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毛利元就(日本战国时代大名)

毛利元就(もうりもとなり;Mouri Motonari;1497年4月16日1571年7月6日),是日本战国时代雄踞中国地区的大名,为毛利弘元次子,幼名松寿丸。原姓大江,家系以大江广元四男毛利季光为祖先,家纹为一文字三星纹。毛利氏仅在元就一代的治下,就成功地从安艺国的一个小豪族跻身为统治十国的西日本第一大势力,领国石高超过120万石,人称“西国第一智将” [1]

在永正十四年(1517年)的有田中井手之战中,初次上阵的毛利元就以区区千余众击杀武田元繁,由此名震日本。此后,毛利家东克尼子氏,西破大内氏,势力急剧扩张。最终于“严岛合战”中一举击败大内家权臣陶晴贤,日本史学界称此役为“西国桶狭间”。继而攻灭尼子氏,威震关西,并一度染指北九州。一举奠定安艺毛利氏的西国霸主地位,而作为毛利家霸业开创者的毛利元就,也被日本民众视为“战国谋神”而久久传颂。

毛利家的第一代是镰仓幕府创业的功臣大江广元的四男毛利季光,出身地是相模国毛利庄,现在被认为是从神奈川县厚木市北部到爱甲郡爱甲町的西南部的地域。大江氏世世代代作为天皇的陪读,以文学才能为朝廷服务。

镰仓幕府时期,毛利时亲是六波罗探题的议定众,居住在京都。不久便被授予河内国加贺田乡。不久以后,时代又变了。足利尊氏创建了室町幕府,进入了南北朝的动乱时期。为了避开南北朝的动乱,时亲便躲到吉田庄隐居。为了保存毛利的一族,将嫡子毛利贞亲留在河内国加贺田乡,将越后国南条庄分给了二男亲元的儿子毛利家亲,三男毛利广显,贞亲的儿子毛利亲衡等。时亲仅仅带着曾孙毛利元春(亲衡之子),于延元元年(1336年)七月迁入了吉田庄。

毛利元春以自始至终追随毛利本家作为交换条件,让他们继承了亲衡的一部分领地。元春的孩子和兄弟们在各地建立自己的居馆,并各自以居住地的名字作为姓氏。就这样元春之后,出现了麻原、中马、福原、坂、有富等有力的庶家,在吉田盆地一带扩展开了毛利氏的势力。当时以庶子改名分家的方法,各家基本上都采用。但是感觉上这是把双刃剑,因为血缘的关系使各自的利害关系更紧密,当遇到强敌的时候各家可以结盟共同进退;但是也不乏分家为了争夺主家的地位而相互反目、两败俱伤的例子。但是毛利一族的家臣集团确实是战国里最稳定的一个联盟,这也为后来毛利元就出世创造了绝好的条件 [2]

毛利元就于明应6年(1497年)三月十四日在铃尾城出生,幼名松寿丸,当地现今留存了毛利元就诞生的石碑。是其父毛利弘元三十一岁的时候所生 [3] 。据传,毛利元就的母亲在怀孕的时候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梦中能乐舞台的边柱长出了鹫的羽毛。弘元听到以后就让阴阳师来占卜,阴阳师告诉弘元“那个梦是个吉祥的象征,出生的孩子会是个男子。将来会成为西国的霸主”。这给当时不过是吉田地方三千贯的国人领主弘元带来很大的震惊。毕竟在元就之前长子幸千代丸(兴元)已经出生,元就是不可能成为毛利家的家督。如果此梦占卦的事情在世间传播开的话,只会引起一场无端的风波。或许会导致毛利家的分裂。弘元害怕看到那种情况,于是就让阴阳师闭嘴。

弘元在明应9年(1500年)三月二十九日,将家督的位置传给了长子毛利兴元后,从吉田庄迁移到西北方向的多治比的猿挂城居住。当时,只有三岁的松寿丸(毛利元就)也跟着父亲一起迁到了猿挂城。毛利元就入城的第二年也就是文龟元年(1501年),三十四岁的年轻母亲就去世了。接下来永正3年(1506年),松寿丸九岁的时候,父亲毛利弘元在三十九岁的时候也病死了。很快,危机便降临到年幼的松寿丸身上。虽然根据父亲弘元的遗命继承了猿挂城三百贯的领地。但是后来都被作为松寿丸监护人的井上元盛所霸占。元盛趁着当时兴元出兵京都的机会采取行动,把松寿丸从居城猿挂城赶了出来。永禄元年(1558年)八月,毛利元就六十一岁的时候,在给嫡子的毛利隆元的书信中,谈到了“父亲弘元去世后,将多治比的猿挂城留给了我。但是井上元盛并不交还,自己霸占去了。当时,兴元十六、七岁,人在京都,给本国发命令也传达不到……就在此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元盛突然死了。”

在毛利元就十四岁的时候私自侵占多治比猿挂城的井上元盛猝死。一些早就对元盛的专横做法不满之人将多治比领返还给松寿丸,但是当时的他年纪太小,城池仍由家臣托管。十五岁的那年秋天,松寿丸元服并改称多治比少辅次郎元就。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猿挂城城主 [3]

毛利元就十二岁的时候,带领着随从人员,参拜了安艺的严岛神社。参拜结束后的归途中,松寿丸问随从:“你刚才祈祷了些什么?”“祈祷小主人成为优秀的家主,快一点当上安艺国的主人。”松寿丸听那个的话,竟然满脸的不高兴。“安艺的主人?真是愚蠢。为什么不祈祷我成为天下的主人?”随从一边为这样的言词感到吃惊,一边也在想提醒年轻的小主人。“但是,首先成为安艺的国主之后,才可以成为天下的主人。这是个顺序的问题。”松寿丸立即摇了头说“不对!祈祷成为天下的主人,最后可能只达到安艺国主的目标。如果从开始就盯着安艺国主的位置,是永远不会成为天下的主人的。人就一定要有远大的志向!”

15岁的那年秋天,松寿丸元服并改称多治比少辅次郎元就。成为名副其实的猿挂城城主,元就过着悠闲日子。虽说作为分家自立,但是家督兴元健在,所以并没在家中担当责任太大的工作。

永正10年(1513年)三月十九日,元就给本城郡山城的掌权者志道广良发了一个誓约书。第一条、元就今后,必定接受广良的协助,为了毛利家效忠。第二条、互相不抱叛逆之心。第三条、如果元就年轻气盛,对他人提出了不合理要求的时候,要接受广良的意见。如果元就不接受,就当作违背了这个誓约。同样,广良对他人提出了不合理要求的时候,元就也可以制止。第四条、两人一起忠实勤奋,向兴元效忠,即使元就对兴元作出一点点没有规矩的事,当作不忠于本家看待 [4]

吉田周边的环境并不太平,吉田下游是从父代时就结下的强敌五龙城城主户元源。如果不将户家消灭,毛利家将寝食难安。永正13年(1516年)秋,兴元、天野、吉川联军2500人包围了五龙城,将户元源逼入绝境。此时,留守郡山城的是兴元的长子幸松丸与志道广良,毛利元就随侍 [5]

就在攻城的紧要关头,毛利兴元却突然在吉田郡山城中暴亡。得到这个消息的元就,立刻担当起部队的代大将。考虑到种种不利因素的他,果断向全军发布了撤退的命令,并亲自担任殿军之职,看到毛利军整齐的撤退队型,元源担心是计,没敢来追。渡过了暂时的危机。

郡山城内究竟谁来做兴元继承人的问题也就摆到了桌面上,此时的元就在家中并无多少功绩,获得的支持不多。家中主要分为拥立兴元的嫡子幸松丸和拥立兴元三弟元纲的两派。另外安艺国国人领主们,已经纷纷投靠了尼子经久。因此还有从尼子氏迎来一位男子继承毛利家的意见。尼子经久也知道元就的才干,于是在积极谋划让尼子家的男子继承毛利家不可能成立的情况下,又支持才能平庸的元纲继承毛利家,以防止毛利氏势力的壮大。

最后,由于家中的重臣大都表示支持嫡系即位,结果,年仅两岁的兴元之子幸松丸成为新家督,并由元就担任他的监护人。对于这样的安排,在郡山城中有不少家臣认为,年方19岁正值盛年的毛利元就是对幸松丸未来地位的威胁 [5]

毛利元就在20岁的时候才参加初阵,这在当时是比较少见的,但是毛利元就却在这次战斗中显示出了不同一般的、卓越的指挥才能,根据毛利军的自身实力,采用谋略和奇袭并用的巧妙战术取得了绝对的胜利。此战以后,元就的勇名为天下所知。使用舍身战术击毙武田大将的有田中井手、又打川合战与织田信长讨取今川义元首级的桶狭间合战战术类似,于是,被后人称作是“西国的桶狭间” [5]

在毛利元就担幸松丸的摄政的时候,素有“今项羽”之称的武田元繁带领旗下四千七百人大举入侵山县郡,并攻打有田城。有田城守将小田信忠向毛利幸松丸与吉川元经请求援助。同盟军中的天野和平贺氏,为牵制武田余部,在自己的居城内严守不出。

回到猿挂城的毛利元就,立刻向郡山城的志道广良和吉川氏派遣急使,请求支援。希望他们能在二十二日的早晨,只带领直属部队到有田城汇合,毛利元就这次是打算先发制人攻击武田军。但由于熊谷元直在途中的中井手布阵,所以要先攻下中井手。经过一番激战,武田军的前锋熊谷元直被流矢击毙。失去了大将的熊谷军全面崩溃。得到元直战死的消息,武田元繁震怒。彻底失去冷静的元繁,只留下了七百兵力守有田城,亲自带领其余的部队对毛利军发动总攻。由于同父异母的弟弟相合元纲、家臣福原广俊,桂元澄,井上元兼,坂广秀,口羽通良,渡边胜等的援军到达,毛利军与武田军战况呈胶着状态。但是毕竟武田军拥有兵力上的优势,几个回合以后,毛利军开始慢慢呈现出败相。此时连元就也做了战死的准备。

毛利元就命志道广良所部的毛利军将武田军部队继续引入山谷深处,主力部队则趁山谷中的武田军兵力分散展开突击。这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完全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武田元繁,竟然一个人渡河追击。元就可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马上下令士兵们万箭齐发。河中间的元繁胸口中箭,跌落河中,在元就身旁的井上光政冲过去取了他的首级。总大将元繁被杀,武田军全线崩溃。就这样,元就初阵打了一个漂亮的大胜仗。接着元就又乘胜追击,将山县郡纳入毛利家的统治之下,威名远扬。滞留在京都的大内义兴听到这个消息,给了元就“多治比之战值得嘉奖”的表彰奖状。

由于尼子氏、毛利氏、吉川氏和武田氏各家相互之间有着婚姻关系。尼子经久的妻子是吉川元经的姑母,元经的妹妹是毛利元就的妻子。而且,元就的妹妹又是元经的妻子,元经的女儿又嫁给了武田光和为妻。大内义兴于大永3年(1523年),为了镇压在筑前的暴动出征去了九州。尼子经久正是瞄准义兴不在的这个机会,六月领兵攻入安艺。经久在北池田布阵,任命毛利氏为先锋出兵。当时毛利家的家督是只有九岁的幸松丸,可是因为婚姻的关系,毛利无法拒绝尼子氏出兵的请求。由监护人元就伴随幸松丸出征。

尼子攻击的目标,是属于大内氏的镜山城。这座镜山城是义兴为了对抗尼子氏入侵而筑建在安艺的据点。由大内氏的家臣藏田房信守备,房信的叔父藏田直信辅佐。由于守城的士兵们都相信大内氏会很快派大批援军赶来,所以士气一点没有动摇,很好地守备着城池。看到长时间不能攻下镜山城,连元就也开始着急。元就首先派人打探了城内的情况,了解到房信的叔父直信并不太信赖房信,而且知道了直信是个利欲熏心之人。于是元就就派密使给直信送信:“如果与我们合作,可以把藏田家的所领转由你管理。”愚蠢的直信马上答应了元就的引诱。元就和直信相约,元就开始攻城的时候,直信就从镜山城里面攻击房信所在的二丸。终于,镜山城被攻陷。房信以自己剖腹自杀为交换条件,要求赦免守城士兵和自己妻儿的性命。

紧接着,毛利家又发生了意外的事情。刚刚从镜山城之战凯旋、回到郡山城的家督幸松丸突然患病,七月十五日,匆匆去世,结束了九岁短暂的一生。据说是幸松丸在战场上的检首仪式中受到了惊吓,疟疾复发不治身亡。让九岁的孩子主持检验首级的仪式,实在是很残酷的事情。

毛利家再一次失去了家督,毛利元就身边的人都陷入了恐慌的状态之中。毛利的本家家督吉田郡山城城主幸松丸,在成功攻占西条镜山城后就一病不起。于大永3年(1523年)七月追随父亲兴元而去。9岁的孩子自然没有后嗣。于是在郡山城里,一场关于谁是未来继承人的争吵又开始了。在战国乱世之中,当主死亡对于敌人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好消息。为了不使毛利成为周围强邻的饵食,必须及早确定继承人。尽管尼子家的当主经久也期盼着才能平庸的元纲上台,并且暗地里作了不少工作但是执政的志道广良等老臣反复权衡商议之后,最后决定由元就继承毛利本家。毕竟元就在有田城战役和镜山城战役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不过从事实上说也是应该元就继承毛利本家。首先从先后顺序元就是排在第一个。其次元就与上一代当主兴元是亲兄弟,从血缘关系上比元纲更近。第三可能也就是最关键的元纲是出了名的有勇无谋,这可能是毛利大多数重臣放弃他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幸松丸死去后的第四天七月十九日,渡边胜和井上元兼去猿挂城与元就相见,请求他继承家督之位。出人意料的是,毛利元就却对继承毛利家并没有积极的反应。大概是觉得此时的毛利家已经七零八落,各分家各自为政、不愿对本家发誓效忠,因此根本无法团结起来对抗外部势力的缘故吧。察觉到元就心思的十五名重臣,于七月二十五日,作为毛利家的家臣发誓忠诚,同时又签署了恳求元就入主郡山城的联名状。元就收到联名状以后,终于在八月十日从猿挂城迁入郡山城,继承家督。

大永3年(1523年)八月,毛利元就继承家督以后,迁入郡山城。郡山城是毛利家的本城,前面有可爱川和多治比川两条河流过,是一个战略上的重要地点。史书记载,建武3年(1336年)毛利时亲迁入此地后首次筑城,时亲的孙子元春又改建过一次。元就入城后组织了大规模的扩张工程。从旧本城开始扩张到郡山的东南麓,半岛形展开的山脊上,背后由三层堀切开,再建上本丸、二丸、三丸等等设施,最终将全山建造成一个大城郭。扩建后的郡山城,规模有一公里见方。以顶部的本丸为中心,辅有二丸、三丸。其中元就的宅邸在城的西南山脚,内堀的内侧。建筑物各自独立,又有道路连接,从整体上看构造非常复杂。

了解到即将使用人柱这种残忍的手段之后,毛利元就马上赶到了工程现场。告诉普请奉行:“让领民作为人柱,这对国家是莫大的损失。保护领民是领主的使命,不能漠视领民珍贵的生命。作为替代,把这些文字刻在石头上填埋下去。”于是普请奉行让人将这几个字刻在一块石头上,填埋在石垣之下。这块石头的大小大致长六尺,宽二尺。位于郡山山腰上的元就墓地正面有一块石碑,上面就刻着拓本。纸条上写着“百万一心”四个字。意为大家万众一心,团结起力量,多么困难的事情都可以完成。

毛利元就花了整整十四年的时间,终于在安艺国站稳了脚跟,成为东西方两大势力都绝不敢轻视的强大地方力量。时机到了,该是雄鹰展翅高飞的时候了。1535年,元就把尚未元服的长男隆元送到大内家做人质,获得了西方势力的全力支持。5年后,尼子家刚当上家督的尼子晴久不顾众将反对,贸然进攻毛利家。晴久自为统帅,命久幸、国久等一门众,召集云、石、耆、幡、作、备中诸国共三万大军,几乎倾巢而出,誓将毛利一脚踏平。毛利元就得报,急忙集结八千人马,准备固守。1540年9月6曰,尼子军杀入石州口,放火烧尽了城下町,包围吉田郡山城。6天后的大田口激战,尼子方本城信浓守、高桥元纲战殁。23曰,晴久中了元就的反间计,放弃要害风越山,而将本阵移到青山、三冢山一线。几天后,大内氏发兵救援毛利,26曰,尼子侍大将汤原宗纲为先锋攻击大内军,遭到毛利军出城夹击而惨败。宗纲丧生,留下“腹切岩”的古迹。

眼看形势不妙,10月11曰,晴久以尼子诚久为先锋,向郡山城发起总攻。毛利元就也准备放弃守城,于是出兵在土取桥与敌决战。双方正在激斗,元就又出奇计,伏兵蜂起,尼子军几近崩溃,大将三泽为幸等为保护晴久而当场战死。晴久被迫后退,战局再度陷入胶着状态。12月3曰,大内名将陶隆房率援军一万前来助势,毛利方士气更为高涨。

次年的1月3曰,最终决战开始了,毛利、大内联军反复突入,火烧尼子军阵营。13曰,毛利方猛将吉川兴经统兵三千奇袭驻扎在长尾地方的尼子阵,守将高尾丰前守战死,黑正甚兵卫亡命奔逃。陶隆房趁尼子诸军前往救援长尾的机会,突袭尼子本阵。晴久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多亏叔祖下野守(就是经常被晴久骂为神经病的尼子久幸)的苦谏才被迫撤离。久幸欣慰地看主君安全离去,才率领深野房重等十数骑直冲陶阵,力尽而亡。久幸用兵谨慎,也有“避战将军”之名,夙被晴久等年青武士视为胆怯战阵之上,何者为勇,何者为怯,晴久就算明白过来,也已经为时太晚了。吉田郡会战后,尼子氏一蹶不振。于是陶隆房鼓动大内义隆远征出云。1542年,大内以总兵力一万五千军出阵,包括毛利、小早川、吉川等麾下豪族,浩浩荡荡杀向东方。一路上势如破竹,没遇到多大抵抗就拿下了大半个出云国。大败后的尼子根本无力反击。好在尼子晴久还不是武田胜赖,不能硬攻,就采取分化瓦解策略。4月末,大内方的数家强力豪族,包括三泽、三刀屋、本城等,甚至还有元就的外甥吉川兴经,都一起背叛大内家,将军队开入月山富田城,成为尼子的援军。眼看双方的胜负天平突然倒转,大内义隆无奈,只得仓惶撤军。尼子军于后掩杀,大内势大败,而只有经石见路归国的毛利元就,因为防护得当,未受什么大损失,安然回到吉田郡山。

此次战败,导致大内氏内部文治、武功两派矛盾更加激化,数年后即发生陶隆房弑主的事件。而相反,毛利元就利用两家衰落的时机,得以开始展开,并最终完成著名的“两川体制”,使小小的安艺土豪毛利家,可以一举创造比大内和尼子都更为辉煌的事业!

富田撤兵的时候,大内方的沼田城主小早川正平在鸱巢川与追兵恶战,大败自杀。小早川家与濑户内海的海盗关系很好,本身也拥有强大的水军,正拼命寻求陆地上的强力靠山。经过反复协商,1544年11月,元就三子德寿丸作为小早川分家兴景(毛利兴元的女婿)的继承人,更名小早川隆景,进入竹田城,并于六年后,娶小早川正平之女,正式继承沼田小早川本家。

安艺豪强吉川氏和毛利氏数代姻亲,但是吉川兴经却在富田城下倒向尼子,与大内和毛利交战,此事在战后引发了吉川家内部的分裂。在毛利元就的暗中策划下,最终决定由元就次子少辅次郎成为吉川家养子和继承人,改名吉川元春。1547年8月,兴经退隐布川,元春正式成为吉川家当主。

这就是所谓的“两川体制”,由吉川和小早川两翼辅弼,毛利这只西国雄鹰,就可以放胆展翅高飞了。在日本民间,还有这样一个传说某日,元就将三子都召唤到身边,要他们一人折断一支箭,三子很轻松就完成了;接着,元就把三支箭合在一起递给他们,结果连最武勇的吉川元春也无能为力。元就趁机讲明了团结一心的道理,果然三子联合一体,把毛利家推到了光辉的顶点。

类似传说,中国各时代各民族中层出不穷(比如吐谷浑王阿柴和蒙古民族起源的故事),因此也难以考证,究竟是毛利元就抄的中国故事呢,还是根本就是编这个传说的人抄的中国故事。不过团结一心的道理却是不错的。

1546年,四十九岁的毛利元就,让位给刚被大内家放回来的人质长男隆元,自己退居二线。名为退隐,其实元就仍然掌握着家中的主导权力。

为了进一步密切自己与大内的联系,3年后,元就派元春、隆景二人出使山口,觐见大内义隆。期间,元春和大内重臣陶隆房结为兄弟,并商定为毛利隆元迎娶义隆的养女(内藤兴盛之女)。此后不久,大内和毛利联军就攻入备后,神边城主山名理兴逃亡出云。

1550年,眼看外交形势一片大好的元就,开始整顿家族内部事务。2月,元春正式进入吉川居城新庄小仓山;7月,诛杀叛臣井上元兼一门,并以此为契机,要求福原贞俊以下家中武士二百三十八名递交血书,发誓效忠;9月,奇袭布川,杀死吉川兴经父子;同月,隆景继承沼田小早川家……

就这样,元就严密了家中的等级秩序,由亲信到谱代到外样到土豪,层层辖制,构筑了牢固的封建家族体制。元就所推行的方法虽与信玄有所不同,但所谓殊途同归。严密的家臣团体系为日后的称霸奠定了基础。

月山富田战役后,大内氏名将陶隆房越发不满主君大内义隆的作为。大内义隆因为喜欢京都文化,与那今川义元一样,生活曰益奢糜腐化,国政都掌握在重臣相良武任的手中。陶隆房英勇果敢,而且深孚主君期望,忠诚勤恳,声望日隆。隆房与相良武任对立,屡谏义隆亲贤远小而没有结果,痛悔之后,终于发了狠心。

天文二十年(1551年),隆房在居城、周防的富田若山举兵,攻入山口,杀死相良武任,放逐并最终逼死大内义隆。这是战国时代,守护代下克上的典型例证。

隆房的叛反理论出自我国古语:天予不取,反受其祸。他用这种天道思想,使自己的行为正当化。但是隆房并未名义上篡位,他迎来丰后大名大友宗麟之弟晴英继承大内氏(更名大内义长),并拜领晴字,改名陶晴贤。

但是,陶晴贤对房、长、丰、筑四国只能称得上压制。毕竟,不满他这种弑主行为的大有人在。趁此机会,毛利元就迅速出兵,一路攻下数城,随后,占领了号称神岛的严岛。

大内义兴死前曾给陶晴贤留有遗言:“安艺的元就,要将其牢牢掌握,否则不堪设想。”终于,义兴的谶言变成了现实。1555年,整个中国地区的命运,都走到了关键的转折点。这就是战国史上著名的“三大夜战”之一严岛会战!

1553年,石见国的吉见正赖(大内义隆的女婿)拒绝了陶晴贤的劝降,导致陶军的进攻。正赖向毛利求援,毛利元就认为时机成熟,毛利军从吉山郡田城南下,攻下了佐东银山城,随后又陷落草津城、樱尾城,占领了整个安艺。占领了严岛后,陶晴贤则击败毛利军在周防的军队,也逼近了严岛。双方的决战势不可免了。严岛(又称宫岛)上因坐落着平氏的严岛神社而得名。鉴于陶军兵力强大(陶军2万5千,毛利军4千),正面作战不可能取胜。元就在严岛西北陶军登岛的必经之路短期筑成宫尾城,做出守城的假象,然后发动奇袭。但有两个困难,一是如何使陶晴贤上当,再就是水军力量不足,无法发动有效的奇袭。元就此时展现出战国第一智将的能力,通过流言使陶产生错误的判断,误以为宫尾筑城失败,再让家老桂元澄(平氏一族,负责管理严岛祭祀)假装答应作内应,让他认为拿下宫尾城不成问题。然后又派乃美宗胜(小早川一族)、来岛通康负责笼络濑户内海的著名海贼村上武吉为自己效力。

弘治元年(1555年)春,毛利元就派兵在严岛西北部的有之浦(又名宫尾地)筑城。对应元就的策略,陶晴贤亲帅大军两万五千(一说为三万),在折敷合战小胜毛利军以后,直扑严岛。当时,元就可以动员的兵马不过四千而已,如果正面与敌冲突,必败无疑。

于是,元就开始计划奇袭的妙策,布置陷阱,等待陶氏上钩。他命令宫尾的中村二郎左卫门做好笼城准备,派已斐丰后和新里宫内少辅五百兵往援。宫尾筑城已经完成了,可是对外却宣称失败,同时,毛利氏的宿老桂元澄还施反间计暗通陶晴贤。通过这种种策略,促使陶的大军立刻严岛出阵,踏入早已布设好的陷阱……

9月21日,陶军两万余,乘坐五百艘战船,从周防的室木滨驶向严岛,翌22日晨于严岛大元浦登陆。陶军的先阵是三浦房清,上陆后进驻距离宫尾城很近的塔之冈,利用神社布下本阵。第二阵布置在钟撞堂山和大圣院、十王堂附近,第三阵为晴贤本阵,布设在弥山、驹之林的山岳地带。

已将本阵由吉田郡山移往佐东银山的毛利元就,得知陶军已登严岛,不由高呼快哉,立刻下令由户隆家留守郡山,而亲帅嫡男隆元、元春等诸军,于同年9月24日从银山城出发。于路,熊谷、平贺、天野等安艺诸国人领主纷纷前来会合,军势增加到三千五百。毛利军行至草津地方,更与小早川隆景军合流,总势四千。

陶和毛利,双方陆军比为一比五,但是水军比却没有那样悬殊。毛利的直属水军儿玉就方部、小早川的沼田水军乃美宗胜部,总计船支一百二十艘。此外,还要加上已与沼田众谈妥,作为助势的因岛村上水军,总舰数达到敌方的半数以上。

此时,宫尾城下的激战,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城兵英勇奋战,数次打退陶氏优势兵力的进攻。但是,终究兵力太过悬殊,落城只是时间问题。1555年9月26日,元就于草津增派大将熊谷信直前往增援宫尾,城兵得讯,士气再振。

然而实际上,宫尾城只是钓鱼的饵食,元就真正的目的是奇袭晴贤本阵,一举将其击溃。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首先要用优势的水军,封锁严岛海域。元就寄希望来补充水军力的,乃是因岛村上势的同族能岛和来岛两村上氏。此两村上氏的水军力非常强大,称为“冲家水军”。元就虽然早就派乃美宗胜前往恳请来岛通康援助,但是冲家水军答复含糊,向背不明。

1555年9月26日,元就传信给小早川隆景:速命沼田水军前来草津冲参战战局不可再拖,他此时已经舍弃对冲家海贼众前来助势的希望了。

同年9月28日,元就将本阵移往地御前和火立山一线,派遣沼田水军和川内众增援宫内城。当晚,突然三百艘打着白底“上”文字旗印的战船,顺潮北上,出现在宫尾城附近海域。曙光笼罩在毛利氏的头顶……

来岛通康只答应乃美宗胜一日的助势:“只有一天,战满一日我们就要从宫岛离开。”(还记得KOEI公司的游戏《毛利元就 三箭之矢》吗?不了解历史的朋友,往往贪多,向来岛要求三日助势,结果当然是被彻底拒绝)

9月30日晦日,元就本阵进至火立山附近的海岸边,后来此处被称作“运胜の鼻”。在渡海前往严岛的时候,正逢暴风雨大作,元就命令:“仅我本船点火为记,各船跟进,喊声和橹拍子等一概禁止!”他还激励士气说:“暴风雨乃是上天加护,趁着敌人疏忽之机一气将之击破,不要放一人逃走!”

夜间戌亥之交,元就冲破逆风,在包之浦登陆,亥时,全军都登上了严岛。元就准备在第二日天明前,翻越博奕峰,直袭陶的前军本阵塔之冈。

1555年10月1日未明,元就本阵已经在博奕峰顶待机,瞄准了塔之冈敌阵的右侧背面。毛利隆元统帅主力军,先阵是吉川元春。二番是小早川隆景率领的水军势,从宫岛冲的大野和玖波方面迂回,与宫尾城的守兵合势,冲击陶的本阵。三番队由能岛的村上武吉指挥,以所有冲家水军兵力警戒海面,击破企图从海上增援战场的陶氏水军,并切断敌人的退路。

黑夜中敌我不明,小早川的二番队水军,竟然侵入了陶军警护船团的正面。大将乃美宗胜心生一计,叫属下高呼:“我等乃筑前加势,宗像、秋月、千手等联军,特来谒见陶殿下!”

卯时(清晨六时),太鼓齐鸣,毛利元就下达了突击命令,二千兵马直冲陶的本阵。变起仓促,陶军狼狈不堪,陶晴贤急命回身向山顶进攻,反而引发更大的混乱。此时,混过敌军防线登陆的小早川军从正面向塔之冈发起冲锋,宫尾守军也开城杀出,腹背受敌的陶军很快处于崩溃的边缘。

此时海面上的冲家水军势,以能岛的村上武吉为总帅,分三番进攻敌水军势。第一番先以乱箭开道,穿插分割敌阵;第二番用火箭驱敌;第三番以秘传的火药烧毁敌船。最后才是武者船的白刃相攻。陶氏水军的混乱凄惨程度,比之陆地战场实在有过之而无不及。

战至午后一时,陶军终于全面崩溃。此战元就所以能够取胜,很大一点因素,与其后的桶狭间合战非常相似,那就是:因为地形的狭窄,使陶氏两万陆军无法铺开,人数众多不但不成其为优势,反而直接成为混乱的源头。

到了下午2时,陶军已阵亡4700余人,其他无路可逃的陶军开始散入岛上各处小路、山岭。毛利隆元始终追击着陶晴贤不放。眼见如此大的溃败,陶晴贤一度打算冲入毛利军战死,被三浦房清死命抱住。以三浦的想法,如果逃到登陆时的大浦元,总可以找到船,只要逃出严岛,就有扳回的希望。于是三浦殿后,护送陶晴贤向岸边撤退。但是小早川隆景知道陶晴贤的去向后,立即也对其展开追击,追上并杀死了三浦房清。陶晴贤赶到岸边后,没有一艘船的影子,而追兵已至。心灰意冷的他自刃而死,这位年仅三十五岁的名将就这样消失在严岛上了。

陶晴贤已死,剩下的就是追杀残敌了。到10月3日清晨,吉川元春消灭了顽强抵抗的弘中隆包父子的500余人后,这才基本结束了这场历时数日的决战。

这场决定毛利、陶两家命运的大战以毛利方的获胜而告终,但是毛利赢得如此之惊险, 陶军在兵力占绝对优势下败的如此之狼狈,都是战国时期难得一见的经典战役。毛利以不到敌五分之一的兵力取得完胜的战绩也只有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合战的表现可与之相媲美。

毛利元就对陶晴贤首级进行的首级检于十月五日在廿日市的樱尾城举行。随着陶晴贤的死去和陶家在严岛的惨败,防长丰筑掀起了离反的风潮。元就更是抓住这个机会展开防长攻势,两年内将大内义长逼死在且山城。毛利家取代了大内家在中国地区的地位,而尼子随着晴久的去世和幼君义久的继位走上了灭亡的不归路。自此,中国地方的战国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1560年12月,正当壮年的尼子晴久去世了,其子义久继承家督之位。尼子家最后的一点复兴希望也破灭了。此后3年,毛利家东击尼子,西战九州大友,虽然是两线作战,但强弱胜负之势却全然不同了。最终,在足利义辉的调解下,与大友和睦,为隆元子幸鹤丸和大友义镇女商定婚事。隆元更获得幕府赏赐备中、备后、周防、长门四国守护职。 [6]

停止了西方战事的元就,倾全力向东,连下数城,最后团团围住尼子居城月山富田。这场围城战打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尼子义久中了反间计,杀死老臣宇山久幸父子,导致军心混乱,局势才一发不可收拾。1566年11月,义久兄弟出城降伏,即被送往安艺高田郡圆明寺幽闭起来。

在长期的围城战中,毛利隆元突然去世,享年四十一岁。传说,隆元是被人毒死的。于是,元就临时离开战场,回到郡山城,为隆元十三岁的遗子幸鹤丸举行正式的元服仪式,并确定他为新的继承人。幸鹤丸获得足利义辉将军赐以偏讳,取名为少辅太郎辉元。

此后数年,北九州战火再开,毛利连败大友义镇数次。此时,东面传来了坏消息。1569年6月,山中幸盛等于京都拥立尼子胜久,在织田信长的支持下,尼子家再兴了。辉元、元春、隆景合兵东向,再度攻破月山富田但是,尼子家的第二次灭亡,元就已经等不到了。

永禄12年(1569)6月,尼子氏残党进攻出云;同年10月大内辉弘(义隆的表兄弟)军在大友水军的援助下在周防国登陆;能岛村上氏亦背叛;毛利军在备前的攻略也受到浦上氏的反抗。

面对种种不利因素,元就从九州地方迅速撤离。元就在晚年身体开始衰弱,曾经找足利义辉医师曲直濑道三治疗,并且成功康复。最终1571年6月14日在吉田郡山城病逝,死因可能是食道癌,享年74岁。墓地在今广岛县高田郡吉田町的郡山城内洞春寺,法名洞春寺殿日赖洞春大居士。

毛利元就以仅仅150人的军队自吉田城开始振兴国家。写给三个孩子的家书作为元就的遗训成为毛利家行事的规范,长久的传于后世。元就过世后,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谨守元就遗训,全力扶持正室辉元在混乱的战国中生存下去。

元就病故之时,上杉谦信41岁,武田信玄50岁,明智光秀43岁,织田信长37岁,丰臣秀吉35岁,德川家康29岁,石田三成11岁,伊达政宗只有4岁。从历史的轨迹来看,如果元就晚生30年的话,日本战国历史很可能有非常大的变化。

1523年(大永三年)承继家业而成为家督,在西边尼子和东边大内两大势力间纵横捭阖,逐渐扩充势力。

1540年(天文九年)击退尼子晴久的入侵,归属大内,接着又把三子隆景过继给小早川氏、次子元春过继给吉川氏当养子,其势力乃逐渐伸展至安艺国,确立了统一安艺多年的两川体制。

1551年大内义隆被家臣陶晴贤推翻,1555年(弘治元年)的严岛之战元就击破叛乱弑主并掌握大内实权的陶隆房(晴贤),确立了横跨周防国、安艺国两国的霸权。接着,又进兵备后国、备中国、石见国,并消灭出云国的尼子氏,而逐渐成长为拥有中国地方(山阳山阴两道)十国、并领有丰前国、伊予国一部份而威震关西的战国大名。

毛利元就曾以箭训诫他的三位儿子(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一支很易折断,但三支箭合起来便很难折断,示意要他们三兄弟要同心合力,就像三箭合起来变得坚强。史称三矢之训 [7]

相传毛利元就的三个儿子常常因为血缘关系而不合,为此毛利元就拿出弓箭教导他们要兄弟情同手足,从此毛利家更加团结。这就是日本战国著名的“三矢之训”说 [8]

毛利元有家训《毛利元就教诫状》,是给隆元、元春、隆景三个儿子的遗训,共有十四条。成于弘治3年(1557)秋,是元就死之前的遗训。全文反复嘱咐三个儿子要为毛利氏的今世与未来着想。遗训并告诫治世秘诀。如: “毛利家要永世传承,吉川、小早川两家日趋繁荣昌盛。隆元、元春、隆景三子自不待言,毛利、吉川、小早川三家要相互提携、协力。这是至为重要的事。”“元春继承吉川家,隆景继承小早川家,而你们的祖宗家是毛利家,这一点片刻也不要忘记。”遗训中还叙及元就自己的身世,表明霸权得来不易,要三个儿子好好守护: “毛利家仅靠安艺国吉田庄三千贯土地兴起,不久之间,成了安艺、周防、长门三国领主,完全是出乎意料的幸福。但也必然招来其他大名、豪族的嫉妒,你们三人更应协同一致,为保卫毛利一家而尽力。”遗诫中还指出信仰神明的重要:“元就自幼虔诚信仰神佛,自十一岁至六十一岁,每天早上拜太阳,唱念佛经,特别崇信严岛明神。受神明加护,多打胜仗,因此,(你们)要继续不怠信仰和崇敬。 [9]

作为战国第一流的智将,毛利元就驱使着他卓越的战略战术策略,坚持彻底的现实主义纵横于战国乱世中。如果之后仍有这样超一流的武将的话,天下也就不会这么轻易落入秀吉之手了。元就一旦取得天下,就会以广岛为首都,他推崇的积极对外贸易策略与家康所奉行的锁国政策相比而言,势必会对日本的发展起更大的作用。

父亲:毛利弘元,文龟3年(1503年)沉浸在酒中,没几年就去世了。

母亲:祥之方,福原广俊女。

养母:杉大方。

哥哥:毛利兴元,幼名幸千代丸,明应9年(1500年)仅八岁时便继承家督。永正13年(1516年)八月二十五日,因饮酒过度离开了人世,死时年仅二十四岁。

异母弟:相合元纲。

妻子:美伊之方。

侧室:相合之方。

长子:毛利隆元。

次子:吉川元春。

三子:小早川隆景。

四子:毛利元清。

五子:毛利元秋。

六子:毛利元俱。

七子:毛利元政。

八子:毛利元康。

九子:毛利秀包。

私生子:二宫就辰。

毛利十八将是继武田二十四名臣、三好三人众、岛津四兄弟、德川四天王、贱岳七本枪后又一著名的家臣猛将团。

1997年大河剧《毛利元就》:中村桥之助 饰演 毛利元就。

《战国无双》系列

《战国BASARA》系列

《毛利元就传:三箭之盟》


相关文章推荐:
毛利弘元 | 大江广元 | 毛利季光 | 安艺国 | 有田中井手之战 | 日本 | 尼子氏 | 大内氏 | 严岛合战 | 陶晴贤 | 尼子氏 | 关西 | 北九州 | 毛利氏 | 镰仓幕府 | 大江广元 | 季光 | 相模国 | 神奈川县 | 厚木市 | 爱甲郡 | 大江氏 | 毛利时亲 | 六波罗探题 | 京都 | 河内国 | 足利尊氏 | 室町幕府 | 南北朝 | 毛利贞亲 | 河内国 | 毛利元春 | 毛利氏 | 庶子 | 明应 | 毛利弘元 | 阴阳师 | 文龟 | 京都 | 嫡子 | 毛利隆元 | 城池 | 严岛神社 | 安艺国 | 元服 | 五龙城 | 志道广良 | 吉田郡山城 | 郡山城 | 尼子经久 | 尼子氏 | 初阵 | 武田 | 织田信长 | 今川义元 | 志道广良 | 熊谷元直 | 相合元纲 | 桂元澄 | 井上元兼 | 口羽通良 | 大内义兴 | 尼子氏 | 毛利氏 | 武田氏 | 婚姻关系 | 尼子经久 | 大内义兴 | 九州 | 尼子经久 | 池田 | 引诱 | 剖腹 | 疟疾 | 吉田郡山城 | 郡山 | 血缘 | 毛利时亲 | 大城 | 石垣 | 郡山 | 拓本 | 倾巢而出 | 吉田郡山城 | 高桥 | 反间计 | 汤原 | 尼子久幸 | 武士 | 尼子氏 | 陶隆房 | 大内义隆 | 武田胜赖 | 月山富田城 | 土豪 | 德寿 | 竹田城 | 武勇 | 吐谷浑 | 中国故事 | 觐见 | 吉川兴经 | 月山 | 京都 | 奢糜 | 战国时代 | 大友宗麟 | 四国 | 弑主 | 战国史 | 吉见正赖 | 陶军 | 银山 | 宫岛 | 平氏 | 严岛神社 | 智将 | 家老 | 来岛通康 | 濑户内海 | 村上武吉 | 大元 | 三浦房清 | 弥山 | 熊谷 | 景军 | 乃美宗胜 | 能岛 | 村上氏 | KOEI | 大野 | 能岛 | 能岛 | 有过之而无不及 | 织田信长 | 中国地方 | 尼子晴久 | 子义 | 月山 | 一发不可收拾 | 幽闭 | 北九州 | 大友义镇 | 山中幸盛 | 月山 | 大内辉弘 | 足利义辉 | 曲直濑道三 | 吉田郡山城 | 食道癌 | 广岛县 | 高田 | 上杉谦信 | 武田信玄 | 明智光秀 | 织田信长 | 丰臣秀吉 | 德川家康 | 石田三成 | 伊达政宗 | 家督 | 尼子晴久 | 小早川氏 | 安艺国 | 陶晴贤 | 严岛之战 | 周防国 | 备后国 | 备中国 | 石见国 | 出云国 | 尼子氏 | 丰前国 | 伊予国 | 战国大名 | 毛利隆元 | 吉川元春 | 小早川隆景 | 三矢之训 | 三矢之训 | 广岛 | 锁国政策 | 毛利弘元 | 相合元纲 | 毛利隆元 | 吉川元春 | 小早川隆景 | 毛利元秋 | 毛利十八将 | 三好三人众 | 德川四天王 | 贱岳七本枪 | 小早川隆景 | 吉川元春 | 户隆家 | 天野隆重 | 吉见正赖 | 儿玉就忠 | 桂元澄 | 福原贞俊 | 口羽通良 | 志道广良 | 赤川元保 | 国司元相 | 粟屋元亲 | 井上元兼 | 中村桥之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