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金凌(耽美小说《魔道祖师》中的人物)

金凌,字如兰。墨香铜臭所著原创耽美小说《魔道祖师》及其衍生作品中人物。金子轩与江厌离之子,兰陵金氏现任家主。

眉心点丹砂,俊秀非常,虽然性格有些小别扭,被蓝景仪叫做“大小姐”,没有什么同龄玩伴,本性善良。因父母皆因鬼将军而死,痛恨魏无羡和修鬼道之人。

金光瑶赠其灵犬,名仙子(哈士奇)。

擅长箭术。

金子轩与江厌离之子,金家现存唯一正统嫡系,现任家主。与姑苏蓝氏子弟蓝思追和蓝景仪算是好友,俊秀非常,性格原因被人叫做“大小姐”,没有什么同龄玩伴,本性善良。父亲金子轩是世家排行榜第三的世家公子,被鬼将军误杀,母亲是江家唯一的小姐,温柔善良,为魏无羡受剑身亡。痛恨魏无羡和修鬼道之人,金光瑶赠其灵犬,名仙子。

虽然性格有些小别扭,但很有正义感。

本性纯良,只要稍加正确的引导,便可获得极大成长。

在2017年最新更新的番外篇里,金小家主已经有了很大的成长。

擅长箭术。

初次登场为原著第七章:骄矜第三2

从原著里,他的缺点显而易见,但我们亦不难发现他的种种优点,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优点和缺点结合起来,才使得这个角色鲜明饱满起来,少年朝气蓬勃的形象跃然纸上。

金凌是被金江二族宠大的孩子,环境和自身遭遇使他的性格变得有些孤僻。但不幸的遭遇和金江二家近似纵容的教育,都未使这个这个少年纯洁善良的心性沾染上污秽。

他坚韧而勇毅,与食魂天女交锋时,那一句:“若我这一剑削不下她的头颅,便要死在这里了死就死!”是少年满身锐气化为的所向披靡的勇气。

那一句“我要叫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比你们许多人都强很多”,是少年无畏而坚韧的心性,是一颗不愿屈服于多舛命运的心。一身傲骨,不屈于伤刻的天道。

表面刺人的锋芒之下,少年一颗敏感而脆弱的心里悄藏着十几载的苦楚和委屈。少年的傲骨和锐气,使他绝不会轻易向不公的命运和世俗的险阻低头。众议纷纭之下,他也尽最大的努力坚强地生活。

所有看似桀骜不驯落落难合的表象,更像是人性与生俱来的本能的一种自我保护。他有应有的坚韧和勇敢,亦有着内心深处最脆弱而敏感的痛处。

他身上的种种特点,有些看似矛盾,但却不显突兀。

尚在襁褓之中便失去了双亲,不当的娇纵养成了孤僻的性格,与诸世家子弟落落难合。小叔金光瑶在幼年时送的灵犬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填补了朋友这个空缺。因为在十几载年岁里感受到的人世温情太少,是以对小叔甚为珍视。后来因缘和蓝思追、蓝景仪等世家子弟同入险境历练,这是他真正意义上与同辈有交识。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劫凶,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解开。当真相大白后,他对魏无羡的仇恨很大一部分已经淡化了。可是无论真相如何,对他来说都是残忍的,失亲的苦痛是永远无法全部释然的,到了最后,是非错杂,他已经不知道该去恨谁。

最终选择了原谅魏无羡等人,与蓝思追、蓝景仪、欧阳子真成为了好朋友。

第七章:骄矜第三2

……

一阵轻灵的分枝踏叶之声逼近,黑色的山林里掠出一个浅色轻衫的少年。

这小公子眉间一点丹砂,俊秀得有些刻薄,年纪极轻,跟蓝思追差不多,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身背一筒羽箭、一柄金光流璨的长剑,手持长弓。衣上刺绣精致无伦,在胸口团成一朵气势非凡的白牡丹,金线夜色里闪着细细碎光。

魏无羡暗叹一声“有钱!”

这个一定是兰陵金氏的哪位小公子。只有他家,以白牡丹为家纹,自比国色,以花中之王,暗暗标榜自己仙中之王;以朱砂点额,意喻“启智明志、朱光耀世”。

这小公子本来搭弓欲射,却见缚仙网网住的是人,失望过后,陡转为不耐之色:“每次都是你们这些蠢货。这山里四百多张缚仙网,猎物还没抓到,已经给你们这些人捣坏了十几个!”

……

那少年见他发呆,心中讨厌,道:“还不快滚!看见你就恶心的够了。死断袖。”

算起辈分来,莫玄羽还说不定是这少年叔叔伯伯之类的长辈,竟然要被一个小辈这样羞辱,魏无羡觉得,就算不为自己,为莫玄羽这具身体也要羞辱回去,道:“真是有娘生没娘养。”

一听这句话,两簇暴怒的火焰在那少年眼里一闪而逝。

他拔出背上长剑,森森地道:“你说什么?”

……

第八章:骄矜第三3

……

竟然是金凌。兰陵金氏族中那么多子弟,他实在是没想到,遇到的恰恰是金凌。若他知道,又怎会讥嘲金凌“有娘生没娘养”?

如果是别人对金凌说这句话,他会教这人领会到什么叫祸从口出。可是这么说的,竟然是他自己。

静立片刻,魏无羡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

……

这群服色混杂的各家子弟边走边抱怨:“这个金小公子,金家和江家都这样惯着他,小小年纪便这么霸道跋扈,日后若是让他接掌了兰陵金氏还不得翻天。咱们都别活了!”

魏无羡放缓脚步。一名心软的女修叹道:“怎能不惯他宠他?那么点小便父母双亡。

“师妹,话可不能这么说。父母双亡又如何,世上父母双亡的多了去了,人人都像他这般德行,那还得了!”

“要说魏无羡也真下得去手。金凌的母亲可是江澄的亲姐姐啊,一手把他带大的师姐。”

“江厌离也是冤,带出这么个白眼狼。金子轩更是惨,就因为跟魏无羡以前有点过节,落得这么个下场。”

……

第九章:骄矜第三4

……

听闻弦响,魏无羡循声望去,金凌站在不远处的高坡上,已将第二支羽箭搭上弓,拉满了弦,放手又是穿颅贯脑的一箭,力度强劲,竟让食魂天女踉跄着倒退了几步。

蓝思追喊道:“金公子!放出你身上的信号!”

金凌充耳不闻,一心要拿下这只怪物,沉着脸,这次一把搭上了三支箭。被当头射了两箭,食魂天女也不着恼,依旧笑容满面,朝金凌袭去。虽然她边走边舞,但速度快的可怕,瞬息便拉近了一半的距离。一旁闪出来几名修士,与她缠斗,绊住了她的脚步。金凌箭箭中的,步步不停,看来是铁了心地打算先把羽箭射光,再和食魂天女近身搏杀。手倒是挺稳,射得也准,只可惜所有的仙门法器对它都是没用的!

……

场中和食魂天女混斗的一群修士已有三四个被吸走了魂魄,金凌拔出佩剑,距离食魂天女已不到两丈,心脏怦怦狂跳,脑中热血上涌:“若我这一剑削不下她的头颅,便要死在这里了死就死!”

……

第二十章:阴阳第五2

……

他是躲过了,这江湖郎中却被人掀了出去,砸倒了街边人家的风车摊,扶的扶捡的捡,一片手忙脚乱。这郎中本来要骂,一见踢他的是个浑身金光乱闪的小公子,非富即贵,气势先下去半截;再一看,对方胸口绣的是金星雪浪白牡丹,彻底没气了。可又不甘心就这么平白无故受一脚,弱弱地道:“你为什么踢我?”

那小公子正是金凌,他抱着手,冷冷地道:“踢你?敢在我面前提‘魏无羡’这三个字的人,我不杀他他就该跪下感恩戴德了,你还当街鬼吼鬼叫。找死!”

魏无羡没料到金凌会在此出现,更没料到他举止跋扈至此,心道:“这孩子的性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脾气大戾气重,骄纵任性目中无人,把他舅舅和父亲的坏处学了个透,母亲的好处却没学到半点,我要不是敲打敲打他,将来迟早要吃大亏。”眼见金凌似乎没撒够火气,朝地上那人逼近两步,他插口道:“金凌!”

……

第二十四章:阴鸷第六2

……

魏无羡:“打住。你叫它什么?”

金凌:“仙子。它的名字。”

魏无羡:“你给狗取这种名字?!”

金凌理直气壮道:“这名字有什么不对?它小时候叫小仙子,长大了我总不能也这么叫。”

魏无羡拒绝:“不不不,问题根本不在于小还是大!你这取名字的方式跟谁学的?!”不用说,肯定是他舅舅。当年江澄也养过几条小奶狗,取的都是什么“茉莉”、“妃妃”、“小爱”诸如此类仿佛勾栏名将的名字。

金凌道:“男儿不拘小节,你纠缠这个干什么!好了!停下,你得罪了我舅舅,非去半条命不可。现在我放你走,咱们扯平了。”

说完,金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又道:“你站着干什么?还不走,等我舅舅来抓你?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更不要指望我对你说些肉麻的话。”

魏无羡负着手踱上来:“年轻人,人这一辈子呢,有两句肉麻的话是非说不可的。”

金凌道:“哪两句?”

魏无羡道:“‘谢谢你’,和‘对不起’。”

金凌嗤道:“我就不说,谁能拿我怎么样。”

魏无羡道:“总有一天你会哭着说出来的。”

金凌“呸”了一声,魏无羡忽然道:“对不起。”

金凌一怔:“什么?”魏无羡道:“大梵山上,我对你说过的那句话,对不起。”

金凌不是第一次被人骂“有娘生没娘养”,但他从没被人这样郑重其事地道过歉。这样劈头盖脸一句“对不起”砸到脸上,不知究竟是什么滋味,竟然浑身不自在起来。

他狂摆手一阵,哼道:“也没什么。你也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我的确是没娘养。但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就比任何人差!反之,我要叫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比你们都强很多!”

……

金凌比怕他舅舅还怕蓝忘机,毕竟舅舅是自家的,含光君却是别人家的,吓得不轻,转身就跑,边跑边喊道:“你这个死断袖!可恶的疯子!我记住了!这事没完!”

……

第八十一章:丹心第十九3

……

几名家主抓住自己的儿子,叮嘱道:“待会儿群尸一冲进来,你护住自己,想办法逃出去,无论如何也要活着!知道吗?!”

金凌听了,一阵肉酸,然而心底也有点期待自己舅舅也说这句话,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所表示,忍不住使劲儿瞅他。他瞅得太用力,江澄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阴霾微散,却皱起了眉:“你眼睛怎么了?”

“……”金凌颇为不快地道:“没怎么!”

……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锋削断了那只枯爪。蓝启仁抓住欧阳子真,扔回人堆里,自己率了一群姑苏蓝氏的剑修上前厮杀。他休息了许久,体力恢复较好,剑法凌厉,不少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蓝思追运剑如风,忽听身后一声金石之响,一人帮他挡了背后一击。

蓝思追惊道:“金公子,你怎么也来了?”

……

第八十三章:丹心第十九5

……

刹那间,蓝思追吓得把要吐的东西都咽回去了。他的手刚压到剑柄上,凝神一看,低声呼道:“鬼……”

船舱里的金凌一听,持剑冲了出来,道:“有鬼?哪里,我帮你杀!”

蓝思追道:“不是鬼,是鬼将军!”

……

可就在这时,蓝思追看到了一旁的金凌。

金凌的脸色发黑,极其难看,握剑的手时松时紧,手背上的青筋也时隐时现。他这才想起来,面前看似无害的鬼将军温宁,是金凌的杀父仇人。

顺着他的目光,温宁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他缓缓转向金凌,道:“金如兰公子?”

金凌冷声道:“那是谁。”

沉默了一下,温宁改口道:“金凌小公子。”

蓝景仪大气,责备道:“金凌你这人怎么这样!思追招你惹你了?”

“思追兄是为你好,你不领情也罢了,怎么还推人?”

原本金凌以为自己出手重了,也是愕然,可见同龄人都去扶他,都来指责自己,这一幕和过往无数个画面重叠在了一起。这些年来,因为无父无母,人人都说他无人管教被惯坏了,脾气糟糕不好相处,无论是在金麟台还是在莲花坞都没有亲近知心的同龄好友。明明身份尊贵,可处境却如此尴尬,小时候没有喜欢和他玩儿的世家子弟,大一点没有愿意追随他的世家子弟。他越想眼眶越红,忽然大声道:“是!都是我的错!我就是这么差劲的一个人!怎么样?!”

其他少年被他吼得齐齐怔住。哑然一阵,有人不服气,嘀咕道:“什么呀,明明是你自己先动的手……为什么反倒还凶起来了。”

金凌恶狠狠地道:“你们管我?!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

魏无羡和蓝忘机原本就在距离较近的一条船上,这一喊之下,魏无羡在船舱里一怔,冲出来隔船相望,见金凌举剑和其他人相对,道:“怎么回事?”

……

第八十四章:丹心第十九6

……

温宁道:“对不住公子,是我的错,我没忍住……”

金凌把剑调转向他怒吼道:“用不着你在这儿假惺惺!”

魏无羡道:“金凌,你先把剑放下。”

金凌道:“我不放!”

魏无羡还要再说话,谁知,金凌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哭,所有人呆若木鸡。魏无羡懵懵然朝他走了一步,道:“这……这是怎么了?”

金凌虽然哭得满脸都是泪水,却还哽咽着大声道:“这是我爹的剑。我不放!”

他怀里紧紧抱着的,是金子轩的佩剑,岁华。这把剑,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

此时此刻,在众人面前嚎啕而泣的金凌,让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江厌离伤心到极处时放声大哭的模样。像金凌这么大的少年,有的都已经成亲,再大些的甚至都有孩子了。哭泣对于他们而言,是件很耻辱的事。当众大哭,那是心里该有多委屈。

……

第一百一十章:藏锋第十二4

……

他打开门,金光瑶半蹲在房门前,怀里抱着一只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的黑毛小狗,抬头对他笑道:“我找来这么小玩意儿,不知道该叫什么,阿凌你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

那笑容温柔真切,金凌不能相信金光瑶是假装的。

忽然之间,又有泪水从他眼眶中滚滚落下。

金凌一向觉得哭泣是软弱无能的表现,对此嗤之以鼻,但除了汹涌地落泪,没有别的方式能宣泄他心中的痛苦和愤怒。

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好像不能怪任何人,也不能恨任何人。魏无羡,金光瑶,温宁,每一个都或对或少该对他父母的死亡负责任,每一个他都有理由深恶痛绝,但又好像每一个都有这样那样的理由,让他恨不起来。可是不恨他们,他还能恨谁?难道他就活该从小失去双亲吗?难道他不光报不了仇下不了手,连恨都不能恨得纯粹彻底、肆无忌惮吗?

总觉得不甘心。总觉得委屈。恨不得一起死了一了百了才好。

……

金凌听到魏无羡和蓝忘机不见了,急急奔出,险些在观音庙的门槛上绊了一跤。然而再急,也追不到这两个人的影子了。仙子绕着他开心地打转,哈哈吐舌。

江澄站在观音庙内一棵笔直参天的树木之下,看了看他,冷冷地道:“把脸擦擦。”

金凌用力一擦眼睛,抹了抹脸,奔回来道:“人呢?”

江澄道:“走了。”

金凌失声道:“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江澄讥讽道:“不然呢?留下来吃晚饭?说完谢谢你再说对不起?”

金凌急了,指着他道:“难怪他要走的,都是因为你这个样子!舅舅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闻言,江澄怒目扬手,骂道:“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口气?你找打!”

金凌脖子一缩,仙子也尾巴一夹。江澄那一巴掌却没落到他后脑上,而是无力地收了回去。

他烦躁地道:“闭嘴吧。金凌。闭嘴吧。咱们回去。各人回各人那里去。”

金凌怔了怔,迟疑片刻,乖乖地闭嘴了。

耷拉着脑袋,和江澄一起并肩走了几步,他又抬头道:“舅舅,你刚刚是不是有话要说?”

江澄道:“什么话?没有。”

金凌道:“刚才!我看见的,你想跟魏无羡说话,后来又不说了。”

沉默半晌,江澄摇头道:“没什么好说的。”

……

父亲:金子轩

母亲:江厌离

大舅:魏无羡

二舅:江澄

叔叔:金光瑶、莫玄羽

爷爷:金光善

外祖父:江枫眠

外祖母:虞紫鸢

朋友:蓝景仪,欧阳子真,蓝思追

父亲兰陵金氏,母亲云梦江氏,外祖母眉山虞氏,大舅夷陵老祖,二舅三毒圣手,大舅的道侣含光君,含光君叔父蓝启仁,含光君父亲青衡君,好友姑苏蓝氏蓝思追、蓝景仪,欧阳氏欧阳子真,大舅好友清河聂氏聂明,聂明弟弟现任清河聂氏家主聂怀桑,大舅道侣哥哥泽芜君,蓝思追和蓝景仪师从泽芜君,泽芜君与敛芳尊金光瑶(金凌小叔)、赤峰尊聂明结拜。

层层铺垫,被誉为魔道最强关系户。


相关文章推荐:
墨香铜臭 | 魔道祖师 | 金子轩 | 江厌离 | 魏无羡 | 金光瑶 | 苏尚卿 | 魔道祖师 | 金光善 | 江枫眠 | 虞紫鸢 | 金子轩 | 江厌离 | 金子轩 | 江厌离 | 江澄 | 金光瑶 | 莫玄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