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梅长苏(小说《琅琊榜》主人公)

梅长苏,海宴小说和电视剧《琅琊榜》主人公,全书的灵魂人物。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宗主,真实身份为赤焰军少帅林殊,才华无双,文武双全,是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年。后因梅岭惨案,身中火寒之毒,经削皮挫骨的彻底解毒,音容大改、改名换面,蛰伏江湖,以待时变。虽缠绵病体,但容颜灵秀,气质清雅,心怀赤子,精通音律,才冠绝伦,蝉居琅琊公子榜榜首。十二年后时机成熟,为平多年冤案,更为力挽大梁数十年之颓势,他以一介布衣之身,化名苏哲隐瞒江湖传说身份“梅长苏”回到金陵帝都,凭借琅琊阁“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的惊人评语,成为朝堂多方争相招揽的对象。他以病弱之躯有意无意涉入种种纷争,一次次搅动浑水,使得原本死气沉沉的大梁朝堂风起云涌。看似追名逐利,背后却是对真相的执着,对正义的坚守,对海晏河清的呕心沥血,更重要的是坚韧不拔的毅力,以及心怀天下大公无私的高尚品格。诗词是,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父亲:林燮(赤焰军)

母亲:萧溱潆(晋阳长公主)

姑姑/舅母:宸妃林乐瑶(林燮之妹)

舅舅/姑父:梁帝萧选

舅母:宸妃、静妃、言皇后、越贵妃以及其他妃嫔等

姨母:莅阳长公主

姨夫:宁国侯谢玉

表兄弟姐妹:梁帝与宸妃及后宫妃嫔所生儿女(祁王萧景禹、太子萧景宣、誉王萧景桓、靖王萧景琰、公主萧景宁、三皇子豫王、五皇子淮王、九皇子);以及莅阳长公主所生儿女(萧景睿、谢弼、谢绪、谢绮)等

未婚妻:霓凰郡主(南境女帅)

恩师:黎崇(当朝太傅)

挚友(发小):萧景琰(靖王)

挚交(一开始就知其真实身份,无话不说):禁军大统领蒙挚、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敬仰者:萧景睿、言豫津(这二位与他亦是好友)等人

护卫:飞流(宠如幼弟)

大夫:蔺晨(亦是挚友);寒医荀珍;盟里指派晏大夫

服用药丸:护心丸、冰续丹

倾慕者:宫羽

护身宝物:班家所制的劲弩‘画不成’

所睡之床:椰棕床垫

林殊

雪夜薄甲,逐敌千里,奇兵绝谋,天骄之子,纵横往来有不败威名的少年将军,是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年。

梅长苏

有“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美誉的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宗主,琅琊公子榜上首名。

苏哲

为方便行走江湖,梅长苏取的化名。

帝都之中满腹奇诡,算无遗策的麒麟才子。

林殊,是晋阳长公主与赤焰元帅林燮的独生子,千军万马中罕逢敌手,横槊跃马间强虏灰飞。十七岁时(电视剧中为19岁),赤焰军遭人陷害全军覆没,林殊在众将士拼死保护下得以生还但身中火寒奇毒。

彻底解毒须经历极为痛苦的削皮挫骨,碎骨拔毒,好处是解毒后容颜与常人无异,舌根恢复柔软,能正常说话,不过样貌与前大不一样,但最大的坏处是从此多病多伤,时时复发寒疾,不能享常人之寿。

解毒后的林殊改名为梅长苏,并成为江左盟的宗主。

赤焰冤案发生十二年后,梅长苏以一介白衣之身返回帝都,化名苏哲,虽武艺尽失,病骨支离,年寿难永,但他手似波涛,眼如利刃,满腹奇诡,算无遗策。以白衣秀士之姿翻转众人命运于股掌之间。在他的幕后操控下,帝都形势大变,六部大都换主,原本最有希望继承王位的太子和誉王先后出局,反而是一直被王室排斥的靖王萧景琰最终登上九五帝位。

赤焰案平反不久,由于连年内耗边防松弛,周边四国群起发难,北境告急。值此危亡之际梅长苏服下冰续丹换得三月寿命,重披战甲奔赴沙场,以监军身份随军征战大渝。十三年的蛰伏并未抹去他对战场的执着和战神的天赋。在他的筹谋之下,3个月内大渝再遭开文17年的惨败10万铁骑叩关,归者不足4万人,此战之后大渝上表纳币请和,大梁的北境得回长久的太平。然而当大梁的北境上空再次响起凯旋之音时,他再也听不到了。梅长苏终究还是林殊,不论相貌、身份、名字如何变化,他都不属于那些阴谋斗争,他为自己做了最后的选择,那就是以林殊的方式结束。忠魂绝响、一曲慷慨悲歌!

林殊为雪洗祁王、父帅、赤焰军的沉冤,深入京畿,搅动风云,为大梁朝局选择了同他一样的彻底拔毒,尽管更凶险,会伤及无辜;但对于赤子而言,他的眼中容不得沙子。

1、想事情的时候,手里会无意识地搓着什么东西。

2、分析战情时随手拔出景琰的腰刀。

3、不能吃榛子,否则会全身发红、喘不过气,非得灌药吐了才会好。

4、经常抱着暖手的炉子取暖。

十三岁

即上战场,成为奇兵绝谋,纵横往来有不败威名的少年将军,是金陵帝都最耀眼最明亮的少年。

十六岁

可以拥有自己的“赤羽营”

十二年前(十七岁)

赤焰军之劫,林殊在众将士拼死保护下得以生还但身中火寒奇毒。(电视剧版本中,开文十七年,林殊当年19岁)

九年前(二十岁)

公孙家族避祸入江左,束中天追杀过江。江左盟新任宗主梅长苏亲临江畔相迎,两人未带一刀一剑、一兵一卒,于贺岭之巅密谈两日,下山后束中天退回北方,公孙氏全族得保,江左盟之名始扬于江湖。书中第三章有详细记载为“九年前”。

七年前(二十二岁)

江左盟威名未坠,梅长苏本人排上琅琊公子榜,并很快登上榜首再也没有下来过。

两年前(二十七岁)

霓凰郡主遇到战事危局,派盟中聂铎前去补郡主水军之短,半年后聂铎功成身退。(书中聂铎和郡主日久生情,电视剧版本改为派卫峥前去,郡主心意未改,仍恋林殊)

文中第一年(二十九岁)

助胡公胡婆上京越府状告庆国公柏业,引出后文的“侵地案”;重返金陵后择定靖王萧景琰为主君;指点众人救霓凰郡主出险境;买下兰园,翻出藏尸案;推靖王查侵地案,至此,靖王正式踏入夺嫡之战等。

文中第二年(三十岁)

指点蒙挚如何处理内监被杀案;修密道为靖王萧景琰每日煎熬心血;揭开萧景睿身世之谜;离间夏江谢玉;答应靖王救卫峥等。

文中第三年(三十一岁)

设计救出卫峥,身陷悬镜司,与夏江交锋;平祁王谋反之案;救身中火寒奇毒的聂锋;身份被靖王知晓;边境危机,服用冰续丹重披战甲,再驰沙场,重温往日豪情。最后马革裹尸,埋骨梅岭,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对黎崇

当日获罪,只为直言不平,反被衷肠所累。他明知有逆龙颜,仍言所欲言,百折而不悔,此方是治学大家的风骨。故而晚辈认为,所谓世事万物,无处不道。隐于山林为道,彰于庙堂亦为道,只要其心至纯,不作违心之论,不发妄悖之言,又何必执念于立身何处?

对梁皇

“冤枉?”梅长苏更加忍不住冷笑,“你在这位主子面前喊冤枉,你才认识他么?”

“这位陛下对别人的痛苦,从来都不怎么放在心上。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你侍奉这种君上,如果不想周全一点,吃亏的就是你。”

对祁王萧景禹

素来仰慕,也曾想过要在他的麾下伸展宏图抱负,只可惜……

林殊对靖王萧景琰

不爱喝茶爱喝水,脾气又象牛一样的倔,怎么看都是一头水牛。

小苏对靖王萧景琰

虽然看起来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了,虽然没有那么开朗没有那么明亮了,虽然他的心里也积满怨愤和仇恨了,但是在骨子里面,他却还是那个好心肠的萧景琰,还是那个……有时欺负我,有时又被我欺负的好朋友……

景琰不是那种兔死狗烹、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的凉薄之人,我将来也委屈不到哪里去。

对霓凰郡主

豪阔宏量,霁月光风,郡主可当此八字。

对誉王萧景桓

毒蛇 (问原因)恶心

对言阙

豪气青春,英雄热血,勒马封侯之人,谁不曾是笑看风云,叱咤一时?只是世事无常,年华似水,仿佛仅仅流光一瞬,便已不复当日少年朱颜。

对萧景睿

放眼整个京城,除了那些明白他真实目的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在知道他已卷入党争之后,态度上或多或少都有变化,哪怕是言豫津和谢弼也不例外。若论始终如一赤诚待他的,竟只有一个萧景睿而已。

你是我认识的最有包容心的孩子,上天给了你不记仇恨、温厚大度的性情,也许就是为了抵销你的痛苦。我真心希望以后,你可以保持这份赤诚之心,可以得到更多的平静和幸福,因为那都是你值得拥有的……

对言豫津

京都的世家子弟,像贵友这么爽直的还真是不多。

你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虽然人看起来有些轻狂,但对你的家人朋友而言,却是可以依靠的支撑。

对蔺晨

他亲自办的事,我放心。(指南楚和亲使团之事)

周玄清对小殊

虽是将门之后,性情飞扬,但却是难得的聪颖慧黠,读书万卷。

北方巨擘“峭龙帮”帮主束中天对初出茅庐的梅宗主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蔺晨对长苏

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可你们想过没有,长苏愿意吗?(大伙说愿意十命换梅长苏一命时)

蒙挚对小

小殊,你就是灯油,也不是这般熬法;连宇文暄你都管,管得过来吗?

萧景琰对小殊

他骄傲张扬、争强好胜,从不肯低头认输的知交好友,是那银袍长枪、呼啸往来;从不识寒冬雪意为何物地小火人,是喜则雀跃、怒则如虎,从未曾隐藏自己内心任何一丝情感的赤焰少帅……

萧景琰对梅长苏

他低眉浅笑,语声淡淡,没有人能看透他所思所想;他总是拥裘围炉,闪动着沉沉眸色算计险恶人心;他的脸色永远苍白如纸,不见丝毫鲜活气息;他的手指永远寒冷如冰,仿佛带着地狱的幽凉。

霓凰郡主对小

可唯有这个人,唯有这个怀抱,能够让她回到自己娇憨柔软的岁月,纵情地流泪,无所顾忌地撒娇,没有热烈涌动的激情,没有朝朝暮暮的相思,有的,只是如冬日阳光般暖暖又懒懒的信任,仿佛可以闭上眼睛,重新变回那个永远无忧无虑,让他背着四处奔跑的小女孩……

言豫津对苏兄

苏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人,你也好,我也罢,我们再风光无限,也是没有资格当他的知己的。

聂铎对小

明明已经命若游丝,明明每日已殚精竭虑,可为什么依然想要承担所有的重负,熬尽所有的心血?梅长苏的盲点在于,当他为了亡魂,为了旧友,为了生死相依的兄弟一点一点凌迟自己生命的时候,他忘了别人也会为了他而揪心,忘了当朋友们眼睁睁看着他不停牺牲时,心里地那种愧疚与疼痛。

静妃对小

万事不能强求,失去的永远不能再找回。就算小殊真的能回到这世间,只怕也不是当年的小殊了……

他天性不善权谋,这又有何妨,不是还有我吗?那些阴暗的,沾满血腥的事我来做好了,为了让恶贯满盈的人倒下,即使让我去朝无辜者的心上扎刀也没有关系,虽然我也会因此而难过,但当一个人的痛苦曾经超越过极限的时候,这种程度的难过就是可以忍耐的了……

“你的好意我明白,”梅长苏抬起双眼,眸色幽深,“可无论是林殊也好,苏哲也罢,都不是纸折泥捏的,所以这点熬煎,我还受得住。以后尚有那么多的事要做,岂可中途就倒了?蒙大哥,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走到最后一步,你也要相信我才对。”

“你们放心,”梅长苏的语调很轻,但却很平静,“我知道自己现在身体状况不好,不宜激动。但让我这样瞎猜也不是什么好事吧?卫峥到底怎么了,你们尽管告诉我,我也不至于一击就碎。”

可是逝者不强求,生者却不能遗忘。

“我明白,但我不在乎,”梅长苏看着火盆里窜动的红焰,让那光影在自己脸上乍明乍暗,“殿下尽可以用任何手腕来考验我,试探我,我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忠于的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

“是啊,这世上,也许根本没有什么绝对正确的事。我自己的心,从来没有在是否应该救卫峥的事上犹豫过半分,这就说明那不是一件错事。既然对我来说是对的,那么对景琰来说也应该是这样。我们都不可能成为完全抛弃过去的人,那么现在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努力不要失败而已……”

“我?”梅长苏失笑了一下,“我这样的身体,只怕第一轮就会被打飞出去。到时候还想当麒麟呢,不变成肉饼就算好的了……”

“等一月期限到了,你就到皇帝面前请罪,说自己无能,不能捕获真凶,请求皇帝免去你大统领之职,以儆效尤。”梅长苏笑着靠近了他一点,“怎么样啊大统领,舍得下这个地位吗?”

“当然我也不会狠劝,略说一句,他不听就算了。”梅长苏狡然一笑,神情甚是慧黠。

“这倒奇了,”梅长苏露出一副天真的表情,“我都招了你还说我刁顽,难道你打我一顿后我画的口供就更好看些?难道只要我尝过你的手段陛下就不会亲召我问话?我已经招认是受靖王指使的了,难不成你还有其他的人想让我一起招出来?”

“为什么要告诉他呢?”梅长苏面色雪白,目光却十分冷静,“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朋友,从地狱归来的人都会变成恶鬼,不仅他认不出来,连我自己,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

“对啊,有我们飞流在,谁敢咬我?”梅长苏揉着少年的头,语声渐渐又转为低沉,“再说……苏哥哥自己……现在也已经变成是条毒蛇了……”

梅长苏面上泛起一丝苦涩,垂目不答。才气么?谁又真的比别人都强,只不过这些年殚精竭虑,只想着这一件事,自然就会周全许多。

“因为他现在心无杂念,夺位目前来说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只需要判断是否对夺位有利就行了。至于这些事对梅长苏本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根本不必在意。”梅长苏语意冷绝,但眸中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伤感的笑意,“可一旦他知道我就是林殊,优先顺序便会调换过来,他会忍不住想要保全我,要为我留后路,这样做起事来,难免缚手缚脚,反而相互成为拖累……”

“飞流,”他抓紧了少年的手,喃喃道:“一个人的心是可以变硬的,你知道吗?”

梅长苏眼神怆然,面上却仍带着微笑:“你虽然不悔,但你我之间,终究不可能再做朋友了。”

“谁会想要回头呢?”梅长苏淡淡道,“以后你也许可以问问聂锋,他可曾有片刻想过回头?”(对穆霓凰)

“对童路坦然相待,用人不疑,这就是我的诚心;留他母妹在手,以防万一,这就是我的手腕,”梅长苏冷冷道,“并非人人都要这样麻烦,但对会接触紧要机密的心腹之人,诚心与手腕,缺一不可,我刚才跟殿下讨论的,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观点。” “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人,”梅长苏面无表情地道,“人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永远都没有‘出卖’和‘背叛’的机会的。哪怕是恩同骨肉,哪怕是亲如兄弟,也无法把握那薄薄一层皮囊之下,藏的是怎样的一个心肠。“(对萧景琰)

梅长苏的笑容更冷,“不闹怎么行?现在济济朝臣,大部分的目光都盯在太子和誉王的身上,殿下做的事有几个人会真正注意到?虽然是多做事少说话,但自己不说,让别人说总可以吧。兵部这一状告上去,皇上和朝臣们才会注意到,当太子和誉王互咬互撕的时候,是谁在控制场面?是谁在安稳民心?是谁明明默默无争,却反而要被攻击?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孰是孰非,自然会有公论。反之,如果殿下你现在报了兵部,事情虽然做的天衣无缝了,可效果却适得其反,白白埋没了殿下的善行,如衣锦夜行一般,无人得知。”(对萧景琰)

“你是没见过一腔衷肠不怀贰心的下场吗?”梅长苏没料到蒙挚此时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微微动了气,“你不惜自己的命,难道也不惜嫂嫂的泪?这样天真的话,你也只能说说罢了,真要做,那就不是忠烈,是愚蠢了!”(对蒙挚)

梅长苏一连冷笑了几声,道:“如果做之前就想着是要给别人看,那是殿下的德行问题,但如果做完了善行却最终无人得知,那就是我这个谋士无用了……就算是为了苏某,请殿下您委屈一下吧。”(对萧景琰)

“我关爱庭生,当然是因为要讨好殿下你啊。” 靖王被梅长苏这不咸不淡的语气弄得有些恼火,加重了语气道:“我是认真地在问你!”(对萧景琰)

“我倒不是说你比一般人更笨,你只不过是比我笨罢了。”梅长苏悠悠一笑,“就是因为我比你聪明,所以你会怎么反应,怎么动作,计划什么,谋策什么,我都看得破。而反过来,我在想什么,我会怎么做,我到底如何筹谋,你却是半点也看不透。这么一来,你怎么可能不输,怎么可能不败?而且连输了败了之后都琢磨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这不是笨……又是什么呢?”(对谢玉)

“真、真是不……不风雅……”梅长苏一面喘息咳嗽,一面笑道,“吃……咳……乌金丸,连、连口好茶……咳……也不……配给我……”(对夏江)

梅长苏清眉一扬,面上突然现如霜傲气,“除夕这个案子,谢玉不过是先发制人,否则要论起江湖手段来,江左盟还会输给天泉山庄么?”(对黎刚)

“这游戏就是为了夏春而设的,”梅长苏的唇边浮起一抹傲然的笑意,“连夏春都发现不了的暗道,那才是真正的暗道……再说那暗道口我特意改建过,就算万一被夏春翻出来了,他也只看得出来是间密室而已。再说了,我要是没有七分赢他的把握,也不会冒这个险。”(对蒙挚,电视剧中另有霓凰)

“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不告诉他,对我也轻松些。”梅长苏深深吸一口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我和景琰,毕竟是太熟的朋友了,如果是以梅长苏的身份在他面前,无论谋划什么,我心里也不觉得怎样,可一旦变回了林殊,就难免会觉得伤心、难过,会莫名其妙地心绪烦躁。要是屈从于这样的情绪,别说夺位了,多少人的命也要跟着搭进去……”(对蒙挚)

“其实,苏哥哥是在想,今天晚上所做的决定……到底是不是错了……”梅长苏的目光有些飘浮地看着飞流,似乎是在跟他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如果我是一个合格的谋士,就应该拼尽全力阻止景琰去救卫峥。因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许可以称之为勇气,但同时,也非常愚蠢。卫峥明明就是夏江的一次杀招,只要不予理会,他就没有了后手,这时候对他任何的回应都是愚蠢的,可我们却不得不做一次愚人……”

“飞流,我对不起景琰,我曾经对他说,谋士有我一个就足够了,但实际上,我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谋士。”梅长苏揉了揉少年的额发,虽然明知他听不明白,仍然很认真地对他说着话,“如果这次我失败了,那么景琰的未来也会随之结束。他在我的推动下走上夺嫡之路,我却因为自己无法放弃的原则,没有让他去做绝对正确的事,这是我亏欠他的地方。”

(对飞流)

(对蔺晨)“饿着正好,赶紧给诊诊脉,要诊不好,不给饭吃”

(对蒙挚)“怎么样啊大统领,舍得下这个地位吗?”

2015年《琅琊榜》电视剧由演员胡歌饰演梅长苏。


相关文章推荐:
琅琊榜 | 江左盟 | 赤焰军 | 林殊 | 金陵 | 梅岭 | 琅琊公子榜 | 林殊 | 苏哲 | 梁国 | 金陵 | 江左盟 | 萧溱潆 | 穆霓凰 | 萧景琰 | 蒙挚 | 蔺晨 | 胡歌 | 萧庭生 | 飞流 | 黎纲 | 林燮 | 萧溱潆 | 宸妃 | 林乐瑶 | 萧选 | 宸妃 | 静妃 | 言皇后 | 越贵妃 | 莅阳长公主 | 谢玉 | 萧景禹 | 萧景宣 | 萧景桓 | 萧景琰 | 萧景睿 | 谢弼 | 谢绪 | 谢绮 | 霓凰郡主 | 太傅 | 萧景琰 | 蒙挚 | 琅琊阁 | 蔺晨 | 萧景睿 | 言豫津 | 飞流 | 蔺晨 | 宫羽 | 劲弩 | 椰棕床垫 | 天骄之子 | 金陵 | 林殊 | 苏哲 | 赤羽 | 琅琊公子榜 | 胡公 | 庆国公 | 夏江 | 天泉山庄 | 梅长苏 | 胡歌 | 胡歌 | 琅琊榜 | 胡歌 |
相关词汇词典