身体的Jenova作战所带来的影响就直接体现了出来(精神上的痛苦以及肉体上的奇怪花纹)。不知内情的人们就将这种症状理解为星球的愤怒,认为是星球对于人们之前所犯下的罪行的惩罚而降下的瘟疫。将其称之为“星痕”。

但是此时的Jenova残骸已经是被Holy轰杀之后所残存下来的,因此活力和生命力远远不足以能够轻易的感染成功(也就是说跟之前神罗的实验中的Jenova的感染性完全不能相比),因此大部分受影响的都是小孩子(小孩子的免疫系统还不是很发达,因此很容易被感染),以及身体虚弱的病人(例如Rufus这种重伤之后,免疫系统受到了损害的类型)。因为健康人的身体很容易将这些感染力不高的“病毒”给抑制住。

当然此时的Jenova也并非只剩下这些低感染性(相对来说)的残骸,还有一部分并没有参与Reunion,那就是第一感染者的首级,因为Reunion本身就是不同的Jenova个体(以及寄生体)之间的事情,而第一感染者却仅仅是一个尚有生命力的标本而已,所以这个标本自然是不会参与Reunion的。其实之前就一直觉得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是去了哪里。但如今能够理解了,实际上在游戏中就是这个地方为AC埋下一个了伏笔。当主体的Jenova被消灭掉之后,这个标本就成为了Jenova的肉体的主体部分。我们知道,同样Jenova也知道,但是因为这个标本并没有足够的生命活力来进行计划,因此,Jenova通过自己的残存意识(实际上是Sephiroth的,至于为什么是这样下面将详细解释),同时利用Life Stream的能力,就如同星球制造Weapon一样的制造了三个个体出来,由这些个体来完成其再度重组的目的。这三个个体因为是通过意念所制造出来的,因此他们自称自己为思念体。这也是最后他们被击败了之后能够直接返回Life Stream的原因。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自然生物。也就是说他们实质上跟星球所制造的武器类似,仅仅是制造他们的意念并非是星球本身的而已。

当然这里需要注意一点的是虽然他们是由Jenova所制造出来的,但是他们本身却并非Jenova生命体,因此他们也就没有了Jenova的一个重要性质,那就是感染性,同时也没有了Jenova个体之间的心灵感应,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甚至不知道最后残存的Jenova样本的具体位置的原因。从实质上来讲,他们其实跟星球上的其他生物一样,但是控制他们,或者说是制造出他们的意念,却是Jenova的。或者说,我们这时可以称呼她为Sephiroth了。

在游戏的最后,Cloud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击败了Sephiroth,之后我们可以看到Sephiroth的身体逐渐的消失,并且转换成Life Stream消失了。问题就在这里,游戏中没有其他地方显示了这种死亡方法,甚至包括Aeris死亡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特写(原谅我,Aeris姐姐。T.T),因此这样的描写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时的战斗并非是同Sephiroth的肉体进行战斗,而是在跟Sephiroth的灵魂进行战斗。Sephiroth失败了,他的意识成为了Life Stream的一部分。

但是就如同Aeris的意识并没有因为进入Life Stream而消失一样,Sephiroth的意志也没有消失,他们在Life Stream中还在进行着战斗。因为Cetra和星球的精神能力相当的强,要想战胜Aeris,战胜星球的话,就必需从外界来挽回,但是当前外界的Jenova残留物的能力有限,不仅产生不了一个能够重新领导Reunion的领导个体,甚至连对宿主的控制都做不到。而唯一的一个能够产生领导功能的个体,却并没有自身的活力来进行扩展。因此Sephiroth就利用星球之前的方法,制造出自己的“Weapon”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利用星球的能源来制造出了三人众,并且以自身的意识来影响他们。可以这样说,其实三人众就是Sephiroth的化身。

三人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找到第一感染者的样本,因为他们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Jenova个体来领导Reunion,同时还需要增强当前世界上的Jenova残骸的感染能力,因为只有能够控制宿主,才能够进行Reunion。但是三人众本身并没有任何增强感染能力的方法(因为实际上他们还根本就不能算是Jenova生命体),因此也只能借助Sephiroth的意志,通过Life Stream的能力来改变。因此他们收集星痕症患者以强化他们体内的Jenova细胞的活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将这些患者带到忘都,因为那里是当前Sephiroth已知的能够直接连接到Life Stream的地方,在这里能够直接利用Life Stream的能量来进行强化。

因此,三人众将孩子们带到忘都,主要目的就是想通过Life Stream的力量强化他们体内的Jenova细胞的活力。在这里有段台词比较煽情,而这段台词上的兄弟,就是指感染了Jenova细胞的人,因为可以说所有的Jenova群集都是兄弟,而所谓的星球阻碍成长,其实就是因为人类(星球)本身的免疫机制与Jenova对抗的情况。实际上,这段话是对孩子们身上的Jenova群集所说的....

在废墟上的一战,因为Kadaj得到了Jenova的样本,因此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Jenova个体。在这种情况之下的Sephiroth觉得时间已经成熟,于是就将自己的意念直接体现在了这个Jenova个体上,因此就有了Kadaj变成Sephiroth的现象产生(说起来这是推翻了我之前还没看AC时的一个推论)。因为本身Kadaj就是一个能量生命体,虽然他们有自己的意识,但是因为是受到Sephiroth的意志所诞生的,因此很容易就会被Sephiroth所使用。而在之后的战斗中Cloud击败了这个Jenova个体,相当于直接摧毁了Sephiroth所能直接使用的肉身,因此Sephiroth的意识重新回到了Life Stream,只剩下最终被抛弃了的Kadaj还在这里。

当然这样的情况最终也激怒了Aeris,或者说是星球。因此在AC的最后,天上下起了大雨,而这场雨跟之前三人众强化Jenova感染体能力的性质一样,仅仅是作用对象不同罢了。所有的Jenova残骸被排出体外,最终返回Life Stream。也就是说在经过了这样一场雨之后,Jenova的危险就已经过去了。实际上这种危险应该让人类自己来赎罪的,但是最终还是星球出面解决了问题,这也许是因为星球受Aeris的影响而变得宽容了吧。当然关于Aeris和星球的具体关系,这里就不详说了,下一篇研究中将会写Life Stream的性质以及星球的特征,在那里面将会详细的描述她们之间的关系。

最后提一下三人众台词里的“母亲”。在很多时候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母亲是Jenova(这里指第一感染体的名字),因为前面说过他们其实是Sephiroth的意识所创造出来的,而Sephiroth一直认为自己的母亲就是Jenova(同样是在说第一感染体的名字),因此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之后在Sephiroth被击败了之后,Sephiroth意识的强制影响力消失,Kadaj有了自己思考这个问题的自由,因此在听到Aeris的声音之后,因为感受到了与自己相似的感觉(毕竟他自己是直接由Life Stream的能量所制造出来的),因此有一种母亲的感觉。另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讲,Aeris已经跟星球融为一体,可以说Aeris的意识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是星球的意识,那么,星球的能量所孕育出的生命,的确是可以称呼Aeris为母亲的。

Cloud的那句话也可以这样理解,因为星球,就是所有生命的母亲啊。


相关文章推荐:
外星 | 约束之地 | 神罗 | 宝条 | Jenova | 萨菲罗斯 | 艾瑞丝 | 宝条 | Jenova | Jenova | 宿主 | Jenova | 宿主 | Jenova | Jenova | Jenova | 外星生命 | 第一感 | 神罗公司 | Jenova | Jenova | 神一样的男人 | Sephiroth | Jenova | 宝条 | 一个人的记忆 | Jenova | 克劳德 | 扎克斯 | Jenova | Jenova | Jenova | Jenova | Jenova | Jenova | Jenova | 精神防御机制 | Jenova | Jenova | 星痕 | Jenova | Jenova | 为什么是这样 | Jenova | Aeris | Jenova | 宿主 | Jenova | Jenova | Jenova | Aeris | Jenova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