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晋献公

晋献公(?前651年),姬姓,名诡诸,晋武公之子,春秋时期的晋国君主,在位26年。因其父活捉戎狄首领诡诸而得名。即位后用士之计,尽灭富氏子弟及桓庄之族, [1] 巩固君位。奉行尊王政策,提高声望。攻灭骊戎、耿、霍、魏等国,击败狄戎,复采纳荀息假道伐虢之计,消灭强敌虞、虢,史称其“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 [2]

公元前677年(晋武公三十九年),晋武公去世,诡诸继位,是为晋献公。 [3]

公元前672年(晋献公五年),晋献公攻打骊戎,得到了骊姬和她妹妹,晋献公对她们姐妹二人十分宠爱。 [4]

公元前669年(晋献公八年),晋国大夫士对晋献公说:“原晋国的公子们人数很多,不诛杀他们,将会发生祸乱。”于是晋献公派人把原晋国诸公子们全部诛杀,而建都城,命名为“绛”,开始以“绛”为都城。 [5]

公元前668年(晋献公九年),晋国有些公子已经逃亡到虢国,虢国因此再次进攻晋国,没有取胜。公元前667年(晋献公十年),晋献公想反攻虢国,士劝说晋献公等虢国发生内乱再攻打。 [6]

公元前665年(晋献公十二年),骊姬为晋献公生下儿子奚齐。晋献公有意废掉太子申生,就说:“曲沃是我先祖宗庙所在的地方,而蒲邑靠近秦国,屈邑靠近翟国,如果不派儿子们镇守那里,我放心不下。”于是派太子申生住在曲沃,公子重耳住在蒲邑,公子夷吾住在屈邑。晋献公与骊姬的儿子奚齐住在绛都。晋国人据此推知太子申生将不会继位。太子申生的母亲是齐桓公之女,名叫齐姜,很早就去世了。申生的同母妹妹是秦穆公的夫人。重耳的母亲,是翟国狐氏的女儿。夷吾的母亲,是重耳母亲的妹妹。晋献公有九个儿子,其中太子申生、重耳、夷吾都很贤德。当晋献公得到骊姬之后,晋献公就疏远了这三个儿子。 [7]

公元前661年(晋献公十六年),晋献公扩充军队为二军。晋献公统率上军,太子申生统率下军,赵夙驾御兵车,毕万担任护右,相继灭了霍国、魏国和耿国,凯旋后,给太子申生在曲沃筑城,把耿地赐给赵夙,把魏地赐给毕万,并封他们为大夫。士说:“太子您不能立为国君了。分给您先君的都城,封给您卿的爵位,预先把您推到人臣的最高地位,又怎能继位!不如逃走,免得大祸临头。效仿吴太伯的作法,不是很好吗?这样还能博得谦让的美名。”太子申生没有听从。 [8]

公元前660年(晋献公十七年),晋献公派太子申生讨伐东山。里克向晋献公进谏说:“太子是奉献祭祀宗庙社稷祭品、早晚问候服侍君王饮食的人,所以叫冢子。国君出行太子就应留守,有人代为留守就应随从,随从叫抚军,留守叫监国,这是古制。至于率师出征,须有专门军事才能的人方能胜任;发号施令,是国君与正卿的职责:都不是太子份内的事。军队在于服从将军的命令,如果太子一意秉从君命,就失去了统率的威严;如果独自把持军令,又对君王不孝,所以国君的继承人不能统率军队,太子统率军队将失去他份内的事,又没有威信,怎么行呢?”晋献公说:“我有好几个儿子,还不知将立谁为太子呢。”里克无话而退,去见太子申生。太子申生说:“我将被废掉吗?”里克说:“太子努力吧!君王命令你统率下军,只怕不能胜任其职,为什么会废掉你呢?再说您只怕不孝,不要怕不得继位。严格要求自己又不责怪别人,就能免于危难。”于是太子申生掌领军队,晋献公让他穿上左右各异的偏衣,佩带上金。里克推说有病,没有跟随太子申生。太子申生于是去讨伐东山。 [9]

晋献公私下对骊姬说:“我想废了太子,让奚齐做太子。”骊姬哭着说:“太子被立,诸侯都已知道,而且他数次领兵,百姓都拥护他,怎么能因我这贱人的原因而废掉嫡子去立庶子?您一定要那样,我就去自杀。”骊姬是表面佯装称誉太子,暗地里却叫人诽谤太子,想立自己的儿子。 [10]

公元前656年(晋献公二十一年),骊姬对太子申生说,晋献公曾梦见他的母亲齐姜,让他速去曲沃祭祀一番,回来后把祭祀用的胙肉献给晋献公。太子申生于是到曲沃祭祀他母亲齐姜,并将胙肉献给晋献公。恰好当时晋献公外出打猎去了,于是将胙肉放在宫中。骊姬暗中派人在胙肉中放了毒药。过了两天,晋献公打猎回来,厨师将胙肉奉给晋献公,晋献公要吃胙肉。骊姬从旁边阻止晋献公,说:“胙肉来自远方,应试试它。”便把胙肉给狗吃,狗死了;给宫中厮役尝,厮役死了。骊姬哭着说:“太子为何这般残忍呀!连他父亲都想杀了去接替他,更何况其他人呢?再说父君老了,是早晚要死的人,竟迫不及待而想谋害他!”又对晋献公说:“太子这样做,不过是因为我和奚齐的缘故。我希望让我母子俩躲到别国去,或者早点自杀,不要白白让母子俩被太子糟踏。早先您想废他,我还反对您;到如今,我才知道在这件事上是大错特错了。”太子申生听说这消息,逃奔到新城曲沃。晋献公大怒,就杀了太子申生的老师杜原款。有人对太子申生说:“放毒药的是骊姬,太子为何不去把话说明?”太子申生说:“我父君老了,没有骊姬,就睡眠不安,饮食不甘。即使向他解释清楚,又引起他对骊姬发怒,这不行。”又有人对太子申生说:“您可逃奔到其他国家去。”太子申生说:“带着杀父的恶名逃奔,谁会接纳我?我自杀算了。”十二月十四日,太子申生在新城曲沃自杀。 [12]

太子申生死后,重耳、夷吾到朝中去,有人对骊姬说:“这两位公子都怨恨你进谗言害死太子。”骊姬害怕,又向晋献公诽谤两位公子说:“申生在胙肉中放毒,两位公子都知道此事。”两位公子听到这消息,害怕,重耳逃到蒲邑,夷吾逃到屈邑,依据屈邑,亲自守备。 [13]

公元前655年(晋献公二十二年),晋献公恼怒两个儿子不辞而别,认为他们有谋反的意思,就派兵讨伐蒲邑。蒲邑一个叫勃的宦官逼重耳赶快自杀。重耳翻墙逃走,勃追赶,只斩下重耳的衣袖。重耳出奔到翟国。晋献公又派人到屈邑讨伐夷吾,屈城防守严密,没能攻下。 [14]

公元前654年(晋献公二十三年),晋献公调遣贾华等人讨伐屈邑,屈邑百姓逃散。夷吾准备逃往翟国。冀芮说:“不行,重耳已在那里了,您再逃去,晋国必定转移军队来证讨翟,翟人怕了晋国,您们就有祸了,不如逃往梁国,梁国靠近秦国,秦国强大,等晋君去世后,您就可求秦国送您回国了。”于是逃往梁国。 [15]

公元前652年(晋献公二十五年),晋军攻打翟国,翟国因重耳的缘故,也在桑进攻晋国,晋国撤兵退去。当时的晋国很强大,西面拥有河西地区,跟秦国接壤;北面临近翟国;东面到达河内地区。同年骊姬的妹妹为晋献公生下儿子悼子(《左传》作卓子)。 [16]

公元前651年(晋献公二十六年)夏天,齐桓公在葵丘与各国诸侯举行盛大盟会。晋献公因生病,去迟了,还没到葵丘,就遇见了周朝的宰孔。宰孔说:“齐桓公日益骄横,不修德政而专行侵略远方,诸侯心中不平。您只管不要参加盟会,他也不能把晋国怎么样。”加上晋献公正在生病,就返回了晋国。晋献公病情加重,就对荀息说:“我把奚齐作为继承人,他年龄小,大臣们不服,恐怕会有祸乱,您能拥立他吗?”荀息说能。晋献公说用什么做凭证?荀息回答说:“即使您死而复生,活着的我也不感到有愧,这就是凭证。”于是晋献公将奚齐托付给荀息。荀息担任国相,主持国政。同年九月,晋献公去世。 [18]

晋献公死后,诸公子争位,晋国大乱。奚齐被里克所杀,荀息复立骊姬妹妹之子卓子。里克又杀卓子,迎立公子夷吾,是为晋惠公,晋惠公继位后逼杀里克。

政治清明

晋献公在位时期,政治清明、任人唯贤。起用士、荀息、里克、芮、郭偃等一批异姓人才为卿大夫,诛杀“富氏子弟、桓庄之族”, [1] 彻底地解决了“公子作乱”的问题,废除了公族大夫制度。 [11]

百姓议政

晋献公在位时期,城东郊村民祖朝上书晋献公说:“我是东郊村民祖朝,想听听关于国家政策的讨论。”晋献公派人出去告诉他说:“高官大吏已考虑好了,老百姓还管什么政策!”祖朝回答说:“大王就没有听说过古代将领桓司马,早晨朝见君主,起行迟了,驾车的催马赶路,骖乘(古代乘车时居右边陪乘的人)也催马赶路,驾车的用肘触及骖乘说:‘你为什么越过本分?为什么从旁喝马催车?’骖乘说:‘该催的时候就得催,这是我的事,你应该掌好你的缰绳就是了。你如果掌不好缰绳,假使马突然惊骇,就会轧伤路上行人。如果遇上强大的敌人,下车奋战,到尸首堆中厮杀本来就是我的事,难道你能放开缰绳下车帮助我吗?迟到了灾祸亦会降临到我头上,对此我有深重的忧虑,我哪能不催马赶路呢?’现在大王说‘高官大吏已考虑好了,老百姓还管什么政策’,假如大官们在朝中决策一旦有失当之处,像我这样的百姓,哪能不惨死于中原的土地之上呢?这灾祸亦会降临到我身上,我对此亦有深重的忧虑,我哪能不关心国家的决策呢?”晋献公正式召见了他,和他谈了三天,他再也没有可担忧的了。于是决定以祖朝为老师。 [19-20]

改革军制

晋献公治理军队,扩大编制。“以一军为晋侯”,他扩建为上、下两军,由他和太子申生分别率领。 [11]

假道伐虢

公元前658年(晋献公十九年),晋献公说:“早先我的先君庄伯、武公平定晋国内乱时,虢国常常帮助晋国讨伐我们,又收留晋国逃亡公子,终将作乱。不加诛灭,将给后代子孙留下隐患。”于是命令荀息用屈地出产的良马为礼物向虞国借路。虞国同意借路,晋国就讨伐虢国,攻下下阳后凯旋而回。 [21]

公元前655年(晋献公二十二年),晋献公再次向虞国请求借路讨伐虢国,虞国大夫宫之奇向虞君进谏说:“不能借路给他,否则将灭亡虞国。”虞君说:“晋国与我是同姓,应该不会攻打我们。”宫之奇说:“太伯、虞仲都是周太王的儿子,太伯逃走,因而未能继承王位。虢仲、虢叔,都是季历的儿子,当过周文王的卿士,他们的功勋记在王室,藏在保存盟书的府库。晋军将虢国都要灭掉,哪会怜惜虞国?再说虞国与晋国的亲近能胜过晋国与桓叔、庄伯的亲近吗?桓叔、庄伯的家族有什么罪,晋君竟全部诛灭了他们。虞国与虢国,是嘴唇与牙齿的关系。嘴唇没有了则牙齿就寒冷。”虞公不听劝告,就答应了晋国。宫之奇便领着家人离开了虞国。同年冬天,晋国灭亡虢国,虢公丑逃到洛京。晋军回师时,袭击虞国,俘获了虞君及其大夫井伯和百里奚,作为晋献公女儿嫁给秦穆公的陪嫁人,而派人办理虞国的祭祀。荀息牵来以前送给虞君的屈地所产的马呈给晋献公,晋献公笑着说:“马还是我的马,可惜也老了。” [21] [22] 成语典故“假道伐虢”、“唇亡齿寒”就出自此。

兼并拓疆

晋献公在位时期兼并邻国,开拓疆域,除消灭虢国和虞国外,又先后消灭了北边的霍国(今霍州市西南)、杨国(今洪洞县南),南边的芮国(今芮城县西部和陕西大荔、朝邑一带)、魏国(今芮城县中部和东部)、郇国(即荀,今临猗县南)、耿国(今河津市东南)、冀国(今河津市东北)、骊戎(今陕西华县)、赤狄(即东山皋落,今垣曲县境)等国家和部族,黄河中游皆为晋国所有,与齐国、楚国、秦国成为当时四强。 [11]

唇亡齿寒

假道伐虢

叔孙通:“昔者晋献公以骊姬之故废太子,立奚齐,晋国乱者数十年,为天下笑。” [23]

张九龄:“昔晋献公惑嬖姬之谗,申生忧死,国乃大乱;汉武帝信江充巫蛊,祸及太子,京师蹀血;晋惠帝有贤子,贾后谮之,乃至丧亡;隋文帝听后言,废太子勇,遂失天下。” [24]

司马贞《史记索隐》:“献公昏惑,太子罹殃。” [25]

《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 [25]

参见:晋世家

晋献公墓 位于绛县南樊槐泉村东岭。墓高百尺,无祠孤寝,墓形似无柄之木铎。他是春秋时晋国武公之子,名诡诸,始建都维(山西绛县)。

献公初娶贾氏为妻,无子。继娶齐姜,生秦穆公夫人及太子申生。后再娶二女于戎,生重耳、夷吾。在讨伐骊戎的战争中获骊姬,生奚齐。献公宠爱骊姬,常听其谗言,先逼死太子申生,又欲加害公子重耳和夷吾,以达到让奚齐继位的目的。献公在位二十六年。献公殁后,因其生前昏庸无道,暴戾成癖,不列入祭典,以示彰善弹恶。献公墓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6]

晋武公,名称。

贾女,贾国女子,无子。 [27]

齐姜,齐桓公之女,生穆姬和申生。 [27]

狐季姬,晋国大夫狐突之女,生晋文公。 [27]

小戎子,狐季姬之妹,生晋惠公。 [27]

骊姬,生奚齐。 [27]

少姬,骊姬之妹,生卓子。 [27]

儿子

太子申生,母齐姜。 [27]

晋文公重耳,母狐季姬。 [27]

晋惠公夷吾,母小戎子。 [27]

奚齐,母骊姬。 [27]

悼子,一作卓子,母少姬。 [27]

女儿

穆姬,母齐姜,秦穆公夫人。 [27]

1989年电视剧《晋文公传奇》:黄新饰演晋献公;

1996年电视剧《东周列国春秋篇》:周继纬饰演晋献公;

2003年电视剧《骊姬传奇》:李庆祥饰演晋献公;

2010年电视剧《春秋祭》:鲍国安饰演晋献公。


相关文章推荐:
姬姓 | 晋武公 | 春秋时期 | 晋国 | | 荀息 | 假道伐虢 | 假道伐虢 | 骊姬之乱 | 晋武公 | 骊戎 | 骊姬 | | 晋国 | 虢国 | 申生 | 秦国 | 翟国 | 重耳 | 夷吾 | 齐桓公 | 秦穆公 | 赵夙 | 毕万 | 霍国 | 耿国 | 太伯 | 里克 | 胙肉 | 厮役 | 杜原款 | 贾华 | 悼子 | 左传 | 齐桓公 | 葵丘 | 宰孔 | 荀息 | 里克 | 晋惠公 | | 荀息 | 里克 | 郭偃 | 卿大夫 | 公族大夫 | 骖乘 | 虢国 | 荀息 | 虞国 | 宫之奇 | 太伯 | 虞仲 | 周太王 | 虢仲 | 虢叔 | 季历 | 周文王 | 卿士 | 虢公丑 | 百里奚 | 秦穆公 | 假道伐虢 | 唇亡齿寒 | 霍国 | 杨国 | 芮国 | 郇国 | 耿国 | 冀国 | 骊戎 | 赤狄 | 齐国 | 秦国 | 唇亡齿寒 | 假道伐虢 | 叔孙通 | 张九龄 | 司马贞 | 史记索隐 | 晋世家 | 绛县 | 晋武公 | 齐姜 | 齐桓公 | 穆姬 | 申生 | 狐季姬 | 狐突 | 晋文公 | 小戎子 | 晋惠公 | 骊姬 | 少姬 | 卓子 | 申生 | 晋文公 | 晋惠公 | 悼子 | 卓子 | 穆姬 | 晋文公传奇 | 黄新 | 东周列国春秋篇 | 周继纬 | 骊姬传奇 | 李庆祥 | 春秋祭 | 鲍国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